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伪的婚礼

仍然说笑,尽管这是苦笑……

每一次参与别人的婚礼,我的心里总是响起这一首歌。

并不是因为有甚幺『爱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的痛苦的经历。不是因为妒忌
人家已经出嫁而自己却是连男朋友也没有一个。也不是对现代社会的婚姻制度有
甚幺不满。

只是,单纯地,觉得,很睏﹑很睏﹑很睏﹑呵~欠~~~

所谓的婚宴,不就是公式化的作业,只是换上了两个头像而已。就像网络上
不靠谱的图片或是文章一样,个个都说自己是原创的,但其实可能只是把人家的
原创东改西改就当成自己的一样而已;而且那一个人家的原创,也说不定是不知

从何处抄袭回来的呢~~呵欠~~

会想到这一个比喻,是因为这一个小时之内,我已经不知道在讨论区里浏览
了多少个帖子了。

在婚宴里,不论三姑还是六婆,都戴上了虚假的面具,打扮得光光鲜鲜得像
个贵妇。你无法想像她本来就是那一个跟猪肉荣讨价还价的泼妇恶太。那个听闻
曾经动手虐打妻子的大叔,今天都变成了谦谦君子。另一边那一个车房杰,平日
满口性器官大平卖,今天则搔着头装害羞。

呵~欠~~~~~

又有人前来搭话了,开启《对应MODE》(1):

第一句「小纱,很久没见面了啊!长大了呢~」

『HI,AUNTIE。』

第二句「小纱,甚幺时候到你了?」

『这些机会不是属于我的。』

第三句「还没有男朋友吗?来来来,我给你介绍……」

『你,永远不会成功。』

好吧,我承认我刚刚登入了高登……

呵欠~~~

麻雀声此起彼落……这里当然不是乡郊森林,这里的麻雀身上都有刻字。一
二三万﹑三四五筒﹑五六七索﹑三只东﹑单吊西………鸡太吃鸡糊。出沖的王二,
盛惠两个黄色胶片;张三和李四,每人一个。

呵欠~~~

表兄妹?堂姊弟?有点眼熟,但连名字也叫不出。这种「亲戚」只得两种场
合会见面,一是红事﹑一是白事。说不定饮宴之后,就在酒家下面为了争夺的士
而大打出手。真的不知道名为「亲戚」的人「亲」在哪里了,比我家的懒惰猫加
菲还不靠谱。

五时恭候﹑八时入席﹑九时还没有得食……

呵欠~~~~~

到底甚幺时候有饭吃啊啊啊啊啊啊——————

精工錶报时——嘟,七时半。

呜哇哇哇哇哇~~~~~!

我要抓狂了——-!人来啊!给我菜刀!!!我!要!CUT有线!!!

啊,不,我们家是用另一间电讯公司的,抱歉。

呵欠~~~~

到底有完没完啊???

「小纱?哇~长大了呢!」

又来了……

《对应MODE》(1)启动。

「HI,AUNTIE……」我说。

不,不是老女人。

穿着翠绿色的低胸套裙,平板得像个偶有运动的男生似的,留着及下巴的微
曲长发,脸上化了一点薄妆,嘴唇上涂着粉红色的闪粉唇彩。

「你是…」

「表姐啊!不记得我了?」自称表姐的女生说。

「表姐……?」

「章乐红,不记得我了吗?」女生说。

「呃……章乐红,不是男的吗?!」我惊讶得大叫!

「喂喂喂,我小时候虽然是留着短发,但怎幺说也是个响噹噹的男生啊!」

「承认了!」(指)

「说错了,是女生才对。」女生不怀好意地微笑。

「修正案不获通过。」我说。

「嘿嘿嘿~好了,小纱,要来第二个问题咯~」

《对应MODE》(1)启动。

「小纱,我们甚幺时候上床?」

「这些机会……甚幺?!」我圆睁着双眼和嘴巴。

女生…章乐红的嘴巴贴了过来,吻住了我张开了的嘴唇,长长的舌头骨碌一
声潜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嘴巴里就已经被她的舌头导入的唾液所淹没了
……

呜!唔唔!!!

这﹑这是甚幺状况啊?!

她的舌头在我的嘴巴里搅动﹑挑逗,我的嘴巴里越来越湿,唾液都快要沿着
嘴角滴下了!

这时候,我的胸前传来了触电般的感觉!章乐红的双手,竟然大模斯样地隔
着衣服抚摸我的胸脯!

「啊……啊嗯……」嘴巴被覆盖,舌头被卷着,我只能发出沉沉的闷声。

我知道我的胸脯比你大,但也不用大庭广众之下抓我的吧?!

你看!那边的王二张三李四,全都呆望着我们了!

呜哇……

我的大腿内侧,滑下了一道暖暖的湿痕!

(二)

望着嘉宾,给她庆贺呼叫……

被章乐红吻过的嘴唇还留有唇彩的味道。坐在那边打麻雀的王二张三李四,
没头没脑地又笑又叫,使我和她好像变成了久别重逄的情侣似的!

拜託啦!明明是两个穿裙子的女生好不好?!

章乐红回味似的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将手背放在唇边轻轻的擦了一下,色瞇
瞇的眼睛紧盯在我的身上。而我只能像被眼镜王蛇盯着的小兔子似的,只能一动
不动地继续坐在椅子上……

「还没有交男朋友吧?来来来,我来做你的性伴,如何?」她说。

「你,永远不会成功。」

《对应MODE》(1)全开!

「这样啊?」

「对!」

「好吧~」自称表姐的章乐红向我一笑,然后就往更里面走了。看到有其他
人向她搭话,看来也是那三条「公式般的问题」的问候吧?

我将视线转回麻雀枱上,那王二﹑张三﹑李四仍然一边打,一边在偷看我。

而我看到背向我的鸡太手上的牌是清一色筒子……

「自摸!」鸡太大叫一声!右手反出一只二筒,然后开牌。

「清一色对对糊!爆棚!」鸡太大笑着。

「妈的!」「啊呜~!」「自摸奶奶!」王二﹑张三﹑李四,各人大叫一声,
反上白眼,入气的多﹑出气的少,眼看是不活了……

「哈哈哈哈~~拿钱来~快拿钱来!哈哈哈~~」鸡太高兴得说起国语来。

王二﹑张二﹑李四将大把大把的胶片都从柜桶子里淘出,听那声音,里面似
乎是不剩几个了。

「老公啊!我厉害吧……」鸡太回头,才发现鸡哥不见了。「哎啊!我老公
呢?」鸡太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啊,好吧,这是我的想像而已。在战场上的女人,才不理会丈夫的死活!

呵欠~~~

我对这些才没有兴趣啊~~~

「哎啊,这不是小纱吗?」

又来了……《对应MODE》(1)启动。

「HIAUNTIE。」

「我是UNCLE啦!」

「HIHIUNCLE。」

《应对MODE》(2)启动。

「小纱,你妈妈呢?」

「收不到SMS。」(F5键)

「哦~最近如何啊?」

「进到去却无货了。」

「这样啊?我进去找你妈妈,一回儿见哦~」

「你露馅会被网民笑的。」

好吧,又一个重听的。

看着陌生的男人进去,他看到章乐红之后就伸手搭着她的肩膀,那只粗糙的

黑手在她的肩膀上搓啊﹑搓啊﹑搓啊~~

真是的……呵欠~~~

没好气的我站了起来,打算前往洗手间……

「啊啊~~伯伯很厉害~~干死飘雪妹妹了~」

少女的声音,从用隔板分隔出来的小房间里传出。

「呵﹑呵呵……呵呵呵……」喘粗着气的男人戴着面具,正从后方推撞着少
女的臀部。

男人的裤子褪到了腿上,少女的短裙子被翻起,内裤则褪至勾住在两腿之间
的半空中。

男人…哎…这套衫……不是鸡太的丈夫鸡哥吗?

呜哇~在这边老牛吃嫩草啊?!

从隔板之间可以看到二人交接着的地方,粗犷的肉棒正在少女的臀部之间进
进出出,肉棒反映着上头水晶灯的光芒,一闪一闪的……

「啊~啊啊~~伯伯好厉害喔!哎~唷~~哦!」少女发出淫荡的叫声,可
惜她的长发遮盖着脸部,我无法看到她的脸。但从少女的肌肤看来,应该是只有
十来岁的女孩子?

鸡哥到底何德何能,能够吃掉这一棵嫩草啊?!

「啊~嗯嗯~~抓我~用力的抓我~~喔!好爽~」

鸡哥听从少女的呼唤,隔着衣服抓住了少女的胸脯,一边用力的搓揉,一边
推动着腰部。

「呜啊~呵﹑呵呵~~好紧啊!好紧啊……」

「嘿嘿,伯伯知道飘雪的厉害了吧?喔!对﹑是这里…再用力…啊哦~~」

这时候,我的胸前一紧!

「呃!」我不慎叫了出声来!立即伸手封住了自己的嘴。

鸡哥的动作停下了半晌,直到少女再次主动地扭起腰来,他才再次投入其中。

抓住我胸脯的双手并没有闲着,在我注视着他们的同时,那一双手一直在我
的胸前抓啊﹑抓啊……

我皱着眉地转脸回去,嘴唇却立即被堵住了!

是章乐红!

HIHI!怎幺又是她啊!

「嘿,因为我爱你哦!」她好像摸透了我的想法。

「嘿,讲呢D。(按:说这些)」我侧着颈部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