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上的圣主与他的奴隶们

清晨,是一个漫长的唤醒主人起床的过程。还有五分钟,想着主人将要在奴隶温润的舌头的抚摸下醒来,整个房间都荡漾在无比的幸福中!已经到了叫醒主人的时刻了。8:00,2叫早奴隶先要跪在主人水床尾部正中的位置,额头触地(不可发出声响)心中默念《奴隶誓言》三遍。此同时,全岛的奴隶都要跪在地上,双手置于身前,头向主人的方位,大声颂读《奴隶誓言》及《奴隶日常行为规范》一遍。主人均匀的呼吸声在寂静的水睡房里回荡,主人裸露在外的身体在几缕晨光中散发着迷人的光芒,浸润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8:15,床边2侍睡奴隶在主人睡熟的状态下,轻轻将主人盖在脚上部分的锦丝掀起一角,俩叫早奴隶忙跪伏上前,将头慢慢伸进去,用他们的鼻子在主人的脚底轻轻揉弄。在似梦非梦的情况下,通过奴隶鼻孔出气的频度,使主人双脚有飘然如行云流水的感觉。主人的脚经过一个晚上,虽然没有走过路,但是会有很纯的脚香,那种香味不同于一天内的任何时候,不是沐身后的浴香,不是运动后的混合有鞋子的浓香,是晚上萌动了一夜的激情,是脚底悠然流动的自然气息,是脚趾间的温热摩擦。俩叫早奴隶很小心的用他们的鼻间轻触着主人的脚趾、脚掌、脚心、脚后跟,最后久久的停留在脚趾缝间,因为那里的味道最浓,也是最香的。大概持续了有十分钟,主人的双脚在酥痒感觉里,迎接着俩叫早奴隶舌头的侍奉。舔是这俩奴隶最拿手的,他们的舌头在主人不同的地方作出相应的变化,以不同的舔法刺激。在吮吸主人的脚趾时,那种感觉就好象时在吮吸主人的阴茎一样。早晨主人都会晨勃,他们的舔侍更会让主人一柱擎天。他们舔的很温柔,舌头象蛇一样,在主人的五个脚趾间来回的进进出出,到了脚掌和脚心时,舌头又会变的宽大,而且会用他们的嘴唇亲吻主人最为酥痒的中心部位,也会象雨滴般的洒落在主人的脚底,他们的舌头就象一把刷子,来回的刷着主人的脚底,鼻孔的热气也呼远呼近,忽强忽弱,到了脚后跟,奴隶的舌头、嘴唇还有他们的牙齿都会用到,脚后跟的感觉细胞比较少,但并不表明就没有快感,相反的,脚后跟的快感和脚趾的快感是不同的两种感觉,一种是虚幻的飘渺的,一种是真实的实质的。每次,奴隶都会用牙齿有规律的摩擦着主人的脚后跟。脚后跟是人承力最大的地方,也是皮肤最硬的地方,但是也是最有肉感的地方,先用牙磨软,再用舌头舔,最后用嘴吮吸,当脚后跟被唾液充分湿润后,就会变的柔软而富有弹性,脚后跟的味道就会很真实的出现在口腔里。主人的脚背最有魅力,脚背和脚趾间优美的弧线具有无法抵挡的诱惑,脚趾上的绒毛仅短短的几根,就可以让匍匐在脚下的任何人意乱情迷了。主人脚背上的兰色脉络,略微隆起的脚背,都会让人感觉嘭然心动,奴隶温热的舌尖沿着那清晰的脉络蔓延着。对于主人的脚背,奴隶都会用他们的嘴唇来按摩。奴隶的嘴唇柔软的象婴儿皮肤,他们撅着嘴巴,让嘴唇更加的具有力量和厚度┅主人似乎感到了什么,变换了一下姿势,抽回了奴隶嘴边那只脚,奴隶连忙把舌头伸向主人的脚心,轻轻的的舔着,主人忍不住了,反了个身,奴隶仍然用力的舔着,主人抬起另一脚踢在他们的头上,他们还是舔,主人又是一脚,这一脚比刚才更有力了,他们没有放弃,继续舔着,主人一脚快似一脚,力量也越来越大,奴隶没有躲避,反而伸头去迎合主人脚的方向,使主人每一脚都能准确的落在他们的头上,因为他们知道,主人踢他们的头就像做晨练一样,是主人唤醒体力的一项方式。 随着重重的一脚奴隶跌坐在地上,主人也坐了起来,两旁忙上来2奴隶扶主人坐稳。 “主人早安!奴才给主人请安!”床头跪伏的2请安奴隶额头触地发出声响向主人磕了叁个头,面带微笑,声音洪亮大声的给的主人请安。8:45,主人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是去大便。2奴隶在床两边将盖在主人身上的锦丝薄被卷开。又上来2奴隶扶主人臀部,2奴隶扶主人大腿,2奴隶扶主人小腿及脚部,将主人搀至龙床左边跪伏的1奴隶背上。这是个二十三岁的金发蓝眼小伙子,有着一副经过严格锻练后的傲人身材,他穿着一件紧身运动短裤,把他的肌肉线条包裹成一个性感的符号。在他大腿内侧,更像是一座丘陵般明显地隆起,可以猜想他的阴茎大概有20公分,可能还要更大。同时,3奴隶服侍主人披上薄丝睡衣。接着,这奴隶驮着主人爬向卫生间。主人排便很有规律,每天两次,一般是早晨起床后的坐便和晚睡前沐浴时的卧便。主人坐便不是在马桶上,而是一个特制的“恭榻”。这是一个中间有二十五公分孔洞、两米长宽的温玉半躺榻,上面裹了厚厚的软帛毯垂在四面,将便榻严严实实包住,这是为了防止榻下发出声音和传出气味。在榻下有奴隶手捧一个四十公分的大口温玉便盒,里面有堆满熏衣草的温水,还铺了叁层丝帛以免发出声音,他负责在主人排便时接便。这个“椅子”的另外一个功能就是在榻下可以很方便地接触到主人的下身,而不需要主人撅着屁股或是变换一些其它的姿势,因为那些姿势对主人的高贵和威严有所损害。奴隶迅速平稳的爬到洗手间。8奴隶服侍主人在“恭榻”上坐下来,2脚奴横式跪伏在“恭榻”前,主人的脚踏在他们光润、富有弹性的厚臀上。椅下早有5奴隶伏在里面侍候主人出恭。主人的阴茎在奴隶头上晃动着,宛如一根擎天柱。主人的阴茎如缎子一样光滑,隐隐的透出一股神韵。突出的血管与整个阴茎和谐的组成了“完美”的男性象征,把男性美体现的淋漓尽致!主人的阴茎现在半软半硬就有十五厘米长,要是完全勃起的话会有二十四厘米,圆圆的龟头很红很润,冠状沟深且带勾,两片樱桃小嘴翕动着,奴隶将手背在后面,不敢用手,用舌尖挑起主人光泽的龟头,轻轻的含在嘴里,软软的,但又硬硬的!带着主人的体贴,带着主人的坚硬,进入奴隶的喉咙。主人的一切再一次的温暖了奴隶的全身。奴隶恭敬的用柔软的舌头给主人细致的舔着,用丰润的嘴轻轻地吸着主人的龟口,尽量想使主人轻松自然地进入状态,排出尿液。肉感但又不失坚挺的龟头上慢慢的渗出了主人的玉液,一股温热的甘泉喷涌而出,力道充沛,激射到奴隶的喉咙,奴隶用舌头轻轻的接触着主人的龟口,喷涌而出的甘泉像是在给舌头进行着“冲浪浴”,奴隶尽情的享用着甘泉的滋润,那芬芳馥郁的味道充满整个口腔,流进整个体内,滋润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尿的流速在不断加大,奴隶拚命的大口吞咽着,不敢使一滴流出。主人早起的玉液是最好喝的,淡淡的,有一点咸味。等到奴隶确信主人不会再滴出尿液后,便开始吮吸干净主人龟头和包皮上沾着的尿液。主人的阴茎被奴隶的舌尖扫得很痒、很舒服,他抬起了右腿踩在了脚奴的肩膀上,露出了最隐秘的所在。同时,椅下有两个奴隶将主人的圆润双臀轻轻掰开,雪白的臀部中间深邃的美沟露出了粉红色包围中的主人的肛门,又有一奴隶现在跪在主人的下面用舌头钻舔着。他先用双唇扒开主人的肛门,从中间伸出舌头,用早已含好的润滑液按摩主人的括约肌。因为早起有些干燥,所以需要奴隶先用清爽、滋柔的舌头辅助润滑主人肛口,以方便接下来主人的排便通畅。奴隶现在就差一步就能进到主人高贵的身体里去,成为主人的一部分了。他那狡润的舌头,一下下舔着主人的肉穴,随着在外围的轻舔,奴隶的舌头慢慢使劲,一点一点的伸进主人的肛门,主人微微的收缩了一下肌肉,把奴隶的舌头给挤了出来。等主人重新放松后,奴隶又尝试着把舌头伸进主人的肛门。这次主人没有拒绝,奴隶的舌头慢慢的进去了一二厘米,他给主人舔着肛门里面的四壁,主人的扩约肌慢慢的放松,慢慢的湿热了起来。一会儿,主人大便那熟悉的气息向奴隶飘来,那奴隶忙把舌头柔柔抽出,双唇紧闭,跪伏着侍候在一边。捧温玉便盒的奴隶,看到了主人的大便落在便盒的花水丛里泛起了阵阵涟漪,异香沁透心脾弥漫在“恭榻”的内部,奴隶们的心里同样也荡漾起阵阵涟漪!过了有十分钟,主人的脚在脚奴的身上踢了踢,旁边1奴隶会意道:“主人出恭完毕,撤。”下面的奴隶把便盒盖紧,全退了下去。每天,主人的排泄物会取一小部分送到岛内的健康部门来监测主人本日的身体状况,剩余部分则装瓶封存,将作为奴隶的至上奖赏分发下去。尔同时,椅下安装的排风装置也已将空气净化清新。接下来,奴隶需要先用柔软的舌头舔净给主人肛门里面的残余物。1奴隶微微抬起头,将舌尖伸进主人的体内,仔细的品味着“无上”的隐私,那残留的“神的废弃物”在奴隶的舌头上融化着、渗透着,刺激着每一个味蕾,弥漫到整个口腔。奴隶的舌头在灵活的探寻着,去采食那代表着他的“荣耀”的东西。奴隶完完全全的成为了主人的一部分,他的心底在呼喊:“我是主人最卑贱的奴隶!我是主人最卑贱的奴隶!”马上,又有4奴隶分别用裹着白棉的小玉棒沾下体沐液把主人的阴茎和肛门处仔细清洁了三遍。到此时,主人早起的排便全部结束了。这时,两旁6奴隶跪扶主人坐在2奴隶背上来到旁边的沐浴室早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