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淫贱为你奴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性奴隶,你的一切都必须听我的,你要称我为尊贵的主人,称自己为下贱的奴隶,知道吗?他用命令的口气的讲完这一些。
我有点怕地点点头,打量着这间他物制的房间,这间四周的墙,还有天花板,地板都是平面镜,这样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可以看到这间房里的任何地方。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工具。
脱掉你的衣服!记住奴隶是不可以穿衣服的,必须是一丝不挂的,除非是主人让你穿,知道吗!他把我脱得一丝不挂,当着我的面把衣服锁在了一个密码锁的柜子里,你侍候好了主人就可以拿回你的衣服。好了,把刚才我教你的,拿出来讨好你的主人吧!
我照他先教我说的开始说了:是,我尊贵的的主人,我是你下贱的性奴隶,我只任您玩弄的性工具,请你尽情地玩弄我吧,请你用你伟大的鸡把操我,操我屁眼,操我嘴,操我身上任何部位,只要你喜欢,请你用你最狠的方法把我操烂,请你使用我--这个你的性工具......
哈哈......真是一个下贱的好奴隶啊!他很有征服欲地笑,那我现在就来用你这个性工具!他拿出一支阳具形状的电动按摩棒,为你自己套上刑具吧!
我明白他的意思,接过来,按动力开关,用力地插入自己的肛门,让它在里面嗡嗡地振动,一阵阵发麻的感觉向我刺激而来。我不由地夹紧自己的双腿。
把腿张开!他恶狠狠地一声吼到,他又很挑逗地说,要让主人看到你淫贱的样子,这样才能引起主人对你的性趣,知道吗?
手淫!他干脆利落地说出两个字。
我难堪有尴尬地在他前面做着,而他一脸坏笑,似乎在欣赏着一幕现场的A片一样。高潮就要来临的那一刻,他突然说:马上停止,不许射出来!,他冲过来狠狠地用力抓住的鸡巴。
啊!我痛地忍不住叫了。
他就像捏握力器一样用力抓着,抓得我生痛不已,怎么能由你来决定高潮呢?当然要由主人来啦!
他得意地看着我痛的样子:怎么样?知道错了吧?
我点点头。
很痛是吗?你应该怎么求主人原谅呢?
对不起,主人我知道错了,求主人狠狠地惩罚我!
来帮主人脱裤子。
我帮他脱下了牛仔裤,才发现他连内裤都没穿,就只穿了一条牛仔裤。
贱奴隶,你后面已经有个东西了,让主人怎么办呢?
请主人使用我的嘴巴。
好吧,我们来个颠倒的吧!躺下!
他扒在我身上,头朝我的档部,他档部则刚好相反朝着我的头。他毫不客气地把他的阴茎直插入我的口中,另一头他用口含住我的阴茎。
他不断地起伏,让他的阴茎向我的喉咙深处插去,我被塞得出不了气。我想叫,可嘴被他塞得满满的。他又不断吸吮我的鸡巴,加上后面的按摩棒,及刚才我未能完全射出来的,真的忍不住了,高潮又一次来,体内那股温热的液无不顾忌地冲了出来,全射在了他的口里,我知道灾难要降临了,我射在了他的口里,他还会放过我吗?
可我似乎错,他好像根本没感觉到,他继续在吸吮着,我在镜子中看,从嘴边滑出了不少白色的液体,显然这是骗不了人的,可他还在......
他突然加大力气往我喉咙里更深处插去,好像要刺穿我的喉咙一般,这才是他的惩罚。
他越来越用力,速度也不断加快。
我本能地抗拒他,我口都受不了了,可他却一又一次更加深入;他高潮来了,他的阴茎好像在我口中膨胀了好几倍大,他不断地冲进来,终于射得我满口都是,甚至有些直接射进了喉道。
我好半天才喘过气来。
哼,你竟敢把你的精液射在主人口中!你必须得到惩罚!
他拿来一支很大的注射器,并提来了一桶水。他拔出了我腔门里的按摩棒,用注射器抽水,然后向我直肠里灌水,并命令我不许让水流出来,可他灌了太多水,我实在忍受不了,水流了出来。
我知道,是我没把你屁眼弄烂,你得不到满足是吗?故意违抗我!现在我成全你。嘿嘿......
他让我跪下,双手用力掰开我的屁股,把他粗壮的鸡巴捅了进去。看我捅死你这个下贱的奴隶,狠狠地干你,把你屁眼射得满满的,哈哈哈......
他似乎只有插入的动作,而没有抽出的动作,每一次都往我的更深处刺去。
他又停了下来,他重新拿来了那支阳具按摩棒,你的屁眼有多大呢?可以容下两支吗?你不是求主人操烂你的屁眼吗?哈哈......
他把阳具按摩棒也插进了我的屁眼,就这样他的真阴茎,与那支假阴茎,同时在里面作用着,抖动和阵痛。
我痛得大声地叫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求你饶了我吧!我哭了起来,好痛啊1我要裂开了......
而他却狂笑不止:哈哈......真的吗?你主人求饶吗?哈哈......我越来越兴奋了!他更加用力了,你知道吗?只有性奴隶被折磨得很痛若那才过瘾,那样才有征服感。听话的奴隶是好奴隶,有反抗的奴隶,却能带来最大刺激!
哈哈......我哭的样子只让他更加有快感了,他笑得好可怕,你不是求主人操烂你吗?快说啊,快求我狠狠地操你啊!
我边哭边说:我主人是下贱的性奴隶,求主人更加用力,更加狠毒地折磨我吧!
听着我边哭边说出来的话他终于得到了很大的满足欲。他粗大阴茎在我的直肠里痉挛着、抽搐着。他终于射了,射在了我体内。
我们俩都累塌了,他直接躺下休息,却不给我松气的机会,来把主人的龟头舔干净!
我有气无力地干着,其实我比他更累啊!
他一边任由我舔着,一边说:怎么样?你主人很强吧?就受不了了吗?还有更利害的在等着你呢!他轻蔑地看了我一眼,现在就让你见识识!
他又拿出了一套弄具。
先是两个有齿纹的夹子,他把夹子夹在我两个乳头上,两个夹子尾端各有一根绳,再连到一起,吊一个带好多扣的皮套环,很快我就知道了这是做什么用的,他把皮套环套在我的阴茎上,把两边的扣绳一拉,皮套环马上被锁紧了;最后是皮套环连的一根绳,接到按摩棒上,他再把按摩棒生硬地插入我肛门。
他只要轻轻一拉绳子,我的双乳、阴茎、肛门、就都被强烈地刺激。双乳已被夹得很痛,他再一位就更痛了,鸡巴被锁得紧紧的,肛门阵阵酸麻痛。
你带上这套刑具可真美啊!他眯着眼盯着我,听着,以后你就要一直带着这套刑具;没我的充许,不准取下来!
他一屁股坐在我头上,让我舔他的屁眼,要用你的舌头插入我的屁眼,把屁眼舔得干干净净,这样才能让主人满足!
他一把抓紧我的鸡巴,开始剃我的阴毛,我好害怕,可我无法看见,也无法叫,因为他坐在我头上,我的舌头插在他屁眼里。
他带有恶作剧的神情说:真漂亮!
他又把他的鸡巴和按摩棒插入我的屁眼,不时拉拉前面的绳,休息一下吧,等下有更精彩的!
他就样把鸡巴插在我的屁眼睡了。只是我由于后面的胀痛,与前面的刺激未能睡一下。
过了一会,他醒来了,看见他的鸡巴还插在我屁眼里,就顶了顶,我们开始新一轮吧!给你一点惊喜。
他端来一碗果汁,问到:渴了吧?
他把自己还沾有精液的鸡巴泡在碗里,命令:喝!
我闭上眼来喝,没喝到果汁的甜,没闻到果汁的香,只闻到他鸡巴上的一股恶臭,我喝了一半,就喝不下了。
喝不下了吗?我有办法!主人说:我折磨了你那么久,让你试试吧!
他拿来一个漏斗。我以为他又要来向我的屁眼里灌果汁,可他却毫不犹豫地把漏斗插进自己的屁眼:灌进去。他把剩下的果汁递给我。我犹豫地接过来,照他说的做。
他又递来一根吸管,让我插进他的屁眼。
他又得意地命令到:再把那些果汁吸出来!快!
我明白了他为什么会那么得意了!我才吸了几口就忍不住对旁边一阵干呕。
再来!
就这样断断续续,过了好久他才肯作罢。
你表现真不好!你将得到更严厉的惩罚!他对我说。你现在连性奴隶都不是,只是性工具。好的性工具当然要和别人一起分享啦,当然可以满足所有人的性欲......
他找来一件半透明的白衬衫,把衬衫打湿,让我穿上。
冰凉的衬衫贴在我身上,滴下来的水顺着腿流下去。他把我眼睛蒙上。让我趴开双腿站着。
不久我就听见一些惊叹声及一些嘻嘻哈哈的声音。
把你眼罩拿下来吧!
我拿下眼罩,睁开眼,看见面前又多了好几个一丝不挂的男人。
他像一群野兽一样看着我,如同即将被他们宰杀的猎物。
怎么样,我最新的性奴隶不错吧!他向那些人炫耀,他又对我命令到向大家打个招呼吧!
我是主人下贱的性奴隶,我只是主人泄欲用的性工具,我最喜欢主人操我,折磨我,把我操烂......我天生就是来让主人操的,让主人用来泄欲的......
噢......我还没说完,他们就集体叫了起来。
继续说完,别忘了还要讨好主人的朋友。
我请求大家都来操我,你们都来吧,把我当作你们泄欲、玩弄的工具,狠狠地、拼命地操我、玩我,我请你们都来享用我,操我的屁眼、操我口,把我操烂。我是性工具!
哈哈......又是一阵嘻笑的声音。
那我们来满足他吧!
你要记住是你求我们干你的哦!
我的鸡巴可大着呢!一定干死你!
主人拦在了他们前面,别急,我们一个一个慢慢来!他卸下了我身的那套刑具。
一个很强壮的男站了出来,我从不去操别人,都让别人自己来。你也来吧!他悠然自得地躺下,翘起高高的鸡巴。
很乐意侍候您!请你不要客气!我坐了上去,让他粗犷的东西直插入我的屁眼。
一个鸡巴很长的男人你的屁眼被他用了,我只好用你的口啦!我的很长啊!我的精液很好吃哟!你一定吃干净啊!
求你尽你全力用力操我的嘴巴!我边舔他的阴囊边说。
那只好吃亏点,用你这个肉制的按摩棒啦!又一个人站出来说。他把自己的屁眼套在我的鸡巴上。
我一定让你舒服!让你多射几次!
一直在一旁互相手淫的两个人也走了过来。你的两个乳头就交给我们俩吧!他们俩冲过来对着我的乳头就又咬又吮,用舌舐,用牙齿拉扯乳头......他们用牙齿把我的乳头扣住,一面用舌尖挤压和按摩我的乳头,一面用上下两排牙齿的左右挫动刺激我的乳头根部。给我一种又痒又微微作痛的感受。
我不再说什么了,也无法说什么了,那个人已经在我口里不停地抽搐着。他们都各自开始了自己的行动,开始享受高潮与快感,一次又一次。
他也交换一下彼此的方位,改变对我不同的部位的使用。可就是没有人要停一下。
我的身上到处是精液,口中,屁眼里,乳头上......可没人管这么多......这个人刚射了我一口,另一个鸡巴就直插了进来;一支刚在我的屁眼达到了高潮另一支就刺了进来。
我只知道满口、满屁眼都是精液,却不知道倒底是现在这个正在插的人射的,还是刚才那个人留下来的。
还坐在我鸡巴上的那些人,还有在一旁手淫的人,让自己的精液乱飚,飚得我满身都是,有的还故意飚在乳头,而吮乳头也不管,精精有味地吮着。
我已疲惫不堪。
我全身上下没一处有空闲着。没一处不痛。
我再次哭了,而我的哭声被湮没在他们奸淫笑声中,我不断地挣扎,他们就越疯狂。
没人顾我满身的剧痛。他们还在比赛谁的动作更加有力,更加夸张,比赛看谁插得更加深入,看谁会让我更加痉苦。
现在知道什么是比之前更利害的啦!我听见那个主人的声音,我道他也在操我,而我已辨别不出他在哪个方向了。
我意识近似模糊了......
我已是满身伤痕,全身表一块紫一块,有咬的,捏的、拧的......屁眼不知肿成了什么样,只感觉得到痛,溢了好多血,两乳头也都肿了,都变成了紫色。我已无力低头去看自己的阴茎,只感到下体的胀痛。嘴里还有好多精液。我躺在地上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们终于停了下来,也都懒懒的躺在地上。
这可真是一个不错的性工具啊!够贱!
还不快谢谢各位!主人命令到:快说!
谢谢各位操我!我好开心你们折磨我。你们操得我好快活,折磨得我好快乐,干得我好舒服......我就是烂。请你们下次用更利害的方法来操我、折磨我,我好贱,好淫荡,就喜欢你们干我,把我干烂,喜欢你们折磨我......
在他们的笑声中我还在继续流泪......
我天生就是你们的性奴隶,请不要把当人,只把我当成你们发泄性欲的工具。干我、干我,狠狠地干我,不停地操我,干我的嘴,干我的屁眼,咬我的乳头......我要你们操我、奴役我......
我不知道自己继续再接着了些什么下贱的话......
只知道自己在无休止地与他们做爱。做了累,累了歇,歇了又再来做......他们如此循环地来强奸我,操我,干我,折磨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