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灭的女权国家与沦为性奴的女帝和王女】(完)【 Jazco】

Jazco
,063 字
「为什么要扒掉我的衣服!」赫莉朝着狱卒大吼,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愤怒和
绝望,那是对于自己被捕的不解,却又因为恐惧而不敢说出来。这种恐惧就像是
一条毒蛇一样紧缠在赫莉的心上,她的眼神充满了不解与无助,但是她不想死。
狱卒的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上头有令,凡是旧帝国的余孽必须送到地下道
场里面当奴隶,尤其是像你这样的王女,如果没有人看管你,你会被街头的男人
折磨死,然后扔进臭水沟里面喂耗子,懂吗?」
「可我……」
「闭嘴,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狱卒打断赫莉的话,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威
胁,同时,他拿起了电棍。
这个国家之前是一个女尊男卑的国家,女性拥有这个国家里面至高无上的权
力,而男性只能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面苟且偷生,惶惶不可终日。旧帝国拥有
「公民证」的女性通过人工受孕来生下下一代,由于上层技术的「改革」,使得
旧帝国的全部女性公民都会诞下女婴,而被剥夺「公民证」的女性都会被送到
「赎罪营」里面接受「改造」。
「赎罪营」是旧帝国里面所有女性都避而不谈的地方,她们在听到这个名字
时候都会产生一种厌恶的表情。被送到「赎罪营」的女性都会被本就被关押在里
面的男性当做繁育工具,使得她们诞下这些男性的后代。因为旧帝国的男性没有
社会地位,所以他们都会被圈养在「赎罪营」里面,每20个人一个10平米的小房
间。他们每天的活动就是两次被拉出去跟被判处重罪而被送到这里的女性交合,
而且还都是所谓「表现良好」的男性,其余的人每天都会被「赎罪营」的狱警折
磨不等的时间,当然这取决于狱警的心情。
旧帝国历73年,邻国发动了对旧帝国的侵略。战争仅持续了两天,邻国侵略
者就攻下了旧帝国的都城。因为旧帝国派出去抵抗的士兵基本上都是些终日被
「赎罪营」折磨的男奴,所以当他们与邻国士兵交阵时便纷纷倒戈,不过一天就
侵占了旧帝国大半领土。战争结束后,被解放的旧帝国男奴通通闯进旧帝国贵族
家里烧杀抢掠,将自己对旧帝国的憎恨全数发泄出来;更有甚者,将自己抓到的
贵族全部囚禁起来用于侵犯和凌辱,而当他们发泄完之后,他们将这些曾经的贵
族用烙铁烙上奴隶纹,以一头牲畜的价格来交换食物、衣物和药品,最多的时候
会将整个家族的人都卖给邻国奴隶主当成「肉床」(用于繁衍后代的女人)。
赫莉曾是旧帝国的皇女,在旧帝国覆灭之后,她跟着自己的母亲、姐妹、大
臣、骑士以及侍从悉数被送进了邻国侵略者建立的新「赎罪营」。
一个狱卒拿着一块赤红的烙铁走进了牢房里面,在赫莉毫无反应的情况下直
接将她的身体按倒在木板床上,他将那烙铁狠狠的烙在赫莉的后肩上。
「啊!」赫莉惨叫一声。
「安分点,母猪!」狱卒狞笑着说道,那笑容就像是恶魔。
赫莉的后背火辣辣的疼痛,烙铁的热度传递到她的脊椎里面,疼痛感让她全
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她咬着牙齿忍住,不让自己再叫出来。她的眼睛里面已经布
满了泪水,可她还是咬着唇没有掉下来。赫莉感觉到了自己肩膀上面的疼痛,就
像是有一把钝刀在剜着她的肌肤,让她浑身都剧烈颤抖了起来。
狱卒见赫莉强忍着被灼伤的剧痛,脸上的狰狞笑愈发过分,他一脚踢向赫莉
的肚皮:「老实点,不然我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啊!」赫莉再也抑制不住的惨叫出声,那声音里面夹杂着太多太多她不愿
意承认的痛苦。
狱卒冷哼了一声,拿起手中的鞭子朝着赫莉的屁股上狠狠的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响起。
赫莉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那鞭子就像是一根带刺的细铁棍,打得她的屁股
一片鲜血淋漓。
「啊!」
狱卒的手又扬了起来,赫莉连忙闭上眼睛,她的身体瑟瑟发抖。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鞭挞声,赫莉感觉到了那鞭子的速度变得更快,而且比刚才
还要猛烈。
「呜呜呜呜!」赫莉终于抑制不住哭出了声。她哭泣的声音在空旷的牢房里
面回荡,她不停地抽搐,仿佛这样可以减轻自己的疼痛,减少身体的疼痛,但是
那疼痛感依旧存在,而且越来越强烈。
又一鞭子打向了赫莉已经伤痕累累的屁股。
「啊!!」
一声凄厉的哀嚎声响彻牢房,赫莉的身体蜷缩在一起,眼泪从眼眶里面不停
的流出来,她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双腿间的温暖越来越明显,一股湿漉漉的液
体从她的身下涌出来。
赫莉哭喊着说道:「我知错了,求求您饶了我吧,我不敢了!不敢了!我知
道错了……求求您……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我发誓……」她的话语里面满是
乞求。
但狱卒却没有丝毫的怜悯。「哼,你们这些母猪简直就是说的比唱的好听,
曾经你是怎么压榨的我们、迫害的我们、虐待的我们,那就别抱怨我们这些曾经
的被压迫者还回来。」狱卒的声音阴森的吓人。
「求求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赫莉继续恳求道。
「我可以饶了你,毕竟我已经发泄完了。」狱卒收起鞭子和烙铁,对赫莉说:
「一会有个叫萨特的牢头要亲自来看看你这个不可一世的王女,你最好表现的乖
一点,如果你足够乖,我想牢头可以大发慈悲让你跟你的母亲阿黛尔以及你的姐
姐丽萨见一面。忘了说一嘴,我昨天享用过她们两个,很不错。」说完,狱卒就
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牢房。
听到此话的赫莉瘫软地坐在地上,万念俱灰。她的脑海中浮现出她的母后以
及姐姐二人在另外一个牢房里面被狱卒折磨的惨状,以及那几个恶棍的淫邪笑声,
赫莉只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一阵冰凉。她的眼神变得空洞起来,她的心也开始慢
慢沉入谷底。
赫莉知道,她已经完了。
赫莉的身体蜷缩在地上,一个小时后,牢头萨特走进了监牢。这是一个满脸
横肉,恶行恶相的光头男子,他穿着一件简陋的布衣,手上戴着粗糙的铜戒指。
萨特看到赫莉时,眼前突然一亮,他舔了舔舌头走了过去。
赫莉看着他的模样,感觉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
「哟!王室的公主啊!」萨特饶有兴趣地玩弄着赫莉的金色长发,欣赏着赫
莉拿遍布鞭痕的完美娇躯。赫莉的松石绿色双瞳里面流露出浓浓的恐惧,但是她
却紧咬牙关,不肯屈服。
「呵呵,真是一个不错的小妞儿。」萨特笑道:「我喜欢像你这种的,这种
性格正符合我的胃口。哈哈哈哈!」
「滚开!」赫莉愤怒地吼道。
「滚?往哪滚?我可舍不得滚。」萨特蹲下身体,捏住赫莉精致的下巴,用
力抬高赫莉的脑袋。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奸邪的弧度,用手挑起赫莉的下巴,仔细
的打量着她。萨特的眼睛在她的身上扫视着,眼神中闪烁着淫邪和贪婪的目光,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微笑:「啧啧啧,这张脸蛋,还有这身段,真让人迷恋
呀!」
赫莉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厌恶,她用尽全力的推开萨特,但是却没有推动。
「呵!我就喜欢这种女人。」萨特捏着赫莉的下巴,将她的嘴唇朝自己靠拢。
赫莉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她的双拳握紧,她的脸颊因为激动而涨红起来。
她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一拳挥向萨特的胸膛。她的力气很大,但是在萨特的眼里
却犹如挠痒痒。萨特的右手捏成爪形,一抓一握之间,赫莉的拳头便被牢牢的控
制住。
「哈哈!」萨特笑着说道:「这个力道,还差的远呐!」
赫莉的拳头不断地挣扎,试图抽回自己的手,但是她越用力,那束缚着她手
腕的「枷锁」就锁的越紧。
萨特看着赫莉的挣扎和反抗,他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淫邪的笑容。
赫莉的眼神里面满是愤恨,但她却无能为力,只能被动的承受着萨特对她的
侵犯。
她的眼角滑落下一滴清泪,她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自己肮脏的身体和肮脏的
灵魂交织在一起,她不想看到自己的灵魂被玷污的画面,她甚至不愿意想象自己
的灵魂被玷污的场景,她怕看到自己那副丑陋不堪的样子,她更怕听到自己那绝
望凄惨的嘶哑叫声……
这时,萨特用手指掰开赫莉的嘴唇,将自己的舌头送了进去。
「作为女人,你在这方面真的是非常迷人,像我这样终日征战沙场的糙汉都
忍不住对你怜香惜玉了。」萨特心想:「我尚且把你当做我的初恋情人,因此我
要好好品尝你舌头的味道。」
「嗯额呃呃呃……呜嗯……」赫莉下意识的让自己不再发声,但在萨特舌头
的安抚下她还是哼唧了几声。
「你是处女吗?」萨特问。
赫莉默不作声,不敢答应。
「那你就是了。」萨特笑道:「不过,在你之前有过很多男人,我想我们之
间应该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赫莉依旧默不作声,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你放心,我会温柔一点的。」萨特说:「你我会让你拥有升天一般的享受。」
他用手捏着赫莉的下巴,将赫莉的嘴唇撬开,舌尖轻巧地钻进赫莉的口腔,
他的舌尖扫过她嘴里每一处角落。
「唔唔!!」赫莉剧烈挣扎着。
赫莉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她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惊恐,她不停地扭动着自己
的身体,希望逃脱这种羞辱,但是却无济于事,她的双臂被牢牢地捆绑在墙上,
她根本就无法反击。同时,因为极度的恐惧,她的下体甚至分泌出了一些液体。
过了几分钟,当萨特已经不满足于侵犯赫莉的口腔带来的快感时,他转而脱
下裤子,露出了自己粗壮的肉棒。
「你……你要干什么?」含着屈辱的泪水的赫莉惊恐地望着萨特。
「没什么,当然是驯服你啦。」萨特一个寸劲,就将自己的肉棒送进了赫莉
紧闭的蜜穴里面,从蜜穴流出的处女血立刻遍布在了萨特的肉棒上。
「啊——」被破处的赫莉下体一阵刺痛,痛苦地尖叫出来。
「要驯服女人的话,这招最快了。」说罢,萨特抱起赫莉就开始抽插起来。
「你……你这是什么话……」赫莉强忍着被萨特抽插的刺痛说:「想用如此
屈辱的办法让我顺从你……做梦……啊啊啊啊——」
「没错,老子之前在攻占其他小国就是这么干的。」萨特奸笑着说:「在老
子跟老子的头领凯亚斯攻占其他的国家之后,我们会把男的全都杀光,或者投喂
给我们的狼骑;女的就供我们用来发泄,当做为我们生产强壮后代的母体,这不
是很简单吗?」
「不过你们的这个国家却很特别,由你们女人当做社会的精英,从事政治、
商业、文化、宗教等本来应该由男人从事的领域,而男人却被你们用来当做可扔
可弃的耗材。婊子,你记住了,王有王的才能,厨子有厨子的才能,你让一个本
来是厨子的人去干王干的事,怪不得你们会把整个国家搞的一团糟,怪不得在我
们打进来之后,那帮男人就立刻倒戈了。果然,女人就不应该染指自己不擅长的
领域,优秀的女人就应该相夫教子,而不是像你们这样肆意地染指任何你们想要
而不精通的领域,完了还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
「该死的男人……谁会听你的……这些……歪理……」赫莉仍旧是一副不屈
不挠的样子。「我是……不会……屈服于……你们的……」即使再逞强,由萨特
带来的压迫感正逐渐占满赫莉的心里。
「别逞能了,你的骚穴正高兴地跟老子的鸡巴摩擦的有来有回呢,你还是乖
乖地收下老子的种吧,婊子。」说罢,萨特开始更加粗暴地侵犯起了赫莉。
「才……才没有……嗯啊……」赫莉依旧嘴硬:「被你这样……丑陋的……
侵略者……侵犯……谁会……高兴……哦哦哦……」
萨特在听到赫莉在为自己辩解时发出的淫乱叫声时,奸笑着说:「别装了,
我都听到你那渴求着被赐种的淫乱声音了,压制着自己的欲望不好受吧,王女大
人。」
赫莉内心的恐惧越来越浓厚,她索性闭上眼睛,不去看萨特那邪恶的笑容,
但她那被萨特这个侵略者的肉棒来回摩擦的蜜穴,竟然以温柔的包裹作为回礼,
从中涌出来的爱液将萨特的肉棒浸的十分润滑。尽管她十分不乐意,但她的蜜穴
却如同欢迎着萨特一样,配合着他的肉棒在自己的蜜穴里面来回摩擦。
「这样就对了嘛,让老子开心一下,毕竟老子跟那些喜欢辣手摧花的喽啰不
同,老子可是十分怜香惜玉的。」萨特说。
「胡说……谁会让你……这个……丑陋的……男人……开心啊……啊啊啊……」
赫莉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她已经略微有了享受萨特的侵犯的意思,嘴中甚至发出
了几声甜蜜的娇喘,她甚至感觉到萨特的肉棒在自己的蜜穴里面不断膨胀。
「你是要……」
「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完事,我还没有爽够呢。」萨特的表情仍然显得悠哉,
他就像一个小孩俯视自己的玩具小人一样,一边将自己的肉棒在赫莉的蜜穴里面
来回抽送,一边得意地俯视着闭着眼睛的赫莉。「现在,就让你享受一下女人应
有的快乐吧。」
赫莉的身体已经将来自萨特的粗暴侵犯当成是至高无上的快乐了,她睁开眼
睛,不再抵抗。「额啊啊啊……这是要……射了吗……」虽然她的身体正在享受
这种快乐,但她还是希望这是一场即将结束的噩梦,自己马上就会从噩梦当中醒
来。
「母亲……姐姐……我好想……见你们……」赫莉嘟囔着:「求求你们……
救救我……」
「你是在念叨着你的那些亲属吗?」萨特说:「我是真的不明白,一切都要
围绕你们女性来运转的国家,是怎么诞生后代的,总不会是俩女的搞百合磨豆腐
生下来的吧。」
「要你管……」赫莉回嘴。
「也罢,还是让你体会一下当女人的快乐吧。」说罢,萨特的肉棒顶到了赫
莉的蜜穴深处,直至赫莉的子宫口,而他收回肉棒的时候,赫莉的蜜穴就像受到
刺激一般本能地温柔包裹着肉棒。
「呜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穴……这是……怎么了……」赫莉全身就像被火烧了一样,自己的乳头
和阴蒂都已经硬了起来,自己这发情的完美娇躯散发着淫靡且甘香的味道。「明
明……是在被强暴……可是……为什么……骗人的吧……」
「求求你……拔出去吧……」赫莉甚至开始对萨特求饶:「至少……停下来……
行吗……」但自己的身体却不受她的控制,扭动着的完美娇躯显得愈发淫靡。
赫莉的身上满是汗液,她的金色秀发因为汗液而无力的耷拉在身上,嘴中不
经意间发出了一阵阵的娇吟。
猛烈的运动终于迎来了高潮。「这是老子送你的礼物,好好收下吧,婊子。」
萨特挺起了腰,将龟头顶到了赫莉的子宫口。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赫莉感觉到萨特的精液灌满了她的子宫,而且还在从中源源不断的溢出来。
而萨特仍然没有拔出来,他在充分地享受着这具完美雌肉,就算精液射完了却依
旧没有拔出来的打算。
「呜……」面色潮红的赫莉喘着粗气,两眼无神。事实告诉她,这不是噩梦,
而是真真切切发生的事情,她的蜜穴里面,已经被萨特播下了种。大约两分钟后,
萨特才依依不舍地将自己的肉棒从里面拔出来。他提上裤子,穿好衣服,将赫莉
的双手锁住之后,就离开了牢房。
「明天,还有几个我的喽啰来看望你,好好服侍他们吧。对了,如果你表现
好的话,一个月之后会让你见见你的母亲,对了还有你的姐姐。」萨特临走前丢
下了这么一句话。听到此番话的赫莉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只要能见到母亲和姐
姐,无论自己堕入地狱她也在所不惜。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
萨特再次来到牢房门口,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淫靡至极的男欢女爱的声音:
「呜……呜……」
「呜嗯……嗯嗯嗯……」
……
萨特朝牢房的小窗朝里面这么一看。「怪不得这帮混球今天都缺席了,原来
是来这里发泄来了。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是真的淫乱,自从一个月前干了她就再也
没有这么爽过了。」萨特小声嘀咕,于是他透过小窗,看着牢房里面的光景:
牢房内,缺席的狱卒们轮流用赫莉的身体发泄着自己的性欲。赫莉的蜜穴、
后庭和嘴里都插着狱卒的肉棒,就连她自己的双手都没闲着,才刚有一个狱卒在
自己的蜜穴里面射完了一发,另一个狱卒就又插进来射了一发,同时,她自己的
嘴巴也在接受着不同狱卒的精液,口中发出的呜呜声让狱卒们更加躁动,狱卒们
就这样来回接力,不间断地侵犯着赫莉。
「快点,给爷咽下去!」
「不愧是被萨特操过的女人,口活真不错!」
「手活也不错,哈哈!」
……
萨特就这样看着这帮狱卒们拿赫莉泄欲了将近半个小时,他才推开门,走进
牢房。见到萨特的狱卒们立刻停止了对赫莉的侵犯,转而朝萨特点头:
「牢头,有什么事吗?」
「没啥,就是想带着这头母猪见见团长,团长要见她一面。另外,也算是答
应她,让她见见她的母亲和姐姐。」萨特为赫莉戴上项圈和手铐,将她拉出牢房。
同时,萨特转身对里面的狱卒说:
「快穿好衣服,别这么邋遢。」
「遵命。」狱卒接连穿好了衣服。
路上,赫莉的脸色惨白,她的眼神空洞,仿佛在回忆过往的一切。
「我还能活多久,这帮人要干什么,我的未来会怎么样?」赫莉冥想着,她
不敢奢望能活多久,但如果能够多活几天,就是几天,至少不要太早死去。「我
不怕死,可我害怕死后还见不到母亲和姐姐,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罢了,
为了见到她们,我暂且可以忍受这等屈辱。」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众人走进了旧帝国皇宫王座面前。
赫莉面前的王座曾经是赫莉的母亲阿黛尔坐着的地方,而现在这里却坐着一
个自己素不相识的年轻男子:他有着一头银灰色的短发和一双碧蓝色的双瞳,从
他的面相来看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他的身上穿着一套淡墨色的衣服,但穿的很
少,胸膛和腹部的肌肉轮廓能模糊的看到;他的皮肤白皙,微抿的嘴唇显得他看
起来很严肃,又带有几分冷漠。
「凯亚斯大人,王女赫莉已经带到。」萨特单膝跪地,对王座上面的凯亚斯
说道。
「不错。」凯亚斯只是稍微回应一下。这时,他左手一动,王座后面一个有
着金色长发、祖母绿色双瞳、面容极美且身材极其高挑的成熟女人走了出来。女
人的脖子上戴着项圈,身上穿着将乳头和蜜穴口暴露在外的情趣内衣,双腿也一
反常态地穿上了蕾丝边黑丝。她在被凯亚斯叫出来之后,就立刻贴在凯亚斯的身
上,抚摸着凯亚斯的身体,甚至于将自己的双乳往凯亚斯的嘴边递过去,从自己
嘴中发出的淫靡声音也极具挑逗之意。
目睹此番光景的赫莉瘫软地坐在地上,她眼前一黑,彻底地陷入了绝望的深
渊:因为面前用自己的身体侍奉着王座上的凯亚斯的那个女人,正是她的母亲阿
黛尔。
在邻国团长凯亚斯率兵攻占旧帝国王都后,凯亚斯很快就抓住了旧帝国的女
帝阿黛尔以及她的两个女儿。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阿黛尔被凯亚斯单独囚禁在一
个房间里面,不间断地遭受着凯亚斯的侵犯和折磨,有些时候甚至会将阿黛尔侵
犯的失去意识。经过这对于阿黛尔来说地狱一般都两个月之后,她逐渐形成了离
开凯亚斯就没法活下去的意识,她开始依附于凯亚斯,将自己视为凯亚斯的附属
物,无论凯亚斯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她都会表现的非常顺从,乃至主动请求凯
亚斯肆意玩弄自己。于是,凯亚斯就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专属性奴,除了自己,任
何人休想动她一下。
而他手下的士兵也很听话,从来都没有对阿黛尔有过什么非分之想,毕竟旧
帝国皇室的其他女人他们都没有玩够,更何况还有阿黛尔的两个女儿——丽萨和
赫莉这两个绝世美女。自从旧帝国皇室被他们变成性奴之后,关押着丽萨和赫莉
的牢房整天都在大排长龙,因战事而压抑了许久的士兵终于得到了发泄欲望的途
径。对于他们来说,旧帝国的其他女贵族都只是开胃小菜,这两个绝美的旧帝国
公主才是正餐。
不一会,凯亚斯手下的百夫长佩德拉着一丝不挂的丽萨走进了王宫。同样作
为旧帝国女帝阿黛尔的直系血脉,丽萨拥有着跟自己的母亲同样的金色长发,而
她那松石绿色的双瞳中带着的是对面前侵略自己祖国的凯亚斯的愤怒和憎恨,正
因如此在佩德和他的手下对她实行的两个月的侵犯与折磨当中,她都坚毅地忍耐
了下来。她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可以一刀解决掉凯亚斯的时机。而现在,她的
面前正是这个侵占了她的祖国,并且凌辱了她的母亲的侵略者凯亚斯,但她依旧
不为所动,因为现在对她来说仍然不是最佳时机。
这时,佩德手下的一个士兵将丽萨手上的的手铐解开,在手铐刚刚脱离丽萨
的手腕的时候,她立马将那个士兵的脖子扭断,转而夺走了他的佩剑,当佩德反
应过来的时候,她早已冲到了凯亚斯的前面。丽萨没有一丝犹豫,手持佩剑,直
接朝凯亚斯的脖颈砍去。
谁知,这一切都被凯亚斯看在眼里。在丽萨走到他面前时,他立刻拔出腰间
的剑,抵挡住了丽萨这一击。
「这……这怎么……」丽萨愣住了。
「不愧是连斩我手下两员大将的帝国骑士长兼公主。」凯亚斯笑了笑:「你
可以在陷入我军重围的情况下连续斩杀了我的两员爱将,实力可嘉,不过你对我
出手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说罢,他重重一挥剑,将丽萨手上的佩剑打落了
下来,接着他抓住了她刚才持剑的手腕,将其重重摔倒在地。
「快,杀了我!」丽萨的眼中充斥着对凯亚斯的仇恨与愤怒。「我宁可被侵
略者杀死,也不愿意在侵略者手中受尽屈辱。」
「杀了你?我可不会干这种事。」凯亚斯笑了笑,对丽萨说:「像你们这种
荒唐的国家,不被侵略者彻底占领,也得被那些被你们视为虫豸的男人们给推翻。
昔日你将他们视为可扔可弃的耗材,那就别怪他们在我们发动的侵略战争当中全
部倒戈。在我带兵侵略其他国家的时候,大多情况下他们的全城男女老少都是拼
死抵抗,这我可以理解,因为那毕竟是他们心心念念的祖国,他们的祖国也从来
都不会干那些对不起他们的事情,就算我能占领那个国家一时,早晚也得被他们
的复国势力全部驱赶出去;而你们,将特权都给了那些每天只知道吃饱、随便做
事和睡的女人,本来应该从事国家政务的男人却被你们当做苦力,真是应了曾经
那个收养我的鸡农的一句话:『女人就是吃饱、随便做事和睡,而农场里面的鸡,
也是吃饱、随便做事和睡,鸡的一整天那么长,总不可能吃饱了就睡吧,所以它
们会干什么我们就无从得知了。』所以说,你们这些女人,都是鸡啊。不过我可
不会跟我的叔叔一样,把你们这些鸡给杀了,而是尽情的榨取你们的价值,让你
们为我们生下更多强壮的战士。在战场上杀死一个战士是对他最大的尊重,我会
尊重一个战士,但前提是那个战士背后有一个所有人都愿意为之拼命的祖国。」
说完,凯亚斯立刻将丽萨丢给了佩德。
「今天,就让你一边被我的战士们当成母猪,一边看着你尊敬的母亲是怎么
像一个欲求不满的妓女一样侍奉我。」此刻,凯亚斯一挥手,示意他的手下可以
尽情的玩弄丽萨和赫莉二人。而他自己一边看着这一幕,一边享受着阿黛尔的侍
奉。
阿黛尔脱下了凯亚斯的裤子,用她的玉手玩弄着他的肉棒;另一边她张开嘴,
开始吸吮着凯亚斯的蛋蛋,待到凯亚斯的肉棒被她的玉手玩弄到勃起时,她转过
身,用双手掰开自己的蜜穴,对凯亚斯说:
「我会用心用我的淫乱蜜穴侍奉凯亚斯大人的肉棒的,请插进来吧,凯亚斯
大人。」
凯亚斯一言不吭,直接把着阿黛尔的屁股,将自己的肉棒送了进去。「啊♀——
」被凯亚斯粗暴插入的阿黛尔浪叫了一声,紧接着,阿黛尔的娇躯微微一颤,显
然是已经接受了这根肉棒的插入。
而凯亚斯这边则是不紧不慢,他并没有大开大合的抽插,而是用自己的肉棒
慢慢地刮擦着阿黛尔的蜜穴壁,但并没有顶到阿黛尔的子宫口。对于没有大开大
合的抽插自己蜜穴的凯亚斯,阿黛尔则是两眼迷离地看了看身后的他。「真是的,
为什么不能让我的蜜穴充分侍奉主人的大肉棒呢。」阿黛尔的语气比起埋怨,更
像是调情。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让你好好体会体会。」凯亚斯没有使劲抽插的原
因,就是为了让她说出请求他的话,让她以为自己对她的奸淫就是自己对她莫大
的赏赐。说罢,他猛的一发力,将自己的龟头顶到了阿黛尔的子宫口。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阿黛尔淫乱地叫着,她的娇躯抽搐一阵,从
蜜穴里分泌出来的淫水浸湿了凯亚斯的肉棒,浸湿了自己的蜜穴壁,从蜜穴口流
出来的淫水滴滴嗒嗒地打在了地面的红毯上。紧接着,凯亚斯才开始大开大合地
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阿黛尔的蜜桃美臀、纤细腰肢和娇挺双乳配
合着凯亚斯的抽插频率不停地扭动着,她翻着白眼,那两条黑丝美腿不停地颤抖。
凯亚斯每抽插一下,阿黛尔的蜜穴里就一阵淫乱的「啵啵」声,蜜穴壁被凯亚斯
被淫水浸湿的肉棒表面摩擦着,爽的阿黛尔叫个不停。
「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嘿嘿嘿……」阿黛尔被凯亚
斯操的阵阵狂叫,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自己的完美娇躯亢奋地不停扭动着,凯亚
斯一边抽插,阿黛尔的蜜穴一边喷出大量淫水,浸得凯亚斯的肉棒和蛋蛋以及下
面的红毯满满都是。
「啊啊啊……又要去了……」
「啊……身体好热……小穴好舒服……」
「我……被操的……好爽啊……哦哦哦哦……」
凯亚斯趁热打铁,加快速度抽插几下。突然,他停止了抽插,转而将自己的
下体紧贴着阿黛尔的蜜穴口,将自己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了阿黛尔的子宫里面。
阿黛尔如同痴女一样嘿嘿地笑着,她好像很满意凯亚斯对他的赏赐。
「谢谢……凯亚斯……大人……的……恩赐。」面色潮红的阿黛尔痴笑着。
与此同时,凯亚斯手下的士兵正在轮流侵犯着丽萨和赫莉。
「本来以为是什么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女呢,结果却是一个看到肉棒就兴奋的
婊子啊。」一个士兵抽搐着丽萨的蜜穴。这个士兵那粗壮的肉棒在丽萨淫水泛滥
的蜜穴前仿佛被吸入一般顺利地进去了,粗壮的肉棒在进入丽萨那被许多人「造
访」过的蜜穴时如入无人之境,每一次抽插都结结实实地顶在了丽萨的子宫口上。
丽萨虽然苦苦坚持了两个多月,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不可能挺过长时间高强
度的强暴,于是她的嘴边不经意地发出了「嗯,啊」的娇喘。
丽萨张开双腿的淫乱姿势就像是随时欢迎男性对她实施侵犯一样,她就像一
个渴望被许多男人奸淫的妓女一样,无意识地扭动着腰肢。虽然她怒视着侵犯着
她的士兵,但是她的身体却像欲拒还迎一般接受着这个士兵的侵犯。
这时,另一个士兵将肉棒插进了丽萨的嘴里。「妈的,小嘴也别闲着。」丽
萨无法反抗,只能任由送进嘴里的肉棒肆意地欺辱着她的口腔。
紧接着,她感觉自己的双乳被一双大手紧紧地握住了。「这对玉乳也是好东
西啊。」丽萨左面的士兵骑着她的腰肢,用她的双乳夹着他的肉棒,不一会,她
的双手,她的后庭和她的玉足都成了身旁士兵的泄欲工具。
「射完了就赶快换人啊,你TM阳痿啊!」
「旁边不是还有一个吗,用她去呗!」
「婊子,老子的鸡巴好吃吗?」
被众多士兵侵犯的丽萨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呜嗯……呜嗯……」的声音。
而一旁的赫莉,则是跟她的姐姐丽萨极为相似的光景。
「呜哦哦哦哦……母猪赫莉……要更多的……肉棒……」赫莉不断地从嘴里
说出许多淫乱的句子,娇吟随着士兵们的侵犯而愈加强烈,虽然没有人用她的嘴
巴,但是她却十分渴望着自己的嘴巴也能被插入肉棒。
「能侍奉……各位……是我的……荣幸……」赫莉说着:「我……生来……
就是……男人的……泄欲……工具……请好好的……使用我……」
「算你识趣,母猪就该有母猪的觉悟,以前搁那高贵什么呢?」一个抽插着
赫莉的后庭的士兵说道:「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女人怎么也想不到今天会被我们
当成发泄性欲的母猪吧,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就是,现在赶紧好好侍奉我的鸡巴,别想着偷懒!」另一个用着赫莉的玉
足的士兵大喊。
「哈哈,什么公主,不就是一个欠操的婊子吗?」用着赫莉的双乳的士兵附
和道。
「跟着凯亚斯大人这些年来从来都没这么爽过啊!」
「感谢凯亚斯大人,能让老子玩到这样的尤物!」
「今天每人不射个十发决不罢休!操死这两个臭婊子!」
……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浑身都是士兵的白浊精液的丽萨以一副极为淫荡的姿势
蹲在地上,自己的蜜穴口中源源不断地流出着士兵们射进去的精液;而同样浑身
都是精液,蜜穴口中也在源源不断地流出精液的赫莉,正在丽萨的蜜穴下面,用
自己的嘴接着从里面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的精液。
……
一个月后,旧帝国王都。
昔日的王都已经成了邻国的一个所属地,这里的人们如同往常一样生活着,
丝毫忘了三个月前发生了什么。
战后,凯亚斯将管理这里的机会给了他的一个实力与能力仅次于他的同级,
自己则主动罢官在这里买了一个房子,他顺带将自己的青梅竹马奥莉卡接到了这
里与她一起生活。奥莉卡知道凯亚斯在此战当中将旧帝国的女帝收为了他自己的
奴隶,本来她是心有愤慨的,但得知旧帝国的所作所为之后,便觉得凯亚斯做的
没什么不妥了。
凯亚斯先前跟奥莉卡讲述过他的经历:在他被收养自己的鸡农收养以及与奥
莉卡相遇之前,他曾是旧帝国的原住民,也因此而受到了不少来自丽萨以及她的
喽啰们的虐待,后来在一次运送男奴的时候,运送队伍被山贼打劫,他由此趁乱
逃跑,直到逃到旧帝国边境外的一个小村庄里面,也正是因此,他认识了收养他
的鸡农,以及他的青梅竹马奥莉卡。
这只是一个平凡的早上。
「啊啊啊……啊啊……哦哦哦……」从凯亚斯的房间里面发出了男欢女爱时
的淫叫。
房间内,一个蓝发蓝瞳的成女趴在一个金发绿瞳的成熟御姐身上,她们的蜜
穴正被一个银发蓝瞳的青年抽插着。
凯亚斯尽情地享用着奥莉卡和阿黛尔的美体。对于他来说,奥莉卡既是她的
青梅竹马,也是已经与他成亲的妻子;而被他俘虏的阿黛尔,他则给了她一个重
新做人的机会,让她呆在凯亚斯的家里为她以前的罪行赎罪。表面上凯亚斯和奥
莉卡选择了让阿黛尔拥有一个重新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生活的机会,实际上凯亚斯
雇了一个咒术师在阿黛尔的胸口画上了一个永远都去不掉的咒文,这种咒文能让
她永远走不出这个房子,以至于她直到死都只能正视自己的罪孽。
「这种恶劣的罪人都能得到赎罪的机会,而善人受冤却只能忍气吞声,真是
莫大的讽刺。」凯亚斯如是说。
「啊啊啊……凯亚斯哥哥……好厉害……」
「嗯哦……噢啊……操死我……操死我……不要停……凯亚斯大人……」
被凯亚斯抽插着的奥莉卡和阿黛尔发出了阵阵淫叫,不一会,凯亚斯积攒的
精液全部射进了二人的蜜穴里面,二人也不约而同地进入了高潮。
「射满点……射满点……让我怀上凯亚斯哥哥的宝宝……」
「还有我……也让我怀上凯亚斯大人的宝宝……」
余韵过后,凯亚斯决定上街走走,他整理好床铺,穿好衣服,准备走出家门。
「今天又要去哪里啊,凯亚斯哥哥?」察觉到凯亚斯即将出门的奥莉卡穿上自己
内衣内裤,换上凯亚斯买给自己的的粉色连衣裙,将凯亚斯送到了门口。
「没什么,就是去看看我的老朋友。」凯亚斯回答。
「嗯,保重。」奥莉卡笑了笑。
……
半小时后,城外某个地窖门口。
「哟,好久不见,团长。」佩德看见凯亚斯,朝凯亚斯打了声招呼。
「嗯,你好。」凯亚斯点了点头,对佩德说:「还有,以后不用叫我团长了,
叫我凯亚斯就行了。」
「不知道你来这,是不是要看看你的老兄弟啊。」佩德说:「战争结束后,
萨特就回老家陪他老妈了,曾经跟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也都各回各家了,就剩下
我一个了无牵挂的搁这开了一个奴隶市场。兄弟,要进来看看吗?」
「行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凯亚斯答应了。
「那好。」佩德打开了地窖门,带着他走了进去。
「你知道吗,兄弟,前些天我拿一个旧帝国的女祭司换了一车的粮食和一车
的啤酒。虽然那货没给金币,不过也够我两个月的口粮了。跟你讲,那个女祭司
当时的表情真的是笑死我了,当时的她满脸嫌弃,甚至还说什么『为什么要拿我
换这车糟糠』的话,自己连自己什么地位都不清楚吗,还在做自己那春秋大梦呢。
说起来她的精神也是不错,在狭小的笼子里面也能扑腾几下……」佩德越讲越兴
奋,而一旁的凯亚斯则是以一副看智障的表情看着他。不一会,二人就走到了一
个大门口。
「到了,这里就是关押奴隶的地方。」佩德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这里是我出重金建立的牧场。」佩德说:「曾经在旧帝国被当做奴隶的男
性被我招募过来当看管这里的喽啰了,能赚钱能糊口还能操女人,这种差事谁不
羡慕啊。」
牧场内,女人的浪叫不绝于耳。如今,这些女人昔日高贵的贵族身份被这些
男人无情地扒光,每时每刻都被这些曾经被她们当做奴隶的男人当成发泄欲望的
玩具。被囚禁的她们每时每刻都在受到侵犯,从而导致她们一直处于怀孕的状态,
当然,乳汁从她们的乳房里也不断地流出来。她们的乳房上面都被装上了榨取乳
汁的机器,当乳汁在吸在乳房的透明罐子里面存储满之后就会被吸进罐子上面的
管子里面。
「我用这种方法榨取和储藏从这些母猪的乳房里面榨取的乳汁,并且卖到市
场上面赚取外快,不过有一说一,这玩意挺畅销的。」佩德说着,便用手捏了捏
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女奴隶的乳房。「啊——」一声娇吟之后,从这个女人的乳
头里面喷出了更多的乳汁。
凯亚斯不为所动。
佩德好像看清了凯亚斯的心思。「看来,你是想见见你的『老熟人』,对吧。」
佩德说。
「谁?」凯亚斯问道。
「跟我来,马上你就知道了。」佩德拉着凯亚斯的手,走到了一个小房间里
面。
「到了,跟你的『老朋友』打个招呼吧。」佩德笑了笑。
凯亚斯一看,面前两个双手被吊起,双膝跪地,双腿开叉,一丝不挂,且双
乳上都戴着榨乳机器的两个金发女人,正是旧帝国的两个公主——丽萨和赫莉。
与其他的贵族女一样,她们昔日的高贵身份也被男人们扒了个精光,现在的
她们已经变成了两个只知道交配的母猪。
「嗯啊……啊……对不起……我会……好好……服侍你……啊啊啊……希望……
你可以……满意……哦哦哦……」赫莉被身后的男人侵犯着,高声浪叫:「我会
努力的……我会……好好的……夹住……主人的……大鸡巴的……」
「一直这么……操我……的话……奶水就……全都……喷出来了……」一旁
的丽萨在被侵犯的时候,自己的双乳也被后面的男人给紧握着,乳汁也因此分泌
的更多了。「鸡巴……好舒服……往里插……哈啊啊啊……请……更残暴地……
抽插我……照顾我的……蜜穴……喷乳……好爽啊……」
不一会,二人身后的男人停止了抽插,他们将自己的下体紧贴着二人的屁股,
将自己的浓精全部注入了里面。
「啊啊啊啊……去了……去了……」丽萨和赫莉的浪叫响彻房间。
「如你所见,她们已经到了没有这些男人就无法生存的地步了,这算不算对
她们的一种惩罚。」佩德打趣地说。
「Emmmmm……」凯亚斯沉思了一会,半分钟后,他才回答了佩德的问题:
「也算吧,让她们这么屈辱地活到死,也算是对她们的一种惩罚了。」
突然,凯亚斯好像想起了什么。「对不起兄弟,我要走了,再见。」凯亚斯
对佩德说。
「OK,拜拜。」佩德对凯亚斯挥挥手。「有空再来看看啊,好兄弟。」
「好的。」凯亚斯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这个地窖。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