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医治皇上的病

曹少钦的府上,曹九仁正和孙太医商量事情。
曹九仁:「多亏了孙太医的药,不然,皇后怎么会出这么大的丑呢?」孙太医:「只是,你们竟然勾结外敌,使赵老将军战死,更导致边关失守,这么做也太过份了吧。」说着,面色一沉,脸上如罩寒霜。
曹九仁连忙下跪,「世伯,这都是曹少钦的主意,小侄也不得不听从呀。」孙太医点点头,面色缓和了,说:「如今曹少钦和李娘娘联手,这后宫自己是李娘娘的了,而曹少钦,想当然也更得皇上宠爱了。」曹九仁摇了摇头,「这倒不是,如今李娘娘一当皇后便不再把曹少钦放在眼里,昨天他还生气了呢?本来,如要不是双方配合,皇后也扳不倒,但现在的情况却是双方把对方视为眼中钉了。」
曹九仁所说不假,当初,是彩云给皇后下了淫药,这才让皇后失德,当然最厉害的便是那晚燕窝中的药了。彩云本来是皇后的宫女,但因为不满意皇后的飞扬跋扈,才转投西宫李娘娘。就在那天晚上,曹少钦早已经和西宫李娘娘商量好了,要让皇后在皇上和众大臣面前出丑,于是,曹少钦约好了各位大人,当然也有李娘娘的父亲李尚书,一齐在宫门前候着,而西宫李娘娘也约好了其它各位娘娘,准备求见皇上。
当皇后终于受不了,觉得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替代男人的阳具,竟然看到了太子的手,彩云觉得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了,便一边亲自向西宫李娘娘报告,一边找了个太监,让太监请曹少钦和各位大人进宫。
大家算好了时间,准备让皇上当着大家的面,看到母仪天下的皇后淫荡的一面,如果当时只是各位妃子看到,皇上也不会如何不好意思,现在,则是连各位大人都看到了,皇上不能不给个说法了。而就是皇上真的不给说法,皇后这个样子在后宫也是抬不起头来了。
不过,曹少钦也担心赵老将军会为女儿报仇,所以,便联合了李尚书,吩咐赵老将军的副将郝将军,让郝将军把情报给了敌军,结果,赵老将军想不战死也不行了。赵老将军本来是位高权重,并不如何把皇上放在眼里,所以这回战死,皇上不但没有伤心,反而有些高兴,反正中原人多的是,总会有人夺回边关的。
不过,曹少钦和李娘娘并不和睦,皇后进入冷宫后,李娘娘理所当然的成了东宫皇后,他的父亲李尚书又和王丞相交好,又如何会把曹少钦放在眼里呢?
「看来,这对你来说,倒也是个机会呀。如果你能让他们两败俱伤,那么,你就能报仇了。」孙太医笑着说。
「其实我也有个计划,但还少不少世伯的帮助呀。」曹九仁把嘴凑到孙太医耳边,说出了复仇的计划来。
「看来小明和段忠倒是一片忠心,我这个老头子无儿无女,就当为老友帮个忙,也就是了。」孙太医说完,又说:「皇上的性能力我会想法子让他慢慢恢复的。你的事,也要安排好才行,不要让曹少钦看出破绽来才好。」之后便转身离开。
孙太医走后,曹九仁便去看望曹少钦,贾廷连忙对他说,「公公正在生气,你可要小心些才行呀。」看来,贾廷对他倒也挺关心的,而曹九仁想到要实现自己的计划,也是非得借重贾廷不可,所以,有机会还是得拉拢他。便取出五十两银子来,递到贾廷手中。
贾廷推辞了一回,终于收下了。而曹九仁一进门,便见曹少钦坐在太师椅上生闷气。「怎么这小蹄子就不把本宫放在眼中呢?真是反了她了!」「公公,毕竟这李娘娘不是您的女儿,当然不能要求人家怎样怎样了。除非是您自己的亲人当了皇后才行呀。」曹九仁劝说他。
「只是,本宫想要女儿也没有呀。」曹少钦已经知道了曹九仁的意思,却还是装糊涂。
「爹,您不是有个儿子了吗?有了儿子,当然也能有女儿呀。」曹九仁笑站说。
「哦?这倒不错,即使当不了皇后,至少,也能打击一下这个小蹄子的气焰吧。我倒想看看自己有个什么样的女儿呢。」曹少钦对眼前这个儿子可以说是极其的信赖了。
放下曹少钦这边不说,咱们看看皇上和皇后吧,不然,光干巴巴的叙述,没点提神的东西,文章也就没有人看了,是不?
此时,离赵后出丑已经过了十多天了,赵后早就被打入冷宫了,而太子也因为这事而暂时被废了。李娘娘成了东宫皇后,不过李皇后却并不满足,她的位子还不算稳固,除非能生个太子,不然,皇上只有太子这一个儿子,早晚皇位要传给被废的太子,那么到时,赵后成了皇太后,自己则什么也不是了。
至于皇上,全因为后宫不能无主,才理所当然的让李娘娘做了东宫皇后,出了这样的丑事,也让皇上没有性致,整天只是喝酒,无形中,曹少钦和曹九仁对皇上已经不再是那么重要了。
皇后有心要除掉曹少钦,毕竟他是知道自己秘密的人。现在,当然要把握机会了。现在的皇上正独自一个在大殿上醉沉沉地睡着,毕竟已经快晚上了,除了几个太监外,倒没有人在这儿。
李皇后摒退了太监们,走到皇上身前,轻轻的褪去了他的衣物,之后扶他坐在龙椅之上,自己则跪在龙椅前,用白洁娇嫩的玉手抚摸皇上的龙根。皇上的龙根在皇后玉手的抚摸下,开始时没有什么反应,但皇后并不死心,继续努力。
有句话叫「后天不负苦心人」,皇后的努力终于有了收获,半个时辰后,皇上终于感到了异样,酒也差不多醒了,睁来眼来,看到了皇后,问:「婉如,你在做什么?」
婉如正是李娘娘的名字,她连忙说:「虽然皇上龙体欠安,但婉如还是希望能给皇上快乐。」此时,在她的抚摸下,皇上的龙根也渐渐的变粗了,但还是很软。
「啊,不错!你不愧为皇后,知道朕的心思,好,用点力,就这样,轻轻的来,不要太快。」皇上虽然有些心伤赵后,但在快感面前,还是先享受再说。
有了皇上的赞许,李皇后的胆子大了起来,娇声说:「只要皇上高兴,婉如做什么也愿意,只是婉如不能给皇上生个龙子,真是遗憾呀。」虽然说是遗憾,但声音还是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唉,只怪朕不爱惜龙体,苦了你了,如果你真的想为朕生个龙子,朕已经知道你的心了,不过,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皇上轻叹了一口气,立时兴味索然。
「皇上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婉如还是先让皇上高兴吧。」说着把手松开,接着,小口一张,同时把头低下,竟然把皇上的龙根给含到了口中。皇上虽然已经不能人道,阴茎再也硬不起来,但他生性风流,好色成性,也曾学过一些房中之术,阴茎倒也不小,足有四寸,龟头也几乎有个鸡蛋大了,更多精彩小说就在李皇后的小嘴被撑得几乎变了形,所幸阴茎不硬,不然,只怕小嘴非被撑坏了不可。
看着李皇后那么拼命的把龙根往自己的嘴里塞,皇上也有些感动了。他的阴茎因为不能变硬,已经很久没有进入女人的阴道,因为现在也是极为的敏感,如今,他只觉自己的阴茎进入了一个温暖而又紧窄的所在,原来失去的快感,如今又找了回来。
皇后虽然觉得嘴被撑得难受,但她却立志要把皇上的阳精给吸出来,说是为了让皇上高兴是一方面,她也有自己的打算,便是希望能借此机会给皇上生个龙种,至于怎么生,很快大家就会看到了。
皇后不顾嘴的感觉,把舌头轻轻地在皇上的龟头上扫来扫去,时不时的用舌尖顶着皇上龟头的马眼,或者把阴茎吞吐着,用嘴唇来勒皇上龟头后面的冠状沟部位。她可是花了大心思了,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一个妓女口中知道了采取男人阳精的种种技巧,如今一一的施展出来,皇上当然是乐上了天。
其实也没有用多长时间,皇上就已经受不了了,大叫着:「婉如,你的小嘴比小穴还要强的多呢?朕快要受不了,对用力的吸呀,用力的吸,好,好爽。」他只觉得龟头一阵发麻,竟然真的把一大股浓浓的龙精给射了出来。
自从他不能人道后,便多靠着看一些色情的表演来挑逗自己,同时用手淫的方法射精,所以,精子的储备并不少,而在久违的刺激到来之后,他终于射出来了,而且是比正常性交的射精多几倍的量,至少是当初射精量的三倍。
皇后强忍着要呕吐的感觉,把那些阳精全部接在了嘴中,却没有咽下,而是端起一个空的茶杯,把这些阳精吐进了茶杯中,竟然有半茶杯之多。皇后现在的脸也有些红了,毕竟,能弄得皇上在自己嘴里射精,便是想不动情也不容易呀。
「婉如,你真厉害,朕真是离不开你了。」皇上刚刚射精,有些累了,说话也有点喘了。这倒不是皇上太弱,连射一次精都会累得不轻,实在是因为高潮来得太强烈了。
「皇上,婉如说过,想向皇上要个龙子,其实龙子不就在这里面吗?」李皇后端起那个装了半杯阳精的茶杯说。
「不错,只是,现在已经射出来了,难道你打算把它弄到你那里面去?」皇上说到这儿,又来了精神,双眼本来因为满足而没有精神,现在又开始放光了。
「只要皇上高兴,只要能为皇上生个龙子,婉如什么也不怕。」李皇后说着从身上取出一个粗大的角先生来,说:「皇上,还要请皇上帮个忙呀。」「我当然会了,放心,就让朕用这个伺候你吧。」皇上说着,拿起那个粗大的角先生,这个角先生足有五寸长,鸡蛋那么粗,也算得上是大号的了,李皇后并非阴道特别宽大的人,要自慰也用不了这么大的东西。或许,她用这个东西另有用处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