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岁月的记忆8

随着岁月的老去,目前的我似乎处在了一种遗忘当下,牢记过去的阶段,而且是年龄越小年代越久远的事情记忆越清晰,一切都历历在目,恍如昨日。反而最近这些年经历过得偷窥过程中的画面虽然一幅幅闪现在脑海中,但回忆起来总是不够完整,仅仅是最刺激的一些印象,但不能清晰地还原当时整个过程的全貌。
      这也是我这一章迟迟不能下笔的原因,工作以后经历了无数次的女厕之行,从安全环境的确认,到耐心的守候,再到小心地跟进,一个个鲜活的女性形象渐渐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恬静的,优雅的,刺激的,腼腆的,惊慌的,羞怯的,泼辣的……,看着厕板下那条上帝之缝中显露出一个个敞露下阴的女性蹲姿,或是油亮浓密的黑色森林,或是一蓬毛丛中露出的暗红裂缝,或是阴毛修剪的整齐漂亮阴唇娇艳欲滴,甚至是光鲜白嫩的白虎……,这一切就像播放一段段视频一样出现在眼前,让我眼花缭乱,思绪混乱,无从起笔。

      我有过在夜间因为厕所光线昏暗,用老式的手电筒从厕板下方照射女孩的经历,突如其来的光线令女孩一开始是疑惑,然后是寻找光源而转动头部带动屁股和整个下身左右扭动,最后伏低身子抬高屁股侧着头部观察厕板外面并最终跟我哑然对视,没有惊叫声,这一点很肯定,只有慢慢地带点疑惑的起身,也可能是我的手电光线晃的她看不清外面的情况。
      我也有过因为傍晚下班,整个一层楼里就只有我和隔间内的女孩,周围很安静,只有厕所窗外的车水马龙声。看着她就这么恬静地长时间蹲在我的面前,饱满的微毛阴户和屁眼就在我眼前不停收缩,忍不住用卫生纸搓成几个小小的纸团,接连弹击在女孩的阴毛阴唇和大腿内侧,听着她发出“咦”的疑惑声,并用手指抚弄下身,并最终发现便池里的小纸团,进而察觉到门板外距离她的下身只有几十公分的地方正有男人正在仔细地观察她排便的过程,继而迅速羞怯并紧张地擦屁股起身,一直到她走进电梯,都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我还有过躲在隔壁厕间,因为这个厕所每个隔间宽度很窄,我可以轻松伸手从厕板下方抚摸到女孩的下阴,在我观察了好几个女孩后,最后一个漂亮的妹子在我轻轻拍了她屁股一下后立刻抬了抬身子,同时小声问了句“谁呀”,在我和她都安静了几秒钟后又不管不顾地继续蹲好,等我第二次伸手稳稳地抚摸到她水滑的阴道口并弄了一手尿液后,她都已经不再抬屁股,只是静静地斜身盯着我们之间的隔板地缝好一阵,直到我弄出离开隔间的响动后才再次蹲好,女孩的隐忍刺激着我的邪欲,当我第三次伸手,刚探出厕板,女孩一下子侧身,伸手就来拍打我的手,嘴里还小声地说着“流氓!我要喊人了!”,并开始擦屁股,我才满足地离开了厕间,并且躲在厕所外面窥视这个面容姣好的腼腆女孩离开厕所。
      我更有过整个女厕只有三个蹲位,全部被三个妹子占满,隔间高度一米六,横向纵向距离都比较窄,横向宽度我能轻松从隔壁厕间摸到蹲着的妹子的屁股下面,纵向蹲坑位置距离门板很近,冬天女孩穿的厚一些只要稍微蹲的靠前一点整个人就基本挨在门板上了,我蹲下俯身能够看见三个大同小异的年轻屁股就在眼前,起身稍微踮脚就可以从门板上方看见每个妹妹的头顶,三个女孩蹲姿基本相同,双手交叠在膝盖处衣袖微微碰着门板,脑袋都是朝着左右面向侧方,时不时还能听见她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我从最里面的一个隔间门板下尝试着将手慢慢伸向女孩的胯下,直到指尖快要碰到她的下阴她也没有发现,还在跟同伴聊天,所以等我从正面由她的会阴摸到小腹上的阴毛,第一个女孩发出一个声音像是被卡在喉咙里的“啊~”,而中间那个女孩问她怎么了的话才刚刚说出口,也猛然感觉到自己下腹部的异样,紧接着就是“哈!”的一声惊叫,“你们咋回事?”——最后一个女孩刚说出这句,这时我的手已经伸进了第一个隔间的门板内,快速而坚决地用整个手掌覆上女孩的整个下阴,并在在上面旋转的抚摸了一下,然后迅速躬身窜出女厕。
      “啊,哪个摸我?”
      “我也被摸了,色狼!”
      “我也是,会不会得病哦?”
      “变态!”
      “这些流氓好吓人哦……”
      ……
      后面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
      
      在回忆过去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总是可以显现出这些画面,我知道自己的变态嗜好,也很喜欢听见或者看见女孩们因为自己的隐秘部位被窥视或者被触摸而表现出来的紧张和羞怯,当然其中也有很多是愤怒和泼辣,但是只要在她们可以看清或者抓住你之前逃走,女孩们一般不可能穷追不舍,十多二十年前的楼层公共监控设备基本没有,哪怕有保安或者保洁,只要不是被抓现行都是安全的,甚至有些保洁大妈看见我从女厕所走出来都是不闻不问。只不过当我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后,这个点只能放弃至少一两个月,如果短时间内再有同好光顾被抓那就是运气问题了。
      我对偷窥的认知是:胆大,心细,动作敏捷。不能在一个点长时间徘徊,除非你能一直呆在男厕或者女厕某个隔间等待女生前来,这样你在这个环境里露脸的次数将会大大减少,也能有效地避免被人怀疑,但这种操作你又不能确定进去的是个美女还是恐龙。所以我一般都是在外面某个角落抽烟守候,不用一直待在能够直接看得见厕所门口的位置,而是要充分利用周围环境,比如瓷砖墙面或者地面甚至安全门的门板的光线反射变化,以此来判断是否有人去厕所;也可以仔细辨别脚步声,女人和男人走路的声音还是有明显的不同。当然在那种位置偏僻,人烟稀少的公厕,只要看见单个的年轻妹子去厕所解手,那对于我来讲就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刺激经历了。
      
      2001年,我已经在省城的一家小公司里上班,公司附近的街口有个比较大的露天广场,那时候不流行广场舞,也不会搞环保检查,一到傍晚广场上就会摆出来很多露天烧烤摊,六七点钟后,就会陆陆续续有周边小区的住户来吃烧烤,一般会一直营业到半夜三四点钟。在广场的一个偏僻角落一排灌木丛后面就是一个公厕,白天有专人打扫,夜间会一直开放,灯光照明设施完备,冲厕也有水,单独的两米高的隔间,门板下有十几公分的缝隙,总体来说还算一个比较不错的适合偷窥的公厕。
      我经常会在晚上十一点左右出来逛逛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偷窥,顺便也会烤几串烧烤吃。附近的小区里有很多租住户,很多单身打工男女像我这样的都会在这里找住所,所以到了晚间烧烤摊的生意还是很不错的,一般十一点以后广场上的人就会逐渐减少,剩下的不是喝得七荤八素猜拳行令,就是一些晚班下班的人,其中当然会有年轻妹子。
      那是深秋一个周末的晚上,下班后我就跑到附近一个网吧玩传奇,没打算通宵,加上晚餐就是在网吧交了一份炒饭吃,十一点半过后我就离开网吧溜达到广场准备烤些烧烤,顺便再去公厕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
      喝了一瓶啤酒,慢悠悠的吃着烧烤,因为烧烤摊离公厕还有几十米的距离,一些喝多的男人就在烧烤摊附近的花坛或者树丛边犄角旮旯撒尿或者呕吐,去公厕的反而基本是妹子。我坐的位置是不可能直接看见公厕的,所以期间我两次去转悠了一圈,可惜都没有发现女厕有人。磨蹭了一个多小时,可能快一点了,我很失望今晚的守候,准备回去休息。可能当晚的烧烤或者炒饭不太对头,反正是想解大手,于是我跟老板结了账就跑公厕里解决。
      我刚蹲下没两分钟就听见女厕隔间的关门声音,心里暗自恼火,守了那么久没女人来,等我一大号就来一个,真的是很倒霉。想想还是不急了,可能是个老丑女人也说不一定呢,还是先方便吧,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一会儿我隐约听见女厕那边有“啊”的一声,似乎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不过不太确定,但还是让我有些兴奋和激动,于是只用了不到五分钟我就赶紧完事,至少在这五分钟里除了那一声外我没有听见女厕所有开关隔间门的声音,很有可能她也在大号呢。
      灌木丛很好的隐藏了我的身影,除了厕所里散发出的灯光,周围二三十米都是昏暗一片,我溜到女厕门口探头往里面望去,五个隔间有四个门敞开着,只有靠里面第二间是虚掩的,我一阵懊恼,难道刚的关门声是我的幻听?!不行,我得进去看看。
      一走进女厕,我就更加隐约地听见里面有压抑的“唔唔”声,有女子在里面自慰?而且我也看见那扇门只露出一个一指宽的门缝,基本是关上的,里面的人也不可能从立缝看见外面。等我越发靠近时,里面的“唔唔”声更加清晰,中间还夹杂着低低的喘息声,而且从声音发出的位置判断女子不是蹲着的,应该是站着,想到这里我立刻蹲下身体,俯低头部,想先从厕板底部缝隙查看一下隔间里面的情况。
      我靠,什么情况?好几只脚出现在我眼前!而且除了一双叉开站在便池两边,一眼看去就知道是女人的小运动鞋以外,另外在女人的两边各有一双属于男人的大号运动鞋!看鞋就知道一个在女人左侧后方,一个蹲在女人右侧前方。
      我脑子懵圈了有好几秒钟才缓过劲来,不过一下也来了兴致。
      我就这么蹲着悄悄地贴到虚掩的一指宽的门缝边,从下往上瞧去,只见一个男的背对我蹲着,我只能看见他的屁股和背,双手肯定是伸在女子的下身,女子的牛仔裤则褪在膝盖的位置。等我稍微抬高身体,就看见另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的站在女子身后,左手从女子左侧腋窝下伸过去捂着女子的嘴,右手从女子右侧腋窝下伸到右侧的乳房上不停揉搓,而女子的上衣和胸罩都被撩到了脖子的位置,双手无力地弯曲高举在自己的头部两侧,大半个脸埋在自己的衣服里,半裸着身子,被捂着的嘴偶尔发出“呜呜”的呻吟,如果没有后面男子的把持,我觉得女子可能会缩倒在地面。
      我这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猖狂地猥亵上厕所的女子,顿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往头顶涌去。慢慢直起身子,然后我把自己的一只食指立在嘴边,缓缓地把厕门轻轻再打开一些,那个站在女子身后的男人抬眼就发现了我,鹰一样的眼神紧紧地盯住我,我急忙摇动食指对他示意不要出声,就把厕门完全打开,背对我蹲着正在扣弄着女子下身的男人一惊回头,右手就要往自己身后的牛仔裤包里摸,我急忙挤进这个还算挺大的隔间,反手把门再次带上同时说了一句“一起来撒”,他愣了楞就再次转头继续扣弄。
      我注意到这两个男人都很年轻,年轻一点的那个可能刚刚二十岁,他们微微卷曲的头发和脸上那种特有的高原红让我一下就联想到省城里常见的高原少数民族,女子身后的男子见我进来没有任何表示,还是那么阴狠地盯了我好一阵,只不过右手又开始揉搓女子的乳房,而那个要摸口袋的青年我看出他的牛仔裤里鼓起一把刀的形状。那个女子看起来像是个夜店的小妹,二十左右,应该喝了一些酒,但还不至于醉的不省人事,因为女孩的身体一直在不住地颤抖,紧闭着双眼,我估计她也看出了那两个少数民族青年表露出的无法无天的凶狠,所以只能表现出一副很胆小怕事的样子,只是当青年揪住她的乳头使劲揉搓或者是下身被扣弄的很厉害的时候发出“呜呜”几声呻吟。
      消除了对方的敌意,我也顺势在女孩的右前方蹲了下来,蹲着的青年左手摸在女孩下腹部的阴毛上,右手使劲往女孩的胯下扣弄,而因为女孩的牛仔裤和内裤都褪在膝盖处,她的大腿不能张开很大,所以在青年的扣弄下显得很痛苦。我看出来这个青年很性急,手法也显得生疏,可能还有些紧张,于是就帮着他把女孩的裤子继续褪到脚踝,然后把她的左脚从裤腿中拿出来,将整条裤子甩到女孩的右脚边。女孩在裤子离开脚面的一刹那猛地张开了一下左腿,然后又努力想合上,再次发出“呜呜”的呻吟。我急忙撑住女孩的左膝弯把她的左腿往上抬,直到膝盖基本和髋部一个高度,蹲着的青年转头对我笑了笑,更加起劲的在女孩的下身扣弄起来。我示意他也像我这样用左手撑着女孩的右膝弯,然后女孩的身体就开始慢慢向下沉,站在女孩身后的青年也靠着墙壁跟着慢慢降低高度,最后就变成他蹲在女孩的身后,而女孩像只青蛙一样大张着双腿,半蹲半靠在身后青年的身上,头枕在青年的左肩,双手还是保持着向上伸展的姿势。
      这下我就清楚地看见女孩一对突出的小阴唇包裹着青年的右手中指,只露出手指的根部,我知道它一定插在女孩的阴道里,而青年的拇指在女孩的阴蒂位置胡乱的抹动,他的左手伸在女孩的身后,不住地按捏女孩的屁股。我不禁伸出左手拍了拍女孩的小腹,扣弄了几下她的肚脐,用我自己的右膝顶住女孩左边的大腿,让她不能合上,然后右手盖上她不断晃动的左乳,并用食指和拇指一起捻搓她已经勃起的乳头,剩下的几根手指使劲把女孩的乳房捏成各种形状。女孩在我们三个人的抚弄下不断地扭动着身子,小声的呻吟着。
      插着女孩阴道的青年右手勾着往上提了提,女孩也只能被迫地把下身更加向前挺出,学着我用自己的左膝顶住女孩右边的大腿,腾出左手伸向女孩的下身去扯动女孩右边的小阴唇,我看着她下身不断变化的阴唇,赶紧用左手捏住女孩左侧的那片肉唇,轻轻地拉伸开,露出青年的手指和里面的嫩肉。青年对我报以一个友好的微笑,刺激的我又把右手从女孩的乳房伸向她的屁股,这下就变成了我们两个一人一只手扯开女孩的两片小阴唇,让青年在女孩阴道里抽动的手指运动轨迹清晰可见,而我的右手不停地揉捏女孩的屁股,享受着女孩青春的肉体。
      女孩的身子慢慢地软了下来,松松地靠在身后的青年胸口,我换成右手扯开女孩的阴唇,左手中指伸到下面摸索着女孩的胯下,屁眼处有点湿,开始我以为是女孩的大便,拿起手指一看却是一些滑滑的白色分泌物,我立刻反应过来,也许女孩在这样的淫虐下也有点动情了,于是我挨着青年插在女孩阴道的中指摩擦了几下,把左手中指弄湿,也一点点把自己的手指插进了女孩的阴道,随着女孩一下子绷紧的下身肌肉,我们俩的手指紧紧挨在一起,共同插进了女孩的阴道,一起感受着女孩的温热湿软。接着我们你进我退的抽插着手指,并不时按向两侧,让我们的手指分开,隐约地露出了女孩阴道深处的嫩肉,女孩的呻吟声刚刚响起,她身后的青年便恶狠狠地捂嘴并摇动女孩的头部,同时按在女孩乳房的右手加重了揉搓的力道,吓得女孩只剩下喉咙里低低的呜咽。
      也许就过了十几分钟,女孩渐渐地失去了反抗的意识,认命似的放松了全身的肌肉,她身后的青年也趁机并拢了蹲着的双膝,把女孩的屁股顶住,左手也离开了女孩的嘴巴,用双手揉捏着女孩的双乳,任凭她软软地靠在自己的身上。女孩就这么被顶着双膝大张着双腿,下身突出地靠在青年身上,两片阴唇被大大的扯开,露出里面的嫩肉,任由两个男人的手指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
      我玩了一阵也想着换换花样,从女孩的体内抽离了手指,而那个青年却似乎只对女孩的阴道有兴趣,依旧不停地用手指在女孩的阴道内抽插。我的手指再次摸到女孩的屁眼,依旧是一片湿润,轻轻往里捅了捅,立刻感受到那个小屁眼的强烈收缩,这让我更加兴奋,依旧缓慢而坚决地把手指往里捅,女孩立刻受惊般努力抬起屁股,想让屁眼脱离我的手指,这时插在女孩阴道内的手指一发力,把她的下身死死按在顶住屁股的膝盖上,同时我们两个同时都手膝并用向上使劲托住女孩的大腿,让她的双脚离开地面,下身也更加张开,使她全身的重量完全集中在插在她下身两个肉洞中的两根手指上,因此我的手指顺利地慢慢完全没入了女孩的屁眼,这下我和青年的手指已经能够隔着那层薄膜互相感受,随着女孩身体的激烈抖动,她身后的青年见状赶紧再次捂住了女孩的嘴巴,而我们的手指再次重复着你进我出的轮流抽插,女孩子也不出意外地再次仰头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大概半个小时,也许更长时间,我们就这么肆无忌惮地亵玩着这个年轻的女体,但没有一个人去强奸她,我明白猥亵和强奸的本质区别,可能那两个少数民族青年也知道轻重,期间除了我开始的那句话,我们三个没有一句语言的交流,但是并不影响我们一起在女孩身上充分地满足我们的兽欲,直到后来六只手把女孩的全身上下都探索了个遍,年轻的小伙还用自己锋利的腰刀刮下了一部分女孩的阴毛和头发,三人一人两撮留作纪念。
      当我们把瘫软的女孩放在便池后的地面上,一起走出女厕大门的时候,那两个青年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对我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广场。而我则是小心地守候在附近,等待了十几分钟后,才看见女孩蹒跚地走出女厕,顺着广场边的街道缓缓走着,我一直悄悄地跟在女孩身后不远处,直到跟着她走进一个居民小区,看着她走进一座单元楼才离开。
      当时的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啥都不懂的小男生了,没有监控,没有强奸,没有物证,没有目击者,我根本无需担心什么。
      只有几个月后当我再次光顾这个公厕时,发现所有的隔间全部改成了敞开式的只有隔板没有厕门的沟厕,可能这些改造说明了我们那个晚上的事情还是被公安局或者居委会重视过了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