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床是个好习惯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我们那里的农村还是很落后的,但肏屄这种事是不分贫富,也不分地域的。无论多落后,无论多穷,只要男女在一起,那肏屄是绝对少不了的,尤其是落后的地方,没有什么娱乐,肏屄反而成了人们最主要的娱乐活动。实际上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农村,肏屄也是农民唯一的娱乐活动。我这么说也许有些夸张,但事实基本如此。

你想在那个年代,没有电视,就是有也没有用,因为我们那里根本就没有电,基本上就是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天一黑就上炕睡觉,漫漫长夜男女睡在一起,别说年轻的啦,就是四十多岁的也会肏屄的,要不睡不着啊。那时的人们物质上已经够苦的啦,也就这点精神的娱乐了。

我们那里管肏屄也叫肏腚,不知为啥叫这名字,反正是祖宗传下来的。不过这名字还挺有诱惑力啊,后入式的不就是抱着女人的腚在肏屄吗。细想想着还真是个挺有味道的名字呢。

头一次听到肏屄这事也就七八岁吧,年岁久了,记不太清了,对象当然是爹娘啦,那时家里穷,一家人睡在一铺炕上,那是个夏天吧,天挺热,我睡着了不知咋的尿了炕,于是就醒了,于是耳边听到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本来我是和娘在一起睡的,现在却到了炕的一边,我很不明白,四处看了看,黑暗里也看不清楚,只看到一团黑影在动,通过说话声我才知道是爹骑在娘上面,当时也不知道他们在肏屄啊,只觉得两人搂在一起,扭也扭的,来回动弹,又听见娘一个劲的哼唧哼唧。

「啊,嗯呀,他爹,快点肏吧,明天还早起干活来,嗯,啊,啊呀!」。

「你屄里水真是多啊,肏起来真好受,咋样,俺这大屌肏的你享受吧。」。

「嗯,嗯,每回肏腚俺都叫你肏的淌一大滩的水,啊,啊,真是要命啊,哦,他爹,来吧,哦,把俺的屄肏烂吧,啊,啊,啊呀来啊,」。

「他娘,那俺就来猛的啦。」。

「啊呀,亲娘来,肏死俺啦,啊,啊呀,肏吧,使劲的肏吧,哎呀,啊啊。」。

这时我听见咕唧咕唧的响起来,娘更是啊啊的叫唤。我吓的一下子哭起来,娘说「他爹,肏完没有,娃醒了。」。

「再等等,一会就好。」。

过了一会,娘叫唤几声,开了灯,娘光着腚过来,问我「娃咋哭啦。」。

一看,笑了,「又尿炕啦。」这时我看到娘那边被子和我的一样,也湿了一大滩,爹光腚躺在一边,睡了。娘小肚子下面长着黑乎乎的毛,好像尿了一样,湿湿的,有不少水呢,当时我真以为娘也尿炕了呢,娘吧我收拾干净后,光腚下炕尿了一泡,又拿纸把腚沟擦干净,因为上面湿漉漉的,像尿了一样。我还想娘咋这么多尿啊,刚尿了,又下去尿。我迷迷糊糊的,娘搂着我睡了。

后来我知道了那是在肏屄,这是从村里的大孩子那里学到的,之后我也就迷恋上了听房。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现在。儿时的那些听房感受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影响了我一生。

到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对肏屄的事很清楚了,这时除了听爹娘肏屄外,还有机会偷听到别人肏屄,我爹兄弟四人,他是老大,我还有三个叔,两个姑,但是就我一个是男孩,算是四家单传,很是受宠。当时有两个叔还没有结婚呢。(后来他们也都只有女儿,没有儿子)。

后来家里条件好了,我自己住一间房,那年大姑刚结婚,回家来省亲,没地方住,就在我房里安了张床,中间拉了到布帘子,那东西只挡人,却挡不住声音啊。姑父是刚结婚的人,晚上肏屄是少不了的,我知道晚上有好戏听了,所以晚上我早早的假装睡了,好让姑父可以大胆的肏大姑的屄。

这不刚上床不一会就听见大姑小声说「山子还没睡呢,等他睡了,再肏吧。」。

姑父也不出声,过了不多一会,大姑又小声的说「别抠了啊,都抠出水了啊,难受死了,等会再弄吧。」。

姑父依旧不出声,我估计他的手指正在大姑屄里抠的开心呢,又过了一会,我就听见大姑轻轻的哼唧起来,看样子姑父是性急啊。大姑不敢出声,用力忍着,说不定口里咬着毛巾呢。声音极小,我仍然听的到她粗重的喘气声,床也在发出轻微的响声,我估计姑父已经趴在大姑身上了,果然过了一会,我听见大姑轻轻的啊了一声,我想是姑父把屌插入了大姑屄里了。然后床开始吱呀的响起来,看来姑父开始肏了,大姑嘴里肯定咬着毛巾,因为除了床吱呀的响,我只听到大姑从鼻子里发出的微弱的哼唧声,但姑父却不管,我听的姑父吮吸大姑奶子的声音,很响,大姑隔一会就会啊的轻叫一声,不知姑父是咋肏的,姑父越肏越猛,床让他撞的啪啪的响起来,大姑也开始小声的叫唤哼唧,屄里也让姑父肏的咕唧咕唧响起来。看来让姑父肏的很爽啊,我在这边听的那也叫一个爽啊。年轻的女人就是不顶肏啊,大姑的呼吸越来越重,她口里因为塞了毛巾,所以呜啦呜啦的叫不清楚,但屄里的响声却掩不住啊,姑父肏的呱唧呱唧的那叫一个响啊,不过刚结婚啊,姑父肏不一会就完了,两人舒坦的大口喘气。

半夜时他们又肏了一次屄,估计以为我早睡熟了,我虽然很困了,但迷迷糊糊的在等他们呢,我早猜到姑父不再肏次屄肯定睡不着的,当我听到姑父叫醒大姑时,我高兴极了。

大姑可能以为我睡了,所以十分的配合姑父,声音也大了。

「快醒醒,憋死我啦,来,半夜了,现在不怕有人听到了吧,这回可要让我好好肏肏你的屄。」。

「嗯,真是的,弄个屄整天肏也肏不够啊。我先尿泡。」。

大姑还真骚啊,竟然光着大腚下了床,那晚月光很好,月光下大姑一身白肉,二十多岁的女人就是有水头啊,奶子挺在胸前,一走路上下乱颤,大腚也很圆滚,腿间小腹下面是一撮黑乎乎的屄毛,大姑向我这边扫了一眼,估计是想看我睡了没有,她看到的当然是熟睡的侄子啊,所以很放心的走到外间尿盆上,哗哗的尿起尿来,女人嘛自然尿的久一些,姑父却等不及了,挺着个大屌走了出来,大姑刚尿完了,姑父走过去,没等大姑反应过来,就按着她的大腚挺屌戳人大姑的屄里,大姑啊的叫唤了一声。

「啊,别在这里肏啊,让哥嫂听见,啊,轻点啊,把你急的,啊,哦呀。」。

「我当然急啦,都憋了一晚上了,走,回屋里肏.」。

「哎呀,你弄个屌插在俺屄里,咋走啊。快拔出来啊。」。

「还不一样走,你在前面,走啊。」。

只见大姑在前面翘着个大腚,在姑父的催促下,慢慢的向前挪,姑父在后面抱着她的大腚,走一步肏一下屄,爽的要命,大姑的大奶子因为她弯着腰,所以来回的晃荡,看来大姑也是浪透了,就走进屋的一会功夫,她屄里就淌了很多水,让姑父肏的呱唧呱唧响起来,到了床边,大姑一下子趴在床上,翘着个大腚任由姑父肏捣,姑父因为黑的缘故,一把拉开了帘子,月光下,我看的那叫一个爽啊,姑父站在床下,此时已让大姑正躺在床上,他分开大姑的双腿,用力的猛肏不止,大姑也不再顾忌,哦啊,嗯噢的浪叫起来。

「啊,啊,啊呀娘来,肏死俺啦,噢,噢,」。

「怎么样啊,你个骚屄,我的大屌厉害吧,我肏,我肏死你这个骚屄。」。

姑父这时变得非常凶猛,肏的大姑屄里咕唧呱唧的大响,床也弄的咣叽咣叽的响,大姑像快死了似的,浑身瘫软,有气无力的哼唧。

「啊,啊呀来,真肏死俺啦,娘来,肏死俺啦,哦,哦,哦呀来。」。

「妈了个屄,我肏,我肏死恁亲娘,我肏烂恁亲娘的屄,我肏啊。」。

姑父终于在一阵狂肏之后趴在大姑身上不动了,两人像死了一样,我只听到粗重的喘气声。好半天,姑父才起身,大姑依旧一动不动,姑父找了块布把大姑屄上的淫水擦干净,拉上帘子睡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