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入深渊的女警

第二次写H文,还望多多指点

白慧儿自拍 外流全身赤裸,伏在男朋友的腿间,她的左手缓缓套弄着男友耸立的阳具,

润丽的双唇含着他的龟头轻轻地吸允,雪白的屁股小幅度的摆动着,在岔开的大

腿根部,那私密的黑森林下方的肉穴里正不安地流动着淫水。

小嘴吞吐了男友龟头一阵,白慧儿右手把垂在脸颊的头发撩到耳后,然后将

整跟阳具吞进嘴里,用力地吸了几下。男朋友也不由得发出享受的呢喃声,伸手

到白慧儿的腋下轻挠着。白慧儿怕痒,没几下就挪动着身子,避开男朋友的挑逗。

27岁的白慧儿至警校毕业已经4 年了。虽然她已离开枪林弹雨和东奔西跑的

前线警队多时,但白慧儿还是有晨跑和跳健美操的习惯。由于合理的体育锻炼,

白慧儿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这具匀称的身材,让不少藐视女警质量的人们眼前

一亮。但真正魅惑男人心的,是白慧儿那高跷丰腴的臀部和那张表情丰富却没有

瑕疵的萝莉脸。

以前就有男同事故意戏弄白慧儿,为了让白慧儿生气或焦急地时候跺下脚。

因为随着她跺脚的时候,那肥硕的屁股也会随着一阵抖动。凡看到这一幕的男同

事大多都在心里露出猥琐的笑容。

「阿俊91 大神,要来了吗?」白慧儿抬头带着微红的脸蛋,有些着急地看了看男朋

友成俊。

「忍不住了吗。」成俊笑笑,手又伸到了白慧儿的胸前,用两根手指夹住白

慧儿的乳头,让白慧儿发烫的身体颤抖了几下。

「嗯」白慧儿的声音娇媚得可以让人融化。

成俊直起身子,手在白慧儿的两片雪白的股丘来回摩挲着,顺着她那腻滑的

皮肤慢慢摸进白慧儿涔涔淫液的下体。白慧儿并不是性欲旺盛的女人,只是自下

降到天琴岛半年来,因工作繁忙和对降职的不满,无处宣泄的压力就连同女性的

生理需求一同被压抑在体内深处。

直到今天,阔别了半年的男友来天琴岛探望白慧儿,两人在床上缠绵时,压

抑多时的情欲才如缺堤的洪水般爆发出来。

白慧儿心底有那么一点期望,期望男朋友会突然在她屁股上狠狠地拍几下,

或者是手指在臀沟间似触非触地滑动,然后碰一下她从未开发过的菊花。其实白

慧儿以前不喜欢被男朋友玩弄臀部,不过今天异常旺盛的性欲,让她有点渴望男

友能给她带来不同寻常的玩法。

「来吧!」成俊说道,食指和中指掰开白慧儿私处的阴唇,中指在肉缝间蠕

动着,另一只手拿了个安全套给白慧儿。这让白慧儿有点小小的失望,男朋友的

没有用自己期待的新手段。白慧儿扭动着下体,避开成俊的挑逗,拆开安全套,

套在成俊的阳具上。

「我要来咯!」白慧儿说着,白皙的大腿跨过仰卧的男朋友,骑在男朋友的

身上。一手抓着他的阳具对着自己湿淋淋的花穴,被情欲滋润的肉洞缓缓压向男

朋友的阳具。就在成俊的龟头刚刚顶开白慧儿花穴的洞口时,一阵熟悉的手机铃

声响起。

「干!」白慧儿心里偷偷咒骂了一声,她的手机调过来电设定,只有警局里

的同事打电话给她,才会响刚刚的铃声。一千个不情愿地下床去接手机。起刚按

下接听键,听筒就传来下属仓促的声音。

「白署长成人 視頻,你在哪儿?」

白慧儿在这节骨眼被打扰心情很不好,但她还是尽量控制着声线和情绪问:

「什么事。」

「在12街我们找到了前阵子不见了的女学生,可能真的如你说得,她们是被

绑架了。」

慧儿心里一沉,点燃的欲火稍稍被压抑住,回答说:「我马上来。」

「发生什么事了。」男朋友在床上不悦地问道。

「岛上出了点事,我要马上过去。」白慧儿边说,边捡起地上的内衣。

其实在五天前,天琴岛成发生了三起学生失踪案,报案的是失踪学生的同学。

不过,由于失踪的三个女学生都是那种叛逆又惹事的太妹,过去也有过几次有消

失一段时间的经历。学校和她们的父母都认为她们只是离家出走去岛外鬼混,并

不当一回事。不过白慧儿还是调查过,几个失踪女生都是天琴岛本地居民,岛外

没什么朋友。而且他们也失踪时身上没有携带多少现金,除非几个女生都做起援

交或有其他经济来源,不然没理由能在岛外待这么久。

白慧儿扣好了白色文胸,拿出衣柜里那笔直整洁的警服。在白慧儿穿衣服的

时候,男朋友走到她面前,亲了亲她的额头,小声说:「小心点。」

「嗯。」白慧儿回答道,也转身亲了男朋友一下。

不过白慧儿不知道,她的房间里有三个隐蔽的探头。在岛上的某个地方,一

个满面油光的矮胖子带着满足的笑容合上手机,在他面前的三个屏幕,正实时直

播着白慧儿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屏幕上的白慧儿穿好衣服,就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矮胖子躺在转椅上,缓缓地舒了口气。回想着白慧儿替男朋友口交的情景,

胯下的短裤搭起了高高的帐篷。

「白慧儿阿,真想狠狠地干你的屁眼啊。」矮胖子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着,

他看了下屏幕上独自在房间里的成俊,不屑地笑了笑,转过身。矮胖子的身后有

张宽大的双人床,一个年轻的女人被大字型绑在床上,她身上被脱得只剩内衣和

左腿一条丝袜,另一条丝袜就塞在她的嘴里,白色的蕾丝内裤里一个突起的棒状

物在不停的震动。

矮胖子走了过,听着女人无力地呜咽,替女人擦了擦眼泪说。

「宁老师,等很久了吧。」矮胖子说着,粗鲁地撕烂女老师的内裤,没有了

束缚的按摩棒震动得更加明显,矮胖子拔出在她阴道里的按摩棒,瞧了瞧按摩棒

上晶莹的液体,那是女老师下体分泌的淫水。矮胖子脱掉了裤子,露出那与他短

小身材成反比的粗大阴茎。

女老师在徒劳地挣扎,矮胖子抚摸着女老师的额头说。

「宁老师黑料我爱你。」

然后阴茎狠狠地挺进女老师的下体。女老师发出了痛苦的呜咽,泪水再次涌

出。矮胖子的阳具在女老师的体内抽动,但心里却幻想着白慧儿穿着警服,半裸

露着身体,扭动着屁股的情景。

白慧儿开着她的本田幻影300 摩托车到目的地是几分钟后的事,由于天琴岛

居民早睡的习惯,在12街并没有围观的群众。在场的只有这三个人,一个坐在石

凳上小声哭泣的女孩,估计应该才14、5 岁,白慧儿两个穿着便服的下属,一个

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两人不知道在交谈着些什么。

见到白慧儿到来,年轻的警员向她敬了个礼,中年警员却视若无睹的把头偏

向一边。白慧儿走进了才发现了啜泣的小女孩,身上穿着的天琴岛中学校服已被

撕烂,女孩那稚气未脱的内衣都能清楚地暴露在外面。

见到这样的情况都没人找件衣服给女孩遮下,白慧儿不由得对两个下属心生

不悦。她径直走向女孩,将自己的警察外套脱下披在了女孩颤抖的身上,并低声

安慰着说:「没事,不用怕。」

白慧儿安慰了女孩一会儿,也许是同样为女性,在白慧儿的安慰下,女孩很

快止住了泪水,白慧儿没有急着问女孩问题,而是先向她的两个下属提问:「你

们是怎么找到这个女孩的?」

「是我找到的。」回答的人是那个中年警员,他名叫顾重,是天琴岛资历最

老的警察。

「我刚回家的时候,路过这个路口,看到这女孩死命地跑。我正觉得奇怪,

就看到后面有个人在追着这妹子。没一会就抓住了她的衣服,死命地拽着她往我

反方向走。我觉得不对劲,就大喝一声,那人好像吓到了,甩开了女孩跑掉了。」

「你看到那个跑掉的人的脸吗?」白慧儿略有期待地问。

「这黑成个鸟样,我怎么可能看得到。」顾重回答,还是不直视白慧儿,挠

了挠那不知多久没洗的头。顾重向来在人少的时候对白慧儿都是这种轻佻的态度。

白慧儿也讨厌顾重,因为顾重是个典型的双面人。要是平时白慧儿会立马反

讽顾重几句,但现下她不理会顾重轻佻的回答,问那个年轻的警员:「顾峰,你

们后来怎么做了。」

「重叔让今晚值班的两个同事来这附近巡逻了,他怕人手不够,又打电话叫

我过来帮忙。」年轻人下属回答,他叫顾峰,是顾重的外甥,跟叔叔不同,顾峰

对白慧儿很有礼貌。

「你去追那个人了吗?」白慧儿颔首问顾重:顾重说:「没有,我看那个人

跑的,就知道我追不上他。」

听着,白慧儿心里更加不满。但努力不让情绪显示在脸上问:「那人有什么

特征。」

「太黑看不清。不过身高快有1 米8 ,应该是个男人。」

多少还是些有用的信息,白慧儿寻思了一番,向两人下达命令:「顾重你带

女孩回警署里,顾峰你跟我一起去找人。」

第二章

白慧儿和顾峰回到警署时已经是凌晨2 点多。她和顾峰搜寻了三遍都毫无收

获,没穿制服的顾峰拍门询问居民有没发现可疑男子,结果却是自家老母被人问

候了很多遍。另外两个巡逻的警员也是一无所获,于是白慧儿让那两个警员去岛

上其他地方查看,自己和顾峰先回署里,想试试能不能从女孩口中问出点什么。

警署里只有顾重和那个小女孩,顾重睡眼惺忪地叼着跟烟,他面前的烟灰缸

七零八落的插着许多烟头,小女孩则低头紧张不安的坐在椅子上。

借着警署里的灯光,白慧儿才发现这个女孩子居然染着蓝色的头发。白慧儿

拖了张椅子,坐在了女孩隔壁。

「你感觉好点了吗。」白慧儿用温柔的语气说。

女孩没有说话,却点了点头。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发生什么事吗?」

白慧儿自拍 a 片接着说。可是女孩一听,原本撑在椅子坐垫上的手臂又颤抖了起来。

看来女孩对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事依然感到后怕。

白慧儿看了看女孩蓝色的短发,突然想到:「你要烟吗?」

女孩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一脸疲惫的顾重递了根烟给女孩,女孩用颤抖

的手接过,然后顾重亲自给她点上烟。

女孩默默地吸了几口烟,等她似乎镇定下来了,才开口说话。

「我叫韩文绢,是天琴岛中学的学生。」

白慧儿微微点头问:「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发生什么事吗?」

韩文娟不安的把烟又递到了嘴边,过了一会儿,才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我知道我不是给人印象良好的乖乖女,我以前也经常惹事,欺负过些孤僻胆

小的学生,打过自己看不顺眼的女生,也被看自己不顺眼的女生打过。现在想想,

这可能是我的报应吧。

那天是周三下午放学,我和我的两个姐妹,骆曼和琳琳一起往码头方向走去,

因为我们那天向去岛外玩玩。结果由于放学耽误了点时间,按照我们的路程,可

能会赶不上5 点的船,于是我们打算去走捷径。那条捷径也不是什么偏僻的小路,

只是平时没什么人经过而已。我们当时也只是想尽快赶到码头,完全没想过其他

乱七八糟的事情,结果没想到,我们在那条捷径那真的遇上了麻烦。

我们三个女生是两前一后的走着,骆曼和琳琳在前面,我跟在她们后面。在

我们捷径走到一半时,我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我还没反应过来,一条毛巾就捂

住了我的鼻子。我看着骆曼和琳琳她们的背影,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醒了的时候我已经在一个大房间。那房间很大,应该有

半个教室那么大。我也发现我自己,双腿被岔开,绑在了一张产妇床上,虽然还

穿着衣服,但鞋子和袜子已经被脱掉了。我第一反应就想大叫,但我嘴里塞了些

东西,让我叫不出来。我很害怕,但我最震惊的,是我面前的那张大床上,骆曼

裸体躺在了那里。

骆曼的头侧向一方,嘴巴微微张开着,口水流到床单上,她腿分成M 字型,

像青蛙一样躺在床上,左边的乳头上夹了个乳夹,肛门和阴道那两处都残留着白

色的精液。她的腿在微微痉挛,阴道像呼吸的小嘴似一张一合。我知道骆曼是被

人强奸了,而且还高潮了。

不过最让我震惊的,是在房间左侧。我看见了我的另一个姐妹,岳琳琳。不

过她看不见我,因为她的眼睛被蒙住了,跟骆曼一样衣服被脱光了,一个男人,

戴着那种摔跤手的面具,只露出了眼睛、嘴巴和鼻子的那种,而且还没有穿衣服。

那个赤裸,带着面具的变态,从玲玲身后搂着她。两人直接坐在了地板上。

可能是故意的,男人让琳琳裸体面对着我。琳琳的手好像被绑在了背后,右

边乳头上夹了个乳环,双腿分开成一个钝角对着我。我不知道那个变态男之前做

了什么,他的手在玩着琳琳的下体,但琳琳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反抗,只是象征

性的扭动几下身子,她的脸很红,嘴巴微张发出连连娇喘,就像是发春了一样。

我觉得男人是故意让琳琳这丢脸的姿态面对着我的。那个男人的手在琳琳的

阴户前玩了一会,就在我面前,将两根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亲吻她的脖子。琳

琳这时突然挣扎了一下,我觉得那应该她是被玩出感觉了,所以身体不由得表现

了出来。

吻了琳琳脖子一会,那男的突然说话了:「喜欢吗?」

琳琳好像低声说什么,但我听不清,同时不住的晃动脑袋,似乎没有没有回

答男人的问题。

「喜欢吗?」男人又问了遍,在扣岳玲玲屄的手腾出了拇指,在她的阴蒂上

揉了两下。

琳琳「啊」的尖叫了一声,用蚊子般的声音回答:「喜欢。」看琳琳这样的

反应,我忽然觉得,她可能是被喂了春药。

「哼哼。」男人似乎是满意地笑了下,在琳琳阴道里插动的两根手指抽出了

一半,将食指也对准阴道,然后三根手指一起插了进去,粗鲁地抽动起来。那个

变态的手指插进去的时,琳琳的幼小的屄儿就张开,手指退出来的时候,幼屄儿

就收缩。不知道是痛,还是爽,在那个变态的手指动得越来越快的同时,琳琳居

然也「啊啊」地跟着叫起来。

随着琳琳的浪叫声变大,那个变态也在她耳边轻声说什么,我没有听到。但

看见琳琳摇了摇头,应该是很下流的话吧。那变态似乎不依不挠,继续跟她说些

什么。几次过后,琳琳终于像答录机般回答道:「我不知道、不知道。」

就在这时,那变态的手停了下来,在琳琳耳边又说了些什么,然后将琳琳的

耳垂含住,手指冷不丁地弹了下她的阴蒂。琳琳带着哭腔大叫了一声:「喜欢。」

那变态好像笑了下,又低声说了句话,这次我听到了,是说:「喜欢什么。」

琳琳好像屈服了,也许从我醒来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屈服了,她带着委屈的

语气喊:「喜欢被人玩屄。」

「大声点!」

「喜欢被人玩屄。」

「大声点!」

「喜欢被人玩屄。」

那个变态好像很满意琳琳的反应。琳琳蒙着眼睛。被人用语言羞辱,但她又

好像很想被人知道自己不知廉耻的羞态。

他抽出了手指,捉着琳琳的腰,让她四肢着地爬在地上,这时琳琳就像是只

待宰的羔羊。那个变态也掏出他那根恶心的不知硬了多久的东西,对准琳琳的小

穴,缓缓地挺了进去。在那根兽茎撞开琳琳的阴唇时,她打了个冷颤。应该是那

个变态觉得很爽,他身体有一小段时间没有动作,不知道低头在看些什么。过了

一会,那个变态突然弹了下琳琳的乳头。

琳琳兴奋的「啊!」地叫了声,夹在那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个变态做完前戏,腰开始猛烈地动起来,霎时间整个房间都回荡着,那个

变态的身子撞击琳琳屁股的声音,激烈地交媾,不止那个变态的身子在动,连琳

琳也主动迎合着那个变态下体抽动的频率,摆动着身体,乳头上的铃铛也跟着玲

玲作响。我看着琳琳的表情,她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又有些舒服,口水和眼泪

一并流了出来。

本来那变态是一边盯着琳琳的身子,一边操她的。可能是时间久了,看腻了

琳琳的身体。那变态居然朝我望了过来。这时我被绑在产妇椅上,被岔开了双腿,

虽然穿着衣服,但这可耻的模样给那变态盯着,让我羞愧不已。在我祈祷着那变

态赶紧转过头看琳琳时,他又做出了其他举动。

那变态,居然站了起来。本来琳琳是跪在地上的,他的那根东西还插在琳琳

的下体,琳琳和他的身体在结合着状态,被他拽着站了起来。琳琳的手臂被他反

手抓在身后。用这样的姿势(老汉推车),将琳琳的身子往我的方向,一推一撞

的逼近。

「啊,啊,啊。」

那个变态每推琳琳的身子一次,琳琳都会浪叫一下。那个变态好像在淫笑着

看向我。我变得非常不安,我害怕我会在骆曼和琳琳之后,被这个变态强奸。最

终,琳琳在自己的浪叫声中,被推到我跟前,趴在我身上。

那变态扳正了琳琳的头,让她的脸对着我。我不但可以感受到琳琳那炙热的

体温,还可以看到她那张像苹果一样通红的脸。在我失神注视着琳琳的时候,那

个变态,居然伸手摸我的脚,我顿时浑身起鸡皮,就像有只蟑螂在我身上爬过。

他好像很开心看到我这反应,又用手指捏着我的脚趾,那感觉恶心得不行了,

我很想一脚踹在他脸上,但脚又被绑得死死的。在我羞怒交集的时候,我听到了

电话的铃声。

那似乎是个很重要的电话,那变态居然像触电一样,立马拔出了阳具,扔下

琳琳跑去接电话。我没听到那变态在讲什么,好像都是电话那边的人在说些什么,

那变态就不是不听的点头。过了一会,他拿着电话走出了房间。

我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拼地去试着挣脱手脚上的绳子,同时我不

停地喊着琳琳和骆曼。我试了很久,琳琳和骆曼没有一点反应,但绳子却松了一

点点。我不死心的挣脱着,可能试了有半钟头,我终于挣脱了右手的绳子。于是

我连忙解开绳子。我松绑后,第一时间试着弄醒琳琳和骆曼,但不管我怎么弄,

她们都没有反应。

我有过high药high大的经历,我觉得她们应该是叫不醒的。我去扭转房门的

把手,发现门居然没锁。于是想着先逃出这里,再找人来救她们。我穿上鞋子,

走出门口,出门了我吓了一跳,外面居然是森林,我出来的地方,好像是个防空

洞,我不知道我被抓来多久,不过当时已经是晚上。也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声

怒吼,我一扭头,发现那变态在离我大概几百米远的地方,当时我吓坏了,头也

不回地跑起来。

我没有回头都能知道那个变态在后面追着我,为了甩掉那个变态,我蛇形的

在森林里奔跑。我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我看到一个山洞,我才停了下来,看了

看身后。我身后没有看到那个变态的身影。我顿时松了口气,我觉得再也跑不动

了,于是踉跄地爬进山洞。打算休息一下,但我一坐下来,我整个人累得像虚脱

般,不由得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虽然是在早上,但我还是不敢走出

山洞,怕那个变态在外边搜我。我在山洞里又呆了一天,直到了晚上,才走出山

洞。我在森林里转了很多圈,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条看上去能通往镇上的公路。在

我想要不要走这条路时,我听到身后有人的脚步声。

我连忙回头,发现我身后有个不认识的男人,虽然我没见过那个抓走我的变

态的样子,但我本能的觉得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变态,于是我不及多想,就跑到公

路上,一直沿着公路跑,那个男的也跟在我身后一直追。我沿着公路跑进镇里,

那里应该是镇的近郊区,周围都没看到有人的屋子。我怕会被那男人追上,就四

处乱拐弯,跑到了些巷子里面。再到后来,就遇到了那个警察了。

当韩文娟说完她的遭遇时,整个警署都沉默了。顾重将烟放到嘴边吸了口,

才发现烟只烧剩滤嘴了。白慧儿眉头紧锁,看了看顾峰,却发现他也是绷着张脸。

韩文娟的遭遇大大超出了在场众人的预想,白慧儿初始以为韩文娟最多就是被人

非法禁锢,但韩文娟,确实遭遇到了对每个女性都挥之不去的惨痛经历。

白慧儿整理着思绪,同时让自己的内心尽量平复下来。若如韩文娟所说,岛

上可是有个绑架、强奸少女的男人。而且这个变态可是犯下了强奸、强奸未遂、

非法禁锢和人生伤害众多罪状。在这么一瞬间,白慧儿心里闪过一丝喜悦,因为

这说不定是她离开天琴岛,重归市警察厅的机会。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