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少女白落棋


第一部分

午夜,灯光闪烁,汽笛声弥漫着整座城市,华丽盛大的宾馆静静的伫立在繁
华的街道旁,在宾馆五层楼的角落,房间门口,两个青年直立的站在房门口,他
们挺着胸膛,瞪着眼睛,看起来倍有精神,他们守着老大,一点儿也不敢怠慢,
即使他们清楚,他们的老大根本不会遇到任何危险。

「嗒,嗒」清脆的声音由远及近,「谁」?门口的青年目光一凝,看向走来
的人。

朝他们这边走来的是一个身材窈窕,面容娇艳的少女,少女一头披肩的秀发,
精致的五官,身穿一袭浅蓝色连衣裙,脚踩一双纯白色高跟鞋,楚楚动人。

「媚儿姐」青年忙向走到眼前的人鞠身,打招呼,「您有什么事吗」?

「我美吗?」甜甜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兰媚儿掩着嘴唇,戏谑的看着眼前
的两个青年。

「这……」顿时,两个青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子懵了,他们不是回
答不上来,而是想不到对方既然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还是以这样的姿态。他们
被迷的晕头转向。

「您,当然……」回过神来,两个青年急忙点头,不管怎么说,对方是高高
在上的存在,他们立刻表现出了应有的尊敬,异口同声的回答,「……额,」但,
下一秒,「美」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他们已经是面容扭曲,此刻,他们的脖
子被一只纤纤玉手紧紧的掐着,对方出手太快,让他们防不胜防。

「咯咯」兰媚儿轻笑,「你们这两个畜生,见到我竟敢不磕头下跪,还敢叫
我姐姐,真是该死」,最上笑着,美女手指加大了力度,卡着青年的脖子,不顾
他们的挣扎,轻轻的将两个人提了起来,「咔嚓」,脖子被活生生扭断,美女松
开手指,两个人瘫软的摔在她的脚下。

厌恶的看了脚下的青年一眼,美女目光一厉,露出邪魅的笑容。她抽出一张
房卡,轻而易举的打开了角落的房间门。

站在门口,兰媚儿依然能闻到一股酒味,她没有开灯,穿着高跟鞋走在地上
却发不出一点声音,静静的走到床前,隐隐看着隆起的被子,「姐姐,别怪我」,
媚儿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她缓缓的从胸口抽出一把匕首,「嗖,」兰媚儿出手
如闪电,不难看出,她绝对是久经沙场的杀手,她出手极快,一秒可以刺出十刀。

当她第四刀落在被子里,她眉头一皱,不对劲,手感不一样。「嗒」,整个
屋子顿时明亮起来,灯光刺眼,一只洁白如玉的手离开灯的开关,看着站在床旁
的女人。

手的主人穿着一袭白色的睡衣,秀发有些凌乱,洁白如凝脂般细长的脖颈上,
她的脸美得不可方物,难以形容,倾国倾城,闭月羞花。「媚儿,我的好妹妹,
你这是」婉转的声音顿了一下,带着一丝怒意,「要杀了姐姐我啊」。

「叮」手中的匕首掉在地上,兰媚儿面如死灰,她缓缓转过身,看着那个比
自己高出一截的女人。对方一脸平静,波澜不惊。

「既然已经知道了」媚儿咬了咬牙,心里没了底气,有人告诉过她,自己绝
对不是白洛琪的对手,但,她还是握紧了拳头。

「怎么,还要和我动手」?白洛琪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微微一笑,「跪下给
我认罪,饶你不死」。声音中带着三分挑逗,三分嘲讽。

兰媚儿没有动,她的胸口汹涌着,握着的拳头忍不住颤抖,眼前的少女看起
来是那么漫不经心,穿着睡衣,踩着凉拖,却是那么从容,这让她心里面害怕,
不安……

「还没想好吗?」白洛琪收起笑容,「看来,你就应该被我踩死」。声音一
出口,兰媚儿只感觉整个房子里都冰凉了。

「扑通」兰媚儿跪在地上,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地板上,秀发杂乱的洒在地上,
「对不起,洛琪姐,媚儿该死,」兰媚儿声音颤抖着,「媚儿该死,求求你,求
求姐姐发发慈悲,饶我这个贱人一命。」

白洛琪无奈的吐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缓缓走到兰媚儿身前,轻轻的抬起玉
足,水灵平底凉拖放在了媚儿的脑袋上,「媚儿,你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原来,
社会上真的有你这样心如蛇蝎的女人。」

兰媚儿感觉到头上传来的压力,她不敢吭声,生怕脚的主人一用力,把自己
踩死。

「媚儿,前几天,我是真要把你当成自己的妹妹了」白洛琪叹息一声,神色
中有些无奈,「你太让姐姐我失望了」。

「抬起头看着我」白洛琪把媚儿头上的玉足踏在了地上,俯视着脚下的女人。
过了好一会儿,媚儿战战兢兢的抬起头,看着头顶神圣不可侵犯的女人,「洛琪
姐,我……」

白洛琪脸色一黯,一把抓住媚儿的秀发,「啪」,耳光声响彻整个屋子,媚
儿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手印,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你还配叫我姐姐啊,
贱货」失望的声音非常冰冷。

「我…贱婢该死」媚儿一脸的惊慌,顾不得脸上的疼痛,犹豫了瞬间,「女
王大人,贱婢罪该万死」她想出这样一个称呼,若不是头发被扯着,她早就疯狂
的磕头了。

「唉」白洛琪摇了摇头,「怪我年轻,社会经验不足,识人太浅」说着,白
洛琪松开手,一脚踹在兰媚儿头上,媚儿整个人向后滑了出去,「砰」撞在了墙
上。

不愧是一名经过训练的杀手,即使如此的疼痛,媚儿也没有惨叫,她急忙跪
好,跪爬到白洛琪脚下,白洛琪看着兰媚儿,此刻,兰媚儿鼻青脸肿,她那绝美
的脸蛋看起来非常滑稽。「咯咯」白洛琪不禁掩嘴轻笑,「真是个贱货,被我踢
了还要爬过来让我虐」。

当然,兰媚儿只能这么做,她的心在滴血,她知道,自己今夜做了人生中最
错误的决定。

「我可以饶你不死」白洛琪淡淡的说道,「可是我的兄弟们」白洛琪意味深
长的看了门口一眼,黛眉微微皱起。

「贱婢该死」兰媚儿张开嘴,一颗洁白的牙齿掉在了地上,带着一丝鲜血,
她看着高高在上的女神,恐惧的眼神中却有着求生的欲望。

「你这么听话,姐姐我又心软」白洛琪把手轻轻的放在凸起的胸脯之上,
「真的让我为难啊」。

「洛琪女王,贱婢该死,贱婢愿以死谢罪」。兰媚儿重重的把头磕在了地上。

「行了,贱货」白洛琪神色冰冷,「别在我面前演戏,我说了饶你不死,就
饶你不死,作为大姐,我必须有这样的信誉。」

「媚儿如果死在女王手下,也算罪有应得」兰媚儿抬起头,她已经做好了死
的觉悟,并不是在演戏。

「够了」白洛琪吐了口气,脸色缓和下来,「去把我的靴子给舔干净,今天
晚上被你灌得,衣服上也有」说完,白洛琪缓缓走到床边,坐在了床上。

兰媚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就像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反应过来,她立刻
跪爬到床头,把倒在地上的白色高跟靴端正的放好,她双手捧起一只,即便很干
净,她依旧认真的舔了起来。

「媚儿啊,」白洛琪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和我说过,你是处女,不是
骗我的吧」。

「媚儿不敢」,兰媚儿捧着靴子,抬起头,诚惶诚恐。

「呵呵,姐姐想看你破处,」白洛琪微微一笑,「用你手里的靴子」。

「这…」兰媚儿内心一震,吓得手里的靴子掉在了地上,又赶紧捧了起来,
她艰难的咬了咬牙,「贱婢遵命」。

「好了,姐姐和你开玩笑的,咯咯」白洛琪轻轻一笑,「舔吧,舔干净靴子,
把地面也舔干净」说着,白洛琪躺在了床上,盖上了被子,「还有,把门口的尸
体给我处理干净。最后」白洛琪打了个哈欠,「明天早上我睁开眼睛,不想看到
你」。说完,白洛琪闭上灵动的眼睛。

「……」兰媚儿本来要感谢的,怕打扰了洛琪,只是静静的磕了个头,继续
舔起手中的洁白高跟靴……

「啾,啾…」宾馆对面的马路边,一颗大柳树挺拔的立在那儿,树上,鸟儿
清脆的鸣叫着,好像为明媚的晨光而兴奋,这样清脆的鸟鸣,传入对面的新龙宾
馆,或者说,有人听到了夹杂在喧嚣中微弱的鸟叫声。

五楼角落521房间,听着欢快的鸟鸣,床上的少女睁开朦胧的双眼,顿时,
整个房间都明亮起来。这个少女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超凡脱俗,不食烟火。白洛
琪伸了个懒腰,「七点了,起得有点迟啊」,目光落在墙上华丽的钟表上,白洛
琪坐了起来,她的脸上带着一丝黯淡,经历了昨晚的事,她似乎有些不太开心,
她到不是怕被人刺杀,至少她知道的,现在这个城市还没人能杀了她,她只是讨
厌背叛。

麻利的起床,洗漱了一番,换好衣服,她坐在床边,把玲珑如玉的美足伸进
了洁白的靴子里,她很喜欢穿这种高跟靴,这让她看起来更有气质,穿好靴子,
站了起来,正当她准备离去时,突然,她的余光落在床边的柜子上,一截白色的
纸条,不经意的放在柜子上,吸引到白洛琪的,是她看到纸条上面有字,拿过字
条,看到字条上简简单单六个字,白洛琪皱起眉头,当她如月亮般好看的黛眉皱
起,只感觉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麒麟殿有异心」……

新龙宾馆门口,几个人紧张的站在那儿,为首的是一个30多岁的男子,男
子一张菱角分明的脸庞,颇有些帅气。

「老大不会有事吧?」「真的有北江会的人来过啊?」…几个小混混小声的
议论着。

「闭嘴吧,老大的厉害岂是你们能知道的」为首的男子训斥了一句,脸上闪
过一丝担忧之色,「就是不知道,我们看护不利,老大会不会惩罚我们」。

听到男子的训斥,这几个小混混都闭上的嘴巴,突然,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
「伍哥,老大不会真惩罚我们吧」?

「哒,哒」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众人往里面往去,一道白色的倩影闪了
出来,眨眼间,这个身影已经站在宾馆门口了。

看到如天仙一般的白洛琪走了出来,为首的男人「扑通」跪在了地上,「属
下失职,让北江会的人混进宾馆,请大姐责罚。」

美,太美了。这是那几个小混混看到白洛琪的第一感觉,看到大哥跪了下去,
几个小混混不敢吭声,立刻跪了下去。

白洛琪扫了四周一眼,街道上还有来来往往的车辆,她轻咳一声,「小伍,
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

小伍心头一紧,急忙站了起来,低下了头,身后的小弟也急忙站了起来,退
到了一旁。他们低着头,默不作声,却时不时偷瞄白洛琪几眼。

「小伍」白洛琪轻启薄唇,「昨晚的事不能怪你,还好你们不在,不然也就
徒增几具尸体而已。」

「是我大意了」小伍低着头,战战兢兢的说道。

「行了,在这看着吧,我回去了」,白洛琪面无表情,她迈了一步,又停了
下来,「还有,管管你的这几个兄弟,做人要光明正大,别老偷偷摸摸的,再这
样看我,下次」白洛琪顿了顿,「把眼睛给挖出来」。

白洛琪已经坐在车上,门口的几个小弟依旧冷汗怜怜。

白洛琪坐着自己的专车,穿过繁华的大街,来到郊区,去往自己的别墅区,
还没到别墅区,门口,已经有十几个人在门口左右两边站着。

白色的跑车在别墅门口停了下来,司机急忙跑下车,到车的一旁,没等他开
门,门打开,一只洁白的靴子踏在了地上,白洛琪站在地上,缓缓走向门口。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跑了出来,看到中年男子焦急的神色,白洛琪站在
原地,她知道,有不好的事发生了。

「大姐」中年男子快步走到白洛琪面前,恭敬的对白洛琪躬身。

「说」,白洛琪轻轻的吐出一个字。「报告大姐,昨晚,有几个兄弟被警察
抓了」。

「怎么回事儿?」白洛琪脸色一暗,「不是让你们安分点吗?」

「昨晚,我们与东海教的人发生了点冲突,惊动了警察」,中年男子看到白
洛琪的脸色,不由紧张起来。

「东海的人」?白洛琪皱了皱眉头,「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中年男子说了起来,原来,麒麟殿和东海教进行了一匹货物交易,结果,麒
麟殿交了一匹假货,被对方认出来了,对方发难,麒麟殿自然要还以颜色,双刀
展开了枪战,惊动了警察局……

听完,白洛琪脸色大变,气不打一处来,她抬起手,一巴掌打在中年男子脸
上,中年男子应声滚落在地上,捂着脸,可想而知,这一巴掌是多么重。

「我早吩咐过,货到了,先给我放着,是谁?」白洛琪胸脯起伏,咬了咬银
牙,「让你们与东海交易的」。

中年男子急忙跪在地上,「是我们大小姐」。

「你听我的,还是听你们大小姐的」白洛琪几步走到中年男子身前,目光一
厉,「文哥,你必须给我个交代」。说完,「哒,哒」白洛琪大步往别墅里走去。

「文哥,这……」白洛琪走了进去,一个小弟急忙把沈文扶了起来。

「别说了」沈文板着脸,「你和弟兄们先去办别的事,我得亲自给大姐赔罪,」
说到这儿,沈文的脸上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别墅房间里,白洛琪端坐在沙发上,绝美的脸上忽明忽暗,这次,她真的生
气了,作为手下,麒麟殿公然违抗她的命令……

「笃,笃」轻轻的敲门声响起,「进来,」白洛琪秀目一瞪,说道。

门被推开,沈文缓缓走到了白洛琪面前,「大姐,我错了」。

「你错了吗?」白洛琪冷笑一声,「你是麒麟殿的人,你们大小姐当家,你
听她的命令,没错啊」。

沈文一听,立刻跪在了地上,「大小姐,是属下的错,您是五龙会的当家人,
别说我,就是大小姐,您一声令下,她也是莫敢不从」。

「我当初怎么说的」白洛琪抬起玉足,一脚踏在沈文的手背上,「嗯?」白
洛琪板着脸,踩在沈文手上的白靴碾动着。

「啊…」沈文惨叫一声,「啪」白洛琪给了沈文一个响亮的耳光,「给我憋
着,你知道你的叫声多难听吗?」

一丝鲜血从沈文的嘴脸流了出来,手背上阵阵疼痛,沈文咬着牙。

「啪」白洛琪玉手一挥,抽在沈文脸上,「我让你给我说,我当初怎么吩咐
你的,啊」。

「属…属下,啊,属下不该…擅做主张」沈文流下一滴滴冷汗,他忍者痛,
艰难的说出一句比较完整的话。

白洛琪吹了吹手,「哦?你倒是说说,你怎么个擅做主张?」白洛琪碾动的
玉足没有停。

「我不该把您的话禀告大小姐」。沈文喘着粗气,颤颤巍巍的说道。「混蛋」,
白洛琪抬起手背上的玉足,一脚踹在沈文的脸上,尖利的靴跟在沈文的脸上划开
一个血淋淋的口子。

「你还是不知道听我的对吧」白洛琪气呼呼的站了起来,玉足抬起,一脚踢
出,疾如风,靴尖狠狠的踢在沈文的肚子上。

「啊」,沈文惨叫,「咳」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捂着肚子,趴在了地上。

白洛琪皱了皱眉头,轻轻的把靴子放在沈文的背上,「总是有人像你一样,
对我不服」。

「大小姐当初说,让我按她的意思办,事后,她和您亲自解释」。脚下,沈
文艰难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什么?」白洛琪把靴子从沈文的背上移开,看着地上的血迹,她摇了摇头,
「是我错了,文哥,你跟随刘叔干了多年,为我白龙会立下汗马功劳,你是他们
的下属,按理说,我的确不该为难你。」

「属下办事不力」,沈文咬着牙,艰难的跪了起来,「您理应责罚。」

「刚才下手重了点,文哥,试试看能站起来吗?」白洛琪平复了一下心情,
「刘雅茹,我到要看看你怎么和我解释。」

「大…大姐」,沈文缓缓站了起来,躬着身子,恭敬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出去吧」白洛琪淡淡的说道,「给我把刘雅茹叫来,我在这儿等她」。

「属下明白」沈文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看着地上的血迹,白洛琪摇了摇
头,她找到卫生间,把洗漱了的拖布拿了出来……

L市,凤影楼,这是一家豪华的酒店,在酒店的顶楼,一间规格最高的客房
里,一个女子坐在镂金的檀木大床上,床垫非常柔软,女子坐在床上,看起来非
常惬意,女子一袭红衣,加上她举世无双的容颜,让她看起来就像盛开的玫瑰,
妩媚娇艳。

刘雅茹,她洁白如玉,光滑细腻的手指捏着一只香烟,她吸了一口,淡淡的
吐出去,空气中出现了一个好看的烟卷。她的一条腿荡在床边,阵阵窸窣的舔趾
声响起,床下,一个光着身子,花容月貌的少女,正捧着刘雅茹的玉足,伸长舌
头,卖力的舔着……

「对,咯咯,就这样舔」床上,刘雅茹娇笑着,「真舒服」。

「吧嗒」一滴眼泪落在了刘雅茹光洁如玉的脚上。少女惊慌,立刻伸长舌头,
舔干净自己流下的泪水。

「嗯?」刘雅茹自然察觉到了,她嘴角一咧,露出邪魅的笑容,「蓉姐姐,
给妹妹舔舔脚,那么不开心么?」

床下,被唤作蓉姐姐的少女更加卖力的舔了起来,但眼泪却如断线珍珠一般
不停的往下掉,一滴滴泪水不住的打在刘雅茹的脚上。

「你要是再这样」刘雅茹吐了口白烟,幽幽的声音响起,「我就像处理你的
同伙那样,把你也杀了」。

「主人,我这是高兴」王蓉内心一凛,吓得浑身一颤,她还不算笨。

「是吗?」刘雅茹轻笑,「喜极而泣啊,咯咯」,突然,她脸色一暗,抽出
王蓉手中的脚,美腿挥动,非常优雅,「啪」刘雅茹用脚抽了王蓉一个耳光,
「你还真是个贱货」。

王蓉「啊」叫了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倒在了地上,她捂着脸,战战兢兢的看
着床上的绝美少女。

「跪好了」刘雅茹沉喝一声,王蓉立刻爬起来,跪在刘雅茹脚下。「跪直,
把脑袋抬起来」刘雅茹媚笑着,「对,就这样,让主人好好赏你几个脚耳光。」

刘雅茹坐到床边,缓缓伸出洁白如凝脂般细长的美腿,「要开始了哦」,说
着,美腿扬起,朝着王蓉美丽的脸蛋抽了过去。

「啪,啪,啪…」刘雅茹用一只脚,来回抽着王蓉耳光,没抽几下,两股红
色的血柱从王蓉的鼻孔中流了出来。

看到王蓉被自己抽出血,刘雅茹的笑容愈加灿烂,美脚不知不觉加大力度。
「主…啊…人…啊饶命」,王蓉感觉两颊火辣辣的,她实在是受不了了。

「啊」…看见对方开口说话,刘雅茹脚尖绷直,玉腿停止挥动,脚尖迅速的
插进王蓉的嘴里。

「姐姐刚才说什么?」刘雅茹轻笑着,「妹妹没听清,再说一遍」,嘴上说
着,却是加大力度,把玉足往王蓉嘴里插。

含了小半个脚掌,王蓉怎么能说话,她忍不住「呜」起来。

「贱货」刘雅茹目光一冷,「把嘴给我张大点」。

王蓉不敢反抗,努力的张着嘴巴,眼泪布满脸庞。「再张大点,姐姐听话,
你要是把我整只脚含进去,我就放了你哦」。刘雅茹掩嘴轻笑。

「呜,呜」王蓉使劲的摇头,此刻,刘雅茹已经把大半个脚掌插入王蓉的樱
桃小嘴中,王蓉的喉咙一阵干呕,不仅如此,她感觉自己的嘴唇要被撕裂了。





第四部分

从L市人民医院走出来,刘雅茹拉着自己的「姐姐」李钥丹去了商场,带着
李钥丹买了好多衣服,首饰,化妆品……当然,也有很多是买给李钥丹的。

对于商场购物的这段时间里,李钥丹的心情也还是不错的,逛街购物是李钥
丹最大的爱好,一件件漂亮的衣裙穿在身上,一件件精巧的首饰戴在身上,李钥
丹的心情有一瞬间还是愉悦的。

但,她恨刘雅茹,这个虐待了自己的女人,刘雅茹给她买东西,这只能让她
绝望和愤恨的心里得到一点点缓和,她知道,刘雅茹还会虐待自己,如果有机会,
她绝对会逃出L市,逃离身边这个可怕的女人。

出了商场,坐上专车,刘雅茹准备回凤影楼,她有自己的别墅,但凤影楼离
市中心更近,很长时间,她都是住在凤影楼的。

坐在车后面,刘雅茹把玉臂伸到李钥丹背后,玉手妖娆的穿过李钥丹后背,
搂住了李钥丹的细腰。

李钥丹坐在那儿,美丽的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清澈的眼睛注视着前方,整
个人好像石化一样。

「姐姐」刘雅茹紧紧的靠在李钥丹身边,轻轻的摇了摇李钥丹的身子,娇媚
的叫了一声,「一下午了,妹妹都没有见姐姐笑过,姐姐的心情就那么差吗?」

「主人」李钥丹转过头,看着刘雅茹,淡淡的叫了一声,面无表情。

「哼,主人要你笑一个」刘雅茹嘟了嘟嘴,有些撒娇的说道。

李钥丹一怔,让她笑,还不如让她死了,她不敢违背刘雅茹,努力的挤出一
丝笑容,可笑容还没有挤出来,一滴眼泪从眼角不自觉滑落。

「哎呀」刘雅茹一惊,「姐姐怎么哭了,」她一副惊慌的样子,忙是从包里
拿出一张银行卡,塞到李钥丹手里,「姐姐,求求你别哭,这儿有好多钱,妹妹
都给你」。

对李钥丹来说,刘雅茹的每一句话都是命令,她只好收起刘雅茹给自己的银
行卡。忽然,她感觉酥胸一紧,「嘤…」她娇呼一声,但在车里,她急忙捂上小
嘴。

轻轻的揉捏着手中肥硕的乳头,刘雅茹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给脸不要
脸的贱货,待会儿回去打死你,咯咯」。

李钥丹神态一凝,浑身一颤,眼泪止不住的滴落……

很快,回到了凤影楼,带着李钥丹走进自己预订好的进餐房间,房间很大,
有浴室,厕所,卧室……房间的大厅里摆着一个圆形餐桌,上面摆着各色各样的
饭菜。

优雅的走到餐桌旁边,缓缓走到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刘雅茹指了指门口,
「贱货,关上」。

李钥丹心头一紧,关上了房间的门。

「滚过来,磨蹭什么」?刘雅茹的声音中带着些许不耐烦。李钥丹咬了咬牙,
硬着头皮走到刘雅茹身旁。

「看看,喜欢吃什么」刘雅茹淡淡的问了一句,「就在这站着,喜欢吃的,
我给你夹。」

「多谢主人,我不饿」李钥丹紧张的摇了摇楼。

「你个狗东西」刘雅茹目光一厉,抬起玉足,一脚踹在李钥丹那光洁的大腿
上,尖利的靴跟在白皙的玉腿上留下一道血痕。

「你个狗东西」刘雅茹目光一厉,抬起玉足,一脚踹在李钥丹那光洁的大腿
上,尖利的靴跟在白皙的玉腿上留下一道血痕。

「啊…」痛得惊呼一声,李钥丹扑通跪在地上,惶恐的看着刘雅茹。

「非得惹我生气」刘雅茹不满的冷哼到,她夹起一根肉丝,缓缓递到李钥丹
嘴边,「来,母狗,吃」。

李钥丹麻木的张开嘴,伸出娇小的舌头。就在这时,筷子松开,肉丝掉在地
上。刘雅茹抬脚,黑色的高跟鞋踏在李钥丹的光滑细腻的大腿上,隔着裙子,并
没有直接踩在腿上。

「贱狗,还真想让主人喂你啊」刘雅茹冷喝一声,吓得李钥丹瑟瑟发抖,
「给我把掉在地上的吃下去,贱货」。

李钥丹心头一颤,她不知道违背刘雅茹等来的是什么,只好低下身子,她泪
汪汪的看向刘雅茹,原来,刘雅茹踩在自己腿上,她想趴在地上,身子却伏在刘
雅茹的美腿上,让她趴不下来。

「咯咯,真是可怜的贱狗」说着,她收回玉足,脸上已经恢复了妖媚的笑容。

李钥丹心灰意冷,她已经麻木了,她趴在地上,将地板上的肉丝吃进嘴里。

「好吃吗?姐姐」上面传来甜美的声音。李钥丹机械般的点了点头。

「这儿还有很多」刘雅茹端起盘子,却没有倒下去,她弯下柳腰,把满满一
盘京酱肉丝放在了地上。

李钥丹低下了头,伸出舌头,「我让你吃了吗?贱狗」刘雅茹一脚踹在李钥
丹的脑袋上,她用脚掌踹的,并不是很重,将李钥丹的脑袋踢到了一旁。

「啪嚓」一声,盘子被踩碎,刘雅茹一脚跺在盘子上,肉酱四溅。「吃,贱
货,地上的,盘子里的,都给我吃下去,咯咯」刘雅茹娇笑,「最后,我的鞋子
一定要干干净净哦」。

绝望,无助,无尽的屈辱在李钥丹心中哭泣,她趴在地上,刘雅茹可以清晰
的听到脚下细细的咀嚼声。

「快点吃,贱货」一边细嚼慢咽的吃着餐桌上的美味,刘雅茹一边催促着脚
下的美女,「吃不完踩死你」。

大约过了十分钟,肉丝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李钥丹趴在地上,舔着刘雅茹
的高跟鞋。

刘雅茹也吃的差不多了,她拿着纸巾,轻轻的擦拭干净嘴角的饭渣。她转过
身,饶有兴致的欣赏着脚下的一幕。

「这儿还有,别急,姐姐」刘雅茹掩嘴轻笑,缓缓抬起玉足,露出脚下稀烂
的肉丝和盘子的碎块,「咯咯,小心点,别把嘴划伤了」。

不一会儿,脚下的肉丝也被舔得干干净净,「贱货,捧着主人的鞋子」刘雅
茹微笑着,「鞋底上还有这么多,一定要全部吃完哦」。

李钥丹颤抖着捧起刘雅茹的玉足,细细的舔起了刘雅茹的高跟鞋底。

「唉,可惜你的身上今下午做了多处包扎」刘雅茹失落的摇了摇头,「不能
让我尽情虐待,唉……」

「主人,舔干净了」李钥丹捧着高跟鞋,抬头看向刘雅茹,弱弱的说道。

「嗯」刘雅茹满意的点了点头,把玉足放在了地上,「妹妹不虐你了,好不
好?」「谢谢主人」李钥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给刘雅茹恭敬的磕了个响头。

「姐姐,吃饱了吗?」刘雅茹关切的问道。「嗯嗯」李钥丹点了点头。一盘
京酱肉丝下肚,确实饱了。

「主人给你倒点水喝」刘雅茹媚笑,站了起来。

「主人,我自己来」说着,李钥丹就要爬起。「跪着」刘雅茹瞪了李钥丹一
眼,「在这等着」说着,刘雅茹拿着杯子,走进了卫生间。

片刻,刘雅茹微笑着走了出来,「给,姐姐,喝了它。」刘雅茹将手中的杯
子递给李钥丹。

跪着接过杯子,立刻感受到一股骚味扑鼻,她低头在了一眼,淡黄色的液体。
「主…主人」李钥丹咬了咬牙,「我不喝」。她绝对不会下贱到喝别人的尿,打
死她也不行。

「喝不喝,不喝踩死你」刘雅茹冷哼一声,李钥丹把手中的杯子缓缓放在地
上,「主人,您快点杀了我吧」。

「好好好」刘雅茹神色一暗,「贱货,把裙子和内裤脱了,不然」她冷笑一
声,「我就先踩烂你的乳头」。

李钥丹下意识的捂着酥胸,颤抖了一下,看着刘雅茹杀人的眼神,她相信刘
雅茹说到做到,她只好脱了裙子,褪下内裤。

「来,贱狗,躺下别动」。刘雅茹目漏凶光,冷冷的说道。

李钥丹颤抖着,躺在了冰凉的地板上。刘雅茹缓缓抬起玉足,鞋跟放在了李
钥丹的私处,她的鞋跟在李钥丹的蜜穴周围一下一下的轻点着,好像在寻找什么?

「啊…」李钥丹惨叫,她知道刘雅茹想做什么,「主人不要」,说着,她紧
紧的夹住了两条玉腿,用手掌捂在了蜜穴上方。

「也好」刘雅茹似乎释然了,「那就先把你的乳头给踩烂吧」。说着,抬起
玉足,一脚踏了下去。

「不要……」李钥丹眼泪倾泻而出,放开了捂着蜜穴的手掌。

鞋跟在李钥丹胸部还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实际上,已经停了一秒多了,
看到李钥丹拿开手掌,刘雅茹露出淡淡的笑容,「这就对了,老实一点」。

刘雅茹把玉足放在李钥丹的阴部,鞋跟缓缓的滑动,「找到了」,她轻轻一
踩,「嗤」,鞋跟插入了李钥丹的蜜穴中。

「啊……」李钥丹大喊,当然,更多的是害怕,她的蜜穴不知道被肉棒捅过
多少回了,承受能力自然强一点。

「咯咯,别怕,姐姐」看到一切回到掌握之中,刘雅茹媚笑起来,「还有一
半没有进去呢」。

黑色明亮的鞋跟有10㎝长,刘雅茹一踩,鞋跟全部没入李钥丹的蜜穴中,
「踩死你,踩死你」,刘雅茹抽插着鞋跟,脚掌踏在女人的小腹上,发出「啪啪」
的声音。

「啊…啊……」李钥丹惨叫,毕竟是尖利的鞋跟,加上刘雅茹凶狠的力度,
疼的李钥丹直叫。刘雅茹一边抽插,一边搅动,尖利的鞋跟摩擦着李钥丹蜜穴中
的嫩肉,让她倍感疼痛。

「主人赏你圣水喝不喝」刘雅茹开始威胁,「咯咯,不喝是吧,那就把你的
私处踩烂,以后再也别想做爱」。

「喝,我喝」李钥丹疼的浑身打颤,她真后悔把蜜穴给刘雅茹践踏。

刘雅茹抽出鞋跟,鞋跟上带着一丝血迹,李钥丹的蜜穴深处被划破了。

「舔了」刘雅茹把鞋跟放在李钥丹的嘴唇上方,「咯咯,像吸管那样吮吸,
知道吗,咯咯」。

李钥丹抬起头,张开嘴,含着女人的鞋跟,舌头绕着鞋跟转动,不一会儿,
鞋跟的血迹被她舔得干干净净。

刘雅茹收回玉足,「快喝吧,都凉了」。李钥丹爬了起来,端着杯子,闭上
眼睛,脸色无比难看,她张开樱桃小嘴,将杯子中的液体缓缓倒入口中。

「别急,慢点」刘雅茹戏谑的看着李钥丹「待会儿我给你拉几根大便,一边
吃一边喝,咯咯」。

「呯」李钥丹手中的杯子不自觉滑落,她的身子缓缓倒在地上,竟是直接晕
了过去。

「喂」刘雅茹气的跺脚,「本小姐的大便有那么难吃吗」……

并没有急着把李钥丹弄醒,刘雅茹给小弟打了个电话,让他待会儿过来收拾
房间,自己轻轻的抱起地上的女人,前往顶楼自己经常居住的屋子。

回到家,把李钥丹放在床上,拿纸巾轻轻擦去她下体的血迹,又去浴室拿浴
巾把李钥丹的身子擦干净,刘雅茹让李钥丹平稳的躺在床上,随即走向浴室……

私处隐隐传来一阵疼痛,李钥丹缓缓睁开眼睛,她环视了一眼,知道了自己
在哪?听着哗哗的水流声,她知道刘雅茹正在浴室,轻轻的叹息一声,李钥丹闭
上了清澈明亮的眼睛。

不一会儿,刘雅茹从浴室出来,她的手中拿着一个杯子,走到床边,她轻轻
的把手伸到李钥丹的身子下面。

「主人」李钥丹睁开眼睛,面无表情。

「醒啦」,刘雅茹没好气的看了李钥丹一眼,「给,拿杯子去浴室漱漱口,
我可不想和一个满嘴尿骚味的人在一张床上睡觉」。

看着李钥丹走向浴室,刘雅茹忙是提醒道,「小心点,别把伤口染湿了」…


床上,刘雅茹抱着李钥丹,玉手抓着李钥丹酥胸,「姐姐,喜欢被我虐待吗?」

「不喜欢」李钥丹很直接。

「那好啊,明天我就踩死你」刘雅茹撇了撇嘴,有一点气恼。

「但愿如此吧」李钥丹无奈的叹息一声。「哎呀,哎呀,气死我了」刘雅茹
把玉手伸到李钥丹的腋窝下,轻轻挠了起来。

「咯咯,咯咯」李钥丹痒的不行,笑了起来,「主人,别闹了」她一把抓住
刘雅茹的玉手,死死的按在床上。

忽然,她意识到,完蛋了!自己怎么能随便碰刘雅茹这个女魔头?

「我错了,我错了」刘雅茹撒娇,竟然求饶,「好姐姐,放开我吧,我困了,
要睡觉了……」

李钥丹松开玉手,在心里面又一次叹息,「谢谢主人」。「晚安啦,我的女
奴」……

清晨,阳光明媚。一个女子站在白色的栏杆旁边,女子穿着一件粉色的T恤,
一条白色的休闲牛仔短裤,脚上踏着一双白色的毛绒拖鞋,可以看到女子的脚上
穿着一双纯白棉袜。

女子站在那儿,就像河水中亭亭玉立的莲花,高贵圣洁,仙气袅袅,当然,
这只是女人的气质。

女子的容颜举世无双,美得出尘,让人惊叹。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不食烟火,
清纯圣洁的女子,会是全国最强黑社会的老大,白洛琪。

白洛琪站在别墅门口,玉手微微扶着栏杆,她的一双修长的美腿露在空气中,
任何人看到都会忍不住浮想联翩。她一脸平静,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她望
着远处的树林,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她站在那儿,是那么的自然,好像一幅
美丽的画,如梦似幻。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从楼梯口走了上来,他一袭黑衣,身材消瘦,长的比较
帅气,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

李剑龙,刺猬,之前白洛琪嫌他的头发惹眼,他已经理了。他缓缓走到白洛
琪面前,鞠身行礼,「大姐,去吃早饭吧」。

白洛琪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另一边,L市和平医院,一间病房门口,两个人站在那儿,一男一女,女的
娇艳动人,男人英俊帅气,器宇不凡。

「吕斌,你见过哪个新来的女警察吗?」女子淡淡的问了一句,眼神中散发
着淡淡寒芒。

「大小姐,昨天新来的,我也没有见过」被称作吕斌的青年摇了摇头,神态
凝重。

「我知道了」刘雅茹吸了一口冷气,目光一凝,「我要去见白洛琪」。

「对了,吕斌,安抚好弟兄们,尤其是那个叫王虎的,别让他们之前闹矛盾」
临走前,刘雅茹吩咐吕斌……

吃完早饭,白洛琪接到一个电话,从始至终,白洛琪一直笑着,看她的神态,
就像一个可爱的女孩,可以肯定,电话另一端的人和白洛琪关系很好。

挂断电话,白洛琪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她匆忙的
交代了几句,便挂掉电话……

得到白洛琪的同意,刘雅茹缓缓走进别墅,后面,一个美女低着头,紧跟着
刘雅茹。

「笃,笃…」轻轻的敲门。

「进来吧」白洛琪淡淡的说道。

门被推开,刘雅茹缓缓走进白洛琪的房间,站在白洛琪面前,刘雅茹神态恭
敬,向白洛琪行礼。李钥丹也跟着行礼,她清楚,眼前的女人比刘雅茹还要可怕。

「坐吧」白洛琪坐在沙发上,她挪了挪身子,轻轻的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属下不敢」刘雅茹鞠身。

「好了」白洛琪露出淡淡的笑容,她一把拉住刘雅茹的胳膊,将她拖拽在身
旁,按坐在沙发上,「别一口一个属下的,你不是说了吗?我可是你妹妹呢」?

刘雅茹一怔,连忙站了起来,「属下之前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姐见谅」。

「还疼吗」?白洛琪轻笑,拽了拽刘雅茹的胳膊。刘雅茹只好坐下来。

「不疼了」刘雅茹恭敬的说道,「况且大姐心慈手软,并没有让我受伤的意
思」。

「谁让你无视我?」白洛琪白了刘雅茹一眼,「我只是给你个教训而已」。

「大姐做的对」刘雅茹露出一丝愧疚。

「好了,好了,别一口一个大姐的,属下的」白洛琪抬起玉手,捏了捏刘雅
茹粉嫩的脸颊,「瞧你进来,一直拘谨着,一点也没有一个姐姐的样子。」

「妹妹厚爱」刘雅茹露出一丝浅笑,「姐姐倍感荣幸」。李钥丹还没有见过
刘雅茹这样的笑容,美丽大方,温柔甜美的笑容。

「你是那天的?」白洛琪看向李钥丹。「蠢货,还不赶快跪下」刘雅茹没好
气的骂了一句。

李钥丹忙是跪在了地上,低下了头。白洛琪玉手抬起,捧起了李钥丹的脸蛋,
「挺漂亮的」。

「妹妹,她是我新收的女奴」刘雅茹得意的笑着,「如果你喜欢,姐姐送给
你」。

「臭毛病」白洛琪瞪了刘雅茹一眼,「多么好的女人,就让你糟蹋了」。

「妹妹」刘雅茹摇着白洛琪的胳膊,撒娇起来。

「好,随姐姐,行了吧」白洛琪轻笑,「不过,对人家好点」。

「我对她可好了」刘雅茹嘴角翘起,显得有些得意,「不信你问她」。「真
的吗?」白洛琪看向李钥丹。在刘雅茹的注视下,李钥丹摇了摇头。

「咯咯,咯咯」白洛琪掩嘴轻笑。「哼」刘雅茹气的直跺脚,「你」她指了
指李钥丹,「我回去非打死你。」

李钥丹低下头,不敢看刘雅茹生气的样子,她知道,自己又要倒霉了,但,
她绝不会做任何人的奴隶。

「你不用害怕」白洛琪声音很温柔,「姐姐是个好人,她不会伤害到你的」。

「哼,我可是个冷酷的魔女」刘雅茹嘟了嘟嘴,娇恼的看着白洛琪,「今天
回去我肯定打死她」。

「好姐姐,别吓唬她了」白洛琪轻笑,「你起来吧,去那边坐下」。

「你敢」刘雅茹娇斥一声,吓得李钥丹微微颤抖。

「好了,看着怪可怜的」白洛琪抓起刘雅茹的玉手,目光中流露中一丝同情。

「姐姐,我让她回答一个问题」刘雅茹狡黠的一笑,「只要她回答了,今天
就不再为难她」。

「好」白洛琪点头同意,李钥丹精神一振,抬起头,看向刘雅茹,她知道对
方还是说话算数的。

「你说,我和洛琪妹妹,谁更漂亮」刘雅茹笑着问道,「要想清楚哦。」

李钥丹分别看了两个人一眼,低下头,弱弱的说道,「主人惩罚我吧。」
「别这样,这个问题可以回答的」白洛琪的笑容中带着一丝好奇,「在你眼里,
到底谁更漂亮」?

「妹妹,你非要气我是不是」刘雅茹不满的娇哼一声,「这还用问吗?当然
是你更美一点」。

「主人更妩媚」李钥丹违心的说了一句,之所以违心,是她憎恨刘雅茹,但
她说的是事实。

「好姐姐」刘雅茹站了起来,拉着李钥丹胳膊,将她扶了起来,「妹妹今天
绝对不会为难你,快去床上坐下吧」。

「姐姐怎么突然来找我了?」白洛琪收起笑容,淡淡的问道。

「妹妹,姐姐被人欺负了」刘雅茹委屈的摇摇头,「人家说了,让我规矩点,
不然就把我踩在脚下。」

「这不可能吧」?白洛琪还是有些惊讶,她实在想不到,除了她自己,还有
谁敢说这种话。

「就是一个新来的警察」刘雅茹长话短说,「把进去的弟兄们虐的半死不活
的」。

「有这种事?」白洛琪目光一厉,她绝不允许有人欺负她的人。

「姐姐,我来就是想求你答应」刘雅茹正色道,「允许我为弟兄们报仇」。

「你要杀了她?」白洛琪看向刘雅茹。「不,姐姐还是有分寸的,我要把她
踩在脚下,以消心头之恨」刘雅茹冷冷的说道。

「对,毕竟是警察局的人」白洛琪淡淡的说道,「但也要让她知道,我们绝
不是好惹的。」

「妹妹同意了?」「嗯」白洛琪点点头,「你是对的,这种事就应该和我商
量」。

「我明白」刘雅茹微微一笑。「不过,这种小事也不值得你亲自跑一趟」白
洛琪捏了捏刘雅茹的脸蛋。

「妹妹」刘雅茹揉了揉脸,「你该不会又想虐我了吧」?

「姐姐想哪儿去了?」白洛琪笑着摇了摇头,露出一副冤枉的样子,「我虽
然偶尔虐虐别人,但那都是别人把我惹毛了的情况下」。

「要是没人惹你,你能忍住心里的虐待欲望啊」刘雅茹笑着,声音中带着一
丝魅惑。

「姐姐」突然,白洛琪娇笑一声,意味深长的看了刘雅茹一眼,笑容中带着
一丝邪气。

「你要干嘛?」刘雅茹急忙挪了挪身子,远离白洛琪,白洛琪一脸不怀好意,
让她心里发毛。

白洛琪缓缓抽出拖鞋里的玉足,踏在沙发上,看着刘雅茹,指了指自己的棉
袜脚。

「想干什么?」刘雅茹娇呼一声,「我不要」。

「舔」白洛琪微微一笑,「给我舔」。「叫你呢?滚过来」刘雅茹急忙看向
李钥丹,「给你洛琪妹妹舔脚」。

「主人不是说,今天不为难我了吗?」李钥丹站了起来,柔弱的说道。

「我不管」白洛琪微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必须有一个人给我舔脚」。

「就不舔,你能把我们怎么样?」刘雅茹站起来,抱臂在胸,气呼呼的说道。

「不舔?好你个刘雅茹」白洛琪笑骂一声,站了起来,「我踢死你」,她一
脚踹了过去。

刘雅茹一闪,躲了过去,「姐姐,我们快跑,」说着,她跑到床边,拉起李
钥丹的手,大步跑了出去。

「慢点,别摔了」看着两人仓皇的背影,白洛琪甜甜一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