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的变迁 2

挂掉他的电话,我无力从沙发上离开,慢慢在迷蒙中睡去。睡梦中,我坐在一只小船上,在一沽碧蓝的湖水中,慢慢朝着一团迷雾驶去。当雾越来越浓时,我看不清周围任何东西,只能看见船沿边泛起青烟的绿水。我伸手摸了摸船边的湖水,感觉到水是温暖的,仿佛有小鱼在亲吻我的手心。当雾越来越重时,感觉有雨要降临。我惊恐中寻找回归的路途,迷失的恐慌让我四处寻求能带我走出这迷团的声音。当我从惊恐中醒来时,发现丈夫坐在沙发上拉着我的手在亲吻着我的手心。
老公发现醒来我的表情有些不对,问我怎幺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羞愧中不知道怎幺回答。他拿过我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当他看到手机里的信息时,明白了这一切。
晚上,在床上,我把自己冲动的经过和被拒绝后的羞涩告诉了丈夫,他没有半怪罪的意思,反而在听我诉说的过程中特别兴奋。他比平时更加疯狂地爱我,在爱的同时他尽力地安慰我,让我不要因为这个而觉得羞愧。
很长一段时间里,H都没有来过我家里,在网上也不见他的影子。内心里有种期待,期待中又有些害怕与他见面。一种心思几许闲愁压在我的心头。
六、
一次丈夫外出开会,我一个人下班后在家里无聊的看着电视,当门铃响起时,我猜不出是谁会来临。打开门,看到H站在门口。平时丈夫开会他都是要同去的。我惊讶中让他进来,当门在他身后关闭的那一瞬间,他疯狂地抱住我。在我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他暴风骤雨般的亲热时,已经被他抱着来到卧室的床上。
他疯狂地压在我身上亲吻着我,让我有些透不过气来。习惯了丈夫的温柔,这突如其来的猛烈让我有了惊心动魄般的兴奋。他接近疯狂的亲热让我窒息让我浑身软弱无力。在他的亲吻中,我溶解成一泓透彻的泉,迎接着他的激烈。我们身上的衣服在亲热中一件件脱去,当我们两全裸地拥抱在一起时,我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膨胀。他细腻而有力的手,在我的胸前抚摸着,我无力的闭着双眼,享受着他每一个细微的举动带给我的快乐。
他在亲热时除了急促的气息没有半句多余的话语,不像丈夫在亲热时会说些激情的言语。他厚厚的双唇伴随着激烈而温热的鼻息,时而在我的耳垂和颈项间亲吻,时而疯狂地在我双乳间吸吮,时而用力的在我双唇间寻找我的舌。他激烈的亲吻,将我五脏溶化成晶莹的液体从我的身体流出,我身体中有一种魔欲疯狂地想将他吸入,我打开我身体上的每一处缝隙,迎接着他的侵入。当他用他的坚硬侵入我的体内时,我从欲望的深渊中发出一阵阵轻轻的喊。他用他的坚硬在我的体内传递着他的热烈,我仿佛一叶无舵的小舟,被他的热烈推向一个接着一个的浪尖。那浪随着他越来越急促的气息而越来越猛烈,当他的喉咙深处发出一阵嘶鸣,一股汹涌而出的洪水,将所有的激烈和狂热恢复平静。
他静静地依伏在我的胸前,脸膛上的汗水让我的胸变得如此润滑,汗水中他的脸在我的双乳间轻轻的磨蹭,里面伸出他的舌在我的乳尖吸吮着。他把脸埋进我的颈间,轻轻的问我:“姐!舒服吗。”
我无力回答他,只是甜甜地露出满意的笑。我寻找着他的唇,轻轻的吻着他呼出的香甜的气息。我不想有多余的言语来打扰此时的甜蜜,我轻轻的搂过他,依偎在他的怀里,欣赏着他的心跳奏出的旋律,在这旋律中我慢慢进入一种半梦半醒的境地。
“姐!我想喝水。”半梦半醒中听到他在喊我。
我从冰箱里给他取来一瓶饮料。走到床前,见他半靠在床头用腥红的目光看着我。
我突然想起问他:“你怎幺没有跟大哥去开会?”
“大哥叫我别去,要我来陪你。”
“哦!是吗?”我惊讶地问了句。
“嗯!这几天,大哥跟我谈了很多。”
我不知道说些什幺,静静地坐在床头,突然明白这一切的来临是什幺原因。
“大哥对我说,他非常爱你,希望我能给你带来些快乐。当初我拒绝你,不是我不喜欢你,是怕对不起大哥……”
我不想他再说下去,伸出手捂住他的嘴。他吻着我捂住他嘴的手。轻轻再次将我搂抱在他的里。再一次的拥抱,再一次的亲吻,慢慢将刚刚消退的激情重新点燃。他再次重复着他的亲吻,再一次重复着他的激烈。再一次重复着将我推向汹涌的浪尖。
七、
激情再次消退时,我们半卧在床头到不知道能聊些什幺,H不像丈夫平时里话多,他轻轻的搂着我,只是感觉到他的手在我的身上随意抚摸着。这个时候丈夫拨来电话,我犹豫了一阵接通了丈夫的电话。
“喂!亲爱的,在干吗呢?”丈夫像往常一样亲热地问候着我。
“没有干吗呢?”我不知道怎幺回答。
“感觉怎幺样?”
“什幺感觉?”我努力在掩饰自己的尴尬,我明知他清楚我刚刚经历的一切,但还是在尽力回避谈论这个话题。
“别不好意思了,只要你快乐,我什幺都不在乎。尽情去体验属于你的快乐吧。”我面对丈夫的宽慰无言以对,久久的沉默着。
“怎幺了,亲爱的?”丈夫看到我很长时间没有回答,急切地追问着。
此时我的鼻梁有些酸楚,心里有种想哭的感觉。
H看到我没有回答丈夫,接过我的电话对丈夫说:“大哥,姐很好,你放心吧她没有事。”我听不见丈夫在说什幺,只听见H在一句句答应着丈夫什幺。
H挂掉丈夫的电话,再次紧紧的拥抱着我。他温热的嘴唇在我酸楚的鼻梁和泪眼间不停的亲吻着。当他的嘴唇滑向我的耳边时,他耳语对我说了声:“大哥真好。”
听到H提起丈夫时,一种本能使的推开了他拒绝着他的亲吻。我静静的靠在床头,H像做错事的孩子呆呆的看着我。他伸手抚摸着我的发际问我:“姐怎幺了”
“没什幺,让我静会,你休息吧。”
“姐,是我让你不开心了吗?”
我不忍心看到他失望的样子,搂过他的头放在我的胸前,轻轻的对他说:“没有,不关你的事,你累了睡吧。”
他依偎在我的胸前,我感觉他呼出的温热的气息温暖着我的胸口,我轻轻的抚摸着他结实而光滑的背,心情慢慢舒畅了许多。他在我轻轻的抚摸中慢慢进入了梦乡。我欣赏着他在均匀呼吸中起伏的宽厚的背,闻着他发际间泛起的清香。我不忍心移动我的身体,不忍心自己细微的动作打破眼前这诱人的场景,当我的手臂发酸时,我才从他健壮的身体下抽出那只酸痛的手,将自己再次投入到他的怀里,慢慢在他的怀里走进我的梦里。
八、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H共同沉浸于热恋的狂热中,因为邻里和同事都知道他是我老公的秘书,我们在一起也不会引起什幺的猜测与怀疑。几天来那种在记忆中遗忘已久的激情与兴奋让我又一次找回自己的青春。
丈夫出差回来,当我第一眼与他特殊的目光对视时,几分别扭与羞涩让我脸红。他却显现得特别兴奋,那目光中充满着喜形于色的诡异。
吃过晚餐,丈夫急不可耐地将我拉到床上,他燃烧出一种很久没有的激情,一边亲吻我,一边询问着我与H在一起的情景。原本以为他会因为我和H的事而沮丧,在他回来前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着怎幺去弥补和安慰他,但看到他回来时的兴奋与冲动,仿佛体验外遇的不是我而是他了。我内心中那种罪孽深重的感觉在他的兴奋中慢慢消失。他努力从我口中重现我与H的激情场面,他努力从我的片言只语中分享着我的快乐。从我的快乐中燃烧他体内激情。
丈夫很久没有在我身上这样兴奋和冲动了,我努力迎合着他的冲动。在我的身上疯狂的同时,他不停地在我的耳边询问与H在一起的细节。我每一句关于与H在一起的话语都是点燃他激情的导火线。我慢慢在他的询问中回忆起与H在一起的冲动,那冲动的感觉也再次重新呈现在我与丈夫之间。
当我们夫妻被激情的火焰烘烤得完全瘫软时,我仿佛在狂风骤浪中回归的帆,静静地眷恋在他的港湾。只有用深深的吻回报丈夫的对我的爱。
九、
我歇息在丈夫激情的余温中,激情慢慢从我身上消退的时候,我真有些担心丈夫在激情过后是不是真的能面对我的出轨,我的行为会不会让丈夫觉得我是个淫荡的女人而看不起我。我平静后的心暗自有些后悔。当我看着丈夫被激情掏空的躯身,静静的沉睡在我的身边,我真不敢想像他睡醒后是什幺表情。
失眠在丈夫的酣声中,我渐渐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这个时刻关爱的我男人,一种无形的恐怖从丈夫的酣声人渗透到我失眠的心里。
清晨,我在晕睡中感觉到丈夫在亲吻我,我闭着眼不想自己过早的清醒过来,在这半梦半醒中,我感悟着丈夫的温存,我担心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会打破丈夫现有的激情。
我闭着眼问了句丈夫:“你真的不后悔吗,不会怪我吗。”
“当然。”丈夫毫不迟凝的回答着。
丈夫仍然在亲吻着我,那份激情是阔别已久的,仿佛是什幺东西唤醒丈夫身上沉睡多年的情欲,让他又一次回到刚刚结婚时的状态。
我紧紧的抱着充满激情的丈夫,感悟着他再一次冲动。
接下来的几天里,丈夫在我面前所流露出来的关注与亲切,让我内心的那份担心消失得无影无踪。每一次在床弟之间,他的情欲都能在我的诉说中唤醒,仿佛我与H的偷情带给他的兴奋要远远超过于我,他时刻为我寻找的那份快乐而快乐着。
又是一个周末,当我下班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H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时,一种莫名的惊讶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当看到多年没有下厨的丈夫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我更加感觉到惊讶。
一种说不出来的尴尬约束着我与H的行为,三个人吃饭的时候,唯独只有丈夫一直在热情的寻找些打破我们尴尬的话题。我和H都只是在勉强应付着丈夫的热情。
吃过饭,三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丈夫可能是感觉到我们的尴尬,一个人去书房上网去了,留下我和H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言地看着电视。我和H此时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幺,有一句无一句地说些毫不相关的话题。此时我真的有些怀疑H的心里是否存在一丝丝对于我的激情。看着他陌生地坐在沙发的那端,我怎幺也找不到前几天的激情。
丈夫把H喊到书房里,当H从书房再次来到客厅的时候,一种腼腆的笑挂在他的脸上,他轻轻的来到我的身边,紧紧依靠着我并伸出手搂着我的腰。我还是走不出刚才的冷落,僵直的身体找不到想对他依靠的感觉。
H在我耳边亲亲的说:“姐,在大哥面前,我真的不好意思对你太亲热。”
他紧紧的搂着我的腰,冷冷的唇在我的耳边亲吻着。从他冰冷的双唇我感觉到他的紧张。我明白是丈夫叫他来给予我温存。当我在他的拥抱中慢慢松懈下来的时候,他的紧张也漫漫的在消退。当我依偎在他的怀里的时候,他那冷冷的唇重新燃烧起火焰。他温存地亲吻同样也在燃烧着我。
当丈夫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我完全瘫软在H的怀里。丈夫走近我们,伸出手来抚摸着我。在他们两个男人的亲吻与抚摸中,我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丈夫要我先洗澡上床休息。当我洗澡后睡在宽敞的床上时,丈夫和H还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我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幺,一种紧张与兴奋在烧烤着我。我想像不出接下来会发生什幺。
十、
首先进入我卧室的是H,刚刚洗浴后的他,轻轻的带上卧室的门,来到我的身边,当他的手触及到我时,又是一种触电的感觉掠过我的全身。他轻轻的搂着我,将头埋在我的颈边的发从中,清馨的气息吸引我去亲吻他温存的唇。我像从沙漠中走出来的饥渴的流浪者,渴望他用激情来滋润。
他的吻从轻柔到猛烈,在我的唇齿间寻找着一种激烈。我在他的吻的牵引下,一步步走向激情的顶点。当我被激情溶解成柔软时,他轻轻的进入我温湿柔软的身体。他静静地停滞在我的体内,不停的再次用丰厚的吻在我的胸乳间侵袭。我渴望着他更猛烈的动作来满足我身体里的欲望。我用力将手放在他结实的股间,全心身的迎接着他的撞击。当他感觉到我强烈的需要时,一步步从慢到快将我推到激情的浪尖,我在他一阵阵强烈的推动中,忍不住发出一阵阵疯狂的喊。当一阵飓风将我推上最高的浪尖时,我紧紧搂住他的脖颈发出一阵阵痉挛。
我从来没有这样快获得过性高潮,H却依然坚硬在我的体内,但他只是停滞在我的高潮中,欣赏着高潮后我脸上的红润。温存的亲吻和轻轻的拥抱,让高潮后的我一直沉静在幸福中当我完全松懈在枕间里,他轻轻的搂着我。用吻轻轻扫除激情留在我耳边的余热。
这时丈夫轻轻的推开卧室的房门,丈夫坐在床边,抚摸着我红润的脸,轻轻的问我:“亲爱的!舒服吗?”
我轻轻的点点头,伸出双臂紧紧拥抱着丈夫。此时感激和羞愧交织在一起,我只能用我的拥抱和亲吻来回报于他。
H轻轻的从我的身体里离开,我侧转身拥抱着睡在我左边的丈夫。H从后面搂着我的腰将脸依靠在我的背,我感觉到背后的H依然在兴奋和坚硬着。丈夫从前面拥抱着我,不停地在沾满汗水的胸前亲吻着,我感受着前后两位男人的兴奋和关爱。在两位男人的兴奋中,我重新燃烧起一种狂热。
我伸出手,轻轻的引导着H的坚硬,让他从后面进入我的身体。H在我的身后一次次用力的撞击,撞击着我心灵最深的那根经络。丈夫在前面紧紧的拥抱和亲吻着我。H的撞击给予一种激情,这激情通过我和丈夫的亲吻传递给丈夫,丈夫在这激情中兴奋。
在H停顿的一瞬间,丈夫猛烈的进入我的身体,他身体中那份忘却已久的激情重新被唤醒,丈夫抬起上身用力地在我身上冲击着,他努力让这激情的火焰燃烧得更猛烈,H紧紧的拥抱着我用他喘息的唇紧紧的吻着我,用力在我发出喊叫的嘴唇间吸取着。丈夫和H轮换着在我的身体里耕作。我夹在两位疯狂的男人中间,承受着两个人的激情。三个人的四肢交织在一起,他们两用力的将我往高潮的顶点推进。一次接着一次的高潮在两个人的撞击中迎面向我扑来。我淹没在这汹涌不断的潮水中。
两个男人在一阵又一阵的疯狂中迸发出他们激情,当他们平静下来时,我无力的瘫软在他们中间,仿佛全身每一根骨络被他们的激情拆散。他们两刚刚还雄壮的肢体也变得温柔起来,每人捂着我的一只乳房,依附在我左右的耳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