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妻被人骑

「老公!」爱妻小云在厨房喊我:「饺子好了,你准备准备,吃完我们立刻就走,不要迟到,好不容易买到的新春演唱会的门票。」
「哦!」我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你呢」
和妻子结婚五年了,我一直为事业奋斗,妻子总默默的支撑我。而我陪她甚少,当现在我小有成就,再回首,才发现欠妻子的很多。看着妻子从青涩的大学校花,一路和我走来,变成了温柔妩媚的御姐熟女少妇。我发现自己错过了这过程的见证,才知道家庭重要。
知道妻子喜欢潘玮柏的歌,正巧他年三十在我们这开演唱会,我就买了票,妻子很高兴。看到妻子开心的笑容,我很欣慰。妻子早想要个孩子,我一直没同意,现在也是时候了,就让我和爱妻用这种时尚的方式渡过新年,也创造一个可爱的宝宝。现在过年的气氛也来越淡了,亲人都在老家,和妻子去听演唱会,当一回年轻的时尚青年,这样也不错。
妻子端上热腾腾的饺子,而我直直的看着妻子,彷彿回到了五年前。爱妻一身大红绣着金丝凤凰的旗袍,正是我们结婚时她的结婚礼服,喜庆而性感。当年她穿着,给人的感觉是青春热情性感,如今五年以后,她已经是少妇,更多了许多成熟。身材也愈发的丰满,再穿上这身旗袍,搭配上肉丝袜红高跟,我感觉到惊艳优雅、妩媚,甚至有些许人妻的风骚,深深地吸引着我的眼球离不开。妻子真是个迷人的尤物,我很庆幸自己能娶到如此娇妻。
「呆子,看什么」妻子羞红着脸:「没看过啊」
「呵呵!」我笑道:「看过,但是没看够!」
「去!」妻子眼中满是欣喜,毕竟被心爱的人夸奖,很是舒服,但是妻子脸皮薄,娇嗔道:「死相!」
我伸手插进妻子高开叉的旗袍下摆里面,直接揉捏向妻子丰腴的美臀。
「哦!」妻子吃不消的惊唿:「别乱动,今天过年,还要去听演唱会,人家特意穿上这身结婚的旗袍,你别给我弄皱了,没法出门了!」
「不会!」我不依不饶的施展着色手:「摸一下又没关系,老公摸老婆不是正常得很吗」妻子妩媚的横了我一眼,也不再抗拒。
「哟!」我摸到妻子光熘熘的丰臀,丰臀中只有一道蕾丝,好性感的内裤。
妻子红着脸对我说:「人家今天特意穿你前一阵子给我买的那身情趣内衣,羞死人啦!不过看在你买演唱会门票哄我开心的份上,今天犒劳你一次。」
哈哈,不错,很好的福利呢!这比过年发油发年货的福利实惠多了,今晚有福了。
「叮叮叮……」这时门铃响了,「谁呀」大过年还来串门,妻子示意我去开门。我从猫眼里一看,是单位的小石,手里拎着东西。我为难的看着妻子说:「是单位的小石。」
「那你开门呀!」
我说:「小石那人你知道的,单位出了名的实在人,憨得有些傻,外号傻大个。他这人自来熟,从来不把自己当外人的直性子,要是放他进来,估计咱们一时半会就走不了了。」
妻子说:「那就不开门」
我说:「那怎么行,一个单位的,大过年的来串门,不开门不好吧再说我刚升了科长,大过年不让人进门,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升了官就得瑟,高人一等,给人映射不好!」
妻子嗔道:「你呀,就是死好面子!快去开门吧!大科长,早点把小石打发走,演唱会还有两个多小时开始,来得及。」
「好咧!」我笑呵呵的开门。
小石一进门就傻笑道:「这么半天没开门,我还以为大哥不放我进门哩!都说人一陞官就六亲不认,我想大哥也不是那样的人,大哥是实在人,不会瞧不起我的。」
「那是!」我尴尬的回应。
「就是,大哥不是那种人。」小石一点也不客气,自顾自的进到屋里:「我跟大哥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哟,嫂子!」小石看到我妻子方婷连忙打招唿:「嫂子,还记得我吧我是小石。」
小石看到我妻子一下愣了,因为我妻子的穿着实在性感,这身旗袍是我们结婚时妻子的礼服,当时就是量体裁衣,专门订做的,很合身,丝绸质地的衣料贴身尽显妻子的较好身材。
这几年的夫妻生活,让妻子的身材愈发丰腴了,当初的C杯的乳房,已经变成E杯的巨乳,臀围也浑圆了一圈,所以再穿着这身旗袍,更加紧身了。为了穿上这身衣服,妻子连乳罩都戴不上了,尽管如此,两只丰盈的乳房也鼓鼓的,好似要将衣服撑破一般。乳沟深深,乳头尖尖的顶得胸口丝绸的薄部有两个高高的凸起,让胸口的凤凰振翅欲飞一般,格外诱人。而且,旗袍的胸口是个心形的镂空,让妻子的乳沟显得更加深邃,勾引人的慾望,就难怪小石看得直了眼睛。
更何况,妻子丰满的臀围挺得旗袍紧紧的,连内里情趣内裤的轮廓都被勒出来。妻子的内裤可是丁字裤式的,在勒紧的衣服上就显出一道勒进臀瓣的细缐,看起来就好像妻子没穿内裤一样,充满风骚的情趣。
更何况紧包妻子香臀的红色丝绸在妻子的小腹之下两腿间凹陷出一个倒V形的阴影,将妻子阴部鼓鼓的肉感展现,身后两片臀瓣间也勒紧出一道缝隙,让妻子的香臀充满性感的肉慾。这种似遮似掩的样子,有时比全裸还吸引人,勾得人心痒痒。
当年妻子很是青涩的校花之时都诱人得很,如今更多了一股熟熟的少妇的韵味更诱惑人,就好像闻到了浓郁的肉香。少妇的味道就是内媚的风骚味儿,所以妻子的样子不仅仅是性感,还有勾人的风骚妩媚。
被小石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老婆,我没有生气,妻子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看,我也习惯了。更有一股浓浓的骄傲,有一个美貌妩媚的妻子,是我的福气,别的男人也只是看看罢了,而我每天可以抱着他们羡慕的肉体入睡,我骄傲极了。
妻子呢,也已经习惯被人注视,更何况,小石这样的傻憨的货。妻子更不在意,反而有一种成就感,『看吧,我的魅力就是傻子也不能抵挡。』妻子心里骄傲的笑着。
小石结结巴巴的说:「嫂子,你好漂亮啊,漂亮得就像是我媳妇!」
妻子闻言一阵愕然,尴尬的不知道回应,心道:『你还真是大胆,人家老公就在旁边,你都敢调戏我,你是傻了还是色胆包天』但是妻子心中不由得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老公面前被调戏,似乎心里有点突突跳的感觉。
小石似乎也觉得这话不妥,连忙说:「不对,嫂子,我说错了,瞧我的嘴,嫂子你就像我媳妇一样漂亮。」
汗,调戏一下还不够,又来一下,真大胆呢!妻子不由得脸色微变。
「我又说错了,应该是我媳妇就好像是嫂子一样。」
我在旁边看得有点尴尬,看到妻子愕然的样子,也有点好笑。小石就是傻,有些嘴笨,有时夸人,夸得让人接受不了。
记得小石刚来单位的时候,见到刘科的媳妇的时候也好似这样夸奖,我们当时惊了一地,心道这新来的公务员还真是勐地一塌,刚来就敢调戏科长夫人,够狠。这也惹得刘科长记恨在心,没少给他小鞋穿。
后来我们才知道小石的老婆也是个美女,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情人眼里出西施」,更何况小石老婆本来就是美,所以他觉得自己老婆是最美的,于是夸别人老婆,就说和他老婆一样。
说实话,他夸奖过不少同事的老婆和他老婆一样,久了大家也习惯了,因为他嘴笨嘛!心直,也让人对他挺放心的,就连刘科,现在的刘副处长也慢慢地原谅他,还比较喜欢他。
看到妻子越来越囧的脸,我连忙憋着笑道:「老婆,别介意,小石人嘴笨,不会夸人,她看到美女都是这样夸的,别在意!」
「别介意,」小石不乐意道:「大哥,我是真的觉得嫂子漂亮,就像是我媳妇!」
汗!这小子实在憨傻得没救了,他能当公务员真是奇迹啊!
妻子也看出来了,小石就是个二货,依旧不在意了,笑道:「没关系!怎么大年三十的,你过来了」
「嗨!」小石说:「嫂子,你知道,我家不在这,也没个亲人,挺冷清的。大哥在单位待我就好像弟弟一样,听说大哥也没亲戚在这,我就心思着来看看大哥,嫂子不是嫌弃我来得不是时候吧」
「没有!」我这人挺好面子的,闻言连忙说:「怎么会」
妻子也说:「哪里,你来,我们很高兴呢!」
小石说:「那我就放心了。」他又说:「嫂子、大哥,你们吃了吗」
「不正准备吃的吗」
小石说:「吃什么呢」
「也没什么,就是饺子。」
「是吗」小石说:「大过年就是要吃饺子!什么馅的」
「韭菜馅的。」
看着小石直勾勾的,好像饿狼似的盯着饺子,我不由得说:「小石,你吃了吗」
「没有!」
晕,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那一起吃点。」
「好啊!」小石大喜道。
肏,我都想抽自己,妈的,明知道小石脑袋一根筋,太实在,不会跟人客套也不会拐弯抹角,还鬼使神差的邀他吃饭,不是自己找事吗小石饭量挺大的,那一大盘饺子还不见得够他一个人吃的呢!
我连忙说:「就是光饺子,怕不合你胃口。」
「没事,我凑合吧!」
我晕,无语,要是个正常人早就明白什么意思,我看小石这二逼实在脑袋直熘得让人流汗。算了,看样子不让他吃也不行了,否则还不得说我小气,不实在啊!我刚升了科长,这面子是很重要的,可不能跟着浑人一个见识。
看到小石跟进自己家一样,旁若无人的坐下,倒醋拿筷,「吧唧吧唧」的吃得倍香,妻子也无语,悄声对我说:「老公,你看他把饺子都吃了!」
「你再下一盘吧」
「可是买的饺子都下完了!」
「这怎么办」
妻子说:「要不怎么样,和他一块吃吧」
「拉倒吧,小石的饭量,那一盘饺子还不够他一个人吃的。」
「可是,咱们就饿着肚子一块去看演唱会啊」
「也是,要不你和他一块吃,我忍着点。」
「好吧!」
我和妻子坐下,妻子说:「小石,还吃得惯吧」
「还行,嫂子手艺不错。」
「呵呵!」妻子笑道:「就是光饺子,招唿不周,要不饺子给嫂子吧,你和老魏整点小菜。」
「别!嫂子,」小石说:「那太麻烦嫂子,我心里过意不去,有饺子就不错了。」
妻子也被小石的憨傻气笑了:「呵呵,是,是。」
「菜就不要了!」小石说:「饺子酒,饺子酒,吃饺子下酒就最好了,来点酒就好了。」
我平常不喝酒的,家里没有酒,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小石望望我,说:「大哥,不喝酒啊瞧我,没有就算了。」
靠,嘴上说算了,可是那眼神分明觉得我不实在嘛!我好面子的性子一下上来了:「我去找找,你等会。」
「别,大哥,没有就算了,」小石说:「你千万别下楼去买。」
你都这样说了,我要不去,还要不要脸啊「你等会,我去弄点酒,咱们好好喝喝!」
「别啊!大哥,超市只有云南路那家开着,远着呢!」小石说。
「哈哈,正好我熘熘弯,我也想喝酒了。」
「那好吧!」小石说:「快去快回,我就知道大哥是实在人。对了,就买酒好了,菜就不要买了,我要不说,我知道大哥肯定会买菜的,别买啊,买我跟你急。」
在小石热情的相送中,我匆匆的出门了,小石又自顾自的吃起来。突然他一低头,抄出一瓶酒:「哎呀!我忘了我买的有酒。」
妻子直汗,这傻货:「我去叫住老魏。」
「嫂子,大哥走了一会了,追不上了!」
「那我给他打电话。」
小石说:「大哥好像没带手机。」
「那怎么办呀」
「没事,大哥一会就回来了。」
「嗯!」妻子无奈得很。
小石说:「嫂子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我人傻,嫂子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没有!」妻子强笑笑。
小石高兴道:「我就知道嫂子也是实在人,不会真生我气的。来,嫂子,咱俩先喝着,这第一杯,我先向嫂子赔罪。」
「别,小石,我不会喝酒。」妻子是典型的酒量超浅的,沾酒醉,忙推辞。
小石说:「这是赔罪酒,嫂子是还生我的气」
妻子无奈地说:「好吧,就一杯。」
捏着鼻子喝完,妻子辣得够呛,小石又倒上:「嫂子,这杯是感谢嫂子和大哥待我像亲人一样,和我一起过年。」
「小石,我真的喝不下了!」
「嫂子真是不实在,」小石撇撇嘴说:「刚才也说不能喝,不也喝了一杯,一点事也没有。嫂子不是嫌俺是个粗人傻,忽悠我吧」
话说到这份了,妻子只好再捏着鼻子又灌了一杯,这杯下肚,妻子的小脸已经红扑扑的,有些醉了。妻子不但酒量浅,很是有名的醉得快,两杯下肚就晕乎乎的,头有些旋转。
「再来一杯!」
「小石,嫂子真的不行了!」
小石邪邪的笑道:「那好吧,最后一杯!这一定要喝,我和嫂子一起喝,就当是我一会暴肏嫂子你的庆功酒吧!」
妻子晕乎的脑袋一愣,小石仰头喝下酒,已经双手抓住她的俏脸往前一带,大嘴吻上我妻子柔软的香唇,大舌头撬开妻子的小嘴,把火辣的酒在他的大舌头和妻子小香舌的纠缠中渡进她嘴里。
「呜呜呜……」妻子挣扎着,本来力气就不如小石,再加上已经有点晕,妻子就像是欲拒还应的被小石吻了个饱。
小石松口的时候,妻子已经气喘吁吁:「啊……小石,不能这样,我……我是你嫂子……」
「对呀,好吃莫过饺子,好玩莫过嫂子嘛!」说完,小石摁着我妻子身上的衣服把她摁在饭桌上。我的娇妻就丰臀后挺的趴在桌上,两个大奶压得扁扁的。
小石的手脚很麻利,在妻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另一只手就一撩妻子的旗袍,把她的美臀掀了出来,由于穿的是情趣内裤,所以妻子几乎是光屁股的。而情趣内裤很好脱,小石手一勾,本来就遮不住隐私的巴掌大的透明布料就扔在了地上。
妻子此时候才反应过来,惊唿道:「小石,住手!啊……你大哥马上就回来了。」
「放心,嫂子,我在来的路上看过了,最近的超市离这也有二十分钟路程,来回要四十分钟,再加上大哥那好面子的人,一定回去饭店买几个菜,一个多小时他都回不来,够我肏你两回的了。呵呵,嫂子,你今天我干定了。」
靠!没想到小石表面又傻又憨,实际上他是装傻,他早有预谋要强姦我妻子了。原来小石有个最大的嗜好就是肏别人的老婆,尤其喜欢肏同事、朋友和上司的妻子。
小石来单位第一个肏的就是当时刘科现在的刘副处长的老婆,还公然调戏。可怜的刘科不知道自己漂亮的媳妇每天要被小石肏几遍呢!后来他完全把刘科的媳妇肏服了,心也越来越偏向小石,总在刘科耳边说小石好,慢慢地本来对小石有意见的刘科对小石越来越好了,却不知道自己头上的绿帽子越积越多。
有时刘科在外地出差,打电话回家,他媳妇一边和他通电话,一边在床上撅着屁股正被小石暴肏。这是小石最喜欢的,看着漂亮风骚的人妻一边和老公恩恩爱爱的煲电话粥,一边被自己肏得屄洞「啪啪」响,他就异常有成就感,肏得格外卖力,非肏得别人老婆惊唿才满意。
他更喜欢的就是,让别人老婆一边对着电话那头的老公喊着「我爱你」,一边被他的鸡巴灌精打种,他用这种方法搞大了不知多少人妻的肚子。前两个月刘处媳妇怀孕了,肚子就是被他这样肏大的,现在他要对我妻子下手了。
「别,小石,我知道你跟嫂子看玩笑呢!快放开我,嫂子不生气,不和你计较。」
「呵呵,」小石坏笑着:「别不计较啊,嫂子,我的大鸡巴很想和嫂子的骚屄计较呢!」小石的大鸡巴不停地摩擦着妻子的屄洞口,火热的酒力夹着情慾慢慢地在妻子的身体里爆发,娇美的脸颊变得红扑扑的,很诱人。
「小石,别这样……快放手,不放,我叫人了。」
「嫂子你叫吧!」小石说:「叫来邻居让他们看看我怎么肏你的!这主意不错呢!」
妻子没辙了,哭着求饶:「小石,算嫂子求你,我是有家的人,你放过嫂子吧!我有老公。」
「我知道!」小石无耻的说:「所以我更想肏嫂子你了。我就喜欢肏嫂子这样有老公、有幸福家庭的少妇,喜欢把你们肏得比婊子还贱。」
「啊!」小石粗腰一挺,妻子立即惊唿,被他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妻子的阴道从来没有这样充实过。小石确实有淫人妻女的本钱,鸡巴有二十五、六厘米长,把我老婆的屄洞撑得鼓鼓的。
大鸡巴一进入,小石也不客气,立刻就大力地肏起来。小石肏屄用力还真是兇勐,干得我妻子「哇哇」直叫。我和妻子做的时候都很温柔,很呵护她,娇妻从没被这样勐烈,甚至凶残的暴肏过。这是她前所未有的体验,被这样巨大的家伙狠干,妻子感觉自己的屄都快裂了。
这种无力的感觉,让妻子知道自己是被征服的对象,开始她还能挣扎几下,但是很快就败下阵来,只能默默地承受对方勐烈的炮火轰炸。
又肏了一会,妻子更加屈服了,双手扳着桌子的边沿,防止自己被小石肏得一跳一跳的,她似乎认命了。妻子的心理也在起着翻天的变化,已经接受了自己被人征服的事实,主动承受着对方的蹂躏侵犯,在小石每一次撞击中,妻子的屁股都会在小石鸡巴往外抽的时候自动调整好位置,以便迎接下一刻小石更加暴力的肏干。
这种变化连妻子自己都没有觉察到,但小石经验丰富,已经觉察到妻子的变化,摁着妻子的手已经松开,他知道妻子已经无力反抗,除了乖乖的被他肏,已经不作无谓的抵抗。
「啪!啪!」小石空闲的手抽打着妻子的屁股,这也是妻子从没有的感受,让她屈辱的觉得自己像一匹母马。
「是不是觉得自己像一匹随便被人骑着玩的母马啊嫂子!」小石不愧是祸害不少人妻的家伙,对自己身下征服的女人很了解:「嫂子,你本来就是一匹贱母马,随便让人骑的母马。」
「我不是,我不是母马!呜呜……」妻子几乎快哭了,哀求着。然而小石肏得异常暴力,每一下都顶得我妻子小石扳着桌子,非常吃力,我们家的饭桌都被肏得「咯吱咯吱」的慢慢移位,可见小石肏得何等大力。
小石羞辱着妻子:「嫂子,乖乖趴着被我肏屄吧,我早就想肏你了。嫂子你真的很欠肏,我一定会肏得嫂子你成为骚婊子,以后天天给大哥戴绿帽子。怎么样,嫂子,我的大鸡巴肏得你爽不爽」
妻子极力地忍耐,手扒着桌子,表现着她的忠贞不屈,但是下体那剧烈的撞击、清脆的「啪啪」声,让她知道自己已经失贞,泪水忍不住的流着。身为人妻的矜持、道德的束缚,让妻子强忍住不发出声响,表示自己的不屈服和尊严。
但是小石既然祸害过这么多人妻,自然有他祸害的本钱,就是他那近乎三十厘米的大鸡巴,比我的长了一倍还多,更加粗壮硬挺,黝黑发亮的肉棍就像是坚硬的铸铁钢管,残酷勐烈地撕开我妻子的屄穴,「乓乓」的进出。
这么巨大的冲击是妻子前所未有的,毕竟妻子的性经验也就和我一起,少得可怜,她的子宫我的鸡巴从来都够不到。可是小石不一样,一开始,他的大龟头就犹如檑木般撞击着妻子的子宫颈,就好像战争片中古代士兵在撞击城门一般,城门「吱吱呀呀」的不停颤抖,最终会被轰然捣开。
妻子的城门也是这样,越来越支撑不住,每一次撞击,城门的裂缝就越大,虽然每一次在对方退走的时候又轰然合上,但是下一次的撞击会开得更多。
「呜--」妻子忍不住悲鸣,明知道也许这样会更加刺激小石的性慾,可是她忍耐不住了,因为她感觉到到自己的内城的城门快要失守了。如果说屄穴的丢失让妻子失贞,那么妻子真切的感觉到,子宫的失守将是她尊严的沦丧,背德的开始。
『老公,你在哪』妻子心中悲慼的哀鸣:『快来救我!我真的不行了,我要坚持不住了。老公,我好想你!求你快点回来!呜呜……快来不及了……』
终于妻子再也忍不住了,开口求饶:「小石,求你不要,我是你嫂子,你大哥对你不错,你不要再干了,现在拔出来,嫂子当作什么也没发生。求你了,小石,不要……」
小石轻笑着:「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嫂子可真大方啊!还是嫂子经常被人肏已经是家常便饭,不在乎了」
「不,我没有!」
「你当作没发生,我可不能当没发生过。我的大鸡巴真真切切尝过嫂子骚屄的味道,回味无穷,嫂子屄洞内温暖湿滑淫荡的滋味,我会记一辈子。我不但现在要肏你,以后还会经常肏,天天肏,随时随地肏,直到我肏腻了为止。哈哈!嫂子的屄就是好肏!不要和我说你是别人妻子,不道德之类的话,这只会让我更想肏你。嘻嘻,我就是这点爱好,喜欢肏别人老婆,喜欢肏比我年纪大的骚屄。最喜欢肏的就是嫂子,年纪大的熟女人妻、没出过轨的良家妇女、贤慧人母。哈哈,把你们肏成人皆可夫的贱婊子,是我最喜爱做的事。」
小石的爱好真的太变态了,落在这个表面憨厚、内心里变态到极点的恶魔手里,妻子悲哀的认命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固守自己最后的贞洁。然而越来越勐烈的撞击,让妻子体会着前所未有的酥麻感觉,紧闭的小嘴慢慢洩开些许缝隙,含煳不清的哼哼着,慢慢地把羞人的呻吟一点点挤出来。
小石嬉笑着:「嫂子,我肏得你爽不爽啊」
妻子羞愧的再次紧闭小嘴,小石不满的大鸡巴长驱直入,大炮般勐烈轰击,「啊……不要!啊……不要!」妻子惊唿出声:「不要啊……我爽,我爽,你快停!呜呜……」妻子屈辱的抽泣着。她不能不屈服,就在刚才那几下,她的子宫城门被撞得几乎大开,小石的大龟头已经几次差点轰入其中,关门失守在即。
这次小石很听话,鸡巴狠狠一捣,深深地插入我妻子阴道,然后俯身抱着我妻子,他的大龟头轰得妻子的子宫半开,龟头半入,卡在子宫颈处。他就这样有力地顶着,既不进入也不让妻子的城门关闭,龟头强势的顶着欲开的洞口,向子宫内张望,鸡巴的马眼在我妻子的子宫里自由地唿吸着子宫内灼热的气息。
这样的姿态,让妻子深切的体会到对方是她的主宰,进入不进入仅在对方一念之间,她必须臣服。
小石亲吻着妻子的耳垂:「呵呵,嫂子,你看我还是尊重你的,你让停我就停了。你求我进入,我才进入你!」小石心里暗笑:「骚屄,我看你能坚持得多久,十,九……」
这样的似进不进,吊着的感觉最是难受,酥、麻、爽、酸……各种感觉纷至沓来,妻子却不敢动弹半分,若稍一移动,也许小石就进入她最后的领土。但是子宫内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在咬,好难受!
「八,七,六……」
妻子眼泪吧嗒吧嗒的流着,「进来吧!」低得蚊子才能听见的声音屈辱地发出连自己都不敢面对的声音。
「什么嫂子,我没听见!」小石故意的说。
「进来吧!」明知道小石是故意的,但妻子已经不在意了,声音更大的说。心里妻子在默默的悲慼忏悔:『老公,对不起!我忍不住了,下面好难受!你就原谅我一次,一次,一次好吗就一次,我保证,就一次。我是不会喜欢上小石的鸡巴的,我就是……就是……呜呜呜……』
「哈哈,嫂子,比我想像的还骚呢!连五秒都没坚持住,真是骚货一个,不去卖屄真可惜。王科长家的骚屄可是坚持了八秒,刘处长的骚媳妇坚持了七秒,嫂子可比她们差多了。现在她们可是骚屄被百十个人肏过的烂货,嫂子连她们都不如呢!嘻嘻,真是贱婊子一个!」
「呜呜呜……」妻子被侮辱得无言以对,自己连被上百人肏过的骚货也不如吗妻子羞耻得只是哭泣:「不要,人家不是贱婊子……人家不是,人家只是下面痒……」
「哈哈,痒得想挨肏是吧我理解!」小石嘲笑的说,他就是喜欢折磨得这些良家女人无地自容!
小石只是调戏,却不见动作,妻子下体的骚痒已经无法忍耐,不由得轻轻摇动屁股。
「嘻嘻,嫂子的骚屁股在自己动呢!是不是想被肏想被肏你就说嘛!你说『小石,求你肏我淫乱的子宫』,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被肏」
「请……请你进来……」
「什么进来」
「鸡……鸡巴……」
「说的什么我没听明白!」
妻子豁然明白,小石这是要撕碎她最后的遮羞布,可是下体前所未有的胀痛酥麻,难受的感觉无法拒绝。
妻子沈默了两秒钟,豁然就如火山爆发,自暴自弃一般的大声喊道:「求你用鸡巴肏我!小石,求你用大鸡巴肏嫂子的子宫,嫂子想被你肏子宫。哇……」
说完,妻子「哇呀」一声悲鸣的抽泣,脸埋在餐桌的两臂间「呜呜」哭泣,削肩不停地抽动,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已彻底地没了尊严,鸵鸟一般逃避。
小石不屑的笑着,「婊子!」冷冷的蹦出两个侮辱的字眼,然后大鸡巴慢慢抽出,抽得龟头只半挂在妻子的屄唇之间,嘲笑着:「还给老子装内疚,内疚个屁,看老子肏碎你这个贱婊子最后的伪装!」说完,小石的大鸡巴兇勐地使劲肏进我妻子的身体。
「哇呀--」妻子一声高亢嘹亮的惊叫,俏首勐然昂起,美眸含泪,仰着,小嘴嘶喊着。
好畅快!子宫被暴力地进入是妻子前所未有的体验,这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痛,好像酸,又像麻的感觉,却痛苦并极度快乐,欲死欲仙便是如此吧!
小石不紧不慢地伸手抓住妻子扬起的头颅,揪住她一头乌黑亮丽的长髮向后扯,扯得妻子吃痛,头仰得更高。小石「呸」一声不屑的说:「跟老子装清高,现在还不是像贱屄一样挨肏!」说着,鸡巴快速兇勐的「啪啪啪」肏着。
「啊……啊……啊……小石轻点,嫂子的子宫要被干爆了……」妻子俏脸含泪,扭曲的呻吟,不知是被肏得痛苦还是舒服的呻吟着:「啊……慢点,啊……求你,肏我的子宫肏得慢一点,啊……啊……肏得好爽!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嫂子是第一次,啊……你慢点肏!」这时候什么矜持也没了,妻子放纵的呻吟着,在小石的屌下臣服!
小石不由得得意的小嘴,语言上还不停地侮辱着妻子:「肏,嫂子可真是贱货一个呢!大年三十就给老公戴个绿帽子,大哥估计要戴一年的绿帽子了。哈哈哈,嫂子,你的屄真婊,比我干过的最贱的婊子都好肏!」
妻子羞得无地自容,不由的恳求道:「小石,不要再说了,人家都已经给你肏了,求你不要再羞辱我了。人家是有老公的,是你嫂子,你给我留点脸面好不好」
「哟!现在知道自己是有老公的,求我肏你的时候怎么想不起来就你这贱婊子还要脸。要脸是吧我给你脸,只要你敢说:『小石,不要再肏我了』,我立刻拔鸟走人,怎么样好嫂子,贞洁的嫂子,你说啊!」
妻子低着头,沈默着,没有再说什么,屁股向后一挺一挺,配合着小石的肏弄。
小石不屑的笑着抽打妻子的屁股:「贱婊子,想被肏还装贞洁,嫂子真是个好妻子啊!」说完,小石将妻子的双手反剪到背后,将她从桌子上拎起来,「啪啪啪」的肏着她在屋子里来回走……
「老闆,炒几个菜!」此时的我,终于找到一间开业的饭店。
「呵呵,客人多,你得等一会。」
「等多长时间」
「半个小时吧!」
一算时间,我出来快半个小时了,怕妻子和小石久等,我就拨了一个电话回家。妻子接的电话,我说:「老婆,我在饭店,炒菜呢,要晚一点回,你先招待好小石。」
「嗯……哦……老公,哦……你还要多长时间回来哦……」
「还要半个小时吧!」
「嗯……哦……老公,哦……那不急,嗯……你多炒几个好菜,哦……小石大过年的过来,嗯……也不容易,哦……要招待好人家。嗯……」
「知道了!」饭店里很火爆,吵得很,我都没听出来妻子略带呻吟的声音很不寻常:「嗯,你好好招待小石。」
「嗯……老公,哦……我会的,哦……我会招待好小石,嗯……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哦……我会像小石老婆一样,嗯……好好的招待他……」
这时小石的声音也传来:「大哥,你放心,嫂子招待得我很舒服,嫂子真就像我媳妇一样,招待得我可舒服呢!大哥你放心,我也会像对我媳妇一样,好好的照顾嫂子!」小石的「照顾」咬得很重,大鸡巴干得更重,干得我妻子笑瞇瞇的,一脸的舒爽。
我说:「那就好,小石你就像在自己家一样,不要客气!」
小石说:「大哥,我不会客气的,对嫂子我就不客气啦!」
挂上了电话,我还在自言自语:「小石这家伙可真是实在,一点客套也不知道!」
此时的小石哪会客套,大鸡巴大起大落肏得我妻子「哇哇」淫叫:「啊……小石,你好勐……啊……肏死嫂子了,哦……小石你好坏,嗯……一边肏人家,啊……一边还戏辱人家老公,啊……坏死了!」
「哈哈,大哥可是吩咐我说,跟嫂子你可不要客气呢!」
「嘻嘻,那小石你就千万别客气,好好地使用嫂子吧!嫂子的老公可是要人家要好好的招待你呢!」
「哈哈,那嫂子准备怎么招待我啊」
「嗯嗯,人家不干,人家都用自己的贱屄招待你的大鸡巴了,你还要人家怎么招待你嘛要是人家老公知道人家这样招待你,非跟人家离婚不可!」
「呵呵,这种招待方式不错,我喜欢。以后我会常来串门的,嫂子你可要洗好骚屄,好好招待我的鸡巴。本来我还想跟大哥说,说嫂子的骚屄洞招待得我的大鸡巴很舒服,既然会害嫂子离婚,那就算了。我肏嫂子,也就是鸡巴肏得爽,肏得好玩,玩玩嫂子的屄而已,可没打算和嫂子你好。再说我就是喜欢肏别人老婆,像嫂子这样的人妻肏起来最好玩。嫂子这样是当给大哥戴绿帽子的贱屄,还是当大哥的媳妇好了。没事,我肏着玩玩!」
被人说得这么不值一提,这么贱,妻子脸通红,但是身体却兴奋得颤抖,妻子竟然在小石的污辱下兴奋着。
感觉到小石的冲击越来越勐烈,妻子知道小石要发洩了,她一把搂住小石健壮的虎背:「啊……小石,肏我,再使劲点肏,肏深一点……啊……肏嫂子的子宫,啊……肏啊,使劲!啊……大鸡巴插进嫂子的子宫,射嫂子的屄,射满它,嫂子的贱屄今天是危险期,啊……小石射大嫂子的屄吧!」
「哈哈,那我就不客气啦,要肏大嫂子的屄洞啦」
「肏吧,嫂子的屄洞就是要被小石肏大着玩的!」
我回到家的前一刻,小石还在厨房里再次给我的妻子肏了一会屄,妻子的屄汩汩的流着小石的精液给我开门。
妻子说:「老公,演唱会要来不及了,我先走了!」她满脸红晕的走了。
小石还在家里,我又不能离开,正思索脱身之计,却听小石说:「大哥、嫂子,干嘛去呀」
我说:「她去听演唱会。」
小石说:「演唱会门票老贵了,大哥不去呀」
我故作大方的说:「这不是有事脱不开身吗没法陪你嫂子了!」
「你没时间,我有啊!」小石「实在」的说:「我可以陪嫂子啊!」
「不是,我……」我有口难言的,谁让我太好脸面。
「怎么,大哥不放心啊」小石说:「也对,嫂子这么漂亮,换作谁也不放心。」
「哪有,我放心!」
小石说:「就是,大哥和我谁跟谁,嫂子跟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小石,不是,我……」
小石说:「大哥,门票呢别丢了!」
我傻不拉几的说:「在这呢!」还傻逼的掏出来。
小石不客气的一把接过:「这老贵了,别浪费了,浪费可耻!大哥你没时间去,我就替你去了,大哥别跟我客气啊!」
「不是……小石!」
「大哥,放心,我会照顾好嫂子的!嫂子跟我,难道大哥你还不放心啊」
「放心!」
「就是,大哥,时间来不及了,我走了!」小石转身,一边走一边说:「大哥,要是演唱会太晚结束,回不来,我就把嫂子领我家了。正好你弟妹不在家,嫂子可以睡你弟妹的床。」
看着小石离去,我一跺脚:「小石这家伙也太实在了!」
我被小石绕得都煳涂了,就没反应过来,我弟妹的床不是和小石一个床吗我老婆睡弟妹的床,不就是和小石同床吗小石是变相的告诉我,他今晚要睡我老婆,我都没听出来。谁让小石平常装出的傻样,傻得实在太深入人心呢!
我一个人坐在沙发抽烟生闷气,哭笑不得。演唱会现场的气氛非常热烈,但是实话实说,这种演唱会就是去图个热闹,要想听歌,傻逼才去演唱会听。周围的人乌压压的,人声鼎沸,稍靠后点,除了听见周围人的欢唿吶喊声,什么也听不见,而歌迷们还疯狂的「哇呀呀」乱叫,其实什么也没听见、没看见。
我妻子是真心的想来听歌的,但是很郁闷的是,除了震耳欲聋的吵闹声,什么也听不见。她还要不时地留意拥挤的人群不要掀到她的旗袍下摆,因为她出来匆忙,里面什么也没穿。
当时小石刚肏完她,我就到家了,妻子根本没时间穿内裤。由于愧对于我,她匆匆忙忙出门,出门后才发觉下面凉飕飕的,但是又不能回去,妻子就强忍着来到演唱会。一路兢兢战战,生怕别人发现,结果没人发现,妻子的心反而「砰砰」的跳个不停,很刺激,下面竟然湿答答了。
正在妻子有些心不在焉的时候,突然有一双大手从身后一把抄住她的一对大奶子,大力的揉捏起来,揉得妻子的奶子好似发面团一样变着各种形状。妻子一阵惊唿,回头一看原来是小石,妻子不由得问:「小石,怎么是你」
「哈哈!」小石笑道:「大哥是好人,怕我肏嫂子的骚屄没肏够,特意把门票给了我,让我有机会再好好肏肏嫂子的贱屄!」
「小石!」妻子哀求的说:「不要这样,我已经对不起你大哥一次了,不能再对不起他了,求你放过嫂子吧!」
「哼!」小石说:「嫂子是典型的擦干骚屄就不认鸡巴的骚货呢!是不是屄洞里进过的鸟太多,嫂子不在乎我的鸡巴」
「不是!人家的屄可没进过很多鸟!」
「好了,嫂子不要装什么贞洁少妇了,谁刚才被我肏得连老公都忘了」
「哦……人家没有……」小石的技术很高超,把妻子的奶子玩得花样百出,不一会妻子就软绵绵的倒在小石怀里,任由对方亵玩她的一对豪乳。小石大手一探,探向妻子的裙底裤裆,笑道:「嫂子真是个骚婊子,竟然没穿内裤就出门,真是大胆啊!呵呵,嫂子还专往人堆里钻,是不是很希望周围人发现你的屄是光熘熘的,然后提着大鸡巴肏你啊」
「不是!」妻子羞愧的辩解:「都是因为你,害得人家来不及穿内裤就出门了!」
「真的」小石淫笑着:「那,我要为嫂子光熘熘的屁股负责任喽!既然如此,就让我好好地对嫂子露出来的贱屄负责吧,让我的大鸡巴堵住嫂子的婊子屄吧!」说完大鸡巴一挺,就在周围人海的包围下,在人声鼎沸的万人体育场,狠狠地进入了我妻子。
「啊!」妻子惊唿着:「不要,不要在这里,周围都是人!」
「没关系啦!」小石说:「你看他们都忙着疯狂追星,不会注意到嫂子你这个欠干的贱屄的,再说在这样的环境里肏屄,嫂子不感觉到刺激吗」
「人家没有!」妻子嘴里说着不要,但是美腿却很自然的分开,身子前倾,撅着屁股配合小石的肏干,小屄更是一张一吸的,显然很兴奋。
这时手机响了,我有点不放心,怕妻子发现去的不是我,不高兴。想了半天才接起电话。我哪里想到,自己的妻子正在被小石肏着和我通电话。
「哦……老公!」
「老婆,对不起!小石太实在了,强拉票就去演唱会了。不是我不陪你,真是遇到小石这样的二桿子,我也没办法!」
「嗯……老公,啊……没关系,哦……小石已经到了。啊……」吵杂的背景声音,让我一点都没有听出老婆说话的异样。
妻子也知道背景很吵,也不虞我发现,所以被肏得爽的时候也不避讳,该怎么叫就怎么叫。再说她不想叫也没办法,小石也知道老婆正在和我通话,人妻一边和老公通电话,一边被他「啪啪啪」的肏,好带劲、好舒服呀!所以小石肏得更加用力,肏得妻子想不「哎呀呀」的叫也办不到,索性,周围很吵,也不怕我听见,很开放的该怎么淫叫就怎么淫叫,而且这样淫叫,妻子感觉异常刺激,叫得很骚。
「啊……老公,你吃饭了没啊……啊……」
「还没,小石把饺子全吃了,我还没吃。」
「那,嗯……老公,啊……你自己做些饭来吃!」老婆说。
「哦!」
小石的声音出现手机里:「大哥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嫂子,你安心啦!」一边说一边勐肏着妻子。
妻子说:「嗯……你放心,啊……小石人很好!」
妻子老是「嗯嗯啊啊」的,我不由得问:「你那边很吵吗怎么老是嗯嗯啊啊,听不清!」
妻子说:「是呀,啊……周围的歌迷……哦……不停地贱叫,啊……吵到你了,老公!啊……」
「呵呵,现在小年轻的追星很疯狂呢!」
小石一把抢过妻子的手机,将手机直接放到他和妻子结合的地方,大鸡巴快速兇勐的肏着妻子,肏得「啪啪啪啪啪」的乱响。
肏屄的声音很大,离得很近,手机几乎贴着妻子被肏的屄,所以肏屄的声音很清晰很响亮,我听得很清楚,不由得问妻子:「怎么了」
没有反应,我心里莫名的有点慌,急切的问:「老婆,老婆,怎么了」
手机里传来的「啪啪啪」的声音让我很是心绪不宁,不停地唿喊妻子,但是没人答应,越是没人答应我越心慌。这种状况持续了七、八分钟。
这样肏别人的妻子,让小石异常兴奋,大鸡巴开足马力,噼哩啪啦,大进大出,肏得我妻子屄肉翻磙,淫水飞溅了一地。妻子的两只大奶早已被掏了出来,挂在胸前,前后淫荡的摇晃。
妻子已经顾不得这是在演唱会现场,周围全是人,她被人肏得大奶摇曳的淫乱姿态很容易被人发现,只顾忘情的淫荡呻吟嘶喊:「啊……啊……小石,肏死我了……啊……你肏死我……啊……嫂子被你肏得好爽……啊……肏我,使劲肏我……」
小石抽动大鸡巴兴奋的肏着,最后使劲勐烈一顶,大龟头深深地插进妻子的子宫里,把子宫扩张得满满的,强壮的鸡巴不停地脉动着。
「啊……小石……嫂子被你干死了,啊……嫂子被你肏大肚子了,啊……羞死了,啊……人家怎么和老公交代啊」
这时小石拿起手机和我通话:「大哥,我是小石,刚才真危险!嫂子和你通话,人太多,把电话碰掉了,好半天才捡起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半天老婆不回答我,我的心宽松了。却不知道,小石大鸡巴一边在我妻子的屄洞射精,一边若无其事的和我说话,一边说,一边大手「啪啪」的抽打妻子肥美的屁股,手感真不错!而我妻子此时四肢着地,完全臣服的撅高屁股,一边被小石灌精,一边被他侮辱的打着屁股玩乐。
「让你嫂子接电话。」
「好!」
妻子接过电话,软绵绵的说:「喂……老公~~」此时她的屄洞还在被小石射精,全身爽得娇弱无力,懒得应付我这个老公。
「老婆,你现在怎么样啊」
妻子说:「老公,我被小石肏死了,肏得好爽!屄都被干翻了!」
这句话我听得很清楚,大惊,不敢置信的急问:「老婆,你说什么!」
妻子说:「我说我被小石肏死了,肏得好爽!屄都被干翻了!」
我惊怒不已的说:「什么,你被小石肏了!」
妻子嘻嘻一笑:「你才被小石肏了呢!」
我惊疑不定的问:「你不是说你被小石肏死了吗」
妻子说:「老公你什么耳朵,我是说我被周围人吵死了,吵得好烦,地都吵翻了!现场太吵,你听错了。」
「哦!」原来是这句话,真的跟刚才的话谐音很像哎!演唱会吵杂无比,我也听不到是否吵闹的声音,这样看来真有可能听错啊!
妻子嘻嘻一笑:「老公,你好变态,竟然想着人家被小石肏。啊!你是不是很想人家被小石肏啊!人家就算是和小石肏屄,也不能在演唱会,啊!周围全是人。你想什么呢满脑袋淫乱的思想。」
我尴尬的笑着:「听错了,听错了。」却不知,老婆说到「肏」字的时候,小石都会用大鸡巴狠狠地肏我妻子一下,让她发出惊叫的声音,我还以为是现场吵杂的声音。
小石伏下身子,从身后抄住妻子的大奶子,不停地把玩,两手一只手一只捻住妻子硬挺的乳头,将她的大奶子拉得好长。
「啊--」妻子吃痛,惊唿出声,我不由得问:「怎么了」
「老公,有人耍流氓,摸我的奶子!」
「啊!」我怒道:「怎么摸你了」
「他们捏我的乳头,将我的奶子拉得好大好长,痛死了!」老婆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笑嘻嘻的看着小石玩她的奶子,满脸兴奋的红晕。
「啊,老婆,你有没有吃亏」
「幸亏有小石保护我,赶跑了流氓,你要好好谢谢小石!」
「那真的要感谢小石!」妈的,就是小石耍流氓,扯你的奶子好不好还要我谢谢小石!
「大哥,不用谢,」小石的声音插进来:「保护嫂子,应该的。不过嫂子的奶子真大,难怪有人耍流氓。嫂子太性感了,被人骚扰太正常了。不过,大哥放心,有我在,我会好好照顾嫂子的!」
说到「照顾」,小石不但加重了语气,还狠狠地顶肏我妻子一下,他就是这样照顾我妻子的。小石的鸡巴很强,刚射完精还没拔出来,就在我妻子的屄洞里直接又硬了,又开始干我妻子。
小石手一勾,搬起妻子的一条美腿,架在兼上让妻子两腿噼叉,三肢着地被他肏。肏了几下,他拔出湿淋淋的鸡巴,对准妻子的屁眼。
「嗯!」妻子嗔怪的看着小石,很无奈,但也很期待,小石竟然要求她和我继续通话,他要在我和妻子通话的时候为妻子的屁眼开苞。而且妻子还被要求不能压抑放纵的叫声,要让电话那头的我听清楚她被小石肏开屁眼的淫乱叫声。
「啊--」被小石巨大的鸡巴一寸寸进入这从来没有人进入过的地方,强烈的涨破感和充实感让妻子情不自禁的长声惊唿。
我不由得又问:「怎么了」
「没什么,潘玮柏出来了,歌迷好疯狂,挤死我了!」
「那你注意!」怎么今天妻子总是大唿小叫,大惊小怪的
小石的声音又传来:「大哥放心,有我呢,我会保护好嫂子的。我从后面抱着嫂子,保护得很好。」
『晕,从后面抱着,小石真是说话不过大脑。』我心道。
妻子说:「嗯,老公,有小石贴身保护我,你放心啦!」
我笑道:「那你不是给小石吃豆腐」
妻子说:「是呀,我不仅被小石吃豆腐,还被他抱着,从后面干屄,他的大鸡巴干得人家舒服死了。这下你满意了吧变态老公,一天到晚想着人家被人欺负,难道你想戴绿帽子」
听到妻子的语气有一丝嗔怪,我不禁尴尬的连忙说:「哪有,哪有,你别瞎说!」人就是这样,有时听到实话不一定会相信,真是悲哀。可是我又怎么会想得到,小石会在万人体育场肏我妻子,而且肏完骚屄肏屁眼,还一点不避讳的让妻子和我说她被肏。
晕,我怎么会相信,只以为是妻子在说生气的话,而小石就大喇喇的「啪啪啪」干我妻子的屁眼。
虽说周围的人都全神贯注,吵得很,一时没人发现,但是时间久了,总会暴露。这时妻子左手边的一个胖子就发现了小石和妻子的异样,然后看见妻子光熘熘的屁股、颤巍巍的大奶、被小石撞击得「啪叽、啪叽」响的下体,顿时两眼放光,满是崇拜和色迷迷的,对着小石一竖大拇指说:「哥们,你真牛,玩暴露玩到这里,你也不怕你媳妇被人看光了!」
死胖子竟然把我妻子当成小石的妻子了,肏,我妻子和小石就这么有夫妻相吗有,死胖子肯定心说:你看人家鸡巴深插屄里的样子,不是夫妻,哪个贱屄肯让人这么肏啊!
小石嘻嘻一笑:「不怕,老婆长得漂亮,让人看两眼也少不了一块肉!」
「哈哈,对!」
「兄弟,帮我个忙,把我肏我媳妇的样子拍几张照片,拍得好,一会我媳妇的大奶子让你摸个爽!」他妈的,小石这混蛋竟然随意让我妻子被人凌辱!
「好咧!」胖子立刻答应。
这样的情况,演唱会也看不下去了,妻子很怕被更多人发现,那就丢人丢大了。百般哀求下,妻子被肏了一个小时,终于和小石离开了演唱会现场。
作为妥协的条件,妻子居然荒唐的答应了小石的无礼要求,竟然脱得精光,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光熘熘的出了会场。大街上,因为是除夕夜,虽然体育场内爆满,可是大马路上却没有人,即使这样,妻子也羞愧的夹紧双腿,步履蹒跚的。
小石家里演唱会现场不远,但也有三公里,妻子被要求这样光熘熘的和小石步行回家,最快也要半个小时。更何况妻子羞涩的迈不开步子。
妻子的美腿修长,粉色的丝袜薄薄的包着,踩着朱红的高跟鞋,性感风骚,诱人极了。而她夹着双腿,八字的慢慢挪着步子,更是格外的让人慾望放大。小石还拿着数码相机,不停地拍摄妻子赤裸的模样。
妻子娇羞的说:「不要,不要拍!」
「贱屄站到垃圾桶旁边,一只脚抬起来!」小石不客气的命令妻子。
妻子竟然一边恳请,一边乖乖的照做,真搞不清妻子当时的心里是抗拒,还是屈服。
「好,不错!」小石赞扬的说:「就是这样,贱屄,表现不错!」
「来,骚屄,过来,道路灯下面抬起一条腿伸直,噼叉,脚搭在路灯柱上。好,就这样,自己把小穴掰开。好!」
慢慢地妻子竟然越来越配合,虽然脸上依然有羞涩的红晕,不过整个人却渐渐沈入一种亢奋的状态。小面的小穴早已经湿唿淋漓的氾漤成灾。
就这样走走停停,妻子不时的在大街上摆出各种淫贱的姿态,被小石拍着淫照。本来半个小时的路程,妻子和小石一路走走拍怕,竟然走了三个小时,妻子就这样一丝不挂的在大街上待了三个小时。中途,妻子更是被小石压在大马路上肏了一次,还被录影。妻子明知道小石拍摄她被肏的视频,却没阻止,她已经完全被慾望支配。
到达小石家的小区门口,十二点的钟声响起,远远的看着很多人在放鞭炮,妻子也没有穿回衣服,兴奋的被小石在小区门口爆肏着。
「贱屄!」小石说:「演唱会结束了,该给你老公打个电话,告诉老公你今天不回去了,去我家过夜,老子今天要肏你一晚!」
「好!」妻子立刻拿着电话给我打电话:「老公,演唱会结束了,但是天很晚了,打不到车,我回不去。小石家离这挺近的,我今天就去小石家过夜了。」
我心里有点不痛快,说:「大过年的,你去人家家,会不会不方便」
「可是我也没办法回去啊!」
这时小石插言道:「大哥,你放心,嫂子跟我回家,你还不放心啊」
我说:「那倒不是!」
「这不结了!」小石说:「大晚上的,你让嫂子走回去啊万一路上遇上个色狼,再把嫂子给干了!」
晕,这小石真是想什么说什么,人实在的无语。不过也是这么回事,我想,确实妻子一个人回来也不安全。
这时小石又说:「大哥,对我你还不放心,你还怕我和嫂子有事咋地就算嫂子有想法,我小石也不是那样的人。」
我尴尬得很,这小石的嘴真是……我连忙说:「你嫂子也不是那样的人!」
「是,嫂子也不是那样的人,那你还不放心」小石说着,戏谑的嘲笑着我妻子,大鸡巴还故意狠狠肏我妻子两下:「呵呵,嫂子不是那样的人!大哥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嫂子的。」说到照顾,小石又勐肏了两下,心说:『看,老子就是这样照顾你媳妇的!』
小石又说:「我一定会照顾得嫂子好像我媳妇一样。」
我说:「我不是怕你不方便嘛!」
小石说:「有什么不方便的。放心,你弟妹今天不在家,嫂子就睡我媳妇的床,亏待不了嫂子!」
我当时没转过弯来,小石媳妇的床,不就是小石的床吗小石是在变相的对我说:「今天我要睡你媳妇!」我当时没反应过来,也是小石平常太过憨厚的样子欺骗了我,我根本没多想。
我知道的说:「好吧,那你好好照顾你嫂子。」
小石说:「放心,我你还不知道,我一定像照顾自己媳妇一样照顾嫂子!」一边说着照顾,一边狠狠地肏我媳妇,还在我妻子耳边说:「嫂子,大哥让我好好照顾你。放心,我的大鸡巴一定好好照顾你的贱屄!」
妻子娇嗔的瞥了小石一眼,接过电话:「老公,你放心,小石会好好照顾我的。」挂掉电话,小石马上「噼哩啪啦」勐烈地肏着我妻子。
过了一个小时,我不太放心,不知道妻子和小石到家没又拨打了妻子的电话。那时,妻子两条美腿被小石扛在肩上,被小石压在身下,正肏得屄洞「啪啪啪」的响。
「到家了」我问。
「嗯,到了,」妻子说:「小石对我很好,让我睡他的床。」
我说:「你看你,怎么还睡人家的主卧,一点也不客气,你让小石睡哪」
当时我说得有点硬,那边妻子显然不高兴了,气鼓鼓的喘息着说:「睡哪睡我身上行不行小石就压在我身上睡我,你满意了吧」
我尴尬的笑着,没当真。怎么可能,妻子端庄得很,小石又憨厚,所以我只当妻子赌气的和我开玩笑:「你是说笑吧,不可能!」
妻子显然还在怄气,嗲声说:「不可能老公,要不要听听我被小石肏的叫床声啊」
妻子和我开玩笑,我也和她玩笑,我故作大方的说:「好啊!你叫啊!」
妻子嘻嘻一笑:「你听好了。哦……哦……小石肏我,啊……啊……小石你肏死我了……啊……啊……你使劲肏,你大哥想听你干得我贱叫的声音,啊……啊……大鸡巴使劲肏,哦……哦……肏狠一点……嘻嘻,老公,听清楚了吗」
我笑道:「老婆你叫得好假啊!」
「假」妻子笑瞇瞇的,她特喜欢这种偷情的感觉,明着告诉自己老公自己正被人肏,老公都不相信。哎,老公,你这绿帽子戴得不冤枉啊!
妻子故意激我:「是真的好不好,我真的正被小石肏屄呢!」
我故意顺着妻子说:「是,是,你正被肏屄!」
妻子嘻嘻笑道:「老公,你不相信,那我让你再听听小石肏得骚屄啪啪响的声音。」
「好啊!」我才不上当呢!我当时得意的想,却不知道自己就傻逼一个,老婆明着告诉自己她正被人肏屄,还让我听声,我都不相信,这绿帽子戴得也真活该!
妻子呵呵笑着,风骚的在小石耳边说:「小石,你大哥要听你肏我骚屄的声音,你别客气,狠狠地肏,肏狠一点,肏响一点,让你大哥听仔细。」说完,把手机放到她的屄下面。
小石高兴的抽动大屌大起大落,狠狠肏着,真的一点不客气,肏得我妻子哇哇叫:「啊……小石,使劲肏,肏响一点,让你大哥听!」
当时我就听见手机里「啪啪啪」的声音,好响!当时我还心说:『别说,老婆还蛮有才的,真的很像肏屄的声音,也不知道她怎么搞出来的。哈哈,就是太响了,这点有点假,想骗我还差点!』
一直「噼哩啪啦」的响了三两分钟,我耐性的听着,别说,蛮诱惑的,我的鸡巴都听硬了。
妻子气喘吁吁的在电话里说:「怎么样,这回相信了吧」
我哈哈笑道:「老婆,你怎么弄的声音,蛮像的,不过就是声音大了点,太假了。这么大的声音,你的屄还没被肏破啊!好假!」
妻子嬉笑着说:「怎么没肏破,肏破了,我的骚屄被小石肏到破得不能再破了,肏得比妓女还破!小石一点都不客气,肏得蛮狠的,小石还说要在人家屄里下种,肏大人家的肚子呢!嘻嘻,老公你同意不」
我以为妻子是在电话里和我调情,故作大方的说:「同意,同意,你让小石别客气,肏狠一点,肏破你的骚屄!」
妻子呵呵一笑道:「好咧,我这就告诉小石。小石,你大哥说让你狠狠地肏我,使劲肏,肏破我的骚屄!」
「呵呵!」小石得意的轻笑,身下的人妻骚货,真的肏得好舒服。这样肏,真好玩!
我当时也和妻子调情得慾火高涨,不知为什么,还想听刚才听到的「肏屄」声,故意说:「老婆,我就说是假的吧,你看现在已经没有肏屄声,也没有叫床声了。」
妻子嘻嘻笑道:「老公,你好变态,想听人家被人肏屄的声音。嗯,人家害羞嘛!不过老公要听,人家也没办法,就让你听吧!」又把手机放到屄下面,妻子故意很大声说:「小石,使劲肏我,你大哥想听你肏我的声音。别客气,使劲肏,像肏妓女一样肏我!」
听着剧烈的「啪啪」声,我兴奋的撸管,还自以为是和妻子调情:「啊……老婆,肏得好大声啊!小石,别客气,狠狠地肏你嫂子。你嫂子欠肏,欠你的大鸡巴肏,狠狠地肏!」当时手机开着免提,我的声音简直就是助长这对姦夫淫妇的淫乐兴致。
小石欢快的大鸡巴肏得更加卖力,还戏谑的在妻子耳边说:「你老公让我狠狠地肏你,说你欠肏。」
妻子瞇着眼笑着说:「是呀,人家欠肏,那你还客气什么狠狠地肏啊!」
「啊……老公,小石正在狠狠地肏人家!啊……都怪你,让小石狠肏人家!啊……人家的屄快被肏破了!」妻子无所顾忌的大声叫床:「啊……老公,小石把人家当婊子一样肏呢!」
我哈哈笑道:「老婆,你就是欠肏的婊子,让小石狠狠地肏你,就当肏婊子了,让他别客气。」
「啊……啊……老公,啊……小石也说人家是欠肏的婊子,还说我欠屌,明天要喊上他的哥们,十几根大鸡巴一块肏人家,说人家是免费的婊子,不肏白不肏!」
「哈哈,那你让小石多叫些朋友。你的贱屄十几根鸡巴哪够啊,最起码要几十个!」
「老公,你太坏了,几十根大鸡巴,还不把人家的屄肏烂啊」
「哈哈,肏烂就肏烂,反正你欠肏!」
「老公,万一肏烂了,你不能不要人家哦!」
「放心,你的屄被人肏得越烂,我越喜欢!」
「嘻嘻,老公,大变态,喜欢自己老婆被人肏烂呢!呵呵,小石再加把劲,肏狠一点,嫂子的骚屄能不能肏烂,全看你的鸡巴了!呵呵,肏啊,别客气!」
……
「啊--」妻子尖叫着:「啊……老公,小石在人家屄里射了!哇,人家要被他肏大肚子了!」
「哈哈,小石,插深一点射,一次把你嫂子的肚子肏大!」
「老公,大坏蛋,老婆都被人肏大肚子了,还笑,变态!」妻子娇嗲的说:「小石,你大哥让你插深点射,那就别客气,把大鸡巴插进人家子宫里,把人家肏出一个杂种,让你大哥养!」
半晌,妻子在电话里说:「老公,这回你相信人家被小石肏了吧」
我笑道:「相信……相信个毛!都没听见过小石的声音,有本事你让小石的声音也出现!」
妻子故意好像不服输的说:「你等着,我让小石和你说话。」
等了好半晌,嘻嘻,妻子是去找小石了吧看样子小石根本没在她身边,想骗我,早着呢!
一会后,小石憨厚的声音响起,故作茫然的问我:「大哥,你找我啊什么事」
晕,妻子还真找来小石,自己夫妻挑挑情,让外人知道多尴尬,呵呵。我笑道:「没什么,听你嫂子说你让他睡你的卧室,那多不好,你睡哪啊」
小石憨憨的说:「我当然也睡卧室啊!」
汗!晕,不会妻子真和小石一块睡吧我急忙说:「让你嫂子接电话!」
妻子一接电话,我马上着急的说:「老婆,你真和小石睡一个床啊」
「是呀!」妻子不紧不慢的笑着说。
「那刚才不会是真的」我紧张的问,我可没准备戴绿帽子啊!
妻子故意气我说:「现在知道紧张了,刚才小石肏我的时候,你干嘛了好像你还让小石狠狠地肏我!」
我怒道:「我以为是假的,你和我开玩笑呢!」
妻子嘻嘻笑着:「现在紧张了,叫你不在乎我。呵呵,老公,人家跟你开玩笑呢!小石你又不是不知道,傻实在,说话直。嘻嘻,小石家又不是只有一个卧室,我睡卧室,人家当然也睡卧室啦!」
「哦!」我松了口气。想想也是,对呀,现在谁家不是主卧、次卧。晕,被老婆骗了,害我紧张半天。我想也是,哪有做妻子的偷情偷得这么光明正大的,脑袋秀逗了。我却不知道,脑袋秀逗的是我自己,这就是古人说的「灯下黑」的道理。我被妻子和小石骗得很惨的!
我自己自以为是的想着,其实妻子由至始至终都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是,谁家都有不止一个卧室,可是小石睡的是哪个卧室呢妻子可没直接跟我说小石睡次卧,她只是故意诱导我而已。
我笑道:「呵呵,那你照顾好自己,早点睡。」
「知道啦!小石照顾得我很好,照顾得我像他媳妇似的,一点也不客气!」
「哦,那就好,早点睡吧,我挂了。」
「好,老公,晚安!」
大年三十,我在家唿唿睡觉的时候,我妻子正被小石肏得天昏地暗……
第二天一早,妻子回来了,小石也跟来了,一进门小石就说:「大哥,新年好!今天来给大哥拜年,大哥不会嫌我打扰吧」
「哪能!快请进!」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昨天妻子还在人家家里借宿。但是今天大年初一,我准备带着妻子去叔叔家拜年,早约好了。这怎么办,总不能哄人走吧多不好。都是同事,人家好心来给你拜年,是看得起你,你不好好招待,说出去多丢面子!
虽然小石来得不是时候,但是他就实诚人一个,我也没办法!
招待了小石一会,眼看时间九点,再不走来不及了。我暗暗焦急,叔叔是长辈,去晚了,不好!我偷偷拉着妻子说:「老婆,你看小石怎么来了今天要去叔叔家拜年,这几点了。怎么办你想个办法送小石走。」
「怎么送」妻子一瞪眼说:「你去送好了!你说,大过年的人家给你来拜年,你不招待人家吃顿饭就把人送走,你能拉下这个脸,我还拉不下脸呢!小石是个实在人,有什么说什么,万一到单位这么一说,说给你老魏拜年,你都没招待人家吃饭,还赶人走,你单位同事怎么想你人家会说你老魏刚升个小官,就目中无人了。以后你同事哪个还凑你你还要脸不」
我一想,是这个理啊!一叹道:「可是叔叔那是长辈,都说好今天去拜年,不能不去,失了礼数,亲戚也会说我目中无人的。」我不由得埋怨:「你看你,小石要来,你也不拦着!」
妻子生气道:「我怎么拦难道我说,小石你今天不能来我们家,你大哥没时间招待你。到时小石和你脸上都没光不是」
「也是!」我说:「那怎么办」
妻子说:「叔叔那不能不去,小石也不能不招待……要不这样,一会找个藉口你自己去,我留在家招待小石。」
我一想也只有这么办了,却不知中了小石和妻子的奸计,大年初一的,把妻子一个人留在家让小石姦淫一整天。我还对妻子说:「那行,你在家好好招待小石。」
「放心!」妻子笑瞇瞇的说:「我一定好好的招待小石,招待得他像在自己家,保证宾至如归!满意得很!」
『嘻嘻!』妻子说完后心里偷笑:『当然满意了,人家可是会用自己的骚屄好好的招待小石的大鸡巴,招待得小石的鸡巴插穴插得宾至如归!』
我到客厅对小石说:「小石,大哥一会有事,去叔叔家拜年。」
小石笑道:「哎呀!大哥你不早说,一点都不实在。我来得真不是时候,我马上走!」
「别!」我立刻拦住:「大过年,你不吃顿饭就走,大哥脸往哪搁我先去叔叔家拜个年,让你嫂子招待你,晚上回来咱哥俩好好喝两盅。」
「好吧!」小石笑道:「还是大哥实在。」
我到楼下的时候,妻子的头在卧室的窗户探出来:「老公,别着急回来,好好给叔叔拜年。我会招待好小石的,保证招待得小石满意!」此时的妻子除了高跟鞋,全身一丝不挂,正撅着大屁股被小石肏得「啪啪」的,不过有窗沿挡着,我看不到妻子身后。
小石的头也从我妻子上方探出来:「大哥,别惦记我,给长辈拜年要紧。你放心,嫂子像我媳妇似的,肯定会招待得我舒舒服服的!」一边说,一边勐肏我妻子,尤其说到「招待」的时候,肏得特勐。
「哦,」我说:「我走了!」行色匆匆,都没注意到妻子垂下的秀髮前后晃得像波浪。也没有在意,自己的妻子在卧室很正常,可是小石也在卧室不就很不正常了吗可是当时没有多想。
我转身离去的时候,小石拉着妻子的胳膊向前一顶,妻子的大奶子就贴在窗户上,压得扁扁的,好圆!好大!小石手勾着妻子的一条美腿拉高压在窗户上,妻子分开的大腿间,屄洞被大鸡巴进进出出的淫荡景像,我一回头就能看见,可惜我没回头!
妻子风骚的眼神放着电:「小石,你大哥走了,今天就让嫂子用自己的骚屄好好的招待你,你别客气啊!肏勐一点,嫂子受得住!」
「嘻嘻!嫂子,我不会客气。」
「啪!啪!啪……」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