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之龙

一到府里,等大龙换过衣服,柳琴儿就将他拉到了後院,让大龙真正施展了一下他的拿手武功,结果让柳琴儿大惊失色,不禁为之顿足。柳琴儿她以前在帝都的时候就和克里夫切磋过,对他的实力有很深的印象,她知道就凭大龙现在的身手,明天的胜算几乎可以说就是没有。
原来大龙的身手对付那些小角色是绰绰有馀的,但离真正的高手还是差了点的,而克里夫偏偏就是一个真正的高手。在四剑客中克里夫是以剑术如风出名的,老实说,在帝都想找一个比克里夫的剑法更快的人还真是困难重重。
看到大龙一副不信邪的样子,柳琴儿不禁气忿忿地道∶“你看仔细了!”说着,她将一根树枝抛到半空中,大龙刚想开口询问,却见剑光一闪,柳琴儿拔出了宝剑。
大龙就觉眼前一花,柳琴儿娇躯漫舞,彷佛是一下子多出了好几个柳琴儿一般,空中的白虹连闪,破风声不断。
“唰!”的一声,柳琴儿将宝剑入匣,空中那根树枝变成长短如一的木块,如雨点般纷纷落下。
柳琴儿脸不红气不喘,对大龙说道∶“你看清楚总共是几剑吗?”
大龙沉吟了一下,迟疑道∶“十八剑?!”
“总共是二十一剑!”柳琴儿摇头道∶“不信的话,你可以数一数地上的树枝。我三年前离开帝都时,克里夫的‘闪动连击’有连出十九剑的实力,想来现在他也差不多有这个水准吧?”
大龙尴尬地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我的剑术不大好,不过打架我是很厉害的。”
柳琴儿又好气又好笑,跺脚道∶“我的大少爷,现在你是和人家进行决斗,一招一式都有专家在一边见证,可不像在街头打架斗殴,混战一气。”
看着不好意思、只是望着自己“呵呵”乾笑的大龙,柳琴儿不禁埋怨道∶“知道自己的剑术不好,干吗还要接下别人的挑战书,也不先问我一下?这下好了┅┅”
大龙嘴巴一歪,道∶“看那个家伙望你的眼神,就知道他对你不怀好意,你说我能忍受别人对我大龙的女人动脑筋吗?”
柳琴儿俏脸一红,娇嗔道∶“谁是你的女人?”
大龙眼珠转了转,上前涎着脸搂住柳琴儿的纤腰,在她耳边轻笑道∶“对对对,你不是我的女人,你是我的好妻子!”说完,在她嫩滑的玉脸上轻吻了一下。
柳琴儿软弱地依偎在他的怀中,口中轻声道∶“天龙啊,别人怎麽样想何必去管它,你还不知道我的心吗?我早已将自己看作是你叶家的人了,你为什麽要逞一时之勇呢?”
大龙抱着这个情深意重的美丽佳人,柔软丰满的动人胴体传来无限美好的感觉,他深为感动地轻吻了一下她那娇艳欲滴的芳唇。
那知道柳琴儿突然情动似火,反手抱住他的头颈,将个香唇紧贴,用力地和他痛吻起来。樱唇轻启,嫩滑的小香舌如同灵蛇一般滑进大龙的嘴里,在他的舌头上下又拱又顶,热情地挑逗着,瑶鼻中连连发出呜呜的娇吟。
好半天,柳琴儿才娇喘吁吁地推开大龙,美丽的明眸中闪着隐隐的水雾,软弱地说道∶“天龙,我好害怕啊!你现在还不是克里夫的对手,你叫我怎麽办呢?”
大龙不服气地说道∶“还没有比过呢,你就知道我不如他?”其实这话也是他嘴硬罢了,男人总要在女人面前逞强,哪里肯示弱。尤其在像柳琴儿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绝色佳人面前,大龙是断断不可失去气势的。
听了柳琴儿的描述,又看了柳琴儿的剑术,他已经知道自己比他们是还差点的。以前在西江他还可以称雄一时,这段时间又得到了几个资质绝佳的美女的真阴,自觉已经大有长进了,但到帝都短短的几天里,就碰到了好几个比自己高明的好手,看来之前的自己真的可算是井底之蛙。
想来想去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自己的武功是在实战中练就的,深懂狠、准、辣之道,也许只有贴身肉搏才有机会,问题是克里夫会让自己贴近吗?搞不好连他的衣角都还没有碰到,就已经被他的“闪动连击”砍成好几段了。
“不玩了!”他的脑海中一下子跳出了这个念头,明知不是对手,又何必去拼命呢?认清形势永远是保命的不二法门。
这时柳琴儿轻推了他一把,娇嗔道∶“你们男人啊┅┅”突然粉脸一仰,略带不安地说道∶“天龙,不如你别去了,反正三天後要出征了,我们可以把这次决斗拖到回来後再说。”
大龙正想说话时,忽见玉珠从外面匆匆行来,神色一片凝重,不禁心中一动,忙拥着柳琴儿迎上前去。
“我找到那个家伙,也试过他的身手。”玉珠语气略显沉重地说道∶“他能发出十九剑的闪动连击,公子在速度上可能比不过他。”
柳琴儿略带迷惑道∶“奇怪,这几年他怎麽一点长进都没有?这倒是个好消息。”
这是因为闪动连击越到上段就越难练,而二十剑就是一个难关,其实柳琴儿也是在最近一段时间才突破的,这也是和大龙阴阳互济後,她的功力上了一个台阶才让她达到二十剑以上的程度。柳琴儿不知道这一点,想当然的就把克里夫也估计成这个程度。不过能将闪动连击练到十九剑的程度,克里夫也应该是值得骄傲了,一般人能练到十五剑就很了不起了。
柳琴儿想了想,然後又泄气地叹道∶“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比天龙要好一点!”
大龙也知道玉珠是用婉转的方法提醒他,他不禁在心中苦笑,这两个女人都认为自己没有胜算,这反而激起了他心中豪勇之气,他身上那股好斗的血液又涌动起来。他豪情万丈地说道∶“如果什麽事都要十拿九稳才去做,那生活还有什麽意思呢?”
如果于凤舞在一旁,她肯定会对此嗤之以鼻,算无遗策才是她的作风,对光逞血气之勇的事她是坚决反对的。可是对柳琴儿和玉珠来说,这就是英雄豪气,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两人不禁同时美目深注,两双秀丽的明眸中透出无比的敬佩之情,为大龙的大丈夫气概而陶醉,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时高大起来。
美人的敬佩让大龙深为陶醉,但陶醉过後,现实又让他发愁了,他不禁为自己那赌徒般的脾气後悔。
而此时两女也从一时的迷醉中醒来,三人又重新考虑起对策来。毕竟有差距的现实是明摆着的,这可不是光靠嘴巴说说就可以弥补的,也不是靠英雄豪气就能缩小的。
玉珠突然发狠道∶“公子,不如让我去先把那个家伙给收拾掉,或者,将他弄点伤,这样一来,明天不就没事啦!”
柳琴儿将个螓首摇得如拨浪鼓似的,连声道∶“不行,不行!这样太着痕迹了!”
大龙不禁心中暗道∶‘妈的,眼前的两个千娇百媚的小女人都比自己要厉害,而玉珠这小娘皮居然还说得那麽轻松,你以为那个家伙是纸扎的。不过他也知道玉珠现在的实力,想来全大陆也少有几个人可以超过她了。毕竟开启了封印的暗黑族人在传说中是足以和神族抵抗的。’
三人正在shang讨之际,忽听下人来报∶“陛下有旨,召大龙进宫!”
三人一听,不禁面面相觑,大龙刚刚从无忧宫回来,真不知道皇帝为何又要召见?
************
当大龙到达皇宫时,不禁大吃一惊,克里夫居然也来了。正在奇怪之时,宫侍将他们两人传召进了议事厅。
大龙在豪华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心中有着满怀的疑问∶“那皇帝老儿想干什麽呢?居然把我们召到宫中,还让我们在这里静休一夜,连明天的决斗都要在王宫里举行。”
“算了,不去想了,太麻烦啦!反正也不是坏事嘛!”大龙停了下来,舒服地坐到铺着软垫的椅子上,他拿起桌子上的玉杯把玩起来∶“明天的难关怎麽过倒是个问题,看来想开溜是不可能了。不如┅┅”沉思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的心中渐渐有了一个决定。
“喂!出来吧!”大龙猛抬起头来,瞪着眼睛说道∶“我知道你来了,再不出来就要打屁股了!”话音刚落,在他的前面玉珠的倩影慢慢现出来。
“公子,琴姐想问一下这是怎麽回事?啊┅┅”玉珠还未把话说完,就被大龙一把按在自己的膝盖上,大手一挥,落在她诱人的香臀上。
“啪,啪,啪!”大龙二话不说,就连拍了三记。
在玉珠的哀哀叫痛声中,大龙说道∶“以後别在我面前弄鬼,知道吗?来了一阵子了,居然还不现出来,你想干什麽?”
玉珠反手抚摸着自己的屁股,悻悻道∶“好痛啊!我只是想看看公子你是不是真的可以发现我嘛!”
大龙计议已定,心情大为舒畅,他的手轻揉着玉珠丰隆的香臀,怜惜的说道∶“真的很痛吗?来,让爷看看!”说着,他的手指勾住玉珠的裤带,一拉一扯。
玉珠尚未明白过来,她的裤子已经被扒到香臀下,露出了一个白晃晃、雪亮亮的肥美玉臀。上面浮现着几丝红红的掌纹痕迹,衬着羊脂白玉般的雪臀更加妖美动人,惹人遐思不断。
玉珠只觉得自己的香臀一凉,然後又是一热,大龙的手已经抚上了她嫩滑的肉丘,在上面摩娑起来。她不禁娇羞无限的说道∶“公子,现在是白天,而且又在皇宫里┅┅”
大龙在丰耸的肉丘上捏了一把,笑道∶“放心,这里没有人来的。因为皇帝老儿为了让我们在明天能有最好的状态,不准任何人打扰。”
“但是,琴姐她还┅┅”玉珠的纤手按住大龙蠢动的魔手,还想做最後的努力。
大龙毫不迟延,用力地活动魔掌,在玉珠的香臀上抚摸起来,玉珠压在他手背上的纤手反而变成似乎是在帮助他用力抚摸一般∶“你琴姐那里迟些有什麽关系?乖乖,这个诱人的屁股我可是想了好久了,好嫩好滑啊!又这麽有弹性,真是馋死人了!”
从屁股那里传来丝丝痒意,又听到大龙这番话,玉珠也不禁情动起来,毕竟以前她和大龙在一起都有好几个人在一旁,大家是雨露分沾,极少有独处的时间。她松开了压在大龙手背的纤手,趴在他的双腿上,把个肥美的雪臀耸得高高的。
这时大龙的手指滑进了肉丘之间深深的鸿沟中,兵分两路,中指探进前面的花园,大拇指则抵在後面的菊花蕾上。灵活的中指在两片娇嫩滑腻的花瓣之间点、、勾、捺,让玉珠呻吟着不住轻扭香臀,这样一来,她深藏在肉丘间的敏感娇嫩的菊花蕾就不停地摩擦着大龙的大拇指。
从自己下身两处同时传来又痒又趐的感觉,让玉珠既快乐又难过,她暗暗收紧自己的肉瓣,夹住在肉缝上爬行的手指,以期得到更多的快感,同时回缩柔嫩的菊花蕾,因为她觉得菊肛是非常不洁的,拇指和那里的接触让她羞愧不已。
感到玉珠的反应,大龙不禁在心中暗笑,他还想着要替玉珠的菊花门开苞呢!‘待会儿让你更羞!’这样想着,他的大拇指更紧贴着菊花蕾轻轻揉搓,中指则伸进了已经变得潮湿温热的蜜穴里。
这时玉珠的秘洞里正春水涌动,蜜肉发痒,紧包住不动声色的中指,蠕动缠绵。她下垂的双手抓住大龙的小腿,秀目微眯,不住地娇喘浪吟。
正当大龙感到玉珠的肉洞火热发浪,要销魂一番时,外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接着扣门声响起。情动似火的玉珠连忙一跃而起,提上了自己的裤子,一闪身就消失了。大龙不禁心中大骂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搅了他的好事。
(八)阵前磨枪
打开房门,大龙一愣,眼前站立着一个容貌秀丽的少女,大约十四、五岁年纪,头挽双髻,一副侍女的打扮,正笑靥如花的望着自己。
见是个美丽的少女,大龙心中的火气消了一半,问道∶“有什麽事吗?”
那少女施礼道∶“小春见过大人!”然後抬头笑嘻嘻地说道∶“陛下差小婢过来,想问问大人还有什麽需要没有?晚上大人想吃什麽东西,都可以吩咐。”
大龙将手一摆,说道∶“我不需要什麽东西了,晚上烧得好吃就行了!”
小春道∶“保证让您满意!那小婢告退了。”说罢,她转身轻盈地离开了。
大龙一将门关上,就轻声唤道∶“玉珠,玉珠!”却没有人回答。他静心一察,原来玉珠已经离开了,他不禁心中暗道∶“居然跑了,下次看我不把你弄得哭天叫地。哎哟,这下子快乐的时间没有了!”
大龙无聊地坐在安静的房间里,心中突然一动,这段时间以来,被众女包围的他难得有这样一个特别清闲的时光,他从怀中掏出了从鬼大师那里得来的东西仔细研究起来。
“这是什麽东西?”大龙拿着一个短短的的圆筒,黑黝黝的筒身散发出清冷之色,在圆筒的头部有只连着透明的细丝线的像八爪鱼般精光闪闪的爪钩,爪钩的四围还附着多个挂钩,整件东西打造得非常精巧坚实。
大龙拉了拉细丝线,居然坚韧无比,如果是识货的行家,早就认出这是用青玉蜘蛛的蛛丝绞合而成的,水火不侵、刀剑不伤,实属罕见之宝。
大龙拉了半天也拉不动,这时他发现筒底有个小小的凸起,他好奇地按了一下,筒身轻振,只听得“砰”的一声,爪钩弹出,其势强劲有力,激射到对面的墙上,“咄”的一声,爪钩张开勾住了墙壁,那多个挂钩也顺势勾在四边,牢牢地抓住墙壁。
大龙用力拉了几下,爪钩纹丝不动,而连着爪钩的细索全部是透明的,如果不凝神几乎是看不见的。他上去把爪钩取下来,将细索完全放出来,居然足足有六十多尺。
大龙不禁大喜,这个东西的用处可大了,有了它,许多过不了的地方就可以轻松地过去了。他在心中思忖∶看来鬼大师真是名不虚传,的确很有一套,他造的东西还真是绝妙,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地敲他一下。
大龙把玩了一下这东西後,将它放好,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研究其它的东西了,看看究竟还有什麽好东西在等着他。
他拿起了另一个同样的圆筒,这个赤黑的圆筒只有一指长、两指粗,怪模怪样的,细看之下,筒身上还雕刻着许多花纹,拿手去触摸,感到上面是凹凸不平的,极富粗糙感。
大龙有了前面的经验,忙翻来覆去地找寻机括。可是奇怪的是这个东西居然找不到凸出的按钮开关,大龙拿着细细察看,发觉筒身上的那些凸纹亮闪光滑,好像是经常摩娑的,上面隐隐透出异样的光泽。
大龙无意中一扭圆筒的下部,只听“啪”的一声轻响,接着嗡嗡声响起,这个圆筒开始发生变化。
“哇!这是┅┅这不是┅┅”大龙看着手中的东西一时说不出话来。从筒身里慢慢扭转出同样的几节来,最上头的那一节赤红尖耸,下边还涨大鼓出,活像一个男人的龟头。
原来这东西是个行淫假具,大龙不禁又好笑又好气,不过这东西做得倒真是精巧细致,几段筒身作着不同方向的扭动,连龟头的伞部也做得惟妙惟肖,上面还有几个小颗粒凸出。
望着手中不停转动的淫具,大龙喃喃道∶“好个鬼大师,还真会做东西,连这东西都做得出来!看来他也是个好此道的高手啊!”他哪里知道,鬼大师的妻子木莲夫人是个性欲旺盛的女人,可怜的鬼大师无法满足她的要求,又怕她红杏出墙,只好挖空心思做些巧妙的淫具来应付木莲夫人。
鬼大师他本是个妙手夺天的机关削器大师,做这些东西自然是游刃有馀,他经常在替别人做东西的时候偷一些最好的材料来做淫具,这样做出来的淫具功能强大,携带方便,可以说是万金难求的好货,如此一来,还真让木莲夫人得到很大的满足。
大龙再看剩下的两件东西,细看之下,他不禁呵呵直笑,原来这两件也是制作精巧的淫具,功能各异,形状古怪。
“这些东西倒是真有意思,什麽时候找个人用用看!”大龙将它们一一放好,然後在心里盘算着如何使用它们。想着想着,他又拿出淫具来,不禁期待起将它用在女人身上时的光景。
就这样,时间到了傍晚。可惜皇帝让大龙和克里夫到皇宫里,是提供一个静休的地方给他们,大龙居然就这样混混的过去了,如果让柳琴儿她们知道了非气得跳起来不可。
掌灯时分,那个俏丽的宫女小春领着几个侍女给大龙送来了精美的饭菜。将饭菜在桌子上摆好後,小春道声∶“请大人慢用!”然後领人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在出门的时候,大龙依稀觉得她的脸上现出怪怪的笑意,似乎是有什麽蹊跷在其中,但他仔细想来想去,却也看不出那里有什麽不对的地方。大龙摇摇头,在桌子边坐下来,开始享用由皇家厨师烹饪的美食。
一尝之下,大龙不禁连声叫好,真不愧是皇家厨师,虽然是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也将菜肴做得色香味俱全,吃在嘴里还真是一种享受。
“当皇帝还真是好啊!可以天天尝到这样的美食,真让人羡慕!”大龙心中暗道,手不停息地吃着。
************
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华丽房间里,那个刁蛮的公主也正在慢慢地吃着,但她的菜肴比起大龙来却是丰盛的多,可惜她的胃口似乎不是很好,每一样菜都是浅浅的吃一点。
叩门声轻轻的响起,公主停箸抬起螓首,娇声道∶“进来!”
雕花的朱门被轻轻推开,小春和小秋一前一後轻灵地走进来。
公主的秀目一亮,急促的问道∶“怎麽样?”
小春用她清脆的声音答道∶“公主殿下,一切顺利!”小秋也在一旁轻轻点点头。
“很好!”公主放下手中的筷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两个侍女面前∶“你们去把她们领来吧!照我吩咐的去做,别出乱子!知道吗?”
“是!”小春和小秋齐声应道。
小秋在心中暗忖道∶‘还要我们别出乱子,其实您这个才是最大的乱子呢!唉,可怜的克里夫少爷!’
公主突然轻笑一声,道∶“如果出差错的话,就把你们也算进去。”看着两个侍女煞白的小脸,她又说道∶“据说那是很畅快的事,有些人都很享受的。你们不想吗?”
两个可怜的侍女连忙告退,飞快地离开了让她们心惊胆战的房间,生怕这位刁蛮公主又有什麽怪花样跳出来,把她们也坑进去。
望着被小秋随手带上的房门,公主站了一会儿,突然一跳而起,冲到镜台前面,打开下面的柜子,在里面翻捣起来。
“哈,找到啦!”将柜子翻了个底朝天後,公主拿出了一本用不知名的材料制成的书,暗淡陈旧的模样说明这书已经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她将这本书摊在床上,飞快地翻起来,口中念念有词道∶“都怪以前没有好好看这书,现在用到了还要翻,真是麻烦啊!”
“就是这里!”这时公主已经翻到了最後几张,用她那白玉般的手指点着当中的一段,仔细读起来,专注的神情和先前那个她判若两人。
************
将最後一口汤也喝下去後,大龙满意地站起来,摸摸自己的肚子,心道∶‘如果天天都有这样好的饮食,日子倒也挺不错的。’
走了两步,大龙站住了,他突然感到全身有点懒洋洋的,小腹下丝丝热气上升,心中有说不出的感觉,说舒服吧又不舒服,说难过嘛还谈不上,这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异常。
“这是怎麽回事?难道是中毒了吗?”大龙暗中运气一周,也察不出有什麽不对头的地方,此时这种奇异的感觉消失了,他突然感觉自己精力变得十分充沛,手脚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恨不得大叫一声,能找个地方发泄一番。
“不对!”大龙悚然而惊,这其中定有蹊跷的地方,他不可能这样子的。此刻他浑然不觉房间角落里隐隐约约出现淡粉红色的云雾,慢慢地,云雾飘散开来,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香气开始充满整个房间。
当大龙闻到这股香气时,整个房间已经被一种奇异的淡粉红色的光笼罩起来。被眼前的怪异景像所迷惑,大龙像只呆头鹅一般傻站着,鼻子里闻着甜香的气味。
直到大龙感到自己心跳加速,血脉贲张,才醒悟过来∶“这是传说中的淫欲结界,皇宫里有人会这种几乎失传的法术?!”他想动脚,却发现自己的脚好像不听使唤了似的,连步子也迈不开了。
大龙哪里知道,出现在他房间里的不仅仅是几近失传的淫欲结界,而且还是最厉害的一种,名叫“天魔之欲”,施法的人通过引子,就可以在很远的地方操纵施法,中此法术的人完全沉浸在沸腾的欲望之中,只有通过连续不断的交媾才可以消去它的法力。纵然是天生石女也要动情,而且就算解开後,整个人也因为被掏空了身子而会体力大减。但更绝的是事後是检查不出来的,就像是很自然的体力衰减。
大龙此时就感到自己的一个身体好像是要爆炸了一般,双目发赤,嘴唇发乾,心中直想着找个女人。他不禁苦笑,自己也曾用春药弄过不少的女人,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中这种招,简直是天大的玩笑嘛!
这时,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丝,闪进来两个身披大袍的女人,接着门就被关上了。
大龙定睛一看,进来的两个女人均是颇有几分姿色的,但姿容却显得十分冶荡,明显不是正经女人。
她们齐齐迈步走近大龙,人还未到,一股诱人的女人肉香先扑进大龙的鼻子里,让他原本就高涨的欲火沸腾起来。说来也奇怪,大龙似乎一下子又可以动弹了,他也身不由己迎上前去。
快要接近大龙的时候,两个女人一起将身上的宽袍一掀,里面居然是一丝不挂,浑身赤裸裸的,春光尽现无馀。这两个女人都是体态丰满妖娆的肉欲型女郎,高耸怒突的硕大乳峰,浑圆肥大的双臀,以及丰腴大腿根部萋萋的芳草,行走开合间时隐时现的鼓鼓胀胀的桃肉,无不对男人产生绝大的诱惑力。
早已是欲火焚身的大龙双手一抱,立刻将两女抱在怀中,心中早已有数的两女相视而笑,她们心中对眼前的男人还是挺满意的。
她们一左一右挨近大龙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腻声道∶“奴婢夏芳,秋芳见过大人!”说罢,两人将大龙的耳垂含进自己的嘴里,芳唇微闭,用舌头轻轻舔着。丝丝的痒意让大龙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而女人的肉香更加激发了他心中的欲火。
大龙一双手在两个丰满肉感的胴体上又捏又弄,胯下的肉棒早已直挺挺的翘得老高了。夏芳和秋芳均是花场老手,自是骚荡无比,手段高明。她们既然得了好处,又见此人虽然略现粗旷,但自有一番傲人之气势,显得卓然不群,便更加卖力地殷勤服侍起来。
夏芳和秋芳两人分工明确的替大龙宽衣,夏芳一边将红唇凑上大龙的嘴巴,舌吐丁香,和他的舌头相抵,双手则灵活地脱去大龙的上衣。秋芳则蹲下身子,把大龙的裤子解开,火热的阳具一跃而出,在她的面前噗噗的乱跳。
淫性大发的阳具比平日更形粗壮,足足有近尺来长、五指来粗,饶是秋芳见多识广,也不禁为眼前的巨棒惊呼出声来。听到秋芳的惊叫,夏芳偷眼瞧去,也不免大吃一惊∶被这东西一进去,那还不是要死过去了。一想到此,她反而更加情动,肉穴里便觉瘙痒难当,淫水开始渗出来,两片阴唇也咻咻扇动。
那秋芳被庞大的阳具所散发出来的男性气息得欲火高涨,媚眼微眯,身子轻颤地探手去捻大龙的阳具,那种心情就像是她当初第一次被人梳拢,处女花开的夜晚。
大龙顿觉得那暖洋洋的小手似柔嫩的香唇一般软,肉棒被抚摸的更加坚挺硬热,他的性兴已高到了极点,再也不能迟延片刻,一把推开夏芳,拉起脚前的秋芳,将她丰满的肉体抱在怀里,只见她粉脸红透,双目中泪水盈盈,显然是情动之极。
大龙不禁心中升起一丝怜惜之情,将她放到大床上,让她仰面躺着,伸手去把玩那胸前高耸丰挺的肥乳儿。这才将将端了几端,那秋芳早已被他一摸,兴致高涨,下面的那条紫红色肉缝里止不住的流出黏黏的淫水来。
秋芳轻抬一条粉粉嫩嫩的白腿来,用圆润的小腿磨蹭着大龙胯下的火烫肉棒,媚眼斜乜,欲语还休,那种骚荡媚态足以诱惑任何男人。
大龙扯过床上的长枕,垫在秋芳的蛇腰下面,双手分提她的细小足踝,左右大开,将深藏在萋萋芳草间的肉穴暴露出来。肉洞里的淫水早已弄湿了洞口的芳草,贴在肥厚的肉瓣上,红得发紫,黑得发亮,煞是迷人。
大龙照准张合翕动不已的肉瓣,一耸身将粗大的肉棒刺入了热烘烘的肉穴里。秋芳连忙放松自己的阴肉,口中轻轻吐气,开门将庞然大物纳入自己的肉洞里。才插入一半,硕大的龟头已经抵到一个似骨非骨,似肉非肉的东西,大龙知道这是女人的花心,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
原来秋芳的花心生得比较浅,而采用这种姿势又将花心凸现出来,加之大龙的阳具又是非同小可的长,所以才会让他这麽容易的探到了花心。
一边的夏芳见他们已经上手了,也只好挨身床头,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和肉缝,聊减心中的饥渴。她看到秋芳双目紧闭,一副陶醉的模样,心中的欲火反而更加炽热起来,肉穴里的淫水也流得更多了。
秋芳正细细体会着肉洞完全被肉棒填满的美妙滋味,那种畅快真是无法可比拟的。大龙已经开始发力挺动了,肉棒进出之间,龟头的肉刮擦着阴道的嫩肉,带出大量的淫水,弄湿了下面的长枕和床单,而且每一次插进去时都能多进去一些,龟头顶着颤动的花心,往里面探一点进去。
秋芳不住口的浪叫着,她的叫床声可谓是一流水准,什麽“亲亲,哥哥,亲爹,亲爷”叫得是抑扬顿挫,听得大龙心火更盛,着力抽送,弄得一片肉声水声,煞是有趣。
大龙一口气抽了三百多下,将整根阳具都插到了肉洞里面,整个龟头则完全顶进了花心,被它紧紧包容起来。
随着大龙轻轻抽出一点,又马上狠狠地插进去,秋芳双手抓住自己的肥美双乳用力捏着,口中大叫一声∶“我的亲爷啊!可死我了!”说罢,她全身浪肉轻颤,从子宫深处喷出了浓烈的阴精,冲在塞住花心的龟头上,让大龙十分的受用。
秋芳也感到十分的舒服,因为淫水和阴精被堵在肉穴里面,暖洋洋的感觉,这是平常不曾尝到的。当接下来就让她难过了,越来越多的淫水阴精让她感到自己的小腹开始变得胀胀的,而且大龙并没有停下来,他还在浅抽深插,没几下就让秋芳哀叫连连了,她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被插碎了,捣碎了。
夏芳连忙将大龙拉过来,随着他的巨棒拔出来,秋芳的肉洞里阵阵浪水喷涌而出,这一次的交媾就抵得上平时的五、六次,原来大龙虽然已经被人下了“天魔之欲”,但他平素练的“紫府阴阳秘功”自动发挥作用了。
这一点,连大龙也不知道,他平日里和女人交合都是互济的,也就是有意识的运用采补之术,可现在他是在淫欲大炽的情况下,根本不知道控制秘功的运用。
大龙的肉棒一插进夏芳那湿淋淋的肉穴,夏芳就马上发出满足的呻吟,那种充实感委实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她拼命的耸动肥臀,让那粗大的肉棒在肉洞里做着让自己心魂飘荡的抽插。
她这时才深刻体会到什麽叫作死去活来,肉穴里又酸又痒,百味杂陈,让她全身的浪肉都在发颤。她将丰满的肥乳紧贴着大龙的胸膛着力磨,两条腿夹紧他的虎腰,丰臀狂摇,蛇腰猛摆,口中发疯般的浪叫。肥美的阴户里响声一片,随着肉棒的进出,淫水四下飞溅。
大龙每一下都把肉棒提到洞口,然後再全根插入,直抵花心,弄得夏芳哭一阵、笑一阵。到了後来,竟然连哼也不哼了,媚眼紧闭瘫在那里,好似死了一般。
抽插了五百馀下之後,夏芳似回光返照般的挺身乱扭一阵,狂号一声∶“死了,死了!”一股热滑黏腻的阴精迸泄而出,被大龙吸个正着。
淫兴若狂的大龙又狠狠地抽送了四百馀下,插得下面的阴户里唧唧乱响,再看夏芳,早已两眼翻白,动也不动了,只有阴户里一股一股的阴精不断涌出,让大龙吸个饱。
看到大龙的神勇,刚回过气来的秋芳是又喜又怕,连忙接替上去。一时间房间里被“天魔之欲”的淫欲结界所催动的三人陷入了疯狂的交媾之中,但对於两女来说,虽然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可连续不断的高潮泄身让她们付出了浑身的精气血,她们知道再这样下去有可能会死的,但是却就是舍不得停止。
************
“公主,大事不好啦!”小春猛的推开了房门,冲到公主的面前。
公主瞪了一眼小春∶“何事这麽惊慌?难道说他们死了吗?”
“不是!”小春俏脸羞红,嚅嚅而道∶“克里夫少爷已经安静下来了,可是┅┅可是那个大龙大人却还在┅┅”说到这里,她已是羞不可抑,再也说不下去了。毕竟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太过於羞耻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的。
“那又怎麽样呢?那个好色的家伙就让他多消耗点,明天决斗时他体力不如克里夫,不是正合你们的心意吗?”公主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满不在乎地说道。
“不是啦!”小春轻跺玉足∶“那个家伙看起来精神十足,倒是那两个女人不行了,小秋说这样下去,可能会出人命了!她现在正在那里盯着。”
“不会吧?”公主不信地站起来∶“走,我们去看看!”她的原意是想让两个人在决斗时都因为消耗太多的体力,无法使出精妙的招式,从而将一场正式的决斗变成蛮夫的打架斗殴。一想到那些被请来的名家高手目瞪口呆的样子,她就乐个不停。如果这时闹出人命的话,那明天就没有好戏可看了,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刚走到大龙的房间门口,就听到从里面传来小秋的哭泣悲号,小春姐妹连心,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蓦的一声惊叫∶“啊!妹妹┅┅”公主也随後跟了进去,一看到房间的情况,她不禁也大吃一惊。
只见大床上两女裸体横陈,脸色苍白,但嘴角却含着极度满足的笑意,两腿大开,粉胯玉股间一片狼藉,流出的爱液阴精将床单弄得湿湿的,显然是在极乐之中昏过去的。而大龙正将衣衫凌乱的小秋按在桌子上,从後面猛烈地干着可怜的少女幼嫩的阴户,地上散布着从小秋身上扯下的破布碎条。
小秋的轻绸裤子早已被撕扯成一条条的,根本起不了遮蔽的作用,雪白如玉嫩滑如脂的少女香臀完全暴露出来,上面有丝丝的红痕,那粗大紫红的肉棒正不停地在屁股沟进出,血丝随之流出,顺着白皙的大腿慢慢淌下来。
小秋无助地扭动娇躯,口中又哭又喊,两条粉嫩滑腻的玉腿不住的颤抖着,显出主人的痛苦和无奈。小春在旁边又捶又打又叫,想把大龙拉开。
由於是公主事先吩咐过,那些侍卫就算听见了也不敢过来,生怕惹恼了刁蛮的公主,到那时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这里闹得这麽凶,也没人在意。
看小春要将大龙点倒,公主一把将她推开了∶“让他干一下又不会死的,你想干什麽?如果不让他发泄出来,明天就看不到好戏了。”
对於公主来说,眼前的场面倒也见过不少,她的哥哥们也经常会干些出格的事,而她那一身超人的功夫又让她可以看到他们本来不想让别人看的事,所以小小年纪,她就知道了许多东西。而一个侍女被弄了就弄了吧,虽然是自己最喜爱的侍女,但终究是下人,这也不能怪她,从小的教育,阶级的差别,都让她自然而然产生这种想法。
“待会儿他如果还没有发泄出来,那你就接上去吧!”公主指了指在小秋的身後不住肆虐的大龙,毫不在意地对眼含泪水的小春说道。
正在後悔不该让妹妹留在这里的小春听到主人的话,芳心一阵下沉,强忍住悲愤之情,她还要恭敬地应道∶“是!”
看着痛苦的妹妹,小春心中暗惊,不禁庆幸受到男人奸淫的不是自己,一想到这里,她不禁暗自责备自己∶‘你这麽可以有这种想法?对妹妹太无情了!’
原来心地善良的小秋看到两女被大龙干得死去活来,气若游丝,想进来制住大龙。结果是送羊入狼口,被淫性大发的大龙一把抓住,二下三下就破了她的处女身。少女刚发育完全的幼嫩细柔的阴道是如此的紧窄狭小,每次进入都带给他强烈的快感,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而可怜的小秋却是如受酷刑一般,肉棒的插入就像是用钝刀挖剜自己柔嫩的私处,带给她莫大的痛苦,她恨不得马上昏过去,但偏偏这种疼痛让她越发清晰地感受到肉棒在阴道里的摩擦,而龟头与敏感花心的摩擦又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酸痒麻感觉,让她不知道究竟是该叫什麽好。
终於在一阵猛烈的抽动後,大龙虎吼一声,将肉棒尽根插入小秋紧窄的小穴里,龟头打在幼嫩的花心上,让小秋感到下身又痛又麻又酸。在小秋的悲鸣声中,被嫩肉粘膜紧紧包住火热肉棒不住跳动,一股股的浓浊阳精灌进了少女幼嫩的子宫里,那种烫热的冲击,让小秋不禁仰头发出悲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