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淫之欲望

今年的中秋节忽然变成了五天的连假,星期四下班,办公室居然没有一个人邀约大伙去狂欢。眼看一个长假期变得不知道该如何打发。

我回到了住处,志哥要送惠姊回南部,打个招呼后他们就出门了。阿国也还没回来,我一个人用楼下超市买的简单食物打发了晚餐,洗了澡,穿了件毛巾料子的白色大浴袍,窝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看电视,想说等头发干了,就去睡掉这该死的假期。

头发已经不知道干了多久了,我却没有一点睡意。这时听见有人开门,我转头看向门,看见阿国正关上门,换了鞋,转过身来走了进来。

「嗨!小云,只有你一个人在啊?」阿国看着我,跟我打着招呼。

「对啊!志哥送惠姊回南部去了。你吃饭没?」我回应着他。

阿国楞楞的盯着我站在那里,像是没有听见我说话。

「我说你吃过饭没?」我朝他挥挥手,看能不能让他回过神来。

「喔!吃过了,公司今天有个聚餐。」他回过神脸红红的回答,大概是喝了点酒。

阿国还呆站在那里,呆呆的表情在他端正的脸上,显得十分有趣。他长得其实满好看的,下巴上又冒出来的胡须渣子,让他看起来更有个性。只是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看起来愣头愣脑的。

「你今天怎么啦?」我有点疑惑地问他。

他回过神来了,脸上绽出了一丝微笑,性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俏皮:「你的胸部很好看。」

「啊!」我低头一看,这男生尺寸的大浴袍,在我长时间扭来扭去下,早就敞开到肚脐了,以他站的角度看过来的话,我半边的胸部都被他看光光了,难怪他看得目不转睛的。

「你……」我拉紧衣服,抬起头来,才说了一个字,就发觉他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去洗澡了。」声音已经从我后方传过来了。

其实我并不十分满意我的胸部,C罩杯的尺寸是还好啦,可是我没有那种我最喜欢的,小小颗,粉红色珍珠般的可爱乳头,我觉得我的乳头大了些,颜色深了些,乳晕也大了些;可是我的前男友却说,他觉得它们很美,像两颗小小的红葡萄,又软又甜。他甚至还说,如果要小乳头,他自己就有了。

「你的胸部很好看。」现在我又被另一个男人赞美了,我被这简单的赞美烧红了脸。我觉得好羞,可是又觉得很高兴被看到,而且被赞美。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久没有被爱了,我紧紧的夹紧双腿,想压下那其间的一些冲动。

「你还没有回房间睡觉啊?」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阿国的声音又传过来。

他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运动长裤,边拿毛巾擦着头发,边走过来了。我觉得有点失望,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失望什么。

「你也没睡啊,为什么我要去睡?」我反问着他,却忽然发觉自己的话里像是有语病,就马上停了嘴。

阿国露齿一笑,像是也听出了我的语病,那笑容看起来很可恶:「你穿得那么性感坐在这里勾引我,你不怕我酒后乱性,把你吃了吗?」

「谁在勾引你啊?我只是从洗好澡就坐在这里没动过,那时候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以为你也会回家去。」说着说着我又觉得有点伤感起来,所以声音低了下去。

「而且,你才不敢呢!」我深吸一口气,恢复了一下情绪。

「你连衣服都不敢脱。」我又多挑衅了一句。

「你说我敢不敢?」阿国把T恤一脱,露出他健壮的上半身,挡在我跟电视之间,又露出一个坏坏的笑。

「敢!敢!敢!这样当然敢,游泳池每一个男生都嘛比你敢。」看他那个笑就有气,我装做不屑的回应着。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阿国拉住裤腰,把运动裤向下拉了十几公分,挑衅意味十足地看着我。

阿国是一个毛发旺盛的男生,从肚脐以下就长了许多毛,一直向下连到他现在露出的阴毛部份。我看了一眼赶紧不敢继续看他,后脑靠着沙发,仰起头眼睛看着天花板的角落,故左右而言它的说:「这天花板好像该打扫了。」说完觉得自己示弱了,又补上一句:「好了啦!不要玩了啦!不敢就不要挡住我看电视了啦!」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明知道不应该挑衅他,却一直不肯认输,或者说是我不敢承认自己内心的渴望吧!

没听见阿国的动静,我把仰着的头低了下来。眼前没有看到他,眼角余光却发现发觉他居然赤裸地站在我右边一公尺左右的地方。

我不是没有看过男人的阳具,但我这辈子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阴茎勃起的过程。他满布皱折的阴囊,饱满的包裹着他的两颗蛋蛋,而他的阴茎就像他的人一样,颜色较黑,看来粗壮结实,正以很快的速度膨胀着,仔细看甚至可以看得出那是有节奏的向上挺直,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彭彭!彭彭!彭彭!」像是为他的勃起在伴奏着它勇猛地挺直着,身上的青筋爆满着,尽管已经举升到顶了,却仍不肯罢休似的抖动着。我看着它,张开嘴说出连我自己也没想过会说的话:「我可以摸它一下吗?」

「你可以摸十下!」阿国骄傲地移近了两步,来到了我身旁,俏皮的说。

我没有答腔,我把它握在掌心,感受那几乎让我握不住的粗壮。在阴茎的顶端,是一颗暗红色的龟头,正涨得发亮,我居然感觉它有点像是我晚餐中那颗剥了壳的茶叶蛋。

在龟头顶端的马眼开口中,正在渗出一小滴透明的液体,闪着一点点晶亮的诱惑。尽管我并不喜欢帮男生口交,但是我竟然很想尝尝它的味道。

「唔!」阿国口中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声响。那是我用舌尖舔掉了那滴在他马眼上的晶亮,并没有尝出什么味道,我鼻端闻到的只有淡淡的沐浴乳香味,并没有其它的什么异味。

我抬头看了阿国一眼,他的眼神流露出了一丝企盼。我盯着眼前涨的发亮的龟头,微微张开嘴,含了一半进嘴里,并且轻轻的啜了一下。

「喔……」阿国又发出了一声呻吟。

大概是被他舒服的呻吟激励,我大着胆子,张大了嘴,直到将头冠部份都含进嘴里。

「啊……噢……喔……」他一连发出好几个不同声响的呻吟,却开始把阴茎向我嘴里挺进。

我赶紧把他推开。并且大口的喘着气:「不行……太大了!」

「对不起!对不起!」他一边道歉,一边轻拍着我的心口。他的手停顿了一下,探进了我已经没有什么遮蔽作用的浴袍里,包覆在我的胸部上,又用指头轮流轻抚过我的乳尖,我的乳头也开始硬挺起来,回应着他的抚触。

我仰起头微微嘟起嘴唇,迎向他逐渐接近的唇。很快的,他的舌头在我嘴中掠夺着,并且霸道地吸吮着我,我脑袋中忽然升起一个好笑的想法:他这样算不算间接亲吻他自己的龟头?

不过我并没有笑出来,继续凝神专注在他的亲吻上,他从我的嘴唇到下巴到脖子,一路的亲吻下去,几乎亲吻了我每一寸暴露在他面前的皮肤。他的胡渣刺刺的随着他的唇刷过我的身体,我全身痒麻得起了鸡皮疙瘩。

他舌尖舔过我的肚挤,我痒得身体一缩,他趁机扯掉了我的棉质小内裤,我羞得马上用双手捂在双腿之间。他轻握住我的手腕,几乎是毫不用力地就把我的手拉向两边,把脸埋向我的双腿之间,我夹紧双腿抗拒着,阿国却又握住了我双脚的脚踝向上举起,让我几乎成了一个M型坐在沙发上,整个小穴暴露在他的面前。

他停下了动作,就这样近距离的看着我的小穴,我甚至可以感觉他的鼻息,一下一下的吹着我的阴核。

「你的小穴真的好美!」就在我觉得我脸涨红的快要爆炸的时候,他居然开 口对着我的小穴说了这一句。

接着他把我的阴核小豆豆一口含在他嘴里,他的鼻息变成吹在我的毛毛上,好痒!他舌尖舔弄着我被他包在嘴里的小豆豆,一阵酥麻让我几乎憋不住想要尿出来,还加上他要命的落腮胡渣,扎在我小穴周遭的敏感肌肤上,让痒麻感更加强烈,我把他的头紧夹在我的双腿之间,双手按着他的头,我想要他停止这对我强烈刺激的动作,但是却又酥麻到舍不得。

忽然,他停止了那小小的舌尖攻击,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却怅然感到若有所失。他温柔地抚过我大腿内侧,再度分开我的腿,我顺从地分开大腿,任由我湿漉漉的小穴再度展露在他的面前。

他用两手手指拨开我的阴唇,伸出他刚才对我使坏的舌尖,往我小穴里面探进去,我感到他在我小穴里面卷动着,却伸不进去深处。但是我现在觉得小穴深处像是有千百只的蚂蚁在爬,我要他伸到深处去,止住那些搔痒。

「我要啊!」我叫了出来,扶着他的头让他站起身来,我急得两脚乱蹬。

「你真的要?」他站起身来,用挺直的大阴茎对着我问道。看得出来他不是在逗我,却是很认真地在问我。

「要!要!我要你插进去!」我伸手拉着他的阴茎做势往我小穴里带。阿国把我两脚举高,架在他的肩头,让我的小穴口朝上。他自己的手肘撑在沙发的两侧扶手上,龟头对准了我的小穴口,一挺腰就插进去了一半。

当我看着他的阴茎,从龟头到阴茎的一半没入我的小穴里,那感觉让我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想叫却叫不出声音。那种感觉一下子包围了我,小穴涨得好满好满,那种感觉却不只是在小穴而已,而是充满了全身。然而当我看见他还有一半还露在外面的时候,我却有点害怕,但是却有更多的期待。

「慢!慢!慢一点……还要……慢一点……再来。」这时我能说的只有这两句。他听着我的指挥慢慢地深入,当他整支阴茎没入在我的小穴中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温热的龟头现在抵住的地方,应该就是所谓「花心」吧!

那感觉真的很舒服,从阿国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我想他应该也很满足我小穴温暖的包覆吧!

我想,这可能是曾经插进我小穴的肉棒里,最大的一支了。

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从小穴传来的鼓涨感,彷佛阿国阴茎上的每一处凹凹凸凸的形状,都可以透过我的阴道壁感受得出来。

「啊!……」他开始挺动他的腰,让阴茎抽插着我的小穴,我的快感一下子就被拉到了高点。

我抱着自己的双腿,低头看着那粗黑的阴茎翻动着我的阴唇,在我的阴道口插弄着,一下快似一下的把我推向高峰。

「啊……啊……啊……」我不知道我能承受多少这样的强烈的刺激,我只能张着嘴,跟着他抽插,一声一声舒爽的叫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