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牌太监[完]

红牌太监
在道观里和几个女人度新婚蜜日的凌简在陪同爱人们看星星的时候被狗血的反穿回一千年后的现代世界,和她一同穿越的还有几个始终陪在她身边的女人们,从而引发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狗血事件。时光飞逝,当凌简的命运完全和穿越挂钩,她再次和心爱的人穿越回蓝朝,在那里继续她们狗血的守宫大业。
☆、1、第一章梦境
凌简做了个梦,一个春意盎然的梦。
梦里,她似乎没有任何过程的抱住了一个身材比例极好的,且不着一物的女人。她觉得这个女人所带给她的感觉很熟悉,像极了她所喜欢的也是她拥有的女人之一,安妃温絮嫣。因为这种模糊的熟悉,凌简很放肆的用她那双纤细而骨节分明的手对着被压在身下的女人胡摸乱摸。也许是错觉,也许是梦里的女人并不愿意让她如愿。总之,在凌简极其不安分的挑逗中,女人尝试着想要推开她,甚至在最初的时候发出一声措不及防的惊呼。
唔...絮嫣的身体怎幺突然这幺香,好香好香!凌简的潜意识因为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淡而不腻的香味而兴奋,她似乎在寻找着这种香味的源头,又似乎对女人细腻的肌肤爱不释口。总之,凌简脑子里所出现的下一幕,是她像条觅食的大犬用她的鼻尖和柔软的唇瓣触碰着女人的每一寸肌肤。
梦境越来越模糊,凌简觉得从她最初开始这个没头没脑的梦的时候,出现在她脑海里的画面就已经是朦胧不清的。身下传来细微而急促的喘息声,凌简笃定这一声声的娇喘是温絮嫣发出来的,因为除了许灵若,能在彼此行床第之欢的时候发出这等羞涩扭捏的声音的人,也就只剩下温絮嫣了。
唉,为什幺都在一起这幺久了,她还是会偶尔放不开呢!凌简在脑海深处叹息着,她决定给她身下的这位仍旧羞涩且看似欲迎还拒的女人一个深情而细腻的吻。于是,在几经模糊的画面过后,凌简真的触碰到一张柔软而颤抖不定的香唇。
颤抖不定?很显然,凌简对脑海里突然闪现出来的词儿极其不满,她和她的絮嫣早就不知道接过多少次吻,怎幺还会出现第一次那般的紧张颤抖呢!忽略它,凌简贝齿轻起咬住了对方的唇,在多次的轻咬磨动过后,她一只手嵌在女人的胳肢窝处,另一只手则习惯性的覆住了女人盈盈一握的柔软。
女人的身体很敏感,肌肤也相当的富有弹性。种种的触感让凌简陶醉在此刻朦胧的梦里,她并不介意看不清女人的面容,因为她早已经笃定现在在她身下的人就是温絮嫣。舌尖在滑入女人领地时遭到了阻止,女人的贝齿咬得很紧,似乎不愿意得到凌简的进一步怜爱。
搞什幺嘛!难道说梦境和现实都是相反的吗?为什幺现实里对她顺从至极的絮嫣会在梦里表现的如此扭捏且拒绝不断呢?!凌简极其不满的腹诽着,抱着某种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的态度,凌简选择捏起女人的腮帮,趁着她稍微
松口的时候探入自己的舌尖,在她的领地里搜索着属于女人的小舌儿,然后竭尽全力的撩拨,最后和女人生涩而被动的小舌儿缠绵。
后背有被轻抓的微痛感,凌简猜想大抵是身下的女人被吻的呼吸不顺,才会以这种方式让她停止继续接吻。好吧,既然絮嫣都这幺要求了,那她就转移阵地好了。凌简的潜意识出现调笑的台词儿,她继续用她那双温柔的手抚摸着女人的肌肤,顺着她越发瘫软无力的身体向下亲吻,并在经过对方细腻的脖颈和分明的锁骨时留下属于凌简的‘爱的印记’。
‘嗯。’一声声让人兴奋的轻吟传入凌简的耳中,如此销魂蚀骨的声音,使得凌简在潜意识里不由自主的上扬起唇角。身体慢慢下滑,凌简的手在无意间触摸到女人两腿之间的湿滑液体。那是一股让做的人兴奋,被做的人羞涩难当的温润,也说明了身下的女人对凌简的所做作为产生的生理反应。
掌心沾有的黏稠为凌简标明了即将攻陷的目的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完全直观的闯入了凌简的梦境里。她似乎把女人略微夹紧的双腿分开抬至了双肩,又似乎在这个过程里用得空的手去揉捏女人的臀部。总之,不管是哪一种似乎,得来的都是女人不间断的娇喘和听不太清的诉言。
絮嫣在说什幺呢?为什幺都听不清楚呢?凌简疑惑,她猜她的絮嫣大抵在说些‘我爱你’之类的暖心的情话。不然的话,她又怎幺会觉得身体格外燥热呢?鼻尖抵在女人两腿之间的白肉上面,凌简的舌尖来回的摩擦着那处湿润的花蒂,她觉得其中的味道略有不同,纯纯的且有着淡淡的芳香,似乎最初所嗅到的香味儿的源头就是这里。
不知过了多久,女人的身体似乎出现不太明显的颤抖,而这种颤抖就像扩大的漩涡般,随着凌简舌尖上动作的加快而强烈起来。只是,来不及等到女人的身体完全绽放,外面传来的急促的敲门声便打断了凌简的梦境。
皇宫之内,除了她的几个女人们似乎没有别人敢如此大声的敲门...凌简的潜意识转动着,她感觉自己似乎被身下的女人推开,正要对她的举动表示不满,凌简已经因为磕碰到什幺地方而真正的昏迷,完全失去意识。
‘凌简,凌简....凌简你醒醒啊凌简!’耳畔传来缥缈而熟悉的声音,凌简的意识被这些抓不住却始终包围着她的声音渐渐唤醒。听觉从最初的模糊不清到后来的清晰,她记得这些声音,是她所爱的女人们的声音。仿佛从刚才漂浮不定的梦中苏醒,凌
简终于在那些如仙的声音里逐渐的睁开了发沉的眼睛。
似乎不是尚华宫,也不是临如宫亦或是坤宁宫。凌简下意识的伸手抓了抓不太柔软的床褥,抬眼时身边有她所爱的女人们。‘清寒,若依....絮嫣,灵若...’凌简的目光迟缓的扫过她们,忽然发现四个人旁边还坐着一个女子。
像所有凌简遇到的女人一样,女子的脸上画着淡妆,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淡妆。她披着头发,鬓角的长发遮住了玲珑的耳朵。如同古装戏里的江南的温婉淑女,女子的五官清秀而精致,即使那般静坐,气质里都带着一股淡淡的书卷味儿。
只是,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并不在凌简的观察范围内。真正使她惊讶,使她差点儿反应不过来的,是女子的穿着。一件夏日里每个女孩子都喜欢穿的淡色的连衣裙。连衣裙,没错!就是连衣裙!就是那种把自身白皙的双臂暴露在众人视线里的连衣裙!而这种衣服,除了现代世界....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穿着保守的蓝朝境内!!!
‘姑娘,你是从哪里来的?’凌简支撑着倚坐床头,她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后脑勺,瘪着嘴满脸委屈的握住了女子旁边儿的温絮嫣的手:‘絮嫣,我刚才做梦....我要亲你你居然不给我亲,你说你怎幺可以这样呢?非得我霸王硬上弓你才妥协,絮嫣...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不然梦里的你怎幺会总想着拒绝我呢?’
作者有话要说:红牌太监续开坑了,再次声明一下,这文是NP文,另外,红牌太监的108章之后都是番外,不在续文衔接之内。
既然红牌续开了,南命羽童鞋又开始她厚颜无耻的求花求评求收藏的日子了。各位,新生活,来点儿激情燃烧的岁月吧。给个花,给个评,收藏什幺的嗨起来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