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床羞辱

啊……老公,对不起……”在婚纱照中老公的注视下,在自己家的婚床上,在自己的下体被一个蛮牛般的男人野蛮耕耘下,一股股热流自下体的羊肠小径喷射而出的同时舒雅悠然长叹出声!

声嘶嘶魂渺渺,春水波阑多少!

飘飘欲仙、魂游天外、如在云端……

这应该就是性高潮的感觉了,虽然这是舒雅第一次经历这种全身痉挛、亢奋,灵魂要出窍的感觉,但身体的感觉告诉她这肯定就是书上所描述的高潮没错了!舒雅跟丈夫戴庆做爱有时也很动情,感觉也很好,戴庆对她很温柔、生怕揉碎了、戳坏了。虽然她感觉也很舒服、很甜蜜。她曾经认为那就是性高潮了。可是现在她才知道那不是高潮!

自己居然在婚纱照中丈夫的注视下,在自己家的婚床上,被别的男人搞出了从未经历过的性高潮。这让她怎能不羞愧难当、不感到自责呢?

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高潮体验是丈夫以为的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他狂野的像个蛮牛般在自己下身冲击、顶耸着。每次当他用哪根火烫充血的龟头顶进小白内裤中间凹陷进去的肉缝时都能插入大半个龟头,而他再继续用力那肿胀的龟头就会沿着早已湿滑的布料凹陷狠狠地摩擦过她阴唇上面的那颗小豆豆,然后她就会猛然颤抖一下,说不出的刺激、兴奋,那鲜红的小肉豆被火烫肿胀的龟头磨得愈来愈硬,越来越充血肿胀,渐渐勃起了……在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这种强烈地顶耸摩擦后,终于她感到了阴道内一股股热流喷射了出来,随即她就全身痉挛、亢奋着飘飘欲仙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舒雅从高潮的余韵中转醒过来。倏一睁开含春妙目就发现一张脸正冲着她似笑非笑着:“没想到你的身体这么敏感?隔着内裤都能把你干出高潮来?高潮时的反应还真是强烈啊,流了这么多的淫水。”

舒雅也感受到了自己下身的一片狼藉,红着脸没法回答他,因为她现在只觉的浑身滩软,连说话都懒得说了。高潮余韵过后她感觉全身像被抽空了一般,感觉身子空空的。好想被这个男人那高大的身躯重重地压在身下,然后紧紧地抱着他,感受那种被重压的充实感,可她又羞于开口。

男人见她不说话便又把头凑过来嬉皮笑脸道:“嘿嘿,把你肏舒坦了吧?居然喊起我老公来了?”

舒雅被她说得双靥绯红,忙抬头看了一眼婚纱照中的丈夫,娇嗔道:“不要脸,谁喊你老公了?”

他顺着舒雅的目光看到了婚纱照,然后了然道:“原来是喊他啊?你喊他有什么用?还不是干瞪眼看着我在你们床上肏他漂亮媳妇?他也没办法啊?”男人得意地邪笑着。

“你……你简直就是个流氓。快把你哪根脏东西从我下面拿走。”舒雅厉声道。

“你是舒服了,可我还没泻火呢,你说怎么办?再来一次吧,让我也射出来。”“宁泽涛”死皮赖脸道。

舒雅一听马上又紧张地看向头顶的婚纱照,然后说:“我求求你别在这里了,好不好?我在这里感觉不舒服,觉得特别的别扭。只要你别在这个屋里你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好不好?”

“哦?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宁泽涛”贼眼珠乱转。

“嗯,咱们去客厅吧?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舒雅诚恳道。

“好吧,你可要说话算话,不然……嘿嘿嘿。”他故意又盯着婚纱照中的戴庆意味深长地看了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