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拉和查尔斯(中东罩袍女孩被束腰绳索全包无助直到嫁人的日常)】(1-2)【翻译:夜林青】

作者:Shmabahamoha
翻译:夜林青
字数:8,405 字
                第一章
  贝拉和汤姆结婚17年后
  「生日快乐克拉拉。你和妈妈去卧室吧,这样她就能把你变成一位真正的女
士了,」克拉拉的父亲对她说道。克拉拉很兴奋。今天是她要成为一位真正的女
士的日子。她知道真正的女士都戴面纱,所以在她终于14岁后,克拉拉急切地想
要戴上属于自己的面纱,这将是她的第一次。她急切地想更像她的母亲贝拉。克
拉拉从记事起就一直穿着阿巴雅长袍(注:Abaya),10岁以后还要再戴上头巾,
过去4年,她露在外面展示给世界的只有双手和脸庞。她现在穿的长袍和头巾都是
朴素的黑色,看着母亲漂亮的黑色和橙黄色的长袍和头巾,克拉拉的眼里满是羡
慕。父母向她保证,从她开始戴面纱时起,她就会拥有漂亮的长袍和头巾了。今
天就是这个约定的日子。
  克拉拉走进卧室,母亲正在等她。母亲给她看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让她脱
掉衣服只穿内衣。当然了,作为一位正经的女士,她的母亲总是尽可能少地说话。
贝拉在她的卧室外面总是戴着口塞,出了家门她就绝不会说话(只要贝拉出门,
汤姆不管怎样都会陪着她),在家里也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开口。
  克拉拉按照母亲的要求坐了,脱下全部衣服只剩内衣。克拉拉的母亲递给他
一双黑色长筒袜。袜子漂亮而柔顺,把它一路拉到大腿根的感觉让克拉拉很享受。
接下来是用同样材质做的手套,克拉拉把手套一直往上拉,直到快抵到腋下。这
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再也不能直接接触物品了,而必须隔着一层面料。不过
需要她去习惯的感觉可不只触摸这一种。
  克拉拉的妈妈接下来递给她的是一件长袖上衣和一条及踝长裤。两件黑色的
衣物都很宽松,开口处有松紧带以确保它们都在该在的位置。克拉拉现在从脖子
以下都被黑色罩住了。不过等到妈妈递给她她新的长袍后就不是这样了。几周前,
克拉拉被问到想选哪个颜色来替代母亲黄色的阿巴雅长袍。她选了深紫色。妈妈
刚刚递给她的,正是条黑色和深紫色的。克拉拉怀着敬畏接过。阿巴雅长袍是那
么地漂亮。她花了一会儿去欣赏长袍,而后才穿上它。长袍像袋子一样宽松而下
垂,赏心悦目地笼罩了她的身体。她相信自己看上去一定很漂亮。她的母亲做出
一个手势引导她,她照做了,克拉拉的黑色头巾在边沿是紫色的,和她的长袍搭
配相得益彰。她把头巾在头上缠好。新头巾显然比她原来一直戴的纯黑的那条要
显得优雅得多。
  终于到了克拉拉接受专门为女人准备的物事的时候。首先是个口球。她以后
再也不会在她的房间之外说话了。她担心自己还能不能得体地交流,但是她又一
次安慰自己:母亲就可以完美地适应。她把口球放进嘴里,在脑后绑好,活动嘴
巴一番好让口球戴得舒服一点。
  「不怕。你会习惯。如我。」母亲在纸上写下几个字给她看。笔记写得很简
略,母亲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好使书写的过程更快一些。克拉拉期待自己现在也
能用同样的方法书写,而不仅仅是阅读。
  现在,最后一样东西,也就是尼卡布罩袍(注:Niqab)罩住了克拉拉的脸庞,
只露出她的双眼。还要有三层面纱(注:原文是Eye Veil,但译者觉没必要专门
把面纱在眼部的部分翻成眼纱)翻下来好遮住眼睛并缩小佩戴者的视野。面纱都
翻上去的时候,克拉拉的视野几乎不受妨碍。当妈妈翻下她的第一层面纱时,她
的视野缩小了一部分。
  「工作1层,」母亲写到,「休息2层。」
  母亲放下了克拉拉的第二层面纱。克拉拉的视野明显黯淡了,还有些模糊。
她可以断定现在她很难阅读了,但定位还行。她的家居服装穿完了,克拉拉和妈
妈回到了客厅,全家剩下的人都在那里。
  「你看上去很棒,克拉拉。」「很漂亮。」「真正的女士。」克拉拉收到了
来自家人的一圈赞美,绝大多数家人都对克拉拉的装扮印象深刻,但8岁的艾米丽
是个明显的例外。不过弟弟妹妹们的聊天很快转到了别的更一般的话题上,而后
克拉拉发现了口塞真正的作用。不能开口只能写字,克拉拉很难让自己加入到对
话之中。尤其4岁的路易莎和6岁的尼克还在学习认字,虽然12岁的马特和11岁的
雅各布愿意热心地去读克拉拉写给他们的内容。克拉拉还是很快发现她只能听着。
她现在明白了为何在多人对话的时候,母亲总是躲到一旁。
  「该去公园了,」汤姆停止了聊天,宣布道。「贝拉,麻烦帮克拉拉准备好。」
  母亲又带克拉拉回到卧室,布卡罩袍(注:Burqa)就放在床上。那是条漂亮
的布卡,有着和妆点了克拉拉的阿巴雅还有头巾的颜色一样的紫色。布卡上还有
用同样颜色织成的复杂的图案。
  「以后家外都穿它。」贝拉写到。贝拉从布卡下拿起一条腰带缠到克拉拉腰
间。腰带上有两个圆环,母亲把克拉拉的双手分别伸进去。克拉拉的双手就这样
被困住了,毫不用处地挂在身体两边。她可以扭动手臂,但是什么东西也抓不住。
贝拉随后放下了克拉拉的第三层面纱,使得克拉拉基本失明了。克拉拉可以在黑
暗中辨别光源,但是室内的灯光除了提供一个明暗对比以外并没有别的用处。
  贝拉随后拿起布卡戴到了克拉拉头上。巨大的衣物在她身周翻腾,克拉拉顿
时感到一种幽闭的恐惧。包围着她的东西使得温度慢慢上升。布卡在眼睛的位置
有一层网格,但是没穿布卡的人不会看到,在网格后面还有一层不透明的面料。
这一层剥夺了克拉拉最后的视觉。虽然她看不见自己,但她见过母亲外出时的样
子,她知道自己一定看上去就像一个形态不定的紫色幽灵。用「幽灵」形容克拉
拉感觉非常合适,因为她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与人沟通。
  一家人向公园走去,克拉拉由弟弟马特领着,她发现马特干这活很称职。户
外要明亮一点,但这是个典型的阴天,并不足以把克拉拉从失明中拯救出来:克
拉拉估计如果是晴天的话她大概能勉强视物。在公园(和平常一样,公园里只有
他们),克拉拉不能像以前那样和她的弟弟妹妹们四处疯跑了。相反,她不得不
坐在妈妈身旁,干听着她的弟弟妹妹们的叫声,却没有办法加入。
  到目前为止,克拉拉发现进入成年女性的道路十分艰难。她早知道她将不再
能说话,但她不曾料想到她与外界的隔绝竟一至如斯。她现在目不能视,只能依
赖别人来引导她。双手挂在身侧,她甚至不能打手势与人交流。被罩在一堆布料
下面,她都觉得自己像是快要不存在了一样。
  「这是布卡吗?」克拉拉的思绪被一个不熟悉的男声打断了。她要如何去回
应?
  「是的,是布卡。」父亲的回答打消了克拉拉关于自己要如何应声的忧虑。
  「我还不知道这里也有人穿布卡呢,」男声说道。
  「我的妻子和大女儿穿。穿黄色这件的是我妻子,紫色的是我女儿,」汤姆
回答道。汤姆和那个声音又聊了几句。克拉拉干听着,反正她也无事可做。那个
声音似乎对克拉拉很感兴趣,不过每当父亲被问到不想回答的问题而含糊其辞时,
克拉拉就自己笑笑。
  「为什么你的女儿只有一个穿布卡?」男孩问到,克拉拉听到他的名字叫查
尔斯。
  「等她们到14岁了也要穿布卡。今天是克拉拉的14岁生日,所以这是她第一
天穿布卡,」汤姆答道。
  「生日快乐,克拉拉。」克拉拉试着点头回应,但她不觉得有人能看到她在
面纱下做出的任何动作。
  「你今年多大了?」汤姆问道。
  「15岁,先生,」那个声音回答。
  15,那就只比我大1岁嘛,克拉拉想。他看上去对我们的面纱很感兴趣,丝毫
没有被吓到。而且他还祝我生日快乐了。
  贝拉和汤姆婚后19年
  「克拉拉,我已经发现我对你和你妈妈太纵容了,所以我们需要给你额外穿
上几样东西,以确保你能做一个有礼貌的淑女。你妈妈已经穿上了她的,她正在
卧室里准备好帮你穿上你的,」克拉拉的父亲威严地陈述。「快去吧查尔斯一会
儿就来。」
  克拉拉不喜欢这番话,穿更多的东西几乎一定意味着对她的拘束也更多。过
去两年她已经习惯了穿尼卡布罩袍还有经常穿布卡罩袍。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成
功地应对在家时只能通过笔记交流,以及外出时什么也看不见的状况了,特别是
这样对于一位女士来说才是得体的。但即便如此,她也并不想要更多的拘束。
  克拉拉决定专注于她父亲最后说的话。自从她生日那天在公园第一次见到查
尔斯起,后来又见了很多面,直到有一次查尔斯被邀请来家里。那是第一次克拉
拉可以自己看见查尔斯并同他讲话。克拉拉和查尔斯都很享受彼此间的交谈,两
人很快建立了友谊。而每当查尔斯来访,同他讲话也成了她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刻。
  当她进入卧室时,母亲已经在等她了。
  「脱衣。」贝拉写出指示。
  克拉拉遵令而行。贝拉拿出一件坚硬的服装,克拉拉认出那是一件束腰,贝
拉把它套到克拉拉腰上。束腰是黑色的,但边缘是克拉拉的紫色。从克拉拉乳房
下面一直延伸到臀部。束腰盖住了上衣,而裤子的上边也被暂时拉到了臀部以下。
贝拉收紧束腰,用力地压迫克拉拉的腰部。克拉拉想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拉得这
么紧,但她瞥向镜中的自己,她喜欢束腰带来的效果,可惜马上就要被遮盖住。
  贝拉给束腰带打上结,显然她很满意束腰的松紧。她又在克拉拉腰间扣上一
条紫色的皮带。
  「必须这么紧,」贝拉写到,同时做手势指着腰带正扣着的扣眼。看女儿理
解了,克拉拉把长裤上边再拉上去,裤子的腰部盖住束腰。而后她做手势要女儿
坐到床上,克拉拉照做了。坐下去后,克拉拉注意到了束腰的坚硬。她以前坐下
时总是有一点驼背,但现在不行了。哪怕是坐着,束腰也迫使她保持笔直。
  贝拉拿出一双紫色的高跟靴。克拉拉不确定靴子的跟有多高,但当母亲开始
给她穿上时,她知道这靴子有她受的了。她但愿可以慢一点走,以免摔伤。贝拉
一给她穿好,就要女儿站起来。束腰使克拉拉不再能轻易地起身,但她还是在第
二次尝试时做到了。
  「必须小心。多练习。」母亲建议道。
  一站起来,克拉拉立刻感到了高跟鞋的效果。她比以前高了,却没有以前站
得稳。贝拉帮她穿上阿巴雅,头巾和尼卡布也都回来了。又一次穿戴整齐后,克
拉拉试着走路,却吃了一惊:她之前还没注意到,两只靴子间有一条绳索相连。
这绳索确保她只能迈出淑女的小步子。
  回到客厅的短短几步路就让克拉拉呼吸困难了。束腰使她的肺不能大口吸气,
以致连普通的动作也变得费力。不过,当看到查尔斯到来后,她的精神为之一振。
她缓缓向他走去,两人拥抱在一起。
  「你穿的有些不一样,」他陈述道。克拉拉点头以示回应。查尔斯领着她到
桌子旁坐下。
  「很敏锐。我穿束腰。很紧,不好呼吸。」克拉拉一坐下就写道。继而仔细
地解释束腰和高跟鞋。
  「我必须要为你愿意穿上这么多束缚鼓掌。你的父母真真是要把你变成一个
出色的淑女,」克拉拉的解释一写完,查尔斯就说道。
  「谢々。我知我必束,但我需时间习惯。」克拉拉回答道。对话转到了更平
常的话题上。当再没什么话可说时,查尔斯就搂住他戴着面纱的朋友,而面纱下
的身体也用依偎作为回应。时间过得飞快,查尔斯该回家了。当克拉拉送他到房
门时,查尔斯知道克拉拉步伐上的拘束与呼吸的不便,贴心地调整了自己的步伐,
好使克拉拉可以轻易地跟上。他最后拥抱了克拉拉以示晚安。
  克拉拉回到客厅时若有所思。她的确感觉得到,高跟鞋和束腰迫使她的姿态
更加优雅而有女人味。束腰使她身姿笔直,不得懒散,同时通过限制呼吸让她不
能做任何不淑女的运动。她已经发觉现在即使是在家里走动对她来说也是很辛苦
的运动了。但是即便如此,查尔斯对她服装的赞美还是鼓励了她。在这件事情上,
查尔斯的鼓励让克拉拉觉得十分重要。
                第二章
  克拉拉习惯了束腰带给她的额外的拘束和总是气短的呼吸。她发现这阻止了
她过分用力,使她把更多的时间花在静坐上。她的高跟鞋加剧了这种趋势。高跟
鞋使她长时间站立时更不舒服,进一步鼓励她坐下不站起来。她已经适应了高跟
鞋还有连接鞋子的绳索,她的步伐很小,这样就不会使绳索绷紧害自己失去平衡
了。这样做的效果使她看上去在布卡和阿巴雅下面仿佛就不曾迈步,几乎产生了
一种她是在滑行的假象。
  克拉拉觉得这样的举止更得体也更有女人味。她的确感到自己举手投足更加
优雅了,相应的,她觉得自己也更加淑女了,即便束腰和高跟鞋使她的生活更加
艰难。查尔斯一直支持着她,看着她变成一个真正的淑女,查尔斯说他为她骄傲。
查尔斯是在他俩一同散步时这样告诉她的。
  查尔斯已经到了,要同克拉拉一起散步。克拉拉和妈妈迅速走进卧室,妈妈
帮克拉拉准备好外出。克拉拉把腰带戴到她穿着束腰的腰间,箍在阿巴雅外面,
贝拉将克拉拉的手腕系紧,克拉拉的双手被困在身体两侧毫无用处。贝拉而后放
下第三层也是最后一层面纱,使克拉拉只能看到一片朦胧的模糊。在贝拉将布卡
戴到克拉拉头顶,用一大片紫色遮盖住女儿的身体之后,克拉拉的着装总算完成
了。
  查尔斯今天来得很晚,当她带克拉拉出去时天已经黑了。虽然克拉拉已经习
惯了在视野受限的情况下由查尔斯带着,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晚上散步。她几
乎是本能地相信查尔斯的引领,但平常她至少还能区分光命和黑暗,那帮助她得
以避开大的障碍物。然而这一次,由于是晚上,路灯的亮度对她而言微不足道,
克拉拉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完全依赖于查尔斯的引导。
  这样完全地依赖于另一个人让克拉拉心有所感,她很享受查尔斯的臂膀搂着
她的感觉。反过来,能引领这样一位淑女的典范对查尔斯来说也是一种乐在其中
的特权。他开始期望所有的女士都这样打扮。脚上的高跟鞋让克拉拉一路都只能
踩着小碎步,但她缓慢的步伐并没有让查尔斯厌烦。身边沉默的女士从不与他交
流,绝大多数时间都不声不响也没有让查尔斯厌烦。
  走到半路,查尔斯带克拉拉到公园的一处长椅,两人挨着坐下。他一手搂着
克拉拉的肩膀,克拉拉于是依偎进查尔斯的怀里。查尔斯的另一只手隔着层层织
物面料找到了克拉拉的小手握住,随后开始低声对克拉拉说:
  「我爱你克拉拉。我希望有一天能取你,」他说。「当然不是现在,等我们
年龄足够大了。我爱层层面纱下的你,你正在成为一位真正的淑女,沉默、本分
而柔弱。我希望这一切继续,你的余生里都同我一起生活,当然是戴着面纱的。」
  在克拉拉有机会回应前,查尔斯拥抱了她而后扶她站起来,返程回克拉拉家。
克拉拉不知道,要是她有机会的话,她会如何回应。她的心里一团乱麻,她可以
在余生里做查尔斯带着面纱的妻子,她为这种可能性而兴奋。
  贝拉和汤姆婚后21年
  18岁生日过后不到一周,克拉拉就已经准备要结婚了。查尔斯从来不曾正式
地求婚过,但大家都认为他俩应该尽早成亲。克拉拉认定婚礼会是一个穿上她的
新拘束的好机会。其实从法律上来说他们并不是在这一天结婚的,克拉拉和查尔
斯已经在私下里完成了所有结婚的书面手续,因为办理那些手续要求克拉拉说话
(这对克拉拉已经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了,她很久没有在外人面前说话了)和
不受束缚地签字。今天的典礼只是仪式性的。
  克拉拉在她的屋子里,脱光了衣服只剩下黑色的内衣,已经穿好了长筒袜和
手套。袜子和手套同平常穿的没什么两样,并没有更厚也没有让她触摸东西时的
感觉更迟钝,接下来是她标准的布袋一样的宽松上衣。母亲随后把束腰套到她腰
间并且束得比平常更紧,紧到她以前都不知道还可以这么紧的程度。这使得她的
呼吸是那么受限,甚至让她怀疑自己还有没有能力走完婚礼的那条走廊。一条腰
带随后被戴到克拉拉腰部最细的位置上,就此固定死了束腰。
  随后克拉拉穿上了和平常一样的宽松长裤,但是贝拉往她脚上穿的靴子后跟
比平常更高。新靴子的靴筒一直到克拉拉膝盖,鞋跟高到迫使克拉拉只能一直踮
着脚尖走路。和平常一样,两只靴子之间有绳索相连,限制克拉拉的步伐只能迈
小碎步。考虑到这样高的鞋跟已经使她的步伐很小走路困难了,克拉拉不知道这
条绳索究竟还有多大意义。
  她早知道这些拘束会让她的活动更艰难,但为了查尔斯她愿意这样。她爱查
尔斯,她也知道查尔斯认为真正的淑女就应该过戴面纱受拘束的生活。她必须认
同他,为自己身上的拘束而骄傲。她已经决定要在婚礼的服装上加上这些额外的
拘束,在新婚之夜的床上给查尔斯一个惊喜。之后,她想她会愿意穿回她平常的
服装,包括更松的束腰和更低的高跟鞋。
  克拉拉着装计划里的下一件衣服是她的阿巴雅。乍一看,这一件同她之前穿
的没什么不同。然而,当她把阿巴雅穿上后,还是注意到了几处微妙的区别。首
先是在阿巴雅的裙摆下有两根绳子,同连接两只靴子的绳索一样,这两根绳子使
得阿巴雅的下摆再没有一丝可能会被提起来,也就不会失礼地暴露出穿戴者的身
体。贝拉将这两根简单的绳子系好。第二处不同是在阿巴雅两侧各有一个哪怕没
有褶进多余的布料里也很难被注意到的小孔。这两个小孔的用处没有立刻显现。
最后一处不同是阿巴雅的袖子从肩至肘都和身体两侧缝在了一起。虽然因为阿巴
雅宽松的裁剪这并不是特别的拘束,但连体的袖子还是限制了穿戴者手臂的活动
范围,特别是当她想举起手臂做出不够淑女的动作时。
  婚礼要戴的口塞比克拉拉平常戴的更复杂。通常她只是戴一个只有一根绳子
的简单的口球,然而今天的口塞不只有一个她要含在牙齿后面的口球,在嘴唇前
面还有一块面板。口塞戴好后,相连的辔头上的多条绳子掠过克拉拉的鼻子、脸
颊和下巴,最后全部在脑后聚合,从而将口塞牢牢地固定在克拉拉的嘴里,使克
拉拉没有任何开口的可能。克拉拉今天用不着开口,所以她决定最明智的方法就
是完全扼杀掉她开口的可能性。
  辔头掠过双耳的绳子上各有块小板子盖住了耳朵,板子上连有耳塞,耳塞被
塞进克拉拉耳朵里,使她听到的声音变得模糊。虽然这并没有完全剥夺克拉拉的
听觉,但还是让她在聆听多人对话或是远处的对话时更加困难。这确保了她会将
更多注意力放在她身边的声音上,她认为这样才是礼貌的。或许更重要的是,绝
大多数时候在她身边的都是查尔斯,这意味着她会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听查尔斯
说话上,对任何妻子来说这都是理想的状态,因为她很享受听查尔斯说话,这样
的生活会十分幸福。
  口塞和辔头很快就隐藏在了克拉拉的头巾和尼卡布之下。这两样衣服都和平
常一样,只除了今天尼卡布的面纱更厚以外。一层面纱就让她视野模糊了,两层
几乎失明,三层完全失明。贝拉当然是放下了全部三层面纱,使得克拉拉什么也
看不见。失去视觉并没有使克拉拉心烦意乱,因为她正期待查尔斯的引导。她也
不担心看不到查尔斯,因为未来有一生的时间可以好好看他。
  下一样东西是新添加进克拉拉的衣柜里的。贝拉拿起一副握拳手套开始把克
拉拉的双手强塞进去。在她这样做的时候,克拉拉的双手被迫握拳伸进了黑色的,
长及肘部的握拳手套里,成了毫无用处的两个小球。这样一来,克拉拉就被剥夺
了拿东西的能力,甚至连自己做一些简单的事情也不行,她也失去了用手写字交
流的能力。她将不得不依赖于查尔斯,不仅依赖于他把她需要的东西拿来,还需
要查尔斯能够猜出她的需要。幸运的是,她对查尔斯十分笃信,相信他有这个能
力做到。
  这种依赖马上变得更加重要了,母亲把握拳手套贴着身体的那侧用穿过阿巴
雅两侧小洞的小夹子,夹到了围住克拉拉束腰的腰带两侧,从而将克拉拉活动手
臂的能力也剥夺了。这样一来克拉拉的双手就被困在了身体两侧,不过她以前外
出的服装也是这样,所以她已经习惯了。现在克拉拉再没有任何可能做出不淑女
的过分的手势了。不过剥夺克拉拉任何与人交流的能力这一点其实只是个意外,
并非这套服装的目的。
  穿上她日常的紫色布卡后,克拉拉的着装就完成了。关于婚礼上穿什么颜色
的布卡的争论很激烈。克拉拉的一些亲戚试图说服她穿一件白色的,但克拉拉坚
持要穿紫色的,因为紫色是「属于她的」颜色。当贝拉表示支持她的女儿后争论
就平息了。贝拉指引克拉拉坐到床上,而后去往她的卧室,让汤姆帮助她穿上她
自己的服装。
  克拉拉很兴奋,不仅因为她就要嫁人了,还因为她要嫁的人接受并鼓励她戴
面纱。她什么也看不见地由父亲牵引走过走廊,到了她猜是祭坛的地方。在这里,
她感受到父亲抽回了牵着她的手,取而代之的是查尔斯有力的大手。婚礼的大部
分时间里克拉拉都晕乎乎的,心中想的都是她终于嫁给了查尔斯。话语——只包
括她能听到的那些——突然涌向她,而她在婚礼中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查尔斯用
触碰示意她时行屈膝礼。就这样,查尔斯——现在是她的丈夫了!——引领她又
回到了过道上。
  直到之后的接待环节克拉拉的处境才变得难受,她失明、失语又无助地站着,
只能听到身旁查尔斯模糊的声音。她的双脚开始感到疼痛,她已经被迫踮着脚尖
站了好几个钟头,由查尔斯牵着迈着小碎步走向一个个祝福者。这短短的几步却
让她觉得自己不得不使尽全力呼吸以对抗束腰,还有蒙在脸上的层层布料。既说
不出话也做不出动作,身旁的对话她只能听着,却无法加入。如此拘束的服装对
她来说并不容易,她觉得除非有查尔斯明确的要求与支持,以后再穿成这样她会
受不了的。
  随后的夜晚,一等到终于接待完了来宾,查尔斯就拉着克拉拉逃跑去了他们
欢度新欢之夜的酒店,克拉拉以为她就要脱下她的服装,自由地同查尔斯在一起
了。可当她躺在床上,仍旧穿着母亲在婚礼前给她穿上的所有衣服时,查尔斯搂
住了床上无助的新娘,依偎在她耳旁。
  「我很喜欢时刻照顾你,确保你不管需要什么都能得到的感觉,」他低声对
她说。「你喜欢我照顾你吗?」
  查尔斯身旁的人儿用轻微但坚决的点头作为对这个问题的回应。
  「我很高兴你也喜欢。我爱极了你今天的无助,我想你以后应该一直保持这
种无助。」在这句对未来的宣告之后,他开始挪动双手摆弄他的妻子,隔着层层
面料爱抚她,直到最后伸到她的布卡和阿巴雅下面,摆脱层层的阻拦直接地抚摸
她。
  享受着查尔斯的帮助,克拉拉确定她不会在圆房时被脱光了,相反她会继续
无助。如果查尔斯决定要她在余生里继续这种无助,她愿意为了他这样做。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