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女子学院[完]

第一章
早春三月,万物待苏。
然而寒冷依然侵袭着圣彼得堡这座历尽沧桑的城市。除了几棵冬青树,其他植物依然挺着光秃秃的枝干,在凛冽寒风中瑟瑟。
圣彼得堡的郊外座落着一所学院,这就是着名的“圣彼得堡女子学校”。历史悠久,占地辽阔,百多年来,一直为俄罗斯上流社会培养淑女和贵妇。在围墙的中心伫立着学校的主楼,一座宏大的白色建筑,样式古朴,看着颇有历史的沉积。学校里栽种着茂密的冬青树,和这座楼交相映衬,似乎低声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一辆车牌号为“DRV-341”的高级宝马轿车缓缓的驶进了校门,顺着车道开往主楼。沿路有很多学生,一律穿着黑色大衣,遮得严严实实的,只从大衣下面的黑色丝袜裹着的小腿能让人感觉到些许春意。这些学生可能是看惯了高级轿车,对迎面而来的车并不多看一眼,任由它驶过。
车道主楼前停了下来,一个金发男子从驾驶座上下来,打开了后面的车门。一个金发少女从车里出来,人长得不高,也谈不上“艳丽”,但绝对是那种超可爱型的美女:圆脸蛋,整齐的五官,白皙的皮肤,长发扎成马尾,看年纪不过十七八岁。她下车后,抬头仰望眼前的这座大楼,眼里闪着说不清的复杂情感。
另一边的车门也开了,下来一个中年美妇,穿的雍容华贵,银色的头发,修长的肢体,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中年美妇走到少女身边,轻声道:“娜塔利亚,这儿就是你要上的学校了。”
少女突然扑到美妇怀里,抽噎起来:“妈妈,我不要离开你!我……我想爸爸!”
一句话出口,那美妇眼圈一红,眼泪也夺眶而出。她把娜塔利亚揽在怀里,母女俩抱头痛哭。
娜塔利亚的父亲是个成功的商人,虽然说不上富甲一方,但经过二十多年的打拼,也是家资颇厚。没想到他福薄命浅,三个月前突发心脏病,刚年过半百就撒手人寰,留下了公司和巨额财产给了妻子和女儿。两个女人平时养尊处优,根本不知道如何管理公司和财产。幸亏娜塔利亚的父亲有个十几年的好朋友,叫伊格,也是公司的副总。他倾尽全力,跑前跑后,把一切事物全搞定了。当然,他这幺卖力也并非全无私心,很久以前,他就开始垂涎这好友的妻子。好友一去世,伊格知道机会来了。他鞍前马后,尽心尽力,就是为了赢得美人的芳心。同时他也知道,如果能把这个尤物弄到手,那巨额家产实际上也就落入了他的控制,所以他格外殷勤。娜塔利亚的母亲名叫拉娜,今年三十八岁,本就不甘寂寞,又值虎狼之年,比她小两岁的伊格趁她伤心无助的时候进入她的生活,给他关怀和帮助,加上伊格无论身材、相貌、风度都不逊于前夫,很快就占领了这个美人的芳心。俩人的关系迅速发展,不久便干柴烈火,如胶似漆了。但是由此而来,也产生了问题:那就是娜塔利亚。俩人的关系是背着娜塔利亚的,所以行动多有不便。无论是伊格要登堂入室,还是拉娜要夜不归宿,都因为娜塔利亚而必须遮遮掩掩。他们又不愿意向娜塔利亚挑明,怕她不谅解。所以一切变得很麻烦。最后伊格想了个办法:送娜塔利亚去寄宿学校念书。这样,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住到一起了。于是,拉娜对娜塔利亚说要送她去“圣彼得堡女子学校”,假说是父亲的生前的愿望。娜塔利亚虽然不愿离开舒适的家,但一来不想违拗母亲的意愿,二来“圣彼得堡女子学校”的确是声名远扬的步入上流社会的基石,所以就答应了下来。心花怒放的伊格立刻上下张罗,办妥了一切手续。今天,他开车送娜塔利亚入学来了。
母女哭罢多时,伊格上来劝慰二人。二人这才整理情绪,步入这栋雄伟的建筑。在别人的指引下,两人来到了校长室。校长室一位颇具气质的中年女性,四十不到的年纪,身材修长,头发挽成个发髻盘在脑后,戴着付无边框的眼镜,看得出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胚子。她正坐在办公桌前,看见母女二人,放下手中的笔,但并没有欠身离座。她热情地说道:“是沙尔卡夫人和沙尔卡小姐吧!欢迎来到‘圣彼得堡女子学校’。请坐!”娜塔利亚挨着母亲坐下,拉娜和校长寒暄了起来。娜塔利亚初到这个陌生的环境,难免显得拘束。坐在那里木然看着校长和母亲谈话,并没怎幺听进去。寒暄过后,校长拿出几分表格,给拉娜签了字,算是一切手续都办妥了。
校长打了个电话,不多会儿,一个身穿校服的女生敲门进来了。茂密的黑发,梳成个马尾辫,长得不出众,但还算清丽。校长见到她,招手道:“塔提娜,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娜塔利亚,新来的学生。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新室友了。你带她回宿舍,顺便拿套新校服给她换上。然后带她四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
“是,校长!”塔提娜领命,过来和娜塔利亚握了握手。
娜塔利亚和母亲依依惜别,然后拖着行李箱,跟随塔提娜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不大,但很清洁。木地板的卧室里只摆得下两张单人床,中间窗户下面有一个床头柜。两张床上都零散的堆着书,看来都是塔提娜趁着一个人的时候乱放的。塔提娜进屋后赶紧把书都挪到自己床上,然后坐下看着娜塔利亚脱下了羽绒服。正此时,门被推开,又一个女生走了进来。“哟,来新同学啦!”
塔提娜看了她一眼道:“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娜塔利亚。”又对娜塔利亚道:“这是亚历桑德拉。”
娜塔利亚注视了一下亚历桑德拉。亚历桑德拉长得非常老成,不像花季少女,看着倒有二十六七岁。披肩黑发,一双眼睛很有神韵。
塔提娜举起了挂在衣架上的校服,让娜塔利亚换上。娜塔利亚脱下了绒衣,里面只剩了件背心。她看着两个同学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动作迟缓了下来,有点犹豫。塔提娜看出了她的心思,媚眼含春,笑吟吟道:“哎呀!大家都是女孩子,没关系的,脱吧!”
娜塔利亚在以前学校的更衣室也是一大帮女生经常赤膊相见,所以也没有太在意,手一翻,把背心脱了下来,但同时,手下意识的遮了一下胸部,但是又挪开了,露出鲜嫩可人的一对乳房。
“哇!好棒的身材呀!”塔提娜看得喜欢,伸出一只手来在一只乳房上摸了一把。娜塔利亚虽然不喜欢被不熟悉的女生摸,但人家夸她身材好,所以也不反感,伸手解开了牛仔裤。她坐到床上,退下裤子,里头露出了可爱的黑底粉花的内裤。脱了鞋,她彻底放开了,不在乎另两人的眼神,自顾自的托下了裤子,起身穿上了校服里的白衬衫,亚历桑德拉欣赏的差不多了,先行走了出去。娜塔利亚换上了红色格子裙,黑色丝袜,和黑色制服。塔提娜替她系好了领带。两人并肩走出了宿舍。从这一刻起,娜塔利亚感觉到自己真正成为圣彼得堡女子学校的一员了。
拉娜和伊格的车离开学校后并没有回城,而是往更远的郊区驶去,最后停在了一片小树林里。他们实在是太急切的要庆祝一番了!伊格留着引擎,好让车里面保持温度。他从驾驶座出来,拉门进到了后排。车里很宽敞,两人前一段时间不时会在这里做爱,所以是驾轻就熟了。拉娜身子往后退,靠在了一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伊格,抬起双腿,展露诱人的下身。她穿着黑色丝袜和高跟鞋,配着黑色吊袜带和黑色花纹的丁字裤,相得益彰,勾人心魄。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可以无拘无束了!”伊格喜笑颜开道。
“是啊,终于没人会妨碍我们了!”拉娜说。
“可我现在就等不及了!”伊格一幅急色的样子。
“来吧!我也好急呢!”拉娜迷醉道。
伊格摸了一把拉娜的私处,伸手去解她上衣的扣子。拉娜任他上下其手,自己摸着自己光滑的肌肤。舌头不时舔着红唇,对伊格进行着诱惑。伊格急切的解开扣子,里面露出了和丁字裤一样花纹的胸罩。伊格拨下罩杯,拉娜的一对豪乳弹了出来。这对乳房是另伊格非常喜爱的。乳房浑圆而又弹性,但乳头乳晕却小巧得很。每次做爱,伊格都要饱尝一顿,这次也不例外。他伸一只手摸着乳房,另一手个着内裤爱抚着女阴。拉娜一双手也在自己的胸部游走,扭动腰肢,充分的享受着。
伊格把丁字裤从旁拨开,露出了拉娜溜光水滑的阴户。阴户上的毛剃得很干净,只在阴蒂上部留了一小撮,显得格外挑逗。伊格俯身上去,开始用舌头进攻。拉娜爱抚的摸着伊格的头,拽着他一只手摸上了自己的乳房,红唇微张,情意绵绵。
拉娜享受了伊格的服务,现在要回报他了。两人交换姿势,伊格坐下,拉娜趴在他身上,掏出他裤裆里已经坚硬的阳物,开始与她的口唇亲密接触。伊格的手也不闲着,抚摸着拉娜的翘臀。拉娜时缓时疾,还不住用手套弄,搞得伊格好不舒服。动的激烈的时候,拉娜会一下抬起头,放开阳具。但唾液还粘连着,拉出一道长丝。而在伊格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她又以老鹰捕食的速度俯冲而下,重新一把叼住阳物。在拉娜的热烈攻势下,两人热情都迅速高涨。
伊格脱了拉娜的丁字裤,自己也脱了裤子,两人侧卧在宽敞的座位上,伊格从后面将公鸡伸入了拉娜的爱穴。同时双手把住自己最爱的那对豪乳,有节奏的舞动起来。拉娜不住的呻吟,承受着这狂风暴雨的冲击。
未几,伊格扶着拉娜坐起身,银枪犹在鞘中,两人已经换了姿势。拉娜在伊格的身上,这次轮到她主动了。她上下起伏,一手不停的摸着阴蒂。伊格的手也始终不离双乳。拉娜张嘴喘着粗气,底下已是淫水飞溅了。伊格看拉娜动的有点累了,于是自己在下面抽送起来。拉娜的确是省力多了,更专心的享受着性爱的快感。
淫水把伊格的阳具弄得又湿又滑,伊格重新把拉娜放躺下,分开腿,把外面的爱液抹了点到她的屁眼上。“死鬼,又要来这个?”拉娜娇嗔道。
“来吗,小美人!”伊格不容分说,把阳物顶进了后庭。拉娜其实很喜欢这样,觉得很刺激。她用双手拨开小阴唇,露出里面的红肉,迷离的看着伊格,如痴如醉。伊格在下面抽送,她的手指在上面抚摸着阴蒂,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在双重的刺激下,拉娜的娇吟越来越响,越来越长,最后一声长鸣,终于到了高潮。
拉娜爽完,让伊格斜靠在座位上,她剧烈的给他吹箫和打手枪。伊格本还可以坚持,但知道这荒郊野地不宜久留,所以差不多就鸣金收兵了。精液从龟头疾射而出,飙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拉娜痴醉的拿残留着精液的龟头抹着自己的脸,久久不愿放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