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还是天下

他最喜欢的时间便是在晚宴之后回到自己营帐与小虞耳鬓厮磨的时光,他本
不想住在营帐之中,不为自己,只是觉得委屈了虞姬,但是对自己视若己出的范
大先生却执意如此,只因他认为,与兵同伍之将方得军心。自己视其若父,自然
不敢违逆,所幸小虞并未有丝毫怨言。
此时的他双眼微闭,享受着虞姬替他打理头发所带来的安宁感,耳边听得尽
是小虞白日与侍女逗猫逗狗的琐事,却也津津有味,只有在此时,他才觉得真正
找回了自己。
虞姬纤细的手指开始轻轻按压自己头顶的穴道,并在自己耳边私语道:「阿
羽,忙了一天,让我帮你清醒清醒头脑。」
十指纤柔,语声柔腻,他的骨头不觉间酥了一半,却也笑道:「累了一天头
昏脑胀的,却也不让我好好休整,反而让我清醒清醒,小虞是否想让我那事便长
些?」
虞姬不禁红晕满颊,娇嗔道:「人家好心好意,却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不按了,人家也好困的!」
项羽急忙拉住欲回到床上的虞姬,笑道:「婆婆勿怪,谁让阿羽是个呆小子
呢?」
虞姬笑道:「都是做大王的人了,却也做此般调笑,好不知羞!」
项羽轻轻搂住虞姬道:「我才不想做什么大王,我只想做大英雄,大元帅」
虞姬心中一阵温暖:「谁能想到当初的小呆子真能变为身穿黄金甲,统领百
万军去迎娶一位小姑娘呢?」
项羽转而静静抱住虞姬:「我,我知道并确信如此!」
虞姬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樱口凑向项羽,轻轻地吻着项羽的脸颊,项羽却
并不满足,将嘴直接对准虞姬的唇,舌头撬开虞姬的牙关,缠住虞姬的香舌,两
人的口水就在这纠缠不休中不停的交换。
项羽嘴上不停,手却在虞姬身上不停游走,解开虞姬的腰带,褪下素色的抹
胸,深深的注视自己目下的那对双丘,嫩白细花的玉脂上点缀着两粒粉红的晶莹,
在自己的目光下微微颤抖。
虞姬娇声道:「看了多少遍了,还这么看,真不知羞!」
项羽轻笑道:「怎么看可都不够!」言罢便低头汗珠两粒玛瑙中的一粒,手
指却捏住另一粒轻轻揉扯。虞姬不禁发出诱人的呻吟,将项羽的头紧紧抱住,用
力按在胸前。
项羽的舌头灵巧地拨弄着那粒可爱的樱桃,似乎上面满是甜美的蜜汁,另一
只手却悄悄下移,伸往虞姬的胯下,手指蹿入亵裤之中,轻轻地抚摸两片花瓣,
虞姬的呻吟声更重了,双手也解起了项羽的衣物。
项羽暂时放弃了对虞姬两队肉丘的攻势,轻轻褪下虞姬的罗裙,亵裤,入眼
地便是两片纤纤巧巧的肉瓣,粉红的肉缝挂着些许晶莹的露珠,项羽的手指顺着
肉缝轻轻的抚摸这,轻笑道:「小虞,去掉耻毛是否更加漂亮呢?」虞姬将头深
深地埋在项羽胸前,一言不语,只是不时吐出几声诱人的呻吟。
项羽抓住虞姬纤巧的销售握在自己的龙茎之上,虞姬明白项羽意图,小手轻
轻套弄,感受到茎身传来的热量,虞姬更是心悸,滑腻的小手抚摸着棒身所带来
的触感也是项羽深深吐出一口气,项羽将嘴凑到虞姬耳边轻声道:「小虞,替我
含一下!」
虞姬满面通红,却也听话地从项羽大腿上滑下,跪在项羽胯下,伸出丁香小
舌不停地舔弄着。龟头,棒身,预计的口水使肉棒变得晶莹无比,虞姬也终于张
开小口,将硕大的龟头勉强含进口腔,不停用唇舌套弄着。
项羽再也忍受不住,将虞姬抱起跨坐在自己身上,将棒身插入早已泥泞无比
的花径,猛然而来的充实感使虞姬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娇声哼了出来。
云雨之后,虞姬摸着自己的小腹向着躺在自己身边的项羽道:「阿羽,你说
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小宝宝呢?」
项羽笑道:「小虞你想再做一次的话直说便是,何须如此……」话没说完,
便看到虞姬的倾国容颜满是忧伤,只得转口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我们要不
要去问问郎中?」
虞姬突然轻泣出声:「阿羽,一定是你杀孽太重,才会这样一直没宝宝的,
阿羽,你知道吗,我多想给你生一个宝宝!」
项羽只是柔声安慰:「别乱担心的,一定会有的。」却也在说不出什么。
虞姬紧紧抱住项羽,不停地说:「阿羽,答应我,别再杀人了,我好怕,好
怕……」
项羽也紧紧地反搂住虞姬,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自己却知道,自己已经答
应了。
第二天的鸿门宴,项羽对范先生的暗示视若无睹,只是静静地与那本来必死
的刘邦笑谈,刘邦紧张的样子,也是自己心中暗笑不已。刘邦这家伙却也是在小
心,提前逃跑。追?既无杀意,何行杀举?
范先生气得将玉佩斩位粉碎,不停咒骂。对此项羽只能在心中不停道歉,却
对范先生的骂声一言不语。不欲称王,只为虞姬。已使范先生怒斥此女祸水,如
果再告诉他是为了虞姬,只怕他会直接气疯吧!一念至此,项羽不禁低下头努力
牵扯即将翘起的嘴角。
又是这熟悉的楚音,这样的音乐惹起虞姬无限的思乡之情。
幸好有阿羽陪着的地方都是家,否则还不被这乡愁折磨死?虞姬想至此,嘴
角不仅扯出一抹甜蜜地笑颜。
楚音之中,却夹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这声音,有些像自己晚上时发出
的。
想到这里,虞姬不禁红云上脸。却也按压不住好奇,这声音究竟是从哪传出
的?寻音而探,惊讶的发现呻吟竟然是从自己近侍,红英的帐内传出。红英的营
帐紧紧靠在自己营帐旁,难怪自己能从震天的楚音之中听到这似若有若无的呻吟。
轻轻地掀开营帐门帘,只见红英侧躺在床上,罗裙掀起,亵裤直被褪到脚踝,
手指带着晶莹的花露轻轻地抚摸着花门,口中不时哼出那诱惑的呻吟。
红英这小丫头,竟然思春了。想至此,虞姬不由想到项羽的雄伟,脸上也有
些发烧。
就在这时,红英口中竟然叫出「大王。大王。」之语。虞姬听到这里,再也
忍受不住,直接冲入营帐,救助丫头的小辫子,笑道:「好啊,小鬼,竟然在这
里做这种事?」
红英吃了一惊,看见自己主子进来,却也连忙跪在地上,不停叩头道:「奴
婢该死,奴婢该死!」虞姬笑道:「这就该死了,还不起来!」又绷住脸说:
「谁让你想我得阿羽,想抢主子的夫君吗?」此话一出,下的刚刚站起的红英再
度跪下,不停叩头。
虞姬忙拉起红英:「小丫头,开个玩笑也要这么大动静。」
红英红晕满颊,害羞不语。虞姬轻笑道:「思春的小丫头,竟然自己做这种
羞耻事!」这下可把红英羞得脸颊红似滴出血来。水汪汪的大眼睛蕴满泪珠,只
待主人稍微控制不住,便即涌出。
虞姬将红英推坐在床上,拉住她手道:「妹妹莫哭,是姐姐错了。」一番安
慰之后,总算平静下这小妮子的情绪。虞姬这才笑道:「想不到妹子已经长大了,
已经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年岁,回来便让我家阿羽给你说一门亲事。」
红英含羞不语,只是不住摇头。
虞姬不再说话,弯下身子将红英仍选在脚踝的亵裤拉下,红英这下又急了,
忙道:「主子,你又要干吗?」
虞姬将红英推到在床,掀起罗裙,笑道:「姐姐我还没看过别家女儿家的私
处,妹妹你就给我看下。」红英夹紧双腿,脸红若烧。
虞姬轻轻地掰开红英双腿,将头凑到私处之前,因为刚才的自渎,私处上仍
旧挂着晶莹的花露,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腥味。
虞姬轻轻地抚摸着花蕊,赞叹道:「美丽极了,妹妹这里好生漂亮,将来不
知会否迷死你的夫君?」
红英一听之下更是害羞,花径之中,也是溢出许多蜜汁。
虞姬想起项羽进入的充实感,笑道:「妹子,来姐姐帮你。」
说罢,竖起纤细的手指顺着泥泞的花径轻轻插入,手指仅仅插入指尖便出到
一层薄薄的阻碍,落红应当是由自己老公见证才是夫妻最大的幸福。怀揣着这样
的想法,虞姬收回手指转而将注意力放在私处花壁下的花蕊之上,鲜红的颗粒沾
满带有光泽的汁液,看起来像极了刚用清水洗过的小樱桃,可爱极了,虞姬更是
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按住,不停地抚摸触碰。
强烈的刺激感引起红英的呻吟出声,秀气的脸上满是销魂。
来回的抚摸使花瓣愈发红艳胀大,潺潺的蜜汁从蜜穴中涌处,绣花的床单满
是水渍,随着抚摸的加剧,红英感觉自己慢慢升上云端,一种升至最高点的悬置
感涌上心头,花穴如同裂开的果实般不停渗出蜜液。
虞姬的手指轻轻点在淫液之上,笑道:「红英小妹子好好玩哦。」
红英甩足不依道:「姐姐,你都看了我的,我也要看看你的。」刚才的种种
早已湿了虞姬的亵裤。虞姬自然满口答应:「这床太小了,去我的营帐吧。」
又不忘加上一句:「以后真要给你说个婆家,免得总是‘大王’‘大王’叫
个不停,阿羽可是我的。」
就在红英与虞姬在帐内厮磨之际,帐外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臣范增求见主
母。」
这可让两个小丫头大吃一惊,急忙整理罗裙,收拾床褥。一番调整之后,红
英匆匆跑出,对范增道句:「范先生好。」便急忙离开。
虞姬的声音传来「是范先生啊,让您久等了,真不好意思,请进吧。」
虞姬双颊挂着刚才欢好余下的红潮,秋水剪就的双瞳灵光流转,红樱似的嘴
唇鲜红娇嫩,使得老成持重的范增也不禁心头一颤,暗叹道:「如此红颜,必勿
天下。」
范增不待虞姬开口,便「扑腾」跪地,道:「老臣求主母一事。」
虞姬吃了一惊,急忙站起,扶住范增道:「范先生何苦如此?妾身与大王均
视您若父,有话直说便是。」
范增道:「即使如此,恕老臣冒昧,主母闻四面楚歌,可知何故?」
虞姬应道:「阿。大王说只是军众将士思乡所唱的乡歌。」
范增摇头道:「非也,此乃韩信围我军于此,四面楚歌,韩信计尔。欲散我
军心!」
虞姬惊道:「那阿羽何故瞒我?」
范增再次跪地:「恕老臣直言,本军困此久之必破,唯今之计,只有大王率
轻骑独自离去,江东尚有十万好儿郎,再起不难。然大王心系主母,不肯独自离
去,如此下去,大王危矣。故臣冒死命恳请主母……」范增语意至此便不多言,
只是那般直挺挺地跪着。
良久,虞姬摇摇无力的手:「范先生安心去吧,妾身明白。」
范增叩头道:「主母此心,可昭日月,臣感激涕淋。」
夜,一轮弯月紧紧扎进斑斓的星空中。
真舍不得这月亮啊!这么好玩的世界,我真的要先行离去吗?站在帐前的虞
姬凝视着这月亮,目光也如同这月光般纯净清澈。
项羽轻轻走到她身后拥她入怀道:「想我了吗?就这样站在门口等我。」
虞姬轻声道:「想得要死,却只是现在,以后就不想了。」
项羽佯作惊呼状:「小虞,你不会移情别恋吧!」
虞姬笑而不语,只是反手搂住项羽,心道:「才不会哩,只是人死了之后还
能不能想年呢?」项羽将其拥入营帐,刚想解开她衣服,却被她拉住双手道「阿
羽,你会不会像见鬼呢?」
项羽笑着吻她:「傻瓜,人怎么会想见鬼呢,只想见神仙婆婆。」
虞姬出奇地没有因为这样的调笑而笑,只是用压到听不见的声音说道:「那
我可不回来找你。」
项羽早因为紧贴着虞姬玲珑的身体而欲火升腾,再次伸出双手想褪去虞姬的
衣物,却被虞姬猛地推倒在床。
再项羽的惊诧目光中,虞姬自行褪下衣裙,并揭开项羽衣裤,跨坐在项羽身
上,纤手扶住玉茎插入蜜穴。然后就是疯狂,疯狂,疯狂地摆动着水蛇般的腰肢。
狂风暴雨中,项羽再也控制不住,一声嘶吼,项羽将精华射入虞姬体内。而
虞姬则并不罢休,而是俯下身子用嘴去抚慰已经软化的宝贝。直至变硬之后再次
插入。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预计自己突然停止扭动,凑到项羽耳旁道:「阿羽,
后庭你不是一直想要试试吗?」
射入直肠的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项羽因为透支大量体力而沉沉睡去,虞姬则静静的趴在他的肩头,注视着那
张刚毅的面庞。见不到,也许真的会想念到死掉吧!又突然自嘲地想到,死过一
次的人还能再死吗?
目光转向阿羽立在床头的宝剑,剑下冤魂无数,总得有人替阿羽偿还吧。想
来讨厌兵器的手执上剑柄,嘴唇再次亲吻她的脸颊。哪怕此夜,已经做过无数遍。
剑锋寒,「霸王」二字古朴刚劲。
青芒闪,但见一抹朱红。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