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枪响


又是一次平常的工作。

这是两年来最大的一笔生意,这单从天而降的生意报酬足够我下半辈子到加
国生活了。

20:09,亚洲大酒店-2层A 区地下车库。

像以往20多年每次出访国外一样,电视上号称世界上最年轻最有本事的领导
人吴紫华皮鞋锃亮,西装笔挺,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出了他的房间.

正如大家所说,他是一个极其英俊潇洒的人,哪怕现在已经奔5 的年龄依然
是广大女性特别是年轻女性心中的猛男大叔,他身边那如磁石一般围绕的保镖也
个个西装笔挺,身材魁梧,面目英俊。

但是一般人看不见,这些全副武装的保镖西装下其实是厚实的凯夫拉防弹衣
和两把轻便的格洛克18.

可别小看这些轻巧的「娘们玩具手枪」,配上76发弹鼓(没错,格洛克18全
自动款是可以佩弹鼓的)双枪齐发,近距离内火力压制不亚於一般的冲锋鎗.

而且这群人都是百发百中的精英,每一个人都参加国委内瑞拉的国际猎人学
校培训。

曾经有一次吴出席斯里兰卡的会议,在酒店的电梯突然蹦出一个猛虎组织突
击手,当然在他扣动手中AK47的扳机前,那几个保镖已发射了至少40多发子弹,
20米距离内几乎枪枪命中。

最后这个人身上至少数到100 多个弹孔,胸部早就打成一团烂泥,胸椎也被
打的后突畸形,那断了几根手指的手仍紧握着变形冒烟的AK47.

没有人敢惹吴紫华.

至少在100 米范围内。

所以正在地下停车库的我给他准备了特殊的礼物,斯太尔Scout ,配上7.62mm
的钨芯穿甲弹,原本这种子弹是用来对付轻装甲车的,所以即使对付30mm的防爆
玻璃也是轻而易举.

我并不需要像占士邦那样冒险跑上24楼专门探查吴的动静,也不用像伊森亨
特那样从几公里开外架一个天文望远镜来偷窥其室内「活动」,信息时代我只需
要一台智能手机就可以轻松掌握他的行踪。

通过我的老朋友设计的一种蠕虫病毒,我可以随时上传它到酒店服务器,调
取我所需的图像,再利用自动的人面识别系统,电脑可以给我追踪吴的活动踪迹
.

20:15,亚洲大酒店24层2401英式豪华套房。

传说中全越南最豪华的包间.

热成像仪显示屋内已经空无一人,然而越南人似乎在电子防盗方面并不在行,
只花了不到3 秒我就已经破解了大门的密码,比我想像中简单得多。

吴的包间北面有一块巨型落地玻璃,正对着就是海上国际会议厅,2 小时候
吴将会在会议厅顶楼的全透明拱形玻璃会议厅和黎敏会晤。

实际上我大可以自己租一间面朝大海的房间,这样我还不用冒险潜入,然而
我的任务却比表面上看起来更加卑鄙。

吴多次出访越南和泰国,似乎是想和越南达成某方面协议,这样就能在某些
问题上为难某个北方的「流氓国家」,我对政治并不感兴趣,谁出钱,我给谁出
力,谁钱多,我就给谁干活。

某个「流氓国家」似乎不想自己出面,於是就通过某些渠道委託我这样一个
无耻无身份的「国际友人」来解决问题,至於以后政治层面发生什么变化,我并
不感兴趣。

我打开了吴的电脑,接上我的手机,电脑显示未知插件,当然了,加密的电
脑.

於是手机便拨通了我那个比我更卑鄙的朋友的电话,那个朋友立即就远程劫
持了电脑,开始破密。

这个过程也许要10分钟,也需要1 小时,不过足够完成任务了。

於是我打开了手提箱,开始拼装手里的步枪。

说来也怪,越南如此之水的安检,我甚至觉得在皮箱的外壁里安装铅板简直
就是多此一举.

当我准备装上消声器的时候,门响了。

10多年来我从来没出错,门响几乎意味着任务失败。

然而门外的声音却让我突然看见一丝希望。

一个纤细的女性的声音:「xin chao. 」(越南语您好的意思),后来的话
基本上我懂也能才出来。

像这样一个外国政要出访邻国,还是蛇鼠一窝臭味相投的友邦,那种服务肯
定少不了。

猫眼一看,果然是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五官精緻的越南姑娘,穿着蓝
色绣着分红牡丹的越南旗袍,让人血脉喷张,心潮涌动。

果然英俊的男儿身后必有一群风流的美女。

这个傻女子,难道不知道你的小心肝现在已经出去了?

只见那个女子突然间掏出一张开门卡,刷开了门,就在这不到一秒的时间内,
我毫不犹豫地把她抓了进来。

女子并没有习惯黑暗,在她看来,也许就像被一个巨大的漩涡吸入无尽的黑
暗中,然后就是额头的剧痛,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到3 秒,女子便消失在门后,那半开的门又关上了。

我看着手里那变了形的消声器,觉得无比懊恼。

年轻美貌的越南女子昏迷了,额头上肿了一块,然而她的美貌却并没有因为
这点瑕疵而令人感到不适.

一般人肯定已经把她XXOO了很多次了,但是我不能够因为私欲留下任何证据。

但是,对於一个从青春期就禁欲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冷酷而可怕的诱
惑。

於是我情不自禁地把罪恶的手伸向她的两腿之间.

女孩「嗯」地叹了口气,这香艳的场景让我陶醉了一会儿,甚至让我忘记了
消声器这回事。

然而女孩的蹬腿告诉我她快醒了。

於是我拿了两块浴巾,把她的手和脚分别缠住,又拿了一块毛巾塞进她的嘴
里.

那红润丰满的嘴唇,似乎像融化的蜡一样,根本没法想像吻上这样的红唇又
是怎样的感觉,少女嘴里渗出了槟榔特有的香味,糯米般的淡黄天然牙齿有一种
青春而性感的感觉.

我轻轻地脱下了少女的蕾丝内裤,内心的小人忍不住狂跳,这种画面尽管以
前的电影里看过,甚至刺杀的人死的时候正在干这种事情,但轮到自己的时候真
的兴奋的无法言语,哪怕是个脑震荡晕厥的女孩。

女孩的下体是粉嫩的,我迫不及待用食指插入她的秘密花园.

当然是带着手套的。

然而令我失望的是,女孩儿的秘密花园并没有任何阻隔,不知道哪个小兔崽
子领先一步。

但是从色泽和紧度来看,这个女孩应该没多少次经验。

女孩儿醒了,她惊恐万分地看着我,眉间流露出令人可怜的眼神。

对不起了,我不会让任何看见我行动的人活着离开现场的,哪怕我行动失败,
有嫌疑看见我的人都会被我杀掉,哪怕是小孩。

对於你来说,这个年龄,不是我杀过最年轻的。

往好的方面想,你的美貌永远停留在20几岁.

在我的手指抽插下,女孩扭曲着身体,面上那看似快活又看似羞辱的表情绝
对能让一个正常发育的温顺的人变成野兽,哪怕是女性也会为止湿润,但是职业
的本能让我不能越过那条无形的线。

既然送上门来的猎物,何不好好用另外的方法享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
什么.

於是我把女孩丢到床上,这张床头朝正东面,於是我就把女孩的头朝向窗户
一遍。

女孩儿很轻,156cm 的身高,可能才80来斤的样子。

女孩惊恐的看着我拿起狙击步枪走到她的脚边。

既然我没法爽,就让我的兄弟爽爽吧。

於是我用食指和中指分开女孩的阴唇,右手稍用力,便轻松地把步枪的枪管
滑进少女的阴道。

少女「啊」一声大叫,当然,并没有很大声。

因为嘴里塞着棉布,只能听见嗯嗯啊啊的呻吟,当然了这个音量是不可能穿
透厚厚的总统套房木门,这些隔音良好的房间设计,甚至能掩盖鞭炮的声音,这
样一来,在女孩阴道的包裹下,枪声应该不会引起楼下的注意。

我抽插着枪管,看着眼前的少女扭着身子,在床上跳起了奇怪的舞蹈。

这时候远处的会议厅已经坐满了人,女孩还没有表露出某种电影里高潮的场
景,这令我有点吃惊,原来女性的忍受能力如此强悍。

女孩的蜜液顺着枪管流到扳机处。

我不知道这些蜜汁是否渗透到枪管里面,会不会腐蚀枪管,我从狙击镜瞄出
去,视野不错,女孩很瘦,她的肚皮并没有阻挡狙击镜的视野,蜜汁的香味加上
枪托的舒适感觉令我心潮澎湃,下身挺起,那感觉又舒服又难受。

然而女孩扭来扭去,让我无法瞄准。

於是我决定先送她一程。

我加大抽插的力度,女孩儿疯狂地跳起了奇怪的舞蹈,那是死亡来临前的快
美之舞,也许她也感觉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也许她真的挣扎累了,在阴道的异样
感的刺激下,女孩儿全身抽搐了起来!

阴道紧紧夹住枪管,以至於我能感受到阴道似乎想从我手里夺走狙击枪。

於是我把步枪插进到最深的地方,也许是顶着宫颈,旋转着一枪神,温柔地
戳动女性最敏感的部位。

这个部位将要接受数次子弹的洗礼,女孩儿全身拱起,嘴里发出了舒服的
「啊」声,双眼翻白,嘴角似乎露出了高潮时特有的销魂的微笑,於是我毫不犹
豫地扣下了扳机.

声音不大,就像用力拍手掌,或者说像开香槟一样。

「破」一声。

女孩儿眼突然瞪大,似乎不相信我真的会干出如此惨绝人寰的事情,肚子高
高地隆起,似乎像一个吹胀的气球,小腹部就像点亮的灯笼一样,亮了一下,照
亮了天花板!

那是枪火在阴道深处迸发的光芒,与此同时胸骨下方的上腹部突然破开一个
直径3 厘米的血洞!

穿甲弹在身体内并不会翻滚,所以穿出口并不会像铅质子弹那样恐怖,子弹
打穿了落地玻璃,声音不是很大,女孩嘴里发出了「哼」一声,似乎是疼痛和快
美混合的複杂感觉,然后便安静了下来。

女孩挣扎停止了,头歪向右边,黄色的尿液从阴道和枪管间的缝隙冒了出来,
枪管的热量令尿液冒出丝丝白烟,嘴里仍然发出哼哼的呻吟,也许现代医学还能
救活这个女孩。

但是失去了最重要的部位,即使救活了也是生不如死,我感受到了女孩阴道
开始松弛了下来。

但是依然紧紧得贴着枪管,似乎天生她的阴道就是用来紧紧包裹着这把致命
武器最致命的部位,极度的柔软和极度的致命,构成了一副和谐无比的场景。

於是我拉动枪栓,压进一颗子弹,没有了少女的挣扎,瞄准顺利很多。

子弹打穿了内脏,射爆了一部分腰椎,现在枪管和目标见就隔着腹膜,几条
肠管,腹壁和2 块窗户了。

我瞄准了吴的头部,我再次扣动扳机,女孩那失去生命的屍体突然间像活了
一般,跳了一下,阴道口和会阴部就像被重击了一下,顺着枪管向前凹陷了一点,
但很快又恢复了原形。

子弹从女孩的右侧腰部穿出,不到0.3 秒便穿透了两块玻璃,飞行了325 米
击中了吴的脑干。

失去基本反射中枢的吴像一块布袋一样倒下了,周围的保镖本能的从兜里抽
出了枪,寻找那根本不可能找到的凶手。

我又拉动了枪栓开始射杀吴的保镖.

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不知所措,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这些子弹从何而来。

尽管穿着防弹衣,但是对於子弹的直射来说,简直不过刀尖和纸皮。

每一声闷响,女孩就会跳跃一下,女孩的会阴部就会凹陷然后恢复成原来的
形态一次,腹部就会像灯笼一样亮一下!

4 枪过后,阴道口冒出了弄弄的青烟,内脏在高温下部分已经开始烧焦。

那原本应该孕育新生命的子宫,已经在前两发射击中化作肉泥飞散入盆腔的
空隙中,右边的卵巢已经被打爆,血从阴道口喷薄而出,以至於后来的射击都血
滴横飞.

会场一片混乱,在这不到30秒的时间里,发生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最后一
名倖存的保镖竟然盲射,射死了好几名南亚官员.

当第8 枪打出后,吴和他的保镖都已经全数送进了地狱,我认真观察了一下,
那个乱枪扫射的保镖竟然射死了在场另外4 名官员.

任务完成了,我把步枪从女孩的阴道里抽出来,枪管末端竟然还带出一片熟
透了的子宫碎片。

女孩的脸美丽依旧,然而她的右腹部却留下了5 个密集的血洞,每个血洞都
冒着青烟,其中有两发子弹从同一个口子射出。

女孩的阴道已经失去了弹性,仍然保持这枪管插进去的形态,假如你从阴道
口望进去,能从穿透的内脏看到那个300 多米开外的会议室。

小阴唇在枪管的热力下已经烧黑了,并不是那种自然的黑。

血像泉涌般染红了大半张床。

这香艳无比的场景,足以让每一个男性心跳过速,已经烧焦发黑的阴部却有
着另外一种残暴的美感。

我突然想起来为什么以前那些越南的美军士兵会失去人性,美好的东西永远
能勾起每一个人的破坏欲,那是一种兽性,存在於每一个人类的基因里面。

美好的东西越是被破坏,越是彻底另一个人成为魔鬼。

我的理智制止了我脑海里下一步的施虐行为,因为我已经把上膛的沙漠之鹰
手枪抽出来了,下一步也许我会用手枪顶着她那已经打烂的阴部继续射击,直到
我身上所带的子弹全部消耗一空。

但是我并不可以,於是我把空枪顶在她的下体,让血染红枪管。

笔记本电脑「哗哗」地声响了,但是屏幕却如黑洞般,我知道那是资料盗取
后电脑硬盘格式化的声音,缅甸国的重要军事设施图现在已经发往某个流氓国家。

我收起所有的装备,离开了这个血腥的屠宰场。

我多么期望下一个任务可以刺杀一名年轻的女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