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的妻子

小灵爱雪,她说她家那边一年四季都不下雪,到了北方,才知道有雪的季节也很幸福。
是小灵治好了我妈的抑郁症,两千年底,也是下雪的日子,我父亲出了车祸,和我小妈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从那以后,我妈就得了抑郁症,每天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窗口发呆。我带小灵回去见我妈的时候,我说:“妈,这是小灵,我想和她结婚,让她给你做儿媳妇,你看中不?”我妈第一次回过头来看我,当看见小灵的时候,眼睛里第一次有了喜悦,伴随着眼里的喜悦流出来的,是泪水。
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一眼就看上了小灵,而且她的病那么快就好了。带小灵回家的第一天,我妈就给小灵做了满满一桌的饭菜。
说实在的,连我都不相信我能娶小灵的,我家自从我父亲走了之后就没有了经济来源,就只能靠以往的那点积蓄过日子。我不知道小灵的家庭环境怎么样,但是小灵有个甲壳虫,红色的甲壳虫,很漂亮。认识一年多,我只牵过她的手,接吻她都不同意的,她说她要把所有的第一次留给洞房花烛夜,如果我爱她,我就得等。这个年代,如果一个女人对你说这种话,只有两种可能,第一,这个女人不爱你,你趁早死心;第二,这个女人在装纯洁。对此,我深信不疑。
爱情是毒药,是麻醉剂,我爱小灵爱得失去了自己,珍藏了23年的感情喷涌而出,让我无法自控。是的,小灵是我的初恋。不要不相信,线年没有经历过恋爱,连少年时期对女性身体的渴求都是朦朦胧胧的,可是我真的没有爱上过别的女人。
小灵说什么我都听,她说她等结婚的时候给我,我就等。我不信她的坚持,可是我又相信她的话。很矛盾吧?对,就是很矛盾。但是我依然觉得我很幸福,有期待,因为我有一个特殊的鼻子,我相信她的体香,相信她的纯洁。
毕业那天喝散伙酒的时候我在厕所认识的小灵,全班同学包了一个房间,热热闹闹的,有人哭有人笑。我没有感觉,我不觉得伤感,我和同学的关系说不上很好,也说不上不好。而且我所在的学校离家也不是很远,坐火车两个小时就到。
我不能喝酒,标准的一瓶倒,我说的是啤酒。我只喝了半瓶,头有点沉,但是很清醒。在大家热热闹闹的时候,我去卫生间,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我抬头分辨了一下男女,可是就在我看的时候,从女卫生间出来了一个女人,当我看见她的时候,我觉得天塌了,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全世界只剩下了她那美丽的身影。我又感觉天亮了,满世界的花朵都在向我开放。她的眼睛,纯净得就像初生婴儿,那般湿润,那般明亮,黑得透彻。我迷失在了她的眼睛里,彻底的迷失,丢失了自我。
小灵看见了呆若木鸡的我,羞涩的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啊!她笑了,她笑了,我觉得我是幸福的,是的,我只能用幸福来形容我的感受。五千年的文明沉淀和词汇积累都不能形容我的幸福。
你看,你看,她白嫩的皮肤,洁白的牙齿,还有转身的时候风情,那细细的小蛮腰,那扭动的屁股,再配上她那修长的双腿,我坚信,这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所以,我不由自主的迈动脚步跟了上去,没有任何的想法,我就像一个木偶一样跟着她。跟着她走进了她们的包间。我没有看见房间里的任何人,我的眼里只有小灵。房间里的五个人,包括小灵在内,也成了木偶。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样,小灵的二哥(后来才知道是她二哥)站了起来,我没有看到,我只知道小灵,我不敢眨眼间,我怕一眨眼,小灵就像精灵一样钻进花丛不见了。她二哥拍了我一下,我才仿佛从梦中醒来一样。接踵而来的,是惊讶,是羞愧,我满脸通红,手足无措。屋里的人大笑。
小灵的二哥给了我一张他的名片,开玩笑说想追他妹妹让我给他打电话。我禁受不住相思的折磨,打了过去,也正是因为我活了23年唯一一次的勇敢,让我有了机会追求小灵,我也庆幸,小灵的家人没有看不起我这个农家子弟。
我同学说小灵也算是漂亮,但是没到让世人疯狂的地步,但是我就是疯狂的迷恋她,恨不得把她捧在手里,恨不得把她揉进我的身体,血脉相融。
我用我的笨拙我的羞涩我的质朴打动了小灵,我想这是上天对我眷顾。
小灵说同意嫁我的时候,我都怀疑我是在做梦。她家里没有反对,我家里更不可能也没人反对,顺利得如同童话故事一样。那时候,我天天觉得自己走在云端。
小灵第一天在我家吃完饭,我妈就拿出了一张存折,2000万,对,就是两千万的存折,给了小灵,我不知道我家里有这么多钱的。小灵反倒没有任何惊讶,这一点让我觉得我们天生就是一对,因为我的表情也不是特别丰富。
我家里从祖上开始就是追求所谓的狗屁天道的,所以我家里人总是有特殊的能力,我们的嗅觉就是其中之一,我不知道狗都能闻到什么样的气味,但是我知道我能闻到非常非常非常细微的味道。这也是我坚信小灵没有骗我的原因之一。
追求天道是很飘渺的事情,但是我家里人还是在通过各种努力在争取实现。
我父亲对数字特别敏感,这个我是知道的,但是他的商业头脑与他想办法和女人做爱的头脑不成正比。所以一直到他死,我家也不过是农村的一个小康家庭而已,他操劳了半辈子,也不过是一个跑运输的而已。我母亲说这比钱是我父亲买彩票存下的,还给我准备了几套房子,我是干啥啥不成的,没有追求天道的天赋,所以多给我攒点钱,多娶几个媳妇,努力替李家传宗接代就行,我玩不成的,让我的儿子来替我。我父亲嫌我不争气我是知道的,但是我没想到他还给我做了准备。房子是在我们市的郊区买的,当时是2000多块钱一平米,他给那个工地拉过水泥,他就买了四套,还有我们县交通局盖的家属楼,800块一平米,他通过他同学的关系买了四套。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笑话,我一直认为很霸道很野蛮的父亲竟然还给我留着这么大的财产。说实在的,父亲的形象在我头脑中已经模糊得只剩一个影子了。
我妈说我爸爸中彩票的钱都给我存着呢,他和我小妈没有孩子,所以就都给了我。
我麻木了,真的,没有那种得到巨款的喜悦,反倒是有一丝的苦涩,父爱深沉!还有一丝惶恐,真的,我怕小灵误会我,我真的不知道家里有这笔钱的。小灵的平淡,让我有一丝的安慰。她没要那钱,也没反对我妈说的让我多找几房媳妇,反倒是把钱给了我。她对我妈说了一句话:“我爱东风,他很好,没有这钱我们也能幸福的。”
听了这话,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是的,最幸福的。
为了证明没有这钱我也能让小灵幸福,我没有花这笔钱,我把钱买了股票,我记得很清楚,买的是中国船舶,这个几经更名最终成了中字开头的股票,买了300多万股,均价5.8.我上大学的时候自己研究的期货和股票,真的是自己研究,因为没有人教我。我知道一点,这个年代想致富,只有走歪路。我一个农家子弟,想挣钱,想挣大钱,很难。所以我就去研究这种投机市场。我能把原油和期铜的历史走势图自己画出来。是的,我用的是最笨的方法,看历史图形,一根一根K线的看。大三的时候我把我的学费,还有我打工的钱都投入到了期货市场,也许是能力,也许是幸运,大三一年我没有亏损到钱,当然,也没挣到多少钱,但是这是宝贵的一年,这一年我自己修正了自己的交易系统。
小灵是期货专业的,全国唯一一所大学有这个专业。她的同学毕业了几乎都出国了,要不就是去香港了。而小灵嫁给了我,我们俩用自己的手指在敲击键盘的时候也在敲击着自己的幸福。看着小灵下单,我觉得是一种享受。我很少做单,因为我的交易系统不适合做短线,所以我把我们俩在市里的房子天天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就给她泡一杯茶,静静的看着她,总也看不够。
04年6月份的时候,我们俩结婚了。小灵的父母哥哥嫂子都来了,我就一个妈,一个爷爷,在郊区的新房里结的婚。我们把市里郊区的四套房子装修了两套,我妈和我们俩住一套。
看见小灵的母亲的时候,我知道了小灵的封建是从哪里来的,都60多的人了,但是还是让人一下就感受到她身上浓郁的儒家气息,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儒雅。她一定是一个深受儒家思想荼毒的女人,她又荼毒了她女儿的思想。
我们就在家里做的饭,挺热闹的,我那沉迷于中医60多年的70多岁的爷爷特意从乡下赶了过来,和小灵的父亲把酒言欢,天文地理,古今野史,让我们的婚礼热热闹闹的。当时我幸福得一塌糊涂,喝了两瓶啤酒,醉了,醉得一塌糊涂,并且在客厅的门旁边撒了一泡尿,撒完尿倒在了地上,倒下的时候,我看见了两双白嫩的脚丫,我很无耻的硬了,坚硬如铁。我听见她大嫂一声惊呼,然后是全家人大笑。
说到这,我想插一句,我说了我祖上是求道的,为达目标无所不用其极。从小我就吃中药,一直吃到了18周岁。好像是什么以精化气,所以为了让精多,就从小改变体格,所以我那玩意和睾丸特别大,尤其是睾丸,顶普通人的三个大,走路都不方便。我父亲活着的时候,我只要不上学,就得和他跑运输,天热的时候,干完活我们爷俩就找个没人的地光着屁股洗澡,我也看见过他的,也是这样,所以我没觉得我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一直到上大学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从那以后,我没和别的男人一起洗过澡。
第二天我醒的时候,除了母亲,家里的几个女人看我的时候脸都是红的,连丈母娘都是。我妈脸上是自豪。
我懊恼的是春宵虚度,我等了快两年的媳妇,新婚之夜我竟然没碰。第二天下午,小灵来例假了,我当时恨不得一头撞墙上杀了自己。
小灵的父母在我们的新家住了好几天,他的两个哥哥和嫂嫂倒是第二天上午就走了。等小灵例假干净的时候,她的父母也要走了,小灵的眼睛红红的,这是我和她恋爱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看见小灵哭。小灵的爸爸拉着我的手说:“东风啊,小灵就交给你了,知道不?小灵从小就娇生惯养的,有什么不对的,亲家母和东风你们多担待点,行不?”我妈乐得跟朵花似的:“小灵就是我的亲闺女,哪有什么不对的?你放心吧,东风不敢欺负她的。”我就是一直鸡啄米似的点头。
第一次和小灵做爱的时候,我完全找不到了小灵的封建,她没有一丝的扭扭捏捏。甚至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但是偏偏又感觉不到淫荡。
当晚,我把小灵扒成了一个小白羊,我没想到小灵的脚丫这么秀气,我不是恋脚狂,但是从头美到了脚的小灵,还是让我沉迷其中不可自拔,没有一丝疵瑕的身体,我连个痦子都没找到。我亲个不停,真的,从发丝到脚跟,甚至连屁眼和脚趾缝都没放过,小灵傻乎乎的在那颤抖,呻吟。我把头放在了小灵的两腿之间,看着那粉红的阴唇,闻着那浓郁的处女芳香,激动得浑身颤抖。用我的舌头把小灵的淫液一遍遍的舔,稀疏黄褐色的阴毛紧紧贴在外阴上,可是淫水总也舔不干净。最后,是小灵把我压在了身下,是的,小灵没有书中描写的那种羞涩和矜持,她把我压在了身下,疯狂的吻我的唇和我的脸。
不过,在插入的时候让我们两人都受尽了折磨,我的不光比较大,而且比较粗,而小灵的紧窄,插入一点就疼,我急得满头大汗,最后是小灵一狠心,坐了下去。我没想到温柔,聪明,总是理智的小灵会这样疯狂。“啊…”我们俩都疼得喊了出来。小灵疼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没事长那么大干什么?没事长那么大干什么?…”小灵用她的小拳头砸我的肩膀。
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因为我一直在盯着小灵的乳房在看,乳房不是特别大,但是乳房的皮肤特别的细嫩,粉红的乳头倔强的挺立着。
“傻子!”小灵笑了,如百花盛开,并且骄傲的挺了挺胸,“啊…”她一挺胸,我就觉得我龟头顶住了一个硬核。小灵的嗓子深处发出了一声呻吟。
当我将我身体里的东西射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要飞起来了,五分钟不到,做了快25年初哥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和女人交合的快乐。
小灵比我还要狼狈,五分钟的抽插,竟然让她浑身软得像面条一样。洁白的皮肤竟然成了粉红色。而小灵则呢喃着:“真舒服,比电影里的舒服多了。”让我大汗不已。
缓过劲来的小灵握着我的东西问我:“昨天你是不是看我嫂子了?”
我有点糊涂,“我昨天喝多了,哪看她了啊?”
“那你当时都醉了怎么还会硬啊?羞羞羞…”小灵刮着我的脸笑我。“我告诉你,你不许再看我嫂子啊。”
我转头,轻轻的含住小灵的手指,“你哪个嫂子啊?”
“我大嫂啊,那个狐狸精,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那么会打扮,我二嫂也不是个好东西,看见你这玩意的时候,也不知道闭上眼睛。”小灵使劲握了一下我下面的东西,我很无耻的又硬了,让小灵很是惊奇,“你知道不?昨天我看见你这东西的时候,第一印象是你这长了个大香蕉,就是那种特别大的那种香蕉,还带个弯,咯咯咯…”
看着小灵笑呵呵的小嘴,我忍不住的想要第二次,不过终究没要成,小灵下面都肿了,肿胀不堪。……
一直到小灵怀孕之前,我们俩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尤其是我妈搬到对门住以后,能想到的姿势我们俩都用过了,每天最少做两次,每次小灵都要喷出尿来。
让我不满意的是,小灵的阴道比较浅,我不能全部都插进去,每次她都坚持不到20分钟就说啥也不做了,很多时候我得对着小灵的身体自己打手枪,这是让我比较郁闷的事情。
“我知道爸爸为啥找俩媳妇了。”那天我洗完床单,小灵搂着我的脖子说。
“为啥啊?好色呗!”我不满的说。因为我下面还翘着呢,刚才小灵又没满足我,反倒是她又把传单尿湿了。
“不是,”小灵神秘兮兮的看了看客厅,“哪个女人能受得了你这样的男人啊?你看录像里的女人都可以坚持好几十分钟的,我也是正常的女人啊,你看他们那么多花招,都没我的高潮次数多,所以不是我没用,怪就怪你的太大,每次都顶着人家最里面,能不高潮嘛。所以啊,我估计是妈那也受不了,才给你找个小妈的。咯咯咯…”
“你羞不羞啊,说这个。”我有点忍受不了小灵的眼神,她就像个精灵一样迷人。
“要不我也给你找个二房吧,这样憋着也不是事啊,我估计你的天赋都长这来了。”小灵把我的阴茎往下一按,然后猛的一放手,阴茎猛的翘起来,在我自己的肚皮上打了一下。
“去去去,该开盘了,别说这些用不着的了。”我从来都没想过这个的,我觉得和小灵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的心里容不下第二个人。我虽然没花那两千万,可是我把利息取了出来,当做我和小灵的本钱。我坚持不让小灵动用自己的钱,我把那几十万利息分成了两份,我们俩就是靠做期货来挣钱。小灵的收益比我要高多得多,我的翻一番已经让我感到很满意了,可是这半年来,小灵竟然可以做到了几百万(没有夸张,我本人见过有人把5万一年做到了四百多万,据说还有更厉害的人呢。)
“你呀,我不给你找,我看你自己都不会找。”小灵打开了她的电脑,她用三台电脑,“网上都说了,满足不了自己的老公,就等于逼着老公红杏出墙。我还是给你找一个吧,我们三个人我想会更幸福。你没看我下面的妹妹都有点黑了嘛,啥样的女人能禁得住你这样频繁得搞啊?”说起这个来,小灵就有点不开心,小灵的皮肤特别的好,这是她最自豪的,结婚半年多了,她的阴唇颜色有点深了,不再是诱人的粉红色了。
“就这个啊?你早说啊,没事,老公给你弄点药就好了,爷爷的中医我还是学了差不多的,这种祛除黑色素的药膏老公就会配。”我不以为然的说,有一个医术那么好的爷爷,我就是再不好学,我也会点中医的东西不是?
“真的啊?老公?”小灵惊喜得跑了过来,“真的可以吗?你除了按摩,都还会什么?快告诉告诉我。”
我想不到小灵会这么兴奋。
“咱家祖传的东西我能不会吗?和你说,你老公我学说话用的就是医书。还有爷爷追求的什么天道,那都是咱们家的男人必须会背的,而且是倒背如流。咱儿子将来就得替他老子学这些。除了把脉,你老公连爷爷的针灸都学来了。爷爷还说你老公我有学医的天赋呢,可惜我不爱学。怎么样,你老公厉害吧?你老公我还会气功呢。”我这几招已经在小灵面前吹嘘了好多遍了。
“老公你太棒了。”小灵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那是,因为咱们李家的遗传,嗅觉好,学中医当然占优势。”我也有点得意。
“老公,咱再买个车吧。我看你开我的甲壳虫怎么看怎么别扭。”小灵坐在电脑前一边鼓捣软件一边说,“这么大个个子,钻在里面不好看。你喜欢什么样的车呢?”
“奥迪吧,别太张扬了。”我没有那种大男子主义,说什么不花女人的钱,我觉得两口子过日子,能者多劳。
“行,2.8的A6L吧,马力大点,你去钓鱼的时候也好用。我给我同学打个电话,她在奥迪专卖呢。”小灵说着就拿起电话来打了过去。
我拎着垃圾袋出了门,敲了敲我妈的门。
“妈,你中午吃什么?我去买菜。”我听见开门的声音的时候就问。
“你呀,你一个大男人做什么饭嘛,我去吧,垃圾给我。”不由分说就要拿垃圾。
“妈,妈,妈,我和你一起去。”小灵跑了出来,“妈,你别生气啊,我是琢磨着我做单比东风好,所以想多挣点钱,让他轻松点。”小灵一手拿着垃圾袋,一手挽着我妈的胳膊。
“你呀,钱是挣不完的,要多出去走走,透透气,对身体有好处。再说了,他一大老爷们,怎么能靠媳妇养活着呢?来,妈拿着,中午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妈,你还是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吧,你的身体才好时间不长,在一个屋子里我们俩也放心。”
“你呀,妈不是怕打扰你嘛,你们俩那么疯……”
“妈,你笑话我……”
听着她们俩的声音渐渐的下楼,我感到了欣慰。我知道,我妈的抑郁症是彻底的好了。
小灵怀孕了,我们结婚一年多小灵就怀孕了,而且是双胞胎。当时我是高兴,我妈则是激动,激动得面朝南跪下,不停的磕头,嘴里还唠叨着“感谢菩萨,感谢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老李啊,咱们家有后啦,咱们李有后啦……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老李……”泪流满面,“东风,快去给你爷爷打电话报喜。”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