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以后钓的骚人妻

第二章 这是我唯一约过的熟女,看过我的【我上了女友的朋友】这部作品的朋友都 知道,2008年初恋女友与我分手,而那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单身状态,每天 晚上无聊的时候就是QQ上找女人聊天,以慰藉自己空虚寂寞的心,也就在这样 的情况下我认识了这位熟女,名字也记不起了,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化名,只知道 她是做玫琳凯的,文中姑且称她为玫琳凯吧。 女友与我分手后,心里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而生理上的需求更是无法得到满 足,所以那时有着几乎变态的心里,每天下班回家吃晚饭就在QQ上泡着,专找 已婚的女性,一个个的发你和你老公做爱的频率是多少,但多数都是石沉大海、 无任何回复,有回复的也都是骂我有病,现在回想起来那时还真的是一种病态的 心里。 在我渐渐失去耐心的时候,有两个女人给了我回复,一个是教师,她老公去 上研究生,每天自己一个人独守空房,但是聊来聊去也仅限于生活和工作层面上 的,所以也就放弃了,而另一个就是玫琳凯。 记得刚给她发那个消息的时候,她就一通埋怨她的老公,什么老公经常出差 不能陪她之类的,后来聊着聊着便渐渐地熟络了,她和我也是无话不谈,即聊生 活,也聊工作,但多数还是集中在和性有关的话题上面,什么喜欢哪种性爱姿势、 有没有过高潮等等,她也都一一回答,她当然也会问我一些问题,和女朋友为什 么分手,我告诉她女朋友嫌我性欲太强,她受不了就分手了,她表示不相信,我 就调戏她说,不信你可以试试。 在聊了一段时间之后,一天晚上我要和她视频,她说儿子还没睡觉不方便, 后来一直聊到晚上十点多,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玫琳凯才接通了视频,看上去 年龄有三十多岁,长相一般,烫了一个波浪头,也许是做玫琳凯经常用化妆品的 缘故,不过皮肤保养的挺好,穿着一套睡衣。 我恭维的说:「长得挺漂亮的,根本看不出是一个有了十几岁孩子的妈妈。」 玫琳凯笑着回道:「别说违心话了,都老的掉渣了。」在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题之后,我又将聊天的内容转移到和性有关上面。 我问:「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老公经常出差不在家,你的性欲 怎么满足。」玫琳凯回道:「你怎么老是问这种问题,不能满足就不满足呗,那 你现在没女朋友,又怎么解决的。」我说:「男人找不到女人发泄,就靠一双手 呗,然后又给她发了个信息说:」你老实说,是不是家里藏了一个野男人或者偷 买了一根假阳具。「玫琳凯生气说:」你再这么说,我再也不理你了。「说完便 关掉了视频。 我赶忙给她说了些道歉的话发了过去,在我保证不再提那个话题的前提下她 才又接通了视频,然后闲聊了一会后,我对玫琳凯说:「我有透视眼,你信不信?」 玫琳凯笑的前仰后仰的说:「鬼才信你呢,你要是有透视眼,那大街上的女人的 身体不是都被你看光了。」随着身子的起伏,胸前的两个大肉球也一颤一颤的。 我说:「不信我们打个赌,我说出你里面内衣的颜色,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如果我赢了,你把咪咪露出来给我看,如果我输了,我请你吃顿饭。」其实在视 频里我看到了她偶尔露出的胸罩的肩带,哪怕就是我输了,请她吃顿饭的目的在 于想饭后和她去开房,玫琳凯说:「吹吧你,你说出来,我看你说的对不对。」 我说:「等会,让我发发功。」然后装腔作势胡比划一番说:「你今天穿的内衣 是蓝色的,对不对?」玫琳凯听完心里一惊,但嘴上却不承认道:「瞎说,我今 天穿的是红色的内衣。」「你就别不承认了,快把把内衣露出来给我看看,别输 了想抵赖。」我故意激将她道,玫琳凯回道:「你想得美,这次不算,你肯定是 蒙的。」我说:「那你就是等于承认我说的是对的了,你别管我是蒙的还是真的, 输了就得把咪咪露给我看。」在我的一再要求下,玫琳凯才答应把睡衣的领口拉 低,将胸罩翻开一点。 就看到了那么一点点乳肉和乳沟,我的鸡巴立马有了反应,我说:「说好的 看咪咪的,你就露出那么一点点,连乳头都没看到,你耍赖。」玫琳凯将衣物整 理好说:「谁耍赖了,说看咪咪,又没说脱光光看整个的。」我妥协的说:「你 说我这鸡鸡都被你弄得硬了,你就再让我看看。」可是她死活也不答应,最后我 们就都下线了。 后来只要她老公不在家,晚上我们都会视频,而且我都会让她露乳房给我看, 但她每次都是只露出一点点,最多的也就是把上衣脱掉,但却带着胸罩,我心中 暗想,都说熟女最好下手,看来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呀,必须要刷点小手段 了。 在又一次视频的时候,我极尽所能的夸她乳房是如何的有型,保养的是如此 的美,说梦里经常梦见摸到她的乳房,害的都遗精了,然后尽挑一些露骨的话题 挑逗起她欲望,花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收到效果,我看她面部开始慢慢泛红,有时 还会将手放在两腿之间。 我继续火上浇油、加大语言挑逗的公式,在我的一再央求下,玫琳凯终于娇 羞的脱去了自己的乳罩,乳房确实很丰满白皙,略微有些下垂,两颗乳头耸立于 乳峰之上,像极了熟透了的紫葡萄,在我的极力挑逗之下,玫琳凯一双大手握住 自己的双乳不停的揉搓着,眼神里充满了欲望之火。 玫琳凯一边揉搓自己的乳房,一边要求也要看我的鸡鸡,于是我脱下自己的 睡裤,在褪下内裤的一刹那,早已坚硬如铁的鸡巴从内裤中雀跃而出,但玫琳凯 看到我的鸡巴后说:「没看出来,你人瘦瘦弱弱的,下面的家伙长得挺大个的。」 我说:「你没听人说嘛,人瘦长屌的,营养都被屌吸收了。」然后我要求将衣服 也脱光,但她始终也没有答应,在我们关掉视频以后,我幻想着她的裸体撸了一 管便睡觉了,说不定她也会躲在被子里自慰呢。 后来我一直追问她是不是也偷偷摸摸的跑去自慰去了,玫琳凯始终没有正面 回答,而我再要和她裸聊,她也始终不肯答应,我想约她出来玩,她也始终没同 意。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年的春天,一个周末的下午,我突然接到玫琳凯的电话, 电话中她告诉我她去外地旅游回来刚好路过我所在的镇子,问我是否方便出来见 个面,我心想,老子早就巴不得了,于是便爽快的答应了。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玫琳凯到达了我所在的镇子车站,我接到她后看她很憔 悴的样子便问:「怎么出去旅游应该开心才对,你怎么却一点也不开心,要不我 带你到镇子上吃点特色小吃。」玫琳凯说:「心情不好,你住的地方在哪,我先 到你那休息一会。」到了我住的地方,玫琳凯直奔我的卧室,倒在床上说:「别 打扰我,我先睡会,六点钟的时候你叫我。」说完便钻到被子里睡了。 六点多的时候我去叫醒玫琳凯,她起床后洗漱一番便随我到一家饭店,点了 几个菜之后她问我,能不能喝白的,我劝道:「白酒喝了伤身体,还是要瓶红酒 吧。」玫琳凯听完生气道:「你是个男人不,是男人就别装怂。」最后还是随了 她,要了一瓶白酒。 酒菜上齐后,我们就吃喝起来,没多久一瓶酒就见底了,而她喝得又特别猛, 最后趴在桌上失声的哭了起来,我坐到她的身旁,一边轻拍她的后背,一边说着 一些苍白无力的安慰话,玫琳凯苦了一会抬起头问我:「你说说,天底下的男人 是不是没一个好东西,老娘我辛辛苦苦的胃他生了一个儿子,又养了这么大,那 个没良心的东西竟然在外面搞女人。」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便对她说:「姐,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玫琳凯说:「弟弟,你说姐不漂亮吗,难怪每次和 我做那事都是敷衍了事。」我说:「姐很漂亮呀,可能是姐夫他一时糊涂。」接 着又说了些宽慰她的话,玫琳凯的情绪才稍微平稳下来,最后她又叫了几瓶啤酒, 喝完以后我要送她回去,玫琳凯却说:「姐今天不回去了,就住你家。」听完我 觉得像做梦一般,但是内心还是暗暗的高兴一把,心想憋了许久的小弟弟终于有 了释放的机会了。 我扶着玫琳凯回道了我的住处,门一关上玫琳凯便一把将我抱住说:「今晚 要了我好吗,既然他能出轨,我也要让他尝尝戴绿帽的滋味。」说完没等我回答 便用香唇已经堵住了我的嘴唇,灵活的舌头搜寻到我的舌头轻轻挑动,我们紧紧 地拥抱在一起,一边激吻着,一边慢慢的往卧室移去,在移动的过程中也没忘脱 去彼此身上的衣物,从客厅到卧室的一路上扔的到处都是,来到卧室的时候我们 的身上只剩下内衣。 一到床边我们便迫不及待的一起倒在了床上,褪去身上仅有的遮羞布,我们 已经是赤身裸体、坦诚相见了,我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几秒之后,再一次的紧 紧地拥抱在一起,内心深处的欲望之火迅速燃烧,在床上不停地疯狂翻滚着,一 会她在上面,一会我又将她压在了身下,这样激吻了几分钟之后,我们都觉得快 要窒息了,才分开了交缠在一起的四片嘴唇。 看着玫琳凯那一付丰满而又白皙的身躯,我情不自禁的吻向她的耳垂、粉茎, 舌尖不时的在她的这些敏感地带舔过,一只手也攀上了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 用力的揉搓着,使其在我的手中变换着不同的形状,另一只手则在她那光滑细腻 的大腿上来回的抚摸着。 玫琳凯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握着我的大鸡巴轻轻地上下套弄着,而此时我的 嘴已经攀上了玫琳凯的乳房,尽量张大嘴巴吸吮她的奶子,恨不得将她的乳房全 部吸入口中,「宝贝……太爽了……啊……你……还会弄……喔……好爽……啊 ……哦……受不了了……啊」玫琳凯嘴里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玫琳凯微闭着双眼,芊芊玉手却把我的鸡巴弄得更硬更挺,但接着而来,她 感到我的手再次移动,竟滑过她齐整的芳草萋萋,继而触及她敏感的阴唇,手指 拨着上下研磨,电击似的快感,让她无法不娇喘吁吁,嘤咛出声,「嗯……不要 ……底端……求求你……不要……不要这样……我……快……快受不了了……啊 ……呦……」玫琳凯一边呻吟着,一边扭动着自己的娇躯。 我又岂肯善罢甘休,我将两根手指插进她那早已泥泞不堪的阴道,一边挑逗 她的春心,撩拨她的激情,一边望着她娇靥的喜悦变化,只见陈雪薇早己眼含薄 雾,润光盈盈,下颚因满足而不停往上撑起,一张迷人的小嘴,不时半张半合, 显得及其陶醉迷人。 当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道内不停的进出时,没离开本能地弓起身子,抬起屁股, 挺前迎向着我的的抽插,那种纯粹肉体上的欢愉,使她忍不住再次惊叫,丰臀忘 情地扭动着,而我一面抽插着,一面再度用热烈的吻捕捉她的樱唇,这个举动, 只有使她渴望得更多,她也以同样的热情回应我。 一段长时间的热吻使得玫琳凯的欲望再次上升到一个高度,此时的她已经完 全的忘记了她的老公、她的家庭以及伦理道德,只是想着一味的索取,从而满足 自己长久以来压抑的生理需求,我加快了手上的抽插的速度,玫琳凯的阴道也不 断的流出大量的淫水,同时握着我的鸡巴的玉手飞快的套弄着,没多久我们便同 时达到了高潮,在我快要射精的一刹那,立刻将鸡巴抽离她的玉手,直接将精液 射到了她的小腹上。 高潮过后我们都躺在床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我的手又 不老实的攀上了玫琳凯的双峰,没多久我的鸡巴又硬挺了起来,于是用已经挺起 的肉棒,顶上了玫琳凯的美穴说:「好姐姐,我又想要了,好想干你的美穴。」 玫琳凯伸手一摸,娇呼道:「啊,你怎么这么快又硬起来了,难怪你女朋友跟你 分手,是个女人也受不了你呀。」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和自己喜 欢的女人在一起,下身就会一直硬着。」「真受不了你,看来今天在你这过夜算 是亏大了。」玫琳凯捏了捏我的鼻子说。 于是我翻身上马,撑开玫琳凯的双腿,用手指分开她的阴唇,扶着鸡巴找准 阴道口插了进去,由于刚才的手指抽插,里面还极度的润滑,所以很容易的就插 到阴道深处,我觉得鸡巴插在她的阴道中,滑溜溜的,轻轻抽动一下便发出「噗 嗤」一声,不觉把腰肢摆动幅度加大,我在玫琳凯的阴道里越插越深、越插越快, 顿时「噗滋」、「噗滋」的声响成一片外,玫琳凯阴道口的嫩肉也跟随我的抽插 而被扯出牵入,带出一股股黏黏滑滑的淫水。 「啊……宝贝……小坏蛋……快……快用力……好……好爽……姐姐美得… …快升天了……啊……爽死了……要把……姐姐……美死了……」玫琳凯遇到了 我这个又粗又长肉棒,真是被逗得浪态毕现,娇媚万分,那熟透了的身材,全身 白里透红,一颤一抖,逗得我欲火更加上升,更用力地干了起来,弄得玫琳凯浑 身颤抖,欲仙欲死,「乖老公」、「好哥哥」地乱叫一通。 在如此疯狂的抽插了几分钟后,我已是累得满头大汗,娇喘吁吁,玫琳凯心 疼的为我失去了汗水说:「宝贝,换我来伺候你。」两人上下交换了位置,玫琳 凯就在上面半坐半蹲地开始耸动起来,我躺在床上休息,欣赏着玫琳凯那迷人的 跳跃着的双乳,一低头就能看到我的鸡巴在玫琳凯的阴户中一出一进的情景,我 又伸出手玩弄那两粒发涨的奶头。 玫琳凯半闭着媚眼,微张着樱唇,双颊通红,两手扶着膝盖,一上一下、忽 浅忽深、前摇后摆、左挫右磨地套弄着,全身犹如盛开的牡丹,艳丽动人。「弟 弟,这样干,你舒服吗?」玫琳凯问道。 「舒服死了,姐姐,你呢?」我回道。 「姐姐也舒服呀,你知道吗,姐姐已经没有这样了。」玫琳凯断断续续地诉 说着,不停地套弄着,速度渐渐加快了,又猛夹了几下,就一泄如注了,阴户里 的淫水像泉水似地汹涌而出,喷射在我的龟头上,又随着我的鸡巴的抽插,顺着 鸡巴流到我的小腹上,两人的阴毛都湿完了,又顺着我的大腿、屁股流到床上, 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泄过之后的玫琳凯瘫软地伏在我身上一动不动,嘴里大口的喘着粗气,而我 还没有射精,所以用力的挺动着我的下身,疯狂的抽插着,如此往返几百下之后, 只觉得玫琳凯的阴道内壁不断收缩,我的马眼一热,随后一股一股的滚烫精液便 喷薄而出。 躺在床上休息了十几分钟,我们便双双起床到卫生间洗了个鸳鸯浴,期间难 免会再来一炮,洗完之后,玫琳凯又疯狂的索取,在鸡巴不能勃起的状况下,她 就用嘴巴帮我吸,总之是玩尽了花样,直到下半夜我们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我才醒过来,当我醒的时候发现玫琳凯不在了,我喊了几 声也没人理我,于是便起身看到了玫琳凯给我留在床头柜的便条,上面写着: 「就当昨天晚上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把姐姐忘了吧,谢谢你给了我一生中最难忘 的夜晚,祝你找到一个爱你的女人陪伴你一生。」看完后我呆呆的坐在床上。 后来玫琳凯把我的好友删了,我也再也没联系到过她,在这里说一声,姐姐 珍重!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