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点追魂索

象往常一样,林夕第一个来到练功房。


    她换好了黑色的练功服,坐在大镜子前,穿上羊皮底的练功鞋,又在脚踝处套上蓝白相间的护腿,然后站起来,对着镜子仔细的又用手理了一下已经梳的非常光洁的“板头”。她修长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细细的红绳,仅仅是一根红绳,没有任何的饰物。雪白的胸脯在黑色练功服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诱人。


    林夕喜欢的颜色只有两种,黑色和红色。


    她的所有的练功服都是黑色的,她对别人说,这是因为黑色很耐脏。


    而她的芭蕾鞋是红色的,现在它们就静静的躺在一边,红色的缎带软软地垂在木板地上。这大概是小时侯看《红菱艳》留下的深刻印象,红舞鞋,魔一样的红舞鞋。


    今天是姚老师的芭蕾课。


    姚老师大约是舞蹈学院最厉害的老师了。


    她年轻的时候是“芭团”的台柱子,现在年近五十,身材还保持得非常完美。


    但是她的脾气特别大,每次上她的课,总有小姑娘挨训,不是动作不到位,就是感觉没找到。


    林夕从心里怕她,而且,她又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姑娘。


    每次姚老师的课,她都是第一个到练功房,她不求得到表扬,就为了不挨骂。


    林夕来到把杆前,把脚开到“一位”,开始默默地做动作。


    太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撒进了大教室,随着姑娘们的纷纷到来,练功房里象飞进了一百只小鸟。直到铃声响起来。


    林夕擦擦汗,加入到队列里,她站在后一排,目光撒向门口。


    姚老师一如既往的昂着头,迈着微微有些外八字的脚步走了进来。


    奇怪的是,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个子高高的男人。


    马上有姑娘认出了他。“喂,是吴远舟,那个才子!”


    “大家安静!”姚老师说,“从今天起,我们要开始排练大家的毕业舞剧了,这位是研究生部的吴远舟,我们要排的剧本,就是他写的,我们欢迎他介绍一下自己。”


    掌声响起来。


    吴远舟似乎微微红了脸。他是两年前芭蕾专业毕业考入本院研究生部的,一米八的个子,宽宽的肩膀,高高的鼻梁,深深的眼窝,头发很黑,很密。往那里一站,就知道是跳“奇科菲尔德”的。


    “关于我自己没什么可说的,我很高兴能和大家一起排练我的舞剧。


    这也是我的毕业作品,所以,我希望大家能支持我。我还是主要想说说我的剧。它的名字叫《追魂索》。“


    林夕不知怎么,打了一个冷战。


    吴远舟快速的看了她一眼,又回到了剧本阐述。


    “这是一个悲剧。故事的女主角叫灵儿,她是一个不谙世事的乡间少女,当然了,她非常的美丽。然而不幸的是,她爱上了一个官宦子弟司徒风。他们深深的相爱着。但是悬殊的门第阻断了他们的爱情。司徒风的父亲为了让他娶一个当朝大员的千金,不惜雇佣打手,让他们假扮强盗,拦路抢劫并杀死了灵儿。灵儿的冤魂飘飘荡荡来到阴间,她的冤屈让前来锁拿她的无常鬼也黯然泪下。黑无常悄悄地放走了灵儿,让她回到阳间找心上人。……舞剧的第一幕,就是《阴间》。”


    (二)


    阴间。


    一阵冷风吹来,我缓缓地张开双眼。


    这是什么地方啊?


    白茫茫的一片大雾,没有树,没有草,没有花,连一个人也没有。


    安静得好吓人啊。


    我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还是觉的很冷。


    薄薄的纱裙抵御不住冷风的偷袭。


    脖子还隐隐作痛。


    我隐约记起,我是提着篮子穿过树林去找风公子的。篮子里是我专门为他做的萝卜饼。他居然说他从来没有吃过萝卜饼,呵呵,真是好笑啊。对了,我为什么没有见到他呢?


    啊,是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强盗!我遇到了强盗!他们蒙着黑色的眼罩,手拿雪亮的匕首,他们问我要钱。可是我那里有许多的钱呢?我把篮子藏在身后,那里是我带给风公子的萝卜饼,还冒着热气呢。可是其中的一个家伙抢去了我的篮子,萝卜饼撒了一地。


    我哭了。


    后来呢?后来发生什么了?


    想起来了,他们不由分说地把我捆在了树上。绳子勒得好紧啊。他们不但把我的双手反绑,还紧紧的缚住了我的脚。我的一只绣鞋在挣扎中掉了,那上面的桃花还是我亲手绣的呢。大树静静地站在我的身后,我的脊背紧紧地贴着粗糙的树皮,我一动也动不了。我从来没有被人捆绑过,我吓坏了,我拼命地叫,我希望公子能听到我的叫声。可是,一个强盗用一团白布堵住了我的嘴。我感到脖子上被勒了一道绳子,我看不见是什么样子的绳子。


    我只觉得那绳子渐渐收紧,我出不了声音,也呼吸不到空气,我越来越冷,我的眼前越来越黑……


    我最后只听到了他的名字——司徒风。


    我站在阴冷的风中想着。丝毫没有注意有人向我走来。


    那棵大树呢?


    那些强盗呢?


    我的篮子呢?


    我的爱人呢?……


    “哗啦哗啦”的铁链子的声音惊醒了我。一个穿着黑色长服、面色黝黑的男人拿着一条银色的链子木然地站在我面前。


    “你是谁?也是强盗吗?”我问。


    “不。我不是强盗。”他说。


    “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吗?我找不到家了。”


    “你没有家了。”


    “为什么?我仅仅出来了一小会,怎么一切都不一样了?”


    “是的。一切都不一样了。连你也不一样了。”


    “我?我怎么了?”


    “你走走看。”


    我试着向前走了两步。我发现自己的脚步是那么的轻盈,好象可以飞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你已经死了。”


    “什么?我已经死了?”


    “对。你现在是个鬼。和我一样。我是黑无常。”


    我说不出话来。我低头看看自己,一切还是栩栩如生。


    “不过,你是个孤魂野鬼。生死簿上,你还该有32年阳寿的。”黑无常面无表情地告诉我。


    “可惜,你被人杀死了。你是一个冤死鬼。”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我?”


    “别问了,灵儿。让我锁上你,跟我去见阎王爷爷,他会可怜你,你生前没有一点恶行,他会让你早早的转世投胎的。”


    “让我变成另外一个人吗?不!”


    “听话,孟婆婆那里有好喝的热汤,你喝了,就不再觉得冷了,什么冤屈愁苦都会忘了,来世作人,还要作个好人。”


    我跪倒在黑无常的面前。


    “无常哥哥,我不能跟你见阎王爷爷,也不要喝孟婆汤,我是冤死的,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死,我的司徒风公子还不知道我的死讯,让我再见他一面吧,我不能忘了他,我们约定过在奈何桥上相会。


    求你放我回到阳间去见见他吧!“


    黑无常的身形轻轻动了一下。追魂索晃动着冷漠的银色光芒。


    “我不能啊……”他低下头。


    我无言地流着眼泪。


    荒野中,我们两个孤鬼就这样默默地对峙着。


    终于,他捧起我的脸。


    “美丽的灵儿,痴心的灵儿,你这样做会带来什么你知道吗?”


    我跪在他的脚下,摇摇头。我的黑色长发跟着轻轻摇动,一朵鹅黄的小花飘然落下。我发现黑无常冷漠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柔情,他是一个俊朗的后生。


    “好。”他咬牙说。“我来承担吧。灵儿,你去吧,时间不多,只有夜半三更的时候,你才能现身和他说话,不过,阎王爷慧眼精明,你最终难逃我的追魂索的……”


    我深深地拜谢,按照他指点的方向飘去。


    黑无常悄悄拾起那朵小黄花。


    追魂索发出颤抖的声音。


    ***


    (三)


    吴远舟用手指着后排的一个正在对着镜子做“手位”的姑娘对姚老师说:“我想让她演灵儿。”


    姚老师特意眯起眼睛仔细的辨认了一下。“你是说林夕?”


    “就是那个穿黑衣服的,她叫林夕?”


    “是的。不过,论业务,她不是这个班最出色的,她没有跳过领舞,我担心……”


    “可是,我发现,她身上有一种忧郁的气质,很符合灵儿这个角色。”


    “你这样认为吗?”姚老师用不太信任的眼光看着吴远舟。


    吴远舟坚决的点点头。“是的。就是她。”


    “那,恐怕要给她吃点小灶了。”姚老师说完转头向着姑娘们拍拍手。“大家注意了,我们简单的分派一下角色,都还是暂时的,以后再调整。……”


    林夕怎么也没有想到灵儿这个女一号分派给了自己。她疑惑地把目光投向吴远舟,她清楚,这一定不是姚老师的意思。


    吴远舟微微点点头。


    几个姑娘不服气地小声嘀咕着,被姚老师喝住了。她宣布,今天的课后作业是认真读剧本。目前,大家还要老老实实地把芭蕾课上完,排好队,听琴,做组合。


    但是整整一节课,林夕的脑子都不在把杆上。


    姚老师很理解地没有说她什么。要上大戏,还是女一号,对一个学生来说,她的心情是不可能平静的。


    下课后,吴远舟亲手把剧本交给林夕。“这是我最用心也是最喜欢的本子,我要亲自执导。希望你……”


    林夕什么也没说。她垂下长长的眼睫毛,点点头。


    “好好分析人物,做好案头,有什么问题尽管到宿舍找我。”吴远舟说完就走了。


    林夕抱着沉甸甸的剧本,不知所措的看着四周。


    下课后的校园,男男女女的学生谈笑着,象高傲的天鹅昂首走在林荫道上。这是舞蹈学院的风景。


    林夕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认真地解读这个鬼和人的故事。


    “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


    绿烟茶社的这副对联林夕特别喜欢。不过,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去歌厅、酒吧……蒙着白色宣纸的木棱窗下的一副围棋棋盘上,已经落了薄薄的一层灰尘。


    林夕捡了茶社角落的一扇窗前的木几坐下,她坐在下午的阳光里,放松着自己,微微闭上眼睛,眼前红红的一片,暖洋洋的。系着蓝地白印花围裙的外地小妹给她送上一壶绿茶,精致的紫砂壶上浅浅的刻着那副对联,是小篆。林夕用修长的手指摩挲着那副对联,她觉得,在这里看《追魂索》再合适不过了。


    小妹往音响里放了一盘古筝曲,就抱着一只懒懒的黄猫到门口晒太阳去了。茶社里只剩下了林夕,她用紫砂小盏小口地品着茶,看着淡淡的绿烟飘起,听着悠悠的古曲荡开……


    (四)


    还阳。


    我记得我出门的时候穿的是一件桃红色的纱裙,怎么走着走着,我的裙子变成了白色的了?


    “你已经死了。和我一样,你是一个鬼!”黑无常的话在我耳边响起。


    原来,我是个鬼啊!鬼应该是苍白的。


    我的眼泪夺目而出!我加紧了脚步,我要赶快见到风公子!


    眼前的景物怎么越来越熟悉了?


    小溪唱着歌,花儿跳着舞……那棵大树!


    我突然看见了那棵大树!


    这是一棵参天的大松树,浓绿的枝桠撑起一片阴凉,在地上投下黑黑的一片影子。我看见一个少女被捆绑在大树上。她穿着桃红的纱裙,乌黑的长发用玉簪梳起,耳边还俏皮的别着两朵鹅黄的小花。


    她的脸庞纯洁如雪,弯弯的柳眉,微翘的鼻头,一团白布堵在她的口中。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上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头垂向一边,好象是做了一个噩梦。


    我真想赶快叫醒她。


    可是我不能。


    她被麻绳捆绑在大树上。她的双手被反绑在一起,纤细的手腕叠在一起,两道麻绳把它们紧紧缚住。她的双脚也被麻绳捆住了,一只绣着桃花的小巧的绣鞋丢在一边。她背靠大树笔直地站立着,麻绳从她的胸前、腰间、腿上一道道紧紧缠绕住。缠得那么紧啊,她的纱裙都被磨破了,雪白的肌肤上清晰可见青紫的淤痕……尤其是她的脖子。她的脖子上象蛇一样缠着一条致命的白绸。白绸紧紧的勒住了她,勒住了她的生命,结束了她的爱情,现在,它还闪着冷漠的白色光芒,好象在吹嘘自己的胜利。


    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响。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在孤寂的树林里一点点变冷,我看着自己耳鬓的花朵一点点凋谢,我看着那些淫虐的麻绳和冷酷的白绸在嘲弄的望着我……我发疯似地想扑上去撕扯开它们,可是,我一次次地穿越自己的身体,虚幻的魂灵只能发出软弱的哀鸣!


    我感觉自己仿佛又被捆绑了起来,全身发紧,直打冷战。


    “哗啦哗啦”,追魂索的声音顺着风声隐约的传来。我一惊,回头看去,四顾无人。


    是现在回头,到阴曹地府接受生命的轮回?


    还是一直向前,在茫然里找寻前世的情仇?


    我感到孤立无助,我一无所有,连影子都没有。人常说,形影相吊,可是,我连影子的陪伴都没有……这就是鬼的悲哀。


    天黑了。


    黑得那么彻底,连一颗星星也没有。寒鸦从我身边扇着翅膀划过,我忽然记起,夜半三更是我的机会,我还有机会和心爱的人再见上一面。


    想到风公子,我感到身子暖了起来。


    我们是相爱的,自从那次在林中的偶遇。我在采青青的木耳菜,他骑着马从树林中一下子闯进了我的心里……他喜欢听我唱好听的山歌,我喜欢看他舞弄龙泉青锋,我们悄悄地在林中约会,我带给他好吃的核桃酥,他送给我漂亮的红纱巾。只是那一天,他默默地握着我的手,说他的父亲命令他在四月十六娶一个他没见过的姑娘为妻,那姑娘的父亲是朝廷的高官,他们门当户对,郎才女貌。更兼那姑娘知书识理,贤良温婉。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他不是来找我要一个答案的。


    我知道我只是一个会唱山歌的山里丫头,我也知道我没有资格跨进那朱漆的大门。我告诉他,下次我会给他带香喷喷的萝卜饼来。


    哪里还有什么下次?


    “傻丫头,你的时候不多了……” 黑无常站在我的身后。


    我已经渐渐习惯了自己鬼的身份,对他的突然出现,我一点没有惊慌。


    “无常哥哥,你是来锁我的吗?”


    “唉,我是放不下你,你飘飘荡荡地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再看一眼自己吗?”


    “不,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呢?”


    “让我告诉你吧,你遇到的那几个强盗其实就是司徒老爷派来的,他收买了几个杀手,扮做强盗,拿了你的性命。为的是让他的儿子死心塌地地完成他满意的婚姻。傻丫头,你现在去司徒府上,难道想看到你的心上人的洞房之夜吗?”


    黑无常拉起我的手。


    “还是和我回去吧,我会轻轻的用追魂索捆上你,你不会疼的。”


    我感激地看着黑无常。


    “无常哥哥,我真的不甘心啊。我想再看他一眼,告诉他,我不能在奈何桥上等他了,希望,希望他的新娘能给他做萝卜饼……”


    黑无常轻轻地叹了口气。他一拉我的手,一托我的腰:“我们去!”


    (五)


    吴远舟换上了练功服。


    他决定自己来扮演《追魂索》中的黑无常的角色。


    这其实是一个很复杂的人物。他是鬼,但有着人的温情,他被赋予锁拿孤魂的使命,却又违背这个职责,默默地爱上了冤死的灵儿。


    银色的追魂锁链,系住了两个无奈的魂灵。


    前几天的排练不能令他满意。舞剧里的群舞部分现在由姚老师带领学生排练,他现在要重点排练和林夕的几段双人舞以及林夕的独舞部分。但是这姑娘不知道怎么了,感觉上总是差那么一点。她的动作基本都到位,可人物的神韵就是演不出来。晚上,吴远舟独自来到练功房,他没有开灯,打开录音机以后,就着皎洁的月色他跳起了那段独舞《追赶》。


    这是灵儿返阳后,黑无常经过思想斗争,决定去追赶灵儿,帮助灵儿的一段独白式的舞蹈。舞蹈的段落不长,但是动作的幅度很大。


    在一段快板后,黑无常以一个大跳结束舞蹈。


    吴远舟出了不少汗,他一边擦着,一边扭开了电灯。


    大镜子里出现了一个黑衣姑娘的身影。


    林夕。


    “林夕?你怎么来了?还不休息?”吴远舟吃了一惊,但内心里却又好象在暗暗期待着这个时刻。


    “吴老师……”


    “我不是老师,你别这么叫,论起来我算你的师兄了。”吴远舟披上外衣,扶着把杆,活动着脚踝。


    “我知道我跳地不好,我……让你失望了……是吗?”林夕怯怯地问。


    “你呀,就是因为不自信。你对着镜子看看,你的条件多好!毕业大戏排好了,我打赌‘芭团’会点着名要你!”


    “你别逗我了,我知道,我没有达到你的要求。”林夕低下头,“其实我每天晚上都来练……可是……”


    吴远舟知道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了。“林夕,你能告诉我,你觉得哪里比较困难?我来帮你好了。”


    “我……我不知道为什么,那追魂索一碰到我,我就紧张,身体就发僵,动作就出不来了……”林夕红着脸低下头。


    吴远舟一时也说不出话来。他没有想到林夕提出的是这样的问题。


    沉默了片刻,吴远舟说:“林夕,我看你写的人物分析和人物小传还是比较理解吃透了灵儿的。这追魂索有隐含的寓意,它其实是一种无奈的命运的象征。灵儿和黑无常是两个鬼魂,鬼魂的形象应该是吓人的,但他们不是,他们都是善良的。一根追魂索连接了两个善良的鬼魂,况且,黑无常还有默默的爱浸透在里面。你应该喜爱这两个鬼魂,不要怕……”


    林夕勇敢地抬起头,看着吴远舟的眼睛。“我们来排练‘追魂’那段吧,象你刚才那样!”


    吴远舟愣了一下:“你是说现在?”


    “是的。”一抹红晕飘上林夕的脸颊。


    几天来的排练,林夕深深的爱上了灵儿这个角色。这个美丽善良的魂灵简直可以和《吉塞尔》相比。


    不知怎么,她仿佛还有点爱上了吴远舟——黑无常。当他们跳双人舞的时候,那男性的汗味常常让林夕不自觉地害羞。


    这是她第一次跳独舞,她努力地想跳得好点,再好点!但是她从吴远舟的眼神里知道,她没有达到他的要求。她也知道,很多姑娘在背后议论着,对她得到灵儿的角色非常不服气。她只有刻苦地练习,每天晚上她都到练功房加班,没想到,今天,遇到了吴远舟。


    吴远舟是个才子,他从芭蕾专业本科毕业后,考取了研究生。他写的剧本浪漫凄美,很多女生都想上他的这部毕业大戏。但是,他偏偏选择了业务并不是特别拔尖的林夕。他看重的是林夕的气质。气质这东西很难说清楚,有很多女生比林夕更漂亮,身材更高挑,但是,她们没有林夕身上那种沉静文雅甚至忧郁的气质。林夕不是一个浅薄浮躁的女孩子。这一点,吴远舟相信自己的眼睛。


    正是那淡淡忧郁的眼睛吸引了吴远舟。


    现在这双眼睛就那样望着自己。


    吴远舟的心跳快了起来。他默默无语地走到练功房的门边,轻轻地关上了门,然后他手按着电灯的开关,目不转睛地望着林夕。


    林夕褪去了外面披着的风衣。


    她早就穿好了练功服。一身黑色的紧身弹力服勾勒出林夕美好的线条,她的脖子长而白皙,细细的红绳隐约可见。


    吴远舟看着她换好了红色的芭蕾鞋,她仔细的把红色的缎带在脚踝处一道道缠好。然后,她走到房间中心,以左腿为主力腿,右脚退后半步,足尖点地,双手成“一位”自然的垂在身前,然后,她转头向吴远舟,长长的眼睫毛忽闪了两下:“无常哥哥,请带我走吧……”


    吴远舟关掉了电灯。


    月光撒了进来,音乐起……


    黑暗的世界是鬼魂的世界。


    黑无常和灵儿翩翩起舞,他们忽而纠缠在一起,忽而互相找寻追逐。伤心的灵儿不舍人世灯光的温暖,却又无奈的屈从着地府的召唤……黑无常要锁拿灵儿去见阎王,但又被这个痴情的少女深深吸引,手中的追魂索迟迟不忍举起……


    排练时用的追魂索是道具师用棉绳做的,白色的,两个手指宽,4、5米长。到真正演出的时候,会用银粉装饰,从视觉上做成金属的感觉。


    音乐到了高潮。


    吴远舟举起了追魂索!


    当追魂索碰到林夕的时候,吴远舟清楚地听到了她的一声浅浅的呻吟:“哦……”


    吴远舟愣住了,他不知所措的举着追魂索。在月光下捕捉林夕的感觉。


    林夕把脸埋藏在黑暗里,她黑色的练功服象是隐身衣,帮助她藏起了女子的羞涩。


    吴远舟感觉到了林夕的微微颤抖。他犹豫着,要不要……


    林夕象梦呓一般:“无常哥哥……”


    “灵儿……”吴远舟忽然的进入了无常的世界。


    “无常哥哥,你……带我走吧……”


    “灵儿,我要用追魂索锁上你!”


    “是,无常哥哥,……”林夕脱离了舞蹈的规定。


    她滑落在吴远舟的脚下,顺从地把双手背在身后。


    吴远舟一点没有犹豫地把追魂索从林夕的脖颈后绕过,在她的双臂上缠了两绕,顺势把她的小臂叠在身后,并使劲向上一带,按照中国式的捆绑方式,把林夕的双臂反绑在身后。他紧紧的捆绑着,并打了一个结实的绳结。


    林夕丝毫没有反抗。


    这时候,音乐忽然停了,录音机“卡塔”一声。把两个人吓了一跳。


    吴远舟本能地跳开。


    林夕慢慢地抬起脸。


    月光正照着他们。


    静静的,静静的,他们就那样对视着。


    林夕的脸庞线条柔和,她的眼睛丝毫没有不满和惊慌,反而比以往显得更加清澈。她的小嘴微微张开,露出珍珠一样的牙齿,嘴角微微向上一翘……


    吴远舟看呆了,莫非她在冲我笑吗?是的,她笑了。黑色练功服上缠绕的白色绳子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画面,好象是一张黑白的艺术照片。难得的是那姑娘宁静柔和的神态,以及绳子把她捆成的美妙造型。


    吴远舟轻轻地迈动脚步,一声不发地绕着林夕走着,他从各个角度欣赏着,林夕保持着姿态,但是能感到她的颤抖,那是发自内心的颤抖。


    终于,吴远舟回到了林夕面前,他默默地跪在林夕面前,林夕也象他一样,跪了起来,只不过反绑着双手。


    许久,吴远舟长叹一声,展开双臂,紧紧地拥林夕入怀,他用手抚摩着林夕被绳子捆绑的双臂,揉着她已经冰冷的双手。


    他没有解开她。


    林夕在吴远舟的怀中,清楚地闻到了他男人的气息,这气息简直要让她晕倒了,她抑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温暖、安全,还有,爱……她不想他解开她。


    不知过了多久,吴远舟感觉林夕的呼吸平稳了。他轻轻地问:“好点了吗?”


    “恩。”林夕用极其轻微的声音说,好象怕吵醒了自己。“我以前以为,女人被捆绑是一件耻辱的事情,我很怕。那追魂索一碰到我,我就……现在,我找到了一种平和安全的感觉,我想,是你,是你的追魂索带给我的,我被它捆绑着,却感觉被你拥抱着……我不再怕了……”


    “林夕,你,你现在真美……”


    “嘘……”


    …………


    窗外,流光正徘徊。


    (六)


    洞房。


    我跟着无常哥哥走进了司徒府。没有人看见我们,因为我们是鬼。


    但是我还是很怕。这里张灯结彩,显然刚刚有一场热闹的婚礼。


    我的心在流血,我知道那是谁的婚礼。


    黑无常默默地看着我,他抓住了我的手:“灵儿,你真的要进去吗?”


    我没有选择,我想见见他。


    后院就是他的洞房。


    这里静悄悄的。


    黑无常指给我一间青瓦小楼,告诉我到那里面去。我不敢松开他的手,我忽然很怕他离开我。虽然他拿着那条冷冰冰的追魂索,但是,他在我的身边,我感觉到了安全。


    “去吧,灵儿,我会在你身边的。”黑无常捧起我的脸,我看见他的眼睛里湿湿的。


    不用推门,不用开窗,我就那样飘进了他的洞房。


    红彤彤的洞房晃了我的眼睛,我定了定神,看见了那个新娘。她盖着红盖头,穿着红衣红裙红鞋,坐在红帐笼罩的婚床上。红红的喜蜡跳动着活泼的火焰。


    我真想看看她,她长的好看吗?她的声音好听吗?她的手巧不巧?


    她的心灵不灵?


    我痴痴的想着。啊,对了,我的风公子呢?他在哪里?


    门突然被撞开了!


    新娘被吓了一跳,我也被吓了一跳。


    是风公子!


    他也穿着红色的新装,但是,他的眼睛为什么也是红色的啊?


    哦,他哭了!


    他哭着冲进了房间!


    “你还我灵儿!你还我灵儿!”他突然发狂地抓住新娘的肩膀,红盖头滑落下来,新娘子美丽的脸庞充满了惊诧,大约被抓疼了,她痛苦地叫着:“官人!你在说什么啊?”


    “我在说你,你还我灵儿!”


    “灵儿是谁啊?”无辜的新娘被吓坏了!


    “为了让我娶你!他们杀死了灵儿!我知道!我知道!没有什么强盗!


    没有什么拦路抢劫!就是为了你,他们杀死了我心爱的灵儿!他们好狠啊,他们把我的灵儿捆在树上活活的勒死了!灵儿啊,是我害了你!“


    风公子把吓呆了的新娘摔在床上,他发疯一样的用拜堂的红绸带把新娘紧紧地缚住!


    “你还我灵儿!你还我灵儿!”他瞪着血红的双眼喊着。


    可怜的新娘一边挣扎一边哭喊着爹娘。


    我僵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听到一声淡淡的叹息。我知道黑无常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转过身子,求助的望着他。


    他一挥手,房门打开了,哭闹声立刻传了出去,我听到有人朝这边跑来。“灵儿,你还想和他说什么?”


    我摇摇头。我生前不能给他什么,死后也不能给他什么。


    人们跑了来,救下了惊慌失措的新娘。风公子瘫软在地上,他眼睛发直,好象能看到我就站在他的面前,他不停的呼唤着我:“灵儿,回来啊,灵儿,回来啊……”


    我哭了。公子啊,奈何桥的约定,你就忘了吧!


    赶来的医生说,风公子疯了。新娘的哭声更大了。司徒老爷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不说。


    我看着人们把风公子送进了另一间暖阁,他已经沉沉地睡去。医生说,也许有一天,他能忘了我,那时候,他的病就好了。我听到他的家人在诅咒我。那恶毒的话语是我从没有听过的。但我一字一句地听着。


    我默默地祈祷,老天啊,只要他能忘了我,我愿意永世不得超生!


    黑无常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他听到了我内心的祈祷,他向我摇头,想告诉我地狱的恐怖。但是为了风公子,我情愿。


    黑无常把我的手攥得生疼。


    “也好。”他说,“那样我能永远陪着你了。”


    “无常哥哥……”


    “灵儿……”


    “无常哥哥,你……带我走吧……”


    “灵儿,我要用追魂索锁上你!”


    “是,无常哥哥,……”


    ………………


    (七)


    阴间。


    还阳。


    洞房。


    前三幕的演出非常成功,林夕也不知道台下传来了多少掌声。她已经完全地沉浸在剧情里了。


    换景片的间隙,在幕布的后面,吴远舟捉住了林夕的手。“灵儿,我的好灵儿!”


    “无常哥哥,接下来,你要索拿我到地府去了?”


    “是的。你怕吗?”


    “不,我不怕,你会用追魂索捆住我的,是不是?”


    “是的。你怕吗?”


    “不。我不怕。我情愿。”


    吴远舟情不自禁的把林夕揽入怀里,他把林夕的双手背在身后,紧紧的攥着它们。他知道,最后一幕《锁魂》他们一定能跳得非常出色!


    灯光暗了下来。


    音乐渐起。


    一束追光打在舞台上。


    穿着白纱裙的林夕轻灵地跃上舞台。


    她的足尖灵巧的跃动,在幽暗的世界里象一只翩然起舞的白色蝴蝶。


    一阵清风忽然吹进身体,灵儿来了。林夕感觉到。


    “无常哥哥,无常哥哥,带我走吧,带我离开这纷扰的红尘凡世吧!”


    我冲向夜空,满腔哀怨的眼泪化作点点流星。我再不想听到人世间的一点声音!


    我是个鬼,我飘飘荡荡,我无依无靠,我来无影,我去无踪,我无悲无喜无怨无悔,待到走过了奈何桥,登上了望乡石,喝下了孟婆汤,我就无爱无恨无烦无恼!


    “哗啦哗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无常哥哥举起了追魂索!


    飘荡荡的音乐声中,吴远舟饰演的黑无常上场了。他手中挥动着银光闪闪的锁链,追逐着白裙飞舞的灵儿。


    “灵儿啊,你这痴情的女子!你为情而死,为爱而殇,连我这冷面无私的无常鬼也为你掬一捧伤心泪!割舍这凡尘的恩怨,随我来,随我来……”


    无常哥哥的追魂索在夜空中划下了优美的银线。


    我盈盈跪倒在他的脚下,探出脖颈,伸出双臂,任那冰冷的锁链象蛇一样缠上我的身体!


    黑无常把铁链捆绑在我瘦弱的身躯,我耳边响着铁链的咆哮,我感到自己的无奈中却也有着几分无怨……


    追魂索锁住了我的脖子和双手,也锁住了我的心,我无力挣扎,我把灵魂交付出去:“无常哥哥,带我走吧!”


    黑无常抖动锁链,“哗啦”一声响,灵儿的身子随之飘荡而起!


    林夕身缠银色的追魂索,被吴远舟高高托举起。


    黑无常舞动锁链,银光闪处,两个魂灵跳起了幽冥的舞蹈!


    吴远舟扯着追魂索,带着林夕旋转着,跳跃着,最后定格在如同剪影的造型。


    灵儿……林夕……


    黑无常……吴远舟……


    追魂索!


    大幕闭上。


    灯光亮起。


    掌声潮水般涌向舞台。


    林夕全身缠绕着追魂索,瘫坐在台中央泣不成声。直到吴远舟把她轻轻地抱起。


    所有的群舞演员已经谢完幕了,大幕再一次徐徐拉开。


    吴远舟拉着林夕的手,带着她走向前台,深深地给观众鞠躬。


    林夕只觉得眼前发花,她不由自主地紧紧抓着追魂索,把身体靠近吴远舟。


    他们就这样握着手,直到潮水渐渐退去……


    (八)


    绿烟茶社。


    林夕和吴远舟守着一壶清茶,坐在窗前,静静地对弈。这局棋已经到了收官阶段,一数目,林夕居然半目取胜。她愉快地把黑子投进棋盒。


    “不来了不来了,我赢了!”


    “呵呵,是我让你的,傻丫头!”吴远舟笑着看着林夕。


    “我不管了,我赢了就有奖励的!”林夕歪着头,淘气地说。


    “说说看,你要什么奖励?”


    “我要一件东西!”


    “哦?什么呢?”


    “你猜啊!”


    “猜不到啊。”


    “好笨!”


    “你就招了吧,呵呵,要不我们再下一局?”吴远舟装作要重新下棋的样子。


    “不下了,我告诉你吧……”林夕美丽的脸庞上飘过红云。她凑到吴远舟的耳边,轻轻吐出三个字:“追魂索……”


    吴远舟把林夕紧紧地揽在怀中。


    下午的阳光真的是很美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