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欲难控

小弟今年30,在一家上市公司當總經理,在去年終於和交往4年的女友小妍結婚,小妍原本是我在公司的部屬,大學剛畢業的時候,就被我錄取進入公司當秘書,不要笑我公器私用,沒辦法,小妍實在太漂亮了,一米72的高挑身材,加上27E/20/24可以媲美模特兒的好身材,讓在面試會上驚豔的我馬上批準到我底下當秘書,在努力追求一年後終於把到手,再一起四年後步入禮堂,我也算是人生勝利組了

婚後小妍我也就不讓她上班了,當個快樂的家庭主婦,但也不會讓她變成黃臉婆,照常讓她穿的水水的,做自己想做的事,老婆漂亮,當老公的也驕傲!小妍在大學時代就常參加志工服務,婚後她也不用工作,除了和姊妹淘喝下午茶逛街,就是參加志工服務

她最近參加的是一家私人療養院的志工,會到一些老人或殘障人士家裡服務,像最近小妍就安排到了一位60歲的老伯伯家裡服務,我們都叫老伯叫老安,他是個榮民,左手在戰爭時期被炸斷了,一直使用一隻手一雙腿養活兩個兒子,到了晚年該享福的時候卻又中風,導致右半部不能動彈,只能在輪椅上度過,兩個兒子都在外地努力賺錢,沒人可以看顧,只好請療養院派人照顧老安

老安也是個老好人,對待小妍也客氣,就像爸爸一樣,所以小妍偶爾會帶著老安來家裡吃飯,坐坐,不要讓老人家感到孤單,由於我在家裡各處特地安裝高解析度的監視器和隱藏監視器和麥克風,並且可以從辦公室遠端監看家裡,就是怕小妍一個人在家的時候遇到危險,但這也讓我看到一些小妍的秘密

小妍比我小,才27歲,所以穿著上比較年輕.清涼,最基本也是低胸T桖或背心+熱褲短裙,根本看不出已經是人妻了,小妍偶爾會趁放風的時候帶老安來家裡,老安就坐在電視機前看電視,小妍趁機整理家裡或洗衣服,或許是老安就像是爸爸一樣,小妍在他面前都不設防,穿著清涼的衣服就在老安面前彎腰蹲下的,我透過監視螢幕都可以看到一抹春光,更何況是老安,有時候我回家的時候,還可以觀察到老安尷尬的臉色和還未消退的勃起,就知道小妍的魅力有多大

有一天小妍帶著老安在家的時候,電視上正好撥出”手天使”的新聞,老安很不好意思地試探著問小妍哪裡可以申請這種服務,小妍都半開玩笑的帶過老安的問題,沒有意識到老安雖然已經60歲,右半身中風,但是那方面還算是可以,還有著原始的慾望和需求,加上小妍都穿著清涼的在老安的面前亂晃,老安的心早已不能安定下來

有天小妍的志工團體在我們的別墅辦了一個party,帶著自己照顧的老人殘障人士來共樂,小妍在這天也特別打扮了一下,穿了一件露背雪紡紗長裙,背後整個露到臀部上緣,前面雖然包著,但是雪紡透明的材質,讓小妍穿在裡面特殊的繞頸蕾絲內衣若隱若現,下擺也是半透明的,小妍的玉腿也是若隱若現的引誘著別人,加上小妍是團體裡最年輕的女孩,整場的焦點都在小妍身上,老安的眼神從來沒有離開過小妍

宴會進行的時候我正在開會,等到回到辦公室的時候,發現人都已經離開別墅,只剩下小妍和老安在客廳裡聊天,看她的樣子紅酒喝多了,小妍半臥在沙發椅上,長裙內雙腿交叉,光滑的美背散發著誘惑的賀爾蒙,渾身散發著撫媚性感,老安就坐在小妍正前面,死盯著小妍看,看他的樣子應該也喝了點酒,兩人就這樣快樂的聊天著

電視上撥放著新聞,突然又撥出手天使的追蹤新聞(該死的新聞~沒什麼好報的了嗎?),老安趁著酒意,問著小妍知不知道哪裡有這種服務,小妍也因為有了酒意,談話比較大膽,就笑問著老安人老了還需要這個嗎?老安不服氣的說雖然已經60歲了,也半身中風,但是那話兒還是有反應的,還是有慾望的

老安不知道是不是憋太久了,竟然借酒壯膽,開起小妍的玩笑,問小妍不如就她幫忙打手槍算了,小妍聽了居然猶豫了,最後她爬起身來,把老安扶到沙發椅上,幫老安把褲子脫了,老安和我都瞪大著眼,不敢相信小妍居然這麼做

小妍把老安的褲子脫了後,用纖纖玉手把玩著老安身下的毛毛蟲,笑著對老安說:就這毛毛蟲,好解決的,在小妍的把玩下,老安硬了,可是就算硬了,還是有點力不從心,不能完全勃起,所以小妍弄了一段時間,老安還是沒有射的跡象,小妍已經沒了耐心,原本想算了,老安卻不認輸說因為小妍的誘惑力太小,所以毛毛蟲才沒有反應

小妍聽了嘟著嘴站起身,不服氣地對著老安說等著瞧,誰都看的出來小妍真的醉了,清醒的她是不會有這些舉動的,只見她緩緩地把長洋裝脫掉,露出裡面那件特殊的性感蕾絲連身內衣,這件原本是要用胸前的白兔和身下的黑森林在蕾絲下若隱若現,將小妍的身材襯托得更加誘人,來增加床地情趣用的, 沒想到小妍會把她穿在裡面當內衣,看來原本可能要等我下班去臨幸她的,現在卻便宜了老安

小妍在老安面前轉了一圈,笑問著老安好不好看,又伸出舌頭舔弄右手手指,左手撫摸著身體,問老安這樣誘惑夠大了吧,只見老安看的目瞪口呆,口水都流出來了,身下的毛毛蟲也終於硬挺了些,看的小妍是心滿意足,認為自己贏了老安,沒想到贏家才是老安

小妍接著蹲在老安面前,撫摸著老安的毛毛蟲,並且把老安的拉去撫摸雄偉的白兔,摸的老安鼻血都快流出來了,小妍摸了一陣子,見老安還是沒有射的跡象,瞪了老安一眼,意思是要便宜你了,瞪完竟然俯下身,張開嬌嫩的雙唇,把老安的毛毛蟲含入嘴哩,替老安口交起來,老安瞬間有升天的感覺,我在辦公室也看的血脈噴張,萬萬沒想到小妍這麼大膽,要不是我在家安裝了監視器,還會被矇在鼓裡

小妍不時的伸出舌頭舔弄老安的馬眼,不然就是用她的絕技”真空吸”(看A片學來的),吸的老安都翻白眼了,吸了一陣,小妍估計自己都受不了了,需要個東西慰藉她寂寞空虛的淫穴,她爬起身坐在老安的身上,原本想把老安的毛毛蟲塞進淫穴哩,還好毛毛蟲不夠硬,塞不進去,小妍只好用淫穴摩擦著毛毛蟲,並且把小白兔傳向老安的面前,老安看了像小嬰兒一樣,努力的吸允舔弄著小妍的小白兔和粉嫩的葡萄,舔弄得小妍嬌聲連連,辦公室的螢幕喇叭傳來陣陣小妍的嬌喘聲,弄得我忍不住在辦公室裡打起了手槍

結果小妍在家當起了老安的淫天使,我卻要在辦公室用五姑娘安慰自己,晚上回家一定要用肉棒好好的逞罰小妍一番,小妍努力的在老安身上磨蹭,淫水都濺濕了老安的毛毛蟲和沙發,老安也愉悅的吸允著小妍的小白兔,兩人努力的在對方身上想得到滿足,小妍的白兔身上都沾滿了老安的口水,毛毛蟲也都是小妍的淫水,小妍放蕩的摩擦著老安的毛毛蟲,並放肆的淫叫著,最後在小妍的努力下,老安的毛毛蟲終於受不了刺激吐絲在小妍的玉腿上,小妍才結束了瘋狂的舉動

小妍扶著老安到浴室去清洗,清洗完兩人也都清醒了,只見小妍赤裸著身體尷尬地扶著老安到客廳, 就算如此老安也不敢再放肆地享用小妍的玉體,幫老安穿好衣服,小妍才返回著房間換了間輕鬆的衣服出來,接著估計就推老安回家了

等到下午下班後,我迫不及待的衝回家,一開門只見小妍裸體的穿的女傭服的圍裙撲了上來,看來她憋了很久,下午無法在老安身上得到滿足,就等我回家用肉棒好好的鞭撻逞罰她吧,看她還敢不敢去當別人的淫天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