艳星[番外][完]

1(噩梦,NP)
摄像机发出嗡嗡的声音,强烈的射灯正打在秦玉涛一丝不挂的身体上。
耀眼的白光让秦玉涛看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只感觉到四周有很多双眼睛不怀好意地看着他,秦玉涛知道自己噩梦又来找他了。
他的双脚很快就被男人们分开。
他们用手抚摸着秦玉涛的屁股,把手指伸进秦玉涛的肠道来回抽送。先前被男人射入的精液从肉洞里缓缓地往外面溢出,秦玉涛扭过头,不去看这淫糜的一
幕。
一个光头的壮汉压住了秦玉涛,他喘着气,拉下拉练,毫不犹豫地挺枪刺入了秦玉涛的穴洞,秦玉涛痛叫了一声。
他那条火热的炮管直送入秦玉涛肉穴的深处,秦玉涛觉得酸涨地厉害。
“好爽!里面的肉还会自动的吸我!”
光头一边干着秦玉涛一边大声的叫着。
他扭动着屁股将他的阴茎在秦玉涛的肉穴里搅拌着,然后慢慢地往外抽出。长长的阴茎由于沾着秦玉涛的淫水,在灯光的反射下闪着晶莹的亮光,几个人的
眼睛都看直了。
光头用力的撞击着秦玉涛的肉穴,弄地秦玉涛浑身直颤。他把全身的重心都集中在那条阴茎的前端当作支撑,然后气喘嘘嘘地摁着秦玉涛的乳头揉搓起来。
秦玉涛咬着牙忍受着从穴心里传来的压力,不让自己大叫出来。可下身的淫水却不受约束地喷泄着,以至把他的大腿都溅湿了,男人一面干着一面喘着气对
秦玉涛说道:“贱人,和你做爱真的太爽了!”
秦玉涛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奸淫着,耳里还传入叫人不堪的猥亵言词,心里顿时涌起几近绝望的悲哀。
光头和秦玉涛的交合处不断的发出“唧唧唧”的淫汁声,他像拉风箱一样上下挺动屁股。
几个人的眼光都看着秦玉涛和他的交合处,大量的淫水正缓缓的滑过臀沟滴落在桌子上。那湿淋淋的模样让他们的淫欲都起来了。
光头把自己深深的插到了秦玉涛的肉体当中,炽热的炮管毫不留情地往秦玉涛的肠道深处猛烈攻击,每一下都深深地嵌进秦玉涛的两股之间。
秦玉涛的肉穴急速的收缩起来,光头感到自己被一团高温的软物紧紧的包围着,一股黏液喷在龟头上,让他忍不住两腿颤抖。
旁人见光头的屁股一挺一挺的收缩着,就知道他正在射精。
男性灼热的液体冲击着秦玉涛,让他只能张着嘴大声的叫嚷着。
好一阵子后,光头的精液终于全部射完了。他喘着气从秦玉涛的身上滚了下去。看来他是把力气都用尽了。他兴奋地对身旁的人叫道:“这男人真的是个尤
物!和他玩真的是太爽了!大家赶紧上!”
他的话音一落几个男人立刻就扑向了秦玉涛的身体,好几张嘴好几十只手指一齐在秦玉涛的身体上揉搓吮吸起来。秦玉涛被这突然的袭击弄得神智大乱,只
能尖叫着扭摆着身躯。
一个男人抢先扑到秦玉涛的下面,张嘴包住秦玉涛刚被干过的后穴来回吸舔着,刚才光头的精液也被他从穴心里吸了出来,他用舌头伸到秦玉涛的穴心里搅
动着。
每个人都抓着秦玉涛的一个部位蹂躏着,身体的每寸地方都布上了手和嘴,秦玉涛的身体被大字型架开,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被咬啮着、没有一片肌肤不是
泛出艳红。
秦玉涛的四肢都被人压制住了,只能扯开嗓音不断尖叫,这时的他已经轮为众人的泻欲工具。体内被注入的精液已经给那个刚才一个人吸干了,喷泄到他嘴
里的却不知道是哪个男人的精液。
屋里的淫欲气氛已涨到了最高点。一个又一个男人抱起秦玉涛那丰腴的臀部往前一送,无数根阴茎一次次没入秦玉涛的肉穴里了。
脸上、嘴里、身下……秦玉涛的全身都被喷上了不同男人的精液,高潮快感都化成泪水从秦玉涛眼角缓缓流下。
又一个男人捧起秦玉涛的臀部冲击着,秦玉涛的下面不时的松开又闭合,男人的阴茎在秦玉涛的体内来回的挺送,其它的人则伏在秦玉涛的身上一面吸吮抚
摸,一面等待插入的机会。
男人捧着秦玉涛的屁股一下下的干着,又热又硬的阳具来回捅向秦玉涛体内,大概是他过于的兴奋,一轮猛挺之后就伏在秦玉涛的身上不动了。
其它人看到男人忽然加快速度又瞪大了眼睛不动就知道他不行了,因此就立即争先恐后地抢向秦玉涛的下面。
喷射完毕的男人被推向一旁,一个胖子抢到了最佳的位置,他脱下裤子就把他的阴茎猛地插进了秦玉涛的肉穴里大力的动了起来。另一个人则贴上秦玉涛张
大的嘴和他热吻。
胖子一边冲击着秦玉涛的身体,一面欣赏着另一个人吮吸秦玉涛乳头的旖旎春色。!
干了几分锺以后,秦玉涛的身体又一次受到了精液的冲击。
一个瘦高的男人立即补了上来插入,他翻过秦玉涛的身体让秦玉涛趴在桌子上,用背后位再度让龟头没入秦玉涛的体内。
这时那个叫光头的男人又躺在秦玉涛的面前,把自己的阴茎塞进了秦玉涛的嘴巴。
而下身的男人此刻也掰开秦玉涛那丰润的臀片,低头看着自己的阴茎在秦玉涛的臀沟里进进出出。
光头躺在秦玉涛的身下,两手像拉橡皮般拉长秦玉涛的乳头,强烈的痛感夹杂着酥麻的快感冲击着秦玉涛,从他嘴角溢出的口涎沾满自了光头的阴茎,还有
一个看不清楚的男人紧搂住秦玉涛的腰舔着他背部的肌肤。
秦玉涛已经彻底地成了他们的玩物了。
男人的龟头前端持续强力的挤压着秦玉涛体内丰富的蜜汁。下面的矮子掐揉着秦玉涛的乳头加速的吸出了秦玉涛的快感,光头的阴茎一下一下的顶着秦玉涛
的喉咙,身后男人灵活的舌头也舔出了秦玉涛那深藏在体内的性欲。
秦玉涛漂亮的长睫毛挤出了既快乐又屈辱的泪水。
光头在秦玉涛的口里顶了一阵,再也忍不住急速高涨的快感,被秦玉涛的舌面贴住了的马眼的瞬间,他释出滚热的精液。
一股又一股的浓稠精液喷入口中,秦玉涛吐不出来,只好一口口吞下。
身旁一个正在手淫的男人也正好到达了高潮,他对准秦玉涛的脸把那些精液成圆弧状喷洒在秦玉涛的发际和脸上。
而深陷在秦玉涛体内的男人也“嘿”地一声,发射出大量的精液。
秦玉涛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男人的精液填满了,他无力地趴倒在了桌子上,肉穴还在痉挛地抽搐,此刻的秦玉涛已经被他们奸淫到了半昏迷的状态。
一轮男人散去,又一轮男人上来。秦玉涛几次昏过去,又被男人们激烈的抽插弄醒。
一个壮汉上来把秦玉涛拦腰抱起平放在桌子的一角仰躺下来。
连裤子都还没脱,他直接从裤裆中掏出他笔直的肉棒,急匆匆地将秦玉涛的双脚架在他的肩膀上,随即腰部一挺,轻松地挺进了那处依然水淋淋的禁地。
他一击成功之后,立刻快马加鞭地横冲直撞起来,在连续近百下的猛烈冲刺下,才刚爆发过高潮的秦玉涛,马上又被他干的气喘嘘嘘,呻吟不已,他两手紧
紧抓住桌子的边缘。
在男人疯狂的撞击之下,他的上半身不断地往上挪移,最后变成脑袋虚悬在桌缘外的状况。
眼看秦玉涛倒垂着脑袋,一个陌生的男人立即握着他怒举的肉棒,跨立在秦玉涛脸蛋上方,把流着淫水的龟头挤入了秦玉涛的嘴巴里……
可能插得太深了,秦玉涛的架在别人肩头的双腿举得高高地不停乱动,手也在使劲推那个男人。男人于是调整了深度,秦玉涛平静了下来,红肿的嘴唇吞吐
着黑黑的肉棒。
他修长的大腿用力地伸直,嘴里和下身各插了一根阴茎,双手上又各有两根肉棒在摩擦着。周围的其它男人手扶着自己的肉棒,马眼在秦玉涛的耳朵、鼻孔
、脸颊上划着圈,把龟头上的分泌物涂在了秦玉涛的脸上。
“好舒服!这骚洞……真他妈地软!哦干死你这个骚货!”
在无数个男人车轮战般的奸淫下,秦玉涛已经无力再去体味什幺快感了,只能半睁着失神的双眼,任由他们的阴茎象走马灯一样的在自己的嘴和屁眼里反复
抽插,在里面留下或浓或稀的精液。
他的嘴无法合拢似的张着,口水溢流,下身入口的肌肉好象已经被撕裂,白色的精液从秦玉涛上下两个洞里潺潺流出,秦玉涛像死了般的躺在桌子上……
──“叮铃铃!”
闹锺的清脆地有些刺耳的铃声让秦玉涛从噩梦中醒来,他茫然地睁开眼睛,入目的是自己熟悉的小宿舍。
下身黏腻的潮湿感让秦玉涛掀开被子,他面无表情地褪下被自己的精液弄脏的睡裤,露出下体。晨光里,那根形状完美的阴茎还微微膨胀着,衬着两条白皙
而笔直的大腿更加动人。
厌恶地看了自己的器官一眼,秦玉涛粗鲁地用脏掉的睡裤擦拭着上面的黏液。
然后是洗脸刷牙,换好衣服。秦玉涛站到镜前。
镜子里的男人长相相当好看,若在古代绝对称得上是剑眉星目。只是左眼下一颗微红的小痣,让他的五官多了三分的精致,削弱了整体的气势。
咬了咬因噩梦而惨白的双唇,秦玉涛自言自语地道:“秦玉涛你坚强点……一切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