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人妻易上钩

“老婆……老婆……毓歆……妳在哪?”
我在阳台听到老公的叫喊,边把洗衣机里的衣服晾在衣架上,边朝着屋里大喊:“我在晾衣服啦。”
“我问你,我的袜子咧?”
我将手边的衣服挂在衣架上,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才边走向房里边问:“什么袜子?”
“那双灰色……有企鹅图案的……”
我站在门口,看着把衣柜翻得乱七八糟的老公,忍不住抱怨道:“秦元德,你找双袜子也不必把衣柜里的衣服都翻出来吧!?”
“呴!我赶着上班啦!那双袜子到底收到哪去了?”
我边收拾那堆凌乱的衣物边说:“那双我才刚晾起来啦,你穿其他双吧。”
“咦?!你这几天没洗衣服吗?我没记错的话,那双袜子应该是前天还是大前天穿的耶!”
听到这句话,我不满地提高音量道:“呴!自己乱丢东西还好意思说!你知道吗,我今天早上拖地的时候,才在茶几底下的报纸堆里,不小心发现了几双没洗的臭袜子,我原本以为是儿子乱丢,没想到竟然是你!?哼!秦元德,我如果发现你再乱丢的话,我就直接把它们全部丢进垃圾桶里。”
“啊!呃……好啦好啦,我下次记得丢到洗衣篮总可以了吧。”老公顿了顿,忽然拍了拍额头叫嚷着:“啊!对了,老婆,我差点忘记告诉你,我待会到公司打完卡后,就要和总经理到大陆出差几天……”
“什么!?怎么又要出差呀!你不是才刚回来没几天么……”我不满地嘟嚷着。
自从老公三年前升上公司的经理后,他的工作非但没有比较轻松,更没有像以前那样每天准时下班,而且还像空中飞人般,经常往返两岸三地。
尽管家里的经济状况明显改善了许多,可是老公经常不在家,再加上已经上了高一的儿子,每天又要补习到很晚才回家,我愈来愈觉得我这个全职家庭主妇,仿佛成了独自居住的单身妇女似地,成天面对的只有这一栋冷清屋子,总少了一份家人随意喧闹的热络氛围。
面对我的抱怨,老公也无奈指着地上的旅行箱:“唉~~我也是刚刚接到总经理的电话,说对方临时出了点状况,所以我们不得不赶过去处理,不过我想问题不大,所以带几套内衣裤替换应该够了。”
“好吧,那么……记得应酬时别喝太多酒喔。还有还有,你也不可以和那些不三不四的酒店小姐乱来喔。”
“呴!我们都结婚多久了,你还不相信你老公的品德?”
“也不是不相信你的为人啦,只是……嗯……老公,我前几天听隔壁的凤梅姐说,她姐的老公以前也是经常出差好几天,可是没想到,他其实是跑到外县市和小三约会……”
“咦?她怎么知道?”
“还不是她姐住在外县市的朋友有天逛街时,无意中撞见了她老公和小三正在逛百货公司的女性内衣专柜挑内衣,所以她就好心地把这件事告诉她姐。后来,她们姐妹俩就一起找了家征信社调查,没多久就在某一间汽车旅馆里,将这对狗男女抓奸在床。凤梅姐还告诉我,她姐跟那个男人目前已经在打离婚官司了。所以老公……”
话还没说完,老公已不耐烦地挥挥手:“好了好了。老婆呀,你以后少跟那些三姑六婆来往;还有,你也别受她们的影响,在家闲闲没事就胡思乱想。嗯……你如果真的在家觉得无聊,觉得闷,干脆多到外面走走吧。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出门了。”
“嗯……啊!对了,老公,我觉得电脑最近好像怪怪的,你看可不可以找时间检查一下?”
“哪里怪?”
“我也不清楚,反正网页开得不是很顺,有时还会当机……老公,你想,我们的电脑有没有可能中毒了?”
随着话落,只见老公倏地楞了一下,但随即又眉头微皱地说道:“唔……也有这个可能啦。……啊!对了,大嫂的弟弟不是在电信公司工作吗,你要不要请他抽空来家里一趟?”
“你是说……孟哲?”
“嗯。”
听老公提起这个人,我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对齁!当初要不是帮他做业绩,我们也不会换他们公司的光纤。唔……我做完家事后就跟他连络。”
“好了,那就先这样了,其他的事等我回来再说吧,我如果再不出门的话,上班一定会迟到。”
站在门口,看着老公的背影迅速消失在巷口,我才回到屋里,继续做着那些未完成的家事。
好不容易做完了每天的例行家务,正想泡杯咖啡,然后坐在松软的沙发上喘口气时,摆在客厅的电话蓦然响了起来。
我接起电话还没出声,话筒的彼端立即传来:“毓歆,我又失恋了”的沮丧话语。
我回想了一下声音的主人后,才试探性地说:“嗯……孟哲吗?”
“嗯。”
得到肯定的答案,我忍不住开口骂道:“呴!刘孟哲,你怎么老是没大没小的乱叫一通!况且,我跟你姐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就算你不叫我表嫂,也应该叫声歆姐吧。”
“拜托!梁毓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古板保守?”
“话不是这么说啦……”说到这里,我忽然想到刚才的事情,便不和他计较辈分及称谓的问题,“算了,没空跟你说这些有的没的,我正好有事找你。我问你,你今天有没有空?”
“干嘛?你要安慰我这被女友抛弃的脆弱心灵吗?”
我听到这句话不禁楞了一下,但一想到他打电话的用意后,不由得没好气地笑骂道:“你想到哪儿去了!再说,你每次失恋跟我诉苦后,还不是没多久又交了新女友,所以我认为,你根本不需要什么言语上的安慰吧。好了,不跟你说废话了,我家里的电脑好像出了点问题,你今天抽空过来帮我看看吧。”
“我没空。”
“刘孟哲!当初是你可怜兮兮地跑来我家,千拜托万拜托地要我换装你们公司新推出的光纤,我才勉为其难地说服我老公,没想到……啧啧啧……贵公司的售后服务真的不是‘普通的好’呀……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向贵公司的客服部投诉呢?”
“啊!好啦好啦!待会开完早会后我就马上去你家,这样总行了吧。”
“哼,这还差不多。”
随口聊了几句,和他约好时间后我便挂了电话,并且迅速换了身衣服,接着就到住家附近的传统市场买菜。
由于从小家境不是很好,所以我高职毕业后就没有继续升学,直接在一家贸易公司从事“行政助理兼柜台接待人员”的工作。
后来在我那闺蜜好友的婚礼上,认识了新郎的亲弟弟,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由于双方当时都没有男女朋友,加上彼此都对对方有好感,以及周遭好友们的怂恿促成下,我们才慢慢开始交往,最后在我十九岁那年和他共结连理。
我原本结婚后还想继续工作,但老公却以“男主外,女主内”的理由,要求我当个全职的家庭主妇,而他则是负责在外面打拼,尽量让我衣食无忧。
一开始,我觉得多一份工作总是多一份收入,对家里的经济多少有点帮助,但结婚三个月后,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我,却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后来,等预产期一到,我就顺利为秦家生了个儿子。
原本坐完月子仍想继续工作,可是算了一下保母费之后,才发现聘请保母带小孩的费用,几乎等于我的薪资,于是我只好辞掉了原本的工作,在家专心带小孩,就这么成了全职家庭主妇。
想不到一转眼过了十六年,而我们唯一的宝贝儿子也从牙牙学语的婴儿,成了个头比我还要高大的高中生。
老实说,以前全心全意照顾儿子,所以即便想出去工作也有心无力;现在儿子大了,终于不用我成天在一旁呵护,加上这十几年下来,我已经习惯了单纯的家庭生活,再加上学历不高,若要二度就业,我认为应该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于是我也就安分地操持家里的一切家务,做个称职的家庭主妇。
随意买了几样蔬果肉类回到家之后没多久,客厅便响起了门铃声。
一打开大门,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身影立即窜了进来,并且边走边大叫:“好热呀!毓歆,有没有凉的?”
“呴!刘孟哲,你还真随意呀!请问这是你家?我是你的佣人?”
没想到已经大剌剌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听到我的话后非但不以为意,还嬉皮笑脸地回我:“呵呵,毓歆,假如你要玩角色扮演的话,最好换一套性感的女仆装会比较有FU喔。”
“去你的!”我忍不住拿起沙发上的抱枕丢了过去,“你是不是太久没有被我扁,所以皮在痒?刘孟哲,我郑重警告你,要是你再这样说这么下流的话,我就打电话跟你姐告状。”
“拜托!梁毓歆,你是一个已经三十六岁,而且还有一个已经上高中生儿子的欧巴桑了,怎么还个小孩子一样,玩这么幼稚的告状游戏?”
“刘孟哲!你居然敢说我老!?哼,你又年轻到哪儿?别忘了,你今年也已经三十一岁了,而且……”我故意瞟了瞟他的肚子,“你再不找时间运动锻练身体的话,别说我们这个年纪的女性,就算是刚出社会的年轻女孩,都会笑你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嗯……万一你真的变成了──‘只有鲔鱼肚,没有人鱼线’───这种又肥又老的中年丑男,那么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你──绝对交不到年轻貌美的女朋友。”
“梁毓歆!妳!谁说我没有运动!?我……”原本一脸怒容的刘孟哲忽然瞅了我一眼,随即以轻蔑的语气冷哼道:“哼哼……我今天总算见识到‘不可理喻的欧巴桑’的嘴脸,究竟是什么模样……”
“什么!你!我……”
“好啦!我的时间很宝贵耶!你到底要不要我帮你看电脑?如果你只是闲闲没事找我抬摃,可是又不请我喝饮料的话,那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拉滴赛’。我还有其他事要忙,再见。”
见他真的起身欲走,我只得暂时压下心中的怒火:“好啦好啦。你快帮我看电脑出了什么问题,我去冰箱拿饮料。你要开水、果汁,还是茶?”
“我要小7的冰咖啡,多奶半糖,谢谢。”
“呴!你还真挑呀。算了算了,你先到书房帮我看电脑出了什么问题,我去便利商店买你的冰咖啡。”
虽然便利商店距离我家只有短短几百公尺,可是今天的天气特别炎热,以至于我买完东西回到家时,已经热得汗流浃背,而且那衣物贴在身上的粘腻感,令我极不舒服,真想马上冲到浴室冲个凉水澡。
强忍着衣物粘在身上的不适,拿着现冲的冰咖啡来到书房里时,只见房里的男子正坐在电脑桌前,神情专注地盯着电脑萤幕。
看着那一行行快速跳动流泄──那些我完全看不懂的程式指令好一会儿,我只好将手上的咖啡放在桌子上,说:“找出问题了吗?是不是中毒了?”
他回头望了我一眼,接着就抢了我手上的冰咖啡,直接咕噜咕噜地灌了一大口,便露出欠扁的可恶笑容,还故意咂了咂嘴,说:“好爽呀!”
“刘孟哲!”
我正想发作,他已抢先开口:“你别激动嘛!我问你,你是不是趁老公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看色情网站?”
“啊!你说什么?!我……我怎么会看那种东西!”
尽管已经不是不谙人事的小女孩,但第一次听到男人这么露骨的质问,我还是臊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正当我心慌意乱时,只见他一脸正经地说:“如果你没看的话,那么要嘛是你老公,要不然就是你儿子。”
听完他的猜测后我立即出声:“不可能是奕诚,他每晚补完习回来都快十点半了……”
“哦。”刘孟哲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后又说出了一句令我想狠狠揍他一顿的疯言疯语。
“那么……毓歆,你多久没跟老公做爱了?”
“你去死啦!”若不是此刻手上没东西,我一定二话不说地狠狠教训他。
“嘻嘻,被我说中了吧。唉~~要不是你满足不了他的话,他又怎么会看色情网站呢?”
“呿!你们男人的思想都这么邪恶变态吗?”
“拜托!这叫正常好不好!什么变不变态的……我跟你说啦,一个男人如果一生都不看A片不打手枪,他如果不是同性恋就是阳萎。唔……更正一下,A片里也有适合同志们看的。”
“够了!刘孟哲,我……”我强压下心中的羞愤,眼珠子一转,立即改口说道:“哼!难怪你一直找不到可以和你共度一生的女孩子。”
此话一出,我原以为他会气得跳脚,没想到他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欸~~毓歆,你说得对。唉~~我想我呀,这辈子可能找不到一个愿意和我厮守一生的女人了。”
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反应,令我不由得好奇地问道:“哦?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只见他淡淡地瞅了我一眼,说:“算了,反正跟你这么古板保守的欧巴桑说也没用。”
“什么叫古板保守的欧巴桑!你给我说清楚!”
“说你古板保守还不承认!?你看你,天气这么热,还把自己包得像粽子一样。你看外面的女孩子,哪个不是穿得露胸露腿的,就只有像你这种既封建又传统到不行的‘欧巴桑’才会穿这么多。”
听完他所说,我不由得低头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后,才明白他的意思。
以往由于忙着照顾小孩,以及为了方便做家事,所以我挑衣服都选择吸汗性强的棉质衣物及长裤,已经很少穿短裙或无袖的上衣,也难怪他会嫌我穿得像老气的欧巴桑。
我虽然不敢说自己是让人看到就眼睛为之一亮的大美女,但年轻时追过我的人可不少,所以即使不是公认的校花、班花,至少也不会被归为丑女之列。然而,我当时只是碍于家里灌输的贞操观念,让我直接拒绝了那些男孩的追求,直到高职毕业,父母开始催促我找个对象结婚后,我才逐渐卸下心防,尝试和异性交往。
只是我没想到,那些已经在社会上工作一段时间的男人,和女孩子交往的目的就是想得到她的身体,而不是真心想和她共度一生,以至于我一度对于“人世间是否有真爱”,抱持着极大怀疑的态度。
还好,我的人生轨迹中,及时出现了值得我托付一生的MR?RIGHT,相信这世上的确有真爱一说,否则我也有可能和眼前的男人一样,至今仍在红尘中寻寻觅觅,要不然就是抱着干脆一个人孤老一生的想法。
然而结婚十几年,已经听到许多婚姻触礁的负面例子,尤其是不久前,才听到邻居姐姐的老公外遇的血淋淋案例,现在又有老公疑似偷看色情网站的情事,让我不得不正视起刘孟哲所说的话。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我仍嘴硬地说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喜好的衣着风格及自由,不应该为了外人的眼光而改变。”
随着话落,刘孟哲出奇地没有反驳,而是转过头在键盘上输入一连串指令,没多久就跳回我熟悉的视窗介面,接着又霹雳啪啦输入一些英文及数字后,萤幕里忽然出现了令我意想不到的东西。
“这……”看到电脑萤幕里陡然出现一堆不堪入目的淫秽照片,我羞愤之余,更多的是满肚子的疑问。
而他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般,在我还没开口前,己直接告诉我答案:“这些都是某人的收藏品,而且他为了避免被人发现,还特地设了隐藏资料夹及多重加密。”
尽管我想否认老公有某些变态的癖好,但眼前的事实又不容我否认。
看着那些在各大公共场所袒胸露乳,衣着暴露的女人们,我臊羞得别过头去,完全不敢再多看一眼。
“孟哲,拜托你关……关掉它好吗?”
“嗟~~同样是女人,她们有的你也有,真搞不懂你在害羞什么。”
听到他嘲讽意味浓厚的言语,我虽然有心辩驳,但一时间又找不到犀利的辞汇反击回去。
过了好一会儿,就听他说道:“好了,我已经帮你安装新的防毒软体,只要某人小心一点,不要再乱下载来路不明的软体及照片,我想你家的电脑,应该不会出什么状况了。”
看到萤幕又回到熟悉的干净画面,我随意向他道了声谢,便催促他赶快离开家门。
“干嘛这么急着过河拆桥?我这么不受欢迎吗?”
“呴!你没看我为了帮你买咖啡流了一身汗吗?送你出门后,我要赶快洗个澡啦!”
“噗哧!”眼前的男人瞟了我一眼,沁着莫名的笑意说:“你呀,果然是个古板保守的欧巴桑!你放心,我对你这种熟女级的欧巴桑没兴趣,所以你就算在我面前脱光光,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可恶!你还说!”
“好好好,我不说。”求饶的言语刚说完,只见他忽话话锋一转,“嗯……对了,假如下次电脑又不小心中毒,而且指名我来修理的话,那我就要酙收车马费及工本费喔。”
“没问题!只要你开口,我就告诉你姐。”我漾着促狭的笑意说道。
“靠!算了,我刘孟哲上辈子大概没烧好香,才会让你从小欺负到大。”
“嘻嘻,你知道就好。”我得意地笑道。

当我全身赤裸地站在浴室的化妆镜前,端详着镜中的自己时,不晓得为什么,我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不久前看到的大量淫秽照片,以及刘孟哲刻意奚落我的嘲讽言语。
尽管我知道对方故意开我玩笑,但我还是忍不住盯着镜子喃喃道:“我的身材有那么差吗?”
严格说起来,刘孟哲说是我看着他长大的也不为过。
我们从小住在同一个社区,而他的姐姐刘湘慈和我同年,而且从小学到国中都在同一个班级,所以我们的感情极为要好。因此,我们经常到彼此的家里玩耍聊天,当然也就认识了她弟弟——小我五岁的刘孟哲。
当年,我总是仗着年龄上的优势经常整他、欺负他,让他对我又怕又恨;但随着年纪增长,加上国中毕业后因为家境的关系,而搬离生活了十几年的社区,使得我们两家人自然而然就疏于连络;直到高中毕业出了社会,才在某次面试时遇到了刘湘慈,于是我们又开始变成勤于串门,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那时候刘孟哲还是个正值甫步入青春期的小男生,虽然不是特别英俊,但也算是个活泼开朗的男孩,所以我即便没有欺负他,仍不时开他的玩笑逗弄他,而他也一改小时候任我欺负的怯懦性格,以更犀利的手段反击回来。
两人打打闹闹之际,难免产生肢体上的碰触,自然会不小心触碰到女人比较私密敏感的部位,只不过我一直把他当成还没有长大的小孩看待,所以对此也不以为意。
没想到,那个我曾经不在意的小男孩,转眼已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他那总是不正经的谈吐举止,尽管我认为他谈不上成熟稳重,但不可讳言,他的确拥有还算帅气的外表,而这也让我蓦然在乎起他对我的看法。
“唔……我怎么会在意他的看法及想法?还有,他为什么谈了四、五次恋爱都以分手收场,他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难道他喜欢的也是那些衣着暴露,看起来不三不四的风尘女子?”
陡然想起那些淫秽的照片,尽管我为那些淫娃荡妇的恶心行径,感到鄙夷不屑,但不知为什么,内心却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唔……好奇怪的感觉……”
剎时我忽然感觉到两腿之间,竟传来一股湿濡的粘油腻感;伸手一摸大腿,赫然发现是一道透明粘稠的液体。早已过了青涩懵懂年纪的我,当然知道它是什么。
尽管知道它代表的意思,但我仍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当我的食指不经意碰触到敏感的私处时,一股莫名的快感如触电般,瞬间流遍全身,令我不由自主发出了兴奋的呓吟。
“喔~~”
察觉到自己发出羞人的呻吟,我立即用手摀住嘴巴。
“唔……我怎么会这样?难道我是那种不知羞耻的荡妇吗?……不!我不是!”
我用力甩头,试图甩掉那些淫秽的念头,并且用“大概太久没有跟老公在一起”的理由,来解释那令我感到羞惭的行为。
虽然学历不高,但父母从小就严格教育我“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还有就是女人要知道廉耻,读书时要专心读书,不可以随便交男朋友,或是和不良少年鬼混……等,就连母亲也隐讳地告诉我,一个女人如果经常手淫,那她一定是水性扬花的淫娃荡妇,将来绝对无法嫁给让她一生都幸福的好老公。
正因为我谨记这些“家训”,并且一丝不苟地执行它,所以我一直到新婚之夜,才将宝贵的处子之身献给了老公。
初尝性爱的美妙,的确让我体会到身为女人的快乐,然而随着儿子出生,老公又忙于工作,使得我的性爱次数随着年龄增长而迅速减少;尤其自从老公升官后,更由于经常往返两岸三地的关系,使得我们夫妻一个月能够做一次爱,就已经算很好了。
尽管这几年下来,我和老公之间的关系,几乎变成了“无性夫妻”,不过我倒觉得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因为对我来说,能够帮秦家生了个儿子,已经算达成了传宗接代的使命;再者,当年生下儿子后,为了怕一个不小心,又多了另一个小生命,无形中增加了更沉重的经济负担,所以坐完月子后没多久,我就到医院做了‘输卵管结扎手术’。
换句话说,我现在即使想再生孩子,也已经不容易怀孕,所以我也不在乎有没有性生活。
因为在我的观念里,和男人发生性关系,只是为了延续家族的香火而已。既然我已经完成了任务,也就没必要经常做那种令人羞耻的事情吧?
然而,一向洁身自爱的我,刚才竟不经意做出了羞人地荡妇行径,而且还会产生兴奋的快感,令我顿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迅速拭去羞人的秽迹,匆匆洗去身体的粘腻后,我到厨房倒了一杯水,打算坐在沙发上好好看电视休息时,不晓得为什么,我的目光却总是不由自主地频频瞟向书房。
想到那些不堪入目的淫秽照片,我内心挣扎了许久,最后仍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我下意识先反锁了大门,接着才像做贼似地,蹑手蹑脚地走进书房。
开启电脑,搜寻了好久,就是找不到孟哲所说的那个隐藏资料夹,令我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躁。
“奇怪,到底藏在哪儿?欸~~原以为学电脑只要会上网打字就好,现在才体会到‘书到用时方恨少’的真正意思。”
既然找不到想要的东西,我只好连上了网页,无聊地逛了好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才随便煮碗面,边看电视边解决午餐。
投入了虽然无聊,但可以打发时间的电视剧后,我也逐渐忘了那个──原本让我一直心神不宁的隐藏资料夹。
※※※
“老婆,我回来了。”
“哦,老公,你回来啦。嗯……这次去大陆还顺利吗?”我边拖地边对老公说道。
“嗯,总算解决了问题。”随着话落,老公忽然走上前抱住我,在我耳边吹了口气,轻声说:“老婆,我想妳了。”
我先是楞了一下,随即沉着脸推开他:“走开啦,我要拖地。”
“等下再拖啦。我们好久没有那个了耶……你没听过‘小别胜新婚’吗?而且奕诚现在不在家……”
搞懂了老公的意思,我不禁诧异地看着他:“老公,现在大白天的……而且你刚回来,整个人臭烘烘的,我闻到那味道都快吐了!嗯……我看你还是先去洗澡吧,还有,记得把你的脏衣服全都拿出来,不要到处乱丢。知道吗?”
“哦……好吧。”
看着老公推着行李箱,颓然走向卧室,我也不以为意地继续拖地。
等到做完所有的家事,才想起老公除了在浴室洗澡时,偶而传出哗啦啦的流水声,以及洗好澡后走回房门的关门声外,就再也没有听到他的动静。
“老公……老公?”
当我纳闷地推开房门,便看见老公居然脱光光地躺在床上睡着了。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摀嘴轻笑,随后便帮他盖上薄被,才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等到我做好了晚餐,才叫醒了熟睡的老公,吃了一顿难得两人同桌的晚餐。
“老婆,我不在家这几天,家里没什么大事吧?家用还够吗?”
“嗯。”随口应了一声后,我陡然想起了电脑里的隐藏资料夹。不过,我一时间不晓得该怎么开口,低头沉思了好一会儿后,才以随意的语气,试探性地说道:“对了,那天我找孟哲看过电脑了,他检查后没发现什么问题,只有帮我重灌防毒软体而已。”
“哦,没事就好。嗯……不过你上网还是小心一点,而且你也要告诉奕诚,不要随便下载歌曲或网页游戏,要不然中毒就很麻烦。”
看着老公从容淡定的神色,以及义正严词地告诫言语,仿佛他根本不晓得那些照片似地,让我反而犹豫着,要不要干脆挑明这件事。
(唔……那些照片难道真的不是老公下载,而是奕诚?)
尽管我相信,开朗活泼的儿子不可能做这种事,但面对老公似乎完全不知情地镇定神色,又让我不得不把矛头指向我的宝贝儿子。
毕竟这个家只有两位男性同胞,而我绝不可能看那些淫秽的东西,而且近日也没有其他亲戚朋友在家里过夜……换句话说,家里最近有机会接触电脑的,就只有他们两个而已。
一时间开不了这个口,我也只能压下心中的疑虑,随口应了声:“嗯,我知道了,我会找时间告诉他。”
吃饭吃到一半,摆放在客厅的室内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我看了老公一眼,却见他用眼神示意我接听,而他则完全不理会响个不停地电话铃声,继续进攻桌上的菜肴,于是乎,我只得无奈地放下筷子,快步走到客厅,接起了电话。
“喂~~”
“喂,毓歆吗,我是孟哲啦。”
“原来是孟哲呀,有事吗?”
“唔……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
话筒彼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传来期期艾艾地话语:“嗯……是这样的……我本来和女友一起学国标舞,可是……你也知道……我们分手了……我本来想退费啦,没想到……退费也退不多……所以……所以……你可不可以当我舞伴?”
“啊!你说什么!?舞伴?!”
“老婆,你跟谁讲电话?”
我捂着话筒,转身对老公说:“是孟哲啦。他说因为和女朋友分手了,所以想找我当他的舞伴。”
“什么意思?他和女朋友怎么样又关你什么事?”
“啊!不是啦,我……老公,你等一下!”我急着向老公解释,便连忙对着话筒说:“老公问我事情,我先跟他解释再回你电话,拜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就立即挂了电话,并跟老公解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如此呀,”
老公听完我的解释,便放下碗筷沉吟好一会儿,才对我说:“既然人家都开口要你帮忙,如果你也没事的话,就答应他吧。”
“啊!不是啦!老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跳舞,那要怎么当他舞伴?”
“对喔。嗯……算了,反正你自已决定吧。好了,先吃饭啦。”
吃饱了饭,老公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我则是尽责地做好善后工作,并留了一些菜给儿子,之后也没搭理边看政治评论节目边碎碎念的老公,径直来到浴室洗澡。
洗好澡回到客厅,仍在看电视的老公忽然瞟了我一眼,又瞄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后竟关上了电视,接着就径直走到我面前,二话不说就紧紧抱住我,同时吻上我的嘴唇。
“唔……唔……”
我下意识挣扎,却被老公搂得更紧;等到他心满意足地放开我,我才边喘气边捶打他:“秦元德,你干嘛啦!”
“拜托!我是妳老公耶!人家不是说,老公有性需求的时候,老婆要尽量满足老公吗?可是你刚才的反应,搞得好像我想强奸你一样。老婆,我们这么久没那个了,难道你都不会想吗?”
“唔……还好啦。问题是……奕诚待会就回来了……”
“呴!现在才几点!儿子还要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会到家,所以绝对有足够的时间啦。”
“好吧。那你要快一点喔,千万别让儿子撞见了。”
“呴!你还当我想生小孩,所以和你做爱还得挑良辰吉时呀?真是的……”只见老公翻了个白眼,就猴急地将我拦腰抱起,三步并做两步地冲向主卧室。
老公今天不晓得吃错了什么药,一进房门就猴急地扒光我的衣服,并且草草亲吻、抚摸几下,就迫不及待地进入我身体,令我疼得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老公,轻一点……会痛……”
没想到老公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不顾我的感受,自顾自地挺动下半身:“老婆,妳忍耐一下,等一下就舒服了。”
“你先停下来啦,真的很痛吶。”
“妳再忍耐一下,我快好了。喔,好紧呀……好像你的第一次……喔……好爽……老婆,你也动一下嘛,不要老是像条死鱼一样。”
说实话,他这么粗鲁地对待我,我怎么可能会舒服,当然更不可能刻意迎合他。
既然他不听我的话,我也只能无奈地紧皱着眉头,躺在床上不发一语,任由老公压在我身上泄欲。没多久,就听到他低吼一声,接着我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恣意喷洒在我的下体深处。
“呼……呼~~好久没做爱了,好爽呀。老婆,你舒服吗?”
“嗯。”为了不让自己二次受罪,我只能无奈地轻哼一声搪塞过去。
看着老公吹着轻快的口哨走向浴室,我轻叹一口气,缓缓起身,抽几张摆放在床头柜上的卫生纸,擦拭从私处倒流而出的秽迹,随后收拾凌乱的床单;等老公走出浴室后,我才捂着仍有些疼痛的下体,慢慢走进浴室冲洗。
莲蓬头洒下温热的水柱,稍微缓解了下体的不适,轻轻触碰娇嫩的唇瓣,却传来些许刺痛,令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嘶~~”
轻抚痛点,感觉下体似乎有一道似有若无的伤口,我不禁低声埋怨:“臭老公,坏老公……又不是没碰过女人……人家还没准备好就硬来……”
说到这里,我的脑海里,陡然闪过孟哲年轻时的青涩模样,令我的思绪当下为之一窒,而洒在身上的水渍,缓缓流过下体时,一股如电流般,微微酥麻的奇特感觉瞬间流遍全身,使得我手上的莲蓬不受控地抖了一下,险些掉在地上。
下意识紧握莲蓬头,没想到它朝上的喷水孔恰好对着我的下体,于是那一道道温热的水注,便直接喷洒在有些红肿的私处。
“喔……好痛……可是又有点痒……有点麻麻酥酥的……唔……好刺激……好……好舒服……啊……我怎么……”
低头看着自己居然拿着莲蓬头,任由那温热的水注,不停地冲洗女人最私密的部位,而且还有一种难以言喻地兴奋感,以至于原本干涩的下体,此时竟缓缓淌出一丝粘稠的透明液体,令我一时间惊慌地不知所措。
“唔……怎么会这样……我居然……居然用莲蓬头手淫!?这……”
一想到母亲曾告诫我的话,我立即将莲蓬头拿开;然而,脑海里一浮现妈妈所说“那些水性扬花的荡妇”形象时,我又蓦然想起了,前几天在电脑里不小心看到的淫秽照片,令我心中再度涌起那股令我羞赧不安,又带着些许无法言喻的兴奋快感。
“唔……可是刚才的感觉……真……真的很舒服……比刚才跟老公做爱还要舒服……嗯……我只用莲蓬头的话,应该就不叫手淫吧?”
内心挣扎了许久,用这不算理由的理由说服自己后,我就开始慢慢将手中的莲蓬头,一分一寸地靠近私处,让那温热的水注,轻轻冲洗着已经变得敏感的唇瓣。
“唔……真的……好……好舒服……喔……”察觉到自己居然发出不知耻的呻吟,我立即摀住嘴巴,想着:“不行!这样太羞耻了。可是……唔……绝对不能让老公知道……”
就这样,我一手紧摀着嘴巴,一手控制着水注冲洗的距离,不断刺激着我那敏感的私处。
随着情欲逐渐高涨,那微弱的冲洗力道已经满足不了我,于是我紧闭着双眼及嘴巴,同时加大了莲蓬头的水量。
剎时,强力的水注喷射在动情的敏感唇瓣,令我的情欲瞬间攀升到高潮的临界点,令我舒服得险些发出羞人的呻吟。
“唔……差一点……还差一点就到了……唔……我现在的行径……应该跟不知羞耻的荡妇没两样吧?唔……可是我……我不是荡妇……只是一个……老公满足不了我的寂寞女人而已吧?唔……要到了……好舒服……快……到了……到了……到了……”
直到那股令我无法自拔的快感逐渐退散,我才缓缓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息。等到那仿佛被抽空的意识稍微恢复,我低头望着手上的莲蓬头,才发现刚才可能过度用力,使得指节显得有些苍白;舔了舔一直紧闭的嘴唇,发现或许由于刻意压抑的关系,而变得有些干涩。
“呼……呼……”
扶着墙壁慢慢起身,待酸软的双腿逐渐有了支撑身体的力气后,我才快速冲洗一番,才拖着疲累但满足的身体,亦步亦趋地踱回卧室。
一进房门,就看见不久前还生龙活虎,在我身上挞伐寻欢的老公,此刻却已呼呼大睡,而且还发出了恼人的震天鼾声,令我真想上前狠狠踹他一脚,发泄我憋了一肚子的怨气。
就在这时,我隐约听到了门外传来大门开启的声响。抬头瞟向墙上的时钟,猜想应该是儿子回来了,于是我便轻步走出房门。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