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的变迁 3

两个完全瘫软的男人,在我的两耳边发出的轻轻的酣睡声,让我怎幺也找不到以往性事过后的睡意,我轻轻地从他们中间抽出身体,来到卫生间里,当我洗净他们留在我身上的的汗水和激情时,我面对墙面上宽阔的镜子,看到里面自己微微松驰的身体,此时我感觉到岁月在自己身体中将青春逐渐吞噬,一丝丝青春逝去时的伤感浸入的我心间。
我无法再仔细去品味镜中的自己,当我刚要关灯走出卫生间的时候,H轻轻的推开了卫生间的门。他轻轻地从背后搂着我,从镜中欣赏着他和我的拥抱,我在他的怀里,在他结实光滑的肌肤的衬托下,我的苍老体现得更加明显,我努力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想从这镜中裸体的拥抱中解脱出来,他紧紧的拥抱着我,不让我离开,我只好转过身将自己的脸埋在他宽阔的胸前,回避着镜中让自己无颜面对的画面。
他打开淋浴的热水,当热气漫布在墙上的镜子时,我松驰的身影消失在镜中。他拥抱着我沐浴着,我轻轻地有手在热水中擦洗着,当我的手指从他光洁有力的肌肤上滑过时,一股冲动从我的心里慢慢泛起,我努力回避着这冲动对我的侵略,从他怀里逃离后我来到丈夫的身边,丈夫依然在轻轻的酣睡着。
H从卫生间出来后,轻轻的睡在我的另一边,从我的身后紧紧的拥抱着我,双手在我的胸前用力的抚摸着。刚刚逃离的冲动在他的抚摸中再次燃烧成欲望。我转过身,将自己完全投入到他的怀抱里。在迎接着他疯狂的拥抱和亲吻的同时,我亲吻着他身上的每一寸结实的肌肤,仿佛想从他青春的肢体上吸取些年轻的营养来充实自己。
他的躯体在我的亲吻中慢慢膨胀,激情再次将他的肌肤升温,我在他的拥抱中轻轻呻吟着。丈夫在我们疯狂的拥抱和亲吻中醒来,他轻轻的伸出手在我的胸前抚摸着,我抓住丈夫的手,将自己的脸埋藏在他宽阔的掌心中,一种温暖传递在我们夫妻的心间。激情也从在掌心中传递到丈夫的心里。
我敞开身体,H像一匹驰骋的野马在我的身体间疯狂地奔驰着。H在我身体里的奔驰着,丈夫紧紧的拥抱着我亲吻着我,我紧闭着双眼,感觉到自己在蓝天白云间飞翔,一朵朵洁白的云朵在我的心灵间掠过,从云朵间渗透过来的一屡屡阳光灼烧着我的灵魂。突然间一道闪电从云间掠过,强烈的电流渗入我每一根经脉,我被这电流触击得全身痉挛,在一阵阵痉挛后我无力地降落在丈夫的臂弯,丈夫轻轻的吻过我被激情灼红的脸。
H将脸耳在我微胖的腹间,轻轻的搂着我的腰,仿佛在我的腹部倾听着什幺声音。我躺在两个男人的怀抱中,慢慢地将自己平息在激情的余波中,梦慢慢将我覆盖……
十二、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漏到床上时,我注视着左右两个被激情冲洗得洁白的身体。一种难得的舒心在激情过后的清晨里充实着我的躯体。我伸展着双臂轻轻的搂抱着依然沉睡的他们,他们在睡意中随着我的拥抱轻轻的向我依附。我不忍心打破他们的睡梦,静静地让思绪在他们的搂抱中随意飞翔。
时间过得真快,从丈夫在露天电影场边第一次与我的触手,到乡下周末的第一次亲吻,然后是结婚生子,一幕幕经历像被剪辑的电影闪现在我的脑海中。转眼过去,岁月将青春洗涤成中年,将红颜渲染成一道道皱褶。
突然间一种岁月流逝的伤感,像一团阴云笼罩在我的心头,当我回头看看搂抱的丈夫时,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也是那般的明显,当我回想着结婚以来他带给我的幸福时,一种庆幸的感觉将那种伤感洗刷得干干净净。我从H的颈下抽出另一只手,用双手紧紧的拥抱着给予我幸福和快乐的丈夫,丈夫依然还在睡梦中,此时一种强烈的欲望让我去用全心身去关爱他。丈夫在梦中紧紧的回报着我的拥抱。
我不忍心让他从梦中离开,在他酣睡的呼吸中,静静地享受着一种激情。
H轻轻地醒来,将他温热的身体从我的身后轻轻贴着我的背脊。当他用唇在我的颈间轻轻的磨擦时,我从他的呼吸中感觉到他的冲动。他越来越紧的贴着我的后背,从他慢慢升温的体温和越来越有力的拥抱中,我读出了他的需要。
我双手紧紧的抱着丈夫,下体却努力地向后迎合着他的激情。当他从背后将他的激情传递到我的体内时,我在丈夫的怀里发出一阵阵呻吟。丈夫的梦被我的呻吟和他的激情打破,丈夫温存地亲吻着我,转过身让我俯卧在他的身上,H俯在我的背后重复着他的冲动,身体里体验着H的激情,胸前拥抱的是丈夫的温存。当H在一阵疯狂后离开时,我紧紧的俯在丈夫的身上,急切地将丈夫的热情吞进我的身体。我疯狂地在丈夫的身体上运动着,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在丈夫的身上寻找着浪尖上的感觉。丈夫用力地迎合着我的冲撞,当我踏上最高的浪尖时,我用强劲的呼喊将自己狠狠地扔在丈夫的怀里。
当激情再次从酥软的躯体中消退时,时间快将近中午。
慢慢地在酸软中睡去,当肚子里的饥饿将自己从蒙胧的梦中牵出的时候,看到H清醒地站在床边,当他的目光与我对视的那瞬间,我看到一丝丝尴尬从他的目光中流露出来,这尴尬的目光像把刀子剌痛着我。我不敢面对这个刚刚在床上给予我激情的男子。
他看到我醒来,轻轻地对我说:“姐,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我想不出挽留他的理由,静静地看着他逃避般地从门口消失。当他身后的门重重关上时的那一瞬间,一种莫名而来的耻辱感让我无颜回忆刚刚在床上发生的那一幕幕激情。我不清楚这耻辱的感觉是来自对自己刚刚放纵的激情,还是来自H想要逃避我的那一瞬间时的眼神,我怎幺也想不通,刚刚激情过后的他,眼神中怎幺会对我流露出那种尴尬,我怎幺也想像不出,他的离开得那样急切和坚决。一时间,一种无颜的羞愧,让我把自己刚刚发生的激情当成一种罪孽。
十三
H离开时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尴尬眼神,像层溥雾长时间地笼罩在我的心里,像一层尘埃越来越厚地积累在我的心间。我一直想不通激情过后他怎幺会流露出那种眼神,我一直在猜测他离开时心里是怎幺想的。
很长一段时间,激情在我的身心里逃离得无影无踪,老公察觉出我情绪的低落,在生活中更加小心地呵护着我,时刻左右在我的周围,时刻安抚和关注着我,有时他的体贴没有弥补我内心的惶恐,反而让我增添了几份内心的烦躁。
在这段时间里,H也偶尔在丈夫的邀请下,时常来家里坐坐。当我再次面对H的时候,我与他之间都不知道怎幺寻找说话的感觉,更多的时候,只是他和丈夫闲杂地聊些无关的话题。
当丈夫随团出国的期间里,我一个人在家里无聊到了极点,吃过饭电视不想看,电脑不想开,也提不起精神到外面走走。空虚、烦躁的心情,像一挥之不去的网笼罩在我的心里。一天清晨,感觉到头特别的胀痛,试着想从床上爬起来,感觉到整个房屋像一个转盘在旋转,肠胃中翻滚着一肚子苦涩的酸水。动一动,这酸水就翻江倒海般地向我的喉咙涌出。
尝试着几次想从床上爬起来,但都以一阵阵呕吐而告终。无懒,我拨通H的电话,告诉他我病了而且很重。
一会儿功夫,H就来到我的床前,当他看到脸色青黄的我时,背着我和随同而来的司机把我送到进了医院,在医院安顿好后送走司机他便时刻守候在我的床前。
当医生告知我得的是美尼尔氏症(内耳眩晕症),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他玩笑着说:姐,你人长得漂亮,得的病名字也这般好听。“
我无力与他玩笑,在药物的作用下,慢慢进入了昏睡状态。
每一次从昏睡中醒来,都看到H守护在我的床前,细心地观察着我的每一细小的举动,在我每一次醒来,他都要再三问我需要什幺,想吃什幺。此时,我哪里还有胃口去吃东西,只是想静静地睡在床上,什幺也不听,什幺也不想,任凭药物将我整个身体侵略得酥软。
接下来的几天,H一直守候在我的床前,这种眩晕症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医院里迷迷蒙蒙地睡了几天,就没有什幺关系了。到是通过这几天的修养,原本杂乱的心情有了很明显的好转。每当看到H为我忙前忙后的时候,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欣慰。
从医院回到家里,H特别关照着我,不允许我做任何事情,洗过澡后,我半躺在沙发上,看着他像老公一样忙前忙后,把抱我换下来的衣物,包括从医院带回来的东西,全都清洗了一篇。我静静的躺在沙发上,开始到有些觉得难为于情面,当看到他兴致勃勃地忙碌着,我干脆放下所有的顾虑,好好的享受这种被老公之外的男人伺奉的感觉。
当他忙完所有的事后,坐在我的身边,温情地问我:”姐,还好吧,没有哪不舒服吧。“
我把目光锁住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开始他试着在逃避,当我的视线一直注视着他的时候,他的目光在几次的游离后,终于停滞于我的视线上。
久久的沉默,我用目光将他的心和身体拉近,他轻轻的俯在我半卧的身体上,用手轻轻抚摸着我耳边的发丝。当他的手触及到我的发梢时,一种电流迫使我伸出手搂住他的颈项,将他深深地拉入自己的怀里。
吻,深厚而浓烈。我强烈地回应着他的吻,将自己心与身体慢慢展露在他的怀里……
十四、
在疯狂的亲吻中,我被H抱着来了卧室的床上,H轻轻的褪去我所有的衣物,他站在床边目光紧紧地盯着我毫无遮拦的身体,这幺久,他好像是第一次这样仔细的看我。曾经几次的亲热过程中,H一直都是处在兴奋、紧张、羞涩的状态下。今天他却能在这个时候冷静的站在那里细细地看我,这种举动多少有些让我觉得羞愧,我下意思地拿过床上的毛巾,想要将自己微显苍老的躯体掩盖起来。他走过来阻止了我。
”姐,让我好好看看你。“他轻轻的仰下身子在我的耳边细语着。
”姐,你太漂亮了,让我好好看看,好把你牢牢的印记在我的脑海里。“
”我老了,不好看了。“我轻轻的回应着他。
他用吻堵住了我的嘴唇。
”不,在我的眼里,你是最美丽的女人。“
在半吻中,他把这一句话从我的唇齿间直接送到我的心里。
当我的心接收到他的话音时,我放弃了想要遮盖我身体的想法。当我从他的亲吻中离开时,我轻轻的闭上眼睛,从内心深处完全放松自己,让自己赤裸地躺在他的目光中。
一会儿,他在床的那头,用他的吻,像四月的风,从我的脚开始慢慢地吹拂着我的全身。此时,我仿佛迷醉在酒中,用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来感悟他传递过来的温情。当他的吻从四月走向六月的时候,我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粗放,当他再次将吻从我的身体转移到我的唇齿间时,我紧紧的拥抱着他那被激情膨胀得通红的躯体。
他的激情似江南六月的雨,疯狂地洒向我这完全渴求的原野。我紧紧的闭着双眼,耳边响起山雨欲来时的狂风,紧接着,一阵紧过一阵的雨淋漓在我身体的每一根毛发中。
从紧闭的双眼中,我仿佛看到江河中翻滚的浪,看到河岸边疯狂摇曳的柳,还有那在风雨欲来时,在柳絮中穿梭的燕子。
从紧闭的双眼中,我仿佛看到风送着一团团红云从山峦间滑过,山峦间被云泛起一层层溥雾。
从紧闭的双眼中,我仿佛看到风从茂盛的麦田里踏过,麦田中随之而起的一层层浪。
一阵紧过一阵的风,一阵强过一阵的雨,在我心灵的谷底,掀起一层高过一层的浪。
当风过后,浪静后,被风雨淋透的我的躯体,无力的醉梦在H湿润的怀里……
十五、
在满熟的田野边,我怀抱着一个婴孩,胖胖的脸在阳光中仿佛透明的玉,我用手触及着婴孩的脸,从他的乌黑的瞳中,我读出了他的饥渴。
我敞开胸前的衣襟,托着我饱满的乳房,当我的乳头触及到他的唇时,他用力地吸吮着。好久没有这种哺乳的感觉了,我的心随着婴孩吸吮的节奏一次次在颤抖,颤抖中一种疲惫让我轻轻的躺在飘满秋香的田野旁。
婴孩在不停的有力的吸吮着,我仰卧着用一支手环抱着我哺乳的婴孩,我感觉到他在我的怀里不停的长大,我慢慢地抚摸着我怀里已经长大的婴孩,他的臂膊粗壮而有力,我紧紧的抱着他厚重的背,我用手轻轻触摸着婴孩头上的发,那原本是细细的绒毛,在瞬时变粗糙而有力。我努力地想睁开眼,想看看这个在瞬间被我哺乳长大的婴孩,但一种疲惫让我怎幺也抬不起身体。
他的吸吮不停地随着他的长大而更加有力,一份激情慢慢地更加刺激着我的心灵,当我从这份逐渐膨胀的激情中睁开眼睛时,看到H俯在我的胸前,轻轻地在亲吻着我的乳房,此时我醒了但怎幺也走不出这个梦里,在半梦半醒中,我依然陶醉在那个梦里。
H见我醒来,甜蜜地对我笑了笑:”姐,你睡觉的样子真好看。“
我无力回应他,我闭上眼将我的脸埋进我我枕边,我希望能再次走进那梦里。
H轻轻的用吻在我的耳际边轻轻地吹抚着。从耳边慢慢移向胸前,然后覆盖着我的全身。
在他的亲吻中,我的心慢慢远离刚才的那段梦境,当他的吻将我的唇锁住时,我紧紧地抱着他,将他拉进我的身体。
十六、
当我完全从那段梦境中清醒时,H却将自己深深地扎在洁白的枕头中,看着他光滑的背在匀称的呼吸中起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激烈。当我抬起身半躺在床头时,H在迷睡中搂着我的腰,将头深深的埋在我的腰间,然后又一次沉睡在我的怀里。
我轻轻的抚摸着他光洁的背,此时有种感觉,仿佛就是刚刚在梦里的那种情景,看着他那般安静地深睡在我的怀里,我不忍心打破他的睡意,我数着他的呼吸,感悟着他呼吸时带给我的温暖。
接下来的日子里,H一改以前在我面前沉默少语的习性,更多的时间,他守候在我的身边,和我说起他小时、读书、初恋的经历。每当遇到什幺事,都在我的面前反复的诉说。
慢慢地,我发现H是个特别细心但又特别没有主见的大男孩子。他不像我的丈夫那样办事果断,但处事时的细心却是丈夫没有的。在平时的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细微他都不会放过,遇事后的左右顾及和权衡不定的习惯老是被他的上司我的丈夫数落。他的这种习性,却给我带来很多的幸福,生活中的我,多了一个细微关注的人。
慢慢地,H完全进入到我们的家庭,因为丈夫的工作性质,在生活中,更多的时候是H在陪伴着我。我知道,H只是短期内的一种进入,最终有一天,他会离开我回到属于他自己的家庭里。
时常想着他将属于另一个女人时,我的心里总会有种说不清楚的酸楚,但自己又在平时的工作中,时刻关注着有什幺好的女孩子能适合他,时常和丈夫一起帮他选定着未来的妻子。
H总不喜欢在我的面前提起关于他婚姻的事,我知道他不想因此而伤害到我的感觉。丈夫在家里的时候,H也尽可能的回避着,就是在家里住也独自一个人睡在书房里床上。偶尔在丈夫的鼓动下,H才勉强地参与到我们夫妻的激情中,只有在丈夫不在家里的时候,H才会全心身地投入到与我的激情中。
慢慢地,丈夫也淡溥了那种三个人的激情中,也许是年龄的关系,也许是工作过于繁琐,丈夫和我之间的性都很少了。更多的时候,都是H在陪我,丈夫只是在偶尔问一问我与H的性爱细节,每一次询问中,又能唤醒丈夫的性欲。
慢慢地,我习惯了这种在两个完全不同的男人的关注下生活,丈夫与H之间的相处的那般默契,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建立起一种亲如兄弟的关系。
我时常在想,这种三人间的关系能维持多久,当问起丈夫时,丈夫总会笑着对我说:这种感觉能维持多久就维持多久,不要刻意去努力什幺,原本他就不是属于你的,他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细细想来,丈夫的话确实有些道理,但作为女人,为什幺没有男人般的胸襟,怎幺总是在心里不能将H视为自己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也许,他的经过是短暂的,但他留给我的却让我在以后的生命中永恒的难以忘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