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条内裤差点出车祸

昨晚和周嘉伊做完爱的时候,她忽然问我:你说过想写一篇色情小说的事情现在还算不算数。
当时我正用她的湿纸巾擦着龟头上的一滴精液,冰凉的纸巾接触到还怒气冲冲的龟头,浑身一个哆嗦,心里话说:我他妈怎么什么事都跟这小娘们说。我笑笑没有说话,起身拿了床头柜上的一瓶水,拧开喝了两口,努努嘴问周嘉伊喝不喝?她有些失望但嘴角依旧带着笑意地别过头,看着窗外写字楼的灯火阑珊。
“写啊,为什么不写。”我撒娇地将头靠近她的胸口,发现她的双乳的中间还有一小块精液没有擦干净。
“为什么不写得问你自己。”周嘉伊依旧看着窗外,外面好像要下雪了,空气凝固了一般。我依旧看着她双乳之间的那一小块精液,想着是不是要起身拿一块纸巾给她擦了,或者,呃,我还没尝过自己精液的味道。她看了一会儿窗外,回头过看着我,半开玩笑地说:“你好好写,我给你做第一个读者,如果连我也喜欢看,那说明这个小说就是好,那样的话,我帮你翻译成英文,法文,德文在全世界出版,咱们就发财了。”
“你还会德文?”我打趣道,用手指沾了一下那一小块精液,已经有些液化了,刚才那次是今晚的第三次射精,高潮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要将自己的灵魂射出去了。
“废话!Aschloch!”接着她说了两句,我没听懂,后来她说那是句脏话。
“行!”我肯定地点点头,将食指上沾的精液擦在酒店的枕头上。周嘉伊往上挪了挪身体,满意地捧着我的脸,说:“好了,我的大色情作家,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处理掉我奶子上的这块精液。”我也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心里暗叫不好,这个小娘们又来感觉了。
“把它舔干净!”她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然后将我的脸按在自己的双乳中间,我伸出舌头将那块精液舔进嘴里,感觉有些咸,有些腥味,但又有些甜。
我的手指触摸到她的乳头,感觉她的乳头又硬了。“操我!”周嘉伊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上机场高速,手机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是周嘉伊。脑子里马上映射出周嘉伊最后一次做爱时脸上的表情,好像一个游走遍世界的人,充满疲惫但是又十分满足。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撞击,她的左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右手手指抚摸着自己的阴蒂,嘴里喊着我的名字,然后高潮。最后冲刺的时候,她以一种虚幻的表情看着我,用法语说:“Mon dieu, Beau gar?on..”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分神了,前车窗映出了周嘉伊眼睛微闭地享受高潮的样子,我使劲眨了眨眼睛,接下来的一秒多钟时间里:我发现自己的车已经早就偏离道路,正朝着隔离带以90公里的时速冲去(对,我还顺带看了一眼时速表),然后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后视镜,没车;随即马上将方向盘向左打,车体剧烈地摆动着,我脑子里已经开始编辑最糟糕的结局:今晚给李彤晚归的理由是在长富宫饭店见一个客户,虽然我真的是在长富宫饭店,但却是将周嘉伊从客厅的玄关操到了浴室的浴缸旁,再操到卧室的床上,办公桌,甚至衣柜里。我几乎可以保证我的脖子上还有周嘉伊的香水味儿,副驾驶座上是周嘉伊给我的生日礼物,我的阴茎上应该还有周嘉伊的体液,如果发生事故,警察在排除谋杀之后,会从我的身上和车上找到周嘉伊的痕迹,他们会毫不掩饰地跟我的妻子说:你的丈夫有外遇,我们在他的身上找到另一个女人的痕迹。这就相当于李彤心里那个日夜为了家庭奔波的好老公的形象被推下深渊。
我不能死!我下定了决心,想到。
以上的一切都发生在一秒多钟的时间里,凭借我对这台车6万多公里的理解,我将方向盘再向右打去,然后心里默默祈祷,脚上猛地给油门,座椅猛地推了一把我的背部,这台11年6月产的萨博9-5旅行车像头牛一样地尖叫着冲了出去,车体左右摇摆之后,终于摆正,我的眼泪也随即迸发出来。
我将车停在应急车道上,下车点了根烟,颤抖的手拿出电话,拨给周嘉伊:“我刚才差点出事了,以后记着,别他妈在我开车的时候给我电话!”最后一句我几乎是吼出来的。
她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地说:“我只是想提醒你,我的内裤被你揣在西装的口袋里,回家前记得丢了。”她停了有两秒,然后挂断电话。
我喘着粗气,顺着车门身体往下出溜,又猛吸了两口烟,将手伸到西装口袋里,指间触摸到女士内裤特有的柔软,以及一小块潮湿的印迹。我闭着眼睛,想起刚才周嘉伊一进门我就将她摁在玄关处,内裤应该是那个时候随手扒下装进西装口袋的。
我给周嘉伊发了一条微信:谢谢,我回家了。
她马上回了一条:嗯。
我将烟头踩灭,看看远处已经露出我家小区的那片灯光,重新坐回车里。
李彤见我失魂落魄地打开房门,并没有起疑心,因为我大多数回到家的状态都是这样。她穿着真丝睡衣,可以看到里面没有穿内衣,两个乳头的痕迹若隐若现,她将拖鞋从鞋柜里拿了出来丢在我面前。我将大衣挂在衣架上,穿着西装进了客厅。电视里放着中国好声音,不知道是第几期,我走过客厅直奔浴室。
“给你煲了鸡汤,在厨房里,我去卧室看电视了。”李彤在浴室外说道,我在浴室的洗手盆前刚洗了把脸,含糊地应道。我听到李彤的拖鞋声进了我们的卧室,整个人几乎瘫倒在浴室里。大约有半分钟,我的眼前还在浮现酒店里周嘉伊的身体和刚才路上惊险的一幕。然后我发现,阴茎开始充血,我又硬了。
我掏出西装口袋里周嘉伊的内裤,套在自己的阴茎上,然后开始手淫,想着我就在家里的浴室里用后入的体位操着周嘉伊,她的皮肤像冰激凌一样柔滑,雪白;她的头发散落着,脖子上清晰的Dior的香水味儿,她的手扶着洗手盆,双乳自然地微垂着,随着我的撞击有节奏地前后摆动,她用德语和法语说着那些她最喜欢的淫词浪语,然后抚摸着自己的阴蒂,高潮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疲惫的阴茎只是射出了一些接近透明的液体在周嘉伊的真丝内裤上,很快地就渗了进去,变成了一块丑陋的精斑,看着像一头瘦弱的野兽,蜷在角落里。
我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将那条沾有我精液的周嘉伊的真丝内裤团了团,丢进垃圾桶里,又扯了一些卫生纸揉皱了盖在上面,从外观看起来,根本看不出那些卫生纸下面还有一条女士的内裤。然后我洗了个澡,擦干净身体,将脏衣服丢进洗衣机里,回到客厅看了一眼时钟:凌晨1点35分。我到卧室里和李彤道晚安,她还在看着电视节目。
然后我回到书房,打开电脑,新建了一个文档,开始写下这篇小说的第一句话:昨晚和周嘉伊做完爱的时候,她忽然问我,你说过想写一篇色情小说的事情现在还算不算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