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正太

正太是一种邪恶的生物,无数可口的罗莉就在他们的染指之下失去了本来的清纯,从花瓶中的水仙成了马路牙子上丢弃的大蒜。消灭正太,是我辈义不容辞的责任!与诸君共勉。 ……我家就有一个这样待消灭的正太,而我谋划这件事情很久了。直到昨天,接到一个电话之后,才让这一切都变得完美起来。他爹他妈都出去玩了,把孩子往我这个免费保姆这儿一丢就不管了。可真是负责任啊。老妈又照例有牌局,小妹也只回来洗个澡睡了觉,然后让我搂着亲了一会儿就回学校去了。多么好的一个时机。待微笑着把正太的人妻老妈送出大门,我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啊,牵着小正太在小区里转了一圈,发了两条短信,回家拿上手袋,就叫一辆出租车往我们早就准备好了的地方去。在市郊还没有开发的土地上,顺着主干道叉下去的辅路,拐来拐去的,能看到一圈围墙,正门上挂着两块牌子,新的油漆还没干。这是我们公司新的培训基地,正在试运行。基本上没什么人来。随便跟管钥匙的大爷说两句话,就说我们要排练一个小东西,大爷就毫不疑心的把一挂钥匙全给了我们。也的确,几个女孩子能干什么呢,贩毒?还是绑票?门口还有保安呢。保安小哥今年还不到十八,嘴角上的绒毛刚刚长齐,真是嫩的可以,或许里面哪位姐姐已经惦记着做一下小哥的引路人呢。小正太拉着我的手,好奇的问东问西,他怎么有那么多的问题,真是十万个为什么。芈琦姐姐给我发来短信,说在三楼的排练厅等我,还特别加了一句,东西都准备好了。好姐姐,今天肯定给云云准备了不少好礼物。新楼的好处在于,你怎么折腾她都没人知道。当我推开排练厅大门的时候,里面芈琦、吕聿还有霄萍都已经换上了练功服在里面做热身。「来了啊,」芈琦丢下手上的手绢跑过来,先搂了搂我,还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这套程序好像反了啊,一向都是我攻她受的啊,算了,看在她比我大的面子上我也不那么计较了。「小云云啊。」芈琦拉住小正太:「还记得我吗?姐姐带东西给你吃过呦。」喂喂喂,别乱叫什么姐姐了,辈份全乱了。不过小正太很明显记不起来她了,有点儿怕,却又被她的笑容所魅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芈琦阿姨,上次去湖州住在她家的,忘记了啊?」我拍了拍云云脑袋,也不确定这小东西能不能想起来。云云恍然大悟:「芈琦阿姨……小思,芈琦阿姨还有吃的给云云吗?」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今天有你吃的。吕聿和霄萍也放下手上的东西,过来围观小正太。大家好久没见了,抱抱先,不过抱霄萍的时候感觉还是怪怪的。因为大家虽然是姐妹但是却都在台上演的是男人的缘故吧。「断背哦。」背后飘出来一个声音,我回头看去:「大嫂子啊。」来的是怡清。她是我的大师姐的娘子,所以我叫她一声嫂子也不算错。怡清来和我抱抱,我开玩笑道:「那这算什么?红杏出墙?」「扁嘴巴。」怡清嫂子在我腰上掐了一下:「你左搂右抱的齐人之福还不老实。」哈哈,芈琦和吕聿都是我的老婆。琦姐姐在戏校的时候就和我一起配对,中间虽然出了一点变故,弄得我们都以为彼此不能在一起了,谁知道历经波折,老天爷又把我们凑成了一对。而吕聿则是最近才分给我的,按我的说法,那是新媳妇,还没过蜜月期呢。平时在排练场上,我们就「大娘子」「二娘子」「我的亲亲小相公」相互称呼。芈琦放开小正太过来挽着我:「她才不老实呢,跑到戏校去勾引小妹妹,专门祸害小萝莉,惨无人道啊。」吃醋啊吃醋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厚的醋味。看着她那娇俏的脸蛋,水灵灵的眼睛,我真的忍不住心神摇曳,一口咬了下去,含住樱唇,好好的渴龙饮水,吃了好多香甜的津液。大家都自觉地很,知道我俩有一个多月没在一起了,那是小别胜过新婚,除了吕聿,都带着云云到排练厅那一头玩儿去了。「讨厌你穿裙子。」她凑到我耳边:「只许我穿,不许你穿。」「好啊,好姐姐,不穿就不穿。」「我帮你脱掉。」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扯开了我腰后的裙带:「讨厌,穿的这么女人。」「不穿了,不穿了。琦姐姐不喜欢,我就不穿了。」我也伸出食指,在她腰上臀上游走着:「谁能比琦姐姐还女人啊。」「讨厌呢,这么大。」她摸着我的胸,帮我解开上衣,「真不该心疼你,让你缠胸的时候就老老实实的缠。」「还多谢姐姐手下留情呢。」我把手从她背后底下探入,摸索着那根细带。正如她所说的,老夫老妻了,这些老底还不知道。闭着眼睛我也能把她剥成小白羊。吕聿,我的新媳妇,现在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俩如胶似漆,如火如荼,然后跟在一边帮忙收拾我俩扔掉的衣服。没办法,谁让她相公重情重义呢。我手指探入到她的下面,那儿已经一片湿漉漉的了。「这么想我啊……」我咬着她的耳垂:「我走了三个月,这儿有别的人弄过吗?」「讨厌。」芈琦脸红扑扑的样子最可爱了:「哪壶不开提哪壶。团长要分配任务,我能怎么办……」说着她还伤心的要掉眼泪了。「好了,小宝贝,」我赶快吻掉珠泪:「是我错了,我错了。」「嗯,」她怪怪的靠在我身上,让我的手指好进入到她的花穴中去。还是那么火热,那么舒服,好多年了,感觉一直没变过。「好舒服。」芈琦舒服的眯起眼睛:「还是相公弄得最舒服。」虽然说,相公娘子只是一个戏称,大师嫂二师嫂也与我做过露水夫妻,她也被师傅爬过灰。不过这样整整三个月,我看不见她,只能想着她今晚又会在谁的胯下婉转陈欢,还是让我郁闷的想出去喝两盅。不过,今天来这儿的目的可不完全是为了弥补三个月的恩爱情啊,收服小正太才是重要工作。「我们过去玩吧。」芈琦的身子已经被我弄得火热,连走路都有些艰难,软软的靠在我身上:「相公,我,我那儿,还有尾巴……」我想起来了,进来的时候正看见她们在热身训练。相比后庭里都插着一只涂满了油脂的棒棒,我说怎么今天这么一两下就这么多水了呢,原来不是我的功劳啊!「走,去弄给云云看吧。」我习惯性的一手搂着一个,也坐到霄萍和怡清中间去,小正太正和她们做游戏呢,做什么游戏?老一套了,石头剪子布,谁赢了就可以在输的人身上随便亲一下。怡清和霄萍也是「叔嫂」,不过你亲我我亲你的,也没有人跳出来说不。当然小正太也能乘机捞点油水。得意吧得意吧,很快你就要默哀了。芈琦和吕聿乖乖的坐在我身边。两只小猫咪一样的凑上来:「好老公,帮我们把尾巴拿出来吧,人家受不了了的。」说着,还媚眼如丝的的看着我,挤乳沉腰,一副魅惑众生的妖精样子。「来,大老婆,老公先帮你来。」我拍了拍芈琦的屁股,让她转了半圈,头朝着云云,把屁股撅起来朝着我,然后一把拉下黑色的练功裤,露出那一对精白瘦尖的香臀。小云云很好奇的看着趴在他面前的大姐姐。芈琦搂住他的腰,抬头噙住正太的小口,开始今天计划的第一步。我双指分开那温热的臀肉,将她那朵可爱的小菊花展露出来。从戏校二年级开始为我的第一个搭档取尾巴以来,大约前前后后也见过了近百朵各式各样的菊花,但是看来看去,还是芈琦姐姐的这一朵最让人沉醉。完全光洁的白臀,围绕着那么一点水漩涡状的嫩红色的菊花,我把手指头探入到肠道里面,摸索着那个滑不溜手的棒棒。大约是放进去时间长了,那东西滑到里面去了,两个指头根本掏不出来,更何况其上还抹着油脂,好容易够着了,一滑,却又跑掉了。芈琦被我弄得娇喘连连,前面又滴下来一滴滴的花露。直到我伸进去三个指头之后才把那个捣蛋的东西给缓缓地拽出来。当那个白色的乳胶塑料棒从菊花中探出头来之后,芈琦终于松了一口气,松开了云云,这时她口角上已经沾满了两个人的唾液。怡清把云云拉到自己怀里坐着。芈琦回头望着我,给我一个娇媚的微笑。勾引我,那好,给你一个大棒棒。想到这儿我又捏住棒身,用这个东西在她后庭里缓缓抽插了起来。「唔……」她很享受呢,看她趴在地上一脸沉醉的样子,我都想尝尝了。可是吕聿还在一边等着我,不能太厚此薄彼啊。我拍了拍芈琦:「好了,起来吧。就把这东西这么含着,不许进去,当然不许出来。不然相公今天不爱你。」「讨厌。」芈琦咬着手指到一边蹲着去了,即便是这样的难度下,她仍然能夹住那滑滑的棒棒纹丝不动,这功底可真不愧是当年戏校的头一名。吕聿比我还小一岁,上台也没什么经验,总还都是羞答答的,在者我和她玩的时间还不久,没有和芈琦姐姐一样的默契,所以只是很快的帮她把棒棒取出来了而已。「姨姨,」云云看我张开怀抱就扑了过来:「为什么她们后面都有这个啊?都要插一根棒棒?」「因为舒服啊。」我亲了她一下:「你问阿姨们,舒服不舒服?」一圈早就谋划好的怪阿姨们齐刷刷的点头。云云咬了咬手指:「那小思姨姨为什么没有呢?」「姨姨现在就弄给你看好不好?」我给怡清嫂子打了一个眼神,她过来帮我脱下最后的几件衣服,完全赤裸的展现在他面前,不一会儿,整个排练厅你大家都脱得光光的,连云云也在某人的软硬兼施下被扒光了。怡清把他搂在怀里,这坏东西直接一口上去叼住了她的乳头,吓了她一跳。「小色鬼啊,你阿姨没说错!」「我就说了吗。」我躺在地上,一丝不挂,霄萍从她的包里面拿出来一个舞台上用的双头淫具,两头都是可拆卸的淫具,中间有一面小皮盾用来区分内外和挂接皮带。霄萍在内头上喷洒了一些润滑露,又把一块即溶药膏塞进自己的花穴中,跪在我身边:「师姐,没想到今天能弄你。」这丫头还附到我耳边:「特别是在芈琦姐姐面前,我可是喜欢她很多年了呢。」我就知道这个臭丫头对我家琦美人不怀好意!「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啊。」我毫不示弱的看着他:「攻不下来我的话,那么我就要反攻你了哦。」「我听说过了,」她把淫具的内头缓缓插入到自己的体内,然后将四条绳子分别绑在了腰上的皮带上:「思姐姐是花旦改行的呢,今天思姐姐又要做回本行了哦。」说着她分开我的双腿,抱起我的屁股,将那淫具在我已经湿润了的花穴外面磨蹭了几下子,一捅而入,还得意得奸笑:「果然不一样啊,思姐姐,打报告再转回花旦,我收你做第三房怎么样?」想得美,我双腿缠上霄萍的腰:「就你这小腰,估计最多五十下就不行了。我看你还是打报告转行作花旦,我收你做通房丫头吧。」我俩这唇枪舌剑的时候,怡清嫂子已经开始为未经人事的小云云做引路的准备了呢。她首先吻遍他光滑的全身,还忍不住感叹小正太的身子就是光滑,可惜一长大成了臭男人就不好了。吕聿跪在她面前,一手托着云云的小屁屁,一手捉住他那还没发育成熟的小鸡鸡,试图把那还没见过光日的小小龟头给剥出来。他那下面又光又滑,没有一根毛发。小鸡鸡只有小指大小,又白又细。顶端的皮肤团在一起,翘起一个小尖,还是包茎。「云云的小鸡鸡,很好玩呢。」吕聿把玩着这个小东西,可用手去翻的话,云云会疼,身子畏缩着,扭曲着,怡清费了好大劲才把他给拉住。芈琦把吕聿推到一边去,跪在他面前,捧住他那小东西,将它含在嘴里。用那灵活的小舌头绕着它打转,弄得云云觉得很好玩,虽然他不明白这位漂亮的大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做。芈琦用香唇撸着包皮,用舌尖往那里面灌输着香唾,在她的口中,云云的小龟头第一次脱离了包皮的保护,展露在空气中,芈琦的舌头将那个小小的东西卷住,唾液润滑着那个小东西,等她张开红唇的时候,那红彤彤的小龟头如一个小小的蘑菇一样长在已经微微有些硬了的小肉棒上。芈琦推到一边去,吕聿上来含住它,开始施展自己的舌技,将这个小小的东西弄的硬硬的。「果然小思的外甥也不一般呢。」怡清坐在地上,将云云的身子缓缓压下,吕聿扶着那个小小的肉棒,让它好进入到那个温暖水湿的仙人洞。怡清的出价,在剧团里的标价是一次八千块。云云真有福气,第一次,就给了这么一位温柔的大姐姐。怡清的花穴比吕聿的唇色更舒服,虽然云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本能已经驱使他开始摇摆着自己的腰,让那个小棍棍在里面捅来捅去。霄萍的耐力比我想的要好些,不过她还是比我先倒地。我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跳。芈琦温柔的过来跪在我身边:「相公,怎么样?」「好着呢。」我懒洋洋的爬起来,看见她臀缝间还夹着那东西,便让她转过身来帮她拔下。吕聿过来递给我一套双头淫具。我把那东西按在自己身上。前端却换了一个最大号。芈琦渴望的看着我:「好相公……要来欺负你老婆呢吗。」「嗯。」我让她趴在地上撅起屁股,上下两朵花儿都展露在我面前。任我采摘。「相公轻点儿啊。」最大号的伪物进入到芈琦体内的时候,还是让她有些吃痛:「要心疼奴家的身子啊。」我喜欢她自称奴家时候的样子,千娇百媚。不过刚刚被霄萍吊起来的热火驱使着我,容不得我多心疼她,一上来就是大开大合,每一次都抵到她的花心,留在我身体里的那一根也撞击着我那里的嫩肉,让我有些失神,只顾着耸动下身,好让那里的快感来的更猛烈一些。「呃……啊,啊……」芈琦的娇呼难以说清是痛苦还是快感,那一根巨大的东西在她花径中毫不留情的抽插着,每一次都将她送上天堂,也将她带入地狱。直到她身后的我被体内的那根东西送上高潮,欢乐地喷洒出阴精,才缓缓的停住了对她的侵袭。不过那个大东西还夹在她身体里,弄得她不上不下,颇为难受。吕聿这个救火队员赶紧过来搂住她,两姐妹赤裸裸的在我面前百合了起来,吕聿的嫩乳嫩穴都还有待开发,不过我现在还有别的目标。云云刚刚射出了他人生的第一次精液,此刻正在怡清嫂子怀里大口大口的喘气呢。我把他拉过来,扳开他的两片小屁股,在那小菊花上涂了一点我们练功时候用的润滑露,霄萍扶助她胯下的那根伪物,我俩一个放一个挺,将那对于他而言还显得有些大号了的伪物塞进了他的菊花中。「啊……」云云刚刚要叫疼,霄萍就用自己的乳房封住了他的嘴巴。她搂着他耸动了一会儿之后,大约是云云适应了,也不再挣扎,反而小脸蛋上出现了享受的神情。「这小孩,很有潜质啊。」怡清嫂子缓缓地走到我的身边,贪恋的看着我的伪物,「小思,你有福气了。」我亲了亲怡清嫂子的翘乳:「嫂子,你是说前边还是后边?」「后边吧。」怡清笑嘻嘻的弯下腰双手从前面绕过来扳开双臀,「让云云看看。这是很舒服的哦。」我换上一根中号的伪物安在前头,把怡清后庭训练用的润滑棒掏出来丢掉,用手指探了探,又松又滑。听说大师姐喜欢走后门,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嗯,」嫂子发出一声呢喃,霄萍转个个方向,让云云看的更清楚,那一根肉色的棒棒,是怎样在怡清阿姨的后面进进出出,而怡清阿姨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享受样子的。看上去,云云已经对此道是乐在其中了啊。啊呀,今天我的任务还不少呢,看来我真的要成梁山伯,在楼台上纵欲过度,XX而死……这到底是杯具,餐具还是洗具?可是大师嫂娇媚的娇吟声已经让我无暇去想那么多了,大师姐不在,做师妹的替师姐好好的关怀一下师嫂那是应该的事情啊。更何况,边上还有我心爱的琦姐姐和聿妹妹还等着我交公粮呢。虽然说照顾嫂子很重要,可是也不能肥了自留地荒了责任田啊。一边抱着大师嫂那肥肥的屁股抽插着,我就想起了那次全团出动一起去西北演出的那回,在一个露天的舞台上看见那么一出《信天游》。全部的词我记不清了(其实大半是没听懂,方言太重了。),但是有两句打死我都忘不了:「白嫩嫩的大腿,水灵灵的屄,这么好的地方怎么就留不住你!」「好舒服,好舒服。」大师嫂被我弄得眉开眼笑,扭过头来看着我:「我好啦,你还不快去看看你的两个小媳妇。她们可早就受不了了。」这不,我刚一把伪物从大师嫂的后庭里面拔出来,琦姐姐和聿妹妹就凑到我跟前,我们三个搂在一起,彼此也不相分,相互摸乳抠穴,弄的大家都一手的淫水浪汁。「姐姐先来吧。」聿妹妹虽然眼睛里面都快要冒出火来了,可是害羞的天性还是让她推辞一番。琦姐姐摆起来大房的架势:「我已经和相公弄过一回了,这一回你先来吧。」推迟再三,聿妹妹拧不过琦姐姐的一再坚持,羞答答的坐在地上张开大腿。我与她面对面坐下,一手扶助伪物一手拦住纤腰,她将双腿张到极限,穴口儿完全露出,使我很容易就把东西送了进去。「嗯,」聿妹妹嘤咛一声转而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腰,我与她如八爪鱼一样相互纠缠着,彼此的下身紧紧连在一起,乳房也都相互挤压着,唇儿也相连通着,芈琦在一边看着,忍不住把手指头伸到自己的私处抚摸了起来。忽然她的一双白玉乳儿被人从后面捉住她扭头一看,原来是大师嫂。师嫂的食指与中指夹住她那两个嫩红的乳头,轻轻地搓揉着,还附在她耳边道:「小丫头,这样就忍不住了啊?」芈琦粉脸红透,偎依在大师嫂怀里,亮出那嫩红湿透的阴户,叫师嫂拿了一个伪物来告乏。小云云初尝龙阳滋味,后面儿被人开了苞。这般的刺激,叫他前面的小鸡鸡又忍不住树了起来。霄萍一件大喜:「这小家伙还挺能弄。有谁要来尝尝吗?」怡清已经尝过了一次便让芈琦去尝尝。芈琦害羞,还看看我,直到我点点头她才让霄萍把云云抱过来。芈琦躺在怡清怀里,露张玄牝,霄萍把伪物从云云屁股后面退出来,将他推到芈琦身上。芈琦伸手捉住他那个小小的鸡鸡,纤纤十指套弄了两下之后,挺起翘臀,将那东西纳入到体内,双手而按动他的小屁股,才动了几下,便忍不住吃吃的笑。「笑什么呀,丫头?」「这么小的,还是第一次呢。」芈琦笑的可开心了呢。这是我也把聿妹妹送上了天堂。觉得还有力气再来一回,便来到云云身后,抵住他那已经润滑无比的小菊花,把伪物强硬的塞了进去。这小家伙被人弄了后面,前面反而到来劲了,芈琦朝我挤挤眼,好象是在说「又硬了一点儿呢。」我摸着云云光洁的身子,小男孩还是可爱的,特别是这个小菊花,姐姐真是怎么也爱不够,我要大力的抽查,狠狠地抽插。「云云,舒服吗?」我和他说这话,却再和琦姐姐亲吻着。把他幼嫩的小身子当成汉堡包的夹心了。「嗯。」他含着芈琦的一个乳头,说不出话来,不过,我知道他享受着呢。这样真是好极了,以后我的床第上又多了一个可以玩弄的了,只是……我回头看去,原来是霄萍,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盯上了我的后庭,正津津有味的抽送着呢。我望着她英气勃勃的脸庞,妩媚的一笑:「三爷,小女子的那儿好吗?再用力一点吗……人家,人家里面好痒的……」呵呵,我喜欢这种1/ 2的日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