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活当做冒险吧

开学的第一天,我站在枫林高中教学楼对面一棵大榕树的树荫下,有些茫然的看着极其热闹的人来人往。家长们领着学生,满头大汗的左右奔行。刚进学校的兴奋与遐想,现在已经被火辣的太阳和过于繁琐的手续所完全淹没。加上手上还有一包包的巨大行李,更多人脸上现在浮现的是焦虑的情绪。而我暂时倒是没有了这些负担。

两天前,我就把打算住在艾琳家里的事情告诉了家里的二老,父亲母亲也没有多说什么,看来他们也早就有这个心里准备。只不过坚持提出要负担我上学所需的全部费用,包括三年在她家的生活费。而我的这位母亲只是笑笑,表面上答应着,私下却对我说这钱就当你平时的零花钱。

尽管有些对不起家中的二老,不过作为青葱学生的我,听到后还是挺暗自高兴的。毕竟我并没有太多关于上一代恩恩怨怨的自尊心干扰。

所有的事情定下来之后,这两天我妈也履行了她那天晚上的承诺,开着她的车带着我逛遍了k市的大部分景点和闹市区。吃了许多特色美食,还主动给我购置了几件衣服行头。老实说,尽管自己表面上不声不响,对于能够跟着这样一个时刻洋溢着浓烈异性魅力的大美女一起玩耍,我的内心还是挺暗爽的。

特别是她时不时能够毫无戒备地对我做出一些亲密的举动——比如挽住我的手,把柔软的肉团贴在我的手臂,直接依偎在我的怀里面;又或者说突然兴奋的大叫,回身把我紧紧抱住之类的。有时我会在她有些强势的指挥全程、付款结帐的御姐范儿和这样的小女生的举动之间感到一丝晃神,也不清楚哪一个才是她的真实面貌。

正想着这两天的种种事情,突然听到一声软糯的「涵涵~」,她拿着一张单子从教学楼的人堆里急匆匆向我走了过来。

她今天依然穿的很清凉,老实说胸口的领子开得有些过于的低了,事业线长度已经占据胸前的很大比例。又是黑色的轻透裙子,这样的装扮在人群中确实很打眼。稍微快步走动或者伏下身子填的单子什么的,周围人的眼睛就移不开了,神情看起来都恨不能够钻进她胸里。

要问我的感受,大部分只是尴尬吧。而且会不自觉的避免和新同学过于多的接触,以免大家过于加深我和这个女人是母子关系这个印象。记得初中的时候就因为一次家长会,班里的一个同学的母亲,就因为着装极其艳丽而凶猛,让一大把年纪的班主任也暗暗地吞口水,此后被我们私底下悄悄谈论意淫了好久。我可不想在以后的三年出现这样的背景画面。

「走,接下来去财务处缴费。」说着她走过来轻轻挽着我走进另一栋人山人海的办公楼。

就这样忙活了个大半天之后,终于结束了这令人遭罪的报名之旅。走出校园门口,我们两个都送了一口气。看着学校门口堵成一条长龙的车队大军,我对于她今日没有选择开车的决定深感佩服。

望着香汗淋漓的她,汗水沁着一缕发丝贴在了胸前白花花的半球上,双手不自主像蝴蝶一样扇着自己的脖颈。那一刻的画面虽然夹杂着浓浓的肉欲氛围,可我却感到了有些甜蜜。

尽管自己的这个母亲私生活上比较令人咋舌,可是经过这两天与她相处的日子,看得出她对于自己的儿子开学的事还是非常上心的。要是她今天穿的不是这么肉欲喷张,我也真的想抱住她对她说声谢谢什么的,现在要是强制执行的话,大概会顶着她吧……

我们走下山脚,本来就此打算拦一个出租车回家,不想此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从包里拿出来看了看,不经意的背过身接了起来,小声的说着什么。具体内容也听不清,不过大致上是在汇报我们现在的位置。

接完电话后,她转过身,略显惭愧地对我说到:「涵涵,实在不好意思,你乖自己先回家好不好,妈妈突然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哦,行」我也轻松的接受了,反正这几天我已经逐渐习惯她各式各样神秘的电话,以及突然消失离开的举动。

「真乖哈,妈妈晚上回来给你做好吃的~」说着她用手搂过我的头,垫起脚尖嘟起嘴在我脑门上就是一亲。扑鼻的香气再次席卷而来,脑门上残留的湿湿软软的触感,也让人食指大动。

于是我告别了她,转身打算回到半山腰的公交站,对她说我也顺便了解一下关于学校和家的公交路线。她也笑着点点头不说什么。

不过你要是真以为我这么听话就大错特错了。在她看不见我的视野范围内,我迅速的又迂回了过去,上学的这条路此时车多人多树多,要想找一个掩体简直太容易不过。

我就这样默默的看着远处的她,在她的眼神望向这边的时候,我就悄悄侧身回避,倒也没有露出什么可疑的破绽。她的神态和样子也没有什么特别异样。不过,我还是本能地感觉到有着有一丝奇怪的猫腻,这也是我驻足在此的原因。
大概5分钟过后,一辆黑色的奥迪向她开了过来,不偏不倚,停在了她的面前。她这时候却显得有些小心谨慎地看了看四周,迅速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
车子随即掉了一个头,在司机座正对着我的时候,我用12分的注意力看着开车的主人。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我也大致看清了那个男人的长相。是一个已经秃顶的略微有点发福的中年男子,穿着有点类似官员一般的正装。

又是男人?这女人到底是跟多少个男人有交集。要是真如她所说,是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忙倒也无可厚非,一个单身女人,有这么庞大的事业,与许多人有交际应酬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在我眼里,刚才的场景分明有一种暧昧的意味。不过暂时想那么多也没什么作用,我决定还是先回到家再说。于是我真的翻身搭上了人挤人的路过学校的大公交。

搭乘公交车走过跨河的大桥,我望着夕阳映射在这城市红透了的余辉,不禁开始畅想这三年的高中生活,我会以怎样的姿态,在这个学校,这个城市,这个家,留下自己的回忆。

回到家,坐在宽广客厅的我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干什么。想想这还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这所房子里。要是在以前,初中生的我大概会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会拉上窗帘找出家中珍藏已久的黄碟毛片,在客厅美美地撸上一管……可是我毕竟已经过了那个愣头青的岁月,况且冥冥之中,自己觉得好像有什么更加值得做的事情诱惑着我。

感受着这间房子的强烈的女性荷尔蒙气息,我突然站起身,走向了我妈的卧室。

说起来,在第一天刚进房门的时候,尽管只是路过的时候瞥过一眼,她卧室的华贵程度也足以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从这两天的观察来看,她在家或是出门都有随手关门的习惯,也不锁门,只是随手带上。但也给我带来了一定观察的阻碍。

带着一种窥探隐私的潜在欲望,我打开了她的房门。

由于卧室挺大,进门有一段路是被一旁的衣柜所遮挡住的,在门口挡住了房间的大部分风景。地上铺着软软的几块地毯,她进房间是不穿拖鞋的。越往里走,铺着华丽紫色被单的大床映入眼帘。也许是讨厌在身上留下印子,床上并没有因为夏天而铺上凉席,只是每晚把空调开的很大裹着被子睡。

靠近床边我做的第一件事有点似曾相识,就是把整个上半身贴在滑腻腻的丝绒被单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果然本尊的味道要浓郁的多啊~不过在好奇心满足之后,我也忙起身把床单上的印子顺了顺,眼光转向了房内的其他地方。

要是有相关依恋情节的人,大概会拿起她床边的大躺椅上脱下的黑色蕾丝边大腿袜,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也许套在头上猛吸然后拿下来美美的撸上一管,不过我对丝袜并没有过于热情的喜好,所以直接无视掉,走向了她宽大白色写字台上的mac电脑,决定直接攻入核心。

从这些天看来,她不用了笔记本,如果有也可能只在公司,家里也就只有这台mac和我房间里的高配台式机,也不知道打开后会发现什么东西。不过与自己有些阴暗的欲望相抗衡的,是那种怕把别人重大资料搞砸的些许担心。小时候就因为为了玩儿一点小游戏,在父亲单位办公室随意打开了一个阿姨的电脑,导致她的一些工作资料的遗失。不仅是自己,连带着父亲也跟着受了很多的数落。更何况现在打开的是一个私人老总家里的东西,所以自己需要更加谨慎。

开机却是windows的界面,这女人也不是个标准的果粉嘛……我也感到没什么意外,大概是办公需要或者是自己习惯问题。满心期待之后,迎来我的果不其然是一个密码输入界面。我叹了口气接着在输入「123456」发现不对之后,就果断放弃了。虽然记得以前有几期的电脑报小版面介绍过破解开机密码的相关操作,自己也没仔细看,而且要是为了顺带的小小偷窥而大费周章,我觉得也实在是没有必要,搞出其他多余的端倪就不好了。

于是我离开电脑桌,重新振奋了心情,有些雀跃地把魔爪伸向了她大床右边靠门的大型白色衣柜。也许是款式的原因,所以的衣柜均没有一把锁,在知道这个真相之后,我不禁怀疑这女人家中会不会还存在着保险箱,毕竟要是真都是这个安保水平,贼要是破了门基本也就没有任何阻碍了。

我满心期待着打开衣柜能够看到各式各样充满诱惑的情趣内衣,好满足于我对于女人充满淫荡的想象,不过现实貌似没那么具有冲突的情节,轻轻地把这个柜子的所有门开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任何开裆露乳sm的衣服。我不禁有些略微感到失望,不过仔细想想要是真的翻出哪些东西,以后我到底会以什么眼光面对这个女人呢。

靠近床头的一边是夏季的服装,各种高档的薄纱长裙短裙,甚至有好几条年轻女子的迷你群和热裤。与此同时还有很多短小精悍的棉质运动服和跑步和健身房用的紧身压缩裤。中间的是她各种深色的睡衣睡裙,清一色的丝绸,清一色的通透,光是看着就已经可以想象她光着大白腿露着乳沟的充满诱惑的睡姿了。再往后是春季和秋冬季时尚服饰,包括几件眼熟的皮草,貌似在她博客里的摄影照片里出现过。看来拍大多数写真也是用的自己的衣服,这大概也算是有钱的表现吧。

在打开另一个紧紧拼接着的副柜时,我收获了我想要的喜悦。打开以后那是一片文胸和内裤的海洋。

晾挂起来的大多以深色性感为主,更有几套配有明显的吊带,这可不像是在家自己穿着舒服而有的款式。打当头的我还看到了那天那条深绿色蕾丝款,不由的勾起了我有些震慑性的回忆。一旁有一两个较大的购物纸袋,里面装的是各种没有开封的丝袜,由于堆砌的太多我没敢用手去仔细翻看,不过面上的一两双网眼和吊带袜也足以说明问题。

可是我的兴趣不在这里,我想的是能够挖出什么其他的东西。我不相信这个女人的房间会如此简单纯洁。于是我重新沿着两个柜子的底部重新摸索了一阵,居然真的发现了一个木盒子。一本厚书的大小,有锁孔但同样也没有上锁……既然这么不爱上锁那干嘛不干脆连电脑也开放不是更好吗……

打开一看,却发现是我看不懂的东西。里面是几个类似于橡胶塞子的东西,尾部接着长长的类似于浮尘的马尾须,分成红绿黄黑四种不同的颜色。我满脑子问号关上后,不禁有些疑惑,难道这个女人的防御公事做的是如此的天衣无缝??可是这个想法在几秒钟之后被我迅速否决了。

顺着试一试的心态,我掀开了床上的枕头。一个紫红色的精致女性自慰用具赫然摆在眼前,根据以前逛淘宝所获得的知识,带有弧度的地方应该是刺激女性阴蒂的功能,下面整个磨砂表面应该是可以直接放入阴道口的。整个机身丝毫看不出电池入口,应该是全封装防水性能较好的高档货……

没想到这个东西居然被她如此明目张胆地摆在床头,对于她的豪放作风我再次感到深深地佩服。

拿起这个紫色自慰棒,我本能的拿到鼻子上闻了闻。嗯,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清洁做的很到位嘛,不过那略带磨砂的滑腻质感和这个东西必然放入过她阴道的事实,让我也感到有些血脉喷张。

顺着这个思路,我顺手打开了她的床头柜,果然一大盒30套装的某知名品牌的避孕套摆在我眼前。我打开盒子看了看,明显有试用过的痕迹,三条带中的其中一条只剩下3个。足以说明她的性生活最近并没有停止过。

下面第二层柜子我还发现了一个精致的黑色塑料盒子,打开一看发现是各式各样的脐钉。有银的刚的,装饰的还有大小不一的水钻的和链子的。这我以前倒是见到过,班里一位很早熟的女同学每天用碘酒在肚子上消毒的画面我还历历在目。不过看这些脐钉的繁多种类,她也应该不是刚刚开始戴。说起来虽然她确实有很多短小露脐装,肚子好看又爱泡健身房的女生,有脐钉装饰并不奇怪。同样印象里不管是她拍的写真,还是前两天手机的惊鸿一瞥,肚脐上方貌似都看到过穿环的明显痕迹。

令我惊喜的是,在这个盒子的另一边,我还发现了一个黄色小木盒子。打开一看发现是两个银色的小环,衔接处开口很平很大,看样子并不像是戴在耳朵上的。旁边还有一条与此配套的银色长链子。同样不清楚是干什么用的。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小盒子,也同样带有她明显的体香。

在继续探访了我妈卧室里巨大的浴室之后,除了一两个刮毛器以外,貌似也没什么其他的亮点。浴缸里也没有水渍,可见这个卫生间她除了上厕所其他设施也不常使用。

小心还原所有细节之后,我悄悄地退出了房间。等到晚上她回来的时候,我基本消除了所有的紧张感。所谓「晚上回来给我做好吃的」,看得出也只不过顺手在下面的馆子捎了几个菜回来。由于今天她也没穿丝袜,所以也不能以网上经典的房事征兆来判断她今天到底是否经历了香艳的旅程。总之,我算是比较平静的对着这张漂亮妖娆的脸,吃完了晚饭。这天晚上她洗完澡后睡的貌似比往常要早,没怎么跟我说话就回房了。

如果说把初中的生活比作一个放养场,那么高中的生活就更像是坐长途火车。初时会感到踏上新鲜旅途的兴奋,而时间稍微一长,那种高强度的生活就会令人感到只想快点下车。而在列车行驶路途中,同行者们也不自觉的会靠在一起排解寂寞与无聊,分享岁月与友情。

初到外市学习的我起初对于自己和其他人成绩的差异感到相当震撼,老师也会不时用有色眼镜看待我们这些外地生。不过在经历两次月考之后,我也逐渐靠近了成绩排行的前列。中国教育的特色,是会让人不得不用分数的表象证明自己的价值,尽管中二的心让我对此很不啻,但不得不说因此我也得到了许多甜头。明明没做其他好事情,只是成绩的凸显,周围的同学就会不自觉的向你靠拢,仿佛自己是会发光的一样。这在以前j市的中学,是完全体会不到的天方夜谭。这大概也是显示了枫林中学这所完全以升学率作为核心目标的重点高中的生态环境吧。

每天就这样早出晚归,我的这位母亲因为工作的关系,中午几乎不在家里。我要么就快速在学校食堂吃完饭,然后再回家午休,要么直接在楼下的馆子里解决伙食问题。一来二去,楼下饭馆的老板没多久几乎都把我认熟了。即使到了晚上,她回来的点也常常是我已经睡下的时候了。而早上我天没亮出门的时候,她还紧闭着房门没起床。所以虽然已经一起住了两个多月,在平常的生活中,我和她几乎不曾打过照面。

只有每个周末的上午,才会有一些母子间的简单互动,两人见到后会互相打声招呼,她顺带问一下我学校里的情况。一般情况下她会打开电视做些简单的瑜伽,而我,则会抓准时机,在某些过于夸张凸显身体部位的动作的时候,拿出手机关掉声音默默偷拍……手机上已经好几张类似的图片,有穿着运动背心拼命挤出乳沟的,也有浑圆的屁股高高撅起的,甚至有好几张能看见骆驼趾的耻丘。
说起来,关于偷拍这样一个同居的美艳熟女的想法,在我进入这个家的头一天就有了隐约的想法,只是真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却发现这样的机会少的可怜,所以对于手机里这些「周刊精选」自己也是格外的珍惜。

要问我这么做的目的和想法,老实讲自己也并没有想的太多。也没有对着撸过,毕竟她母亲的这层身份一直是我跨不去的坎。不过在一个人悄悄翻看的时候,心里面也不能说是完全带着多么纯洁的目的去欣赏的。有时看着看着兴致来了,找一些其他媒介加以发泄的情况也是挺常见的。也无法保证我在射出许许多多白浓稠的时候,脑子里潜意识想的并不是她的身体。

有一次周末的早上令人格外印象深刻。那一天我睡眼惺忪的起床去响应门外持续的门铃,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发现已经是九点半了,看着她的房门依然紧闭着,门口放着她的粉红色小拖鞋,长裙胸罩之类的衣物被扔在客厅的大木篮子里,也没有拿去洗。

我打开门,发现周小伟手里拿着个档案袋一样的东西站在了门外,一见是我,脸上立马露出微笑跟我打招呼,然后把手机的袋子拿给我说:「这是琳姐让我今早去拿的东西,彦明你帮我拿给她一下哈~」

「这什么东西啊?」我拿过袋子掂量了一下,貌似里面装着很多文件的样子,还挺沉的。

「这我可没敢问,」周小伟笑着吐了吐舌头,「不过今早我去时尚巴黎拿的,应该是琳姐自己的美丽照片吧,哈哈~」

「诶~~」我有些新奇的望着这个袋子,和周小伟礼貌地作别后,我便拿着这东西回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看样子这个袋子和档案袋一样,只是绕线,没有封死,那……就怨不得我翻翻看了。老规矩,我从冰箱里拿出一盒蒙牛,喝着拆开了袋子。

果然,和周小伟猜得没错,是一大堆已经冲洗放大过的照片,内容是艾琳女士的美丽写真……再次看到这些图,对我的冲击力已经减弱了太多。俗话说的好,再好的图也总有撸腻歪的一天嘛。里面有几张图还是她之前博客的相同内容,看得出这个女人是故意选了几张尺度较为大的放在网上,其他的到还中规中矩。呵呵,这女人,说不定只是单纯的爱臭美而已。

翻到最后一张图,图片后面贴了一张便利贴,上面写的内容让我很在意。上面写着「愿琳姐天天都这么性感迷人,爱你的乖小杜~」后面还附上了一个流鼻血带桃心眼睛的表情。我想起之前她和「大坏牛」的聊天内容,这帮人还真特么的爱用表情图呢……

所以说,是另一个追求者么。我斜着眼睛想了想,算了,总之还是先交给她吧。

还原到最初的状态,我走到她卧室门前,轻轻敲了敲,没有响应也没有来开门,我又敲了敲,里面传来一声无力挣扎的「嗯……」

赖床么……

我顺手打开了门,反正她也不锁的。进去一看,里面的场景让我差点倒吸了一口气。

已经升起的太阳光透过窗帘间的缝隙照射在了床上那具近乎全裸的雪白身体,上半身没穿任何衣服,不过身子侧向里边一旁,除了一个硕大的雪白乳根部,正面被压在了深色的被子里面,看不见全景。下半身则只是穿着一条黑色蕾丝三角裤,不能算丁字裤,可是屁股的大部分已经全部露出来,在阳光下面凸显着一根根的绒毛。内裤边缘的蕾丝更加助长了淫靡的气氛。这分明就是一张宿醉打完通宵炮,然后第二天被陌生男子拍下来的经典场景。对了,说到拍……

我迅速摸了摸口袋里面,发现刚才因为想着把手机带进厕所的想法真的是太正确了!!立马拿出来,对着床上这个还在迷迷糊糊熟睡的美少妇,手有些发抖的关掉了声音,把镜头对焦在了她的大白屁股上。

一连拍了10张,我不停的换着角度对焦,其实内容都差不多的,只不过每每那个绿色小方框分别对准她的大腿、屁股、乳房根部的时候,我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和禁忌感。我甚至还想靠过去一点想看清楚的乳房的正面,无奈算了一下距离觉得还是太有风险了。真靠那么近,她哪怕是只是眼皮随便一抬,都是非常严重的后果。

于是我退回到门边,手机放回兜里,装作从来没有进来过一样,对着门口的白色衣柜稍稍使劲敲了敲,叫了几声「妈」。

床上一阵响动,听得出她听到后立马坐了起来,拖着没睡醒的声音咕哝了一句「恩……什么事情宝贝?~啊~~~哈~~」

我对着她简单陈述了刚才的事情,她一听立马一阵声响,听声音居然直接从床上下来了。然后一手捂着没有任何布料的上半身,直接冲到了我面前接过了包裹。有些像拿快递般的兴奋「哦~是吗?这么快~」我盯着她快要从手臂间爆出来的胸部,和黑色内裤正面小小的桃红色蝴蝶结,依然在心里吐槽到:至于这么兴奋么,明明是自己让别人去拿的。

她有些高兴跳回了床上,对我喊了一句:「宝贝早饭你自己出去先吃了哈~妈妈再躺会儿~」说完听见她打开袋子拿出照片翻看的声音。

我应了声好,有些木然地走出卧室,只是深深感叹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不能拍照!科技的发展还没有到达这种基本需求的水品吗?!

晚上来到学校上周末的例行晚自习,脑子里面却始终装不进任何的计算题,只是想着今天早上的那一抹震撼人心的春色。想着想着下半身都不自觉的撑起了小帐篷,我不得不抽个空避开身旁女同桌的眼光顺势把它扳上来……

下课后,看着同桌也去上厕所了,自己坐在较为后排靠窗的位置上,心痒难耐。想到今天还没来得及细细翻看这几张精美的小黄图,本来是想像往常那样,留在晚上睡前一个人静静地观赏、慢慢的放大,不过到最后实在有些忍不了,于是掏出手机,稍稍有些不明显地勾下身子,打开了手机相册。

再次看到这几张图片的时候再一次把我震撼了,比起亲眼看到,这个时候更有一种被锁定场景的淫靡之感。仿佛这个白皙的屁股就摆放在自己眼前,想怎么偷窥就怎么偷窥,丝毫不会有被发现的风险。我不经咽了几次口水。

也许是看得确实是太过于投入了,连后面站了一个人也没注意到。直到耳边突然听见一句悠长的带有一丝戏虐的「咦~~」,才把我吓得猛地抬起头。
一看原来是我后座的一个男同学,名字叫做李文迪的白静高个男生。一看是他我反而放心了,平时我跟他们一堆人也没少开一些荤段子玩笑,形象不至于像被女同学发现那样崩塌。我对他坦然的一笑。

「看什么呢?~」他也笑着问我。

「哦,今天网上找的,发现是精品好东西,想着就下下来了。」我面上没有一丝异样的坦然回答道。

「哦?!是吗~给我看看给我看看。」他一听略微有点兴趣地靠过来。

这个时候我心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心情,这个时候我分明大可以借着我女同桌快回来了或者快上课了这种理由把他给支走,不过我没有那样做。我非常坦然的向他摊开了我的手机,心里仿佛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样,有些莫名兴奋的把手伸了过去。

由于手机还是在我的手里,我就一张一张的翻给他看,不至于翻过了,让他发现这是我手机相册的事实。正好这几张照片也正好被我编了相似的名字都靠在一起,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里面有她做瑜伽时候各种暴露的照片,也有尚未入秋时她穿着极其短的牛仔热裤摊开被压扁的大白腿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照片,当然也有今天早上那几张有些直观和震撼的「完事炮图」。不过以不被我妈发现为原则,这些照片统统没有正面和侧脸。

李文迪开始还有些戏虐的神采,不过渐渐地的越来越安静,后来眼睛都瞪得有些直了。看完所有照片之后,他直接大喊了一声:「这太特么骚了!」周围有几个同学听到后不约而同的转过身来。我立马向他比了个「嘘」的手势。

他低下头,稍稍压低嗓子对我问道:「陆彦明这女人是谁啊?这么骚!我也去找找看。」

哦是吗?由于朝夕相处而且加上她是我母亲这个关系,虽然我觉得这个女人很有魅力,不过也许在单纯的外人看来也许吸引力会立马翻倍也说不定。不知道为何,这时我的心里居然出现了一丝丝什么东西被满足的感觉。

「我也不太清楚,论坛自拍区里复制的,估计是哪儿的人妻少妇吧。」我毫无情感波动的对他解释道,然后我用我自己都能听出来有一丝颤抖的声音对他说到:「要不,我蓝牙传给你吧?」

他一听,「好啊!」马上拿出手机来。于是两个人开始做贼似的靠在一起配对。我脑子有些懵圈的把照片传完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事情,离开时还笑着对他说了一句「兄弟晚上慢慢撸啊~」

重新打铃上自习后,我在座位上,对自己刚才所做的一切还是感到没有太多真实感,我特么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想到他一个住校生,回到寝室后,难免不会把这么好的资源拿给一帮群众分享。好的福利被广发全班的事情也不是头一二次见了。而且因为人数的分配不均,每个班上貌似至少有一个混合寝室。搞不好,这组图片散播到整个年级也说不一定……或者说,更广?

我摇了摇脑袋,决定不去想这些东西,尽管有些后怕,可是越是想的深入,跨下居然越是不自觉的充血。对于自己的这个反应,我一时之间感到有些惊讶。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某种虚拟的性幻想被自己实现在现实之后,却需要以扭曲日常现实为代价的眩晕感和一丝抑郁一般。

我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也许会在某个时候闹出骚动,也许压根就不会有任何波澜。

晚上回到家,开门时发现门依然是上锁的。她依然没有回家,没有电话,没有纸条,没有短信,甚至没有口头通知。她在干什么我也完全不清楚,对于我这个儿子,她好像完全没有报备任何事情的欲望和理由,或者说,我知不知道对她而言根本就无所谓。

想到这里,我不经有些莫名的生气。按理说,好面子的自己也不会主动去询问她的种种细节,只不过她的这种近乎于无视的没心没肺的态度还是让我感到了一丝不爽快。我的罪恶感与不安顿时消去了一大半,甚至还有一种,今天的行为也算是扳回一城的想法。

洗漱之后,躺在床上的我重新拿出手机,看着那些现在也许已经传遍一个寝室的照片。大概,这个时候李文迪正在寝室的床上,侧着身子小心翼翼以最轻微的动作进行着手的活塞运动吧。不知道将来几天又会有多少人,对着这个性感入骨的女人贡献出自己的精华呢?~

想着这些,我居然有些略带成就感和戏虐的心情就睡去了。我所不知道的是,我的这种精神胜利法,在不久之后的一两周内,将被她近乎于冲击力的方式,轻轻松松的反将上一军。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