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狂的女子

序章
女子来到店里时,男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不知情的人,会以为男子难得有这么一个空闲的午后,能在咖啡屋里随性地品茶阅览杂志。
这家座落在高级住宅区与商业闹区交界处的优雅咖啡屋,以环境气氛吸引着高薪的雅痞族。所以虽然没有高朋满座的情景出现,然而从早到晚,店内始终维持着五成左右的占满率。加上这里一杯咖啡的价格并不便宜,或许便构成了它能够继续营业,甚至小有赚头的原因吧。
男子坐的位子,是在远离落地窗和吧台的阴暗角落里,一般人最容易忽视的视觉盲点处。不过女子一进店里四下张望,马上就找到他并向他走来。
女子身形高瘦,且轮廓极深,加上她浓妆艳抹的打扮,更增添几许野艳的气息,也掩盖住猜测她真实年龄的机会。她烫着完美波形的“主播头”,一袭合身的丝质镶边又有浮水花印的套装,暗肤色全透明却又闪烁光点的迷人丝袜,配着三吋高的纯皮高跟鞋。华丽高贵的模样,一目了然。
同样身形瘦长的男子,长相斯文,笔挺的西装让人会误以为他有什么显赫的身世。不过从外表和装扮上看来,他和那名女子还颇为相称。
“胡先生还算准时…不过这事关你的事业前途,我也想不出你会不准时的理由。”女子一屁股在男子面前坐了下来,打开天窗说亮话。
“你到底想怎样?…”男子略显焦虑,言行与他绅士般的称头有些出入。
“小姐,要点什么吗?”在女子来得及回话前,一名女服务生已经前来服务生意了。女子有些意外这边服务生动作的迅速,不过她仍耐着性子要了杯咖啡。
等女服务生走远后,女子才继续回答:“很简单,我走后门让你的“回春妙缩凝露”通过药检。不过利润我拿七成,另外加上你得帮我做一件事。”“这简直是敲诈…”男子气得有些发抖:“‘回春妙缩凝露’没有什么危禁的成分,迟早会通过药检的…”“要知道,我跟药检局说让谁通过就让谁通过…况且,你丝毫没有和我谈判的筹码。因为,我手上握有你的把柄…”女子气定神闲,语气冷的像冰。
“哼,什么把柄?”男子这回不但生气,而且还有些恐惧了。
“两年前你迷奸女明星的案子,现在应该可以破了吧。”女子斜眼瞄他。
“你有什么证据?”男子这回抖的更厉害了。
“如果不肯跟我合作,你就会知道我有什么证据了…呵呵,我还知道你现在握有“强力催眠暗示剂”的配方。这可是警方列管比“强奸药丸”还危险的药物啊…”女子语音忽然变小,原来是女服务生送咖啡过来了。
“小姐,你的咖啡。”女服务生端盘上桌的模样还算专业,女子则惊讶这边咖啡调配的速度。
男子等女子喝了两口咖啡后,才又开口:“要我帮你做的是什么事?”“我要你去窃取马博士关于“心裂音波”的情报…他和你一样,也拥有“强力催眠暗示剂”的配方。”女子觉得这咖啡的口味香浓无比,于是又喝了两口。
“心裂音波?…那是什么东西?”男子完全没有概念。
“是的。这种超音波可以直接与人的脑波起联系,并进而控制人的行为和思想。”女子的话有些危言耸听。
“哼,这马博士是何方人物?连情报局都搞不定吗?”“别耍嘴皮子。呵呵…不过他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况且,这次的行动连情报局都不知道,是我自己想要的。”女子不想久留,便速速把咖啡喝完:“如果你答应这笔交易,在近期内我会将他的基本资料交给你。”男子久久不语,忽然起身:“这听起来像是件非法的勾当…我可以答应你的交易,不过,我也有我的条件…让我先上个厕所再说。”说完,他便起身往厕所钻去。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不过为了展现我的诚意,我可以听。”女子跟男子离去的背影说。
等到女子发现有些不对劲时,已经来不及了。她全身不但一点也使不上力,连反应都变得很迟钝。她的直觉是,男子在她的咖啡杯里下了药。可是自始至终男子都没有机会碰到她的咖啡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女服务生这时脱掉了店里的制服围裙,来到了她的面前坐了下来。女子全身发软,除了呆呆地望着女服务生,一点其他的反应也没有。
“这“强力催眠暗示剂”无色无味,而且药效作用得很快…别紧张,它没什么副作用,只是让你暂时丧失了反应、思考,和运动的能力,使你更容易被催眠导引,接受暗示。”脱掉制服围裙的女服务生,跟一般顾客没两样,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谈话。
“你…是谁…”女子自知大势已去,可惜她现在连讲话都有些吃力。
“算是胡医师的一个略懂催眠术的病人吧。”女服务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水晶球,放在胸前,调整了一下反光的角度,让水晶球耀眼的光芒大部分都落在女子的双眼里:“同时也是‘回春妙缩凝露’的第一个受惠者,所以胡医师有难,我当然要拔刀相助啰。”“你不要…助纣为虐呀…”女子无法将自己的视线自水晶球的光芒中移开,她只觉得整个人好像都要被那闪烁的光芒吸进去一般。
“呵呵…那已经不是你要担心的事了。来,为何不让水晶球导引你到一个完全放松的国度,你的身体、心灵,都将全然地放松,直到你自己都消失在光芒之中…”除了女服务生的话外,女子的心思似乎与周遭的环境完全隔离了。沈浸在光芒中的她,真的感到自己的一切都在无止尽的放松下去。渐渐地,她的意识也模糊了起来…

马超然一个人坐在吧台前悠然地喝酒,欣赏着往来女子嫚妙的身材,和她们火辣的装束。
人高马大又英俊挺拔的马超然,一身名牌的休闲服饰。在舞厅昏暗又闪烁的灯光下,除了让人猜不出他的年纪外,更无法相信他拥有生物和心理双项博士头衔。
不少妙龄女子注意到了这位帅气的公子哥儿,纷纷跑来搭讪认识。虽然马超然是来打猎的没错,不过他的眼光奇高。一般光鲜亮丽的女郎,如果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吸引到他,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没多久,大部分来搭讪的女子都识趣或是自讨没趣地离开了。你如果以为他今天没有物色到物件,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原来他早就盯上了其中一名舞者,难怪他对其他人都失去了兴趣。
这名舞者独自前来舞厅,没有男伴。早在马超然盯上她之前,就有不少常在舞厅混的痞子对她有意思。不过,他们都获得了被浇冷水的下场。这小妞脾气很硬,她决定自己今天是来跳舞狂欢的,就绝对不对围绕在身旁的异性多瞧一眼。
她的舞步很好,马超然分不清哪些是学来的,哪些是自创的。不过马超然对她身体的兴趣远大于她的舞步。
她的身体是属于丰圆形的。如果从纵剖面来看人的身体,一般女生的体形可以分成两种:丰圆形和长扁形。丰圆形的女生体干较为丰厚,瘦下来时穿着旗袍之类的紧身服装非常好看。长扁形的女生则不适合太瘦,不过如果她们身材够高挑的话,是天生流行服饰的衣架子。
严格说来,这名舞者的容貌不算亮丽突出。然而马超然注意到,她的秀发异常地柔顺有光泽,而肌肤也柔嫩到无与伦比的地步。虽然舞厅的灯光昏暗闪烁,舞者性感又娇嫩的外形,丝毫躲不过马超然猎人般锐利的眼睛。
马超然正在思索以什么样的招式接近时,机会忽然从天而降。不晓得是舞累了还是口渴,舞者从舞池的中央挤了下来,朝他坐的吧台走来。她点了杯饮料,就在马超然的身旁坐了下来。
这下马超然可以好好仔细地欣赏她的身材了。她留着一头俏丽的短发,更衬托出她鹅蛋形的脸庞可爱的模样。她的胸部丰满结实,被贴身的露肚小胸衣紧紧地裹着,有种快要撑破衣服的效果。她穿着七分紧身裤,细薄的质料,浮印着丁字裤若隐若现的痕迹。她的臀部和她的胸部一样地丰圆翘实。而七分裤以下露出的小腿部分,又有红纱般近乎完全透明的亮片丝袜,让她近乎完美的足踝曲线,更增添几许诱人的气息。她穿着与丝袜同色系的轻便舞鞋,丰姿绰约。
马超然快要受不了了。少女夹杂体香的淋漓汗水,使他回味起刚才她在舞池中狂野性感的演出。他在心中暗暗点头,今天非她不可了。
状况一直比马超然预期的要好很多。他还想到要如何做个开场白,少女却主动向他望来。当然,如果有一个像马超然一样帅气英挺的男子坐在你的面前,你很难不去不惹他注意的。尤其当你的个性像那少女舞者一样主动积极时。
“怎么会在舞厅里一个人喝闷酒?”少女的声音清脆悦耳。
“呵呵…因为我不会跳舞。”马超然似在开玩笑,其实是实话。
“哦?那你是来这边看女生、把马子啰。”少女说的很直接,也不管有没有冒犯到马超然。马超然非但不生气,还暗暗叫好。因为这种个性的女孩,最好上手了。
“呵呵…说的没错。你看,我现在不正钓上一个了吗?”马超然与少女的目光才一接触,少女便羞怯地低下头来。从来没有,长这么大从来也没有,在真实的世界中,看到这样一双迷人又深邃的眼睛,就像只在梦中才会遇见的白马王子一般。
少女的一颗心不自主地“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你刚才跳得很好,也很尽兴。为了什么事这么开心呢?”马超然见少女不语,便自辟话题。
“原来你之前就注意到我了。”少女显然很开心:“因为我今天成功地催眠了一个可能大我好多,又有丰富社会经验的女人。”不知怎么地,她忽然想把所有的心事都说给马超然听。
马超然双眉一扬:“原来你懂催眠术呀…你为什么要催眠那个女人呢?”“因为那个女人有邪恶的阴谋要对付我的朋友,所以我下了一点后催眠暗示指令,好让她在我朋友面前出糗。”少女很骄傲自己的所作所为。
“你难道不怕你的朋友反过来对她不利吗?”马超然询问着。
“不会呀。我的朋友又斯文又有气质,是不可能使坏的。”少女说得理直气壮。
“呵呵…你可能也被你的朋友催眠了。要知道,形象是最好的催眠术呀。”马超然在说实话,只是他不能确定对方有没有听懂。
“是吗?”少女发现自己不在看别的地方时,就是盯着马超然的双眼看,要不然就是口渴猛灌饮料。她为自己的行为不好意思地又低下头去。
“你叫什么名字?”马超然又问。
“我叫晓贞。破晓的晓,忠贞的贞。”少女很自然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吗?晚上什么时候得回家?”马超然开始问到重点了。
“是的,我是一个人来的。我自己一个人住,所以多晚回家都没关系…”晓贞忽然住口,她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等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我才刚认识你而已…你这神秘客,换你介绍你自己了。”“哈哈…我如果介绍我自己,就称不上是神秘客了。”马超然笑道:“况且你不但会有问必答,还会跟我走…因为从刚刚到现在,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催眠了你。”“什么?”一股热气冲上晓贞的头顶,她晕眩了一下,思考和反应便整个停顿了下来。舞厅里热闹喧嚷的鼎沸人声,似乎渐渐在远离她。
“是“强力催眠暗示剂”!”晓贞挣扎着想要清醒:“可是这怎么可能…”“你倒识货。”马超然很讶异晓贞居然知道自己中了什么迷药:“我练过“迷魂锁”的眼功,所以你会只专注地看着我,而丝毫没有察觉到我在你杯中下药的过程…由此可知,你的催眠功夫还有待加强。”“你…想怎样…”晓贞慌乱地用快要不听使唤的手,去翻自己的皮包。
“在找这个吗?”水晶球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到了马超然的手中:“你以为以你现在的状况,还有能力催眠我,不让我对你怎样吗?呵呵…果然天真的可以了。不过你放心吧,我下的剂量很轻微,你不会失去意识,也仍有自主运动的能力。下药的目的,不过是为了省去催眠你的功夫,直接让你进入状况接受我的“心裂音波”的操控。”说着说着,他便闭上了眼睛。
就在同时,晓贞脸上失去了所有的表情,双手自然下垂,全身松弛地呆呆然地面对着马超然。她感到有股暖暖的炭火在她头部周围烘烤着,然后慢慢接近,越来越近…最后,这股炭火好像烧熔在她的脑中。她昏了过去,大约只有一、 两秒的时间。然而当她恢复意识时,“强力催眠暗示剂”的药效似乎不见了,她只感到自己无比的平静,好像丧失了所有的欲念一般地心如止水。
她的心没裂,只是好像从她的身上分开了,然后整颗完整地交给了马超然。
“晓贞。”马超然重新睁开眼睛,轻轻地唤她。
“嗯?”晓贞柔柔地回应着。
“我们走吧。”“是。”晓贞立刻起身,飘然地跟着马超然,走出了舞厅。
马超然住的地方比晓贞想像的要大很多。很豪华,很气派,就像是在皇宫一般。如果说马超然是数一数二的大富豪一点也不为过。像这样的一位富家子弟,身旁的女人应该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为什么还要到舞厅去泡马子呢?
晓贞不想想太多。思考对现在的她来说,是一件困难的工作。莫名其妙地,她感到听话服从,令她的身心都有一种愉快的感觉。
马超然带她来到一间圆形的房间。面积之宽敞,在放了一张双人床和小小的吧台后,仍不嫌拥挤。晓贞同时注意到房间的地毯毛绒绒地比一般的要长很多。
如果在上面打滚,应该会很舒适吧。
马超然到吧台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了她:“放心吧,你现在已经完全听我的话了,我不会再对你下什么药了。”晓贞一口饮尽。烈酒穿肠的烧灼滋味美妙极了。她的酒量很好,这杯下去,只有暖身的作用,并不会醉她。只是如此一来,她更放松了。
“我喜欢一见钟情的感觉,也喜欢品尝不同女子对性爱享受的角度。”马超然黄酒下肚后,话开始多了起来:“喜欢的感觉有了,却因为不熟而不能直接上床享受,那是多么扫兴的一件事啊…不过,有了“心裂音波”的发明,这种因为不熟而产生的心防距离就不复存在了。”他放起古典音乐,室内的气氛一时不但温暖,还更浪漫了起来。
晓贞只是呆呆地望着他,没有任何的反应。的确,马超然对她而言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然而她此时此刻,她却没由来头地对他完全地信任。似乎只要他开口,她都会马上去做,而且尽量做到令他满意的地步。
这样的感觉,很舒服,也很奇怪。舒服的是,她不用多想,只要完全照着马超然的话动作,就会感到非常的幸福愉快。奇怪的是,人与人的关系因为疏远或亲密,会有不同的互动行为产生。如果她跟马超然不熟,为何会对他言听计从?
除了刚才在舞厅的一瞬间,她忽然将心交给了马超然外,晓贞得不到更好的解释。
“一见钟情跟一见有性冲动不一样喔。”过了好久,晓贞才开口:“最好对方也对你一见钟情,才会有爱的火花。否则现在的女生都很开放,像你这样的帅哥,相信有很多女生想和你发生一夜情的。”“呵呵…说的好。”马超然很欣赏晓贞不同的见解:“不过我只想将这一见的性冲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罢了。况且,你是随便的女人吗?”晓贞不语。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此刻的她,根本分不清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冥冥中,她只想听话而已。
“不过用“强力催眠暗示剂”或是“强奸药丸”去迷奸她人,就不对了。”马超然见晓贞的思绪有些紊乱,便自己开口接了下去:“至于我的“心裂音波”嘛…最起码不会让你有成为被害着的感觉,说不定,你还会享受其中哩…对了,说起“强力催眠暗示剂”,知道这药的人不多,你是怎么知道的。”于是晓贞一五一十地把她和胡医师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你认识佑伟呀。呵呵…这下可有趣了。”马超然顿了顿,又堆起了笑容:“很高兴和你认识聊天…不过,现在先让我们好好地享受一下性爱吧。”说完,他举起手掌在晓贞面前一挥,道:“晓贞,让你满满对性的幻想都奔放出来吧。”“你说什么…”经马超然这么一挥,晓贞还来不及把话说完,脸上的表情又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的心神也彷佛从这房间中飞离了出来,而进入了自己的情欲幻想世界中。那里有音乐,美酒,大鱼大肉,还有健壮高大的美男子。
趁着晓贞沈浸在自己制造的幻境中,马超然开始上下其手地享受着这得手的猎物。这是他准备跟猎物翻云覆雨前,最钟爱的部分:晓贞动也不动地像座瓷娃娃般地任他触摸爱抚。
他首先抚摸着晓贞的面庞,从脸一直摸到胸部。然后他把脸凑过去,恣意地吸闻着她的发香。少女柔顺有光泽的发丝和柔嫩富弹性的肌肤,使他的双手不愿有一秒钟的离开。晓贞虽然不胖,然而丰圆的体态和黝铜的肤色让她看来有如运动员般结实的模样。马超然兴奋极了。

接着,他想除去她的小胸衣。马超然有些纳闷,小胸衣明明只有一颗纽扣,为何能够紧紧地包裹在身上。当他伸手解开它时,他得到了解答:原来在纽扣的后面,还隐藏着一排拉炼。这样的设计,的确让晓贞看来性感无比。然而更让马超然兴奋的是,当他拉下拉炼的那一刹那,晓贞傲人的双峰,像是爆裂般地从里面蹦跳了出来。圆润而结实的形状,让马超然差点没掉出了口水。
晓贞所穿的内衣,是前扣式一体成形的。强化尼龙纤维的质料,柔软而富有弹性。隔着胸罩,马超然尽情柔捏着晓贞的双峰,他还不急着把胸罩脱掉。
在晓贞出现喘息反应前,他又顺势下摸到她的纤腰。
在丰胸翘臀的对比下,晓贞的柳腰显得更纤细了。马超然巨大的双掌几乎环捏住了晓贞整个腰部。要体会女人是水做的这件事,再也没有比柔捏没有丝毫赘肉的纤腰更来得清楚了。
接下来的部位,是马超然看上晓贞的主要原因。一般东方女孩很少有这样高翘的丰臀。这使得她穿的丁字裤更深陷在股沟内,引人遐想无限。马超然满足地搓挤了几下晓贞的屁股后,想要下探她的私处。无奈晓贞虽然全身放松,却仍直直站立,没有缝细让他染指伸手。
马超然忽然心生一计。伸手钻进晓贞的七分紧身裤中,然后猛拉小裤裤后面裤腰与裤裆交接的“丁”字部分。“啊!…”的一声,受不了小裤裤细棉绳似的裤裆忽然缩紧深坎入股沟内,带来摩擦私处无比快感的晓贞,即使仍在幻境中,也忍不住地娇喘起来。
这一声让马超然知道,晓贞已经完全进入状况了。于是他对晓贞说道:“是不是很愉快呢?”晓贞微微点了点头。她的神情依然呆滞,似乎沈醉在自己的情欲幻想世界中快要无法自拔了。
“呵呵…最佳的春药,其实就是自己的性幻想啊…晓贞,告诉我你的美妙梦境吧。”马超然也碰过没什么性爱经验或是情欲幻想的女生,不过显然晓贞不是这类型的女人。
于是晓贞把她那酒池肉林的纵欲国度,巨细靡遗地对马超然描述了一遍。
马超然听的是目瞪口呆,惊叹不已。晓贞果然是位不折不扣的豪放女,她所喜爱的性爱场面,居然跟大部分较具攻击性的男士不相上下。
“晓贞,看着我…你在梦中想要了千百回的那位高大雄健的王子,不就是我吗?”他抓紧晓贞的肩膀,再度施展他那“迷魂锁”的功夫。
霎时,晓贞原本茫然呆滞的双眸,燃起了熊熊的欲火:“啊…是王子殿下…原来这不是梦,王子殿下真的存在…求求您,殿下,快占有我。我想你想到快受不了了。”她的力道之大,不但挣脱了马超然的双手,还反过来紧抓他的肩膀。
马超然运用“心裂音波”调戏妇女,也有一段时日了。却从未碰到像晓贞这样狂野的女性。不过在他的全盘控制下,晓贞依旧得听他的指挥:“晓贞,别急呀。如果你这样崇拜我,是不是该先崇拜一下我属于男性的象征呢?”“这个自然,殿下。”晓贞对他猥笑了一下,立刻跪了下去,拉开了他裤裆的拉炼…
从晓贞掏出马超然的阳具及把玩的方式,就知道她是很有经验和技术的。
马超然很满足于她的玩弄与挑逗。其实,从刚刚到现在,他的小弟弟已经有些蓄势待发了。所以晓贞只抚揉了几下,立刻翘起半天高来。
马超然的阴茎既粗又长,差点没把晓贞吓呆过去。她鼓起了好大的勇气,才将它塞到自己的嘴里。阴茎没有味道,还有阵阵的芳香,马超然显然有备而来。
晓贞的樱桃小嘴一时之间,连转舌磨齿的空间都没有了。而且她只要稍稍想做吸允的动作,阳具就好像快要撑顶到她的喉头了。
不过这样的小口对马超然而言,却是极品中的极品。没多久,他的阴茎不仅翘长,而且更坚硬无比。他抓起晓贞的头发,要她脱口,然后时而用舌尖舔舐着龟头,和底下阴茎颈部,又时而张口吞食,做整根的吸允。
晓贞配合的很好。这种滋味,简直是美极了。不过马超然的手也不闲着。
他弯下身来,打开晓贞的前扣胸罩,恣意地揉挤她那D罩杯圆润结实的双峰。
“喔…”被挑逗后的晓贞,吸允起来更为卖力。不过此时马超然却拉出了他的阳具,转而深埋在晓贞的乳沟中,然后用双手将双峰向中间推挤。这样一来,两人都同时有了快感。
“啊…”热棒在胸前燃烧的感觉,晓贞第一次尝到。每推挤一次,她便感到双峰更加地肿胀挺翘。这时马超然又用手指捏玩她的乳头,使快感得到加倍的刺激。
忽然间,马超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绕到晓贞的背后,一把将她推跪倒在地上。这个姿势,让她的小屁屁翘的有半天之高。然后马超然从她的小蛮腰顺势下脱,半拉半扯地将她那条七分紧身裤撕破了下来。
马超然稍微张开了她的双腿检视。晓贞的花瓣极其雄伟,丁字小裤裤那细窄的裤裆根本包纳不住,有些微的瓣叶裸露在外。马超然只用手指拨弄了几下,淫水便泊泊地泌了出来。晓贞受了刺激,小屁屁不自主地扭动了两下。从马超然所在的角度望去,晓贞翘实扭动的丰臀,和摇荡在空中的巨乳,以及肥厚湿润的花瓣,不断挑逗着马超然视觉刺激的极限。
马超然忽然上提晓贞丁字裤的裤腰,然后用自己的阴茎隔着丁字裤猛顶着晓贞的私处。终于,晓贞崩溃了。
“呜,会痛…啊…啊…快受不了了…”晓贞迷乱狂野地喊着。马超然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在满足她那粗暴淋漓的梦境。
于是,马超然扯下了她的丁字小裤裤,从后面以一柱擎天的姿态长驱直入。
“啊!…”这一击让晓贞从惨痛直冲快爽的云霄。
不让晓贞有反应的时间,马超然在插入后立刻开始做凶猛的抽插。从幻想、等待、挑逗,到现在,晓贞对欲求渴望能量的累积,就在这一瞬间完全地爆发了出来。她抽蓄,她筋脔,她在片刻间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反观马超然,他也好久没有这般痛快淋漓的享受性爱了。晓贞的狂野,燃起了他想要征服一切的雄性本能欲望。他狠狠地猛抽猛插,晓贞越过高潮地唉唉淫叫,更刺激他做更猛暴的攻击。
然而这一次,他错估对手的实力了。
他抽插的越猛,晓贞也配合地摇摆得更猛。你会以为晓贞的纤纤细腰经不起这样的狂摆猛晃,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她的臀部不但好看,更是中用。只稍稍摆晃变换着高度,阴道和臀部肌肉带来的推挤力量,就足以让马超然的魂魄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马超然忍不住快要射精时,晓贞忽然往前爬了几?。马超然没跟上,阳具便从晓贞的下体脱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晓贞一个反身,反将马超然推倒在地上:“别那么急着自己爽呀,别留下我不管呀。”说着说着,便跨骑到马超然的身上去了。
“小姐,如果您还不满意,我这边有很多电动的可以代劳。”这一个动作,出乎马超然的意料之外。有生以来第一次,他想反过来向和他上床的女子求饶。
不过,当晓贞扶持他的阴茎入洞以后,小弟弟当然又不听使唤地耸立致意了。
“闭嘴,王子殿下…如果殿下您体力不支,就由奴婢为您分担一下吧。”阴茎一但入洞,晓贞狂野的兽性又再度发作。她虽然狂乱地猛扭着她的屁股,不过她的技术很好,角度方向丝毫没变。马超然不会有阳具会被折断的压力。
又过了一会儿,马超然和晓贞都双双快要不行了。虽然被晓贞这样女上男下地骑者,马超然只享受爽度,不费吹灰之力。然而他看晓贞准备榨干最后一丝精力的淫荡模样,不免令他恐慌起来。今晚他是来享受性爱的,不需要闹出人命。
于是他赶紧对晓贞说:“晓贞,我要射精了,你会在我射精的同时达到高潮中的最高潮,然后昏睡过去…”还没来得及说完,他就已经再也受不了晓贞的扭动而狂射了出来。
“啊!…”晓贞声嘶力竭地吼出了最后一声后,便倒卧在马超然的胸膛沈沈地睡去。
“呼…”马超然推开晓贞坐起,先喘几口气再说。他感到有些晕眩。这女子算得上是人中之凤,精力过人。他望着晓贞酣酣入睡的甜美模样,心想:要不要跟她发展关系倒不必先去考虑,不过她那高超的技术,火辣的身材,和十足的性欲却是成为性爱伴侣的最佳人选。或许可以用一些催眠调教的功夫,让她的狂野能降低至男人可以掌握的范围内。
当他坐上床头准备点跟烟时,发现刚才激烈的交欢,不小心将晓贞的皮包打翻了,里面的东西在床上散落一片。马超然微笑地忙着收拾,就在他拾起晓贞的皮夹钱包时,他愣住了。
皮夹的里面,贴着一张她与友人合拍的相片。而这位友人,在马超然看来,美到不像现实世界中会存在的人。
当我们说一个人美的时候,她总有一个特别诱人的部分。像是她的眼睛明亮而迷人,或是她的唇形性感而勾魂…可是照片中的这名美女,并没有马超然眼中的这个所谓致命的吸引力的部分。这名美女之所以美,在于她不论五官、轮廓,或是身形,都长得那么恰到好处,那么协调,那么柔和。让人有种心懭神怡的感觉,让人觉得她,美到无可挑剔。
马超然就这样呆呆地望着相片,喃喃自语起来:“没想到属于我心目中的白雪公主,真的存在…”晓贞第一次来到情报局,好不兴奋。让她有种在演007电影的幻觉。
为了掩人耳目,她成了胡医师和丽容姐的中间人。胡医师有太多私贩禁药的案底,情报局还在查他,所以不便现身。而晓贞背景单纯,一个刚出社会在咖啡店打工的女服务生,说她是丽容的远房亲戚,不会有人想到去调查她的背景的。
然而,情报局毕竟是个戒备森严的地方。晓贞虽是访客,一样没有机会一探究竟,只能在会客室里苦苦等待。
今天,晓贞除了帮胡医师拿资料外,还有另一个特别的任务在身…
昨夜,她在舞厅里狂欢了一整晚,理应很累,而不适合出太重要的任务。
不过不知怎地,她今早在自己的床上醒来时,感到格外地神清气爽,精神亢奋。尤其她对“性”方面的胃口,好像莫名其妙地增加了许多。
没多久,丽容现身了。一位身材高挑,轮廓深的让人会误以为她有西方血统的气质美女。她那一贯全身套装窄裙、丝袜高跟鞋的迷人风采。就连二次与她见面的晓贞,仍会暗地里忍不住地称赞她的华丽高贵。
是的,晓贞是与她交手过的。无怪乎当丽容一见到这位鹅蛋脸留有俏丽短发的女生,直觉地脱口而出:“原来是你…”只是她虽然对晓贞的面容感到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不论如何,她今天对晓贞也另有计划…
“你认得我?”晓贞吓了一跳。
“不记得了。只是有种似层相识的感觉…你叫晓贞是吧?请跟我来。”一向做事风格明快的丽容,对于无关紧要的记忆不会有太多的失落。
于是晓贞挂起了她的访客牌,跟着丽容来到了一间袖珍型的会议厅。
丽容拉下所有的百叶窗,锁上前后门后,才从讲台下的某个抽屉中搬出一迭资料:“我已经参杂好了,关于马博士的个人档案就在其中。表面是会议厅重新装潢的估价单,你在出门受检时,是不会被人怀疑的。”晓贞撇见马博士的档案照片。除了觉得他很帅以外,也跟丽容看到自己时一样,有种强烈似层相识的感觉。不禁她也脱口而出:“原来是他…”“你见过他?”丽容犀利的眼神立刻向她望来。
“不记得了…”虽然晓贞不能确定是在梦中,还是真的见过这个人。不过一股甜甜的喜悦,自她的心底油然而生。
“哼,这么帅气的人,我也希望会认得。”丽容加上了自己的评语。
“为什么这么希望得到“心裂音波”的情报?”晓贞将资料接过手收好后反问。她同时也觉得好像曾经听别人也提过这个名词。
“呵呵…我对能不能控制别人的想法没有兴趣。不过,如果你能控制一个人的思想的话,要知道他不为人知的秘密还不容易吗?”丽容笑的很邪恶。
晓贞看她这副狰狞的模样,更加深了想要帮助胡医师阻止她得逞的决心:“这会议厅有监视、监控的器材吗?”“呵呵…开玩笑,我办事会这么糊涂吗?要知道,虽然我不是局长,可是在情报局里的职位也不算小了。我想瞒天过海,有谁能抓得到呢…不过晓贞,凭你小小年纪,倒还挺细心的。”丽容颇有对她刮目相看之感:“别为那个胡佑伟做事了。那家伙前科累累,私贩“强奸药丸”,又有“强力催眠暗示剂”的配方…
你当他的助手,迟早会危险的。”“我想,极尽所能想要揭人苍疤、握人把柄的人才是危险的吧。”说话的同时,晓贞从皮包里掏出了一颗水晶球,在丽容面前晃呀晃、转呀转的。
“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呀…”丽容一见到水晶球,不但所有的目光都完全被它吸引住了,而且还感到头晕目眩、天旋地转起来。
“呵呵…没什么呀,只是要告诉你,心思邪恶的人是会遭报应的。”晓贞见自己催眠暗示的效果还在丽容的身上,不由得洋洋得意起来:“想控制别人的思想行为的这个想法太邪恶了。让我先来“教育”你一下,调整一下你的想法再说吧。”她拉了一张在会议桌旁的椅子,让丽容坐下。丽容一个踉跄,便跌坐在椅子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