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王

第二天林萍被送到了医务室,女校医恭子正对她进行治疗,但是林萍一直瞪大了双眼直喊∶「不┅┅让我去找我的王子,他终於来接我了┅┅」并且一直挣扎着要起床离开,恭子不得已只有替她注射镇静剂,林萍再呢喃道∶「我的王子┅┅已经┅┅灰姑娘┅┅」越说越小声,不久就沉沉睡去了。
恭子对在一旁的良子说道∶「良子老师,这孩子我会照顾的,你就先出去吧。」「好的,那就麻烦你了,恭子医生。」良子说完就退出了医务室,在门外看见了孔雀与亚修拉站在那儿,她由亚修拉知道了昨夜发生的事,觉得有必要与孔雀和亚修拉谈一谈,就对二人说道∶「两位请随我到会客室谈谈。」三人进入会议室坐下后,良子先开口说道∶「亚修拉一早就告诉我昨夜你们与林萍遇到的怪事了,老实说我并不相信,尤其是说本校有妖怪存在,这话要传出去,那更是会对本校师生造成非常大的困扰。想必是小孩子爱幻想,才会把恶梦中见到怪事误认为是现实里的事吧,尤其是像林萍这个年纪的少女,常常会幻想自己是童话中的灰姑娘与英俊的王子结婚┅┅所以才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这个阶段的感情与想像力是特别丰富的。」亚修拉不服气的大声反驳道∶「我没有做恶梦,而且┅┅林萍不是这样的。」孔雀伸手在她的肩上拍了拍,阻止她再说下去。
孔雀接口道∶「良子老师,你听说过尸解仙的事吗?」「尸解仙?」「是的,那就是一种闯入女子的身心,操纵他人肉体的一种邪恶妖怪,这是再不想办法阻止就无法挽救了。」「甚么?你说┅┅甚么尸解仙?哈┅┅哈┅┅太可笑了!」良子听了孔雀的话不禁大笑起来。
「那孩子只是太会幻想罢了,我们不会不分轻重的,我要去巡逻宿舍,就先离开了。」说完良子就起身离开会客室了。
亚修拉生气道∶「哼!她根本不相信我们的话。」孔雀思考了一下说道∶「亚修拉┅┅」「嗯?」「我需要你的协助,好不好?」「嗯!」
「我想已经有好几个女孩子和林萍一样了,除了林萍被我们及时救回外,其他的女孩子都变成尸解仙的饵食了。侵入女子们的梦想,食夺她们的身心,贯输邪恶的意志┅┅尸解仙┅┅我决不饶你!」又过了几天,亚修拉在这些天中,到处由同学口中打听到一些消息,她在晚上的自由时间由宿舍大楼打电话回寺庙中找孔雀∶「我是亚修拉,孔雀呢?」「他刚出去┅┅」话筒那端传来一阵老人的说话声音最快
「不在!」
「孔雀在半个小时前出去了,我看八成又是去打电动玩具了。」亚修拉着急道∶「这个时候还┅┅慈空爷爷,请转告孔雀,我在这儿得到一些消息,结果是被他料中了┅┅已经有几个女学生在这个学期内莫明奇妙的失踪,或是休学了。」她专心於讲电话,不知道楼上的良子正监视着亚修拉的一举一动。
良子正看着楼下亚修拉的动作与对话,突然她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道∶「怎么样?」「嗯┅┅孔雀这个人不简单,连亚修拉这个小丫头也很麻烦。」「嘿┅┅那个和尚果然厉害,连我的座车都毁了!」良子突然全身一震,她上衣的钮扣一个个自动解开了,良子羞红了脸却不加阻止,反而双手撑在楼边的栏杆扶手上,丰满的臀部高高翘了起来。上衣钮扣脱开后,没有风她的上衣竟然由两边分开去,就像被人拉开一样,跟着粉红色的胸罩也被那双看不见的手给扯脱下来,一对丰满的乳房立刻弹跳出来。良子似乎非常欣赏这种侵犯方式,高兴得微笑起来,半眯着美眸任由双乳裸露着。短裙也被撩了起来,露出白色的内裤与性感的吊带袜。
当一阵风吹过,良子感到胯间凉飕飕的,更有一番激情的滋味。
接着在她的双乳与内裤上都出现了指印与被压的痕迹,彷佛有个看不见的人在玩弄着良子的身体,她也十分欢迎似的毫不反抗,不久连内裤也被拉到大腿上,蜜穴都露了出来,还看得见内裤因为蜜穴的刺激而湿了一大片。一个淡淡的人影出现在她的背后,他双手由后面握住她高耸的胸脯,并且轻摸她的乳房,双手不断在她乳房上徘徊,时而搓揉,时而画圈,更不时刺激着粉红色的乳尖。良子沉醉在爱抚中,口里也发出∶「唷!唷!┅┅」的声音,还好这时亚修拉已经离开了,否则良子这样的呻吟声一定会被发现。
那人影把一只手滑过她平滑的小腹进入她的胯间缓缓掏摸挑逗着,手指在她的蜜穴边轻揉拨弄,良子又是全身一颤,滚热的蜜汁如泉水般涌了出来,那声音道∶「嘿┅┅都湿透了!」良子回头喘道∶「美童公子┅┅啊┅┅好舒服啊┅┅能被美童公子玩弄,真是美妙┅┅太幸福了。」原来这丽得学园的妖怪°°尸解仙就是叫美童。美童挺起了肉具缓缓插入了良子的蜜穴内抽刺起来,她也兴奋得挺动蛮腰配合着。剧烈的动作使得良子的丰满乳房也前后晃动不已,娇躯香汗淋漓闪耀着一片淫靡的光辉最快


「这个孔雀与亚修拉你有何对策呢?」
「啊┅┅啊┅┅那小丫头┅┅啊┅┅就交给美童公子处置了┅┅啊┅┅至於孔雀他┅┅啊┅┅再┅┅用力一点┅┅美童公子┅┅在用力的插我┅┅好舒服┅┅」「嗯┅┅他再厉害总也是人,是人就一定会有弱点的。」「啊┅┅美童公子┅┅孔雀的┅┅啊┅┅弱点?」「放心,我已经想好对付他的法子了,只是这些人怎么会来这儿呢?」「啊┅┅啊┅┅我知道了┅┅这都是┅┅那个可恶的女校医┅┅啊┅┅恭子┅┅美童公子┅┅啊┅┅」她话说到一半,就因为美童强力的抽插动作而呻吟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美童一边淫媾着良子的身体,一边想如何教训一下那位女校医。
恭子其实早就发觉丽得学园内的气分超出寻常了,起初只是两三位女学生身体不适,恭子诊断以为是贫血造成的体力透支,但是过一阵子开始有女学生失踪,学校方面总是以转学或退学等等的说法来搪塞过去。恭子本来也不相信是妖怪做祟,但是有一天晚上亲眼见到那辆神秘马车出现载走了一位女学生,从此以后那位女学生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恭子这才不得不信,私下请人拜托密教高僧慈空大师来解决丽得学园的怪事,怎想到慈空大师没来,竟派了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
良子也是在与恭子闲聊当中,知道是恭子通知和尚来校园调察的事。因此美童才损失了座驾与仆从,他对这位孔雀有了戒心,正巧良子又说给美童知晓恭子的事,美童就决定要对这位女校医好好惩戒一番┅┅恭子照顾着林萍,渐渐她不再这么恍惚失神了,只是浑身还没甚么力气,恭子就让林萍回宿舍寝室休养。傍晚下课后恭子也离开医务室回去自己的寝室休息,忙了一天她要先进浴室洗澡后再用餐。恭子脱下了衣衫、胸罩与内裤,露出了美丽姣好的身段,走进浴室淋浴,打开水龙头,透过热水的冲洗,来洗脱一天所产生的疲累。这个时后一阵阵的雾气由浴室门缝钻了进来,恭子用莲蓬头的水柱冲洗着大腿深处,突然觉得有一股奇妙的搔痒感得
「啊?!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她虽然觉得有些羞耻,但是却反而将水柱对准胯间冲激着,水压对桃花源的刺激产生一阵阵美妙的感觉,恭子的身体就会像被点燃似的燥热起来。水不但灭不了这股欲火,反更助长火势。
她忍不住发出哼声∶「啊┅┅怎么会这样?我┅┅我变得┅┅啊!好香啊┅┅那来的香味┅┅真好闻┅┅身体变得好敏感唷┅┅」钻进浴室的雾气混合了大片的媚魂香,恭子吸入体内渐渐也有了意想不到的快感,缓缓从下腹部涌出。
「不能在这种地方┅┅可是我┅┅啊┅┅好热┅┅好舒服┅┅」恭子勉强将莲蓬头的方向改变,但她还是无法克制胯间的甜美感所带来的诱惑,一手握住莲蓬头冲洗着胸脯,柔软又有弹性的乳房随着水柱的冲激不断改变形状,接着一只脚踩在浴室里较高的部份,另一手不知不觉的伸进胯下抚摸着已经湿透的蜜穴。
恭子用水柱慢慢画着圆圈,让水柱打在高耸的乳房上,就像被情人爱抚一般的甜美感钻进心里。另一只手的手抚摸她自己的蜜穴周围,渐渐触及敏感的阴核,快要忍不住了,从身体内部产生甜美的快感,使她开始不停扭动软绵绵的臀部屁股。
「唔┅┅好舒服┅┅」她用水柱对准乳房的最高点,似乎觉得不这样做美感就会消失,下体的搔痒感越来越强,忍不住将一只手指沉入了蜜穴,因为有大量蜜汁的润滑,毫无困难的就整只滑进去了。
「我怎么会这样┅┅啊┅┅不能这样┅┅」内心虽然这样想,但是手指在湿淋淋的蜜穴与花瓣上,手指开始内外上下慢慢摩擦,到这种程度以后,就没有办法停止了。恭子体内的原始欲望已完全被唤醒,手中的莲蓬头也抓不住而落到地面,她脑中只有如何获得快乐的想法,乳房与下体的美妙骚麻感使她已经无力站稳,后背靠在墙上支撑身体。一手握住丰满的乳房,梦呓般地叫着,一边玩弄乳头,把硬起来的乳头夹在手指间揉搓,她的呼吸随之更为急促,同时皱起眉头。
全身都在为追求快乐而颤动。
「哦┅┅啊┅┅」甜美的冲击感使身体颤抖,忍不住弯下身体。一只手指不断在夹紧的蜜穴中搅动,另一根手指挑动着阴核,上下多重的刺激,使得恭子全身浸在欢乐的喜悦中。
「啊!要泄了!」迅速到来的高潮感,始她紧缩臀部的肌肉,全身开始颤抖,刹那间,脑海里形成一片空白,但这一次只是轻度的高潮,一股滚热的蜜汁涌出了蜜穴,她正喘着气回味着方才的激情,双手兀自舍不得离开湿淋淋的躯体,手指也还留在蜜穴内舍不得抽出来。
突然浴室内的灯熄灭了,恭子这才回过神来,先关上了莲蓬头,披上浴袍再伸手扳了扳开关,那灯还是不亮。
「咦?灯坏掉了,先出去穿上衣服再换上新灯泡吧。」她握住门把要开门出去,但发现门已经打不开了,同时黑暗的浴室内也冷了起来,四周有一声声类似野兽的喘气声。恭子开始害怕起来,双手用力握住门把拼命转动拉扯得


黑暗中数十条肉具飞袭向恭子,她只隐隐约约的觉得有异物冲向自己,一下子肉具卷住披在恭子身上的浴袍扯了开去。恭子大吃一惊不知道有甚么东西拉扯开她身上仅有的衣物,她怕得双手交插掩住胸部,退到墙角叫道∶「是┅┅是谁?
不┅┅不要开玩笑了┅┅」肉具不久又追上恭子的娇躯,将她的双手双脚卷住向外拉开,恭子又羞又惊拼命用力抵抗,但是不论她如何扭动挣扎,肉具仍然慢慢地将她的四肢拉开成大字形,双乳与下体毫无保留地坦露出来。
恭子在一片漆黑中只有感觉到许多黏湿的肉具,听见类似野兽的低吼声,这绝对不会是人类┅┅「救命啊┅┅救命啊!」恭子一想到是妖怪就吓得大叫。黑暗中肉具快速而准确地插入了恭子的口中搅动不已,使她的呼救声化成为一连串无意义的低吟。接着肉具缠绕住她丰满的乳房并用力收紧,其他的肉具就不断地轻触她的耳根、脖子、乳尖等等敏感的位置,最后一条肉具毫不留情地捅入了她的蜜穴内。
「咕!滋噗┅┅」先前高潮中分泌了许多的蜜汁正巧变成了美妙的润滑剂,肉具深深插入了她蜜穴内,恭子一阵疼痛全身发颤。这时媚魂香又不断地飘了过来,再加上身上数十条的肉具不断的弓虽奸动作,使得恭子体内已经熄灭的欲火又被撩起来了。
恭子心中明明十分清醒,被妖怪强暴自己应该是会感到恐惧与羞耻,但是现在肉体不断传来阵阵喜悦的快感,尤其是在蜜穴里的那条肉具,强烈的抽刺动作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激与欢乐,小腹内灼热酸麻。她在这两种极端情绪的刺激下流泪呻吟,因为胯间肉具剧烈的动作,连带着全身起伏不已,丰满的乳房也因而上下晃动,肉具的前端不断揉捏她那不知何时又变得硬挺的粉红色乳尖得
肉具继续无情地摧残着她的娇躯,恭子的呜咽呻吟声也渐渐地狂浪起来,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变成这样欢喜,蜜汁随着肉具的抽插不停地流出来,不由得沉浸在疯狂的情欲之中,欲仙欲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的快感已使她的羞耻心完全溶化,只知道满足於快感中。害羞与恐怖、嫌恶与屈辱中她浑身颤抖,这时身体却已被趐麻快感摆布,她半眯着眼享受肉具强暴带给她的强烈刺激,她滚热的蜜汁不断泄出,被肉具给吸收过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