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之后是人妻

梅,身高156CM,体重53公斤,年龄21岁。 在与花儿分手之后,她便离职了,我没有做任何的挽留,更多的是无脸去挽 留,也没有打听她的任何消息,就这样风风火火的来,最后却静悄悄的走,我的 内心再次审视自己,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拥有她那么一个天使,我的内心世 界又一次的跌落谷底,整天忙于工作,根本不去轻触那根感情之弦,害怕再一次 一触即断。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几个月,时间飞快的来到了那年的十一月,公司突然 宣布要在境内上市,各种审计师、评估师分沓而至,整天忙得焦头烂额,几乎每 天晚上都要加班到很晚,一天上午,我的同办公室的一个同事找到我说:「刚才 到车间找文员要统计报表时,那个文员让我帮她问问我们部门要不要人,她想到 调到我们部门,毕竟她大学学的就是这个专业。」说完把那个女孩的简历留了下 来便走开了,我瞟了一眼简历,知道了那个女孩叫玉梅,当时心想,学这个专业 的一抓一大把,没有工作经验哪里好找到对口的工作,由于部门也没有人员空缺, 所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而那张简历也随之压在我的案头。 十二月底,一年一度的年末大盘点开始,工厂所有部门都要抽调人手配合审 计师,而我们的部门则要全员参与,我作为这次盘点工作的牵头部门负责人,在 盘点前召开了所有参与此次盘点工作的人员出息的动员大会,会上我主要强调了 此次盘点工作的注意事项,然后由我的助手介绍了整个工作流程及工作分配,我 那雷厉风行的讲演风格赢得台下领导及参会人员的一致好评。 由于是一个拥有六千多名员工的大厂,加之车间不能停产太久,所以盘点工 作分两天进行,在盘点过程中,机缘巧合的是,我刚好和玉梅分在了一组,玉梅 主动跑过来说:「经理,我是玉梅,你在台上的发言真是太帅了,够霸气!」当 时我都把她这个人都忘了,经她一提醒才记起,我对她微笑了一下,然后带领审 计师去盘点了,她当时可我的感觉就是一个青涩的小女生,或许由于经常上夜班, 脸色也没什么光泽,所以也没多在意她。 盘点终于结束了,整整两天一夜,我没有合过一下眼,回到办公室,我靠在 办公椅上,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在整理文案的时候,那张简历从桌子上掉了下 来,我捡起来端详了一会她的照片,慢慢的觉得她是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孩,笑 的那么甜美,非常耐看,我将简历重新放回抽屉,看了一下手机,已经下午六点 多了,本想加一会班,但感觉好累,于是收拾一番便走出办公室。走到工厂大门 口时,玉梅刚好推着自行车经过我身边,玉梅主动打招呼:「经理,下班啦。」 我点了点头说:「嗯,你上下班都骑自行车呀,住的很近吗?」玉梅回道:「是 的,就在工厂不远的村庄。」我叮嘱她骑车要注意安全,在出了厂门口的时候我 们便分开各自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上面写道:「好像有个 人陪我一起走,但却不知道路在何方,玉梅」我盯着屏幕看了许久,一时半会也 琢磨不透她这无厘头的短信到底是啥意思,心想,这小姑娘哪里弄到我的号码, 回到家我匆匆的吃了点东西,洗洗便倒头睡了,玉梅又发来了一条短信说:「大 哥,以后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我回复说可以,然后她又给我发来一些关心的 短信。 在以后上班的日子,我发现玉梅有事没事的就会往我们部门跑,当时觉得可 能是送报表之类的,所以也就没在意,而她也会每天给我发一些关心的短信,比 如天冷了注意保暖,加班不要太晚了之类的,日子一长我觉得她是一个很体贴的 女孩,渐渐的对她产生了好感,沉睡已久的心慢慢的开始被她的细心、体贴、温 柔所融化。 月初,我在一连加了几天班之后,再加上工厂的饭菜不好,觉得身体有点吃 不消,所以那天一到下班时间便收拾一些资料带回家做,出大门的时候又碰巧遇 到了玉梅(后来才知道她在我们部门有一个好朋友,所以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 玉梅说:「大哥,今天不加班啦。」我说:「连续几天加班,今天把资料带回去 做。」然后我们互说再见之后就分开了。 我在家正在做报表的时候,晚上八点钟的时候,玉梅给我发了条短信说: 「大哥,还在忙呢。」我说:「是呀,要赶着出报表发给国外总公司。」玉梅回 道:「要不,我过去帮你。」我说:「现在很晚了,你方便吗?」玉梅回道: 「没事的,刚好我也想跟你学习一下。」然后我告诉她怎么乘车到我这后又继续 工作。 差不多九点钟的时候,玉梅到了,我发现不穿工作服的她还是挺漂亮的,脸 色也比上几天圆润多了,她来的时候不忘在小区门口给我带了一份热腾腾的馄饨, 我招呼玉梅坐下,交代她一些工作,便坐在她旁边一边吃混沌,一边看着她工作, 不时的指点她,直到十一点多工作才算完成,我起身捶了捶酸痛的后背、扭了扭 脖子,玉梅赶紧说:「大哥,要不你坐下,我帮你揉揉肩。」说完便一把将我按 在了椅子上,在我的肩上轻揉着,那力度恰到好处,我舒服的闭上眼睛享受着。 按了一会,我觉得浑身轻松多了,这时我才想起一个尴尬的问题,我住的是 那种民房,现在都快十二点了,公交车肯定没有了,而房间除了一张床就没有多 大空余空间了,想搭一个临时铺也不可能,玉梅看出了我的尴尬,便对我说: 「大哥,没事的,你家还有多余的被子吗,我就和你挤在一张床上将就一晚,以 前和我表弟也这么睡过。」我当时就心想,你就不怕晚上把你办了,心里虽这么 想着,但还是又拿出一床被子递给了玉梅。 玉梅铺好了床,然后又去厨房帮我烧水洗脚,忙前忙后的伺候我,俨然像一 个小媳妇一样,看着她进进出出的,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我内心得到了一丝丝的 温暖,内心深处在想,要是能娶到这样知冷知热、温柔体贴的媳妇该多好呀,这 样想着的时候,心中不禁泛起了一丝酸楚,泡完脚玉梅脱得只剩秋衣躺在里面的 被子里,我挨着她躺在外侧。 虽说我睡眠不足,但与美女同眠,也很难入睡,玉梅也一样如此,然后我们 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她给我讲了许多自己小时候的故事,随着夜色渐渐加 深,没一会我便睡着了,睡到半夜的时候,由于那时候天已经很冷,加上我盖的 被子有点薄,所以便被冻醒了,浑身瑟瑟发抖,这时玉梅也醒了,她看到我在发 抖,便对我说:「是不是你的被子太薄了。」说完便将她的被子搭在我的被子之 上,然后掀开我的被角钻了进来,然后背对着我睡了下来,我没想到玉梅会有如 此的举动,男女同睡一个被窝,难免不会有些想法,呼吸也变得凝重起来,过了 一会身子感觉明显的暖和多了,闻着玉梅身上少女特有的体香,我的下身也硬了 起来,我伸出一只手试探下的搭在了玉梅的腰上,玉梅说:「哥哥,你是不是还 冷。」说完身子往我的怀中挪了挪,这样我们就紧紧的靠在了一起。 我大胆的将手紧紧的搂着玉梅的腰,下身的鸡巴直抵玉梅的屁股,她也明显 的感到了,身体在我的怀里忸怩了几下,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而我呼出的热气灌进玉梅的粉颈、耳垂,痒的玉梅直扭动自己的头部,我用脸颊 摩挲着玉梅的秀发,深嗅着玉梅身上发出的阵阵体香,我终于按耐不住吸吮着玉 梅的耳垂,舔舐着玉梅的粉颈,玉梅被我挑逗的情欲逐渐高涨,身子扭动的幅度 越来越大,嘴里不时发出「嗯,啊」的嘤咛声,玉梅最后翻转自己的身体,和我 面对面的拥在一起,我一手搂着玉梅那柔软的身体,一手在揉捏着玉梅的圆臀、 轻抚着玉梅的后背,嘴巴在玉梅的樱唇上频频亲吻着,透过窗外皎洁的月光,可 以清楚的看到玉梅胸前的一对饱满的乳房随着呼吸此起彼伏着,裸露在外的粉茎 白皙、光滑,和她大红色的秋衣形成很好的映衬,显得更是光鲜亮丽,一对饱满 坚挺的乳房将秋衣高高的顶起,玉梅只是薄施粉黛,但她的身子隐隐带着一股天 然的花香味道,让我情不自禁的深吸一口气,淡淡清香传来,让人心旷神怡之际, 爱心涌动。 玉梅娇羞妩媚地看着我,我也含情脉脉地看着玉梅,四目相对,眉目传情, 我慢慢抓住了玉梅的芊芊玉手,五根手指纠缠住她的五根芊芊玉指交叉着紧紧握 在一起,我的另一只手温柔地爱抚着玉梅洁白柔嫩的脸颊,玉梅此时脑中一片空 白,身体只是不停的颤栗,也越来越烫,即将来临未知的侵袭,使她产生一种莫 名的惶恐期待和渴望,忽地我的脸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一张火热的嘴唇,亲吻 上了她的樱桃小口,玉梅先是惊诧地瞪大了美目,可是迅即被我灵活有力的舌尖, 撬开她紧闭的牙关,侵入了她的口腔,亲吻带来的感觉是那么的温馨舒服,她只 觉得整个身体缓缓放松了下来,整个人也逐渐陶醉在愉悦的梦幻之中。 在我娴熟持续的热吻湿吻之下,玉梅渐渐玉体酥软身心迷醉,被我的大手隔 着秋衣在后背绸缎般光滑的肌肤上抚弄,真是说不出的快活,她的春心情不自禁 地萌发起来,一面乘着接吻的空隙不断呼出丝丝诱人的嘤咛:「嗯……」一面把 白嫩的手臂环上我粗壮的颈脖,她不由自主的卷动甜美滑腻的香舌,与我侵入的 硕大舌头相互吮吸,我的强吻渐渐变成两人间亲密胶合的互吻,舌头在互相追逐 缠绵,津液在互相吞吐吮吸,暧昧禁忌的气氛顿时迷漫整个狭小的房间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都感觉到快要窒息了,于是才不舍的分开,玉梅已是醉 眼迷离、呼吸急促、娇喘吁吁,她眼里带着一丝暧昧、一丝羞赧、更有着一丝盼 望,我的双唇再次凑了过去,玉梅闭起了眼睛,这次她的舌头主动伸了过来,又 软又湿又热,我的下体硬了起来,一下子就进入到完全状态,龟头有些涨的发疼, 玉梅的舌头不断的在我的口腔里撩拨着,一定是我阳刚的气息让她迷乱,她狂放 而热烈的把舌头伸到最大限度,几乎整个都伸了进来。 玉梅俯着身贴了上来,双唇还在热吻着,紧紧的含吸着我伸到她嘴腔里的大 舌头,一只手忙乱的在我那结实发达的胸肌上,不断的摩挲着。她的气息更凌乱 了,狂热的咬着我,我的嘴唇和舌头都有些发痛,这更激起我的欲望,我双手穿 过她的腋下,紧紧的环住了她,继续和她缠吻在一起,我整个人都振奋了起来, 就这样我和她的嘴唇缠着,绕着,咬着,吸着,津液交融,清香四溢,就是相爱 好久的恋人般,热烈而缠绵。 这时我更加用力的将玉梅紧紧的箍在怀里,而我火热粗硬的鸡巴则笔直翘起, 与阴毛柔软的小腹不住的挤压磨擦着,撩拨着两人涌动的情欲,一阵激吻过后, 我褪去了玉梅的秋衣秋裤,当胸罩解开的一刹那,玉梅胸前的一对丰满挺拔的玉 乳呼之欲出,我仔细观赏着玉梅的每一寸肌肤,玉梅的乳房白晰丰满,屁股浑圆 白嫩,小腹光滑平坦,腰枝纤细,大腿修长健美,她的身体几乎没有一丝多余的 赘肉,我火辣的目光在玉梅雪白婀娜的身子上游走着,不停费力的吞咽着口水。 我的唇如蜻蜓点水般在玉梅的娇躯上亲吻着,阴毛像个温顺的小猫静静的躺 着,放任着我在她的娇躯上肆意的抚摩、亲吻、逗弄,玉梅把眼闭的更紧了,脸 也扭到了一边,我好喜欢看着玉梅害羞的样子,于是我更灼热的吻就像雨点一般 紧跟着洒在了玉梅的身上,玉梅的欲火已被我点燃,她忍不住的闭上眼睛、翘起 嘴唇、抬起下巴,双手抱住我的脖子热烈的吻起来,我把舌头伸进玉梅嘴里,咬 着玉梅的舌头不停的吸吮起来。 我们在床上翻滚着、热吻着,两人的嘴唇就像胶粘似的黏在一起,而两人的 舌头则互相追逐着纠缠在一起,当我的嘴离开玉梅的嘴唇时,玉梅不由自主的把 舌头伸出来追逐我的嘴,我便开口吸吮着玉梅伸出来的舌头,最后也跟着伸出舌 头和玉梅的舌头在空中纠缠着,我一边和玉梅热烈的吻着,一边开始用手揉搓玉 梅柔软丰满的乳房,玉梅闭上眼睛承受着这难得的温柔,从我火热的手传出温柔 的感觉,这感觉从她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玉梅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 甜美感,玉梅的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玉梅的双腿不由自主的交叉起来。 我注视着玉梅的面部表情的变化,附在她的耳边轻声问:「玉梅,你怎么了。」 「哥哥,我,我好难为情啊!」玉梅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下,慢慢地又闭上了眼 睛,我得意的笑了,我的舌头开始往玉梅那雪白的粉颈、柔软的粉臂、浑圆的乳 房吻去,随着我抚上那雪峰,如同触电般,一阵酥麻从指尖霎时传遍了玉梅全身, 玉梅娇哼了一声,不安地扭摆了一下身体,双手环住了我的脖颈,我的双手触摸 着玉梅的双乳,手指轻轻地按揉着说:「你的乳房好美、好大、好软、好有弹性 啊!」 我把脸埋在玉梅高耸的乳峰之间,闻着那迷人的乳香,忍不住把嘴贴上了那 光润、丰满、柔软、性感、颤巍巍、白嫩嫩的乳峰,我的嘴唇和舌头吻舔着那深 陷的乳沟,从乳房的根部向上吻舔而去;我的舌尖在玉梅那如熟透了的葡萄般饱 满的乳头和粉红的乳晕上环绕着,不时地舔舔那对饱满圆润的乳头,玉梅的乳房 是如此的敏感,此时的玉梅急促的喘息和呻吟着。 我贪婪地张开嘴,把玉梅的乳房含进嘴里,舌尖舔着圆溜溜的乳头,吸着、 吮着、裹着,我知道女人的乳房是仅次于私处的敏感区,只要被男人轻轻一握, 女人就会有强烈的快感,所以我的手掌一直没有脱离对玉梅乳房的爱抚,我张大 嘴贪婪的将乳头含在嘴里,另一只手轻巧的揉搓另一只乳头舌头裹着乳头又舔又 吸,终于我吻到了渴望已久美丽的胸部。 我绕着玉梅乳房外侧贪婪地吮舔着,慢慢地我低下头开始吸吮玉梅那如樱桃 般的乳尖,乳房对于男人来说,不论岁数多大,都是充满着神圣和甜美的回忆, 此时我就是抱这样的心情吸吮着玉梅的乳房,我用舌尖舔玉梅的乳尖,我用牙轻 咬玉梅的乳尖,直到我的舌头舔遍玉梅的乳房,另一边我的手掌象揉面团似的揉 弄玉梅白嫩坚挺的乳房,手指在她的乳尖上揉揉捏捏,恣意玩弄。 我的手揉捏着玉梅的乳房,先是把左右的乳房画圈圈般的揉捏着,再用舌头 去舔着那稚嫩的乳尖,顿时玉梅全身陷入了极端的快感当中,她的性感带都处于 极度兴奋的状态,这时玉梅就像是怕我跑掉似的紧抱着我的头,将我的头往她自 己的乳房上紧压着,使我的脸埋在自己的乳沟里,这让我心中的欲火更加上涨, 嘴里含着乳尖吸吮得更起劲,按住乳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这一按一吸的挑逗, 使得玉梅觉得浑身酸痒难耐,胸前那对乳房,似麻非麻,似痒非痒,一阵全身酸 痒,深入骨子里的酥麻,玉梅享受着这难言的快感,陶醉的咬紧牙根,鼻息急喘, 让我玩弄她美丽的胴体,我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玉梅的乳尖,用舌头在乳尖上 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玉梅禁受不起这样的挑逗,娇身变得火热红润, 如红樱桃般的乳尖在我的吸吮下,硬硬的翘了起来,湿湿的,红嫩欲滴的令人垂 涎。 玉梅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下体开始轻微的颤抖,阴道里的 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爱液来了,而小巧的鼻孔中则不时的传来声声荡人 心肠的嘤咛:「啊……好哥哥……喔……」我再度用力吸吮,玉梅的快感继续增 加,身体更加战栗起来,玉梅不禁挺起了背脊,整个上身轻微的颤抖着,我吸完 了右边的乳房,再度换上左边再来一遍,用舌尖轻弹着娇嫩的乳尖。 「喔……啊……哥哥……啊……痒死了……喔……」玉梅呻吟着,看着玉梅 淫荡的模样,我的欲望象野火一样腾腾燃烧,我迫不及得的将手掌顺着玉梅的胸 部向下抚摸,滑过玉梅的上腹部,肋骨,肚脐,摸到了玉梅的小腹,随着玉梅呼 吸的加剧,我将身子稍微挪开,嘴里还含着乳头,一只手抚上玉梅的光滑细腻的 大腿,玉梅的大腿肌肤抚上去的感觉好像上等的羊脂白玉,玉梅双腿配合的微微 分开,任我的手指划过大腿内侧,摩擦着她敏感的私处,内裤已经被爱液浸湿了, 我的手指在着细缝处反复揉搓摩擦。 我的舌尖放弃了玉梅饱满耸立的大乳房,沿着纤腰往下移动,来到了玉梅迷 人的神秘三角地带,我把脸贴在玉梅被窄小的内裤包裹着的那神密迷人的所在, 隔着薄薄的内裤,我能感到她私处的温度,感受到她浑身在颤栗,玉梅的内裤的 底部已湿透了,不知是汗湿还是被玉梅从阴户里流出的爱液花蜜浸湿的,我被深 深地迷醉了,开始吻舔着她光洁如玉的大腿和浑圆肥腴的丰臀。 我褪下玉梅的内裤,渐渐地,我的舌头忍不住开始沿着玉梅的小腹往下舔去, 滑过玉梅平坦的小腹,我来到了玉梅的阴阜,慢慢的我掰开了玉梅滚圆肥胖的大 屁股,玉梅那火热湿润的阴道口便完全的显露在我的眼前,娇嫩的阴唇上已经有 很多爱液,越发显得阴唇肥美鲜嫩,洁白光润的双股间,浓密油亮乌黑的阴毛呈 倒三角形遮护着那神密的山丘和幽谷,滑润的嫩红色的阴唇如天然的屏障掩护着 花心般的桃花源洞,那微微突起的是豆蔻般的阴核,一道深深的肉沟将屁股一分 两半,肉沟之间的肛门紧紧的收缩着;往下便是被一丛浓密的阴毛覆盖着的阴户, 隆起的阴阜显得格外光滑饱满,宛如一个刚出笼的馒头;两片暗红色的肥厚阴唇 已然膨胀充血,微微的张开着,或许是经过漫长持续的爱抚,小阴唇已经充血肿 胀起来,阴道口被爱液浸润的异常的光滑;中间突出的阴核非常的柔软,里边的 嫩肉则异常粉红鲜嫩,看着那迷人窄小的洞穴,我激动的浑身颤抖。 我一手抱紧玉梅的腰肢,一手摸住了玉梅的阴户,玉梅的身子猛的一震,非 常敏感的打了一个哆嗦,两条美腿便紧紧的夹在了一起,我的手指被玉梅夹住了, 我轻轻的分开玉梅的两片阴唇,露出了玉梅那水汪汪、水嫩殷红的穴肉,我微闭 着双眼,轻轻的揉压着,感觉着手指上传来的是玉梅阴唇的柔嫩湿热,轻轻的捏 一捏那硬起的肉粒,玉梅竟控制不住叫出了声,那撩人的呻吟听得我心都颤了, 我将一根手指深深的插入了玉梅的阴道里,玉梅的阴道犹如婴儿小嘴般的幽窒, 把我的手指紧密的包裹起来,我只是略微的转动了一下手指,便引得玉梅不禁颤 抖呻吟,温润稠密的爱液从我的指间不断的渗出。 我用嘴唇轻轻的舔着玉梅的耳垂,一只手伸到玉梅的胸前抚摩玉梅的乳房, 另一手就在玉梅的阴户上下摩挲,我揪着玉梅的阴毛上下扯动,两片阴唇也随着 不停的收缩,玉梅的身体一阵颤抖,把我搂抱的更紧,我用手掌按着玉梅丰满鼓 胀的阴阜,用力的揉搓起来,玉梅的大腿用力的并在一起,阴唇内传来一阵强烈 的收缩,一股湿热粘滑的爱液顺着我的手指溢了出来,玉梅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从喉咙深出发出了「喔喔」的呻吟。 很快的玉梅的爱液就像泉涌似的愈流愈多,玉梅雪白的大腿间一片滑腻,丰 厚的大阴唇也已经充血发亮,不停的一张一合的翕动,我用手指抚弄着玉梅的每 一根阴毛,把阴毛一根根向两边分开,使玉梅阴唇之间那颗阴核更加突显出来, 我用两个手指撑开玉梅那两片膨胀充血的阴唇,用中指拨弄那颗肿胀闪亮的阴核, 玉梅呈现出非常敏感的反应,爱液不断的泊泊流出,玉梅反射性的夹紧了大腿, 我用中指从阴核自下而上慢慢滑入玉梅的阴道口,只那一下,玉梅就情不自禁的 发出了呻吟。 我继续轻轻揉弄着玉梅花唇上方已经膨胀得硬如肉球的细嫩肉芽,受此致命 的挑逗触摸,她与我紧紧相贴的大腿根部立即反射性的开始抽搐。「呃……不要 这样……你手拿开……呃……好舒服……别这样……呃……我受不了……呃…… 好痒……啊……」同时一双手不由自主的将我的下半身脱光,握住我那早已坚硬 如铁、滚烫无比的鸡巴,然后挺动自己的屁股,将自己的阴部往我的鸡巴上凑。 我见时机已成熟,翻身上马将玉梅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撑开她的双腿,扶着 自己的阴茎,将龟头在她那早已泥泞不堪的阴部摩擦了几下,然后有手指拨开阴 唇,对准阴道口,缓慢的往里挤,龟头刚挤进去,就感到有一层膜阻碍着龟头的 前进,我心中一惊,看到这么主动,没想到玉梅竟然还是处女,而胯下的玉梅则 是一声惊呼:「啊……疼……快点……快点……拿出去……呜……」一边带着哭 腔叫道,一边把自己的屁股往后缩,眼角也留下几颗泪珠,随着刚才玉梅身体的 扭动,我的鸡巴也滑了出来。 我温柔的对玉梅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你的第一次,我会轻点的。」 为了缓解玉梅的紧张和疼痛,我吻向了玉梅的樱唇,一只手在她的肌肤上爱抚着, 另一只手则探到她的胯间,用手在她小腹下面芳草萋萋的阴道口爱抚着,手指头 轻轻的插进她的阴唇里,找到那颗凸起的阴蒂按压着,只觉得一阵阵潮湿的淫水 不断的流出,玉梅的欲望再次被点燃,双眼迷离着、嘴里娇呼着、身体扭动着, 吻了一会嘴唇,我再伸出了舌头,舔着她乳房的周围和顶端的小乳头。 「啊哟!」玉梅一声惊叫,身子向上一挺,一阵剧烈的颤抖:「不要……不 要啊!姐夫……晴晴不行了……快停下来……不能这样呀……」我继续在抚摸那 敏感的阴蒂,玉梅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象一条白蛇般地扭动着,叫喊声越来越 高,看到玉梅在我的手下竟有如此大的反应,胯下的肉棒越来越硬、越来越烫, 情绪益发激动,我扶着肉棒,附在玉梅的耳边柔声的说道:「宝贝,我要进去了, 我会轻轻地,疼了你就叫出来。」说完用龟头再次撑开她的阴唇,这次我先在她 的阴唇和敏感的阴蒂上不断的研磨着,等到她完全的适应后才缓缓的往里挤,一 点点龟头缓慢的插入,再次遇到那层膜之后,我停顿了下来,一边和她说着情话, 一边爱抚着她,同时眼睛观察着她的感受,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我的腰部一用 力,鸡巴终于冲破了那层阻碍,「卟」地一下深深插入到玉梅的体内。「噢呀!」 玉梅轻呼一声,身子又是一阵颤抖。 由于这次玉梅事先有了心理准备,所以不再像上次那样钻心的疼,我缓慢的 抽插,将肉棒深埋在玉梅的阴道之内,静静的体会那股紧凑的快感,只觉一层层 温暖的嫩肉紧紧的包围住肉棒,带给我一股难以言喻的舒适快感。在玉梅渐渐感 到适应后,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玉梅也主动扭起了自己的大屁股,我只觉得缠 绕在胯下肉棒的阴道嫩肉不住的收缩夹紧,穴心深处更是紧紧的包住肉棒前端, 有如在吸吮一般,真有说不出的舒服,我将肉棒顶住穴心嫩肉,就是一阵磨转, 两手更在高耸坚实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阵阵酥麻的充实快感,令玉梅不由自主 的「嗯」了一声,整个人再度瘫软。 看着玉梅舒服的模样,我将胯下肉棒缓缓的退出,直到玉门关口,在那颗晶 莹的粉红色阴蒂上不停的磨擦,那股强烈的难耐酥麻感,刺激得玉梅浑身急抖, 可是由阴道深处,却传来一股令人难耐的空虚感,不由得玉梅一阵心慌意乱。 我狂吻着玉梅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紧不慢的揉搓着一对高耸挺实的玉女峰峦, 胯下不停的急抽缓送,立刻又将玉梅推入淫欲的深渊,只见玉梅星眸微闭,满脸 泛红,双手紧勾住我的肩颈,一条香暖滑嫩的香舌紧紧的和我的舌头不住的纠缠, 口中娇吟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摆动,迎合着我的抽插,一双修长结实的玉腿紧紧 夹在我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有如八爪鱼般纠缠住我的身体,随着我的抽插, 自阴道中缓缓流出的淫液,夹杂着片片落红,凭添几分凄艳的美感,更令我兴奋 得口水直流。 我将玉梅翻过身来,让她跨坐在我身上,成为女上男下的姿势,拖住她的两 片粉臀飞快的抽插,顶了几百下之后,我已是娇喘吁吁,然后对玉梅说:「我累 了,换你来动。」说完便躺了下去,谁知玉梅只会磨转粉臀,虽说肉棒被阴道嫩 肉磨擦得非常舒适,可是仍未感到满足,于是开口对着玉梅道:「忘了你还是初 次,让我来教教你吧。」说着,双手扶着柳腰,胯下用力往上一顶,玉梅不由得 「呃──!」的一声,我边套弄边说:「要这样子上下套弄,你才会爽,知不知 道!小笨蛋!」 由于这种姿势不但能使肉棒更加的深入,而且由于是女方主动,更加容易达 到快感,渐渐的领悟其中的奥妙之后,玉梅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动的速度,口中的 淫叫声浪也越来越大,脑中除了淫欲的追求外,那里还想到其他,只见她双手按 在我的胸膛,在不停的套弄下,秀发如云飞散,胸前双乳不停的上下弹跳,看得 我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双手,在高耸的双乳上不住的揉捏抓抠,更刺激得玉梅 如痴如醉,口中不停的浪叫:「哦……好舒服……啊……嗯……好棒……啊…… 啊……」 看到玉梅这副淫荡的样子,我忍不住坐起身来,低头含住左乳滋滋吸吮,双 手捧住粉臀上下套弄,胯下更不住的往上顶,全身上下的敏感处受到攻击,只见 玉梅终于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好……好舒服……我……我泄了…… 我完了……」玉梅两手死命的抓着我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我 的腰部,浑身急遽抖颤,阴道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我的肉棒给夹 断般,阴道深处更紧咬着肉棒顶端不住的吸吮,吸得我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 酥爽,突然,一道热滚滚的洪流自玉梅阴道深处急涌而出,浇得我胯下肉棒不停 抖动,只听我一声狂吼,胯下一挺,紧抵住肉洞深处,双手捧住玉梅粉臀一阵磨 转,我疯狂的挺动下身,几百下之后,我感到马眼一麻,精关大开,一股股滚烫 的精液喷薄而出,烫的玉梅一阵阵抽搐。 高潮过后,我爱抚着玉梅的娇躯,在清理完下身之后便拥着她沉沉睡去,那 一夜我们睡得是如此的香甜,从此我们便确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在我的调教和 浇灌之下,玉梅也变得更加具有女人味,皮肤更加的光滑圆润,尤其是那一对乳 房,变得更加丰满、柔软,每天晚上我都会爱不释手的把玩一番才肯入睡,就在 那年她的生日,我向她求婚成功,当我们满怀信心的一起回去她家拜见她的父母 的时候,她的父母坚决不同意我们的婚事,他们认为两家相隔千里,而我又比她 大好多岁,在她父母以死相逼的情况下,玉梅妥协了,我不得不一个人满怀着伤 痛回到了S城。 后来我们也偶有联系,有时也会进她的空间去看看,最终在她家人的撮合下, 玉梅嫁给了当地的一个事业小有成就的男子,看着她空间里的婚纱照,我心事重 重,我唯有能做的事情就是在心里默默的祝福她,亲爱的人,永别了,祝你永远 幸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