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爹的女人

小媛心不在焉的做着饭,不时看向防盗门,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人,虽然
过去两年,他与自己就像一对正常的干爹与干女儿,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关系,可
是,她明白这个人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这次请他来家里吃饭,真的是对的么?

「咔嚓!」

「小媛,干爹来了」

她手中的锅铲差点掉在地上,好在很快稳定了情绪,连忙跑了过去:「呀!
我等你们老半天了,菜都快凉了,快进来,外面冷。」

「哈哈,小媛我们来晚了,告个罪。」干爹换着鞋子大笑道。

见干爹表情正常,看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她不由得大松口气,薄嗔道:
「干爹你可是大忙人,小女怎敢得罪。」

小媛连忙帮干爹脱下大衣,挂在了衣架上,又打水服侍,真像一个孝顺的干
女儿,但只有她心里知道,并不是这样。

温馨和睦的吃完了饭,老公陪着干爹坐在沙发聊天,她磨磨蹭蹭的洗完碗也
坐在了老公身边,附和的发出笑声。

时间过的很快,零点的钟声响起,新的一年到来了,虽然不是春节,不过小
区里还是有人放起了爆竹,把人耳朵都震聋了。

「哈哈,你们这里可真热闹,我也该回去了。」干爹一起身就要走。

老公连忙拉住了干爹,她也只好跟着站起来,帮着留下干爹,她知道如果自
己不发话,老公事后肯定会怪自己,可他怎么知道其中秘密,不由得心里一片苦
涩。

「干爹都要五十了,也不找个伴,怪孤单的。」干爹洗澡去后,老公拉着她
的手叹道。

她眼睛一亮,对啊!如果,干爹能找个女人,那他不就放过自己了!看来得
给干爹安排些相亲才行,以干爹的条件,找个比自己还好的,因该很轻松。

干爹洗完了澡,她也让老公赶紧去洗,等下在床上,跟老公好好聊聊干爹相
亲这事儿,她见干爹回客卧后,也趁着老公洗澡的时候,把桌子擦一下,就在这
时,突然浴室传来了老公的声音。

「小媛,怎么没洗发水了。」

「啊!我今天买了放在客卧里忘记换了,你等下,我去给你拿,你先进去啊!
别着凉了。」

她答完,突然愣住了,现在干爹在客卧,自己过去的话……,可老公等着,
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敲响了房门。

「干爹,睡了么。」

「没呢,有什么事么。」干爹问道。

「浴室没洗发水了,新买的正好在客卧,我过来拿一下。」

「那你自己进来拿吧。」

她深吸一口,扭开了把手,见干爹抱着头躺在床上,正饶有兴致看着自己,
她不由得心里一慌,小跑到小凳上的口袋,翻找起洗发水。因为凳子很矮,这造
成她不由得把腰弯下去,正好把她丰臀凸显了出来,床上一直盯着她的干爹,双
目发出绿光,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他一下坐到床边,伸手过去狠狠捏了一下。

「呀!」

小媛大叫起来,但很快把嘴巴捂着,转头惊慌看着干爹,生怕他做出什么事
来,好在,浴室传来老公的声音。

「小媛你怎么了?」

她连忙平复呼吸,抓起洗发水跑了出去:「没事,手滑差点把洗发水掉在地
上。」

「怎么做事的,小心些嘛。」

她敲开了浴室的门,老公的手伸了出来,她怕老公看见自己红晕未褪的脸,
离的远远的把洗发水递了过去,她并不知道,这个动作让她圆臀丰挺了起来,跟
着后面出来的干爹,狠狠吞了吞口水,心里赞叹道:「好一副炮架。」

尤其是想到一门之隔,便是自己的干儿子,并且是干女儿的丈夫,他的鸡巴
不禁硬的爆炸,把睡裤都要撑破,他几步来到小媛身后,把鸡巴对着翘起的圆臀
狠狠一顶,双手更是握住那一对,晃了一晚上的大奶。

被袭击的小媛,差点大叫起来,手一抖,洗发水都握不住,好在老公拿了过
去,要不然,就要暴露了。

「怎么搞的,拿个洗发水也冒冒失失的。」老公嘟囔了几句,拿了洗发水,
把门关上了。

小媛连忙挣扎,可干爹力气很大,不断揉捏她的大奶,下面还不时一顶,这
让早已习惯这根鸡巴的小媛,不由小屄一紧,微微有些湿润,她真是讨厌这幅被
他征服的娇躯,只要一贴近,身体就深深的出卖了她。

「当时说好了的,我结了婚,就恢复正常的义父女关系,你怎么出尔反尔。」
小媛不断挣扎,语气慌乱道。

「嘿嘿,你以为我这两年不碰你,是因为年纪大了么?你错了,是因为,我
对你厌倦了!可我没想到,经过吕铎这小子的浇灌,以前这具瘦弱的身体,居然
开的如此娇艳,干爹我啊,见得如此美肉,怎能不下嘴。」

「不要!」

「我的干女儿,回忆一下吧,当初咱们的第一次吧,你会再次贪念这根大鸡
巴的。」干爹揉着小媛的大奶,语气蛊惑道。

小媛双目朦胧了起来,不由把思绪伸展到了过去,那时她未满十八岁。

因为她上学很早,在十七岁的时候,就参加了高考,不过,她落榜了,对于
贫困家庭的她来说,根本负担不起再次的复读,所以她到处找事情做,可没有一
技之长的她,都是做不长久,于是,她把赚的钱,拿去驾校学车,她学的很刻苦,
几个月后就拿到了驾照。

正好这个时候,干爹要招司机,她就去应聘,本来也只是试一下,毕竟她是
个新手,一般是没人招的,结果,被干爹一眼相中,工资开的还不低,她很珍惜
这份工作,开车时一点不敢放松,生怕出事害了干爹,兢兢战战过了一段时间,
熟练后,她也转正了,成为了干爹专属司机,干爹也很信任她,对于一个农村出
来的女孩子,在大城市有这么个长辈关怀自己,让她很是温暖,当时,干爹说要
认自己为义女,她以为是干爹没有儿女,缺少亲情,所以她当时很开心就答应了,
但她并不知道,这是他滑入深渊的开始。

一切要从她十八岁生日那天,她接到了母亲病危的电话,需要二十万才足够,
把家里东西都卖完了也不够,她只好告诉了干爹,干爹很和蔼的让她来到办公室,
扔了一张卡给她,告诉她有三十万,让她转回去付医药费,剩下的给母亲买些营
养品。

小媛感动的泪流满面,连忙保证努力工作偿还,但,干爹却走到她旁边,坐
在了沙发上,把手放在她肩膀,露出了怪异的笑容。

「不需要你还钱,只要你让我干一下就行。」

小媛脑内轰然作响,一切都坍塌了,那个慈爱的干爹,破碎了一地,再也拼
凑不起来,她没想到,从进公司开始,干爹就盯上了自己,只是一直没机会,而
自己却把机会送了上去。

她脸色苍白,想要挣扎,可干爹却把她抱住:「你想让外面的人都听到么?
我倒是不在乎,毕竟那个男人没几个女人,而你,只怕会被全公司认为是个狐狸
精。」

小媛身体一震,嘴巴颤抖起来:「不,不要,这钱我不要了。」

「晚了!」干爹露出他狠辣的面目。

把小媛推到了沙发上,肥胖的身躯压了上去,双手抓在了还没成熟的奶子上,
一边揉捏,一边淫笑道:「好一对青涩的苹果,从你入公司开始,我就想尝尝了。」

他抓住小媛的衬衣,狠狠一扯,扣子蹦开,一对初具规模的奶子就露了出来,
他推开奶罩,盯着两颗粉色的乳头,肥厚的嘴唇对着一颗就吮吸了起来。

「呀,不……,不要。」小媛不停挣扎,可她瘦弱的身躯,怎么是这堆肥肉
的对手。

「嘿嘿,等下,你就会开心起来的。」干爹含着乳头说道。

他一边吮吸着乳头,一只胖手从小媛白腿划到深处,隔着内裤,不断按捏着
阴蒂。怪异的感觉不断涌出脑内,小媛知道这样下去,一切都完了,她不知道哪
里来的力气,一口咬在干爹肩膀,干爹一吃痛,就漏出空隙,让小媛差点就要逃
脱。

干爹摸着肩膀,胖脸纠结在了一起,已是非常愤怒,怜香惜玉之情,一消而
空,把小媛双手背着一缚,让她跪在了沙发上,把不是太丰腴,却很挺翘的小屁
股挺了起来,干爹一边解着皮带,一边狠狠道:「小贱货,本来想让你少吃些苦
头,没想到,你却不识好人心,我也不怜香惜玉了,我要直接狠狠的操干你,把
你的屄操烂!」

小媛没想到一向温柔慈祥的干爹,居然有如此暴虐的一面,吓的身体一软,
根本提不起反抗的力气,随着干爹把她内裤撕烂,一根火热的东西抵在阴唇上,
她两颗豆大泪珠滴下,她保护了十八年的清白之身,在生日这天永远失去了。

一脸暴虐的干爹把撕烂的内裤,塞进了小媛嘴巴,大笑一声,狠狠一挺,半
截肉棒就插了进去,他很快发现被一层东西挡住,顿时,欣喜若狂,这具纯洁的
身躯,将被自己玷污,他要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啊!」小媛发出一声惨叫,但却被内裤堵回了嘴里。

在娇嫩小屄中,一根粗胖的鸡巴,尽根而入!鸡巴的主人没有给它任何适应
的时间,一拉之中,棒身还带着血丝,但鸡巴的主人却再次狠狠捣了下去,次次
顶入娇嫩的子宫中。

「啪啪啪。」

办公室内全是肉身撞击的声音,小媛的屁股不丰腴,所以没有臀浪,但干爹
肥大肚皮,却在每次撞到她的屁股时,荡出阵阵肚浪。

一个肥胖的老头,停着大肚子,下面一根大鸡巴,从身下少女,粉嫩紧凑,
还是馒头型的小屄中不断抽插进出,带出淡红的淫水,贱的沙发到处都是。

非常的淫靡!

小媛经过一开始的剧烈疼痛,随着一下比一下凶狠的抽插,屄内开始爽的淫
水充盈,像小猫一般,发出短促的呻吟。

干爹越干越兴奋,没想到自己捡了个宝,居然是个媚骨天生的女人,才初次
破身,就骚成了这样,鸡巴放佛泡在了温泉中,让他快感加剧,差点射了出来。

他把小媛翻了个身,仰躺在沙发,也不缚住她的手了,因为他知道,对方绝
对不会再反抗了,他甚至把小媛嘴里的内裤拿了出来,他双手从小媛膝窝穿过,
让她双脚叠在了身上,正好把屁股高高抬起,再次把鸡巴插了进去。

只见,黑色肥大的屁股,不断撞击下面还青涩粉嫩的小臀,两臀之间,被一
根黑色的大鸡巴连着,不断深入那个小屁股的嘴巴之中。

真是一副淫荡的画面啊!

「嗯……,」小媛小声的呻吟着。

「说!你是我的谁。」干爹一下比一下干的狠,喘着气问道。

小媛咬着嘴唇不答,干爹平复的胖脸,又纠结在一起,眼中闪着暴虐的红光,
把鸡巴拉到快要掉出来的时候,再次狠狠插了进去,把小媛插的目翻白眼。

「说不说!」干爹又来了一记。

看着干爹恐怖的脸,小媛害怕的颤抖道:「我是你的干女儿。」

「那你说干爹在干嘛?」干爹听着小媛的话,鸡巴更加硬了起来。

「你在……,你在……干,干!女儿。」小媛被快感冲击的脑袋麻木,根本
不知道在说什么。

干爹听的全身沸腾,鸡巴在小屄里一翘,再也忍不住了,又快又狠的操干,
仿佛要把这又嫩又白骚屄操烂,在他一声低吼中,龟头一麻,大股的精液,狠狠
射进了小媛的屄内。

干爹肥胖又黑的身体,趴在小媛玉白的身躯上,不断喘着粗气,而小媛双目
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嘴角流着口水,若不是奶子不断起伏,还真以为被操死了。

喘过气后,干爹撤出还未消褪的鸡巴,就像开红酒一样,啵的一声,滚滚带
着淡红色的精液,从馒头般的小屄中流了出来。

十八岁生日这天,小媛成为了女人,干爹的女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