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猎膜人

在s市有一个令所有年轻女性谈之色变的都市传说。传说有一个男人,白天
在街上选择年轻貌美的女性做目标,并尾随她们到住处。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
就会进入到住所,对女性实施侵犯,而被侵犯之后的女性都会忘记行凶者的一切,
能记住的只有自己曾经历过的一场无法忘记的性事。

「梅梅,你应该知道那只是一个传说,那会有人被强奸了还记不住凶手的一
切的?」

「兰兰,空穴不来风,做一个记者就要有刨根问底的精神。而且,我要是这
个月再没有写出像样的文章我就要被辞退了。」

「梅梅,那你也选一个安全一点的事件跟进啊。这个传说万一是真的,那我
们记者部的部花岂不是要把自己搭进去?」

「放心吧,兰兰。我姐姐可是警界之花武香兰,一般的黑道老大见到我还要
向我问好呢。而且,我也是和我姐姐学过几招防身术的,应付几个淫贼色魔还是
不成问题的。」

于是,武梅就开始着手点差这个都市传说中的神秘男子。然而,这也是她和
他姐姐人生的转折点。

武梅先是借着自己姐姐的关系,拿到了有关案件的卷宗,展开了调查。经过
对卷宗的比对,武梅发现这个色魔袭击的大多是身着黑丝,脚穿高跟鞋,梳着马
尾辫的年轻女性。为了引蛇出洞,武梅把自己打扮成上身白色连衣短裙,腿上穿
着黑丝长筒袜,脚上穿着一双红色高跟鞋,把头发梳成马尾状。化好妆之后,武
梅就开始在闹市区四处闲逛,企图引起色魔的注意。然而,一周过去了,什么事
情都没有发生。

「难道,那些卷宗都只是一些找不到凶手的强奸案?莫非这个都市传说中的
色魔本身就不存在?」

武梅感到十分沮丧,既因为自己这一周的时间全浪费了,也因为距离月底已
经只剩3天了,自己距离卷铺盖走人也只有三天了。要是三天写不出稿子,那武
梅就肯定要被报社辞退了。

「莫非,我真就要依靠姐姐的人脉才能活下去吗?算了,还是先回家洗个澡,
整理一下思绪,然后再另做打算吧。」

想到这,武梅停下了持续一周的勾引行动,挥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师傅,到世纪家园」

这位出租车师傅似乎不像其他司机那么健谈,他只是点了一下头,提醒武梅
系上安全带,然后就一言不发的把车开了起来。

似乎是神经连续紧绷了一周,现在一把神经放松,武梅就感觉十分疲惫。于
是武梅就把头靠在车窗上,把眼睛闭上。不一会,武梅就进入了梦想。

当武梅再次把眼睛睁开时,她发现自己像平常一样躺在卧室的床上。似乎感
觉自己的头发略有些凌乱,有些头发挡住了眼睛令她十分不舒服,武梅下意识的
就想伸手去拨弄头发。然而武梅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手无法动弹,惊讶之余武梅又
尝试着挪动自己的腿脚,却发现自己的腿也是无法动弹。陷入恐慌的武梅想要尖
叫,却发现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嘴里好像塞着什么东西,令
自己的嘴被堵着。

「听说你想见我,所以我就来了,怎么样,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你喜欢吗?」

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突然响起。

此时武梅已经陷入了恐慌。按照她的计划应该是她在家里设置好了报警器,
等她回家启动之后色魔要是想闯入就会被发现,进而被她抓获。却不料色魔竟然
在她回家的路上就对她发起了袭击。

「是不是很好奇自己为什么发不出声音?这就要归功于我的得意之作了。」

说着,男子拿出两个类似耳塞的东西说道:「这个看似耳塞的东西塞到你的
鼻子里面之后并不会影响你呼吸,却会让你被堵住嘴之后的呜呜声都无法传出去,
是不是很神奇呢?」

听到这句话之后,似乎是为了验证色魔的话,武梅不停地呻吟,但只是有气
流不停地从鼻腔呼出而已。

「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你要找的人。我叫花孤城,也就是那个都市传说的
始作俑者。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女性都会去当做目标的。首先,我只上处女。要不
是你还是一个处女,你即使在我面前搔首弄姿一年我也不会来找你的。」

一边说着,花孤城一遍拿出一双材质特殊的手套戴上。当戴上手套的手抚摸
到武梅的身体时,武梅不仅双目远征,皓首微微向后仰去。

「喜欢这种感觉吗?这是用长白山上的白狐皮泡上特殊药物制作而成的,摸
到女性的身体上会给你带来瘙痒以及十足的快感,这也是我的得意之作。」

说着,男子继续对全身赤裸的武梅上下其手,从足底到小腿,再到大腿内侧。

时而紧密,时而舒缓的抚摸使武梅被一阵阵快感的浪潮淹没。只见武梅脸色
通红,口水不断的从嘴角留下,皓首后仰,腰部抬起,被缚住的手脚不停地扭动
着,似乎在极力的忍受这什么。

接下来,男子并没有急着更进一步,反而必过私处,进而在武梅的腰腹处开
始揉弄。虽然随着受刺激部位逐渐远离私处,但这种即将被推到高潮缺突然停下
来的感觉令武梅十分的难受。

接着,男子又拿出一管泡沫,并把泡沫涂抹在武梅的私处。武梅一开始并没
有反应归来花孤城要干什么。但随后,她就紧张了起来。因为她发现花孤城拿出
了一把剃刀开始剔除她的阴毛。虽然感觉十分羞耻,但由于担心剃刀割伤皮肤,
武梅并不敢乱动。就这样,在武梅的「配合」下,她的阴毛被剃光了。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每一个我上过的女人我都会留下相应的标记。」一边
说着,花孤城拿出来了纹身工具,并在武梅的小腹上专心的工作。武梅为了不让
自己的羞耻部位被纹上纹身,就不停地挣扎。男子似乎早已料到这种情况,只见
他拿出一只注射器,把里面的药剂缓缓的推进武梅的身体,很快地,武梅就感觉
自己十分无力,并彻底的丧失了对肌肉的支配能力。

看到药剂生效,男子接着淫纹的绘制。很快一个复杂而优美的图案就出现在
了武梅的小腹上。

绘制完了淫纹,男子又用纹身工具在武梅的左脚脚底纹出了一个「66」。

「恭喜你,你将是我的第66个猎物。」

说着,男子拿出一瓶精油,并把精油倒在武梅的乳房,小腹,大腿处。然后
花孤城又戴上手套,把精油在武梅的乳房,引导,肛门处涂抹均匀。伴随着武梅
的阵阵娇喘,花孤城脱下自己的衣服,把早已膨胀的下体轻轻顶在武梅的私密处,
并时不时的向前轻轻撞击,但就是不进入。

早已经性欲高涨的武梅此时娇喘不断,媚眼如丝。这时花孤城突然把武梅嘴
里的口球取下,把她身上的绳索解开,并把一颗药丸放入武梅的口中。很快,武
梅的身体逐渐恢复了行动能力,但早已被欲望支配的武梅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反
抗的想法。只见武梅不断地哀求着花孤城,乞求他能赶快插入,好满足自己那淫
水不断的下身。

花孤城也早已欲火高涨,就顺势把下身一挺,将肉棒插入。

一开始,误梅感受到下身一阵剧痛,但随着花孤城逐渐的抽插,快感也随之
而来。逐渐的,武梅沉浸在了肉欲之中,双手环抱花孤城的脖子,双腿也夹在他
腰部。嘴里不停地发出着呻吟。

随着化古城的一阵喷射,武梅也感到下身一阵痉挛,喷射出来属于自己的那
一部分。

接下来,花孤城把武梅轻轻抱起,放到了椅子上,随后拿出一个耳机和VR
眼镜给武梅戴上。在VR眼镜里面预设好的程序开始发挥作用,很快的,武梅就
忘记了今晚发生的一切,只是记得今晚好像经历过一场十分愉悦的过程……

「妹妹,你真的想不起来了吗?」

「姐姐,我真的什么都记不住。我能想起来的只有那天晚上我十分的愉快,
我积累了20多年的欲望得到了发泄。但我真的记不起来到底是谁做的。」

从自己妹妹的家里走出去,武香兰十分的沮丧。姐妹二人从小相依为命,如
今妹妹惨遭毒手,武香兰决定要抓住罪犯,然后亲自报仇。所以她并没有上报组
织,而是一个人行动。

武香兰走到了路边,挥了挥手叫来了一辆出租车。

「到S市公安局。」

很快,武香兰也在车上睡了过去。当她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被倒吊在自己的
家里,双手下垂,大腿小腿在膝盖处被困到了一起,左脚脚踝被一道连接着天花
板的绳索捆绑着,右小腿自然的下垂,构成一幅绝美的画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