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相公

南方首富楚岫也在自家后花园举行赏月晚宴。在花园中,男仆来来往往,忙里忙外的,把一盘一盘山珍海味往
桌上放。男男女女的欢笑声迥荡着,感觉好热闹。他们都是应楚岫之邀来赴宴的,而在院中载歌载舞的五名舞伎,
一个比一个还要妖媚性感。别以为她们是一般的舞伎可以任意调戏,这五位美娇娘全是楚岫最宠爱的侍妾;其中一
位最为艳丽的美人儿,其舞姿翩翩,宛如仙女下凡。
坐在主位上的俊美男子却没有如其它宾客一样沉醉,他只是静静的拿着酒杯,目光落在天上皎洁的月亮。虽然
四周十分热闹,楚岫的周围却自然形成了冰冷的气团,感觉十分不易接近。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生性冷然不多言。
英俊的外表令他成为女人追逐的目标,加上他家财万贯、饱读诗书,全身散发出与生俱来的王者气质,全然没有一
般商人的贪婪痴态。所有人都羡慕他所拥有的,恨不得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他的一切。
尤其是楚岫的那五个侍妾,宛如天仙,任何男人见了莫不神魂颠倒,魂萦梦系。不过楚岫始终没有娶妻,大家
都在猜测,也许他是怕五个美人儿吃醋,干脆就不娶妻,以示公平。
但也有人说,其实楚岫早有元配,只不过因为受不了他的花心而自杀,所以他便不再娶……一大堆流言传来传
去,却没有人敢去求证,轨怕惹楚岫生气。他平常似一只安静无害的睡豹,但若是惹了他,下场可是尸骨无存。大
家都以为楚岫在思考什么大事,其实他只是在发呆。
突然,有个陌生的身影吸引了他──他看着在桌边偷偷摸摸的娇小身影,总感觉好象在哪儿见过……他不动声
色的往她的方向走去,只见那女子快速的离开花园往后头走,他也跟上去,转了几个弯却没见到人。
他看看四周,这里是楚府的后院,根本没多少人会过来,她却在这儿消失……他竖耳倾听,果然听到了细微的
声响。他皱着眉,静悄悄的往声音的来处走去,果然发现从一间厢房内传出微弱的烛光。门没关,他站在门口看到
刚刚那个少女,床上则躺着一个虚弱苍白的妇人。
「娘,我拿了好多好吃的食物,你多吃点,这样身子也会快点好。」白薇拿出自己刚才从前头拿的食物。可是
白大娘只是虚弱的摇摇头。「小薇,你去见你的未婚夫了吗?」白薇咬着下唇,轻轻的摇摇头。
「小薇,听娘说……你一定要见着他,告诉他你跟他从娘胎里就定了亲,教他一定要给你个交代,照顾你的下
半辈子。」自大娘虚弱的说。
「娘,我只要跟你好好过就好了,不一定要──」「不行!」白大娘激动起来,开始大咳特咳。「你一定要…
…嫁给你的未婚夫!而且……你还要听他的话……做他的贤内助……得到他……一辈子的疼爱……」「娘,你别说
话了……」白薇抱着娘亲,连忙帮她捶背揉胸,吓得泪如雨下。
「答应娘……说你会答应娘……」白大娘死命的捉住女儿的衣袖,剧咳仍没有停止。娘亲的每一咳都令白薇心
惊胆跳。
「好好好!我答应!要我把他当神也可以……娘,我去找大夫来替你瞧瞧……」白薇起身正想去找人,没想到
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她面前闪过,一把抱起了娘亲。
「你──」他什么时候跑来的?!
「我带你娘去看病。」楚岫说着,大步走向后门。白薇心里有再多疑问也暂时全按下了。有人肯伸出援手,她
是再高兴也不过。
楚岫从后门直冲街北的王大夫家中,白薇一步也不敢停的跟着。来到王大夫家门前,白薇马上冲上去拍门。「
大夫,快救人啊……」只听里面传来不耐的响应,「半夜,不看病,你别吵了。」「大夫,求求你啊!我娘病得很
严重,我求求你……」「滚!我说不看就不看,哪怕皇帝老子来也不看!」「那楚家求诊,大夫看不看?」楚岫冷
冷的说。只听里面安静了一会儿,接着大门便打开了,王大夫连忙迎出来,表情是尊敬而惶恐的。
「大少,小的不知是你……」「快治病!」楚岫冷冷的打断他。
「是。你们快把病人送进去!」王大夫命令两个徒弟小心翼翼地把白大娘抱进去。白薇想跟上去,却被人一把
拉住。白薇转过头,发现自己的手正被一只大手握住──那大手感觉是那样有力,充满安全感及威胁性。她惊慌的
目光迎上了一双冷清的黑眸,那桀骜不驯的眼绅令她心一惊。
她从未见过如此深邃的眼眸,而他的容貌是她见过的男人中最好看的。同时她也在他眼中发现了惊艳的光芒…
…两人相视许久,彷佛时间已停止。
「你……」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彷佛所有的言语都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
「让他们好好治疗你娘,你别去凑热闹了。」她很想说不,但他的语气令人无法反抗,她只能静静点头。两个
人来到不远处的面摊坐了下来。
天边挂着皎洁的月盘,疏疏落落几颗星星缀在夜空。楚岫叫了两碗面及小菜。「我看你好象风一吹就要飞了,
多吃点。」白薇也实在是饿了,所以她也没推托,一口一口把热呼呼的、好吃的面吃完。楚岫也低头吃面,今天的
晚宴他也没吃什么东西。不过他再怎么饿,也比不上眼前这个小女人。
那碗普通的面在她眼中彷佛是美食佳肴,山珍海味。他拄着下巴静静的看着她──他见过的美人数也数不清,
身边五个侍妾也个个温柔可人,但眼前这个小女人却似乎有种魔力,让他无法忽略。他着迷的看着那细腻而白皙的
肌肤,如被星般迷人的眼睛水灵灵的,像会说话似的;长而浓密的睫毛像把弯扇,小小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看起
来楚楚动人。
发现了他的注视,她的脸一阵泛红。「对不起,我吃相不好看,你不要笑我……」「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你
和你娘会在楚府的后厢房?」他困惑的问。
「我和我娘是来依亲的,只不过对方嫌我们穷,所以命人把我们安置在后院,然后就不理不睬……我不在乎他
如此对我们,人总是现实的。只不过我娘生病了,我求他们让我见楚家大少,可是……」「可是却被一再阻止。」
楚岫的声音带着温柔及了解。白薇咬住下唇。她不想哭啊,但为什么在他面前,她却控制不住自已?
楚岫一把将她抱过来,让她的头依靠着他的胸口,大手轻拍着她单薄的背o她是这样弱小,这样令人心疼啊「
以后你将不再贫苦孤单,你将远离一切不幸,从此过着有人保护的日子。」他的声音、他的心跳宛如拥有强大的力
量,让人无比安心……「有我在,谁也不能再伤害你了。」白薇明白自己实在太荒唐了,一点也不知耻的和个陌生
的男子抱在一起。可是她好累、好累……他的怀抱好温暖,令她长久被冰寒冻僵的心房生了一团火,那样舒适,且
令人感到温馨。
就让她暂时放纵一下自已伤痕累累的心吧!这阵子她真的累了……就在此时──「不得了了!楚大少,病人危
险了!」王大夫的徒弟冲了出来。血色倏然自白薇脸上消失,她发出一声悲凄的呼唤,不顾一切的往王大夫的住所
冲。
「娘──」她似一阵风冲到娘亲面前,双腿一软便跪在榻前,「娘!你不要丢下我,求求你……」「小薇,别
哭……娘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不过你的未婚夫已经来接你,娘可以放心的走了……」「我不要……」白薇哽呐
的说。而且她怎么听不懂娘所说的……她的未婚夫哪有来接她?
「白夫人,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楚岫保证着。
「你长得跟你爹一糗一样,见到你等于见到了你爹……我把小薇交给你了,希望你好好照顾她……」「我会的。」
「娘?」白薇不解,甚至有些害怕,彷佛娘跟眼前这个男人有什么秘密是她不知道,或是地无法理解的。
「小薇,他就是你指腹为婚的夫婿,你要好好听他的话,做他的好妻子,完成娘的遗愿……」「遗愿?」白薇
这下更胡涂了。自大娘勉力自口袋拿出一把钥匙。「这给你……」说完,她虚弱的手再没有力气地垂落,双眼一闭,
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白薇忍不住放声大哭,紧紧的抱着娘亲仍然温暖的身子。「娘……你走了我怎么办?娘……」楚岫抱住成了泪
人儿的白薇,她抬起泪汪汪的眼眸,泪水沿着她苍白的脸颊滚滚而下。
「我娘死了……」「我知道。以后你有我,什么也不用怕了。」他沉痛的说,大手安慰的拍着她的背。白薇管
不了以后,她只知道娘死了,在这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人,无依无靠……
第二章
「什么?少爷有未婚妻了?」楚府上下目光全都望向楚岫身边那个娇小的女人,只见她苍白美丽的小脸仍挂着
两行清泪,头低低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以后她便是楚家的少奶奶,大家不可以忤逆她,否则便是以下犯上。」楚岫静静的向众人宣布,四周立刻响
起窃窃私语。白薇并不在乎。此刻的她什么也没法想,她只希望可以尽快的将娘安葬。
「你累了,好好休息一下。不要想太多,乖乖睡一觉。」楚岫捧着她的小脸温柔的说,彷佛他如此做已经是许
多年的习惯。他们并不知道这样亲密的行为已经令周围的人十分讶异,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主子对任何女人如此温
柔。虽然这个小女人看起来很清秀,但是她一身破衣衫,看起来一点也不尊贵,显然是穷人家出身的女孩。这样一
朵小白花怎么可能当上楚家的少奶奶?可是……少爷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反而像对待世上最珍贵的宝贝一样疼惜她。
「罗总管,麻烦你了。」「少夫人,请跟我来。」罗总管恭敬地道。白薇本来想谢谢楚岫,但她也发现了其它
人好奇的目光,只好乖乖地跟罗总管走。到了门漫,她又回过头来,用唇语对他说:谢谢你收容了我。楚岫站着,
俊美的脸庞微微牵动,眼中闪过一抹近乎温柔的光,她似乎看到他俊美的脸上泛起了一点红……他不会是脸红了吧?
白薇露出一抹微笑,不过那只是一闪而逝,很快的,她又被浓浓的哀伤包围了。
白薇跟着罗总管走过了长长的走廊,来到一座小苑,苑中有一栋两层楼高的小楼,四周种满了漂亮的花,微风
一吹,带来了泥土混合着花香的气味。
上了楼,进入宽大又豪华高雅的厅堂,后头则是寝房。家具全是上好的材质,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对家中只有
一间房的白薇来说,这里根本就像梦境一样不真实。
「少夫人,如果还缺什么,尽量跟我说。」白薇瞄了他一眼,马上低下头。「谢谢,我不需要。」「少夫人,
之前──」「请你不要再说了。」白薇打断了罗总管的话,不想在这个时刻算什么旧帐。
「少夫人,你应该明白,楚府上上下下那么多人,我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让不认识的人来认亲;要是有人假冒,
我可承担不了后果。」当初白薇就是来找罗总管,也是罗总管迟迟不让她们母女俩见楚家大少一面。就是因为罗总
管,娘才会一病不起……白薇咬住下唇,努力压下心中的仇恨不平与愤怒。
「少大人,求你高抬贵手,别跟少爷说……」白薇冷冷的注视着他,「除非我娘可以活过来。」罗总管愣了一
下,又讨好的说:「如果少夫人真要找人负责任,那也轮不到我;我也只是个下人而已。再说就算我想帮你,也是
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这些日子来少爷都窝在侍妾的房中,不准任何人打扰。」「可你好歹也可以替我娘请大夫吧?」
「这。………我有请少爷的侍妾转告,但她说少爷太累了,这事交给她处理就行,后来我一忙,也就忘了……」罗
总管心里七上八下。要是少夫人来个大算帐,他可是吃不完兜着走。
所以他只好努力把所有的责任推到少爷的侍妾身上……白薇知道他说的都是推托之词,但是也如一桶冷水泼在
她的头上,令她清醒了不少。
「少夫人……」「我累了,你退下吧。」「是。」罗总管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房门。白薇静静的坐在房间中,
环顾着室内,一种强烈的悲伤感牢牢的捉住她。她现在虽置身在华丽舒适的屋内,为何她却感觉自己全身冷冰冰的,
一点温暖也没有?她摊开手心,看着那把金钥匙──金钥匙?为什么在她们母女俩三餐不继、娘自己都快病死的时
候,她仍不将它变卖,好请大夫来看病?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她紧紧握住那把金钥匙。甚至连它刺入了掌心也
不觉得痛,因为她的心更痛……「娘──」白薇低喊一声,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滚落下来。
狠狠大哭一场是她现在最需要的……当楚岫找到白薇时,她已经换上一身素衣,在他为白大娘所布置的灵堂中
守灵。她一身缟素,乌黑的发上别着一朵小白花,一动也不动的跪在那儿,素净清秀的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像是
一尊没有生命的白玉雕像。
「听下人说,你在这跪了一个晚上。」他走到她身边,不过她并没有反应。
「你有吃东西吗?丫鬟说你都没吃什么东西,我去叫人准备──」「谢谢,我不饿。」白薇仍然注视着前方,
连看他一眼也没。楚岫以为她是因为太过悲伤,所以才对他冷冰冰的。他也想跪下来,她却突然捉住他,抬起冰冷
的小脸,「你要做什么?」「陪你一起守灵。」「不必了。娘是我一个人的,我自己守灵就好,不用劳动大少爷。」
他愣了一下,然后才明白她的怒气是针对他来的。
「小薇……」「我现在不想讲话,请见谅。也许你可以去找你的侍妾,相信她会很乐意陪你谈个三天三夜。」
她一字一句都带着刺。他一把捉住她的肩,把她拉到灵堂旁边的小房间,把她推进去。
「你弄痛我了!」她恨恨地道。
「你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他捉住她纤细的肩,力道之大,几要把她捏碎。白薇忍住痛,声音冷淡而苛刻,
「我什么都没有误会,相反的,我很感激你替我娘所做的一切。」「我不要你的狗屁感激!告诉我,为什么你的态
度有如此大的转变?」之前的温柔关心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狠戾的怒火。
一时间,她竟不由自主感到畏缩及恐惧。她对这个男人一点也不了解,如何能判定他一定不会伤害她?想来她
是对自己太有把握了……「我本来就该感激你。光凭你厚葬我可怜的娘亲,我就感激不尽。」她一字一句都像在背
台词。他眼中闪过一丝无法猜测的光芒,伸出手把她的脸扳向自己,审视她一会儿,语气放软了一些,「小薇,你
在生我的气?」「我只想好好为我娘守灵。」她想挣开他的掌握。如果没听见罗总管说的那些话,她也许早就扑进
他的怀中,寻求他的慰藉了。可是现在,她只想逃开他。
「小薇,你如果有什么不满对我说,夫妻间不应该有任何隐瞒的。」「真是令人感动啊……只可惜,我和你并
不会成为夫妻。」她用力推开他,但走没几步又被他挡住,他脸上的冰冷今人不寒而栗──也许,这才是堂堂楚家
大少最真实的一面。这样也好。她可以应付一个面无表情的凶狠男人,却未必阻止得了温柔的他……「好个不知感
恩的小东西!」他咬牙吐出一句。她倒抽一口气,冷硬的说:「我娘亲所花费的钱,我会努力工作还你,不会少一
分一毫。」他的表情没有改变,只有更加深沉的眼眸泄漏出他内心的愤怒。
「我给过你机会了,你却不知道要把握,那你就别怪我了!」他的语气透出一丝噬血无情,显示他的耐心已经
消磨殆尽。他捏住她的下巴,不在乎有投有捏痛她。「你是个孝顺的女儿吗?」她没有回答,只是故作坚强的迎视
他。他伸出大拇指轻轻摩挲她细致的红唇,白薇必须用尽全力才能压抑住身子的颤抖。
「不说话?好,我替你回答你并不是!因为你娘叫你要听我这个未婚夫的话,可是你并没有。」「你!」她伸
出手想打掉他脸上的自大,但被他在半空中捉住了。
「怎么,恼羞成怒了?」他冷哼一声。
「放开──」她话未说完,他便猛然低下头攫住她的唇。他无视她的挣扎、抗议,只任意的品尝这份只属于他,
也该只属于他的甜美。他像只饥渴的野兽,而她是他眼中甜美可口的食物……不知为何,她内心深处有个小声音却
在告诉她,她愿意。她愿意当他美味的食物,被他吞噬殆尽,什么痛苦、思想、感情都不存在,只专心被他如此的
吻着……这是她的初吻,跟她幻想的一点也不像,但却令她喘不过气,天旋地转。可是,这是不对的!她怎么可以
让这样的男人对她如此放肆?!
「不!」她使力挣开,狠狠的甩他一巴掌。这次偷袭成功,红手印明显的印在他俊美的脸上,看起来触目心惊。
「你敢打我?!」他眼中射出一丝冷冽的杀气。
「我……」她被他的冰冷吓得心差点停止跳动。他的眸子烧灼着她的,握住她手腕的手传来无法言喻的威胁。
「也许我该让你早日明白以夫为天的道理……别怪我,一切都是你逼我的!」他黑眸炽热,在她来得及反应过
来前,一把抱起她,往桌上一放。
「住手……你想做什么?!」她害怕的大叫,却阻止不了他的大手在她身上不安分的游移。她推开他,才想冲
向门口,却听到了一声裂帛声响,她雪白的肩膀顿时裸露出来。
「啊!」她一个闪坤,被他大手一把拉住,脚下重心不亿地往后倒──不过她没有倒在冰冷的地上,反而是滚
落在旁扬的贵妃椅上。
「在这里?也好。」他邪魅的说,大手仍投停止扯破她身上的素服。
「不要!放开我……」她勉力挣扎,却阻止不了自己雪白的娇躯一寸寸在他面前展现,前所未有的羞辱感也随
之而来。
「你是我的,成为我的人也是早晚的事!」他狠狠的、不顾一切地吻住她。感觉体内的怒火正迅速被狂野的欲
火取代。天下女人何其多,他要什么性感热情的美女没有,可是他却在见到这个可怜的小东西后就沉沦了。他想要
她!在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生命里,他以为再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挑起他的欲望,但是,他错了。她,一
朵白色的蔷薇花,引起了他的欲望,挑动了他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及占有欲。在知道她是他的未婚妻前,他就想要她
;如今知道她本就是他的女人,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拥有她。即使是她也不能!
他并不想强迫她,可是对她的渴望令他暴躁不已;偏偏她又莫名其妙的疏远他,对他充满敌意,这令他感到十
分的不安。他不想失去她……「不要……求求你……」「不要求我,只要顺从你的命运!」「你休想!」她一气,
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猫扑抓他的脸,在他的面颊划下一道血痕。他迅速无情的用力捉住她的双手,黑眸深不可测。「
如果你想用这种野蛮的方式也可以,我并不介意变成野兽来对忖你这只小野猫!」
第三章
「不!」白薇尖叫一声,双手已经被他用腰带绑在椅柱上,嘴巴也被塞住,不让她的呼叫声破坏了他的好事。
「先得到你,你就非嫁我不可了!」白薇睁大眼。原来这才是个的目的……不!不要!她在心中狂喊,害怕恐
惧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无声无息的落下,彷佛在哭泣她即将失去的清白,以及受挫的自尊心。
「你以为你等下会很痛苦吗?」他沾染了她脸上的湿意,俊美的脸上勾起一抹恶魔般的微笑,「不,等会儿你
就会觉得欲仙欲死,对我永生难忘。」她用足以杀人的目光做为回答。他并不在乎,反而在她的颈子落下雨般的吻。
她想扭过头,但被他制住,动弹不得。沿着她雪白的颈项,他的唇一直来到她的胸口……不!白薇心中呐喊着,双
目绝望的闭上,感觉自己身上唯一的衣物被他扯开,冷冽的空气令她雪白的肌肤浮起疙瘩。
看着她气愤的脸微微泛着红晕,他露出着迷的神情,「这么曼妙的身材,遮住了多可惜……」说完,他火热的
唇含住她绷紧的蓓蕾狠狠的吸吮,感受着她粉红色的乳尖在他口中变硬。
「唔……」娇媚的身子在他的挑逗下妖媚的扭动着,看起来更加娇艳诱人,令他心荡魂遗。
「小东西,感受到我在你身上抚摸时的炙热及欢愉吗?」他的声音低沉又性感,在她的耳畔呢喃。白薇只能无
力的颤抖着身子,没办法反抗他,一颗心乱待可以。从没有人这样碰过她,她被他那样肆无忌惮的爱抚吓坏了。她
不安又羞愧的扭动着身子,鼻间哼出的吟声竟略带一丝撒娇──「不喜欢我这样吗?那这样呢?」他低下吸吮着她
凸出的乳尖,白薇忍不住发出一声柔吟樱咛。
「唔……」他的挑逗所带来的陌生快感令她感到十分兴奋。听着她那纯真又可爱又带着无能为力的轻吟,楚岫
头一次感受到全部的感官都被挑起,体内的火焰更加炙热。
「你吻起来真甜……第一次被男人吻吧?」他恶意的问着,大手一边揉捏着她丰圆又可爱的玉峰。不要……白
薇羞红着脸,想用双手遮住裸露的胸,却没有办法。她香喘吁吁的望着眼前那对冷冽却又交杂着一丝红焰的黑眸。
不该是这样的!他们根本还算是陌生人,事情为何会发展到现在这种暧昧不明的情况?她始料未及会有这样巨大的
改变,完完全全地不知所背。
偏偏她又无法反抗他那强横又专制的男性力量一步步侵犯、瓦解她的心防……他不断在她细嫩的肌肤落下无数
激情的吻,挑起她本能的情欲。一种女人与生俱来的需求及渴望──楚岫看着她那红艳如玫瑰的红颜,心中感到了
前所未有的悸动。他有信心,今天晚上就可以得到她!
「小薇……」他温柔且粗嘎的声音漾满了激情。白薇的理智逐渐被他纯男性的力量瓦解,娇媚的身子不由自主
的随着他摆动。这是本能反应。她不明白男女之间的一切,却又抗拒不了他带给她的欲望迷情。
「唔……」她娇吟一声,闭上眼感受他火热的舌尖在地敏感的乳尖舔弄、挑逗,阵阵令她想要狂叫出声的快感
自胸前传来,流窜至她的全身,令她娇媚的不断在他身下蠕动。他大手往她的双腿间移动──啊!不可以……白薇
羞红着脸猛摇头。那个地方怎么可以被男人碰?
「别怕,我会让你更舒服的。」更舒服?什么意思?白薇紧咬着下唇,心中想着,虽然他不该那样肆无忌惮的
爱抚亲吻她,但不可否认,她也觉得很舒服。她的身了已经无法抗拒他所带给她那陌生又刺激的快感……佳人那含
羞带怯的模样令楚岫早已紧绷的身子更是疼痛不已。他大手分开她夹紧的玉腿,来回抚摸着她那未曾有人触碰的花
瓣……不!白薇的身子如遭电击一般,体内阵阵狂烈的情潮不断涌出,令她迷失了一切也无力抗拒身体本能的反应。
楚岫怎会不知道她的反应及渴切?未经人事的她,所有反应都是那样自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做作。他将是她第
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这个想法令他兴奋不已,又有些莫名的情侥缓缓在他心中滋长……望着她迷惘交杂着激
情的美眸,楚岫突然犹豫了。他怎么可以利用她的天真及无知而占有她?
但眼前的她是那样诱人,任谁见了都会心神荡漾……楚岫专注,且炙热的凝视着眼前的女子,乌黑的秀发披散
在她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上,曼妙诱人的娇躯温驯的倚靠着他……阵阵少女幽香迷惑了他仅存的一丝理智。他何必
想那么多?对于他想要的东西,他一向是不择手段及后果都要得到的!他一手再次向浑圆白嫩的玉峰进攻爱抚,另
一手也不忘在她神秘的少女禁地肆意的探索。
「嗯……」尽管红嫩的小口被塞住,仍是止不住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你的叫声寞是令人销魂,还有这身子也是……」他的手指探入她早已湿润的蜜穴,引起了她些微的反抗。她
皱着消,倒抽了一口气。本以为他的手只会在小穴的花瓣外爱抚撩拨,却没想到他会突如其来的侵入……她因为害
怕而挣扎起来。
「不会痛的,我会温柔一点……」他左手按住她扭动的身子,右手沾染着她晶莹的蜜津,缓缓的在她紧密的体
内抽送着。过了一会儿,白薇逸出了一声声销魂的哼吟,不停摆动的身子像是要阻止他,又像要求更多。他低下头
像只饥渴的野兽硫弄着她坚挺粉嫩的乳尖,拇指蹂躏着地敏感的小花核。白薇被这样强烈的冲击震得神魂俱失,只
能瘫软在他的怀抱中,无力地感受着那难以言喻的欢愉快感。
摇曳的烛光照射着贵妃椅上纠缠的男女,传递着最古老最单纯也最火热的感官刺激,此刻两人只顾着沉浸在情
欲的世界中……楚岫放纵自己依恋着她那柔软又迷人的身体,满意的看着她在自己身下娇哼频频,香喘吁吁。他轻
吻她汗湿的额头,贪婪的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
面对她的天真无知,属于男人的占有欲立时充满他的心中──「想要我解除这种痛苦吗?」他一面问着,手指
加快了律动,每一次摩擦都带来更多温热的爱液及快感。
「唔……」白薇不知要如何才能解除这一身被他撩起的情火,只能情不自禁的发出连她都感到羞愧的娇吟。他
缓缓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
「想要了?。」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迅速脱下,白薇本能的将目光移开。仅只是这样娇羞的动作,就令他感到
怦然心动。他再也受不住的将她的娇躯拉入怀中,更加热切的在她完美的身体上落下无数的吻,大手霸气的抚遍她
的身子。他将她柔软的身子放倒,并将她如玉琢的双腿拉开,跨放在椅子的两侧,让她像朵美丽的花儿向他绽放─
─白薇感觉到有个热热的东西抵在小穴前,还以为仍是他的手指。
楚岫一手揉捏着她柔软又有弹性的嫩乳,一手抱住她的纤腰,缓缓将早已肿胀的坚挺推入她紧密又湿润的体内
──啊──好痛!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令她的泪水如断线珍珠般从眼角滑落,她想要摆脱他,他却是文风不动。她紧
闭着双眼不断轻泣,随即感到一个略带冰冷却又温柔的唇印上了她的脸。
她猛然睁开眼,透过迷蒙的泪眼望见他为她吻去泪水,并松开了对她的束缚,拿掉了她嘴中的丝巾,让她可以
讲话。他眼中的光芒令她心中流窜过深深的感动……「抱着我,我会尽量温柔一点的。」楚岫被自己刚才说出的话
吓了一跳。温柔?!他何时这么怜香惜玉了?
但是,见到她泪水盈盈的模样,他心中就忍不住泛起连他自己都感到十分陌生的柔情……「别哭了,第一次一
定会痛的。」他爱怜的吻着她,并在她耳畔轻声安慰,希望她的痛楚可以减到最低。
「你弄得我好痛,放开我……」她抽抽噎噎的要求。
「不怕,一下子就过去了……相信我!」白薇看着楚岫的眼,其中不再有冷漠,而是对她的怜惜及不忍。恐怕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流露出这样爱怜的神情吧……此时楚岫已无法再忍耐,他放任自已在她甜美的身上驰骋,享受
着从来没有过的满足快感。
「啊啊……」白薇紧闭着双眼,任他的巨大在自己体内那样炙热的来回抽送。原本那种要将她整个人撕裂的痛
楚逐渐褪去后,继之而起的是令她无法抗拒的炙热狂浪从她的身体深处浮出。像是沉藏了千年的火山被那剧烈又狂
野摇晃激发出火烫的岩浆,流窜在她的四肢百骸。听着她娇声的呼唤,楚岫明白那份痛楚已经消失,甘美而又令人
飘飘欲仙的欢愉已经取代、占有了她的神智及身体。
「你──」白薇才开口,却被他饥渴的唇封住,他更加狂烈的律动将两人带往了最纯粹的感官世界。
「唔……」她双手紧紧的攀着他,彷佛若不如此便会溺毙在那强劲的激情漩涡之中。
「小薇,你喜欢这样吗?」他大手轻柔却热情的抚弄着她殷红的乳尖,着迷的望着她那白皙无瑕的肌肤,因为
激情而泛出樱花般红艳的光彩。初尝鱼水之欢,白薇只能忘情的喊着,本能的拱起身子迎合着他的律动,不断的向
他索求更多、更多。
「我……我不知道……」在逐渐往上攀升的快感冲激之下,她觉得自已彷佛就要死去……楚岫更加急速的狂抽
猛送,终于,在两个人忘情的叫喊之中、强烈的战栗之下,彼此狂烈的欲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渐渐地,四
周恢复安静,月光悄悄照进了屋内。
月光落在白薇曼妙的曲线上,他目光从她高耸的双峰、纤细的心蛮腰、平坦光滑的小腹及修长匀称的玉腿到可
爱小巧的脚踝梭巡一遍。她凌乱的秀发,酡红的粉颊及被他吻过的红唇,还有身上留下的淤青,在在都证明了方才
的一切不是梦。他的内心仍然激荡着刚才那样狂烈的激情,对她那样强烈的饥渴及占有欲令他深深的震撼。
幽暗的阴影之中,他深邃的双目透出了一抹森冷的光芒。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如此影响他,留她在身边,恐怕
是非常不理智的决定……两人身体仍交缠着,白薇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心抵着她的胸口。她悄悄的抬起眼睫看着
他,水汪汪的碎子裹盈满了泪水及脆弱……她发现他也注视着她,俊美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放开了她,白薇也立刻别过身去,双手抱住自己酸痛的身子。她白皙的肌肤上印弥了大大小小的淤青及吻痕,
全是他留下的。这彷佛是种烙印,不但印在她的身上,更印在她的记忆中。想到自已无法坚持到最后,她突然感到
好冷、好冷……一件外袍披上她的肩,她默默的穿上,同时听到身后传来窸窣的穿衣声,下一瞬,她便被他一把抱
起。
「你要带我去哪?」「先睡一觉,一切等睡醒再说吧!」以夫为天2我似食恋花蜜的蝴蝶只想绕着你打转沾染
你的芬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