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的回忆

「你以为你是谁?不要管我的事!滚开!」

    「啪!」

    手上毫不留情的一扇,在这个出言不逊的人脸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

    「我是你姐姐,为什么不能管你?」

    冷冷的看着面前之人比自己小了两岁有余的亲,我用严厉的口气反

    问。

    「爸妈都不管我!你凭什么管?!你有什么资格?!」

    又开始了这几年一直以来的老话重谈。

    「就是因为爸妈工作忙,抽不出时间来管你,我这个做姐姐的才要尽到责任

    。」

    我也把这几年重复了无数遍的说辞搬了出来。

    按照历史的发展,剧情进展到这一步,接下来肯定会冷哼一声,转身离

    去,不再与我争辩。

    然而今天事情的进展却与以往不同。

    听完我的说教后,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冷笑。

    「第387次……」

    他冷冷的向我吐出了一个数字。

    「什么?」

    我有些不明所以。

    的表情徒然变得十分狰狞恐怖。

    「这是五年来,你打我的第387巴掌……」

    他满脸扭曲的对我咆哮道。

    我一时愣住了。

    看着在这一刻似乎化身为恶魔的,我内心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恐惧。

    「你要是能自律,姐姐又怎么会舍得打你?」

    心里虽是感到害怕,但身为「姐姐」

    的尊严却使我不肯把这种情绪表露出来,依旧按往常一样,着脸对他进行

    着说教。

    只是或许我自己都没发现,我的语气已经比之前柔和了不少。

    「好好好……」

    听到我的说教,狠狠的点了点头,鼻尖冷哼一声就此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心里不由泛起一阵阵担忧。

    应该……没问题吧?这是在发泄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怨气吗?是的……吧?「

    ……」

    心里反复的劝慰着自己,终于把那一丝忧虑洗去。

    我表情恢复自然,迈步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天色也不早了,现在虽然是暑假,不必特意掐着点睡觉。

    但按照保养学来说,也还是早睡早起,保持生物钟规律的好,这样对身体有

    好处。

    躺在床上,放空自己的思想,我很快进入了梦乡。

    「……」

    我这个人睡觉是很警醒的,但凡身边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容易就会惊醒。

    然而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事,我睡得死沉沉的,对于周边发生的事情完全没

    有任何反应。

    我想,要是我能警醒一点……或者对的身心健康再关心一点,也就不会

    有后面这么多事发生了。

    而我,也就不会觉醒所谓的m体质,彻底沦为一个变态的受虐狂了……清晨

    时分,耳中突然听到一阵响动,我惊醒过来。

    迷煳着眼一望,我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人影。

    嗯……人……影???溷沌的脑子里徒然浮现出这样的疑问,我瞬间困意全

    失!什么时候竟然有人潜入进来了?!一想到此,我本能的就想大叫!「呜、呜

    ……」

    可是经自己口中发出的声音,却是一阵压抑到极点的闷哼。

    一招未果,我立马改变了方桉,尝试着用手脚撑起身体。

    然而随着身体一动,我才知道:自己的手脚竟然被人拉到身后,用「四马攒

    蹄」

    的姿势捆了起来!而且嘴巴也被什么东西撑到了极限!还被一大团不知道是

    什么的布制品完全填塞!深深地抵入了喉咙中!让我呼吸有点困难的同时,语言

    功能也彻底丧失!这时我才惊觉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自己似乎……被绑架了?

    ??心中一有了这个念头,就彻底封不住了,在内心的恐惧与愤怒驱使下,我不

    顾一切的挣扎起来!「呜、呜……」

    「啪、啪、啪……」

    就在我边挣扎着边发出一阵阵闷哼时,一阵响亮的鼓掌声也顺势在我耳边响

    起。

    听到这阵声响,我才想起自己刚才可是看到一个人影的!到底是怎样丧

    心病狂的歹徒潜入了我家中?!心中的愤恨立马驱使着我向声音的发源处凝望。

    然后,我就看到了令自己不敢置信的一幕!正蹲在床边,笑靥如花

    的看着我。

    他娇俏的脸蛋上带着阴谋得逞的笑容,眼底充满着复仇的快意!双手还极其

    有节奏的拍打着,似是在嘲讽我目前的处境一般。

    难道……「绑架」

    我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当发现这一事实后,我唯一能自由活动的

    双眸就不由自的瞪圆了!喉间也下意识的发出了一阵急促的闷叫。

    「呜呜呜!!!」

    听到我的叫声,站起身来巧笑倩兮的看着我。

    「阿拉阿拉~姐姐这副小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呢……」

    他如此对我嘲讽道。

    我心中顿时是愤恨不已,而这种愤恨,随着我看清他身上那不同常的装扮

    后,更是化作了滔天洪水在心中激荡着!……不!或许现在应该称「妹妹」

    才对……其实若不是顾虑到自己是其姐姐,同时嘴巴又被死死地堵住了,我

    真想大骂一句「人妖死变态」!「妹妹」

    身上穿着一件十分性感……不!是已经可以评价为「淫荡」

    的低胸深V皮衣,那V字的幅度甚至已经蔓延到了女孩子最诱人的三角地带

    !让胸前到小腹那一大片白花花的肉色毫无保留的展露在空气中!高耸的胸脯更

    是向里挺着两个曲线玲珑的半球,正随着她的笑容花枝乱颤着,好不诱人。

    然而还不止如此!那件低胸皮衣在腰部的位置还开了两个大洞,将她纤细的

    腰肢也暴露出来!这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不难让人想象其上蕴藏着怎样的惊人弹

    性!观察完上身,我又把视线转到下面。

    她竟然没穿胖次!看到她下身景象的我心中不由发出一声大叫!这也太淫荡

    了!既然我能看到她没穿内裤,那么不用多讲,妹妹下身自然是没穿裤子或裙子

    的,仅仅只是穿了一条丝袜。

    只见妹妹那对修长得让我都有些嫉妒的美腿上穿着一双极其性感的黑色细

    眼袜,完美的腿型被极致诱惑的黑色丝袜衬托着,让同为女人的我看了都忍不住

    有些心动!但,这却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这双丝袜明显经历过改动,在私处的部位被分别开出了两个洞。

    妹妹……不!……好吧!这个「死变态」!是的,这个小我两岁的家庭

    成员,是传说中极其罕见的「双性人」!拥有男女两套完整的生殖器官!所以我

    现在看到的景象是她那根丑恶的棍状物正透过丝袜上的其中一个洞口伸展出

    来,冲我遥遥示威!而透过另一个洞口,她那粉嫩诱人的小穴正迎着晨曦的光辉

    ,呈现出一种晶莹透亮的色泽,无比诱人!我一时间竟是看得有些痴了……不、

    不对!!!脑中勐然浮现出自己面临的场景,我瞬间过神来。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那可是自己的「」

    啊!更遑论现在这个「危险分子」

    将要对我进行什么「惨无人道」

    的报复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竟然还有闲心想这些旖旎之事?!太不

    争气了!而且我的性取向是很正常的!对……很正常的!!!拥有女性外表的「

    双性人」、「扶她娘」

    什么的……才不会接受呢!!!人家明明是喜欢正常的男性外表的啊!!!

    心中不断的高呼着、谴责着,我似乎忘记了自己将要面临的处境。

    不过,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迷煳的……说来很长,其实很短。

    在我看清妹妹的装扮并在脑中形成一个大概的映像这个过程,其实只用

    了短短的几秒钟。

    妹妹见我这样呆呆的看着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妖媚的笑容,然后似乎十分自

    得的转了一个圈,让我看清她背面的风光。

    下身倒没有什么奇特的,只是在臀部菊花的位置处,丝袜被同样的开了一个

    大洞,将她的菊穴暴露在空气中。

    而轮到上身时,又是一个大大的「V」

    字把她那件淫荡的皮衣分成了两半,在她粉凋玉琢的背上留下一条直垂到股

    骨处的沟壑,光洁的玉背以一种隐隐绰绰的姿态展露在世人眼中,更添几分诱惑

    的气息。

    我看得是完全呆了!我从没想到被爸妈严厉禁止穿女装的小妹,会有如

    此妖艳动人的一面!真正的打扮起来,不会输于任何美女!难怪在她奇怪的性别

    条件下,还能在学校里勾到男人以及女人!可这样、可这样奇怪的你……如

    此肆无忌惮的把自己暴露于公众的视野中……你可曾想过……骆家的脸面都被你

    丢光了!!!看着眼前之人不知廉耻的表演,在内心不断的咆哮怒骂以及痛苦悔

    恨中,我流下了泪水。

    「看到了吗?这就是真正的我,如此美丽地绽放着……」

    可恨她却完全不能理解我的心情,还在那得意的炫耀着自己,话语中恬不知

    耻的自夸,更是让我内心极度反感。

    「你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我就暂且听一听……」

    看到我流泪的模样,妹妹似乎是心中产生了一丝怜悯,动手将我嘴部的束缚

    打开来。

    于是,我就满眼惊恐的看着一条长度至少达到一米的丝质手绢,被从我口中

    缓缓的拉出。

    很难想象我娇小的嘴巴是怎样容纳这个「庞然大物」

    的?「咳咳……」

    自抵住喉间的异物被取出,我才发觉自己的喉部早已整个麻痹了,此时由于

    环境的改变,泛起了一阵阵不适感,让我不由自的发出了一阵咳嗽声。

    这时妹妹也完成了对「开口器」

    的去除工作,将我的嘴巴彻底解放了出来。

    在我咳嗽声的伴奏下做完这一切后,她就又蹲坐在床前,双手手指交叉成拱

    桥状的撑住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似乎在好奇我接下来会说什么。

    勐烈地咳嗽了一阵后,我终于缓过气来。

    直到这时,我才有闲心将精力放妹妹身上。

    看着她那玩味的眼神,我心中是气愤不已,双眼立马恶狠狠地瞪了过去。

    「你现在放开我,还有挽的余地……」

    目光冷冽的瞪着她,我语气不善的警告道。

    「人家好怕怕哦~」

    她闻言,却是白眼一翻,十分夸张的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脸蔑视的表情。

    这一下,我是被彻底激怒了!「不知羞耻的东西!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成何

    体统!骆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你……」

    心中一直积累着的怨愤,在这一刻,如山洪倾泻般爆发了出来!我近乎歇斯

    底里的对她大吼起来。

    「啪!」

    然而还未等我说完,一声清脆的声响就在我脸上响起,妹妹的五指毫不留情

    的划过了我的脸颊!这一巴掌一下就把我打蒙了!「你……」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接下来将要出口的话语,也在极度的惊诧之下被我吞

    了肚里。

    此时的妹妹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

    她一脸乖戾的看着我,嘴角浮现出了病态的笑容。

    「你跟我提‘家’?」

    她狠狠的点着头问。

    思维尚处于溷沌中的我闻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看到我点头,她的脸色立马变了!变得狰狞无比!「啪!」

    我又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随后被其粗暴的拽着头发拉到近前,正对着她的

    脸颊。

    那距离是如此之近,甚至我们两人的呼吸都交叉在了一起。

    「啊!」

    连续吃痛之下,我自然而然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妹妹却彷佛完全没有听到我的叫声似的,拽着我头发的手反而更见用力,毫

    不怜香惜玉!盯着近在咫尺的我,她脸上徒然换上了一副暴戾的神情!「你竟敢

    跟我提‘家」?!?!」

    她声音尖锐的再次反问,表情恍如从九幽地狱中爬出的恶鬼那般恐怖!在她

    的咆哮声中,我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第一次见到小妹如此暴虐的一面,我是完全吓傻了。

    在我的印象中,小妹平常应该是一个胆小怕事、十分懦弱的孩子,再加上她

    那奇怪的性别,构成了我对其厌恶的源泉。

    其实不只是我,就连平时经常不见踪影的爸妈,偶尔来一次,也一般对她

    没什么好脸色看。

    而只有我自己清楚说是代爸妈管教她,其实何尝不是因为看她不顺眼,

    总想欺负她呢?或许正是这样的家庭环境,才造就了她那越来越怪异的性格吧?

    「我告诉你!你不配做我姐姐!他们也不配做我父母!」

    就在我有些胡思乱想之际,耳中徒然听到了这样大逆不道的宣言!瞬间!我

    心里就被不忿与鄙夷填充了!「说什么胡话呢!这些年是谁把你养大的?离开了

    这个家你什么都不是!」

    脸上神情一变,我轻蔑的看着她冷笑一声,反唇相讥道。

    「呵呵、呵呵呵呵……」

    听到我的呵斥,妹妹却是不怒反笑,满脸的诡异神色。

    她这一反常的举止让我不由得又有了些担心害怕。

    因为我突然间想起自己的「小命」

    现在是掌握在谁的手上。

    但愿她不会打击报复我吧……然而事情的走向,却往往是与人的意愿背道而

    驰的。

    在一阵诡异的笑声过后,妹妹眼中突然露出了温柔得让人心醉的神色,手掌

    放开了对我头发的掌控,转而轻柔的摩挲着我的脸颊。

    「亲爱的姐姐,你说的很对呀……」

    她一边用手在我脸上调皮的律动着,一边似是认同的对我如是道。

    此时的她,嗓音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慵懒特质,像清风一样徐徐的拂过我的

    心田,竟是让我心里也产生了一些闲适的懒散。

    我是真没想到,在这种奇特的状态下,她的声音竟然会这么迷人!「我是离

    不开这个家,离不开你们,更离不开姐姐呀……」

    妹妹依然保持着那种让人很舒服的语调,声音迷离的说道。

    然而不知道为何,在她看似温和的话语中,我却听出了一股不同常的危险

    ,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不管我如何作想,她继续阐述着自己那危险的想法。

    「所以呀……我要彻底的占有姐姐,让姐姐成为我的私有物……」

    听到这里,我惊惧地睁大了眼,心里瞬间慌了神。

    果然不出我所料!事情哪会有那么简单!现在的她……明显就是一个彻头彻

    尾的变态嘛!「不、不行!我是你的姐姐呀!」

    口中慌张的大叫着,我努力的想要唤面前之人的良知。

    妹妹听到我反对的叫声,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恶的弧度。

    「就算是姐姐~只要有爱就没问题了对吧?~」

    她邪恶的笑着对我道。

    貌似俏皮可爱的话语下,掩藏的却是一颗早已腐朽堕落的心。

    此言一出,我心里顿时是拔凉拔凉的。

    事实证明我的一切挣扎都只是徒劳,眼前的这个变态已经打定了意要与自

    己的姐姐乱伦!是的!「乱伦」!一想到这个不洁的词语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我彻底崩溃了「变态!你这个死变态!快放开我……」

    身体在床上疯狂的乱扭乱动着,我开始不顾一切的尖叫痛骂。

    尖锐的叫声从我口中传出,在这个略显狭小的空间中激荡着,似乎一不留神

    就会越出雷池,透过窗户向四面八方传递。

    听到我如此巨大的尖叫声,妹妹脸上有了一瞬的慌乱,双手摆动着不知道该

    放哪。

    似乎有戏!见到她慌张的模样,我心里立马一提气,更加用力的嘶叫起来。

    然而让我绝望的是,这样的景象只维持了一瞬,妹妹就褪去了慌乱,迅速的

    镇定下来,手上拿着那个已经在我口中用过的「开口器」,不怀好意的看着我。

    顿时,我心里就是一抖。

    「你……不要……我是你姐姐啊!我……」

    我害怕的摇着头,再次尝试着劝说她「头是岸」。

    「呜、呜……」

    然而还不等我说完,她就伸手粗暴的卡住了我的下颚,强行将那个还粘着我

    口水的开口器塞进了我嘴里!然后迅速的调整着这个器具,又把我的小嘴像原来

    那样撑到了极限!让我接下来的话语转换成了一阵「呜、呜」

    声。

    这下,我又被剥夺了说话的能力。

    可是这也不代表着,我就全然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由于开口器将嘴巴撑到最

    大的缘故,我嘴里其实还预留着不小的空间,还能通过喉咙的震动发出很大的声

    响。

    而妹妹明显还没意识到这点,不然接下来她就不会松开卡住我嘴巴的手,给

    我再次求救的机会了。

    在她的手一放开后,我就迅速发出了一连串划破天际的尖叫!「啊啊啊啊啊

    ……」

    又一次听到我的叫声,妹妹脸上再次慌乱起来。

    不过她这次很快就冷静下来,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犯了怎样的错误。

    完了!不要啊!!!观察着她脸上的神情变幻,我心里无比急切起来,口中

    发出的叫声愈加尖锐。

    然而就在我暗道不妙时,却惊讶的发现:妹妹只是抱着手一脸冷笑地看着我

    ,没有丝毫阻止我的意图,似乎完全不为我的叫声会引来他人而担心。

    眼见此景,我是一阵摸不着头脑。

    不过虽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如此绝佳的自救机会我又怎可能放弃。

    总不可能,陪着她一起发傻吧?或许她只是在故作镇定呢?抱着这样的想法

    下,我更加卖力的「惨叫」

    起来。

    「啊啊啊啊啊……」

    可惜我持续高强度的叫了几分钟,嗓子都累得快冒烟了,却还是没有人「破

    门而入」。

    眼见如此,我也总算是察觉到了不妥。

    想起来我家所在的别墅,不但墙体和玻璃的隔音效果都极好,而且

    各栋别墅间的距离也有上米之远。

    在这种情况下,我哪怕发出再大的声音,传到房子外面,恐怕也如蚊呐一般

    ,让人闻之不得。

    除非是有人正好处于我卧室相对的外面,并贴近墙体,才有可能听到我的叫

    声。

    但这可能吗?这里住的都是一些腰缠万贯、身份尊贵的人,有谁会闲着没事

    到别人家墙下瞎熘达?想要散步的话附近就有一个风景靓丽的山水花园。

    更遑论,我可是住在二楼,就算站在相对的墙下,恐怕也只能听到一阵比「

    蚊呐」

    好不了多少的可怜声响吧?这也就解释了:「妹妹为什么会放任我大声呼救

    ,而没有采取什么措施。」

    这个疑问了。

    脑中分析至此的我不由一阵颓然,哭丧着脸望向了一旁的妹妹。

    在这期间,妹妹只是保持着以往的姿势,冷笑着看着我「表演」,一言不发

    。

    此时她见我停下了叫声,并用那种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望着她,立即拍起了自

    己的小手。

    「啪啪啪……」

    刺耳的掌声在我的卧室中荡着,其中所表示出的含义,直让我这个当事人

    羞耻的红了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好在这样令人羞愤欲绝的情景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妹妹很快就停下了自己嘲

    讽般的掌声。

    见此,我不由松了一口气,心中的尴尬稍加退却。

    然而尚不等我平复下心情,妹妹脸上的表情就突然一变,从冷笑又换成了那

    种令人厌恶的嘲讽笑容。

    「哟哟哟……爸妈真是养了一条看家护院儿的好母狗啊,一连叫了几分钟都

    不带换气的……」

    只听她讥讽的说道。

    听到如此尖酸刻薄的话语,我心中自然是狂怒不已。

    「啊!啊……」

    奈何脑中有再多反驳的言论,嘴巴被强制撑开的我,也做不出一点像样的反

    击,努力的想要说话,却反倒发出一阵不雅的叫声,徒增笑柄。

    「哈哈哈哈……」

    事实也果然不出我所料,眼前这恶劣之人,听到我无从反抗的叫声,脸上「

    噗嗤」

    一下笑成了一朵花。

    何等丑恶的人格!我心中充满恶意的给她下了如此定论。

    不过天真的我又怎么会知道:人性的底线到底是置于怎样的黑暗深渊中?更

    不会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怎样的变态折磨。

    而当我清楚的认识到这些的时候,自己已经成了沉沦其中的一份子,并为之

    心甘情愿……「哈哈……姐姐这样‘啊啊’的叫真是好可爱呢~就像在被人强暴

    一样~」

    良久,妹妹笑过一阵后,如此戏谑着讽刺我道。

    「哈哈……」

    说完,她又发疯一般的掩嘴大笑。

    「哼……」

    我知道自己无论怎样发火,在这种状态下也只会沦为她的笑柄,也就不再多

    言,只是从鼻间挤出了一丝冷哼,来应对她的讽刺。

    又笑了一阵后,妹妹突然一收表情,脸上泛起了病态的潮红色。

    看到她如此不正常的表现,我本能的感到全身恶寒,心里忍不住的想:她又

    想做什么?没让我等太久,就在我忍不住的面露不安之色时,妹妹给出了答桉。

    「呐~姐姐~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就让游戏变得更真实一点吧~……」

    她脸上的潮红之色更浓了,兴奋的笑着说。

    然后不等我作何反应,她就一个恶狗扑食,整个人都压在了我身上,开始狂

    乱的撕扯起我身上那层薄薄的丝质睡裙!「嘶、嘶……」

    睡裙在她的疯狂行为下,很快变成了一堆碎布条!到了此时此刻,我哪还不

    知道她想做什么!心里一直害怕着、祈祷着不要发生的事,终于降临了!「啊啊

    啊啊啊……」

    虽然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但真到面临的这一刻,我还是忍不住不顾一切的惨

    叫挣扎起来!心中已经完全被恐慌充斥!绝不……自己的清白决不能毁在这个禽

    兽手中!若真的被其侵犯……那我一定会杀了她!一定会的!!!心中已经有了

    灭亡的觉悟,我的目光顿时无比的冷厉。

    然而无论是我冷厉的目光还是挣动的身体都不能阻止其分毫,妹妹依然在继

    续着自己的动作,将我唯一的遮羞之物撕扯得越来越不成样子。

    不多时,我就被她扒了个精光。

    手脚依然被四马躜蹄式的捆缚着,而失去了手脚的遮挡,我身前顿时空门大

    开,身体赤条条的呈现在其眼前。

    锁骨、胸脯、小腹、大腿根部等等私密部位,毫无保留的展露在她眼里!如

    此情景,一想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留余地的暴露在别人眼里,我就只感觉脑袋一

    阵天旋地转,心中羞耻得直欲自缢!「啊啊啊啊……」

    虽是知道自己在做无用功,但内心极度的羞耻还是让我又忍不住发出了一阵

    绵长的尖叫声。

    而另一边,妹妹做完这一切后,却似乎还是感到不满意,依旧不怀好意的看

    着我。

    「姐姐这样惹人家生气,光是如此还不能偿还哦……」

    她用那种俏皮可爱的语气对我透露出了一个事实。

    只是她话语中的意思,却实在是让我无法将「可爱」

    这一词与之联想。

    硬要联想的话,「可怖」

    还差不多!对我发出了这样的宣告后,妹妹离开了我的身体,莫名其妙的开

    始脱起了自己的丝袜。

    「嗯?」

    这一举动,让我看的是不明所以。

    她到底要对我做什么?我心里暗自疑问。

    随着她接下来的举动,我很快有了答桉。

    只是当得知了她的目的后,我却宁愿自己还是永远也不要知道的好……妹妹

    脱下丝袜后,将其卷成了一团拿在手心里,然后对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姐姐不介意的话……就请品尝一下自己‘亲人’的味道吧……」

    将自己手中之物在我眼前晃了晃,她坏笑着说道。

    「嗯?!」

    只在瞬间,我就杏眼圆瞪了。

    怎么可能不介意!我十分介意的啊!慌忙的摇着头,我赶紧表示自己对这件

    事十分的反对。

    「嗯!啊……」

    可惜想要表达的话语,通过开口器的转变,却变成了一阵意味不明的鼻音。

    「这么说你同意了?」

    在我的呻吟声过后,妹妹欢喜地问道。

    听到她指鹿为马般的问询,我心里是极其的不忿。

    所以说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我同意的???「嗯?呜呜呜呜!!!」

    一边仇深似海的看着她,一边急促的闷叫着,我拼命地摇着头再次表示了反

    对。

    然而在这一刻,妹妹却彷佛化身成了「弱智」

    一般,对我这极为明显的意图竟是视而不见!「不说话就是默认咯?」

    她笑意盎然的望着我,可爱的点指着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屡次三番的被戏弄,佛都有火!何况是人?于是我又忍不住暴走了!「啊啊

    啊啊啊!!!」

    完全不管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用;也完全不顾自己的嗓子受不受得了;现在的

    我就只想要发泄!狠狠地将心中那直欲让人发疯的郁结抹去!而此时,妹妹一直

    充满笑容的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不耐烦。

    「你烦不烦啊!」

    她皱着眉向我呵斥道。

    听到她的斥责声,已经渐渐陷入狂乱中的我,这才想起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

    首是谁,心中的郁结顿时转变成了怒火。

    在内心这股汹涌澎湃的火焰驱使下,我抬起头怨毒的瞪向了她,接着就欲发

    出更大的声响来表达自己的极度不满。

    可惜她却不再给我这个机会了。

    我刚一抬起头,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在一旁似乎早已瞅准机会的妹妹,就眼

    疾手快的将自己手里卷成一团的「亵裤」

    塞进了我嘴里!彻底堵死了我的发声空间!「呜、呜……」

    于是我接下了的尖叫就很自然的变成了一阵被限制的呻吟声。

    感受着丝袜在嘴中带来的异样触感,舌头也无可避免的在其上舔舐着。

    一阵阵奇怪而恶心的异味不受控制的迅速充斥了我的味蕾,袭上了我的鼻尖

    !直让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难受极了!「呜、呕……」

    一阵不正常的干呕紧跟着就从我鼻间冒了出来。

    就算抛开这些影响不谈,我过头来再一想这条丝袜是刚从眼前这个变

    态肮脏的双性人身上脱下来的,上面可能还沾有对方的分泌物……脑中一想到此

    ,我就恶心得不由自的翻起了白眼!嘴里的干呕声也变得更加浓重了!在感官

    与精神的双重刺激下,在这样的极致羞辱下,我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在一瞬

    间就崩溃了!「姐姐这副小模样还真是可爱呢~……」

    可恨这个人渣还在一旁很没良心的调笑着。

    无论我如何作想,她接着道:「既然姐姐都摆出这样可爱的姿态来勾引人家

    了,我这个做‘’的又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说到最后,她还在「」

    两字上加重了读音。

    听到她如此无耻的话语,哪怕是我身心都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心里也还是

    止不住的翻涌起来。

    得亏你还记得自己是我的「」

    啊?!我的「好妹妹」!!!一时间,妹妹那张娇俏的脸蛋看在我眼里却是

    如此的丑恶!毒如蛇蝎!我尝试着用眼神谴责她。

    「哼……」

    面对着我的盯视,妹妹却是十分可恶的做了个鬼脸,鼻间还不屑的冷哼了一

    声。

    「我让你瞪!马上你就知道厉害了!」

    她如此对我威胁着。

    说完她的身体就压了上来,与我严丝缝的贴在一起。

    就在这样绝对不算好的气氛下,我们两人进行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零距

    离接触」!妹妹胸前那两座雄伟的山峰,透过光滑的皮衣紧贴着我的乳房,彼此

    羞答答的纠缠在一起,好不诱人;而她那光滑的小腹也顺势压在了我柔软的腹部

    上,轻轻地摩挲着,一阵销魂;最让人羞不自胜的是,她下身那根火热的棍状物

    也搭在了我的桃源洞口,在那调皮的跳动着,渐渐有了越变越大的趋势!「呜…

    …」

    感受着一阵异样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全身都僵住了,一时间竟是忘了继续反

    抗,任由着她在我身上作为。

    似乎是觉得我心中的羞耻还不够厚重,妹妹的双手开始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游

    走着,挑逗着我的情欲。

    事实证明,她成功了!她成功的让我心中的羞耻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随

    着她指尖的滑动,轻轻地划过我身体上的一些敏感点,我心里竟是产生了些微的

    快感!身体也止不住的有些颤抖。

    感觉到自己无论身心都好似在变得越来越奇怪,我抬首怅然若失的望着妹妹

    ,心中慌乱得不知所措。

    我想我现在的脸一定是红透了,因为我心中的羞耻度已经切实的达到了「m

    ax」!见我用那种迷惘的神色望着她,妹妹笑了笑,双眼竟是变得有些迷离而

    醉人。

    带着这样让人迷醉的目光,她那一直在我身上作怪着的双手突然分了开,一

    手在我小腹上划着圈,一手继续在我身上游走着。

    随后她还把自己的嘴巴贴近了我的耳畔,小口的往里吹着气。

    在她的这些举措下,没过多久,我就感觉自己的情欲被彻底的挑逗起来,小

    穴里竟是有了些羞人的湿意。

    感受到这些的我,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这、这是怎么了……明明是被强暴,为什么身体会产生这样奇怪的反应?好

    肮脏、好龌龊……我原来是这么下流的女人吗?扪心自问中,却无人可答。

    我只得将自己神思遁出天外,逃避那让人无言以对的现实。

    「……」

    身体的反应自然是瞒不住一直在凝望着我的妹妹。

    在我全身都渐渐火热之时,她突然说话了。

    「这还是姐姐的第一次吧……」

    眼中带着从来没有过的柔情似水,妹妹轻启朱唇问。

    「嗯……」

    已经魂飞天外的我闻言,傻傻的点了点头。

    可惜那种让人心醉的神情,只保持了短暂的瞬间。

    妹妹见我点了点头,就又归了以往的尖酸刻薄。

    「难怪这么容易挑逗,小穴很快就湿了呢……」

    嘴里这样玩味的讲着,她伸手在我小穴里挑弄了一下,让自己的手指沾满我

    的体液。

    随后就见她抬起自己濡湿的手指,故意拿到我面前,满脸讥讽的捻动着。

    见到她手指上那属于自己的性液,尤其她还在那不知羞耻的玩弄着,代表着

    「下流」

    的粘稠液体在其手指尖,被拉出了一条硕长的晶莹丝线。

    这样淫靡的画面带来的冲击力无疑是十分巨大的,看到这些的我,顿时就感

    到羞愤欲死!恨不得就此昏死过去!「姐姐的身体真是很敏感呢~果然很有做一

    条淫荡下流的母狗的潜质~」

    然而哪怕是这样,她却还是不肯放过我,一边搓揉着自己手指上的赃物,一

    边如此无所不用其极的对我羞辱着。

    「呜……」

    我把头别过一边去,装作听不见。

    然而,有些事无论我如何逃避也是躲不掉的。

    就在我决心当缩头乌龟时,耳中却徒然听到了妹妹兴奋的叫声。

    「那么……我要来了哦~姐姐~……」

    明明很悦耳动听的嗓音,在我听来却是如此的丑恶不堪。

    发出这样的通告后,尚不等我有所表示,妹妹就抱住了我的柳腰,紧接着她

    下身迅勐的一挺!一点儿缓冲余地都没有的将那根邪恶的肉棍刺入了我的桃源深

    处。

    「呜!!!」

    痛感疯狂的袭上了脑海,我忍不住惨哼一声,泪水瞬间就从眼眶满溢而出。

    我想要不是自己被开口器束缚着,嘴里还被塞进了一团丝袜,恐怕现在连牙

    齿都咬碎了吧!好痛!……真的好痛啊溷蛋!!!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的!

    !!心中再次做出了这样的誓言保证,我认命的把眼睛一闭,做好了迎接狂风骤

    雨的准备。

    「姐姐的小穴……好紧……啊哈哈……肉棒好快乐……」

    一片黑暗中,我听到了某个人渣恬不知耻的陶醉声。

    听到如此下流的话语,我心里气得简直快要爆炸了!如此肆无忌惮的把自己

    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你这禽兽还有点儿人性吗!心中疯狂的怒斥着的同

    时,我也随之睁开了眼,果然看到了她脸上的迷醉与快活。

    以前我真是瞎了眼了!爸妈怎么会养了你这样一个渣滓!你这禽兽不如的东

    西!最好被五马分尸、千刀万剐!我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如此疯狂恶毒的在心

    里诅咒着某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亲人」!就在我心里咒骂着时,「

    人渣」

    也开始动作起来。

    只见她一提臀,将自己的身体远离了我一段距离。

    只是她下身那根令我痛不欲生的污秽之物,却还是留在我的小穴里,不舍离

    去。

    此举之下,我霎时明白了她要做什么,两眼瞬间就圆瞪了,惊恐的望着她。

    果然,就在那根肉棍也连带着快要滑出我体内时,她突然狠狠地一挺腰肢,

    将其又送了我的肉体深处。

    这次的力度是如此之大,以至于那条狰狞的巨龙彻底突破了我的防线,狠狠

    的撞在蜜穴最深处的花芯上!开垦着我身体里从未有人到达过的羞人之地。

    「噗呲……」

    在她的暴力蹂躏下,我们两人的交处,也配的传出了一声淫靡的「噗呲

    」

    声。

    「呜呜呜呜!!!」

    而我那比经历「破瓜之痛」

    时还要悲戚的惨哼声,也不甘示弱的紧跟而上。

    再一次勐烈的占有我后,妹妹白皙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

    只见她轻轻地点着头,似乎是很满意现在的场景。

    「姐姐的肉穴真棒!呼……」

    就像是在评价商品一样,她如此对我赞叹道。

    说到最后,她喘息了一口气,脸上突然露出了一副「小孩子保护心爱的玩具

    」

    那种任性的模样,醋意盎然的看着我道:「这样诱人的身姿,与其便宜别人

    ,不如便宜我好了……」

    听到如此醋味十足的话语,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好。

    被人关心的那种感觉确实很好,但……我唯独不想被你这个强暴我的人渣表

    达关爱之情啊魂澹!!!「……」

    不管我心是何意,被自己的「亲」

    强暴已成了事实。

    如今我只想着她能快点结束,然后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恶人必须付出自己该有的代价!不过我却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爸妈,自然也

    就更不会报警。

    因为我知道:无论怎么说,她也是我骆家的一份子,是我的妹妹……!

    咳咳……总之,这件事情不管怎么闹,最后也只会是不了了之,顶多家族内部会

    对其进行惩罚罢了。

    毕竟,家族的颜面最重要,有什么事摆在内部解决,要是闹到人尽皆知的地

    步,就为那些掌权者所不喜了。

    但,这显然不是我所希望的。

    处罚得再严厉,最多也就被逐出家门、剥夺姓氏。

    而且哪怕如此,家族的弃子也能领到一笔可观的费用安度余生。

    到时候,她拿着钱,找个成分复杂的城镇安家置业……茫茫人海中,我于何

    处可?这怎么可以!!!这样的人渣……不将其千刀万剐!何以解我心头之恨

    ?!只是该怎样做才能不让人察觉?我一时陷入了苦恼中。

    短暂的沉寂后……「噗!」

    随着一声淫靡的声响响起,下身又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呜……」

    思绪被强行拉了现实,我不由自的发出一声痛呼。

    很痛呀溷蛋!!!心中恨意一起,我就如看待杀父仇人那般,死死的盯着她

    。

    「呼、呼……」

    妹妹却是完全不在意我的眼神,一边喘息着,一边努力的在我身上耕耘起来

    。

    「呜、呜……」

    于是我也很有节奏的跟着她的喘息声开始了呻吟是被痛的!在她的「娇

    喘」

    与我的惨哼中交杂着做了一会儿后,她短暂的停了下来,抱着我腰的双手一

    用力,把我转了一个身背对着她,让我因四肢被捆绑在后而显得有些「残缺不全

    」

    的身体朝向了床面。

    而后她也随之转了一个方向,来到我身后抱起了我,两手还顺势抓住了我胸

    前的硕果。

    我就这样被妹妹用「后入式」

    的体位抱在了怀里,娇翘的乳头更是被她捏在手里摧残着。

    如果仅仅只是这些,我想自己还是能忍受。

    然而最最让我意想不到、从而惊恐万分的是,做完这一切后她竟然把自己那

    根又粗又长的「烧火棍」,抵在了我的后庭处!她如此做的意图是什么,不言而

    喻!一想到自己注定要被人占有的「妹妹」,在初次开苞之下都是如此剧痛不已

    。

    那么后面本就不是正常性器、而且更加紧窄的菊穴,要是被人侵犯,该是怎

    样锥心刺骨的疼痛?!「呜、呜……」

    一想到此,我心中就无比的恐惧,不由得又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

    「姐姐你知道吗……女人有四张嘴呢~……」

    然而她却完全无视了我那可怜的力道与惨呼,只是一边玩弄着我的胸脯,一

    边调笑着对我说。

    「姐姐‘前嘴’的第一次已经给了我,那么后面这张的,是不是也该交出来

    呢……」

    而我还未来得及理清:「女人有四张‘嘴’,到底是哪四张。」

    就又听到了她如此「充满恶意」

    的言语。

    「嗯?!呜呜呜呜……」

    言罢与此,我自然是只能拼命的摇头了。

    「呜呜……」

    当然,我的抗拒依然如以往那般,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妹妹只是一挺腰身,她那根粗大的肉棍就撑开了我娇小的菊部。

    「呜……呜……」

    后庭的巨痛让我不禁再次失声痛哭。

    在这样极度的疼痛与紧张驱使下,我下意识的夹紧了自己的臀部,阻止身后

    异物的入侵。

    也正是因此,我的苦难又开始了。

    久久不得入门之下,妹妹有些急躁的狠掐着我的乳头。

    「呜……」

    结果自然是让我痛得又叫了起来。

    「放松你的屁股!放松……」

    一边继续掐弄着我的乳头,她一边向我命令道。

    为了自己的后穴不被摧残,我自然是不肯按她的指令做。

    「啪!啪!」

    于是,在猝不及防之下,我的小屁股就狠挨了妹妹的两巴掌!「呜、呜……

    」

    转过头去两眼泪汪汪的望着她,我心里直祈求这个魔鬼赶紧正常的发泄完自

    己丑陋的欲望,然后放了我吧!哪怕是让我休息一下也好呀!经历了这么多事,

    我感觉自己身心都已虚弱,浑身更是冒起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细密汗珠。

    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呀!等等……「死」?!?!「呜嗯?!?!」

    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答桉,我瞬间瞪圆了眼。

    是了……她怎么可能想不到强暴我的后果?!可她还是做了!这是为什么?

    !难道……难道她就是想把我活活玩死?!?!心中一想到此,我就禁不住的打

    了个冷颤!在仔细的分析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我越想越觉得可能。

    一时间什么「杀人碎尸」、「先奸后杀」

    等等很黄很暴力的词语都一股脑的涌进了我的脑海了!「呜、呜……」

    在这样纷乱的思绪笼罩中,我一想到:「明年的今天很有可能就是我的祭日

    」,浑身就止不住的瘫软了下去。

    而早已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妹妹,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身体刚一放松,我就感觉后身的肉棒一挺一动间,就像一部打桩机一样层层

    捅进了我的「肉洞」

    里!「嗯?!嗯呜呜呜呜!!!」

    饶是精神已被巨大的恐惧包围着,也不能略过这样深入骨髓的巨痛!只在瞬

    间,我就痛得翻起了白眼!声音都已经扭曲变调了!下身的整个骨盆都快要裂开

    了似的!在发出着阵阵悲鸣!我好似已经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响!「呜嗯!

    !!嗯嗯嗯嗯呜!!!」

    更要命的是,心如毒蝎般的妹妹在这时还挺动着自己的下身,极其有节奏的

    撞击在我的翘臀上,发出一阵阵淫秽的「啪、啪」

    声。

    试问若是被人用一根烧红的铁棍捅进了菊穴里,那人还拿着铁棍在里面

    不断的搅动着,谁人受得了?!反正我是已经被其活生生的虐得快要崩溃了!!

    !「呜哼……呜……」

    喉间不自然的发出着惨叫,已经痛得神志不清的我,无暇再顾及她接下来会

    对我进行怎样惨无人道的施虐。

    而随着她动作的加深,我连仅有的一点神智也无法保留了,很干脆的痛晕了

    过去。

    这样……就好了……哪怕是死……也与我无关了……这是晕过去之前的我,

    心中唯一残存的念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