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的约会


约会张姐,源于一个哥们的经验教唆:年纪大的,听话,体贴,活好,会哄人。想想自己,大男子主义,在男女之事上,一向处于征服控制女人的位置,为此,必须淋漓表现自己各方面的能力,包括金钱,直到女人臣服,百依百顺,才能得到心理生理的双重满足,其实也够累的。于是乎,我计划锁定一个熟女级的,品味一下哥们的理论。
现实生活中,很少接触比我大的女性,有那么几个,也是传统女人,而且关系熟络,如果下手,难度大不说,也太不是人。
网络,给了我实现愿望的可能。我集中加了十几个过四十岁的同城女性,用了半月的时间甄别每个人的资料,最后锁定张姐。
第一次约会网友,我就有了一个经验:女人要是想见你,不必在聊天上下多少功夫,很容易就可达到目的,不然,你聊出花来,也是徒然。
听有经验的哥们说,能见面的女网友,除非是骗子,不然只要同意见面,就基本上是床上见了。有这个经验鼓舞,我信心百倍,所以,和张姐定完见面时间和地点后,我想的基本就是床上的事了。
××××××
失望归失望,做人要讲究,上床的欲望是没了,但得给人个台阶下,找个借口一走了之是不礼貌的。
但要是面对张姐,也只有我这样有良好教养的人,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现在想来,反倒庆幸,因为这一决定,我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闲逛着,张姐话很多,都是问题,我应付着,直到无话可说,于是在一家烤肉店跟前儿我停下来。
正好饭口,咱们吃点东西吧。我建议。
听你的。张姐立刻同意。
给我的感觉似乎女人都爱占点小便宜,后来知道她是担心那次见面没什么结果。大厅的餐桌间都有隔断,像办公室一样,使得不是一起就餐的客人在坐下后彼此都看不见,正和我意。我找了个最里面角落的位置坐下,没想到张姐也坐到我这边来,让我很不习惯。
点东西,问她,还是‘听你的’。我随便点了些,一点在女人面前炫耀和讨好的意思也没有,都是我自己喜欢吃的。而且,因为失望的缘故,我只是想喝酒消愁看小说,看电影就上
张姐很有量,和我对喝起来,叫喝多少喝多少,只要我的杯空了,就立刻给倒满,嘴上吃东西沾了油渍佐料什么的,也不用我动手,看见马上用纸巾给我擦掉,真是听话,识趣,体贴,别人很难看出我们是刚认识的。虽然让我别扭,但也有了些好感:床友不做了,做个一般朋友也不错。
嫌我老吧?几瓶子啤酒下肚后,张姐问我,这是酒精的作用。
老?交朋友和年龄有什么关系!我故作不解,回避把话题靠到见面的目的上。
那就喝酒,老弟喝多少姐都陪你。张姐很失落,我一眼就看得出来。
明知道没戏了,还这么做,真让人有点感动,好,咱们一醉方休。整整喝了半夜的酒,直到饭店打烊,有服务员过来催促,只好买单出门。出来后发现街上已经没了行人,霓虹灯尽灭,只有街灯还站着稀疏的队形时亮时暗。
我手里还拿着半瓶没喝光的酒,仰脖灌了一口。
走,到那边,先给你叫个车。我身体有点打晃。单纯从喝酒的角度讲,倒是很尽兴,尤其对于我这个酒鬼。
这么晚了,你不送送我,我好歹也是个女人。张姐听出要马上分道扬镳各自回家了。





我心想,要是有人劫你的色,这还是世道了吗?不过女人开口请求,拒绝就没有男人的风度了。这不知道是我的优点,还是我的弱点,被女人欣赏过,也被女人利用过。
不是打车的好位置,等了几分钟,一个车影也没有见到。
这么等不是办法,咱们往下个路口走吧,碰上就坐。我提议。
好啊。从语气上听出张姐似乎有些欣喜,但我没太在意。
我不知道她家的具体方位,就跟着她走。不过走着走着,我觉得有点不对。
净走小胡同,什么时候能打到车啊。我说出我的不满。
张姐倒是不介意,只说:坐了一晚上,走走挺好,又不浪费钱。这是浪费钱的问题吗,这是浪费我的时间。我喝光最后一口酒,将瓶子用力的甩了出去。啤酒瓶子划着弧线,在一个墙角处落地,在深夜里发出清脆的声音,摔得粉碎。
我要方便一下。我嘟囔一句,自顾自的找楼角,找路灯照不到的地方。
只要不抬头,到处是茅楼,何况是深夜。我随便找个地方,拉开裤门,将鸡巴从内裤一边斜掏出来,对着隐约可见的几个小石块,轮番‘射击’。等我哗哗完,小石块已没了踪影。舒服,膀胱的压力没有了,我把鸡巴抖了抖,往裤子里收。
老弟,你就这么把我送回去?全神贯注的只顾撒尿了,连张姐从背后走过来都不知道,鸡巴没等入库,就被张姐从后面紧紧抓住,身子也靠得紧紧,让我几乎窒息。
我挣扎,但不是顽拒,因为有股怪怪的感觉闪过心头。大街上呢,注意形象。这话听来,像是玩笑,没起到实际效果。
姐就这么不入你的眼?脖子后面丝丝的发痒,是张姐靠得太近,粗重的喘息撩过,带着酒味,也带着成熟女人的一种特别的味道,不是好闻,只是新奇,以前没闻过。我有点恍惚,来不及去想她的模样,感觉还不错,没有什么强烈的欲念,只是一种平淡的舒适。
严词拒绝,有点不忍,只好说:真没往这想,就是想找个人喝酒聊天,处个普通朋友,你又不是没感觉到,老弟真的没想。我这么说,是因为鸡巴被她握在手里,通过硬度完全可以判断,如果是合我意的女人这么挑逗我,早六点十分了看小说,看电影就上。
要是想了呢?没等我理解话的意思,张姐已经拌过我的身体,面对着我,仰着头,嘴巴就奔我的嘴巴来了。
和熟女接吻,我还一点心理准备没有,何况还是被强吻。我踉跄的后退,一路退到墙根,张姐却不依不饶。没了退路,只好将头扭向一边。
嘴巴是逃过了,其它裸露的肌肤却没嘴巴幸运。湿唇滑舌雨点般的袭来,弄得我的脖子胸前,身子胳膊都湿乎乎的。大夏天的,再因为非正式场合穿着随便,我的半袖衬衫只扣了下边的纽扣,实在给了她可乘之机,嘴巴那么一拱,就逮到我的一个奶头,连嘬带舔起来。
我的奶头虽小(和女人比),却是性感带。要害一被命中,立刻就有点昏昏然,同时吸了一口凉气。完了,要被拿下,控制,一定要控制,鸡巴却不听命令,自顾自的抬头翘盼。妈的,没骨气!
还没想?张姐立刻意识到我的反应,用胯骨使劲顶我一下,‘裸示’她的期待和焦渴。
正常反应,不是想。反驳的一点力度都没有。
你真犟,姐就得意你,你不要姐,姐也让你得劲一回。原来熟女真的很猛!一直被紧抱着,要摆脱必须用上打架的力道,但怎么忍心?真的不是我色,是不忍,不人道。但这种不忍和人道绝对是纵容,没有实际行动的反抗也是被‘轻视’的。张姐的进一步举动已经明白的告诉我,此劫难逃。
她的恐怖的嘴巴已经开始下移,真是奋(兴奋的奋)不顾嘴,直奔我的沾着尿液埋了巴汰却又不听话乱得瑟的‘弟弟’而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