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老婆最骚

一菜一味,百菜百味。不同的女人,给人不同的感觉,特别是熟女,技巧十足,可以让我全身心的享受性的快感,所以我特别钟情于熟女。最近损友通过网络,钓到几个兼职的熟女,正好这几天心里很寂寞很空虚,真想找个熟女好好的发泄下。
与损友联系,一起直奔熟女的公寓。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看上去很干净,也很整洁,客厅阳台上晒满了,女性的内衣和各种丝袜,这里一共有3个熟女,环肥燕瘦,各有不同,但岁月在她们身上留下成熟的韵味,和熟女特有的风情,再加上她们身上的丝袜,肉丝,灰丝,黑丝,(本人是个丝袜控,喜欢看女人穿丝袜的样子)使我的男性荷尔蒙一下冲满下体,肉棒一下就给熟女们敬礼起来。
损友依次的和熟女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对我说:「这三个姐姐,不是熟人带来的,是不接待的,想和哪个姐姐练欢喜佛,就不要客气了……」我本人喜欢小丰满的熟女,于是我选了穿黑丝的肉感的姐姐,看上去38——40岁的样子,而朋友则选了灰丝的熟女,我们各自进了熟女的卧房。
肉感姐姐的卧室很简单,一张大床和一些简单的家电,不过她这间房,多了间内卫,应该是主人房了,熟女姐姐对我说,她叫曾玲,我叫她玲姐就可以了,要我先到浴室冲一下,她随后就来,我脱光了,来到浴室打开的热水器,让热水冲洗着我的疲惫更多精彩请关注:。
不一会玲姐,脱光了走了进来,我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个将要和我共赴云雨的熟妇,一米六五的个了,肉感的身材,肥而不腻,两个大奶子,应该有36C,肥大但不坚挺,有些下垂,乳头有些黑,腰身有些赘肉,下面的三角区黑黑的,很是迷人。这个年龄的女人,不就是这个味道,咱喜欢熟女图的不就是这个味么!
玲姐进来后,给自已全身擦上乳液,关上水,对我说:「来帅哥,让姐姐给你洗。」说着从后面抱着我,用她的肥乳在我的背部揉着,双手倒上乳液,一只手在我的胸前,画着圆圈,另一只手,握住怒涨的肉棒,给我撸着肉棒,这种感觉很受用。
肉棒在玲姐的手上,不断的充血,粗壮再粗壮,很想马上插入小穴中,但我不想马上开功,如此有情趣的性事,是需要情调的,因为我的背部也感到,玲姐的乳头,也硬硬的了。
我笑着说:「姐,也让我来给你洗洗,别让你累着了。」说着我转身抱住玲姐,双手一把抓住哪双肥乳,抓、揉、捏起来,双乳在我的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型状,肥肉也在我的指缝中挤出来,我的肉棒,就着乳液,很易的插进她的丰臀中,肉臀夹着肉棒感觉有种挤压感,很舒服,我的口则轻咬着她的耳垂,舌头舔着她的耳朵轮廓,轻轻的对着她的耳朵吹着气,调动她的情欲。
玲姐在我的爱抚下,也娇喘连连,「嗯,嗯……啊……」玲姐一娇呼。因为我的一只手,经过她的肉感的小腹,来到她的黑森林中,在森林中,我找到了小穴洞口,在洞口轻挖着,刺激着她的阴蒂……玲姐,转过身来,对我说:「帅哥,你真会玩,我们,快点洗完,到床上好好玩。」说着打开了水,对着我,帮我冲洗,洗干净后,又柔情的给我擦干净,最后擦完肉棒,很温情的亲了一口龟头,说:「宝贝,乖,先到床上等我,姐姐待会让你爽。」神情很妩媚,很迷人,让我很受用。
我躺到了床上,不一会儿玲姐出来了,问我想怎么玩,我说先来个足交吧,玲姐妩媚的看了我一眼,说你们男人就喜欢丝袜。我笑了笑,看着玲姐,玲姐从衣柜中拿出一双黑色的裤袜穿上,黑丝紧紧的包着丰腿,很是肉感。
玲姐坐在我的双腿间,在我的肉棒上涂了点润滑液这后,用丝脚轻轻的来回在我的双腿间滑动,慢慢的的滑到我的睾丸上,我的肉棒上来,把肉棒夹在双脚间,不住的挤压摩擦,时而脚踩脚的压住龟头,时而用脚,揉搓阴茎或睾丸,再加上她时不时来点呻吟,让我欲火难耐,让人有种想射的冲动。
我想征服这个熟女,所以我不能这么早出货。我强忍着的欲火,对玲姐说:「姐,我们休息一下,让我也来伺候你一下。」说着,我把这个熟女扑倒在床的另一头,压大她身上,一只手在她的肥乳上,揉搓着,捏着她的乳头,一只手放在她的头边上,不让她有躲的可能,对着她的双唇就是一顿湿吻。
刚开如玲姐还有点躲闪,在我的强制下,慢慢的接受了,也开始回应我。互相吮吸舌头,互相刺激上颚,互相刺激牙龈,互相摩擦舌底,互相轻咬舌头,把舌头纠缠在一起,激起她女性的情欲。我的吻从她的唇移了下来,来到了肥乳上,我仔细观察着面前的这对尤物,就像两只快充爆了的气球,雪白的肌肤细嫩得隐约能看到青筋,黑红发亮的大乳晕微微隆起,两只硕大的乳头饱满诱人,乳头顶部各有一个凹陷的小窝,上面的皱纹清晰可见。我忍不住伸手抚摸起来,并不时的用手指在她的乳头上肆意的揉捏着。





她红着脸,胸脯随着呼吸不断地上下起伏。我又舔,吮吸一阵她的乳房后,我又顺着她的小腹吻下来,小腹上有着一道疤,应该是生小孩留下的伤疤,我吻了一下伤疤,说你们女人真伟大,玲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我继续下移,我见在丝袜的阴道处,已被淫水打湿,阴唇弱隐弱现,很是诱人,同时淫水的气味,也让我痴迷。更多精彩请关注:
我知道,想要征服一个女人,就是让她高潮,不断的高潮,我温柔的脱去她的丝裤,见到她的阴毛黝黑浓密,从阴阜到屁眼布满整个下体,我拨开她那杂乱的阴毛,肥厚的肉缝中两片黝黑的阴唇包裹在一起成了个肉疙瘩。我轻轻把它们分开,一颗如拇指肚大小、粉红色的阴蒂探出头来,这令我愈加兴奋。我决定让,玲姐吹潮,(经过多年的AV教学,与生活实践,我学会怎样让女人吹潮的技术)我将食指和中指,慢慢的放进她的阴道中。
这时玲姐坐起来用手抓住我的手,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我笑着说:「姐,放心,就是想让你快乐,不会痛的,要是痛我们就,不这样好吗?相信我!」玲姐看着我了5,6秒钟后,还是放开了手,躺了下来,我的手指进去,向上微弯,在阴道前壁靠阴道口二至三厘米处,开始轻轻的揉,搓,来回抽动,慢慢的由轻到重,由慢到快,玲姐的小穴,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小穴里的水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阴道内的声音也由原来的吱吱声,变成了水多的噗及噗及的声音,随着我动作的加快,玲姐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快,喊着:「别停!别停!」没过多久随着阴道内一股水流的涌出和玲姐类似哭泣的呻吟,玲姐达到了高潮。玲姐脸色潮红的看着我说,她来了。我见她爽完了,我躺在她旁边,指着发硬的肉棒说,姐给我吹一下,玲姐的口交的技巧已经相当熟练,先是把鸡巴舔了个遍,吞吞吐吐一上一下的,一会用舌尖舔我的龟头沟一会又用舌头舔着我的蛋蛋,十分的受用。
「姐真爽啊,再给我来个毒龙吧!」我抬起腰,玲姐给我腰下面加了个枕头,慢慢的把我的屁眼扒开,玲姐的动作很柔很细,然后直接用舌头一丝一丝的开始毒龙,舔的屁眼开了,使劲把舌头往里扎,舌头还不住的刮着你直肠壁的尾端,她的舌头深入浅出,时而用力,时而轻舔,我当时感觉自己好像有些抽触了,实在是太过瘾。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玲姐拉了上来,把她压在身下,将两条丰满的大腿架在自己的双肩上,我将那那暴怒已久的阴茎,对准蜜穴猛地插了进去,因为是兼职熟女我没有戴套,她顿时大声淫叫着挺起身,四肢紧紧地环绕住我的身体。伴随着我猛烈的抽插,她拼命扭动着自己的粗腰肥臀,阴道里爽滑柔软的阴肉紧紧包裹住我的肉棒,那感觉实在是舒服到了极点。
只一会儿工夫,一股股热流不断冲击着我的龟头,并顺着我的阴茎流出体外,这更激起了我的兴致,我进一步加大了力度,更为猛烈的冲击着她的肉洞。为了不泄身,我也用了九浅一深的方式,每一次的深入用尽全力,插入她的子宫,每一次的深入,她丰腴的身子都会形成乳波肉浪,两只大奶晃动不休。
玲姐快活得直颤抖,嘴里浪叫不绝,两手紧紧的扯住床单,「啊!干……干死我吧……我……你……帅哥……用力干……对……再深……再深……不……不行了……要飞……要死了……干得我美死了……帅哥……真会干……干的我的肉屄好美……ㄚ……要……出来了……用力……快……深……」我的小腹撞击着她肥大的阴蒂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她近乎歇斯底里地疯狂扭动身体,嚎叫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顷刻间,她的身体强烈地震颤起来,伴随着一声声嘶力竭的长嚎,她两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脖子、浑身僵挺着悬在半空,一股滚热的尿液喷射在我的小腹。
我乘胜追击继续猛插几下,一阵过电般的快感过后,一股股灼热的精液直射入她的子宫。我把她的腿放了下来,趴在玲姐的身上,但没有抽出肉棒,我们两都喘着粗气,任由肉棒在她的阴道里,慢慢的缩小。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缓过气来,气喘吁吁地对我说:「真是太棒了……老弟……我……我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我说:「只要姐开心就好,姐你也不错,我也很爽啊!」曾玲这时推开我,起身,侧身仔细的给我清理龟头,我见玲姐的两篇肥肥的阴唇向外张着,红红的阴肉,张着口子,小穴有点红肿,淫水和我的精子顺着大腿,流下来。让男人有种满足感,有成就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