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还在哺乳期的人妻

我有点后悔没能抓住机会多亲热她一番,反倒在完全掌握局势的情况下轻易
的放走了她。现在说起来也就无可奈何。只能心烦意乱的坐下来等。时间一分一
秒的过去,可是我的心里不断闪过各种念头,一会开心一会郁闷,真可谓度日如
年,确切的说,度秒如年。
在漫长的似乎没有希望的等待之后,我终于听见门开门关的声音。我探头向
楼下望去,果然看见一个小保姆离开了。心中不由暗喜。我又在走廊的楼梯上坐
了一阵子,确定那个小保姆不会回来。这才起身往香筠的家走去,用那一大把钥
匙中的有很多坑的一枚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谁呀?」听见响动,香筠从屋里迎了出来,她穿着没什么变化,只是把高
跟鞋换成了粉色的拖鞋,看上去居家许多,温馨许多。当她看到是我后,小脸微
微发红,没等我走过去,就往里屋躲去。
香筠住的地方装修的真是不错,虽然没有那些红木家具什么的富丽堂皇,但
每件家具,每处装修的细节都非常考究到位,所以显得整个房间都很细腻,很有
韵味。看的出,她也是不缺钱的主。想来也是,这么一个大美女,老公一定花很
多钱才能养的起不是。
只是她老公应该没想到,一条大灰狼已经踏进他女人的领地,正打算把他的
女人占为己有。
我钻进香筠的卧室,这间房间色调就更柔和了,一个很大很华丽的床占据了
大半个卧室。想必这里就是他老公日日夜夜正法她的地方。房间里弥漫着柔柔的
香气,这香气跟香筠脖颈上的香气一摸一样。我贪婪的深吸了几口。
香筠背对这我,她的怀里真的抱着一个小贝贝。小贝贝乌溜溜的眼睛正好奇
的望着我,她一边哄着孩子一别对我说:「我先喂孩子,你在外面等我好不好?」
这一次,我可不想等了,于是我说,「没关系,你先喂孩子,女人喂孩子,
天经地义,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况且,我也想看看是什么样子呢。」
听我这么说,她没再说话,只是解开上衣制服的扣子,又解开里面白色衬衣
的扣子,把左边胸部的胸罩向下压了压,白白的玉兔便弹露出来,然后哄着孩子
吃上她的乳头。过程其实做的很隐蔽,待孩子开始吃,就又拉了拉衬衣,把胸部
的上面多遮挡住一些。这才有些害羞的瞟了我一眼。
我给她搬了一把椅子,于是她就抱着孩子坐着,我也搬把椅子过来斜对着她,
瞧着。房间里变得安静起来。孩子开来吃的很香。
被人看着哺乳,香筠开始的时候有些害臊的样子,姿势总有些遮挡和躲避,
过了一会,就业放松了。她哄着孩子吃奶,只是脸色还是有些微红。
从我这里能看到她凌乱的衣襟下一抹白皙的乳房,绝对的有料啊,那小乖乖
不停的吸吮乳汁,不知道香筠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多少的有些爽快感。
「小贝贝吃的真欢呢」,我说道。
「是呀」,她应声到,作为母亲,提到自己的孩子,总是有些自豪的。
「是男孩还是女孩啊?」我问道。
一瞬间,香筠的脸色有些奇怪,微微停顿一下,才小声的说道:「女孩」。
这年头,生女孩反倒是赚钱的事情,生男孩确是赔钱货。只是看香筠脸上都
没有什么其他表情。也对,这种说法只是针对工薪,白领阶层而言。
「也该进一步了吧」,我想着,于是凑过身子说道,「还没见过小Baby
吃奶呢,好想看下啊。」
等了下,看香筠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我就大着胆子伸手把她遮掩的衬衣轻轻
的挑开。香筠没有躲避,于是那一整个大白兔便暴露在我的眼前,她的乳房又大
又白,乳根部分能清晰的看到白净的皮肤下面青色静脉,乳晕微微发暗,皱缩着,
乳头看着很大,被小baby含在嘴里,偶尔会露出来一点,很快又被含进去,
小家伙两只小手紧抱着大乳房,吃个不停。
哺乳也是一件很有快感的事情呢。我心里升起这种很暗黑的想法。
「还是想好好看下呢,衣服挡到了」,我找着不充分的借口,伸出手把香筠
左面的衣衫彻底剥落,漏出她的香肩,衣服松松垮垮的挂在臂弯上。
香筠一般的上身彻底裸露出来,她红着脸,没有任何反抗。
「想不到,香筠喂奶这么好看呢。」我夸赞着,其实只是不断找借口来剥她
的衣服而已。不过香筠确实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她屈从的很彻底。
想到我做出的事情,和我将要做的事情,我的心脏又开始无能的失控一般狂
野跳动,那种奔腾的欲望又一次开始在身体里蔓延。荷尔蒙还有肾上腺素都开始
大量分泌。我的呼吸也变的粗重起来。
我一点也不隐藏自己的反应,甚至乐于让香筠听到我沉重的呼吸,把我的情
绪传播给她,我能感觉得到,香筠也明显紧张起来。她抱着贝贝的手臂也颤抖起
来。
我解开香筠胸罩背后的挂钩,腾的一下,她原本紧绷的胸罩松弛开。右边的
乳房也从乳罩中滑出来。我伸手把她的衣服从右面的肩膀也剥下去。
我低下头,亲在她右边的脖子上。
「呜,痒」,香筠轻轻拧过脖子,任我亲着她的脖颈。我开始有点迫不及待
的把衣服从她的手臂上褪掉。
香筠没有帮忙,也没有抵制,我把她的衣服先从右手臂上脱下来,然后轮到
左面,她抱着孩子不方便,最后只能屈服的配合,让我把她的上衣彻底脱掉。最
终我胜利的把她的胸罩和衣服都从她身上扒下来,扔在地上。
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右边的乳房上。乳房很大,很白净,在我的视线的注
视下,乳晕皱缩的很厉害,乳头夜慢慢翘了起来。
「哎呀,羞死人了呢,不要盯着看啊」,香筠羞臊的说,并用胳膊挡在胸前。
我不由嘿嘿偷笑。
不得不承认,我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如果之前是急不可耐,现在就是想
要慢慢品味。
我四处看了下,看到一个东西,不由的笑了起来。虽然之前没见过,但看到
了就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东西。在床上,有个奇怪的装置,但我想那个应该叫吸奶
器。
于是我走过去把它拿过来,「这是什么呀?」我问道。
香筠没有回答,她看到我拿着吸奶器走回来,脸就已经骚成大红布,连脖子
也红扑扑的。
「香筠的奶水看样子真多啊,小baby真是有福气呢,来,我也帮小ba
by攒点口粮」,我一边笑着说,一边把那个东西软胶杯套上香筠的右乳,然后
不断捏动胶皮气囊。每按一次,胶囊里面的空气就被挤出,松开手,胶囊又从软
胶杯中吸出空气,没几下,那个软胶杯就紧紧吸附香筠的乳房。
香筠轻轻咬着嘴唇,这时候闭上眼睛,不在看我。于是我狠狠的捏下气囊。
于是我看见乳白的奶汁被从香筠的乳头里吸出来,沿着塑胶管流进奶瓶中。
我不断的捏着气囊,用力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
「呜~」,香筠发出一声轻哼,奶汁几乎是激射出来。击打在软胶杯的塑胶
壁上,四处澎溅,最后汇成小流聚向奶瓶。
香筠的身体轻轻的抖动着,抱着孩子的手臂也无力的松弛下来,左乳的乳头
从小Baby的嘴里滑脱出来,翘翘的挺立在空气中。小Baby也吃了好久,
此时大概已吃饱,她乌溜着大黑眼珠四处观望,在妈妈的臂弯里扭着身体,找到
一舒服的姿势转过来瞧着我。
玩弄她的妈妈,而被女儿看着,让我内心的黑暗更增加了一层,有一种无法
明言的快感,虽然这小家伙什么也不懂得,等她长大了,也不会记得这些。
香筠的身体时不时的会激动的猛抖一下,我猜她的快感还很强烈。当有又一
次喷溅之后,她的左乳竟然也跟着淌出乳汁来,沿着乳房向下流淌。
我凑过去,用舌尖轻轻在乳头上蹭了下,「呜~」,香筠的反应很强烈。
我再也控制不住,猛的含住她的乳头,用力吸吮。一股有点腥的奶汁被吸了
出来,咽下去。不是特别好喝,但是太刺激。
「嗯」,香筠也无法再保持安静,她抽出一只手环着我的后背,开始时有点
松垮,很快就不管不顾的用力挤压我。
女人都是小M,我的脸紧紧的贴着她的乳房,把她的乳房向内挤压成肉饼一
般,或者应该说,她的乳房被内压成凹坑,而我的脸被半埋在里面,呼吸都很困
难。我叼着她的奶头,用力吸吮。想必这种吸奶方式是她的小贝贝和吸奶器完全
做不到的。
香筠的身体一颤一颤的,每当我用力,她都会深深的「嗯」一声。像是迷醉
在快感中。
但是小家伙不乐意了,她挣扎着,发出呜呜的声音,马上就要哭出来啦。
我松开香筠,吐出她的乳头。离开她的身体,让她可以哄孩子。在她轻轻的
晃着小贝贝,哄她的时候,我则示意香筠站起来,于是香筠抱着孩子从椅子上站
起来。
我开始笨手笨脚想要脱掉她的裙子,可是不太明白女生衣服构造,忙了半天,
其间还想直接拽掉也失败了。而香筠似乎一点帮忙的意愿都没有。直到我的手背
被什么硬物划了一下,这才找到纤细的拉链。用力拉开。
那条小短裙嗖的就直接滑落到香筠的脚面,她里面只穿了已件淡黄的小内裤,
我用手指勾着她内裤的边缘,用力向下一拉。野蛮的用脚把她的小内裤向下一蹬,
那条小内裤也被褪到香筠的脚腕。于是香筠一丝不挂的抱着小朋友站在我的面前。
她的阴毛不多,看上去软软的贴在小腹,很柔顺的样子。她很白净,连阴部
的颜色都很浅,好想看看她阴部翻开是什么样子。
「那个,吸奶器帮我拿下来啊,」香筠羞答答的说道。
但这样不拿其实更好看啊,如果用变态审美学来看的话。
波的一声,我很暴力的把吸奶器硬摘了下来,惹的香筠又娇哼一声。
「轻一点啦,不要那么粗暴,像是一次要吃死人家似的~」,她说话声音越
来越小,最后几乎要听不见,只是房间很静,而我的听力也不错。
这是不是暗示以后还可以有很多次。不过,即使她拒绝,我也不会罢休的。
香筠要成为我的女人才行,而我也一定要操到她。虽然我丧权辱国的答应了一个
非常操蛋的要求。
但我相信那是早晚的事。其实我现在强行的搞定她也一定可以,只是我希望
有一天她能自愿的做,这才是一个更高的要求。
我的手掌贴着她的小腹向下摸去,手指插进她软软的毛毛中,把她小包子似
的隆起的阴户,两片密合的肉唇实实在在的握紧。
刚想进行下一步,却听她说:「让人家把小宝放好再弄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