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之女神

少年和母亲独自生活在森林中。

有一天,母亲在湖边採香菇时不慎失足,噗咚一声掉进湖里,

「哇干!要被抓交替惹!干你娘!干啵啵啵!咕啵啵啵啵……!」

少年听到母亲的求救声赶到湖边,却为时已晚。

伤心欲绝的少年向着湖水大喊,湖面突然升起一片金光!

哗啦啦啦──

一名身穿纯白羽衣、肤白如雪的金髮女神从湖里冒出来了!

在这位女神缓缓睁开眼睛以前,少年注意力先被其它东西吸引过去。

首先是裸肩!

明明穿裸肩装却从腋下冒出夹紧也遮不住的金色腋毛!

其次是胸部!

看似厚重的布料只挡住乳头以下,超大的粉红色半乳晕都跑出来了!

再来是腹肉!

露肚脐装是给腹肉丰满的女性穿的吗!

最后是内裤!

受到肉穴挤压而缩成一线的内裤,上面跑出金毛、下面挂着两片下垂阴唇!

当纯真无瑕的少年被熟龄肉体唤醒性慾,女神也有所感应似地冒汗了。

「呼……呼呼!真不愧是性慾旺盛的男孩子,一出场就被视姦了……!」

少年好想冲上去巴擅自脸红的女神一巴掌大喊「并没有」。

可是……他的鸡鸡确实勃起了。

连腰桿都挺不直,怎幺能指责他人呢──母亲的教诲犹言在耳啊。

『干啵啵啵!还管什幺教啵啵啵啵!直接啵啵啵!巴下去啵啵啵啵……!』

啊啊,好像都能听到母亲的责备声了。

虽然少年觉得自己没有错,但是勃起的事实并未改变,还是向女神道歉吧。

就在他含胸拔背、朝向女神投以正直目光时!

「哦齁──!」

女神居然扬腋抱头、弯开大腿,一脸色情地曝露出自己的所有弱点!

「腋下味道超重哦──是被称为腋臭女神的腋窝哦!」

异常茂盛的腋毛……宛如从出生至今未曾修剪!

「汗味也很够劲唷──闻到肉棒味道就开始流了唷!」

迅速生汗的肉体……因为汗光而全身闪亮耀眼!

「乳头是大分量呢──从尺寸到味道皆包君满意呢!」

完整曝光的胸部……粉红色乳头和乳晕皆属特大号!

「小穴最爱肉棒啰──请噗滋噗滋地插进来射精吧!」

湿润飘臭的私处……垂落的淫水和阴唇一同甩晃着!

「人家看到有肉棒勃起了哦!哦齁──!哦齁──!」

望着满脸红热的女神抱头开腿又开始甩晃奶子……少年万般羞耻地垂下头。

因为身体站得直挺挺,全力升旗的鸡鸡也挺得像根铁棒了。

……完全没有指责眼前这个变态的立场!

而且他的鸡鸡就像被变态女神吸引过去似的,两人距离越来越近了。

到了飘出浓烈汗味的巨乳触手可及之处,少年忽然想起妈妈说过的故事。

真正的湖之女神是会给予斧头道具的NPC。

这种引诱男性的才不是女神,是邪恶魔神仔!

『你他妈啵啵啵啵!现在啵啵啵!才啵啵啵啵!发现啵啵啵……!』

多亏母亲的责备声,少年醒悟了。

──妳,并不是湖之女神!

真实的言语化为利刃,扫向近在咫尺的金髮癡女!

「我又没说我是湖之女神,人家是腋?臭?女?神啦!哦齁哦哦哦──!」

转瞬间,真实之刃化为碎片消散,腋臭女神以青蛙跳扑向少年!

噗尼!噗尼!

肉感十足的多汗肉体将少年整个吃进胸怀里,马上喷发浓密汗臭!

「嗯齁……!捕获人类肉棒啦!」

女神的汗水溶解了彼此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两人就变成赤裸相拥。

少年完全无力抵抗。

因为对手虽非湖之女神,却也是货真价实的神。

真实之刃无法起到作用,鸡鸡又忍不住勃起,这下真的束手无策。

况且,对于初次性觉醒的少年来说,这肉感、这汗臭都太过刺激。

鸡鸡已经本能地想找洞钻了……

「哦齁!感觉到了哦!是『乒!乒!』地对着人家勃起的肉棒呢!」

少年最脆弱也最宝贵的部位,在女神弯身而起的三层肚肉间滋滋地挤压着。

黏腻的热汗与腹肉犹似爱抚般上下蹭弄鸡鸡,少年不禁呻吟出声。

但是,女神却皱起眉头。

她确实拥有隔裤闻屌的能力,能够感知周遭所有生物的阳具。

然而该阳具是否拥有射精功能却不得而知。

虽然顺利捕获少年的肉棒……要是不能射精就太扫兴了啊。

眼看少年就要迎来人生第一次的高潮,女神的肉棒雷达突然哔哔作响!

方位是东南东!

五十五米!

种族为……狼人!

「又是一个豔阳天!是时候打砲啰!三只小母猪窝──来──惹──!」

抱住少年飘浮在湖面上、身体缩成一颗汗臭肉球的女神眼睛一亮!

女神魔法代号CC☆C发动!

空间定位成少年与狼人的生殖系统!

生物器官相容性强制修正为百分之百!

準备完毕──阳具对换!



砰!

少年的弱小鸡鸡,瞬间变成跟他手臂一样粗的二十公分级大懒叫!

深灰色包皮飘出野性的兽臭,桃红色龟头瀰漫着身经百战的精腥味!

可是因为转移时就处于勃起状态……血液加速流入肉棒内的少年晕过去了!

昏厥=肉棒消肿=射精NONO=白费工夫──女神眉头一皱,这怎幺行!

「少年撑住!人家马上来救你(的鸡鸡)!」

女神魔法代号R?I?P发动!

脑、心、棒三点传送阵设立!

对局部红血球进行精密操作!

準备完毕──循环开始!


咻咻咻咻!

少年的野性大老二重新硬挺之际,沈眠于黑暗中的双眼回归肉汗的拥抱!

不光是能保持清醒地勃起,心跳还越来越快,胸口随之发热!

「哦齁……!大肉棒顶着人家子宫的位置……!」

少年──不,该说是曾为少年的躯体,完全坠入了女神肉体的甜蜜陷阱。

让脑袋晕眩的汗臭,相反地使他的肉棒兴奋颤抖。

噗扭噗扭的肉感身体,令他透过肉棒隐约窥伺到某人的4P记忆。

儘管少年千百个不愿意,身体却诚实地抱紧腋臭女神的肉体。

「齁……齁哦哦!要被长着大肉棒的人类小弟弟强姦了……!」

然而亢奋状态的肉棒并未顺着汗水的轨迹、一路滑向滴着淫水的肉穴。

齁齁叫着的女神察觉到事情不单纯。

少年没有呜嘿嘿地淫笑,也没有哦噜噜地舔食她的奶头。

更不用说「把妳这头母猪干成没有老子就活不下去!」的狂妄发言。

少年……用意志力控制住了急欲交欢的肉体。

「难、难道是……肉棒的关係吗!」

少年沈默不语,过了三秒后轻轻颔首。

大野狼的兽屌与他的身体完美结合,肉棒记忆自然也流入大脑。

这是根非常强壮的阳具,足以突破种族限制、让许多雌性疯狂迷恋。

母猪三姊妹、红衣小女孩、猎人大姊、贝拉史旺、喜羊羊……

无数次深入各种肉穴、体验过各种香豔刺激的记忆,成为少年的一部分。

虽然他保有童贞之身,精神上却是百战鍊磨的老江湖了。

「那……那幺!你想抗拒我吗!拥有NICEBODY的本神……!」

束手就擒非少年本意,不过抗拒也非少年本意。

少年的身体想爆插这头母猪,心灵则希望母猪能把母亲还给他。

虽说沈没已久,恐怕凶多吉少……他也要见母亲最后一面。

『拎邹骂啵啵啵啵!还没啵啵啵!死啦啵啵啵啵……!』

啊啊,彷彿都能听到母亲的声音了。

「看来硬上是行不通了……好吧!你就用你的脑袋和本神一决胜负吧!」

噗呼──

束缚住少年的带汗四肢敞开,女神肉球宛如开花般绽放,吐出了大屌少年。

浑身浴汗的少年站在湖边,老二爆硬不止。

满身臭汗的女神浮在湖上,淫水滴滴落下。

寒风扫过两人蠢蠢欲动的性器,人神之间的对决即将开始!

「不自量力的人类啊!竟敢挑战神明!」

轰隆隆隆!

湖面上空乌云密布、雷电交加!

但是少年一点也不害怕,爆筋粗屌勇敢地向女神勃起!

「本神出一道问题,你能解开就準许你强姦本神!」

咻呜呜呜……

少年的老二急降下!

「……答、答错就归还你母亲啦!」

乒乒乒乒──!

少年的老二再度勃起!

「那幺问题如下!」

扬腋开腿的女神喷发出浓厚淫臭,决胜的问答就此展开!

「亚瑟王拔出石中剑后做了什幺?」

──亚瑟王是谁啊!

「A、跟兰斯洛特进行魔杖对决!」

──兰斯洛特又是哪位啊!

「B、闻关妮薇的屁屁!」

──这选项一听就知道是错的啊!

「好了,请作答!」

而且选项只有两个……选择题不是都有四个选项给人挑吗?

本来预想中四分之三的胜率,硬生生被砍成二分之一了。

再加上其中一个选项明显就是陷阱……

不,这样想就会着女神的道。

少年根本不认识亚瑟王这号人物,谁知道是不是色情小说的主人公?

虽然魔杖对决听起来很正经,但和色情小说不搭。

闻屁屁听起来很下流,出现在色情小说却很合理。

答案出来了!

B是伪装成烟雾弹的正解!

A才是错误的那边!

所以少年选择的答案是……

「答案是B!恭喜你答对!奖励的甩奶舞来啰──哦齁、哦齁!」

……不对!根本就还没回答啊!

这女神一定是看自己领悟出真正的答案才强行结束问题!

少年悲愤地看着跳起甩奶舞嘲讽他的女神,顿时一股灵气缠绕肉棒!

『少年仔……』

某位大叔的声音于脑海响起,少年感知到是肉棒原主人!

『别被她傻呼呼地甩奶齁齁叫的蠢样矇骗了……』

少年战战兢兢地聆听前辈的建言。

『那家伙不光是腋臭女神,还兼任国际盗懒叫集团CEO……』

少年、鸡皮疙瘩!

『既然你继承这根肉棒,我希望你能使用在正途,打倒你面前的敌人……』

少年、鸡动不已!

『记住,老二越长,责任越大啊……』

大叔的声音最后化为一阵光芒,寄宿于战意昂扬的肉棒。

此刻,少年真真正正地觉醒了。

「目标、超美味肉棒!全力突击齁哦哦哦──!」

女神挟着浓厚汗臭袭来,一碰到少年便急速扑抱上去,瞬间形成热汗肉球。

两团硕大的乳肉黏滋滋地夹紧少年脸颊之际,女神眉尖忽地舒爽一颤!

「哦齁……!肉……肉棒……插进来啦啊啊啊──!」

咕滋!咕啾!

分不清是肉穴套向肉棒、还是肉棒主动插入穴中,总之两人在此合体了。

伴随脱处喜悦而至的,乃是正面讨伐女神的决心!

少年抱紧肥滋滋的肉体,张大嘴巴含住粉色大乳头、大力动起腰!

啪滋!啪滋!啪!啪滋!

「呜齁……!被强姦了……!被有美味肉棒的下等人类强姦了……!」

滋噜噜!滋啾噜噜!

「臭臭的大乳头也被吸了……!哦齁……!哦齁哦哦……!」

从饱满挺立的粉嫩乳头吸出来的并非奶水,而是气味浓郁的热汗。

少年一下子沈迷于肉穴抽插的快感,一下子又给过重的汗臭弄得晕头转向。

所幸,大叔的灵魂(※并不是)仍透过这根兽屌支持他。

母亲的灵魂(※还没死)也在内心深处巩固他的理智。

即便才刚开苞未满一分钟,少年仍然在女神的乳肉与臭汗间昂首挺立!

「滋噜滋噜地……!滋啾滋啾地……!肉穴被粗屌刮弄好爽啊啊啊……!」

啪滋!啪滋!

粗大威猛的兽具以雷霆之势猛插女神的鬆垮肉穴!

啪答!啪答!

下垂的灰色阴唇裹着淫汁来回拍打着鼓胀的睪丸!

当少年的肉棒进一步陷入肉穴深处,这对阴唇有如花瓣般贴住睪丸不放。

在柔软多汁的屄肉中挺进再挺进的龟头,终于撞上了圆滚滚地隆起的子宫。

「齁……!齁哦……!女……女神魔法!代号……子宫口扩张啊啊啊啊!」

咕滋!咕滋!

小小的子宫口越开越大,甚至主动降下来含住龟头了!

对性知识懵懂无知的少年,从肉棒传来的震惊中感应到一股欢快。

原来世上存在着能够被粗屌突破的子宫颈……!

虽然是腋臭女神这种令人遗憾的交配对象……子宫口插入却是可行的!

「龟头、捕获!啊嘿……!」

明明是自己用子宫把龟头整颗吸进去,却又露出啊嘿颜这点真教人生气啊!

少年气噗噗地掐紧女神的三层肚肉,咬紧肥大的乳头拼命捣弄穴中穴!

噗滋!噗滋!

粗暴的龟头强硬地改变了子宫的形状,阵阵痠麻直冲女神脑门!

「子宫姦最爽啦啊啊啊……!啊嘿欸欸欸……!」

咕啾啾──

鬆弛淫肉忽地绞紧上来,把粗犷的兽屌牢牢捆住!

少年无法继续动腰,他也不需要动作了。

从贴住睪丸蠕动的阴唇开始,一股浑厚的能量汹涌而出。

感应到精液的肉穴从肉棒根部依序往上挤弄,将这道能量畅快地推往龟头!

射精在即,少年感觉自己伸出了翅膀,就要振翅高飞──噗咻!噗咻!

「哦齁哦哦哦──!」

然而,女神的零距离淫吼却把翱翔天际的少年击坠了!

「女神魔法!代号、强制排卵啊啊啊啊──!」

──噗通!

将子宫撑得乱七八糟的龟头,在女神卵子落入精海之时胸口一疼!

肉棒记忆不只是愉快的性行为,还有不小心授孕导致的悲惨回忆……

而大叔悲惨的一面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哦齁──!哦齁──!』

──每天回家都会被慾求不满的女神扑倒!

『呼嘿!嘿嘿!生宝宝!生更多的宝宝!啊嘿──!』

──为了子宫交而无视经济状况生出整支足球队!

『回来啦,快去煮饭啊。人家女神耶,坐月子很辛苦耶。噗嘶!(放屁)』

──本来就丰腴的身体因为只会做爱与吃东西变成字面意义上的母猪!

『呿!人类真是没用!我要去找男(肉)人(棒)了,再见啦!』

──最后因为年迈力不从心,还得被母猪女神嫌弃带绿帽过完悲惨的一生!

灰色的……带有一片绿的……这种灰绿色的悲哀人生,少年才不想要啊!

少年肉棒以必死决心鼓胀起来,挣脱整个缩紧的肉穴!

「齁哦哦……!」

在女神一脸恍惚地淫吼时,少年硬是动起给子宫吸紧的肉棒!

「等……等等……!我的子宫……!」

噗滋!噗滋!噗啾!噗滋!

卡住子宫的肉棒直接在穴里展开激烈抽插!

「哦齁……!子宫……!子宫要坏掉了……!呜齁哦哦哦哦──!」

原本十分粗壮的龟头再套上子宫,这磨擦力道可是连鬆弛肉穴都非常有感。

被自己的子宫来回刮弄肉壁、爽到全身猛颤的女神维持肉球姿态漏尿了。

热暖的金黄尿水浇淋于胀热的睪丸上,更加坚定少年的决心。

噗滋!噗滋!

肉棒越捣越猛,装满精液的子宫震得天翻地覆,浓热汗水也喷得到处都是。

被女神抱紧着的少年埋首黏热汗乳不断地突进、突进再突进!

「齁哦……!齁哦……!肉穴跟子宫都要坏掉了啊啊啊……!」

在腋臭女神的肉、乳、汗三重夹击下,再强壮的肉棒都会渐渐显露出疲态。

少年拼尽全力的抽插开始减缓,不曾间断的激烈喘息使他吸入更多汗味。

当女神的汗臭逐渐征服体内这根肉棒的主人时──

「齁……齁哦……?」

少年的肉棒成功以摇晃、撞击、磨蹭等综合技巧,驱逐了女神的卵子!

就在受精的前一刻!

粗暴的野兽精子群起啃咬肥滋滋的卵子、成功突入核心的前一刻!

沈浮于精海中、完全开放的卵子被强行顶回输卵管内,并且一路滚回卵巢!

「努齁哦哦!人家的中古卵子被退货了!这种屈辱也爽翻啦啊啊啊──!」

被咬得破破烂烂、随便一条精虫都能轻易使其受精的卵子,狠狠撞击卵巢!

「被自己的卵子撞到高潮啦──!啊嘿欸欸欸──!」

女神、完败!

汗肉之花悄然垂开,精疲力竭的少年与高潮痉挛的女神双双坠入湖中。

少年已经完全动不了了。

如果死前最后的风景是腋臭女神的啊嘿颜,那还真是糟透了啊……

隔着水幕看着总算拨云见日的天空,少年在下沈中缓缓闭起了双眼。

在他的意识消散前,一道耀眼金光从湖底往天空迸射。

少年与持续汙染水源的女神浮出了水面。

但是,只有少年持续飘升,女神就像浮尸般翘着高潮颤抖的屁股浮在水上。

少年勉强睁开倦意浓厚的眼皮。

「吾儿,恭喜你打败了腋臭女神,替我们夺回这座湖。」

少年看见母亲的容颜,就好像慈祥的女神般耀眼。

「没错,其实妈妈才是真正的湖之女神。」

少年虽然很累,仍然迎合母亲的玩笑话噗嗤地笑了。

唰啦啦啦──

少年左右突然升起两位女神,一个闪烁金光,一个有银白色光芒环绕。

无论金女神还银女神,都跟屁股浮在水面上的女神一样……臭臭的。

少年有个很不妙的预感。

「吾儿啊,你掉入这座湖里的是金色的女神,还是银色的女神?」

少年……

「啊,其实不管你回答什幺,妈妈全都会送你!以后她们就是你老婆啰!」

在湖之女神AKA母亲的怀抱中,流下了绝望的泪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