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的变迁 1

我原是个很传统淑女型的女人,很纯情,对感情很专一也很保守。但同时我又是个很幸福的女人,因为我有一个非常爱我的丈夫,有一个时刻关注着我,时刻温暖着我的丈夫。有一个快乐着我的快乐,幸福着我的幸福的丈夫。
认识丈夫是在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高中毕业后,我们一起在招干的考试中被录取,又同时分配到一个小镇上的税务所工作,刚刚从中学走向社会的我们,都怀着一种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走上自己的工作岗位。
八十年代的小镇,单调和枯燥的生活环境,让我们两个年轻的心慢慢地走得更近。刚刚从学校走出来的我,面对聪明、活拨、帅气、结实的他,时常会幻想着爱情小说中的浪漫,时常会偷偷地注视着他,而在他不经意间的回眸相视中,我会心跳而脸红。慢慢地,他从我的脸红中读出了什幺,越来越对我亲切,时常找机会来讨好我。我时常迷醉在他的每一瞬间含情的眼神中,时常为他传递过来的每一次亲近而幸福着。
八十年代还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岁月,过早的谈情说爱在当时会被世人认为是道德的败坏。我们之间的这种暗地里的眉目传情,停留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们保持着一种相互关爱的默契,默默地坚守着一种暗恋的情感。在这段时间里,我时常在这种恋情中失眠,在失眠中幸福,在失眠中写着一篇篇日记,在日记中记录着每一片心情,记录着他带给我的每一份快乐和兴奋。
在一个夏天的夜晚,镇上的球场上放映当时最浪漫的爱情电影《庐山恋》,我们并排坐在球场边缘的草地上,当电影中的男主角亲吻他的爱人时,我脸红的低下头不敢去承受那份刺激。此时我感觉到他在触摸我的指尖,一种触电的感觉使我本能的躲避着,但又后悔着自己的躲避。当他的手再次触摸的时候,我放弃了躲避,坚强地承受着他抚摸时带来的强烈电流,我在这触电中紧张和兴奋,在紧张和兴奋中心跳。他静静的握着我的手,从他手中的汗湿,我也感觉到他的激动和幸福。他静静地握着我的手,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感觉到他的喉咙发出吞咽的声音。他的手直到电影结束时才松开。
这次牵手,让我们在以后的几天里不敢正视对方,几天的相互沉默让我的心压抑和紧张。
在一个周末的晚上,他来到我的房间,我预感着会有什幺发生,当我红着脸低头坐在他面前时,他伸出手摸了摸我耳边的发际。我的脸感觉到他手的温度,一股电流让我的脸红至脖颈。他的手从发际滑向我红润的脸,轻轻的抚摸让我无力的寻找一种依靠,我迷醉于他温暖的手心。当他双手捧着我的脸时,我感觉到他那厚厚的唇在向我靠近。突然他接近疯狂的吻着我的双唇,瞬间一种窒息的感觉让我晕厥。我瘫软在他的怀里,他紧紧拥抱着我,从他强有力的鼻息中我闻到一股雄性的浓香。我陶醉在他的这种浓香中。
他将完全瘫软的我抱上床,夏夜中原本单薄的衬衣渗透了我们俩的汗水。他在湿透的衬衣外抚摸着我,一阵狂过一阵的亲吻让我全身的骨骼松散。拥抱中他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对我说:“我爱你……你是我宝贵的生命……我将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让你过得比任何人都幸福……”
从此以后,“我宝贵的生命”成了他对我的称呼,多少次呢喃的耳语中,多少封浪漫的书信里,他重复着这不变的呢称。
二、
虽然我们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他的手始终没有突破我单薄的衬衣,但那种兴奋的感觉是我一生中最强烈的,也是我一生中永远也谈忘不了的。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多少次重复着那种亲热,慢慢在那种亲热中我们有了第一次性爱,在那种亲热中,我们走进婚姻的殿堂。很多年来,我一直沉浸在这种甜蜜的亲热中。在这种甜蜜中,我们迎接着女儿的来临,工作的升迁,家庭的富足。一个幸福接着一个幸福,我们在幸福中忙碌,在忙碌中却淡忘了幸福。
随着时间的流逝,丈夫一直用实际行动兑现初恋时的承诺。时刻关注着我,时刻呵护着我。我们夫妻间的感情越来越浓厚,丈夫也一如既往的重复着那种亲热,但在亲热中再也找不到初恋时他触及我手指的那一瞬间的惊心动魄,不管他用任何激烈的方式跟我做爱,我再也没有找到他初次吻我时让我窒息的感觉。
丈夫在平时的性爱中,也时刻不忘带来些新异的感觉,在不同的场所变换着不同的样式。他也清醒的知道,夫妻间的性爱是需要刷新和保鲜。他常常在性爱中和性爱之后的聊天里,跟我灌输着新潮与浪漫。在一次性爱中,他问我幻想过与别的男人做爱吗。开始我惊异的怀疑他为什幺有这种想法。很长时间里,我怀疑丈夫对我的爱是否有所改变。是不是觉得我在成熟后,对性的要求越来越强烈时显现得有些淫荡。
是的,在平时的生活中,我的灵魂深处确实也隐藏着一些欲望,当看到有充满野性的男人时,心头会掠过一丝兴奋;当有男人用痴迷的目光注视我的时候,也会有种欣慰和快乐;当有男人用行为侵犯我的时候,反抗的同时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惊悸,惊悸中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慰。这是我的淫荡吗。我常常也为自己的这种私欲而感到内疚。
当我将自己的这种私欲在床上告诉丈夫时,他说这是正常的,这是人离开社会伦理时的一种天性,是动物的一种本能,没有什幺值得去内疚的。在做爱的时候,他常常反复问我想不想和别的男人发生性爱。当我回答说“不”的时候,他会觉得有些失落。当我回答说想的时候,他反而会找到一种兴奋。为了在性爱中让他兴奋,我学会了在他做爱时说些淫乱的话题来引诱他更进一步的在我身上疯狂。慢慢在这种游戏中,我真的越来越淫荡。他却说这正是他想要的,他就是要看到我在床上的淫荡。
三、
当H进入我的生活时,我更进一步看清我骨髓中的淫荡。
H是丈夫的秘书,英俊高雅中夹杂着几份斯文,稳重细腻中显现出他待人的真诚。因为工作的需要H时常来往于我的家里。在平时的生活中,他用亲热的“姐”字来称呼于我。丈夫也感觉到我对他的好感,时常在性爱中,问我想不想和他体验性爱的快乐。丈夫的这种戏说,增进了我在欲望深处对H的幻想。但我始终仅仅只当成一种幻想,当成和丈夫性爱时的一份调料,从来不敢将这种幻想与现实连接起来。
随着电脑和网络进入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我这年过三十的公务员又面临着一种新的学习和挑战。H是电脑的高手,在我学习电脑的时候给我带来很多的帮助。他教会我怎幺处理文档,怎幺制作表格,怎幺上网查阅,怎幺用QQ聊天,并经常在网络的聊天中教我些知道。同时也在聊天的过程交流些生活和情感中的感悟。
慢慢地,在生活和网络中,对他有了种依赖和思念,几天不见或者几天不聊,心里都会有种失落的伤感。聊天中,也能感悟出他对我的好感,时常他也会在聊天中,向我倾诉着内心的烦恼和忧伤。天性善良的我,让身在异乡的他,找到一种亲切和依恋的感觉。但他在我面前所能流露出来的只有一种酷似亲人间的亲情,他传递给我的只是一种尊重与关心。
和H的这种感觉,我也毫不保留地在床上聊天的时候都告诉过丈夫。当丈夫知道这感觉后,常常在工作之余把H带到家里来做客。
四、
一个周日,丈夫因应酬外出,我在电脑前上网,H拿着书坐在我的身后,时而我问些电脑的问题。当偶尔他从我的手中接过鼠标的时,我们之间手与手的短暂碰撞,让我有了种初恋时触电的感觉,当在我身后注视屏幕的时候,我的耳边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这一切都让我心跳,让我脸红,让我的大脑中的思维处于一种空白的状态。有一瞬间我麻木地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想什幺,也不知道在看什幺。
他看到在电脑前发楞的我,问了声:“姐,在想吗呢?”
从他的问话中清醒后的我,脸红的回过头看了看身边的他。当他发现我的脸红而露出一丝笑容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种动力,让我伸手抱住了他。
他惊恐地轻轻抱着我:“姐,发生什幺事了吗。”
我无言地将脸贴在他的颈间,更进一步用力的抱紧了他,他发际中飘散出来的清香,吸引我疯狂地亲吻。他本能地想推开我,但又有着一种不舍的感觉。慢慢中,我感觉到他的心跳在加速,感觉到他的气息在变粗。在我的拥抱中,他从初始的冷静进入了本能的兴奋。当我亲吻他的嘴唇时,他用力的回吻着我。在他的回吻中,我松软在他的怀里,他抱着我将我放在书房的沙发上。激情与兴奋让他扑在我的身上疯狂的抚摸和亲吻。
在他的抚摸和亲吻中,我慢慢被溶化,他却在我的溶化中坚硬,当我感觉到他的坚硬企图脱掉他身上多余的束缚时。突然的一种冷静让他的激情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离开我的身体。静静地坐在沙发的另一端。
久久的沉默后他对我说:“姐,对不起,我们不能。”
他的冷静让我羞涩地将脸贴进沙发的缝隙中。
“姐,不是我不喜欢你,我们不能这样,这样对不起大哥,也对不起你。”
我伸出手轻轻的对他摇了摇:“别说了,我知道,是我不好让我休息会吧。”
“嗯!那你先休息会吧,我回去了。”
当他离开时,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鲁莽让自己羞愧。我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不知道应该在接下的时间里怎幺去面对他。
他在离开后,用手机给我不断的发信息,他害怕因为他的拒绝伤害我的自尊,他找出无数的理由来表达他的拒绝不是因为不喜欢我。我找不出什幺字眼来回复他的信息,只能是静静地睡在沙发上。他看到我没有回复他的短信,不放心地又打来电话,再次表白为什幺会拒绝我的进一步亲热。并再次表达他对我的爱意,只是为了不伤害我丈夫和我的家庭,他不得不冷静下来。我不想他再说下去,因为其中的道理谁都清楚,就当什幺都没有发生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