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家里女人花

电梯到了十二楼,『叮咚!』一声自动门缓缓开启,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着 大理石装饰的精致中庭。薇若从皮包里掏出一把钥匙缓缓地朝楼层的边角走去, 林正伟也不发一语地跟上,他们虽然早已洞悉彼此心里的欲望,但却仍在揣测对 方心里真正的意图。 在一阵钥匙互相撞击的清脆声响中,薇若打开了屋子的门,推门进入室内、 按下墙上的开关打开了玄关灯,并且回过头来,用着极端诱惑、软柔地像是棉花 糖般让人无力抗拒的诱惑口气,对着林正伟开口,『进来坐一下吧!』 『嗯嗯……』林正伟应了一声也跟着走进屋内。当他将门拉上回过头来、想 要看看屋内的瞬间,一对桃红色的柔唇突然袭了上来,贴住他干涩的嘴唇。薇若 一边主动激烈地吻着他,一边伸手开始拉扯起他身上的衬衫,解开上衣的扣子, 开始抚摸他健壮的胸膛。 刚开始时,他的确对于薇若这样的主动感到些许意外,但这迟疑也只在一 时之间。当他确定了对方的意图之后,立刻配合着伸出双臂搂住女人的纤腰,开 始利用触觉、慢慢地探索她的身材曲线,凹凸有型的的腰,平滑的背,与有点弹 性的丰满臀部。 两个人一边激烈地接吻着,一边发出粗浊的呼吸声,在一阵亲吻与拥抱后, 薇若松开了口,一边喘息一边呢喃着,『快点……给我……我想要你!』并且在 林正伟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之前,蹲下身主动开始解开他的腰带与裤头,并 且粗暴地将休闲裤与内裤一拉而下。 林正伟只觉得一阵激烈的拉扯,下身一凉,一只冷冰冰的小手握住自己的下 体,但在同时阴茎顶端触却传来一阵湿热,薇若正用她美好的舌尖爱抚着龟头 柔软的边缘,而在这一冷一热的极端刺激下,阴茎马上神气抖擞起来。

『呵……原来,你的小家伙……看起来也很不错吗!』女人一边用手抚摸着 林正伟的阴囊,一边在肉棒的枝干部位轻巧地搓动着。薇若一边称赞着,一边 用一种很奇异的眼光朝上看着林正伟的脸。林正伟打量了一下她那双几乎要喷出 火来的大眼,感觉甚至是下缘的那一片眼白,都透露着一股异样的媚诱。 他对于她一边睁着双眼跟自己四目相对,一边继续舔食、搓揉着自己的阴茎 这举动,有着超乎平常的受用感觉。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将背轻靠在门板上, 林正伟伸手轻轻地像是在摸小猫般,抚摸着薇若的嫩脸与光滑的发鬓,一边享 受她主动积极的服务。 「这女人的嘴太销魂了!」林正伟如此感觉,但下体传来一阵如电击般的酸 软,却让他不得不警觉起来,毕竟他可不想当个只知道自己爽却不顾别人感觉的 猪头混蛋。在过程之中追寻彼此双方精神与肉体上的欢愉,一直是林正伟对「性 爱」这档子事不二的依归。 他伸手轻轻拍了薇若的下颔,『够了!起来吧,你帮我弄得很舒服!』他给 了女人一个温柔的微笑,顺手轻轻地将她拉起来,将她搂在怀中。 林正伟低头,开始轻轻地吻着女人从圆领衫领口露出来的一片粉肩,慢慢地 沿身体的线条往上,小心翼翼地避开她挂在耳垂上的装饰,轻舔着她耳蜗外缘。 这招对于敏感的薇若来说很有效,她开始全身颤抖,娇柔地低吟着,两只 手环抱着林正伟,像是只倚靠在尤加利树枝干上的小无尾熊。林正伟一边热烈地 抚弄着女人的背,一边伸手将她的窄群往上拉,当他的手触及薇若那神秘三角 的一瞬间,突然吓了一跳。 『你没穿内裤?』他的手只摸到一片薄薄的耻毛,还有中间早已充血发烫的 肉穴,原本预期中的布料触感并没有出现。 『嗯……人家担心跟你聊一聊会忍不住把小裤子弄湿,所以趁着中途去上厕 所时先脱掉了吗!』薇若一边用娇憨的鼻音在他耳际哼着,一边用两只大腿夹 住林正伟的右脚磨蹭着。 被这样一推挤,林正伟原本只是轻轻靠在她穴口的两只手指,就这样一阵滑 溜给吸进了薇若体内。看来这妞儿真的骚淫得很厉害,整个下身包含两片大腿 内侧,全都是湿得滑溜溜的,林正伟一边对她的饥渴感到讶异,一边也替她感到 疼惜……看来那男人真的是太不负责任了,钩起女人子的情欲却不给予满足,这 样的人根本是败坏了男人的名声! 「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站起来,既然今天有人做不到这点,身为男性表率 的我,绝对要在这地方扳回一成!」林正伟自顾自地,使用自创的歪理来美化自 己的行为。 他用手指做为先锋,努力地在蜜液如泉涌般不断泌出的小穴里面,摸索 薇若的性感中心。拇指轻按着小小裂口上方那突起的圆点,食指跟中指则是利 用着其体型的优势,深入探索阴道内壁那神奇的绉折地带。 林正伟一会儿温柔地揉弄着女人子的身体,一会儿突然激烈地以指代棍,快 速地在薇若下体抽插,弄得她是全身酸软无力,只能将所剩的气力用在娇喘呻 吟。 『我……我……嗯嗯……好爽……唔……喔……快……受不了了……不要… 停……不要停……』 在一阵猛攻之下,薇若发出了又尖又细的高频喘息与呻吟,像是想透过这样 的发泄来抵挡下身传来的强烈快感。过度的刺激让她忍不住用力地掐着林正伟的 肩头,要不是还有衣物的保护,只怕此时修长的柔荑已经深陷在肉中了。 林正伟心想,似乎光是利用手指的抽插,就可以把这女人送上情欲天堂了,于是他用尽全身的气力集中在两跟手指上,以最快速的频率抽动着自己的手。女 孩的手指越抓越紧,呻吟越来越激烈,就在他判断薇若将要绝顶的瞬间,她突 然用力地推开了他与他的魔手,大口大口气地喘息着。 『等……等一等,不行,这样太刺激了!』薇若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断续地 边喘边说着。 『赶快吗……我不要你用手,我要你放进来!』女人在林正伟胸前磨蹭着, 表情非常暧昧。 『放什么进去?我刚才不是已经把手指放进去了吗?』 『嗯——你这个人真坏,明知故问!』薇若用两只手环抱住林正伟的脖子, 像个小孩般对他撒娇,小女儿似的娇羞很少有男人能抵得过,但用来形容一个下 身大腿根处整片湿淋、欲火攻心的小淫娃,似乎又有点矛盾诡异。 『好吗——赶快给人家吗——』女人在他怀里磨蹭着。 『你不说清楚是哪里,我也没办法知道是哪里呀!』林正伟嘻皮笑脸地享受 作弄她的乐趣。 『唉呦……直接说很丢脸耶,人家……人家想要你的这里吗——』她伸手抓 着林正伟的阴茎,搓弄着。 『不行,你不说出口就不给!』 『人……人家想要……你的……肉……』还真是荡妇装烈女,不过这招装清 纯总是对男人很有效,薇若想了半天后,终于咬着下唇,心一狠、小声地说出 了口,『肉……肉棒啦!你很讨厌耶!』 林正伟忍不住为了她扭捏的好笑模样而笑出来,原本还想继续逼问闹场,问 她想要肉棒放进哪里,但话还没出口就被女人瞪了一眼而作罢。 薇若牵着林正伟的手,倒退着往起居间看起来宽大舒适的沙发椅上走去, 主动地靠卧在椅子上将她穿着的短裙给卸除,用她如丝般的媚眼勾引着面对的男 人。 而此时的林正伟,早就被她逗弄得下体发胀异常,甚至有点疼痛了。他将自 己已将开了一半的长裤连同内裤一同退下,留下雄伟地矗立在那儿的男性象征, 看得薇若心都酥了,下身热流泌泌不止。 他跪在沙发椅前,扶着薇若的臀往前一拉,将她的下身对齐在沙发椅的边 缘,两手穿过女人的膝盖下,用自己的肩头扛住她两只修长白晰、高跟鞋都还来 不及脱去的美腿,握住自己的小兄弟在女人濡湿的穴口摩擦着,不过两下子,原 本已经快被风干的龟头,这下子又是湿滑晶亮。 林正伟故意逗弄着对方,每次肉棒都已经抵住穴口看似就要进去了,却又往 旁一闪擦身而过,弄得三番两次早已心理准备妥当想要接受男人进入的薇若, 一颗心七上八下悬在那儿,煎熬万分,心里那饥渴程度也如直线般攀爬而上。 看着逗弄对方也闹够了,林正伟小心翼翼地将粗壮的男根对准了薇若潮湿 发亮的肉穴,慢慢地、一公分一公分地推进对方身体里。半靠在懒骨头沙发椅上 的薇若,对于男人进入自己体内的画面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她一面表现出因为 害羞而不好意思的表情,却一面睁大着双眼看着两人交合的部位移不开目光,顶 多只是吞口口水缓和一下期待与紧张的心情。 或许是因为早已春潮泛滥润滑就绪,或是经验已经不少,林正伟毫无窒碍地 将尺寸可不差的阴茎插入了薇若身体里面。虽然少了那种期待中的紧箍摩擦, 但是她热情如火的腹腔却仍能带给对方一种难以言喻的烫辣体验。

『啊……你的那里……好粗!塞得……好满喔……』薇若露出了一脸又是 惊讶又是感动的表情。 林正伟一边开始缓慢地在对方体内进出,一边缓缓地解开女人身上穿的衬衫 衣扣,尝试保持动作的优雅。将钮扣完全解开后,轻撩起衣服,在巧妙的手法下 前开式的内衣瞬间分离、一对雪白柔嫩的乳房绷跳而出。他配合着下身突进的节 奏,将原本直线往复般的抽插转换成一双手掌的圆周运动,在薇若的胸部摩娑 着。 上身与下体协调的刺激就像是自己的呼吸韵律一般,缓缓地、深刻地传入 薇若的感官中枢,不像平常跟男友亲热时对方几乎可说是粗暴的猴急劲儿,这 男人很懂得掌握女人的节奏。那股不劲也不柔的力道,恰巧能将她顶到心底,很 想要开口喊叫出来,但又正好差那么一点点,以致于无法让她忘却自己身为一个 淑女该有的把持,还不致抛开一切忘情地哭喊。 虽然薇若很希望对方此时能给她一阵连环的激烈抽插,让快感像大雨狂落 般打击在她心理,将她快快拱到天顶。但她一方面又难以释怀此时这一深一浅、 进退有步的挑逗,开始随着男人的节奏调整自己的呼吸,每次呼气到底时,配合 一声短短地娇吟,而每隔一段时间男人深深地插进她的最深处时,则配合一声悠 转绵长的叹息。 『嗯……嗯……嗯……嗯……嗯……』她很有节奏地呻吟着,让男人也能分 享一点她的欢愉。 『怎样?有没有很舒服呀,快说你喜不喜欢我这样玩你?』 『喜……喜欢……喔……嗯……这样……好……舒服……』 『那……你喜欢插进去还是拔出来的感觉?』林正伟一会儿深深地将阴茎插 入至底,一会儿又快速地将它拔出蜜穴,只留着菇状的顶端勉强还在穴口,像是 在范例表演。 『插……插进去……』薇若像是梦呓般地回答着,『插……很深……很深很 深……喔……就是这样!啊……嗯……』 林正伟看着女人迷蒙的双眼,知道此时的她已经逐渐被自己带入一种截然不 同的欲望海拔。像是爬山一般,男人与女人可以很轻易地一鼓作气,冲上一座平 凡小山的山顶,但要攀爬欲望世界的最高峰,你需要调整节奏,一次爬一段路, 慢下来喘息一口,等到身体习惯了这样的气压后,再继续攻顶,才有办法真正踏 上那仰之弥高的颠峰。 在经过了不知到底有多久的规律交合后,林正伟慢慢地放慢下体的节奏,最 后静止下来。他轻轻地拍拍薇若,示意她翻身过来,将上半身倚靠在沙发椅柔 软的椅背上,将漂亮的翘臀朝向他,等待男人粗壮的阳具再度的临幸。 林正伟没让两人彼此的身体有机会冷却下来,很迅速地将自己的欲望插头插 进薇若为了他而开启的插座里。薇若的阴道虽然够湿够热,但却不够长到完全 容纳他的阳具,他感觉到洞穴的深处那些许的阻碍后,就将下半身的探索停了下 来,让身体确实地记住这个深度后,开始由缓至急,逐渐开始抽插的动作。 刚开始时,林正伟用双手扶着薇若的腰,用其作为使力点进行活塞运动。 但当交合的速度逐渐变快,女人的身体与他的双掌都开始泛起汗滴而变得湿滑难 以使力之后,他将手往前伸过去,握住薇若的双乳,一边使劲搓揉她的胸部、 一边快速地摆腰。 『啊——啊——嗯——啊啊——好爽——好爽——』 『怎么,你喜欢这样跟小狗一样的姿势吗?』 『不喜……啊……不……我喜欢……你这样……从后……后面……但……我不是……小……狗……』薇若好不容易勉强地凑出了一段话,因为每次男人 的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话就得因此而中断一下,『还说你不是小狗,我从后面一 插你连话都讲不清楚了!』 平常跟男友上床时,薇若并不喜欢这样从后面进入的姿势,因为在男友太 长的阴茎粗暴的蹂躏之下,这姿势总是让她痛苦多于爽快。但是,现在趴在她背 后正使着劲跟她交合着的男人却不一样,在他逐步的引导与开发之下,薇若感 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很奇妙地适应了这种深度的插入。 一样是被顶到底的感觉,但是她一点都不觉得疼痛,只觉得快感如台风天海 边的浪潮一般,漫天席地扑卷而来,乍看之下好像是有规律,但实际上却经常漫 无章法打得自己头昏眼花。 『啊——啊——快点——快点——我喜欢你做快一点——』 男人的双手钳住自己的胸部,颇有劲道的搓揉弥补了她在下身被填入时、上 身无所寄托的失落感。她觉得对方就像是个巨大的钳子般把自己慢慢地、慢慢地 向核心压缩,每一次的插入都像是榔头般捶打着她的欲望受器,填满她体内的空 虚,直到那肉体上的刺激渐渐地快要溢满出来,她忍不住因为这饱涨的感觉而发 出高兴的哭喊。 此时的林正伟已经渐渐地负荷不了下身激烈的摩擦传来的快感,虽然他还没 有敏感到一受到刺激就忍不住倾泄出来那般没用,但毕竟后背位不同于其他体位 的激烈摩擦,再加上从开才一进门开始一直到现在,早已不知做爱做了多久。他 尝试着将注意力集中在调整自己的吐息与身体的律动节奏上,怀里的美女此时正 歇斯底里地叫着床,他知道她应该已经快到达山顶,但自己的节制力似乎也正在 高速耗着,接近溃堤边缘。 『啊……薇若我……好像快要射了,我……必须拔出来……』 『啊——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薇若一边尖叫着,一边着急地制止 他,『我有……吃药,你可以射在里面……』 听她这么一说,林正伟当然不会放弃这痛快地在美女体内发泄的大好机会, 他放开对自己的限制全速地在薇若体内抽插着,享受两人性器摩擦时像电光火 花般的快感,女人也因此疯狂地摇着头高声唱和。 在如排山倒海般接连而来的刺激之下,薇若觉得自己突然全身轻飘地飞上 了天,身体在一阵紧绷之后再也忍受不住而放松开来。伴随着下体一阵尿意,她 竟然像是失禁一般从阴道里射出一股热流,令她是又爽又惊讶又害怕。 而林正伟也因为忍不住这一阵春潮的川烫,下体一阵酸软,在女人的体内激 射而出。精液足足射了好几波才停止,像是有股力量从身体里面粗暴地要将他全 部的库存都掏尽一般,是好一阵子以来都未曾有过的体验。 『很舒服吗?』 『嗯嗯……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薇若下巴枕在椅背顶端,用鼻音哼 着。 在畅快地到达巅峰之后,林正伟有点疲累地趴在她背上,轻轻地抚弄着她的 肩头与背颈温存了好一会儿,才起身离开她的包容。 『唔……嗯……好累喔!没有力气起来了!』薇若呢喃着,但却没有移动 丝毫。男人在她腹腔里面留下的浓浓阳精,在被她自己射出的那些水样情欲汁液 给稀释了之后,开始因为重力的影响,缓缓地从阴道深处逆流而出。 『哎呀!你看你,还真是汁液淋漓呀!』林正伟原本想拿张面纸帮她擦拭干 净的,但却被她下身那荒淫的美景给吸引了。

薇若粉红色的嫩穴,被粗壮的肉棒玩弄得太久以致于被撑了开,变成一个 黝黑深幽的小洞,随着她的微微喘息一开一阖。而像是洗手乳般的乳白色液体, 则缓缓地从洞穴开口的下端慢慢流出,偶尔带点泡沫。 滴落在沙发椅布面的汁液,像是凝胶一般缓缓地扩散、崩塌,呈现出一种视 觉上的粘滞感,林正伟小心翼翼地将椅面上的脏污拭去,但却不急着处理穴口的 部分,任凭它们涌出、滴落。 『啊!你这个大色狼,干什么蹲在人家下面看得那么仔细!』过了好一会儿 薇若才发现他的阴谋,抗议着。 『如果你再不乖乖起来弄干净的话,我真的要在这里看整晚了!』林正伟摸 了她光滑的屁股一把,站起身来伸展了一下四肢,好不容易经过一番威胁利诱, 女人终于肯乖乖地起身,结束这夜的激情。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