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插沙功’

早就听说过菲律宾有一种神奇的做爱功夫叫「插砂功」。只是道听途说,不
知所以。
直到在菲律宾认识了郎尼并亲身领教过之后,才真的知道了它的神奇。
我是在32岁那年的夏天到菲律宾的。去之前我就做好准备,要了解一下什
么是插砂功?并尽可能的亲身享用一次。但真的到了菲律宾,满街跑的却净是些
‘野鸡’找个男伴还真不容易。幸亏,后来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郎尼,才让我如
愿以偿。
郎尼看上去约有30岁,身材消瘦,身高约在1.7米左右。他告诉我,从前
菲律宾的先人们在海上长期以捕鱼为生,夜晚便经常露宿于海滩上。由于菲律宾
地处热带气候,海滩常常在烈日的暴晒下,到夜晚则变的又湿又热。且海沙柔软,
因此与女人阴道的环境十分相似。于是许多春心勃动的年轻人在欲火难耐时,便
常常把勃起的阴茎插入湿热的沙土中自慰。但海沙又比较粗糙,久而久之许多人
的阴茎便被海沙磨练的坚不可摧,婚后与女人性交时竟能达到百战不泄的地步。
令许多女人仙仙欲死,欣喜若狂。于是,人们便把这意外的收获总结成一种
功法,并流传下来。
我让郎尼脱去衣服,看看他的阴茎,也是黑幽幽的。似乎与常人无异,但用
心的抚摸一下,那阴茎的皮肤却有些粗糙。特别是龟头下环绕的道道褶皱竟似铁
环一般,我用力捋动了几下,那阴茎除了迅速增大外,郎尼却坦然自若。不象别
的男人一样一捋他的阴茎,就快乐的不得了,甚至稍重一点就会射精。郎尼似乎
对这种刺激很不以为然,为了检验一下他的功夫到底有多深,我便含着他的阴茎
用力的吸吮起来。我知道一般的男人在这种刺激下很快便会支持不住的,但我看
着表,郎尼在我用力的吸吮了28分钟后,才开始有所反应。如性交中以这种频
率把阴茎抽动28分种,足以让许多女人销魂的不得了,甚至支撑不住。
这时我又重新审视了一下郎尼的阴茎,已充分的勃胀起来。他的阴茎长约2
0厘米,黑幽幽的阴茎体上,浑圆的龟头在我的吸吮下闪闪放光,活象一枚去了
壳的鸡蛋!
这时,他把我按在了床上。我便分开两腿等待着他得插入。但他却用手分开
我的两片阴唇,把阴茎的龟头抵在我的阴蒂上,扭动腰臀用龟头磨压着阴蒂。两
阴相接,我的身上顿时穿过一阵激流。他的阴茎坚挺有力,龟头热得发烫。在按

摩阴蒂的同时,不时的挺动腰部用龟头在两片阴唇的缝隙内上下扫动,甚至将整
个阴茎嵌入缝隙内轻轻压迫。很快,我的阴道里便骚动的浪潮翻滚,爱液如流,
成了粘乎乎的一片!阴道里那种难耐的饥饿、空虚感再次袭来。但他却依旧停留
在外面磨压的如醉如痴。
这次,我把他按在了床上,便翻身上马,把阴茎对准阴道后用力的坐了下去。
那阴茎便顺着滑润的阴道,直如深处。我喘口气后用手摸了摸,他的阴茎在
外面尚有一节未进入,便调整好角度,沉下腰臀这次,他粗壮的阴茎便尽根而入。
阴道里瞬时便充实起来,于是我便轻轻的挺动身体让阴茎在阴道里上下抽动起来。
很快便传来了极美妙的感觉,我继续的加速运动,那快感便随着抽动的节奏
向全身荡漾着。又抽动了一会儿,我感到性快感进一步加剧,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我终于禁不住的呻吟起来。在高潮将要到来的那一刻,我的阴道猛的绷紧,全身
僵直,再也无法自如的挺动身体!这使我陷于这高潮的半山坡上,难耐的看着他
呻吟起来。
他猜到了我的窘境,便又翻身把我压下,挺动起身体用力的抽动了几次。我
的全身便再次被他的撞击激活了,阴道兴奋的收缩着达到了高潮!而他的阴茎仍
然坚挺的插在深处。他替我擦擦额头上的汗,便抱住我,让阴茎在阴道深处静静
的插着,酝酿着第二次风暴……
休息了10分钟后,我的呼吸渐渐平静了。他便再次开始了抽动,在爱液的
充分滋润下,抽动的感觉相当滑润而舒畅。但他却改变了方式,他把阴茎抽出后
故意把龟头抵在阴唇上,然后压下腰,他那坚挺的阴茎在腰部的压迫下,龟头便
在滑润的缝隙间磨蹭着寻找入口,当它对准阴道后,在压力和爱液的作用下,阴
茎便猛得弹入阴道。然后再抽出,再弹入。如此动作,将抵压、磨擦与抽动融为
一体,更加增强快乐的感觉。虽然这样插入并不很深,但对刚刚经历了高潮的我
却非常适合。而且,在阴茎弹入的瞬间,快感比单纯的抽动更加强烈。在未入时,
龟头在阴唇里的磨擦也同样让人骨软筋麻,蠢蠢欲动。很快,我的体内便再次骚
动起来。刚刚退却的浪潮再次翻滚着,冲击着心岸。到我重新扭动着躯体,涌出
爱液时,他转换动作,便开始了大幅度的抽动。这次,他将阴茎整根抽出,再整
根插入。在龟头抵住子宫颈时再用力的扭动躯体,让龟头和宫颈充分的磨擦着,
抵压着。我再次感到了极度的销魂和满足,同时也竭力的配合着他扭动起自己的
腰臀,让阴茎插入更深,磨擦更加强烈,他则持续的抽动着阴茎。如此,我再次
快乐的呻吟起来。在他的一次次抽下动,很快我便再次达到了高潮。随着阴道一
次次收缩,阴道里爱液翻滚,在阴茎地抽动和撞击下,竟似飞花溅玉一般!但他
却仍未射精,我真的佩服他的性能力。因为许多男人性交即使没有快感,但此时
在阴道收缩对阴茎的吮吸下,大都会在瞬间达到高潮并射精。这次我喘息了很久,
郎尼仍旧把坚挺如初的阴茎静静的深插在阴道里,等待着我的第三次复苏。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