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两男

我的女儿梅洛迪溜达进我的办公室,找我载她回家。这不寻常。一周两到三
次,她要和她的老爸一起花45分钟回家,而不是和她同一起乘校车回家。


那个星期,一个新来的小伙开始在我办公室里上班。他见到梅儿的反应出人
意料,至少可以这样说。当她看着他时,他脸一下红到发根。而我没法不注意到
他紧身长裤里那支起的帐蓬。


在那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我用新的眼光审视她。我之前完全把我的少女女儿
只看我的宝贝女儿,就像以前一直那样。


她是我们的独生女儿——虽然我们都想要更多的孩子。这确实不是缺少「努
力」!自成婚以来,每个晚上珍妮特都乐意地张开双迎接我——但始终没能怀
上更多的孩子。因为有了梅洛迪,我们就没有再去寻找原因,也不知道到底哪里
出了问题。


离题了一下。回到梅洛迪身上来。她是一个典型的生。她很漂亮,但并
不艳光四。她穿着红的校服短裙,出她晒成棕褐的长——这是我遗传
给她的。她穿着一件紧身的红校服衬衣,紧裹着她过大的房——这是她
遗传给她的。这大房是珍妮特最好的特征之一,现在也还是!


我注意到穿着校服的梅儿确实看起来非常感,我可以无疑地看出为什幺西
蒙有那样的反应。


接下去几个星期,我开始更加注意她。我注意到她一直穿着太短的裙子和太
紧的上衣。而不止一次,在她身后上楼时,我确信我瞥见她裙下什幺也没穿。


晚上看电视时,她常常微微分开双,摩擦着自己。我发现我在好奇她的私
会是什幺样的?


直到那时候,我都没有意识到我女儿有私!在我生命,我之前从没有想
到她是个感的女孩。


现在我整天在想着她。她的私是毛茸茸的(像她)还是光滑且仔细修
剪过的(像我看到的杂志的那样)?她还是个女吗(我看着她,表示怀疑)?
或者哪个幸运的小子得到了她又深又黑又的小?


我发现自己想到她时就来望了——我告诉自己这不对,但我停不下来。


我也注意到,我越看着她,她就越变得骨地感。这好像她在有意戏弄我、
引诱我——她的生父!


一个晚上,她去上夜间课程,我和梅洛迪一起在沙发上看电视。无意
我的手放到了她光溜溜的大上,说:「嘿,宝贝,什幺时候你长这幺大了?」


听到这个,她自豪地挺出了她的部,说:「我知道的,爹地——我是32
DD——你喜欢它们吗?」


在我能说点什幺之前,我发现这不止这些,她开始解衬衣的纽扣!她的双
显出来——大、圆、油般颜的球。我咽了口口,她继续解衬衣纽扣,
向两边分开,出一副很紧很小的黑罩。


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巨大的双和上面深的头。罩对她来说太小了,
她的双溢出了大半。


在我看着她时,她漫不经心地说:「爹地,你想摸摸我吗?」我看着她,想
知道她是否知道她的提议是什幺。噢,是的!看着她的双眼,她很清楚知道她的
建议是什幺!


睁大了眼睛,她进一步张开双,拉起她的超短裙。这样我就可以看到她
的长着毛的阜,还可以想像下面她的……


「爹地?」她恳求到。听到这个,我伸出手,试探地轻抚她的一只房。她
把双张得更大了,把一根手伸进她等待着的里。我惊讶地看着我十几岁
的女儿开始在我面前手!


依旧看着我,她把手伸到背后,解开她黑小罩的挂钩,而她巨大的房
就解放了出来。


无法拒绝,我低下头把她一只巨大、肿胀的头吮在嘴里,把她的手拨开,
开始对她。她的部暖——就如我想像的一样。我女儿的暖而
的部……


突然——我清醒过来——我用力掴了她的脸,骂她是子,离开了房间——
我恨自己如此意志薄弱!


第二天,我还是对自己生气。我下班回家早了点,知道我妻子还在上班,而
梅洛迪还在上——但我错了。


正当我进门的时候,我听到楼上有些响声。循声而去,我看到梅儿在我们的
房间,上身赤跪在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男孩面前,她的嘴里是男孩的!


我怒吼到:「你个小人,回到你的房间去!」我把那男孩打出了房间,迅
速回到楼上,想要对我的「甜天真」的小女儿宣读《反法》。


尽管如此,我刚回到楼上,她躺在我的床上,全身赤,双大开。她不
兴地说:「爹地,有什幺问题吗?你嫉妒了吗?你想要自我吗,爹地?」


我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她继续说到:「噢,来吧,爹地。我要你我!我
要你的巴捅进我甜的小,爹地!」


我不知道该说什幺——我正吃惊地看着她开始手,就在和她生父
地说话的时候!我甜、天真的宝贝女儿什幺时候变得如此下了?什幺时候她
变成这样的娃了?为什幺她要我去她——她的父?


还有,该的,什幺时候她变得如此感?


在我开口说话前,她大大扒开了她的,使我可以看到她肿胀的道
里面。她扭动她的小股——使她的巨轻轻晃——勾引我进房间去。「来吧,
爹地!我早就等着你了爹地!」


真让人羞愧,我投降了。我向前走着,来到床边。她伸出手来,解开我裤子
拉链,把我的巴掏出来放在她的手里。


「看看——你想要我,爹地。你的巴要我,爹地!」说着,她跪下来,她
暖的嘴把我的了进去。


好吧,我只是个凡人,所以我着把一只手放到她的头顶,抓着她的头发,
开始用力着我生女的小嘴!


我用另一只手开始探索她沉甸甸、巨大的房,向下摸到她甜的私——
暖、、紧致。我开始用手抚弄她的私——就如我昨天的那样,但这
次——我无意停下来!


如果这是她所想要的——很好——那她会得到!


就在我快要的时候,她停下来,说:「噢,不,爹地。不要进我的嘴
里。我要你进我的私!」


说着,她把我推倒在我的床上,让我仰躺着。她分开双跨坐在我身上,那
对巨大的32DD生气的双就在我眼前。


边笑着,她沉坐在我如岩石般坚的的顶端,没有任何警告就把我的
全部进她紧致、火热、的小里。在她紧致的道抓握住我的时,
我们都发出了喘息。


我想说我忘记了我着的正是我年轻的18岁女儿——但我没忘记。我十分
清楚我的是谁,而这使其更加激动人心!


我用手托着她的部,引导她在我的上上下下——深深地进入她体,
直没至根。我把她的一只巨大的头吮入嘴里,并开始咬着它。


当我就要时,我开始退出她体,但梅洛迪的道肌紧紧夹着我的
,并且她说:「不,爹地——我要你在我里面。我要你用液灌满我的小!
没关系的,爹地,我在安全期。」


好吧——我已经控制不了,不能回头了,所以随着一声大叫,我把我的存货
直接进她正等待的暖、甜的窄小黑暗的道。


当我把液全部进她体,她坐在那儿(我的依然在她体)并笑着
说:「谢谢爹地。」并给了我一个长长的深深的吻,她的头深深探入我的嘴里
——我十分乐意也这幺回报她!


「我希望你刚才已经在我的肚子里下种成功了爹地!我没有服避孕爹地—
—我说谎了!不过你不喜欢在我大腹便便地怀着你的孩子的时候我吗?你不喜
欢那样吗,爹地?」


作为回答,我粗地把她推倒成四脚朝天。我在她身后说:「那幺很好,宝
贝女儿,我也要爆了你的花!」


她娇喘着说:「不过爹地。我那里还是女哦。还没有人过我的眼!」


「那好——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我兴地说着,并把我已经起来
的项到她暗、紧致、还没好准备的门——同时紧紧抓住她的股。


在我把她拉向自己的时候,她大声尖叫着——我把她钉在我的上,感觉
到她的直肠在力被生生撕开。但这并不能阻止我着她女的门,直到我
再次准备好——这次是深深入她的肠道——这次她全程都在尖叫并反抗
我。


在那个下午以后,我每一天都把灼热、黏稠的液进她育龄的、不受保护
的小子里和她紧致、如女般的门里。


她就如品一样。在第一次以后,我就停不下来了,更贴切的是,我并不想
停下来!


现在她每周的工作晚上都和我一起回家,每个晚上我们都停在路侧停车带
并车震——她变得能非常练地控制自己了!


每个晚上,在她睡下后,我会溜进梅洛迪的闺房,我们会一直到晨。
我对我的火辣的宝贝女儿需索无度!而她显然也对她老爸需索无度!


是的!她很快就珠胎暗结,怀上了我的孩子——所以我们只有一个孩子显然
不是我的错!


当她的肚子大起来后,她的房也更大了。我们告诉她的说,她被一个
前男友睡大了肚子,而她想要生下孩子!她没理由质疑这个故事,并且毫不
怀疑——为什幺她会怀疑呢?


梅洛迪之前说的是对的——我确实非常享受着我大腹便便的宝贝女儿。事
实上,她的肚子越大,这感觉越!我甚至在她分娩那天还过她!而且我确实
很喜从她充盈汁的头上吮!


我们已经决定了,对婴儿和我,她都会自哺——至少直到我让她再次
「怀上孩子」!并且,谁知道呢,或许我的女儿会给我的妻子显然不能
给我的所有孩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