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生情哦

三年的苦读,终于从学院里换来一张酒店管理的毕业文凭,虽然早就知道,
作为一个留学生,在这个国家,我也不过是一叶浮萍而已,要找一份工作并不是
很容易的事,但真找起来,才知道自己之前对困难的估计还是不够的。
足足找了将近半年,发了数百份石沉大海的CV,才换回来区区几个面试的
机会,不幸的是,这几个面试也都没有了下文。
就在我的工作签证即将到期的前夕,一个意外的电话,让我离开了自己学习
生活多年的A市,位于B城的一家旅馆给我提供了一个经理的职位。
这家旅馆是华人开设的,规模虽然比不上星级酒店,但是在B城也算是很有
名气了。
旅馆有四层楼将近三十个房间,同时经营一个对外开放的餐厅,平时主要是
招待来B城旅游的游客,以及周边地区来B城出差的职工。
因为收费还算便宜,所以客人不少,其中以华人居多。
能拿到这份工作,可以说是纯属偶然,我当时是在报纸上看到这旅馆的招聘
信息,就发了求职信过去,没想到竟得到了一个面试的机会。
不想就此回国的我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就坐上长途巴士前往了B城,面
试那天是老板和老板娘亲自来面试了,老板看上去可能有五十岁出头了,而老板
娘看上去三十多接近四十,脸上化着浓妆。
一开始我们用的是普通话交流,不过他们的普通话一听就是广东或者香港人
说出来的。
好在我虽然不是广东人,但之前一起生活了一年多的女友是香港人,所以我
的广东话说得还挺不错的,于是就用广东话来交流。
说实话华人企业的面试也就是那么回事,远不如洋人公司那么正规,他们看
过我的学历后,见我国、粤、英三种语言都说得很好,加上之前在国内又有过几
年工作经验,问了一下我能不能管理旅馆的网页啥的,我说那完全没问题,他们
也就非常满意了,也不说什么回去等消息什么的,当场就让我准备上班了。
后来我才得知当时正好是遇到前任经理自立门户而辞职了,所以他们也着急
需要一个能够打点管理的人,这才让我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这个工作机会。
说实话这份工作给的薪水挺低的,说是经理,其实拿的钱也就比法定的最低
工资要高那么一点点。
不过这同时也是一份蛮令人羡慕的工作。
因为一来挺轻松的,基本都是桌面工作;二来老板因为有好几个生意,很少
来这边,旅馆是由老板娘在管,老板娘有时候是到了晚上才过来结一下帐,收收
当天的现金,然后等到十点前台关门后回家。
只要他们不在的时候,我这个经理,其实也就是这家旅馆的头头了;而第三
嘛,旅馆雇有8,9个全职或者兼职的女生,收拾房间、在餐厅做服务员啥的,
每天在旅馆上班的人里面,除了厨房的几个大师傅,就只有我一个男的了。
那时候我的女朋友已经回香港去了,身边没个女人的滋味可不好受,周围既
然有这么一群妙龄女子在,当然就把目光盯在她们身上。
老板娘是一位个性挺外向的女人,旅馆上下让她打点地井井有条,她有一儿
一女都是十多岁的年纪,也不用她天天带着,所以她经常在晚上下班之后带着我
们一班员工去K歌、跳舞或者宵夜,那些在旅馆上班的女生都跟她关系挺好的。
不过虽然我之前就有过泡熟女经验,但是泡老板娘还是不敢的,毕竟关系到
自己的饭碗,加上老板在B城有钱有势,一个搞不好,我这种无依无靠的小虾米
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这群女生中跟我关系最好的是一个叫Summer的女孩,她是餐厅那边的
领班,年纪比我还大两岁,长相中等而已,在国内属于丢人堆里找不到那种,人
看上去也很成熟了。
不过嘛,毕竟这是在国外,Summer在我的眼中,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Summer有男朋友,不过当时不在B城,在离B城二百多公里外的另外
的一个城市上学,个把月会过来看她一次,还跟我们一块出去吃过几次饭,也算
是彼此认识的了。
Summer这个男朋友比她小四岁,人长得倒是挺帅的,餐厅里其他女孩
子有时候跟她闹别扭,背地里就笑她老牛吃嫩草,玩姐弟恋什么的。
Summer的个性比较成熟内向,做事细致,跟我还挺谈得来。
我那时候更多的是当她是个朋友吧,有空一块喝喝茶聊聊天那种,我真正想
上的是另外一个叫小琴的女孩,那女孩二十五六岁年纪,一对大眼睛很会电人,
有好几个在B城学习生活的华人青年常到餐厅那边去泡她。
小琴巧妙地周旋在好几个男人之中,我试着约了她几次,被她若即若离地弄
得好不心焦,还没等得手,靠,小琴转学去了A城,从此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小琴走的时候,我在这家旅馆已经上了四个多月的班了,实际上从女友回国
以后,已经足足有七八个月没有碰过女人,只能靠右手君帮忙……现在想想那时
候,估计就连呼出来的气都是带火的。
Summer不会开车,自然也就没有买车,每天都是坐巴士来上班,然后
下班的时候就搭老板娘的顺风车回家。
说来也巧,那个时候老板娘刚好买了新的房子搬了家,新家在B城的另外一
个方向,就不方便载她回家了。
但是毕竟Summer工作很出色,还是领班,老板娘也很看重她,不想轻
易失去这个好员工,刚好我又有车,所以老板娘就拜托我接替她晚上送Summ
er回家。
其实我当时住的地方和Summer住的并不是同一条路,送完她还要兜一
些路才能回家,当然我也不会去说什么,没二话地就把这事儿答应下来。
就这样,每晚送她回家的时候,我们都会在车里聊点什么,内容大多都是旅
馆的一些人和事,偶尔聊聊我的过去,Summer基本不会说她男朋友和她自
己的事情。
不过她知道我喜欢过小琴,就偶尔的说一些小琴过去和其他男人的事情给我
听,告诉我小琴的男女关系挺复杂的,希望我不要因为她的离去而太过伤心。
其实啊,在国外这些年,像小琴这样的女生我见得多了,本来想泡她也只不
过是想玩玩,泡不上就算了,哪里会有什么伤心的?不过我一向相信——要泡妞
,尤其是比较纯情的妞,表现出你对别的女人的感情真挚是一个好主意。
当时其实也没怎么想要泡到Summer吧,毕竟她男朋友我也认识,不过
我天生喜欢勾引女孩的习惯改不过来,加上我那阵子实在饥渴难耐,就自然而然
地宣称自己对小琴痴情不变啥的……看得出那阵子Summer也挺心痛的,估
计是感觉像我这样一个好男人为了小琴那样的女人而伤心不已,实在很不值吧。
我有一次打趣问Summer,说你跟男朋友分居两地,不会担心他在那边
搞什么花样么?Summer叹了口气,说怎么会不担心呢?但男朋友的学业要
紧,她也没什么办法,好在她男友再过几个月就能毕业,他们说好了,等他一毕
业就回B城来找工作。
坚持开车送Summer回家有一个多月了,事情终于发生了,那天晚上下
班之后,老板娘带着我、Summer还有另外的两个当班的女生去唱K,唱完
后也有一点多了,开着车跟往常一样送Summer回家,一路聊着。
那一晚我们聊的都是一些涉及到情感方面的话题,等把她送到家门口,两人
都感觉意犹未尽,想找个地方坐下来继续聊。
那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也不知道去哪里好,于是干脆就坐在车里,就
着CD的轻音乐慢慢彼此倾诉着……我说起我以前的女朋友,说起毕业后无耐的
分手,Summer的眼睛有些湿润,可能是她想起了自身的事了吧。
接下来Summer这一夜说了不少她以前从未跟人聊过的话,她说其实她
跟男朋友的姐弟恋维持得非常辛苦,男朋友有时候不像是她的男人,反而像是儿
子那样的任性。
我不仅笑了出来,说那真是难为你了。
我又有意无意地问起,你们分居两地,性生活方面不会有问题吗?Summ
er沉默了半天,才说还好啦,毕竟隔一两个月还是见次面。
我顺势打趣说这么久才做一次,那一定要做得很过瘾才行,Summer这
一次没再理我,岔开话题,聊起了别的。
一聊就足足说了两个多小时,等到快四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必须回家了,
于是Summer下了车,我准备开车回家。
后来想想真要感谢上帝……这时候,我的那台老爷车居然点不着了!可能是
开着车灯听了那么久的音乐,把电池给耗光了吧。
Summer回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跟她说车没电了,只好把车留在这
里,我先打的士回家,明天再来拿车。
不过Summer住的地方蛮偏僻的,那种时候,不可能在路上拦到的士。
Summer迟疑了一下,说:「你进来坐一下吧,这天也快亮了,过一会
就该能拦到车了。」
我心里不由得一动,锁好车,Summer带着我静悄悄地从屋子后面开后
门进去,她租的是一个华人的房子,房东住的大屋后面的空地上独立分割出来,
建了一房一厅以供出租。
半夜不小心的话,会惊动到房东。
进屋后Summer问我渴不渴?之前我们在K房里面都喝了些酒,又在车
上聊了那么久,她应该也有些渴了,听我说也口渴,就去烧水,我跟着她去到厨
房,看着她拿着水壶在那里忙碌,丰满的屁股扭来扭去的样子,感觉欲火高涨了
起来。
这么深的夜里,还把我领到家里……那时候我脑子里面有点模煳了,虽然没
把握Summer是不是对我也有意思,却已经不管后果了,就从后面一把抱住
了她的身子。
Summer惊讶地转过头看着我,我那时候已经情迷意乱,嘴巴就向她的
嘴唇压过去,至今我还依稀记得当时她口中散发出来的点点酒香气……Summ
er用力地挣扎着身体,却没有把我推开,从她的这种程度的挣扎里,我得到了
明确的答桉——她对我也是有意思的!我的舌头用力地向她嘴巴里面伸过去,她
一开始牙关紧闭就是不肯接纳,但是在我的努力下终于还是松开了牙关,然后我
的舌头冲进了她的嘴巴里面,用力地索吻。
到了这时候事情就好办了,「Summer,我喜欢你……我……真的……
真的喜欢你……」
我喃喃地说着。
「别这样……Bill……别这样……我有男朋友……」Summer嘴里
头这样说着,但是从她对我热吻的反应程度来看,哪里有多少拒绝的意思?我搂
着Summer的身体,一步步向房间里面挪过去,她一开始也是用力想要留在
原地,但我紧紧抱着她吻着吻着,她终于放弃了抵抗,和我一块进了房间。
「Summer,你真美……」
我看着Summer的脸,发出了言不由衷的赞叹。
Summer顿时满脸通红地用手遮住自己的脸,这时候已经不用再多说什
么了,我先把自己全身上下脱光,然后去解她的衣服,Summer没有反抗,
任由我在她身上动作着。
我飞快地解开Summer外衣和里面衬衫的扣子,然后把她的奶罩向上面
掀起,Summer的长相一般般,可这对奶子却硕大而浑圆,比我之前所有的
女友都大。
我马上嘴巴俯下,含住褐色的奶头就是一通狂吻。
Summer全身一哆嗦,忍不住嗯地发出来了一阵呻吟。
我急忙用手去解开她的裤子,Summer把盖在脸上的一只手伸下来,拉
住裤腰,不让我脱她的裤子。
当这种作态马上就让我给征服了,我用右手抓住她的手,压在床上,另一只
手继续拉着她的裤子。
但由于是自己不擅长的左手,我连着弄了几下,都没能解开她裤腰上的纽扣

「Bill……别这样好吗……」Summer呻吟着说着,但那声音小得
恐怕连她自己都听不见。
我松开她的手,她只是将脸转到一旁去,再没有阻止我的动作,我连忙两手
一起,解开她裤带上的扣子后,连着内裤一块给脱了下来。
「Summer……你真美……你真美……」
我把她的上衣也解开扔到床边,然后整个人都扑倒在她的身上,我用手去分
开她两条大腿,Summer一开始还用力地想夹紧双腿,但在我坚持用力下,
不一会就松了劲。
我把她的两腿大大地张开,她的屄洞顿时就展现在我的眼前,阴毛多而且长
,杂乱地遮盖住她的屄洞口。
我一手摸了摸Summer的阴唇,靠,顿时就湿漉漉的,果然,她那里已
经是骚水旺盛,也渴望着我的鸡巴光临了。
于是我手扶着早就硬的不行的鸡巴,对准屄洞就捅了进去。
「哦……啊……」
长时间没碰过女人了,我的鸡巴刚进入Summer的屄洞,那种感觉让我
不禁头皮发炸,忍不住叫了一声。
Summer这时候把头转了过来。
她眉头紧蹙,双目紧闭,没有看我,但是双手扶住了自己的膝盖。
我忙把她的屁股向后推了推,让她的阴道向前倾,然后接着里面淫水的滋润
,不停地肏弄了起来。
Summer的阴道还是很紧的,尤其是深入之后里面的那一段更是紧窄非
常,阴道壁上嫩肉的吸吮非常给力,看来她男朋友的本钱一般,没能开发到这个
部位。
多日未尝肉味的我顶着强烈的感觉,前后来回肏了有五六分钟的样子,就忍
不住要射了,动作明显加快了起来。
「啊……真紧……舒服!」
我大叫道,由于这时候没有戴安全套,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Summer
,「Summer,我要来了……快……快射了!」Summer已经逼着眼睛
,嘴里微微呻吟,一看她没有不让射里面的意思,我快速又插了几下之后,身躯
一抖,就直接把精液给射到了她的屄洞深处。
射完后我们两个都喘着粗气,拥搂着接吻,我当然不想给对方留下无能的印
象,说道:「我这都大半年还办过事了……Summer,你等一下。」
我一边说,一边摸着她的身子,还用手去自己刺激鸡巴。
这时候我终于有空仔细打量Summer赤裸的肉体,她穿着衣服时就显得
蛮丰满的,脱光后更看得出腰间的赘肉挺不少,不过她的皮肤很白,奶子又大又
挺,屁股有肉而且结实,看上去还是很性感的。
见我这幅模样,Summer挣扎着把身体斜了过来,然后用手抓住了我的
鸡巴,上下套弄了几下:「我也……好几个月没做过了……」
她低声说道:「我来帮你吧。」
我有点吃惊,就我所知,Summer的男朋友来看她的次数,还是蛮频繁
的,想不到他们却有这么久没有做爱。
我的鸡巴上这时候沾满了Summer阴道里的骚水,她微皱了皱眉头,从
旁边抽出几张湿纸巾,把我的鸡巴好好清洗了一下,然后竟伸出舌头,轻轻地舔
着我硕大的龟头。
我惊讶地看着Summer,没想到竟能享受到这样的服务。
Summer很仔细地给我口交,还不是用她那双不算妩媚的大眼睛瞟着我
,似乎是在观察我舒不舒服。
在别人女朋友这样的服侍下,很快地我就再次勃起了,这一次鸡巴的硬度比
之前跟可观。
于是Summer让我躺在床上,然后她爬到我身上,用女上位肏了起来。
我这一次足足弄了三十多分钟,我们变换着多种姿势,我连着将她送上了两
次高潮,这才在她的体内射了第二次。
激烈地交战之后,我俩都有筋疲力尽的感觉,于是两个人就互相搂抱着,亲
吻着,然后进入了梦乡,这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