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卖妻子后的另类生活

马慧娟身材很修长,有1米68,长得白皙秀气。她老公李成俊有个嗜好,喜欢做爱时扇她耳光。开初马慧娟觉得扇耳光被打屁股更屈辱,不肯让他扇。无奈李成俊的强权压服,她不得不勉强接受了。不料这耳光扇多了,她也喜欢上了,两人经常就在耳光的伴随下达到高潮,而马慧娟那张漂亮的脸蛋在耳光的洗礼下更加艳美了。
后来,两人都觉得老是在家里扇耳光已经不那么过瘾了,很喜欢在外面表演表演。
有一次李成俊带着马慧娟和她的一位高中时的女友上街玩,不料,玩的时候,有人打来电话,要李成俊过去。李成俊见自己走了老婆在外面逛让他不放心,就叫马慧娟回家去。马慧娟哪里肯,刚出来就叫她回去,她才不肯呢,非要和女友再逛会儿街不可。李成俊很生气,扇着马慧娟的耳光说:“你不听话,叫你不听话。”
那耳光打得并不重,一看就是玩笑似的打法,但节奏明快,很有韵味。这是李成俊第一次当着外人面试打老婆的耳光,心里觉得挺有味的。
因为是当着自己的好友面被老公扇耳光,马慧娟有些不好意思,但并没过分反抗。
她的女友站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也没说别的话。
李成俊打过了几巴掌,见她执意坚持,也不过好做得太过分,而那边朋友催得又急,便走了。
晚上回到家,就问马慧娟,她女友对他打她耳光的事怎么说,马慧娟说:“她说,你们两口子好好玩啊,真浪漫。”
李成俊听了乐得哈哈大笑:“看来以后得经常在外面表演表演。”
马慧娟说:“你当然高兴了,疼的是我呢。”
不可否认的是,两口子都感到刺激万分,做起夫妻之事来,也特别有力。


李成俊是做贸易的,应酬必不可少,因为自己的老婆长得漂亮,又有气质,应酬时就经常带着她。
有个集团老总,也姓李,两人关系非同一般,他也经常带着自己的老婆与李成俊夫妇一起聚餐。
这天是端午节。李总给李成俊打来电话,约他一起聚聚。
李成俊带马慧娟去时,李总和他的娇妻肖雯已经等在那里了。
四人在酒店吃过饭之后,肖雯不想回家去睡,李总劝了半天,她也不肯回去。最后,李总只好说:“今天过节,老子就将讲你一回。”又对李成俊说:“你们也别走了,今晚我请客。”
李成俊和马慧娟也想浪漫一下,便同意了。于是四人便去宾馆开间房。
宾馆正开什么会,房间早已订满。李总说我们上别处去。李成俊说:“别,我给他们经理打个电话,看能不能安排一下。”那服务小姐听说李成俊要给她们经理打电话,就说:“你打电话也没用,确实没房间了。哦,对了,刚才有位客人退了一间。只有这一间,是贵宾房。”
那李总住过这里的贵宾房,它是个套间,里面有两个单间,一个会客室。李总问李成俊:“那我们同住一间房,如何?”
李成俊说:“就这样吧。”
于是四人一起上楼。在走廊上,马慧娟扯了扯李成俊的衣袖,小声对他说:“今晚爸爸可不许打嘴巴子哟。”
李成俊在马慧娟漂亮匀称的脸颊上揪了一把,说:“今晚特殊,老子就饶你了。”
服务小姐开门之后,他们进去,果然是两个单间。
肖雯还想打会儿牌在休息,这回李总没有同意。说在金壁辉煌的房间里打牌,实在大煞风景。
于是两家人各自进了一个房间休息。


这李总三十来岁,长得人高马大的。这肖雯二十来岁,是中文系毕业的,人很漂亮,一付乖乖巧巧的模样,让李总爱不释手。当了他的女秘一年不到,他便色心大发,休了前妻娶了她。
他一进了房间,还没来得及关门,就猴急地抱起他的娇妻,说:“老子今晚要干死你。”说着,就把她往床上一扔,忙着压了上去……


李成俊要比李会调情些。他不急。跟在家里一样,他先让马慧娟在铺有地毯的地板上膝行了三圈,又爬行了三圈,还说今天真是便宜她了。在家时,马慧娟总是裸着身子在冰冷的地板上做这些动作,而这里却有地毯,多舒服啊。
地面工作做完了,李成俊叫马慧娟脱光了衣服在床上直跪眘等着他。
李成俊洗过了澡过来,把马慧娟推倒在床上平躺起,然后顺势骑到了她身上。
虽说刚才马慧娟已经提醒李成俊不扇耳光,他也是答应了的。可他对老婆的话向来只作参考,而根据不断变化的感觉来实做。作爱时扇耳光已成习惯,做爱时不扇,总会觉缺了点什么,于是习惯性地挥起了手臂。啪、啪、啪、啪……接二连三地就扇起了马慧娟的嘴巴来。


这屋子并不隔音,那响声隔壁也听见了。
“老公,他们做什么呢?”肖雯尖起耳朵听着。
“蠢货,还用问?”李总做起很老练地样子。
“可是,我怎么总觉得是做那个的声音,好象是在扇嘴巴呢。”
那李总也竖起耳朵听了听,说:“果然有点象……”因为此时他听到了马慧娟求饶的声音。
“老公,你去看看嘛,不会出什么事吧?”
李总想了想,也就披了件衣服,下了床,到了李成俊的房间门口,居然没关门,他敲了敲门,李成俊说:“进来吧。”
“在干什么呢?”李总一边问一边走进去。
马慧娟看见李总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她脸已通红了一片,忙着解释:“我老公喜欢扇嘴巴子。”
李成俊笑笑,当着李总的面又顺手啪啪地扇了下去。
这时,肖雯也跑了过来,看见了李成俊正扇马慧娟的耳光,很觉得刺激,一刺激了,思想也就跟着活起来:“其实,打屁股也挺好玩的。”说着,她撅起雪白的屁股,对李总说,“老公,你打我屁股吧。” 
那李总没做过这样的事,但既然老婆把屁股撅起来了,不打也不好,便象征性的打几下。
李成俊见李总猫抓痒似的,便嘲笑李总:“你也够笨的了,那也叫打屁股。”随即命令马慧娟:“给老子把屁股撅起来。”
马慧娟便跪趴着,屁股翘得高高的。
“啪、啪、啪...”李成俊就在那屁股上使劲拍打起来。
虽说马慧娟是穿了肉裤的,但三点式的内裤把整个屁股都显露在外,所以,李成俊的巴掌打在她的“腚光”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很快,他的手就麻了。
这时,李总的兴趣被完全激发起来,对肖雯嚷到:“小贱货,跪下,老子要扇你嘴巴子。”
肖雯很听话,直跪在他面前。
李总就开始扇起肖雯的耳光来。
李成俊扇自己老婆的耳光早成习惯,但是这么近距离看别人打耳光,却有种惊心动魄的刺激。而李总和肖雯虽说是第一次扇耳光,但两人配合十分默契,他暗自赞叹:老总毕竟是老总,打起女人耳光来功夫真是到家,毫不逊色!
肖雯那脸蛋也真是抗打,都打了十几个耳光了,还那么均匀白净,而且耳光声个个清脆。


李成俊每次看见肖雯那张漂亮时都有一股子想扇她耳光的冲动,今天算是看见了那漂亮脸蛋被扇的情形,但是美中不足的是他不能亲自动手。于是,一个恶作剧的念头便出来了。在李总忘情地扇着他老婆肖雯耳光的时候,他悄悄附在马慧娟的耳朵说:“你去请李总扇你的耳光。”
马慧娟开始有些不肯,李成俊就啪地给了她一个大耳光。马慧娟只好说:“好嘛好嘛。”
便从床上起身,跪在李总面前,仰起头说:“求李赏耳光。”
那李总扇耳光已经起瘾了,看了李成俊一眼,李成俊点了点头,于是,啪、啪、啪...地就开始使劲地抽打着马慧娟的的嘴巴子。打起朋友老婆的耳光能到达最大的心理满足!
马慧娟直挺挺地跪着,那脸蛋被打的有些发肿了,口里还不断地回答:“是!”这一套有点象是她最近从公司的日本客户那里学来的。
这顿耳光足足打了10多分钟。李成俊暗自骂道:“这家伙真够不留情的。”他想,那李总大概是把平时对他的怨气也发泄在了他老婆的身上了。
不过,马慧娟平时显得高贵,其实是个被李成俊玩弄了多年的标准贱货,就连打耳光的声音都格外的响脆。
马慧娟最后回答几声“嗨!”“嗨!”“是!”可半天不见巴掌扇过来,便鼓励李总:“继续打我呀,还可以打我奶子呢。”
马慧娟的乳房几乎从背心里跳了出来。
李总始终是先小人后君子,这会儿又装得很礼貌地说:“对不起,下手重了吧。”
真他妈的人精。他不但没有用手捏马慧娟的奶子,反而做作起来,这一定是做给肖雯看的,看来戏才刚刚开始。
马慧娟急忙回答,“不,主人,你打的挺爽呢,我爸爸在家打的那才叫狠,不信你问我爸爸嘛。”
马慧娟一急之下,把在家里对李成俊称“爸爸”秘密也暴露了。这是一个让人刺激发昏的夜晚,一切随缘吧。
李成俊对李总说:“是的,所以你扇的这些嘴巴,我女儿根本就不会当回事儿,一会你看我怎么收拾她。”
于是两人交流起扇女人耳光的体会来。
后来,最后还是消雯会处事,她率先打破了尴尬,她见马慧娟刚才被她老公打耳光,为了补偿,主动过来让李成俊打她的耳光,她说她觉得被打耳光很爽。
李总也对李成俊说:“你替我狠狠教训这小贱人。”
李成俊当然也不客气了。他站起身,命令肖雯:“站好!”
“是”肖雯马上立正站直。
“打你耳光时头不许乱动,并且要回答。”
“是!”肖雯回答。
啪、啪、啪...,
李成俊左右开攻地扇打着肖雯的嘴巴子,肖雯直挺挺的站着,一动不敢动,口里还不断回答“是。”
“你的头也不要太僵硬。”
“是。”
啪、啪、啪...,
李成俊继续扇打,如愿以尝的赏了她20个嘴巴子,她白嫩的脸颊被他扇的粉红,但过了一会儿,颜色就消退了。她也学会了配合,但他没有扇的没完没了,凡事适可而止。
扇完肖雯耳光后,李成俊浑身兴奋,就对李总说:“我们一起来收拾我女儿吧,我在后面扭住她胳膊,你在前面用皮带抽她。”
李总举起皮带,朝准马慧娟的腰眼着实地抽了一皮带,然后继续抽了几鞭子。
李成俊对李总说,“现在不如在家,在家不仅有响鞭,还可以给她灌肠。不过现在我想请李总和我一起审讯她。”他进一步吊李总的胃口。
李老激动地说:“审讯好啊!可以大量地打嘴巴子。以后你需要多少贷款,尽管开口。”
“谢谢李总。”李成俊豁出去了。
他在后面牢牢地扭住马慧娟的胳膊,说:“有人举报你为客户提供性贿赂问题!现在我和李总要审讯你!”
“审讯我?好啊,呵呵。爸爸啊,就那几次早就跟你汇报了呀,没有其它隐瞒的啊,再说也都是为公司啊。要审讯就快动手吧,我浑身发痒。”马慧娟喜欢挨打。
突然李成俊前面清脆的耳光声暴响,如耳边霹雳,马慧娟正在被李总使劲地扇着耳光。他是来回的正正反扇着。由于李成俊在后面扭着马慧娟,她不会被打倒。所以,李总这顿耳光扇得很有力,声音叭叭的,扇得马慧娟轻柔的上身都跟着头来回甩动。李成俊在后面努力地反剪着马慧娟的两只胳膊,又怕被李总抽过来的巴掌划到脸。
“叫你嘴硬!你隐瞒你老公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你还贪污卖淫!有人举报!”李总早已进入角色,厉声呵斥。
扇完耳光之后,李总又拿起皮带,折过来在马慧娟的乳房上敲着,威胁道:“现在我以公司保安总管的身份要求你必须全部交代问题,不得做任何反抗,态度要严肃。”
马慧娟不敢再乱言语,她已经进入角色,坚决拒绝承认问题。
李成俊令马慧娟到墙边去,叫她把双手背在后腰,靠住墙站着不动,她肚子向前突出着,进行罚站。
李成俊和李总抽完一支烟,然后他不慌不忙地走到马慧娟跟前,勾起拳头朝她的小肚子用力打了两下。
“呃!”、“呃!”马慧娟努力保持着身体不动。
李成俊把马慧娟的乳罩掀掉,不停地打着奶光,象扇耳光一样,把两只乳房打的来回甩蹦。接着,又把她裤衩退到高跟鞋下,她腰细臀宽,阴毛不多,李成俊对马慧娟显露的阴部已经熟悉的不屑一顾,便继续对她进行体罚虐待。这次他没扇她耳光,他把脸留给了李总。这时,李总也正跃跃欲试。
马慧娟说:“我没有要交代的,你们诬陷我!”
“这女人嘴怎么这么硬!我要亲自审问她!”李总以“头儿”的身份说。
李成俊把位置让给李总。
在追问不出来的情况下,李总在自己双手上吐上两口吐沫,运足力气开始扇嘴巴子,只听啪、啪、啪...李总左右开攻,使劲地抽打着马慧娟的耳光。这顿耳光抽的够劲,抽得马慧娟双肩都酥了,她几乎无力保持胸部不动。
打完耳光看得出马慧娟眼睛鼻子在发酸。
“说不说?”李总又开始问话。
“我说。”马慧娟有气无力地回答。
“与多少人有性交易?”
“十个。”
“究竟有多少人和你发生过性关系?!”
“二十个。”
“都有谁?!”
“不知道。”
又是一通大耳刮子,打的夸夸的,声音异常响脆。扇的马慧娟耳朵、脖子都发烧发红了,完全丧失了平时高傲的尊严。
“都和谁发生过性关系?!”李总大叫着问了三遍。
“李总。”马慧娟咬着鲜红的嘴唇说。她一定是被打懵了,竟然敢说是李总。
“胡说!”
嘣的一声,李总照准马慧娟的小肚子用力打了一记上勾拳。
尽管马慧娟被这一拳打的身体向上颠动,双腿有些发抖,但她始终保持着双手背在后腰,肚子前突的姿势。
“再问一遍,都有谁和你发生过性关系?!”
“不知道。”
小肚子又挨一拳。
“现在你是李总的奴隶,他教训你时身体不能动一点!”李成俊在旁边鼓励喜欢挨打的老婆。
“是!主人!”马慧娟习惯性地回答。
李总双手牢牢地抓住马慧娟的两只乳房,使劲往两边掰。“说,和谁发生过关系?”
“不知道。”
李总把手伸到下面,令李成俊吃惊的是,他竟然一把就掐住马慧娟的两片阴唇,用力往下一揪,把两片阴唇同时抻出好几寸长。李成俊目瞪口呆。手法如此熟练,看来李总虐待女人有特殊经验啊!很可能是从外国学来的,他经常出国。
马慧娟开始时痛的惊叫,不过很快就适应了,所以无论李总怎么牵拉阴唇,她都不交代问题。
李总虐待乳头也很有办法,他用手指夹住马慧娟的乳头,快速一抻,竟抻出半尺,然后又打回去。李总向李成俊解释说乳房的可塑性很大,有许多潜力可挖。这些的确是从国外学来的。
还有更绝的,李总又把手伸到下面,在马慧娟的阴缝处抠压了好一会儿,然后左手推小肚子,抠阴缝的右手猛地一提,一股尿液竟然飞溅出来。
这时,肖雯也背着手靠墙站着,挺着奶子让李成俊捏。李成俊不停地抽打着她的耳光。他也对她进行阴部和乳房虐待,但是李总用的方法他不会使用,一试,肖雯就大叫疼。他只好继续使劲抽打她的耳光,趁她昏头昏脑时,他再虐待她身体敏感之处,最后把她的淫水抠出来不少。
李总告诉李成俊:“不用特意模仿,许多特殊的虐待方法使用久了都会腻,比如刚才的那些方法是我和一个外国女友常玩的,其实早就玩腻了,回来从来没想用在我老婆身上。但是打耳光等最普通的虐待方法却是最永恒的。”说到这里,李总飞起两个耳光打在马慧娟脸上,接着又说,“打耳光每次都会使女人的尊严受到羞辱。”
马慧娟和肖雯已经完全没有了尊严,表现得非常驯服,她们主动疯狂地为对方的丈夫进行口交,过后,李成俊和李总命令她们撅屁股跪在地上,反复用拖鞋抽打她们的屁股,最后李成俊和李总分别骑上对方的老婆......
那天晚上,他们玩到后半夜,大家都达到了数次高潮。最后,各自搂着对方漂亮的老婆进入了梦香……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