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人体马桶】

一切准备就绪。我拎着两只包站在公寓前。一切都没有了,所有的财产都卖了。卖得的钱就放在我手中的一只包中,另一只包中放着我准备好的一些文件和几样我需要的工具。我然后步行到他的家。一路上我尽量避免让人看见。那天天气晴朗。
你会问,我为什么要尽量避免让人看见呢?原来,我和他计划好让我失踪。以便我能完全归他所有,这种所有是完全字面意义上的所有。
为了便于实现这个计划,我必须“失踪”。我将搬迁通知寄给了公用事业公司,向供职的单位寄去了辞职信,当然我没有写回信地址。我所有的财产卖了30万元,这些钱我将全部交给主人。
站在他家门口时,我激动得浑身发抖。我按他的指示敲了几下门,他立即开门让我进来。
“嘿,你长得比照片上更帅。”他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番然后说,
“我感到很高兴。你长得越英俊,我以后用你时就会越觉得爽。”他朝我嫣然一笑,我的魂立刻被他英俊的外表勾去了。
放下包,我跪在地上。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屋子里温暖的气氛、硬木地板和情趣高雅的装饰立刻将我迷住了。飘来一阵阵鲜花的香味,但我说不出是什么花。
“跟我来!”他说着提起包朝客厅走去。我跟在他后面爬进客厅,仍旧跪着。他打开包检查里面的物品。他将放钱的包搁在一旁,没有仔细瞧一下或数一下里面的钱。然后拆开我昨天晚上写的一封信,仔细阅读起来。这封信实际上是一份自杀遗书。老实说,我很害怕写这样的东西。但我必须写,主要是为了保护他。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希望他惹官司。
他将遗书搁在一旁,将工具放进包里,然后回过头来对我说:“你需要的材料在浴室里,在你竣工之前我不会打扰你。我希望在天亮之前完成。在完成前,你不许吃饭、不许休息甚至不许放松工作。懂了吗?”
“我懂了!”我回答,内心深处有一种冲动想称呼他主人,但又觉得不妥,因为他从未指示我这样做。
“好,收起工具跟我来!”他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客厅外走去,走过一条铺着地毯的过道和一个楼梯,然后走进浴室。不用说,我一路上跟在他屁股后面爬行。浴室的墙壁漆成黄白色,并镶着奶白色的边。白色的水斗和浴缸景莹闪亮。浴室里座落着一个抽水马桶,但这个抽水马桶马上就要拆除。我需要的工具和材料堆放在地上:电动工具、木料、钉子、六袋石膏粉和一张调教用坐椅。
他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我立刻开始工作。图纸是我设计并经过他批准的。他甚至夸奖我说图纸这么精致想必化了不少心血,我笑了笑。
我的第一件工作是拆除抽水马桶,这包括切断水管和移去底座。然后我开始在墙上钻。墙的另一面是主人卧室的壁橱,墙壁不厚,因此工作起来很方便。这两项工作完成后,我先清除了建筑垃圾,然后用木料制造木箱。这个木箱的容积应足够我平躺并容许我爬进去,此外,剩余的空间就不多了。但这对我无关紧要,因为我的身体将被固定起来。木箱造好后,我将板条嵌入木箱内制成供我躺的“搁架”,板条的间距为1尺,可提供最大的支撑力。 然后我用螺丝将几个吊环固定在箱壁上,又在木箱的不同部位钻了几个孔。我将木箱推进墙里,发现箱子与正好吻合,我很得意。木箱推到壁橱的尽头后在浴室的墙壁上凸出约1尺左右。我在凸出部位涂上与浴室墙壁相同的涂料。
接下来是建造木箱的头部。我使用了调教用坐便椅。该坐便椅可将我的头锁定在椅座下方制成人体马桶供主人们坐便使用。我使用环氧树脂将一个橡皮漏斗粘接在椅座开口的下缘,又将漏斗的下端与一个开口的橡皮头罩粘接在一起。粘接剂干燥后将形成一个永久性的密封系统。
最后我用一只大脚盆将石膏粉调制成膏状。我走到楼下客厅里,膝行至他面前。
“我完成了!”
“太好了!”他高兴得大叫起来,从沙发上一下子跳起来,径直朝楼下的浴室走去,我跟在后面爬行。他先从整体上审视了一下我的杰作,然后仔细检查起来。.
“非常漂亮,”她夸奖说,我感到心里暖洋洋的。
他转过身子,凝视着我好长时间,然后开口说:“站起来,脱光衣服!”我立刻站起来开始解带宽衣,我将脱下的衣服整齐地折叠起来放在地板上。他一面望着我脱衣服一面说:“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可以再穿上衣服离开这里。你的钱我还给你。你可以重新获得自由……重新做一个人。你不用感到不好意思,我不会因此而瞧不起你。我会感到失望,但我会克服的。”他抿起嘴笑起来,又说道:“如果你确实想这样做,我的意思是你真心想这样做,你将没有退路。一旦你同意了,你就变成一样我可以任意处置的物品--你明知道我喜欢怎样用你。那时不管你怎样哀求或叫救命,我都不会放了你。我将拥有你,拥有你的肉体,拥有你的灵魂,而且毋庸置疑,你将死在这里。你的余生将在这里度过。一旦你同意了,对我来说你就不是一个人了。你将变成我的财产,我的一件用具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我也回望着他。
我走到了人生极其关键一个时刻。我即将放弃过去的生活、放弃人格尊严和自由去做一个帅主的马桶,真的放弃,永久的放弃。这不是开玩笑,这不是游戏。
“这正是我企求的!”我抑制着内心的激动尽量用坚定的口吻说。
“说得好!”他舒心地笑了。“那么,躺在地上! ”
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将一根导管
入我的尿道,他做的第二件事是将一根导管入我的肛门。我的鸡鸡忽地抬起头来。
“好了,现在站起来!”他命令。我小心翼翼站起来,他领着我走出浴室,走进他的卧室。我的光脚踩在卧室的地毯上有一种温暖和柔软的感觉,我还闻到淡淡的花香的香水味。我们走进壁橱,站在木箱旁。
“爬进去!”他粗暴地说。我遵从他的命令,小心翼翼钻进木箱并在搁架上躺下来,然后将头伸出木箱顶部的
,伸进固定在木箱另一端的坐便椅中。他立刻将两个颈圈部件合拢,将我的头固定在坐便椅中。接着将金属铐套在我的手腕和脚腕上,又将铐子铐在木箱内部的吊勾上。两个导管分别穿过各自的孔连接到尿粪袋上。他退后两部,满意地望着即将建成的人体马桶。
接下来他将石膏浇进木箱的空隙中。石膏浇在身上时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后来当石膏慢慢硬化时又觉得痒兮兮的。填满木箱的空隙后,他盖上盖板,熟练地钉上钉子。然后他关上壁橱的门,返回浴室里。
现在他要做一件最难做的工作,就是将头套套在我头上。由于头套的口很小,他必须使劲将口撑大才能套住我的头。费了不少周折才最终完成,将坐便椅放在头套上方,并锁定就位。只听得“咔嗒”一声,一种“终审判决”的感觉涌上心头,我不禁害怕起来。 盖上马桶盖,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浑身又奇痒难忍,可是我无法抓痒,岂止无法抓痒,连身子动一动都不可能。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要移动身子,我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正在这时忽然天亮了,椭圆形的马桶口映出他英俊的面庞。
他饶有兴趣地俯视着固定在马桶底部的我的脸,然后伸进手来将密封剂塞进我的皮肤与马桶壁的结合处。
“好了,马桶不会漏水了。”他面带笑容俯视着我。“你的感觉如何?”他眨着眼睛问我。
“有点不舒服。”我如实回答。
他沉思了了片刻,然后再次绽出笑容说:“一会儿就没事了!”
“这是你最后一次同人说话了。”他收敛了笑容认真地说,“以后也许你再也见不到人的脸了。我不会再同你说话,也绝不会将你当作活人看待。你已经变成马桶……变成本少的人体马桶。你不比普通的马桶更高贵,一点也不。你再也不能移动,不能走路,不能看见任何东西,除了椭圆形的马桶口以外--当然,还有。。。。,”他揶揄地笑着。忽然,他的脸色严肃起来:“以后不许你再说话,如果你再开口说话,我就用水灌满马桶淹死你。希望你不要逼我做出这种事。”
“啊,趁我还没忘记你的时候……谢你一声!”
“到底会不会漏水!”只见他站好,将阴茎掏出,对着他的马桶尿了起来,我大口的喝着,好兴奋,但阴茎却不能渤起了,因为它已经被硬硬的石膏紧紧包围住了。尿完了,他嫣然一笑,盖上马桶盖,走了出去。
转眼间,过去了一年,对于主人的排泄物我由难以承受被训练成了最乐意接受。由开始的恐惧变得不再害怕,主人也非常乐意使用这个厕所,他已经完全不当我存在,而他也从来也不跟我说一句话,当我是厕所的一部分,由于先前的誓言,而我也只好认命了。由于我的食物全部是他的排泄物,而他每天方便时多时少,我的饭量又比较大,所以我大半时间都是饿着肚皮下度过的。有一次,他可能出差了,过了两天才回来,这时的我饿得快不行了,他一回来就奔厕所而来,将桶盖打开,我的眼睛被强光一下刺得睁不开眼,这时他已经将裤子褪下直接坐了上来,看到他那美丽的阴茎和迷人褐色的肛门,我就像一个饿极了的婴儿找到了
头一样,将自己的嘴长到最大限度,努力地向上伸着,无奈胶水将我的头牢牢地固定在底座上,根本就无法动弹。,刚刚喝完他的大便就冲了下来,一下子就灌满了我的口腔,我所能做的只是大口吞咽,今天的他的大便特别多,气味奇重,我都来不及吃,大便逐渐在我嘴上越积越高,他终于拉完了,用手纸仔细将屁股擦干净,然后将手纸扔在大便堆上,系好裤腰带该上马桶盖,就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走了出去。而里面的我却足足吃了有十分钟左右才将大便全部吃完。
现在的我已经厌恶了这种生活,我想和他商量,但我又不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来,他有了bf,我成为他俩共同的财产!幸运的是,每天早上吃到他们大便前,往往能享用到一股从蜜穴里排出的香浓的精液!
有一天,他的bf说看我的样子厌烦了,有机会要改造改造我,我不知道是应该兴奋还是恐惧。
近天早上,当马桶盖被掀开时,在椭圆的天空里,我看到主人拿者一把锯刀,而他的bf拿着一把电钻。。。。。。。。。。。。。。。。。。。。。。。。。。。。。。(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