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中的堕落

好不容易和老婆小枫到了泰国旅游,谁知遇上了那个不知道什么示威抗议,
最后竟然弄到冲进了机场,唯有和团友们都留在了酒店里了。

「几时才可以回去呀。家里的狗狗还等着我呢?」老婆撒娇地坐在我床上,
引得胸前D的美乳撑着紧身衫上下摇晃了几下。认识了她这么久,但每次看见她
这对美乳,总是令我不由得撑起了小帐篷……

我一下趴到床上抱住她的纤腰说:「那不好吗,免费多送几天让我们玩玩呀!」

小枫望着我不怀好意的淫脸。

「想得美,我这几天可不跟你玩你这个色鬼。老想欺负人家,明明每次带着
套套还说要把人家的肚子干大,净说些让人害羞的话,哼」

叮咚,叮咚,这时,房间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我一开门,原来是隔壁那个死肥佬。这傢夥这几天在巴士上的时候老是盯着
我老婆的胸看,彷彿有透视眼一样,要把我老婆全身透视一片。

「有事吗?」我不耐烦地问。

「小帅哥,要不要去看看当地风土人情?」他嬉皮笑脸的说。

「我们前两天不是看过了吗!?」我不屑地想打发他走。

「这次够刺激的耶」肥佬故作神秘。

「还不是人妖,来的第二天就见识了耶。」

「降头,见过没有?」

「那么危险的东西,你自己去见识够吧」

「我可是认识人呐,绝对安全呢……而且……」肥佬故意凑近我耳边小声说
「我还知道有人会下催淫降头的呢。」

听到这句话,顿时色心大起。不禁向后望一望床上的枫。然后问道「咦,那
有什么效果的?

「那还用说,催淫嘛,令女人不由自主要那话儿的呢。而且……」他又故弄
玄虚起来。

「被干的女人如果高潮时被内射进子宫的话,会一辈子不由自主跟着那个男
人,受他控制的呢!」

肥佬带领坐巴士去到了村落,一路上他还带上了个当地人,说是向导,我见
她个向导七老八十的样子,怕不会对我老婆毛手毛脚吧,便放心的让他座在枫的
旁边我和肥佬在后面小声讨论起这个降头起来了。不久就没路了,骑大象进了山,
他事前告诉我们那里有原住民,别乱来得罪他们不好玩,里面不能拍照。

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小屋前导游带我们进了屋,不知道为什么,里面那尊神像
总让我老婆觉得不自然,这时那向导端着两杯类似水的液体递给了我和老婆,肥
佬说那是给你们辟邪用的,他自己喝过就不喝了,然后色色的向我打了个眼色
(刚才在车上就和他设计好的呢,他说我这杯喝了可以硬了又硬,一直到0呢,
老婆的那杯就不用说了吧)

没想到老婆看都没看就咕噜一下喝下去了,我还犹豫了一下呢。淡淡的,不
就是没有味道的水嘛。然后我们就急急离开了小屋,去周围见识见识了

就快天黑的时候。小枫就磨蹭着我要走了。忽然天就下起雨。肥佬说这天气
回去不安全,都是山路,那唯有在这里过一晚了,哈哈,身上刚好没带套套,今
晚你逃不掉了,小枫。

食晚餐的时候,那死肥佬一味的给我灌当地的米酒。说是当临别的践行,还
常常有意无意的叫我「回去好好干」的话,我不知道受了他什么刺激,一个劲地
回敬,心想,醉也无所谓,反正我有整个晚上。

老婆扶我回的房间的时候,我已是醉的不省人事了,一路上梦呓般说了一大
堆话,不知道有没有把这个设计给说出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响起了雷声。突然,门好像被推开了,一个黑影蹑手
蹑脚地走了进来便听到老婆半娇柔半埋怨的声音说:「大大,你真的不要弄了,
弄得我都睡不着了。

「啊!怎么是你,停手呀!我现在就叫醒阿九,说你趁他睡觉时就欺负我这
个小女子,看他怎么对付你,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我只能矇矓地感觉到他仍然
抱着她不放,轻声说:」叫吧,看你男朋友醉成这个样子,今晚满足不了你了,
我来代劳吧。

老婆向我方向看了一下,见我有没有反应,「讨厌,怎么伸进来了,快放开
你这臭手」谁知那肥佬趁机把手伸进我老婆的睡衣了。

亏我白天还和他有说有笑呢,怎么现在玩弄起我老婆来一点也不手软。

「嗯,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老婆轻轻地挣扎起来,她其实不想把我弄
醒,但可能是肥佬找到了她的乳头,正慢慢摩擦起来,所以她不由自主的嗯了一
下(那可是我老婆最敏感的地带之一)。

老婆在被窝里想推开肥佬不规举的粗手,但好像不太成功,我感觉到她双腿
不规则地扭动着,大概是他的手从她的睡袍底下摸上了她的美腿,弄得她还发出
一阵阵诱人奇怪的声音,「喔,喔,不要再摸了,快碰到了,快碰到了,救我。」

老婆唯有夹紧双腿,别过身来,她还想抗拒,但力气根本比不上生得粗头大
马的肥佬,只能扭了两下身子,却被肥佬用手壁给他扳了过去,她腰间那条布带
可能因为被压住了扯住一头,这样一翻身,活结立刻自动解开。这种和式睡服是
两边互叠式的,全靠腰间那条布带,布带一解,中门马上就大开了。

他好像全然无视我的存在一样,左手虽然被枫的双手夹住,但仍然腾出右手
绕过身体卷曲着的老婆的后背,再用四只手指尖隔着内裤不停刺激老婆后面的那
条令人热血沸腾的小缝。这下可是棋高一着,在背后,老婆的手根本不能防禦,
只能用右手勉强捉住肥佬的手腕,拚命的往外拉。

她抵抗着说:「阿九,救命呀。救我呀,有色狼非礼我啊!」

老婆终於忍不住了,要向我求救了,平时和老婆半推半就玩的时候她下面湿
之前就会不停叫我不要弄,但我手只要再坚持一下,她就会呜呜的抱着我的手,
下面慢慢就湿透了。肥佬好像是用先下手为强的谋略,先要把我老婆征服再说,
反正是豁出去了。

好啦,到老子出场喇。看我还不两三下手脚就把你这好色的死肥佬给收拾了。

正当我要起身的时候,突然老婆呜的一声「你怎么能这样,不要啊,别添这
里。」

原来,他看见老婆胸前晃动着的D美乳。还有那颗让她自豪的粉红色小乳头,
猛地把头埋在了老婆胸前,事不宜迟,在这样下去老婆就要被干了,到是这顶绿
帽可是戴得冤枉,万一给他射进去了还不容易给干大肚子?

咦,怎么了,身体动不了的。难道,难道是梦吗?这样真实的场景。耳边仿
佛还响起肥佬舔乳头时唧唧的口水声呢!

「啊,不要这样……吸……吸呀,难受死了。」

见埋头在老婆双乳间的肥佬头起伏了几下,发出啵啵的声音。

「硬了,硬了。你这小淫娃,乳头慢慢硬了是不是呀?这么快就等不及让我
干?」

「阿九,听到吗?救我啊,你的小枫快……快……唔……唔」说道后面突然
听不到话了,死肥佬竟然敢在这么近的距离强吻我这可爱的老婆!

他把我老婆吻着啧啧有声,粗大的舌头硬把她的小嘴巴撬开,猛烈地在她嘴
巴里逗弄着,还用嘴巴顺序地把她的上唇下唇亲着吃着。而且双手也不闲着,不
住地揉按着老婆的美乳,我老婆被他吻得气息紊乱,只能从鼻子渗出「嗯嗯」的
声音。

肥佬看到我老婆已经被他征服了一大半,就把双手伸进被子里,放肆起抚摸
着她的耻谷,我感到老婆在我身边扭着细腰,但这种扭动根本算不上是挣扎,反
而使肥佬玩弄得更加有趣。

被子里一阵子纷乱,老婆的睡服就向两边分开了,还被那肥佬不怀好意的弄
成一堆垫在腰下,老婆便不得不把高挺的胸部挺起来了,胸前那两颗粉红色樱桃
因为挣扎的关系,不停地在空中打着圈,我老婆还想要用双手来保护自己高挺的
胸脯。但却被肥佬的双手抓住,还把她双手拉高按在她的头顶上,然后用一只手
给压住。

「停呀,救命,别往下拉了,求别再往下拉啦。」

肥佬另一只手当然不会空着,探手就去拉老婆的蕾丝白内裤。

作为响应,老婆还轻轻扭着细腰,把自己的胸部也挺高起来。啵,啵,老婆
已经开始发硬的乳头再一次被吸弄起来,又大又翘的美乳被他口中强大的吸力拉
扯起来。

「啊……不要……不要再弄人家……不要再吸人家那里……啊嗯……」老婆
发出可怜的声音,但那种声音却不知道是拒绝还是迎合。

这绝对是个梦吧,不可能的,我接受不了眼白白看着老婆一步步沦陷的现实,
只能安慰着自己。

这时肥佬突然站了起来双手马上打开了老婆的雪白的双腿,底裤被拉掉的女
友顿时像把脚合起来,肥佬果然是个高手,立刻用双膝将老婆的大腿顶住。这样,
老婆纵使力气再大也合不拢了,也许,她这一分开,就意味着将来也就再也合不
拢双腿了。

肥佬双手也不闲着,食指中指分开了我老婆的小穴,然后另一只手指蘸了点
口水,不停上下拨弄着因为被分开小穴而露出来的豆豆,这一下是致命的一击了。

老婆的反抗声随着渐渐立起来的豆豆而熄灭了,换而而来的是短促的呻吟声,
老婆开始有感觉的了,屁股轻轻的向上台了一下,这小动作肥佬都看眼里,慢慢
的,小穴留出了一条小溪,沾湿了肥佬的双手,源着股沟不断的滴到被单上,紧
绷的双腿也渐渐放松了。

「啊……求你不要……太过份了……啊……会给阿九发现……啊……」

原来肥佬已经在老婆不察觉的时候把内裤脱掉,早已充血过度的大鸡巴已经
挺立在小穴口了。

肥佬腰往上提了一下。老婆的腿就架在他毛茸茸的两条腿上了,握着他佈满
了青筋,还跃动着的「寸大鸡巴,不停的在我老婆的小穴口磨着,等待着永远征
服这美女的一刻。

老婆的小穴已经足够湿润了,脉动的硕大龟头微微的向前挺进紧紧顶压在水
汪汪的小穴口磨碾,去挑动那敏感的小豆豆。肥佬的大鸡巴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
娇嫩的两片蜜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粗大火烫的龟头紧密地顶压进老婆贞洁
的肉洞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着肉棒的接触摩擦,听凭陌生男人尽情地品享
着自己少女紧窄的肉洞口紧紧压挤他那粗大龟头的快感。

看着这巨大的异物快要夺取老婆的贞洁的时候,突然,我心里好像有什么事
情要蹦出来一样,啊!这下糟了,那催淫降头,这么粗长的肉棒,肯定会刺进女
友阴道的深处的,说不定还可以逼进子宫里,这还不是我所担心的全部,我最担
心是,看着他胯下巨大得像个椰子壳的卵袋,想必一定储藏着千军万马般的精子,
枫万一被他内射,一定会怀上这死肥佬的种的,甚至以后就认定了这雄伟的肉棒,
变成了他无休止的性奴隶。

老婆的小穴正臣服於肥佬粗大的龟头,正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的龟头。指
尖不断的去袭敏感的花蕊,嫩肉被粗大的龟头压挤摩擦,化成热汤的蜜汁,开始
沿着陌生的龟头的表面流下。龟头的尖端在花唇内脉动,可能会使老婆全身的快

感更为上升。

终於到时候了,肥佬对准小穴口,整个身体猛力向下压去,然后……

「啊,这臭婊子」,肥佬骂了一句。莫非有转机?我心里想。原来,正当肥
佬准备奋力一击的时候,老婆突然急中生智,一手抓住了肥佬的大鸡巴,向外推
了一下,被老婆指甲刮疼阳具的肥佬身子震了一下,就是藉着这个机会,老婆乘
机转过身来,向我的方向爬去。

「啊,放开我……」但老婆开心太早了,老婆只是充其量转过了身,趴了一
步,可是整个身子还未脱出肥佬的范围,肥佬马上用双手拉着老婆的腰,把她重
新拉到了他胯下,可怜老婆还差一点点就碰到我了,但现在只能拉着我身上的被
子投进了肥佬的胯下。

「逃吧,逃吧,看你这次怎样逃?」

肥佬双手撑着地面,手臂夹紧我老婆的纤腰,想来个老汉推车,可怜我的女
友还一只手想拔开他的手,另一只手还伸向不远处的我,可就是差一点才够得着。
老婆下面已经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挡悍匪般的阳具的入侵了。

不过这个姿势,没有手用的肥佬自己也很难对准目标,但他很快就想出了方
法,把满是肥肉的胸膛压在我老婆的小腹上,因为是大肚腩的关系,老婆的腰不
得不被压下了,变相屁股就被提高了,小穴口又一次摩擦着巨大的龟头。

「不要啊,不要……呃……呃……进去了……太……太大了」我老婆双手死
命的抓住肥佬的手臂,想推自己出这个无底的深渊。但是盘骨被卡在肥佬的双臂
之间,只能向后退而不能前进,而且,后面狭窄的神秘私处入口被迫向外微微扩
张着。已经不能再退了。

第二章插入,堕落的开始

「作最后的挣扎吧。」

肥佬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开始了。

他一只手轻轻地分开了小枫浅粉色的小阴唇,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粗大阴茎慢
慢地插了进去。我看到他的大黑肉棒,上面佈满了丑陋的青筋,正在一跳一跳的,
紫红色的龟头因为兴奋,显得特别的粗大,还反射出一层亮光,红得发紫的颜色
象徵着这根将要插入我老婆身体的阳具生机勃勃。

它来势汹汹,有着那股攻城掠地的势头,像在朝我示威,告诉我它将要把蓄
储的精液完满地灌注在我老婆那个美妙的肉壶里。

这就是别人的肉棒,小枫真的要和别的男人结合,那只属於我的小穴快要被
陌生人的肉棒插入,接受别人的体液,小枫的身体从此不再属於我一个了。

只见他将小枫两条腿一分,再向上一推,将小枫两条大腿呈一个M型,使小
枫的小穴暴露了出来,上面的阴毛被肥佬分了开来,只见小枫的小穴已经有点发
亮,两片的阴唇微微的张了开来,肥佬一手拿着自己的肉棒,另一只手将小枫的
两片的阴唇左右一分,只见小枫两片粉阴唇向两边分开,露出了可爱的小穴,小
穴经过肥佬的爱抚,已经分泌了不少的淫水,小枫眼看就要被肥佬插入了,突然
想直起身子制止肥佬,这时小枫已经预感到肥佬接下来要干嘛了,轻声说着「戴
套」肥佬却不管那么多,「戴什么套,老子从来不戴套」

老婆本能的抗拒着想把双腿并拢,只见肥佬跪在小枫腿中间,自己的双腿顶
着小枫的大腿内测,不让小枫把腿合起来。

我透过肥佬的两腿中间,看到小枫那薄薄的大阴唇中间有两片粉色的小阴唇,
小阴唇上泛着闪亮的水光,小阴唇上方是一小撮黑色的阴毛,在阴唇下面,靠近
菊花的地方,有一个微开的小洞,里面粉红色的嫩肉随着小枫急促的呼吸正在一
开一合着,彷彿一张小嘴。

肥佬一手按住小枫的膝盖,一手扶着自己粗大的阳具,对准了小枫那湿滑的
阴部,顶着中间那条缝上下的滑动着。

这时小枫闭着眼睛,向右侧偏着头,牙齿轻咬着自己的手指,感觉好难受一
般,从鼻腔中发出了「嗯,嗯」的闷哼声。

肥佬淫笑着说「淫妇,这就受不了了?好,让叔叔给你解痒」

只见肥佬腰部向前一挺,小枫头向后仰,发出了「嗯……」的一声长音。

我想到肥佬要抢先我一步不带套插进去了,我肯定不能让他得逞。但是我现
在动弹不得,这场面实在太刺激了,只见他的屁股已经开始往下压去,小枫的小
穴已被撑开,那股挤压的力量越来越强烈,凹陷下去的阴道口无法抵禦,只好张
开了口子。

我看到小枫的阴道口给撑得张开了,。他的龟头已经进入小枫的小穴。

「九,我不行了!他那东西已经找到了禁地的入口,我那地方已经不由我自
主了,我守不住了,请你原谅我吧。」小枫在心底对我忏悔。

肥佬的身体慢慢向下沈,也许是小腿的酸软令她感到颤抖,亦也许是生命里
首次接合别人而带来的紧张,老婆的身体很激动,而我的整个人也如被牵起般一
同激动起来。

「呜……」小枫闭起双眼,咬紧了牙关,脸部表情变得绷紧,真是太大了,
即使是跟我有过不少性经验的她,仍禁不住为这过份强大的肉棒而动容。

老婆的眉眼紧皱,令人分不清是快乐还是痛楚,胀红的粉脸,仿似被欲望的
浪潮淹至无法呼吸而快将窒息。

「要……要入了……」那曾只有我进入的粉嫩小屄,随着巨大龟头的强闯而
被撑大。

两片肉唇像迎合般向两边缓缓张开,像一条蛇要吞下比它体积更大的猎物,
以最大的容量向两边扩张。

慢慢地,那成椭圆型的头部被一点一点地吞噬,伞子般的龟头菱角把小屄口
撑成一个圆洞,直至整个龟头完全进入,两片充满弹性的阴唇才立刻再次收起,
牢牢地紧贴着肉棒的茎身。

坚实庞大的龟头向阴道里面钻进来,长长的阳物茎干正在一分又一分的慢慢
滑进了紧紧的阴道口。

坚实庞大的龟头缓缓地进入从未被陌生人开拓的阴道膣腔,原本紧合的阴道
内壁给一点又一点地撑开和佔据。

突然,那大怪头又一次顶住小枫的肉唇不动了,然后再轻轻地研磨着肉洞旁
的地带,一下接一下的,研得小枫禁不住想要立即迎接它进来。她紧咬着下唇,
强制自己想要扭动向上挺的屁股和想要叫出口的呻吟。

肥佬似乎看穿了小枫的心事,得意地说:「呵呵……你真是口不对心,想要
了是吗?好啊,骚婊子,老公给你动真啰!」

说完之后,他就慢慢地降低屁股,准备将肉棒完全挤进去了。

「肉……肉唇给撑开来了!噢!那大怪头它……它……好大啊,它撑开入口
了!啊……好热!」这就是别的男人的肉棒吗?

「啊!不能这样!不要这样!」我祈求小枫作出最后的挣扎,停止这一切。

「嘿嘿!怕什么羞了?像你这么淫荡,我就不相信你在外面没有其它男人。
嘿嘿!」

小枫希望他会发善心、希望他会放过自己;於是尽力平静地说:「我……我
除了男友以外,真的没有跟其它男人做……做……这事……」

可是说到这里又说不下去了。

但肥佬听了反而兴奋,淫笑着说:「嘿嘿!是这样吗?呵呵,那我可要代你
男友奖励你了!我得尽力服务你一下才行!你看看我的大肉棒,等下完全插入之
后,你就忘不了这种滋味了」

最后一句话是我一生难忘的!

小枫这时向我发出呼救:「九,救我!!……不要……啊……好大……不要
让。……他插进来……不」

肥佬一边恣意地体味着自己粗大的龟头一丝丝更深插入老婆那宛如处女般紧

窄的蜜洞的快感,一边贪婪地死死盯着老婆那火烫绯红的俏脸,品味着这矜
持端庄的女性贞操被一寸寸侵略时那让男人迷醉的羞耻屈辱的表情。

「喔……喔……又进去一点了,救……救我。」

粗大的龟头慢慢的消失在我眼前,狭窄的女性私处入口已经被无限大的撑开,
去包容和夹紧肥佬的龟头。龟头挤刺进那已经被蜜液滋润得非常润滑得的秘洞中,
深深插入枫从未向我之外的第二个男人开放的贞洁的蜜洞,纯洁的嫩肉立刻无知
地夹紧侵入者。粗大的龟头撑满在老婆湿润紧凑的蜜洞,不住地脉动鼓胀。

老婆强烈地感觉到粗壮的火棒慢慢地撑开自己娇小的身体,粗大的龟头已经
完全插挤入自己贞洁隐秘的蜜洞中。

自己贞洁的蜜洞竟然在夹紧一个令人噁心的肥佬的粗大龟头,虽然还没有被
完全插入,老婆已经被巨大的羞耻像发狂似地燃烧着。

「他插进来了……阿九,救救我……」老婆在心里呐喊着。

那慢慢没入小穴的大龟头冠不停刺激着老婆粉嫩的肉穴。

「啊……嗯……嗯」我老婆忍不住叫了出来,但很快便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
巴,害怕叫得太大声会把我吵醒,所以后面的声音变成「唔唔……呃呃……」

一寸,一寸,肥佬的肉棒彷彿是个无尽头的黑箭嘴,一直贪婪的要到达老婆
的深处,肥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从枫的阴道传来他肉棒进入时的温软滑腻的舒
爽。

「呀……」小枫随着整个龟头的进入仰起头来,喉间发出悠长的啸声,像是
终於通过一道痛苦的活门,即将进入快乐的通道。

那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画面,我曾欣赏过无数次自己肉棒进入老婆体内时的光
境,但从没有如此的感动,甚至在第一次进入时,亦没有此刻的心跳。

「唧……」大量的淫水随着肉棒的进入被挤出,沿着阴茎的传递直流到肥佬
的阴囊上去,可能因为实在是太大的关系,小枫的阴道亦需要适应的时间,那一
段沈下去的过程很长,是长得有足够时间让人欣赏两片肉唇被挤至变形,交汇处
流着汹涌的浪潮,雪白大腿因为强行支撑而不住颤抖,每个画面和细节都看得十
分清楚,就像最高清的萤光幕,把所有都毫无保留地呈现眼前。

「啊……嗯……不要……拔……拔出去……九……你在干什么?我后悔了…
…他要……真的……真的要进来了……喔……」

「不要再来了!……求你……」

老婆用双手顶住肥佬的大腿,不想自己只属於男友的阴道和他的那粗大丑恶
的阴茎发生直接的接触。

「不戴不是更好嘛……那样龟头形状的刺激也更强烈吧。」

肥佬龟头尖挑开了老婆的两片嫩肉,粗大发亮的龟头直接压陷到老婆的阴唇
的包围中,开始与老婆的阴道口的粘膜发生了肉与肉的接触,老婆柳眉微皱,贝
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在那根粗大肉棒深入雪白无瑕美丽玉体的过
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涌生,清雅丽人急促地娇喘呻吟,娇啼
婉转,似乎抗拒又接受那挺入老婆氾滥成灾的美穴幽径被淫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
大肉棒。

「啊……啊……唔…………好……痛……好舒服……」

说话间扭动娇躯挣扎,肥佬控制不了挺动的下身,因为娇艳无比的阴道壁上
的嫩肉好像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圈着他的大肉棒,每当他的大肉棒再进入时,阴
道壁的嫩肉就会自动收缩蠕动,体腔也紧紧的咬着他龟头肉冠的颈沟,像是在吸
吮着他的龟头。

用旋磨的方式缓慢的速度,摇摆臀部逐渐向小穴内挤进去。

过了好一会,肥佬才无比兴奋地慢慢退出肉棒,俯身向下看去。

刚进去的半截阳具拉出了一小截粉红色的嫩肉,湿漉漉的沾满了肥佬马眼中
的分泌物和老婆爱液混合的白浆。

「啊……嗯……不要……拔……拔出去……九……你在干什么?……他要…
…要进来了……喔……」

那逐渐涨满的快感不可否认已把她征服了,往下除了呻吟外,小枫不知道自
己应说些什么了。

[全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