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玩了仙人跳

「放鸽子」这个词,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吧。
但是「放鸽子」一共有多少种意思,又有几个人能清楚的讲出来呢?
在百度百科的词条中,「放鸽子」一共有五个释义,相信这个数字已经出乎
很多人的意料了。然后呢,这五个释义之中,第一个——「邀请对方参加某活动,
但是对方没有到来」应该是绝大部分人都了解的,甚至可以说是大部分人都亲身
经历过的。这里面,特别要提一下广大的男同胞,我们经常会听说一男一女约会,
但是女方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赴约,这种时候,倒霉的男方的情况就是一种典型的
被「放鸽子」。
但「放鸽子」的这个解释,相信知道的人就要少得多了——「江湖上的黑话:
利用色相勾引嫖客,然后进行其他的活动,如抢劫、盗窃、诈骗等,这种行为不
只是卖淫,而是通过卖淫这种手段获取更大的利益」。
其实对于解释中叙述的情况相信很多人都有所了解,但是在大家印象中和这
个解释划等号的很可能是另的一个词。其实提到这个解释的来源首先要讲一下鸽
子的习性,鸽子是群居动物,单个的个体在离群的情况下很容易被别的鸽子群体
吸引,有些人利用鸽子的这种特性,在赛鸽比赛的时候于赛鸽经过的地点放飞大
量的鸽子,这些鸽子被称为「诱鸽」,而一些比较年轻的赛鸽经常会被这些诱鸽
吸引,从而被放鸽子的人捕获。这其实也是「放鸽子」的含义之一,不过在这里,
是这个的比喻性解释的喻体。
其实如果知道了这个故事的话,就会发现用「放鸽子」来形容上面的那种情
况其实是十分形象而贴切的。很多时候,那些被色迷了心窍的嫖客就像一只初出
茅庐、缺乏经验的赛鸽,看到「诱鸽」们故意的引诱就会不由自主的跟随而去,
直到被关进了「笼子」才发现自己中了圈套。
说了这么多有关「放鸽子」的内容,相信您可能会好奇了,我们今天的故事,
和「放鸽子」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要说关系……我们的主角,邱凯,现在就感觉自己是一只「鸽子」。
说来有趣,今天还是邱凯生平第一次被女人放鸽子。「放鸽子」这种事情邱
凯经历的次数也不算少了,但过去他都是「放」的一方,而今天,角色调转,他
成了「被放」的一方。
这一切来的是在是有些突然,开始的时候邱凯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被放鸽
子了,直到再次确认了一遍,他才发觉今天这个不仅仅是国庆节,还在不知不觉
中成了一个对他来说充满了讽刺意味的「纪念日」。
不过邱凯变成现在的处境,老实说和这第一次被放鸽子的关系并不是很大。
虽然这二者表面上是有一些因果的联系,但实际上,邱凯现在变成「鸽子」是有
另外的原因的。
额,让我们开门见山些吧……
邱凯今天晚上,被放了两次鸽子。而且这第二次的「放鸽子」,和第一次有
着一些细微的不同。
至于是什么样的不同呢……接着往下看,就会全部知晓了。
总而言之,邱凯现在只感觉自己就是一只「鸽子」,而且还是被剪了翅膀的
那种。
「滚出来!TMD给我滚出来!」
嘈杂的骂声断断续续地从邱凯身边的窗户中传来,间或还有一两道手电筒的
亮光,让邱凯全身的汗毛都像羽毛一样根根竖立了起来。
妈蛋,妈蛋!
邱凯喘着粗气,但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呼吸声。他知道那些此刻正在楼道中横
冲直撞的人们在找什么,他也明白,自己现在只要稍微一探头,就会被发现。
躲,只能躲。跑是跑不掉的,不考虑自身条件的因素,现在邱凯所处的位置
也绝对不是一个适合逃跑的地点。
所以,邱凯只能像只掉在地上又被猎狗围堵的鸽子般——躲着。
唉,倒霉倒霉倒霉!
今天绝对是邱凯的受难日。
三个小时前,在手机里只能听到「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后,他
终于确定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被女人甩了,或者说,被放鸽子了。将近一周的准
备化作泡影,邱凯带着一肚子的气回到了家里,却又不甘心漫长的晚上一个人度
过。所以,他决定去找点儿「乐子」。
然后,经历了很多事情,变成了现在的结果。
邱凯出去找「乐子」早就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平时也很小心,基本都是去找
那几个已经确定了安全性的兼职和楼凤。而且他在一个成人论坛混迹了两年多,
早就把那个论坛的「楼凤信息交流区」混的不能再熟,作为有着多次经验的老手,
他自信能够一眼就分辨出来那些论坛上形形色色的信息到底是钓鱼还是真正的楼
凤。今天晚上他找到的这个,虽然不是之前光顾过的「熟人」,但他的直觉告诉
他那照片里风骚的少妇并不是随便找来的照片模特。
然后,他处于安全性的考虑试探性的联系了一下那个QQ号码,查找的时候
就显示在线的那个号码很快就给了他回复,得知确切的地址后,他一方面感到惊
讶的同时,另一方面也放下了心。
那个地址,距离邱凯租住的小区很近,打车不过十分钟的路程,而且,那里
是远近有名的宾馆街,至于宾馆街中会有什么相信不用我说大家也能想到了吧。
确定了安全性后,邱凯立马就敲定了时间,对于当时的他来说,自然是越早
能发泄满心的火气越好,所以在对方发出「晚上就可以」的消息时,他几乎是不
假思索的就打出了「OK」。
然后,事实证明他看走眼了。
不仅是走眼,他还成了一只被人引诱入笼的「鸽子」。其实邱凯这次走眼其
实并不冤,因为那条在论坛上发布的信息并没有什么破绽,那只「诱鸽」也的确
十分诱人、十分合他的口味,而且,说到这里,邱凯也必须佩服一下,那只「诱
鸽」居然一直陪着他玩了快两个小时才露出真面目,这份耐性着实让邱凯赞叹,
仅从这方面来说,邱凯今天晚上的钱花的就是值得的。
但花的值得,并不代表邱凯打算把自己全部的身家都交代进去。
总之,邱凯今天连续两次被人「放鸽子」,已是不争的事实。
让我们把视线回到我们的主角身边吧。
或许是已经找遍了楼道内外,知道了目标已经不在楼内,楼梯中的喧闹声小
了很多,原本高亢的男人们的喊声也渐渐被沉寂取代。但此时此刻,静无声息的
沉寂毫无疑问比震耳欲聋的嘈杂更让邱凯紧张,他很自然的想到:楼内找完了,
肯定就要找楼外了。而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不用费多少工夫,只要用手电筒扫一
下就能发现。
为什么邱凯坚信自己会在第一时间就被发现呢?原因无它,邱凯现在实在是
太引人注目了。邱凯唯一的庆幸是现在是三更半夜,如果是大白天,以他现在的
打扮,估计不用别人找,他爬出窗户的第一瞬间,就会被过往的行人发现。
让我们来看看邱凯现在的状况吧。
邱凯,现在正处于室外。
好吧,以上纯属废话……那么,邱凯在外面做什么又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
态呢?
用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他正在和十月的夜色进行最亲密、最直接的接触。
为什么说是「最亲密、最直接的接触」呢?
答案就是——邱凯现在全身上下,除了腰间的一条毛巾外,和挎在肩上的不
算是衣服的包外,别无他物。
是的,别无他物。这「他物」的范围中包括上衣、衬衫、裤子还有正常人都
绝对不会忘穿的内裤等一切衣物,邱凯甚至连鞋都没有——那双他本来穿着的廉
价塑料拖鞋,在他从三楼的遮雨棚往上爬的时候,掉到楼下了。拖鞋掉下去的时
候发出了好大的声音,吓得邱凯就那样挂在了那儿,知道手臂支撑不住体重开始
发酸他才想起来继续往上爬。
额,如果仅从表面上看,邱凯从十分钟前到现在做的事情和一个被发现的毛
贼没什么区别。
不过,您别误会,邱凯没有偷鸡摸狗。他身上的那个包里的确是有台价格还
算不菲的佳能单反相机,但这都是邱凯自己的私人财产,并非来历不明的赃物。
既然不是偷东西,那么会不会是另一种「偷」的情况?
看到「只围着一条毛巾」这一部分,肯定会有些朋友想到那些红杏出墙、偷
香窃玉之类的典故,想起那些姓「偷」名「情」的内容。但是抱歉,这也不对。
虽然邱凯落得如此下场的原因的确和偷情有那么几分类似,但二者却是有本质上
的区别的。虽然都是跳窗翻墙而逃,但与那些偷欢做爱后因为惧怕被捉奸而被迫
「飞檐走壁」的哥们相比,邱凯觉得自己的角色更应该被定位成一个受害者,一
个怀揣着大把的钞票前来消费却被狠狠地坑了一把险些连人带东西都搭进去的受
害者。
说起来是不是有点儿绕嘴?但这的确就是邱凯方才一个小时内所遭遇到的事
情的最真实写照。
我们再来看看邱凯现在待着的地方吧。这是一个面积很小,甚至只能用狭窄
来形容的平台,平台的质地是水泥,或许还带着一点儿钢筋的成分,因为一开始
还在担心它能不能承受住自己70公斤的体重的邱凯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它有什么
松动,因此内部一定是有什么加固的材料存在。前面提到过,邱凯是从三楼的遮
雨棚继续往上爬的,所以现在他所在的位置理所当然的是在三楼之上的四楼。
说白了,这就是这栋五层的居民楼四楼一扇窗户上的一个水泥台,或许原本
设计的目的是盛放分体式空调的外机,但现在却被邱凯当成了这个晚上仅有的落
脚点。为了爬到这个相对「安全」的位置,邱凯可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身上蹭的
灰尘、泥土什么的都不足为道了,他一开始可是从二楼的阳台上出发一直爬到四
楼的,如果不是因为邱凯一直坚持锻炼又玩过一段时间攀岩他肯定做不到这种程
度。但由于他现在的状态过于特殊,在从二楼到三楼的时候,他的膝盖还是被一
道不知是什么的锋利边缘刮破了一道口子,现在没有光亮所以邱凯并不知道具体
的伤势如何,但从伤口那火辣辣的感觉来看不是什么好结果。然后,从三楼到四
楼的时候,他差点因为穿着的是拖鞋的原因而从那个白铁皮质地的遮雨棚上掉下
去,现在回想起来,他还觉得心有余悸,这也是邱凯为什么不继续往上爬而是停
留在四楼这个台子上的根本原因。
光着屁股,只围着一条毛巾,外带一个挎包,担惊受怕的站在一个四周无依
无靠的平台上。
能比邱凯现在更狼狈的状况,以常人的标准来看也不多了吧?
看到这儿您肯定要问了,邱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幅狼狈模样呢?前面提到,
有一群人在楼道里搜索什么人,而邱凯正是他们要找的目标,那么邱凯到底做了
或者说犯了什么事,让他被一群人围追堵截呢?
其实前面的暗示已经相当明显了,说白了,邱凯今天遇到了一伙想要从他身
上得到些什么的家伙,他们的人很多,别说一对多一对一邱凯都感觉自己打不过,
不过邱凯不是那种遇到点儿威胁就缩卵的软蛋,他也会反抗,现在的状况,就是
他反抗的结果。
虽然样子不好看,但邱凯好歹是逃出来了。至于会不会被抓回去,他想不了
那么多了。
其实对于今天晚上的这番遭遇,如果没有这最后的一出话邱凯还是十分满意
的,至少邱凯很久都没有这么舒服过了,这一发一直搞了一个小时也算是证明。
而且,邱凯还得到了一些意想之外的东西,相机里的那几十张照片邱凯还是很满
意的。
「你敢……」
身边的窗户里突然又传来了一阵喧闹声,这次不仅有男人的怒吼,还有尖锐
的女人的声音,邱凯的神经一下子又绷紧起来,不过这次,窗户内楼道上传来的
声音很快就有了后续的结果。邱凯看到一个身影冲出了一楼,大步流星的直奔小
区外而去,而几十秒后又有两个人影也向着先前那个人去的方向跑去了。这三个
人消失在远处之后,四周就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一个女人的声音隐隐约约的
听不太真切。
怎么回事?
邱凯是没有看懂这是搞的哪一出。那个女人的声音他一耳就听出是谁了,原
因无他,就在十几分钟前他还在听着这个声音一高一低的淫叫,不过现在这个声
音却好似在……哭骂?
这让邱凯着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难道……他们吵架了?
虽然不知道这背后的原因为何,但这对于邱凯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事不
宜迟,邱凯马上就准备继续出逃,但他马上就又发现了另一个问题。
怎么下去?
他是一路不管不顾直接爬到现在这个地方的,俗话说得好:上山容易下山难,
这爬楼和爬山的道理也是基本相同的。邱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来的,现
在要下去……黑灯瞎火的,他还真不知道该从何处下脚。
而且,怎么下去是一个问题,就算下去了还有另一个问题。他现在身上可就
只有一条毛巾,这条毛巾虽然可以勉强遮羞不让邱凯传宗接代的家伙暴露在外,
但这个样子可不是能大摇大摆上大街的打扮。
邱凯发愁了,不过他现在不知道的是,就在现在,另外一个人,一个不久前
还和他发生过最亲密关系的人,更加的愁眉苦脸。
「没出息的东西,居然敢打我……算什么玩意儿,算什么男人……」
二楼,一个大门敞开的单元房内,一个衣着奇特的女人正跪坐在卧室的地板
上,双手在一个小小的药箱中翻找着什么。她的脸上有一个十分清晰的手掌印,
而留下这手掌印的便是那个邱凯看到的第一个冲出楼的人影,也是女人现在正碎
碎念咒骂着的对象。
二楼发生的一切,还要从众人发现邱凯跳窗而逃后开始。
费了一番周折才撞开卧室的门冲进屋里的三个男人在发现屋内没人后立马就
开始了寻找,而这个时候唯一能提供邱凯的去向信息的自然便是同在室内的女人。
不过三个男人看到的女人时女人的状态,却让人不得不想到一些具有特别意
味的东西。
「人呢?」
问话的是带头的一名男人,也是女人名义上的丈夫。说是名义上的,是因为
两人之间除了户口本上还写着夫妻关系,就再没有什么夫妻之间的联系了。这次
的「干活」,女人也只是出于保密才叫上了男人。
不过,就算男人和女人已经没有了什么夫妻情分,但当看到躺着床上只穿着
一条丝袜、两条腿像劈叉一般大开,露出体毛浓密的肉穴和奶子的女人时,心中
还是忍不住抽了一下。
听到男人的质问的女人并没有马上回答,她像是喘不过气一般,先是用胳膊
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然后才断断续续地开口:「他……他……」
「他跑哪儿去了?」
男人不耐烦的吼了一声,向前迈了一步,却发现踩到了一个滑溜溜的东西。
低头一看,在他的脚下躺着的是一只用过的避孕套,而因为他刚才用力的一踩,
里面量惊人的白浊物正缓缓流出来,沾满了地板和他的脚底。
男人像踩到了钉子一般向后连跳了三步,一边抖动脚底板一边恼羞成怒的吼
道:「臭婊子,他去哪儿了?」
「哈……窗户!跳窗户了!」女人没有注意到男人跳开的原因,但她还是在
喘上来一口气后马上喊出了自己最后看到的信息。
听到后的男人立马转身离开,而自始至终没有说过话的另外两个帮手赶忙也
跟了上去。这是一栋普通的单元楼,楼梯内的构造并不复杂。三个男人分散开来,
找遍了整栋楼从一楼到五楼的所有楼梯和阳台,都没有发现意料中的人影。
一无所获的三人,重新在二楼的客厅集结。
「没有。」
「阳台上也没有,他是不是跳到楼下去了?」
男人皱紧了眉头,这里只是二楼,从二楼跳下去并不困难,可是这窗户下的
一楼是一片茂密的绿化植物,但他找过了,那么没有一个人跳下去的痕迹。
难道他们慢了一步,或者那个男的还留在楼内?
这个时候,已经披上了一件睡衣外套的女人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脚步很
慢,似乎还有点儿一瘸一拐的,这都是刚才的一个小时留下的后遗症。
「你们三个还站在这里干啥?怎么不去找人啊?」
女人上了就是一番质问。离她最近的一个帮手回答了她的问题:
「陈姐,我们找过了,楼里面没有啊。他是不是直接跑到外面去了?」
「不可能!他的衣服全在屋里呢,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他怎么跑出去?就算
跑也跑不远。赶紧去找啊!」
一边站着的男人露出一副不满的表情,在他看来,一开始就擅自推迟了时间
而且还没有把卧室门打开的女人才是导致现在找不见人的真正原因。而且,刚才
由于太过匆忙没有看清,他现在注意到了女人身上还穿着那条丝袜,这条丝袜明
显不是她原本有的东西,而是那个男的带来的,而且这条丝袜并不像男人一开始
像的那样是高筒的那种,而是一条连体裤袜,只不过这条裤袜的裆部被人撕开了
一条大口子,破碎的线头与布料包裹着大腿和屁股,像是要挤出来一般特别突出
着裆部到股沟的位置。
不管怎么说男人都和女人当了五六年的夫妻,对于女人的身体他早就熟悉的
不能再熟悉了。他也曾把没脱下丝袜的女人按在身下操过,但现在他看到了女人
开裆丝袜的打扮,还是忍不住感到胯下一阵反应。
不过,接下来他注意到的一个细节让他的这些反应瞬间都变成了怒气与邪火。
女人的裤袜是被撕开的,而在穴口之下有一部还连在一起的部分,这段尼龙
丝像绳子一般勒紧了女人的大阴唇,让那两边藏在黑森林中小阴唇颤巍巍的探在
了外面。而在女人的小阴唇上,沾着一丝白色的东西,这些白色的不明液体似乎
很浓稠的样子,过了一会儿还滴下一滴,拉出一道丝线。
男人自然认识那白色的浓稠液体是什么,就在刚才他还踩了一鞋底同样的液
体,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一直都以为这些白浊只会出现在那些被遗弃的避
孕套中而已,没想到在一个最不该出现的地方看到了它们。
那一瞬间,一股浓浓的羞辱感让男人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
女人还在说着,在她看来眼前的三个男人一直站在这儿而不动身去找人是十
分奇怪的。不过,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的男人脸色越来越黑,而站在她对面因
此能看到男人表情的两个帮手也跟着露出了一副拘谨的表情。
「你们还墨迹个什么啊?赶紧去……」
「去你妈逼!」
终于忍不住爆发的男人一记耳光甩在了女人的脸上。毫无准备的女人被男人
这用尽全力的一下打得横飞了出去,直接倒在了一边的沙发上。好一会儿,她才
从「嗡嗡」的耳鸣中反应过来。女人刚强的性子让她没有选择流眼泪,而是第一
时间扑向了打她的男人。
「你个贱货敢打我!」
「滚你妈逼的!臭婊子!」体型的巨大差距让男人轻而易举的就推开了扑过
来的女人,再次摔倒在地上的女人半天都没有回过气来,而男人这个时候也感觉
在屋里待不下去了,朝着女人呸了口唾沫,转身就冲出了房门。
一旁站着的两个帮手见状,也只得跟着男人离开。
独自一个人被留在屋内的女人跪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恢复了行动的能
力,她扶着沙发勉强站了起来,然后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似乎有液体在沿着自己的大腿流下来,女人知道那是什么,虽然现在的她不
知道那就是让她挨了男人一巴掌的原因,但她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做一些应急的处
理。
老天爷!谁能想到那个男人不仅是个喜欢拍床照的变态,还是个金刚屌的蛮
牛。虽然一开始看他那家伙的尺寸就已经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了,但女人见过的
中看不中用的大屌也有不少,其中的代表就是她那个名义上的老公,所以她并没
有怎么在意。
但事与愿违,那个男人一口气操了她半个多小时不说,扯掉避孕套就直接开
始了第二炮!而且这第二炮居然时间比第一炮还长!中间连口气都没歇的男人直
接把她干丢了魂,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射完了开始拔家伙了。
老天!她今天可是危险期!不过如果不是因为排卵期的兴奋,她也不会连男
人把避孕套去了就插进来都没发现。
女人现在已经不打算去想自己为什么挨打了,反正她和丈夫本来就是因为这
种动不动就动手的情况才分居的。她现在要做的是找到她那些不知道还有没有的
避孕药,这个时间她不可能出门了,而急性避孕药这东西越早吃越有效果这点儿
常识她还是知道的。
不过就在她低头翻找药箱的时候,眼睛的余光却注意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
影,从卧室外的阳台经过,并且将手伸向了她早上挂在阳台上的衣服!
「呀——!」
女人本能的尖叫了出来,而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去
而复返的邱凯!
邱凯在四楼外的水泥台上站了好久,在确定那三个男人都已经离开而且暂时
没有返回的样子后,他就决定往下爬。
那个时候邱凯也大致明白自己所处的状况了,很明显,在楼里没有找到自己
的三人去楼外寻找了,说不定他们还会在小区的门口堵门。不过那些都是后话了,
邱凯现在要做的是如何从四楼顺顺利利的下到地面,而且还要解决光屁股的问题。
最后,邱凯决定不原路向下,而是从另一条路往下爬。因为他上来的那条路
必须经过三楼的挡雨棚,而那个几乎没有着力点的白铁棚邱凯上来的时候还掉了
双拖鞋,下去的时候可不一定还这么好运了。
好不容易找到另一条下去的路,但最后还是遇到了麻烦。这条路在二楼的时
候中断了,邱凯要想继续往下,除了直接跳下去,就只有进到二楼的房间里再走
楼梯。而经过一番考虑后,邱凯决定赌一把,从那扇他爬出来的窗户再爬进去。
这一是因为他不觉得自己从二楼直接跳下去会完好无损,二是他看到了二楼的阳
台上挂着一条他应该能用到的长裤。
但还没等邱凯的手接触到那牛仔裤的布料,他映在窗户上的影子就被女人发
现了。
听到女人的尖叫声的邱凯立马一把把牛仔裤扯了下来,这个激烈的动作让他
围在腰间的毛巾松开了,不过裤子到手后的邱凯也不需要那条又短又窄的毛巾了。
手里攥着那条牛仔裤,邱凯闷头就冲向屋内。凭借着来时的记忆他知道阳台与客
厅直通,而到了客厅就能直接离开。不过就在他冲到客厅的时候,一个身影拦在
了他面前。
「是你!你回来了?」
会出现在邱凯身前的自然只有女人。狭路相逢的两人都呆愣当场,不过邱凯
早一步反应了过来,一个侧身就想从女人身旁钻过去。
「别想跑!」女人自然不会轻易就放邱凯离开,不过即使邱凯现在光着屁股
又爬了这么多层楼,体力也还是比同样露着裆的女人要大得多的。见拦不住邱凯,
女人灵机一动立马转而拽住了邱凯拿在手里的那条裤子,这条裤子她可熟悉的很,
她中午逛街的时候才买回来,洗过后放在阳台晾干还一次都没有穿过。
邱凯的动作终于被停滞住了,不过这个时候的邱凯一心想要脱身,怜香惜玉
之类的想法全都飞到爪哇国了。而且,眼前这个女人是害他沦落到如此地步的主
谋,更不属于邱凯的怜悯之心范围内。
「松开!」猛地一用力,脚底虚浮站立不稳的女人就整个人都被邱凯拽了过
来。邱凯和女人狠狠撞了个满怀,女人被迫松开了手,让邱凯恢复了自由。不过,
邱凯最后还是好歹念在了一夜夫妻的情面,没有直接推开女人,而是把她压迫的
坐倒在地后就直接奔向门口。
「王八蛋,混蛋!你给我站住!你给老娘站住……」
带着身后连绵不休的骂声,邱凯光着屁股,挎着包,手里拽着一条女式牛仔
裤,一路绝尘消失在夜色中。[ 此帖被creazing在2017-04-17 07:59重新编辑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