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就来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时,卓文轻轻的闭上了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在轻呼出气的同时睁开了眼,眼中的悲伤被高昂的自信和骄傲所取代,脸上的悲痛也一扫而空。
温暖的水流冲击着卓文赤裸的肌肤。卓文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一夜来的疲惫被清洗的干干净净。闭上双眼,任由水流洗涤着他健壮的身躯,他停止了思想,单纯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平静与舒适。
这里是卓文一个女朋友孙洁的家。
“文,你回来了?”
带有磁性的女性娇柔的声音唤回了卓文游离的思绪。
是孙洁,三年前在夜总会做舞小姐的她因涉嫌一起谋杀案而和卓文相识,那时的卓文还只是个展露头脚的小律师,这个案子是卓文的成名之作,此案中,卓文以精细的思维和卓绝的口才一鸣惊人,驳倒了起诉官的所有证据,使孙洁无罪。
案子结束后,孙洁辞去了工作,搬进了卓文给她的房子。现在孙洁打理着卓文和朋友开的一间酒吧。
脚步声响起,孙洁走进了浴室,卓文睁开双眼,迎上孙洁睡意朦胧而充满欣喜与爱意的双眸。这三年来卓文并不是住在这,只是偶尔来此住一段时间,特别是他结束一个案子后。当孙洁看到卓文留在客厅的衣服后,心中是何等的欣喜。
刚刚睡醒的孙洁让卓文的欲火猛的燃烧起来。
蓬松的头发,朦胧的睡眼,厚厚的嘴唇,以及胸前饱胀的乳房和随着她的走动在睡衣中时隐时现的阴部,让卓文的鲜血燃烧起来,胯下粗长的鸡巴高高的举起,鸡蛋大的紫红色的龟头冲出了水面,带着点点水露向孙洁发出了性的邀请。
孙洁的呼吸沉重起来,娇媚的目光盯着卓文的龟头,双手扯动腰间的丝带,薄薄的睡衣随着她微微晃动的躯体滑到地上,露出了她洁白赤裸丰满的身躯。
“要我帮你吗?”
不待卓文回答,抬腿跨进浴池,粉红色的阴唇上淫露点点。饱胀的乳房上下晃动着。使得卓文的鸡巴阵阵抖动。三年来的生活让孙洁知道了怎么吸引住卓文的目光。
孙洁跪坐在卓文的脚边,震动着的水面刚刚没着她肥厚的阴唇,孙洁将卓文的一脚放在自己的腿间,双手捧起卓文的另一只脚,修长白净滑嫩的手清洗起卓文的脚。
卓文移动放在孙洁腿间的脚,灵活的脚趾从孙洁高高蓬隆的阴阜探到她的阴唇上,灵活的向里一探,熟练的用拇趾找到孙洁隐藏在阴唇内的那颗肿胀的肉粒,先用趾腹揉搓了一会,再用趾甲轻轻的刮弄。
孙洁白皙的皮肤变的红润欲滴,从跨下那一点传来的刺激激荡着她的心神,内心深处的情火一下就被点燃。身体一阵眩晕,忙将身体前凑,将自己的乳房顶到捧在手中的脚上,饱满的乳房将卓文的脚整个包裹着,肿硬的乳头顶在卓文的脚心,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在卓文的脚心不停的蠕动。
从脚心传来的麻痒让卓文不由的向回收脚,将孙洁的身体扯倒,等她用手撑住下落的身体时,蓦然发现卓文粗大的龟头停在她的嘴边,龟头的顶端有着点点的黏液,黏液的气息混合着沐浴液的香味冲击着她的神志。让她朦胧迷离的神志更加的混乱。
孙洁微微的抬头,张开小嘴,伸出舌头舔了舔,龟头抖了抖,在水面荡起层层涟漪,孙洁吃吃的笑了,乐此不疲的舔弄着眼前的龟头。
卓文伸手抓住孙洁不停晃动的乳房,大力的揉搓,仿佛想要从中揉出些什么似的。同时,用脚趾用力的挖孙洁的阴道。引起孙洁身体的阵阵震颤。
一股股的热流从孙洁体内冲出,孙洁舔弄着龟头的嘴中发出了罪人的呻吟声“嗯……深一点,深一点……”
显然脚趾的长度不能满足孙洁此时的渴望,欲求不满的强烈空虚感让她的呻吟声中夹带着哭泣似的响声。她急切的站起身,水流从她的身体滴下,在卓文火热的目光中,她慢慢的蹲下,粉红色的阴唇微微的张开,点点淫露从中滴到浴池里。
孙洁一手抓着卓文粗大的鸡巴,一手挑开自己的阴唇,微闭着眼睛,嘴里发出断断的呻吟声中将卓文粗大的龟头“吃”进自己的体内。
当龟头进入孙洁的体内时,卓文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呻吟。虽然他们作爱的次数不少了,但孙洁阴道依然如同第一次那样紧凑,而且阴道内更是火热异常。
孙洁微微停顿了一会,让自己紧凑的阴道适应了一下,再慢慢的动起来,随着她的上下起落,一点点的,卓文那粗长的鸡巴被“吃掉”“好粗……好胀……好舒服……”
当龟头碰到她的最柔软处后,孙洁停下来,喘着粗气。双手撑在卓文的肩上,湿淋淋的长发垂在卓文的胸膛上。
然后,孙洁开始动了,先慢后快的上下起伏起来。每次都将身子抬高到只留龟头在自己的体内,而落下时则将全部吃入。她那肿胀的肉粒在下落时都会碰到卓文浓密的阴毛,刺激得她每次落下都飞快的再次抬高。
“啊……啊……好舒服。撞……撞到了……啊……”
浴室朦胧的水雾遮住了她激烈的动作,却无法掩盖她如痴如狂的叫喊声。
卓文的目光盯在他们亲密接触的地方,看着自己粗大的鸡巴在孙洁粉红的阴唇内时隐时现。心中的欲火熊熊燃烧,双手抓着孙洁的乳房狠命的揉动。
当孙洁的身体无力的倒伏在他的胸膛上后,卓文张嘴含住孙洁的小嘴,伸出舌头与孙洁的香舌激烈的纠缠着,双手抱着孙洁的大屁股,站了起来,将孙洁的身体顶在浴室的墙壁上,胸膛摩擦着孙洁的乳房,抬动屁股猛烈的撞击着孙洁柔软的身体,粗大的鸡巴在孙洁娇嫩的阴道内驰骋浴室中春意盎然卓文,生于1972年6月4日,三岁丧父,自幼天资聪慧。18岁考入香港大学法律系,1995年毕业后跟随香港著名大律师苏白川学艺。55岁的苏白川与卓文的母亲一见倾心。
卓文虽自小没有父亲,从没有享受过父爱,但已经长大的卓文并没有因为苏白川是师傅而接受他,他并不接受母亲与苏白川之间的感情,他认为母亲有他这个儿子就足够了。但他完全忽略了一个女人对爱情的需要并不是亲情可以弥补的。最终母亲在一次逛街时因为精神恍惚而出车祸去世。丧母之痛使得卓文将一切的罪过都归咎在苏白川的身上,对苏白川恨之入骨,于是离开了苏白川。
两年后,在一家夜总会认识了孙洁,并在孙洁牵连进一件凶杀案时帮她打赢了官司,最终孙洁成为他的禁脔。而他也借这起凶杀案一举成名,成为香港律政界的一个传奇人物。长久以来,卓文都在寻找与苏白川在法庭对决的机会,而将苏白川打败则是他最大的心愿。三年来卓文在苏白川的极力躲避下从未遇到一个与之对决的机会。
一夜不眠的疲惫和几度疯狂的缠绵,即使若卓文那样强壮的身躯也大叫吃不消,回到卧室后,卓文一头扎在床上睡了过去。
几番云雨让孙洁娇美的容颜更添几分艳丽娇媚,娇慵无力的神态让人热血沸腾。她斜身躺在床上,深情的看着正在熟睡的男人那俊朗的面庞,一手在男人的胸膛上轻柔的抚摩着,看着这个让自己神魂颠倒的男人,心中涌现出无限的情意。
轻轻慢慢的移动娇躯偎依在男人宽阔的怀里,男人身上独特味道混合了沐浴液香味的复杂气息刺激着她的嗅觉,让她心平神宁,不一会就在男人怀里睡了过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